>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25章:传说中的莫太太

结局篇第625章:传说中的莫太太

 热门推荐:
    听到她所说的这一句,宋七月不曾应声,程青宁已经入了电梯而下。..再也没有回眸,也没有再多言,电梯门一关上。一切都结束了。宋七月沉默了一会儿,她进了龙源公司。

    “我刚在电梯口遇见她了。”宋七月来到聂勋的办公室。将文件放到桌上,顺势提起。

    聂勋点了个头,他说道,“她来向我道别。”

    “她要走”宋七月问道。讨沟刚号。

    “恩,说是定了机票,要回芬兰去。”聂勋回道。

    芬兰。

    宋七月有些听说,程父程母远居国外正是芬兰,看来她是要回去。对于程青宁的离开,似乎是可以预料到,但是又似乎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快。

    只是最后,聂勋说道,“这也好。”

    细细一想后,这真是最好,宋七月微笑开来。

    或许是因为她还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地方,那里至少还是属于她的家,有一对温柔的父母还在等着她。而人总是要学会面对现状。除了死亡,那就只能选择活下去。既然活下去。那就必须要面对。要么放过,要么就垂死挣扎,唯有这两种可能。

    宋七月没有再多说什么,“那我去工作了。”

    她只字不提,再也没有谈起,聂勋看着她的脸庞,却是再次蹙了眉,唯有轻轻呼喊,“小七。”

    “恩”宋七月望着他。

    事情发生以后,她却是最为平静的一个人,从得知到现在,情况发生的突然,却也转变的突然,像是一场烟火。盛放过后什么也不存在,可是这并不代表不曾发生,她的沉默,让聂勋反而更为不宁。

    聂勋凝眸道,“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事先没有告诉你。”

    这话题再次被提及,宋七月终是开口,“我和你其实没有血缘关系,你瞒着我没有说,我可以理解。她和你其实有血缘关系,你瞒着我没有说,我也可以理解。可是聂勋,还有没有别的事情,你还瞒着我”

    那声音幽幽,轻绵的像是柔软的云朵,漂浮笼罩着的大雾,扑朔的遮掩了视线,聂勋定睛中,对上她那双清澄询问的眼眸。

    他沉声道,“没有。”

    得到了他的回答,宋七月扬起唇角,笑的更为轻缓放心,也只是回了一句,“那就好。”

    聂勋的眉间有一丝发拧,薄唇一启又是呼喊,“小七。”

    聂勋沉默里却是欲言又止了一般,那些话语到了喉咙口,千言万语又压了下去,他只是道,“绍誉的生日快到了吧。”

    提起这个,宋七月眉眼都是笑意了,“是啊,昨天还和他说起了,生日要到了,问他想怎么过。他说,等想到了告诉我,人小心思多。”

    “孩子么,都这样。”聂勋轻声回道,“这是你回来后,和绍誉过的第一个生日,就依他的吧。”

    当晚宋七月刚要问起有关于生日怎么过,绍誉就已经抢先提及,“妈妈,去年过生日,都是在家里过的,今年也在家里过好不好”

    那个家是莫家老宅,宋七月一默,绍誉说道,“那天奶奶会准备好大的蛋糕,还有姜奶奶他们,都会在的,还有小姑姑和姑父他们都会来。妈妈,你也来好不好”

    不等宋七月答应,绍誉又望向了聂勋,“聂勋舅舅也来一起来家里过生日”

    这边两人被孩子邀请了,却倒是回答不上来。这是绍誉的第一个生日,是他们重逢后的初次,宋七月纵使不愿意踏入莫宅,可她答应了,“好,那妈妈去陪你过生日。”

    “聂勋舅舅呢”绍誉又是问向聂勋。

    这两家的关系如此错综复杂,聂勋更是会两难,宋七月想着,她便是道,“绍誉,舅舅那一天不知道忙不忙”

    “不忙。”聂勋却是直接应了,“我也陪你一起过生日。”

    “太好了”一下邀请了他们,绍誉更是期待起生日那天来,兴奋的劲不减,“妈妈,今天再接着给我讲故事吧”

    当天回到莫宅的绍誉小朋友,他问向莫夫人,“奶奶,爸爸回家了吗”

    “他在书房里。”莫夫人回道,有些好奇问道,“你找他做什么呢”

    “喔,我要去给爸爸讲故事。”绍誉高兴的说,小人儿已经往楼上去。

    讲故事莫夫人诧异,和姜姐面面相觑。莫征衍,什么时候爱听故事了

    敲开了书房的门,莫征衍正伏案于文件里,瞧见绍誉进来,他倒是停下来了手里的工作。瞧见儿子走到自己面前,莫征衍问道,“从妈妈那里回来了”

