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26章:讨厌最讨厌

结局篇第626章:讨厌最讨厌

 热门推荐:
    她没有再多一句话语,更甚至不等他回应,就已经将电话切断。莫征衍握着手机,则是按向了拨打给莫家老宅的电话,管家接起了。“少爷。”

    “赵管家,请母亲听电话。”莫征衍吩咐道。

    赵管家立刻转接至莫夫人处。莫征衍回道,“母亲,今天临时有些事情,她不能去学校接绍誉了。”

    只这么一说,莫夫人就明白了,“绍誉我去接。”然而那些相关的消息,已经层出不穷,哪怕是深居简出的莫夫人也是听闻了,“征衍,那些报道是怎么回事”

    “媒体总是会捕风捉影,就是一阵风的热度,过段时间就好。”莫征衍回道。

    当天傍晚,莫夫人去接了绍誉。小家伙看见祖母来接,倒也是高高兴兴的,莫夫人道,“绍誉。今天妈妈有事要忙,奶奶来接你。”

    绍誉道。“我知道,妈妈有打电话给茹老师,我有和妈妈通电话。”

    原来如此,莫夫人明白过来了,宋七月这边看来已经是向老师联系过,也告诉过孩子原因。

    只是有一点却是存有疑虑在心中,当绍誉问起莫征衍的时候,“爸爸,妈妈又去出差了吗”

    “妈妈是怎么跟你说的”莫征衍反问。

    绍誉道,“妈妈说是啊,她这两天有事要忙,所以不能来接我了。”

    “那就是了。”莫征衍回道。

    “喔。”孩子乖巧应了,却是又立刻发问,“那这两天有事。后天是不是来接我了”

    这一点谁又知道莫征衍回答不上来,还是发现了孩子的那点沮丧,他说道,“你听话,妈妈就会来接你放学了。”

    “好吧。”绍誉勉强接受,只是还想着那生日会。“爸爸,我快要过生日了,妈妈会来的吧。”

    “那当然了,她一定会来。”莫征衍开口许诺。

    绍誉算着时间,这个周末就是他的生日了,“今天是星期二,星期天就能看见妈妈了”

    孩子哪里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沉浸在生日会即将来临的喜悦里边,只想着快快到来。

    然而如此一来,宋七月和绍誉之间又阻断了见面的机会。除了电话,除了在视频里看见对方,却也没有了其他办法。风口浪尖上,外边一出门都是记者,她不愿让孩子搅进这场漩涡里边。

    只能尽可能的,让孩子感到安全感,午休睡觉前通过茹老师和孩子通话。

    绍誉的童声很轻快,让宋七月放心一些,想着记者终究还没有打扰到孩子,绍誉在问,“妈妈,星期天是我的生日会,我在画邀请函了,寄到你那里好吗妈妈,可以给我一个地址吗”

    生日会的邀请函,由绍誉亲手寄出,往年也是这样,宋七月有听说,可是地址却是尴尬,她已经告诉孩子,自己不在港城,于是想了想道,“那妈妈把这里公司的地址告诉你,你寄过来,秘书阿姨会交给妈妈的,好吗”

    绍誉同意了,于是那地址便从茹老师处转告,记录了下来,正是开元大厦,“茹老师,谢谢你。等绍誉睡醒了,还要麻烦你把地址给他。”

    午后绍誉醒过来,茹老师就将地址写在本子上递给了他,孩子接过,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书包里收好,茹老师好奇问道,“绍誉,为什么要问妈妈地址呢”

    绍誉回答说,“因为周末我过生日,我要寄生日会的邀请卡给妈妈。”

    “生日会啊,真好呢。”茹老师笑了。

    绍誉看着茹老师,他笑着道,“茹老师,我有邀请小天和淘淘他们,我也想邀请你来,你会来吗”

    “是周末吗”

    “恩”

    茹老师自然不会拒绝,“好啊,老师一定到。”

    只是看着绍誉,茹老师想起近日新闻媒体上的报道,那些报道统统都有关于同一对人,是莫氏的总经理以及龙源的董事,而他们两人,却恰好是绍誉的父亲母亲,让茹老师不禁感到愁绪。

    那一切都是真的吗

    那么,孩子又要怎么办呢

    接连三天里,莫氏和龙源两人的报道被炒翻了天。记者们不是堵在莫氏,就是堵在龙源。相对于莫氏在港城的庞大基础,媒体还不是太敢妄动,可是龙源这边则是放肆了不少。

    有关于龙源董事宋七月,这位传说中的莫太太,更多的消息被爆料而出,除了入狱坐牢,更有职业前科,再加上曾经任职公关,一时间更是被描的绘声绘色不堪入目,纷纷都是在传,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而且人品一定很有问题。

