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29章:孤单小王子

结局篇第629章:孤单小王子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面前的这个女孩子,那一腔的赤诚,真是能够融化寒冰,让宋七月一怔。可那彷徨还在心中,宋七月也是无措。“是么,他不会讨厌我吗。”

    “当然了!”茹老师立刻说道,“那些都是假话。都是小孩子说说罢了,绝对不能当真的!你知道吗,那天去外边写生。他还画了画,我和他走在一起,我问他一会儿要画什么,你猜他说了什么?”

    宋七月自然是不知道的,茹老师又是道来,“他说他要画漂亮的花朵,因为和你说好了。”

    宋七月又是记了起来,因为被记者媒体围堵不休。所以没有办法再按时去接儿子放学。可是每天他们都有通话,在电话里问起,便是约定好了。次日的户外写生课,他要画最美的花朵给她。

    想到这里,宋七月心头被攥紧了似的难受。

    “你瞧,他是这么喜欢你,连出去画画,都要画你喜欢的。”茹老师说着,她比划着手势,恨不得这样就能让对方真的信服。

    宋七月轻声叹息道,“那个孩子啊,他一直都守信用。”系土低血。

    可是宋七月淡淡微笑的样子,那是勉强在笑着。实则都是心酸,茹老师突然发现自己的安慰似乎一点作用也没有,想起那天出状况的情景,她不禁懊恼道歉,“对不起!”

    “绍誉妈妈,对不起!”茹老师这样的歉然说。“那天都是我不好,没有好好照看好绍誉!”

    宋七月道,“你已经照看的很好了,是那些人盯着不放,你也是没有办法的。”

    “不,是我的错!如果我再看紧一些,能够照料的更好,或者能够提前发现他们在,就不会发生了!”强烈的内疚感这几日一直都积压着,茹老师的愧疚已经满怀。其实她一直在想,媒体报道已经满天飞,她早就应该预料到或许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可是偏偏,她竟然一点事先的防备措施都没有,她真是太失败。

    “就算你提前发现了,他们还是会追过来的。”

    “我应该在第一时间就抱起绍誉跑的,不该反应这么慢,我真是太失职了,不配当一个老师!都是我的错!”

    这边两人一个不停的自责,一个却是劝导起来,身份立场不知不觉中兑换了,宋七月望着面前低下头来无措的年轻女老师道,“真的不关你的事。”

    “其实那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就算不是你在场,也会是别人在场。就算不是在学校,也会在没有预料的任何一种情况下。”宋七月温声说,“他们的目的是来搜集新闻信息,是冲着绍誉来的,也是冲着我来的,和你没有关系。”

    “茹老师,你应该做的很好了!”宋七月安抚着,更是夸奖。

    姚晓茹的眼睛都红了,她询问道,“真的吗?”

    “当然了!”宋七月也是立刻说,“如果换作别的老师,大概当时已经慌了手脚,都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可是你还马上抱起了绍誉回到校车里,还有那位丁老师,你们都是很优秀的老师。”

    对上面前这位年轻老师泛红的双眼,宋七月朝着她道,“我真心的,为绍誉有你们这样的老师陪伴教导他,感到很高兴也很幸运,谢谢你们。”

    “我想绍誉也一定不会怪你们,不会认为老师没有尽责。如果可以,接下来也希望你们能继续陪伴在绍誉身边。”宋七月说着,她问道,“你的全名是叫姚晓茹对吗?”

    姚晓茹点头,“……对。”

    “姚晓茹老师,我现在很认真的告诉你,你能够成为老师,成为我儿子的班导,真是太好了!”宋七月微笑开来,这样的灿烂。

    在那微冷的冬日里边,面前的女子,她的笑容却似阳光一样。

    姚晓茹忘记了自责,只觉得扑面而来的阳光,照耀洒落。怔怔失神中,宋七月微笑道别,挥手离开了。她目送她远行,直到那身影消失。等她回过神来,是丁老师走过来,“茹老师,你怎么了?眼睛怎么红红的?”

    姚晓茹道,“没什么,刚刚绍誉妈妈来了,对了,她让我感谢你,绍誉的事情,你给了孩子很大的帮助。”

    “哎,其实我什么也没有做啊。”丁老师回道。

    突然回忆方才,姚晓茹却是更为懊恼,刚才明明是想安慰她的,可是为什么到了最后,反而是被别人安慰了呢?