    绍誉道,“恩,今天我又要给爸爸接着讲故事了。”

    “这一次好像学了好多天。”距离先前,莫征衍一算,倒是有些日子了。

    绍誉放下小书包来,那图画书已经拿出,“今天妈妈又给我讲故事了,这次我可以说多一点。”

    原来是积攒了几天的,留在一天讲莫征衍微笑,孩子已经走到面前来。

    那办公桌上一刹那文件被推开,那本图画书放到了莫征衍的眼前,绍誉扒着桌子,一边翻开书页,一边为他讲故事,在开讲之前,他问道,“爸爸,你还记得上次讲到哪里了吗”

    莫征衍道,“讲到小白兔对小熊说,没能留些糖果给你。”

    “对,就是这里。”绍誉往下接着说,“然后小兔子卖力的帮着小熊卖饼干,没多久就攒了一笔钱,买了新的糖果铺。这次兔妈妈告诉她,宝宝啊,这糖果要慢慢的给,不然后来就不甜了。”

    “小兔子答应了兔妈妈,可是心里想着小熊要是收到了糖果店该多开心啊。她只知道小熊加班去了,不知道他的小鸭子形状饼干马上就要烤好了。”

    绍誉说到这里,莫征衍道,“小熊为小鸭子烤了新的饼干。”

    “他还把饼干偷偷藏起来了,结果小兔子回家以后发现了,可是她什么也没有问,只是跑回家跟妈妈哭了一场。她问兔妈妈,小熊最喜欢吃糖了,我终于给他糖果屋了,他为什么要离开我呢。”

    “兔妈妈却笑了,她摸摸小兔子的头说,当他不爱你了,你的糖就不甜了。”

    又到这里停下来了,绍誉抬头,“爸爸,你知道爱是什么吗”

    爱究竟是什么这真是一个太过复杂的问题,莫征衍一下怔住,绍誉见他不答,只以为他不知道,孩子笑着,讨好一般献宝说,“爸爸,你不知道吗我来告诉你。”

    “爱就是一直想在那个人身边陪着,永远永远陪着,这就是爱。”绍誉说出了这答案。

    “是妈妈告诉你的”莫征衍问道。

    “是啊,妈妈说的。”绍誉笑道,“我也想一直陪在妈妈身边。”

    爱是永远的陪伴,是这样漫长时光里的相依相守,可是他又做了什么莫征衍沉默了一会儿道,“妈妈说的没错,你要一直陪在她身边。”

    “好。”绍誉点头答应,莫征衍问道,“那这只小兔子后来又怎么样了”

    “小兔子好笨,她想不通啊。”绍誉也作势很烦恼,“只好带着糖果店搬去了很远的地方。”

    “可是和小熊在一起的小鸭子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糖果店的事情,小鸭子对小熊说,小白兔把卖饼干的钱给自己买了一家糖果店,其实小白兔一点也不笨。”

    “不久以后,小兔子就收到了小熊的信,信里边小熊对小白兔说,小兔子走了以后饼干铺生意不好,糖果店的钱是卖饼干挣来的,希望小白兔能把糖果店还给他。”

    “小兔子看完了小熊的信又哭了,她想起了兔妈妈的话,就把糖果店给了小熊。”孩子心性单纯,当下绍誉讲到这里又是气恼起来,那仿佛要为寻求公平正义,“小熊比小老虎还要坏,我更讨厌小熊”

    莫征衍瞧见儿子一副要替小兔子出气的模样,不禁笑了,“其实小兔子可以不把糖果店给小熊的。”

    “可是小兔子太笨了啊。”绍誉回道,“兔妈妈知道了以后,也说小兔子是个笨兔子。可是小兔子对妈妈说,其实糖还是甜的,可是人生太苦了。”

    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童话故事,编织在图画书里,却是多了几分寓意来,只是人生两个字太过漫长,孩子又岂能明白,莫征衍问,“妈妈有告诉你什么是人生吗”

    “有。”绍誉立刻回答,“妈妈说,人生就是从出生开始到现在的每一天。”

    听到这个回答,莫征衍想也知道那是她用来哄孩子的解释,再简单不过的回答。此刻瞧着孩子一双大眼睛,这样的清澄明亮,一如记忆里的那双眼睛,莫征衍温声道,“其实人生还有一种回答。”

    “什么”绍誉好奇。

    “人生就是失去,得到,还有来不及。”莫征衍道,“就像是这只小兔子,小兔子失去了小老虎,得到了小熊,可是来不及好好对待,小兔子已经走了。”

    “可是,错的明明是小熊啊”绍誉还在捍卫正义,“是小熊为了小鸭子做了饼干。”