    宋七月的出入都十分不方便,而最新的报道则是抓拍了她出入公司的照片。墨镜遮面,唯有侧脸,却是美丽的曲线。

    “每天都这么多人,那些记者是没有别的事情做了”艾秘书不禁发出了异议。

    宋七月一笑,“人家总要找些资料来写新闻,港城说大也不大,哪有那么多事好写,这不就来了。”

    艾秘书瞧着她,还是一样的从容不迫,不禁感到困惑,连汇报聂总的时候也有些迟疑,“宋董事好像没有被影响到。”

    “好像”聂勋抓住了话语里的关键字。

    艾秘书道,“我看宋董事心情都挺好的,也一点没有被那些记者媒体烦躁的样子。可是,那些记者早也追晚也追,真是挺讨厌的,而且还爱不根据事实乱写。”

    宋七月的反应,的确是镇定无比不受影响,可难道真是这样

    恐怕不尽然。

    聂勋沉思中,他想到了一个人来,他总要找他谈上一谈莫征衍

    手上正好有和莫氏合作的项目事宜,那季度报表已经出来了,上一季的利润收益支出总和明细在列。作为合作方,莫氏邀请龙源以及博纳出席会晤,聂勋沉了眼眸。

    博纳处,李承逸在办公室内收到了一道口讯,来自于龙源,“李总,聂总说了,明天莫氏的会晤,由他一个人就可以了。请李总就现在博纳的事宜,赶快向董事会做出回复。”

    李承逸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异动,可是秘书一走,他拿起那杯子来,好似要发作砸碎在地。可是他忍住了,只是那茶杯被握的咔擦咔擦作响,阳光折射出光影来。

    午后冬天的阳光暖暖的,这种天气里最适合外出写生。

    今天学校里的老师带着孩子们前往附近的广场画画,孩子们背着画板书包,带着小黄帽前往广场。

    随行的孩子有十余个,总共有四个老师照看。一位带队,两位中间陪走,另外一位在最末尾护队。而末尾的那一位正是茹老师,走在她身边的还有莫绍誉。

    绍誉的个子出类拔萃,在孩子里边最高,而他又不担心走在后边,所以每次都是排最后,茹老师和他聊着天,“绍誉,一会儿你要画什么呢”

    “老师,我要花漂亮的花。”孩子一早就想好了,“还有漂亮的天空。”

    “哦为什么呢”

    “我昨天和妈妈说好的,画最漂亮的花给她。”绍誉说起这个的时候,眼睛里都是亮晶晶的。

    茹老师笑道,“绍誉真喜欢妈妈,那天空也是画给妈妈的吗”

    “那是爸爸喜欢的。”孩子眉眼都是飞扬。

    很快到了写生的广场,在老师的看护下孩子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画画。大好的阳光,不会太晒,暖烘烘的洒在身上,手脚都活动开了。茹老师看顾着孩子,走到绍誉后方一瞧,小家伙已经有模有样画起了天空和花海。

    孩子们很是快乐的在写生,没有人注意到,一旁的角落里边,两个男人捧着相机在拍照,焦距对准了那张俊秀的侧脸,不断的抓拍。

    “小朋友们,我们的时间差不多了,要回学校去了,大家整理好东西好吗”老师算准了时间,立刻拍手提醒大家,催促着带起孩子们往广场外走。

    这边却还有一个还坐在摊开的毯子上,继续画画着,绍誉是这样的认真,茹老师走了过去,“绍誉,大家都回学校了,我们也回去了。”

    绍誉点头,“好的,茹老师,我把这里涂上颜色就好。”

    茹老师低头一看,是那片天空还缺了一个角,一片空白处还没有涂好,茹老师也不着急,想着等他涂上这一片颜色就好。

    另外三位老师已经带着学生出广场,校车来接了,等候在那里。

    丁老师一边安排学生上车,一边回头喊道,“茹老师,快上车了。”

    茹老师应声,又是回头,“绍誉,来不及了,我们回学校再画吧。”

    孩子哪怕心急想要完成,可还是听从于老师,也是收拾起画具来。丁老师也走了过来,帮着一起拿东西,却是此刻,就要离去的一刹那,丁老师扭头发现了异样来,“他们是谁为什么还拿着相机在拍”

    难道是记者姚晓茹一惊,立刻去瞧,只见是两个男人,背着背包和相机,果真是记者的样子

    丁老师却是朝他们喊了起来,“不准拍”

    原本是要呵斥离去,可是那两个被发现了的记者却是突然大了胆子冲了过来,他们上前来,一路狂奔到孩子面前,相机拍着照片,更是问向了孩子,“你是莫绍誉小朋友是吗”