    ……

    由于绍誉没有去学校,所以宋七月也就见不到孩子了。又因为绍誉拒绝接听她的电话,所以也没有再和孩子有过联系。这样的僵持,比起起始的时候似乎是要更加糟糕。

    宋七月唯一收到的,只有绍誉寄过来的邀请卡片。

    这是今天早上的时候收到的,是昨日寄出。

    那生日会的卡片,是绍誉自己的签名,自己画下的。孩子虽然还不能写多少字,可是自己的名字,他却是一撇一捺书写详细。

    邀请函的开头,那两个字“妈妈”,也是绍誉亲笔手写。歪歪扭扭的,但是很认真。

    宋七月几乎可以想象孩子当时写字的时候,又有多么的期待。

    可是现在,一切都成了空。

    安静的公寓里,宋七月坐在沙发上不动,许阿姨送了杯牛奶走过来,“小姐,喝杯牛奶吧,今天晚上你都没怎么吃饭。”

    宋七月只说是胃口不好的缘故,可是许阿姨知道,她是在想念孩子。

    “放着吧,我一会儿喝。”

    许阿姨瞧了一眼,“这是绍誉写的字?”

    “恩。”宋七月微笑,许阿姨又是道,“这个周末,是那孩子的生日。真是快,都五岁了。”

    绍誉五岁的生日,那个孩子又大了一岁。

    “不知道今天晚上,他在做什么。”许阿姨轻声念叨了一句,勾起了宋七月更多的念想。

    她也想要知道,他在做些什么。

    夜已经深了。

    风吹过树木,那座大宅子里望过去是簇簇的树木。宅子那一幢别墅里边,偏厅内亮着灯光。通透的光芒,有人坐着,正是莫夫人。莫夫人则是看着那一面墙,因为那个孩子又在罚站了。

    小小的人儿,个子比同年龄的孩子要高上许多,只是他站在那里,直对着墙,一言不发,站的笔直。

    或许因为是莫家的孩子,所以那少年长成的过程好似也是一样。

    赵管家走到莫夫人身边道,“夫人,少爷回来了。”

    正是说着,莫征衍已经踏了进来。

    那高大的身影步入偏厅,瞧见了厅里边的莫夫人和姜姐等人,也看见了一旁面壁罚站的孩子。

    父子两人也是在僵局之中,莫征衍看向孩子,他开口问道,“现在我问你,你知道错了没有。”

    绍誉一句话也不说,固执的姿势,像是要站成一棵顽强的树。

    “好,那你今天就继续站着。”莫征衍道了这一声,他朝莫夫人谈了几句后离开了偏厅。

    莫夫人见莫征衍走了,她不禁起身走到绍誉身边去道,“绍誉,你和爸爸认个错,就不用再罚站了。罚站,脚不酸吗?”

    即便是诱哄的话语,可对孩子也是无用,像是铁了心了,不认错就是不认错。

    这到底是有多倔,真是让人莫可奈何。莫夫人眼看着不能说动孩子,于是上楼去找莫征衍。

    莫征衍一看见她到来,像是料到她的用意,所以他说,“母亲,您不用再多说了。”

    “我是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来问问你,生日会还要照旧举办吗?”莫夫人问道。

    那邀请的卡片,孩子一份一份写了名字早已经都寄出了,恐怕他们都也收到了。莫夫人想起孩子期待认真写字的情形,此刻要是取消,倒真是会让他更加失落。

    “为什么不办。”莫征衍反问,“已经邀了人,那就办。”

    莫夫人就他应允,她说道,“那好,我会安排好。”

    “在生日会举办之前,这两天里,只要他没认错,就接着罚。明天晚上我有事,就请母亲督促。”莫征衍严厉的模样,近乎不近人情,苛求到了极点。

    当真是父子杠上了,莫夫人道,“不用我督促,吃过晚饭,孩子就自己站在那里罚站了。”

    “他自己?”莫征衍问道。

    “是。”莫夫人应声,晚饭的时间后,绍誉就往偏厅里走,正是昨夜罚站的位置,又往那里一站。不需要更多的言语,孩子主动的让他们错愕。而这一整天里边,绍誉也不爱多说话,自己看书自己画画自己算数,一切都正常,可一切都好似不太正常,“他都记得清楚,不用我督促。”

    “脾气这么犟!”莫征衍凛眉,似是动怒,更多的是没辙。

    莫夫人微微一笑,“这还不是像你?”