    “所以,来不及的是小熊。”莫征衍更进一步解释,孩子这下似乎听明白了。

    绍誉负气道,“就要让小熊来不及,他对小兔子太坏”

    “阳阳。”莫征衍呼喊了一声,绍誉静了下来,他又是问道,“如果你是这只小兔子,你还会给小熊一次机会吗。”

    “不给。”孩子回答的坚决而且彻底。

    “一次也不给吗。”

    “不给。”绍誉再次肯定,“小熊那么坏,我绝对不给”

    莫征衍看着孩子的脸庞,一瞬间恍惚中好似瞧见了那个她来,重重叠叠间竟是分不清谁是谁。

    好似是她在说:那只小兔子,再也不会给任何一次机会了。

    近日港城又趋近于平静,在莫氏的风波过去后,博纳这里安静了,龙源这里也安静了。除了那些项目还在不断传来继续的消息,一切都是安宁到不行。但是就在这份静怡中,却是又一则消息轰动而起。

    媒体之间炸开了一则丑闻,一下揭开了当年,也是揭开了港城豪门世家之一莫氏家族的当年婚史。

    当天一早,一家媒体报纸头版头条刊登了有关于久远集团总经理,莫氏家族当家人莫征衍先生的婚姻状况。

    报道里详细描述了这位莫大少的婚姻历史,更是将当年那一起案件掀开。

    听闻莫家大少早已娶妻生子,他所娶的对象是海城宋氏家族的千金宋家二小姐。但是他们两人则是隐婚,隐婚多年,不曾对外公开。可虽是隐婚,但是圈内人士里都是半公开的消息。因为当年莫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曾经在港城大摆百日宴,宴会就在莫家宅邸举办,港城名流富商皆有到来,举办的隐蔽而又热闹,也是轰动一时。

    可虽然如此,但是莫大少和这位宋千金的婚姻依旧对外隐婚着,迟迟没有公开。

    直至婚姻关系持续了两年多后,两人中间出现了波折。之后一直分居两地,此番传闻这位莫太太又回归港城,她此番回来与莫氏掌权人之间婚姻关系濒临破灭,只为了夺回儿子的抚养权。

    这第一波的消息横空出现后,立刻引来众人惊叹豪门之家的婚史实在是太过曲折,这消息的热议度立刻爬上了顶端,成为港城人尽皆知人人争先讨论的要闻,一时间更是非议不断。

    众人都在诧异,这位莫大少迎娶的宋氏千金到底是哪位

    这边新闻报道放出后不久,又在隔天,另一波消息又大肆放出,却是就当年莫氏总经理与太太为何分居两地的原因,展开了更一层深入报道。

    那早已经是众人想要窥探到底的真相,也是至关重要的问题,而疑似的真相被媒体揭露后,再一次惹来哗然一片。

    没有想到的是,堂堂莫氏家族的少夫人,她竟然深陷入狱

    听闻当年久远集团有一起合作案,合作公司包括博纳企业,康氏企业,以及海城汇誊。项目前期发生了意外,大笔资金不翼而飞,内部疑为内鬼捣鬼。立刻的,请求警局这边调查。

    当时,莫太太正任职莫氏内部项目负责经理,而她也因该项目的问题涉嫌内部商业罪案。

    涉嫌犯案的莫太太被疑为主犯,经罪案科调查,更在同年背叛入狱,她在法庭上对罪行供认不讳,被法庭当场宣判一年三个月的刑期。之后在狱中表现良好,所以减刑至六个月又二十天。

    这位莫太太当时被莫氏引咎辞职,在女子监狱里度过了半年后,出狱离开了港城。

    近日里她又重新回到了港城,一出现却是来头不小,她已经进入某家知名企业,更是企业的主要高层人员,亦是股东之一。

    如果说前一波报道只是前奏,那么这后一波的新闻就是解密了。一下子将莫氏集团推向了风口浪尖,更是将莫氏的当家人推向了舆论的顶端。而那位莫太太,神秘的女主角,却还未透露她的姓名。

    可是这样具体的消息一出,说的煞有其事,不知情的民众多半都已经信以为真,还有一半是将信将疑。一时间掀起了惊涛骇浪来,好事之人的手段高端,将海城宋氏汇誊立刻着手调查了一番。