    “你的父亲是莫征衍先生是吗你的母亲是宋七月小姐”记者开始追着询问起来,茹老师立刻喊,“丁老师,快拿上东西,我们走”

    “你们有没有人性不许拍”丁老师也是怒了,一边打着记者,一边慌乱收拾。

    绍誉却是一句话也不说,面对那相机,面对陌生男人的追问,孩子不哭不闹,似乎一点也不慌乱,可是那发怔的眼睛里,还是透露出了慌忙来。

    “小朋友,你妈妈不在你身边很多年是吗这一次你妈妈回来,她是来带你走的吗如果你爸爸和妈妈离婚了,你会跟谁在一起你是选择爸爸,还是选择你妈妈小朋友,你可以告诉我吗”记者的问题连番而来,追着他们一路的问。

    茹老师一下抱起了绍誉,就往校车那里狂跑。孩子被她护在胸前,手捂住了那脸庞,不让记者们在继续拍,唯有那黑色的头发,在风中还起伏着。

    后方处丁老师也是拔腿就跑,两人被追赶着上了校车。

    记者追了一路,在校车前止步,车门一关上,更是飞快的驱车驶离。

    车子里边孩子们本来还是兴奋的,出门一次写生是最爱的课外活动了,可是现在却都是茫然的。只因为刚才那一幕,孩子们看不懂了。而老师们却是依稀知晓一些情况,可也是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是好。

    茹老师在安抚孩子的情绪,“绍誉,没事,只是两个叔叔看见你画的特别好,所以来看看你的画”这分明是借口,就连姚晓茹自己说出来,都觉得这样的不能信服。

    校车赶回了学校后,记者总算是没有再追赶过来,但是人心已经惶惶不宁。再看向绍誉,孩子闷不做声,更让人不安了。

    “孩子不说话,会不会出什么状况”丁老师更是慌了。

    “我去联系他的父母,你在这里看着。”茹老师立刻出了教室打电话给莫征衍以及宋七月两人。

    “你说什么”宋七月接到电话,整个人从大班椅上猛地而起。

    茹老师在那头急忙的诉说经过,“绍誉妈妈,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们去户外写生,写生快结束回学校的时候,丁老师发现记者在拍照,我们就想要带孩子走,可是记者就追了过来,还追着问了好多问题,孩子大概是被吓到了,所以回来后一路上都没有说过话,现在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一听到这个话,宋七月心头宛如被一座山给压垮了,“我马上就来”

    若说从前还只是学校内孩子之间发生的小矛盾小摩擦,家长们尽力前往解决,可是现在,那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阳阳,我的阳阳,他现在怎么样了

    宋七月顾不得其他,就要往外边走,可是被艾秘书拦下了,“宋董事,您要去哪里”

    “我现在要去学校,工作的事情先放一边”宋七月就要往办公室外疾走。

    “宋董事,外边都是记者您现在出去,也会被堵在那里,还会被追车的”艾秘书的话语惊醒了宋七月,现在的情形完全对她不利。

    她不能再让更多的记者追去学校,这又要怎么办

    宋七月当下乱了,定在那里整个人都要崩溃一样。艾秘书也是不知所措,她不曾见过这样的宋董事,一直都是冷静自若的。

    冷静下来,会有办法,有办法宋七月自我催眠着,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来。

    “艾秘书,你跟我来。”宋七月吩咐了一声,往部门外边去。

    艾秘书一路跟着,却是感到奇怪,她要做什么只见宋七月在公司里游走了一圈,也不知道她在找寻什么。

    宋七月的视线在人群里扫视,却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突然问道,“柳秘书在不在公司”

    “她在公司,今天没有陪同聂总出去”艾秘书话音未落,宋七月已经往秘书长的办公室走去。

    柳秘书在办公间里,门突然被推开,宋七月出现在门外边,“柳秘书,请跟我换衣服。”

    柳秘书愣住了。

    过了不多久后,几人下到了地下停车场处。这边可以往外边去,可是在出入口那里,一定有许多记者停留,所以宋七月道,“柳秘书,今天我有急事要出去,但是我不能被记者跟着,所以还要麻烦你穿上我的衣服,开我的车走。”

    艾秘书这才明白过来,“宋董事,原来你是这么想的,这倒是行,先引开他们。”艾秘书又是瞧了瞧打扮过后的柳秘书,她惊奇道,“柳秘书和宋董事身高差不多一样,打扮一下,倒还真是有点像。”