    莫征衍有一丝愕然,谈到了自己,他却是更想起另外一个人来。眼前浮现起儿子刚才那倨傲的侧脸来,真不知道这样的顽固不化是像他,还是像她更多?

    不等莫夫人再多言,莫征衍道,“母亲,周末的生日会,请布置的隆重。”

    莫夫人诧异了,往年过生日的时候,不是单独过,就是会请苏楠到来,今年是怎么回事?

    “那天恐怕会有很多人来,所以还请母亲置办。”莫征衍如此说。

    莫夫人走后,莫征衍对着齐简和何桑桑道,“邀请函都准备好了?”

    “是的,莫总。”两人应道。

    “在港城的,明天你们亲自送到每个人手里,不在港城的,立刻派出。”莫征衍下达了命令。

    “是。”两人又是允诺。

    隔天一早,齐简和何桑桑两人兵分两路出发,后车座的纸箱子里,是一沓的邀请函名单,这恐怕是要跑上一天了。

    而在当天港城上下,不论是名流富商,还是政界要员,只要是和莫氏家族有过交情的,必定是发出了邀请函。这次的邀请函,莫氏更是十分郑重,派出了两位心腹特助亲自出动,证明了莫氏大少此番的决心。

    有人好奇了,究竟是什么宴会,能这样兴师动众。

    再是一瞧那邀请函,那前来送函的助理道,“这是小少爷的生日会邀请函,望您如空前来一聚。”

    莫家新一辈的公子,那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在当年的时候办过一次百日宴。那场宴会里,也是举办的声势浩荡,港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全都到来了,莫氏相关的亲属也都聚集,场面十分了不得。

    只是彼时,圈内不曾知晓莫大少和那位少夫人的各种关系,只是突然得知莫大少已经成婚得子,感觉蹊跷。等赴宴后亲眼瞧见了,也是祝贺道喜。后来法庭一案,事件传的沸沸扬扬,真相更是一重又一重。

    哪个人不知道,莫家的少夫人和莫家有世仇,那个女人最后入狱,在出狱后远走他乡。而在法庭上,她更是弃了孩子不顾。

    那个孩子也成了一个谜,不知道情况如何。

    有人说已经送往国外寄养了,更有人说根本不是莫家的子嗣,但是又有人质疑,如果不是莫家血脉,那么已故的莫董事长又何必这样为他取名。只是这数年来,圈内少有这个孩子的消息,所入读的学校也不知情。

    只是也听闻,莫大少曾经带着一个孩子去莫氏。保安和大厦底楼的接待小姐瞧见过多次,至于旁人倒是见的不多。不过,也确实有这么一回事。

    然而这几年里,莫家这位小少爷的生日,不曾对众举办过一次,所以旁人也不得知那孩子的点滴。莫家的口风很紧,像是被隐藏了一样,让人不得不质疑,这个孩子,到底受宠亦或者不受宠。

    现在生日会的邀请函一出,真是让众人都大吃一惊。

    而立刻的,邀请函也送到了高盛。

    孙颖滋瞧见了邀请函,待她和宋七月会面的时候,便也提起了,“周末是绍誉的生日会。”

    “孙小姐怎么知道?”宋七月感到诧异,可是很快的又有了揣测。

    “我收到了邀请函。”果然,下一秒孙颖滋道出实情来。

    宋七月回道,“那就要让孙小姐破费了。”

    等到宋七月走后,孙颖滋看着那邀请函还在诧异,陆展颜走了进来。她一见她手里的件函,开口说道,“你也收到了?”

    “难道你也收到了?”孙颖滋问道。

    “蓝天那里收到了。”陆展颜回应,她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莫氏派出邀请函至蓝天企业。

    孙颖滋道,“看来是邀请了秦世锦,那你也一定是会去了。”

    陆展颜微笑,这封邀请函让她想起从前来,“那一年,好像也是去莫家的祖宅。”

    “只是不知道今年,她是去还是不去。”孙颖滋握着那邀请函,那肯定的语气还有一丝的迟疑,“她会去的吧。”

    “如果她没有被受邀呢?”陆展颜问了这么一句,孙颖滋愕然了。

    ……

    “生日会的邀请函,他已经发给了港城每一位。”这样大的消息,又丝毫没有遮掩,自然的,更是传的迅速了,聂勋也是一早就得知。此刻宋七月一从高盛回来,便是相告于她。

    宋七月道,“我刚去高盛,听孙小姐说了。”