    宋家的家底也被起底了,家中的少爷千金也是纷纷排序在列。

    宋家大少宋连衡,未婚单身,是否有圈内女友不详。

    宋家千金宋向晚,未婚单身,但疑似已有未婚夫,未设宴。

    宋家二少宋瑾之,未婚单身,常年居国外,在国外被拍到与美貌女子携手,疑似为有女友状态。

    这几位都是透明度较高的宋氏子弟,旁支亲友一列更有许多,可是据传是宋氏汇誊的千金,那一定不会是旁支。于是在千方百计里,又调查出了另外一位来。

    那是宋家排行次于大少宋连衡,却是长于千金宋向晚的另外一位那位也是姓宋的宋家千金,名叫宋七月的女子

    更是一调查后,有关于宋七月的消息更是让人诧异,原来宋氏家族早年曾经对外公开与其脱离家属亲眷关系,这则个人讯息是宋氏一家之主的宋董事长所为。这一则讯息公布后,宋氏家人还一度遭到了海城媒体的追问。宋家人对此缄默不答,没有回应过半句。

    这之后时间长了,此事也被渐渐淡忘,无人再谈起才算是作罢。

    却是没有想到,原来其中会是如此错综迷离,堪比一场大型的电视剧,甚至是要比电视剧还更要精彩万分。

    而宋七月的姓名一旦被传开后,她在港城的起底也被人查出。

    原来她任职于龙源企业名下,龙源企业是美国的一家公司,她不单单是公司高层,更是公司的董事。出入名片的头衔,也是公司董事一职,可以得知,在公司内是举足轻重。

    层层深入的调查后,那真相也呼之欲出,这边非议声声不断,同一时刻莫氏这里记者们围堵了大厦,一见到莫总出现,便是上前采访询问,试图想要得到第一手后续消息。

    像是一个雪球越滚越大,连锁反应越来越大。

    然而莫大少没有回应,只在保镖助理护卫下上车扬长而去。

    同样被追击不断追问的人,不单单是莫大少,还有龙源这里,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宋七月。

    这一天大早的,公司的电话就快要被打爆,媒体记者不断有人来电,想要采访宋董事,亦或者询问宋董事的情况,想要知道事情的真假。

    “聂总,宋董事,媒体都被保安拦在外边了”艾秘书收到了大厦的电话,她前来汇报。

    一旁还有柳秘书,她说道,“所有记者媒体的来电都已经回绝,但是公司这边的接待处电话已经处于无法接听状态。这样一来,对外联系不是很畅通。”

    这却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记者不断打电话过来,哪怕是将其屏蔽,可是仍旧可以换号码再打来,电话接连不断,已经连话线都拔了,只为了得以暂时的情景。当然,这也是聂总的指示命令。

    聂勋瞧向她们,“不管怎么样,不能放一个记者进大厦,所有的电话分流排查。”

    “是,聂总。”两人应声,退了出去。

    聂勋则是瞧向了一旁坐着的宋七月,午后她却是还在看文件资料,好似丝毫不关心,倒是让聂勋皱眉,“七月。”

    “怎么了。”宋七月回声。

    “你不要担心,那些媒体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聂勋还是宽慰道。

    宋七月翻看文件页,“我不担心,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聂勋瞧着她,宋七月笑道,“媒体总是会没事找事,真有点事情,那就是放大了说。什么小事化了,在他们那里可不存在。再说本来就是事实,也没有什么。”

    “我能回来,就想着总有一天,这些事情会被揭开,所以我一点也不担心。”宋七月冷静的女声,一如她此刻的理智,分毫不差。

    聂勋见她真是淡然到彻底,心中的不宁才稍稍放下,他继而问道,“这些消息,你说是谁放出去的。”

    媒体再神,再能追捕小道新闻,可是若没有泄密,怎会报道的这样详细,从头到尾说的如此详实,就连百日宴都能点明,这绝对不会是媒体找到的线索,所以一定是有人放出。

    “你问我这个问题,心里边一定有人选,你说呢”宋七月反问。

    聂勋眼中冷光一聚,“除了他还会有谁是莫征衍他能在竞标的时候放那些消息给主席会,今天也能重蹈覆辙再来一次”

    “他见到现在龙源发展势头太好,想要打压,这些举措能让公司不稳”聂勋脑海里想着所有可能,这的确是一种,“他一定是怕了,你这边在港城站的越稳,他手上的抚养权就越不稳”

    “怎么都好,我无所谓。”宋七月还是那句话,但是如此一来,问题却也出现,“这两天我不能再去接绍誉了。”

    “他的计谋得逞了。”聂勋冷声一笑。

    宋七月的确不便再去接绍誉,外边都是媒体,这样的追击太过危险,一旦触发,媒体记者可不会完全听人摆布。坐在椅子里,宋七月拿起手机来,她一通电话按下那号码来。

    是莫征衍接起,宋七月直接道,“这两天我有点事情,不能去接绍誉。”

    “好,我会去接。”莫征衍应允了。

    他回答的真是爽快,宋七月笑着轻声道,“莫征衍,我真是佩服你,你才是真的不择手段。”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