    “柳秘书,你先开车走,麻烦你帮我做这件事情可以吗”宋七月请求问道。

    “宋董事,没有问题。”柳秘书接过了车钥匙,她先行开车离去。

    那辆私驾一开走,停车场外等候的媒体记者早已经蜂拥而上,围堵着想要采访。

    停车场内艾秘书问道,“宋董事,那我呢”

    “你坐在后车座,让司机载你走。”宋七月又是吩咐,艾秘书领命,墨镜一戴,立刻上了车去,还在嘀咕,“可惜我矮了点,也不大像宋董事,只能这样了。”

    艾秘书的车子一走,剩余一批逗留驻足的记者眼看着私驾一出,便又是疯狂的追击而出。

    眼看着人散了去,助理来汇报,“宋董事,我看外边的记者跑的差不多了。”

    宋七月则是往停车场里停靠的一辆不起眼小货车走去,那是公司员工物流配对的货车,套装的外套褪去,甩进副驾驶里,她将蓝色的制服外套披上,同色的帽子也是戴上,长发挽起全都塞进帽子里,又拿起眼镜一戴。

    助理跟随着,瞧了一眼,这么乍一眼看,还真是瞧不出原本的模样来。

    宋七月上车前又是吩咐,“让货车先往外跑一辆。”

    助理立刻拿起对讲机,另外一辆货车开了出去。

    此刻外边的情况是零星还有些记者在伺机埋伏,随时准备抓拍,但是一瞄不对,就也放弃了。正是这个时候,助理回道,“宋董事,可以了。”

    货车已经发动引擎,终于驶离了停车场。

    远远的记者一瞧,又是一辆货车的司机,便也不追捕了,宋七月顺利载着车子离开。

    等到跑的远了,宋七月才松了口气,她往学校一路猛踩油门。讨肠台扛。

    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宋七月飙车来到了学校,下了车后又狂奔入校门去。联系了茹老师,茹老师在教学楼前等候。

    而此时莫征衍已经先一步赶到了,他也刚刚抵达教学楼处,一看见宋七月的时候,他也是怔了下,这身打扮

    茹老师更是几乎认不出来,近一瞧又确认是她,“绍誉妈妈,你”

    “不好意思”宋七月这才想起帽子和眼镜还没有摘,赶忙拿下了,胡乱的塞进衣服口袋里,“茹老师,绍誉呢”

    “我让丁老师带他去会客室了,回来以后一直都不肯说话,怎么也不肯说”茹老师一路走着,一路带着他们去会客室。

    教室里多是孩子,是不能安静待下去了,办公室里又都是老师同样不能,唯有会客室里安静,丁老师试图和孩子谈心。可是那倔强的孩子,像是一头小兽,任是如何都不肯开口。这才发觉,倔起来的孩子,真是难办。

    一阵急促的步伐声中,茹老师带着莫征衍和宋七月赶到了。

    宋七月一下跨步到了会客室外边,莫征衍也走了进去,丁老师原本坐在沙发旁边陪着绍誉,说了好半天的话了毫无作用,这边一下抬头看见了家长到来,那宛如是见到了救星,“绍誉,爸爸妈妈来了,你看”

    宋七月一路上过来,已经从茹老师那里听到了经过,她疾步走过去,伸手碰触向绍誉,“绍誉。”

    “丁老师。”茹老师喊了一声,丁老师也是识趣,立刻起身走到了会客室外边。两人不再多说,只将这里留给了这三人。只是离开的时候,茹老师看了一眼,绍誉坐在沙发里,他的手里还攥着从广场回来时候一直握着的蜡笔。

    可是孩子不说话,哪怕是看向父母的时候,纵然是莫征衍呼喊他,他那一双眼睛里唯有倔强的沉默,她半蹲而下,抱住了他道,“没事了,妈妈来了,没有事了,绍誉不怕。”

    宋七月径自说着话,却也发现正如老师所说,孩子不曾开口,她放开了他,望着他呼喊,“怎么了和妈妈说说话,绍誉,你别吓妈妈,绍誉”

    “绍誉”莫征衍也是皱眉上前呼喊,“爸爸在这里,你说话”

    绍誉的眼睛,墨黑色的,纯真无比,却如同枷锁般对上了宋七月,第一句话却是,“我讨厌你”

    突然一下,孩子终于开了口,却是一句话就将她打入地狱,也是让莫征衍定在那里。

    “绍誉,怎么可以这样和妈妈说话”莫征衍沉了声。

    宋七月的扶住绍誉身体的手一颤,绍誉看着她质问,童声凌乱着诉说着自己的话语,“他们说,妈妈你回来,是来带我走的你想让我离开爸爸,你想把我带走,你骗人,我讨厌你,我最讨厌你”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