    “这样大的排场,这个生日会,是为了什么?”聂勋不禁生疑,因为这一切来的有些突然,就在昨天前还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很是显然,这是突然才决定的。

    为了什么,宋七月还真是不知道,但是她只知道,龙源似乎没有收到邀请函。

    而她也不在邀请之列。

    聂勋沉思着道,“没有邀请函送过来,他根本没有邀请你,他是根本就不想你那天去。”

    “有句话不是叫不请自来?”宋七月倒是真无所谓,很显然这个钉子她是一定要碰了。

    聂勋蹙眉道,“你就算是去了,那不是被当众羞辱?”

    这样复杂混沌的关系,这样道不清的一切,旁人的有色目光都能将人猎杀,聂勋想起这些来,他额头的青筋都要浮现,“他是故意要让你出丑!好让人看你的笑话!”

    思来想去,聂勋喊道,“七月,我看你还是不要去了。”

    “不,我一定要去。”宋七月却是决心已定,“我还有什么好出丑的,那些事情谁都知道,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去说。”

    “小七!”聂勋眉宇之间有心疼之意。

    宋七月轻声道,“聂勋,你知道,这是我回来后,绍誉的第一个生日,也是我能陪他的第一个生日。”

    “一周岁的生日,没来得及过,一直觉得不应该。”宋七月这样失落的眼睛,看着聂勋说。

    还想要阻止的话语不再,聂勋记起当时,那时宋七月还在狱中,更是错过了那生日。

    定睛之中,聂勋道,“好,但是我必须要陪你去!”

    接下来的两天,绍誉都没有去学校。作为班导的姚晓茹,倒是有和孩子联系。可是孩子没有接听,是莫夫人接的电话,“茹老师,你好,周末的生日会,请你一定到来,我想孩子见到你会很高兴。”

    姚晓茹没和绍誉说上话,却也是答应了。一想起要去参加那生日会,姚晓茹想到了一个人来,那就是莫柏尧。

    要不要和他说一声?还是不用了吧,或许他不会去生日会。

    于是也就算了。

    这之后的两天里,一直到了周六的晚上,绍誉还在罚站。一言不发的孩子,沉默的发狠。

    莫征衍问上一句,“今天你认不认错?”

    绍誉对上他,唇抿的那么紧。

    姜姐都莫不是要感叹,“这倔起来,倒是比少爷还要倔。”

    姜姐是从小看着莫征衍长大的,年幼时的莫征衍倔强,可是只要莫夫人一发话,孩子也是会认错了。在父亲莫盛权还在的时候,那更是如此。可现在的绍誉,真是应了那句话,一浪还比一浪高。

    等到罚站完了,孩子回了房间安睡。莫宅这里却是开始了夜间的大改动,莫夫人亲自督促着,赵管家编排着人手,莫宅已经换人一新,那是要招待宾客的大厅了。

    莫征衍道,“母亲,绍誉的衣服都准备好了吗?”

    “姜姐,拿过来。”莫夫人呼喊一声,姜姐立刻取来衣盒。

    莫征衍也不看衣服到底如何,只是接过衣盒,就往楼上去。

    房间里边,绍誉刚刚洗过澡,虽然已经上了床躺下,但是他还没有睡着。看见莫征衍到来,孩子一双眼睛睁着,像是防备着。

    莫征衍将衣盒放下,“这是你明天要穿的衣服,生日会是你要过的,老师和同学也是你要请的,可不要人到了,你再让我送他们回去。”

    “我才不会!”冷不防的,绍誉出了声,孩子终于开了口。

    久违的童声,莫征衍一听,他嘴角有一抹淡淡笑意,“好。”

    ……

    这个周日,午后一点起,莫宅已经人山人海。来往的宾客络绎不绝,车子一辆接着一辆来。莫家这里,派了车去接学校里的学生,同样接来的还有班导姚晓茹老师。

    姚晓茹是和几个孩子一起来的,当她进入莫宅的时候,都要叹为观止了。这么大的房子,这真的是那个孩子的家?

    “好像一个皇宫!”有孩子趴着车窗道。

    姚晓茹此刻心里边就是这么想的,这莫宅真像是一座皇宫。

    司机是何桑桑,据悉是莫先生的特别助理,她载着他们进了莫家后,领着他们入内,“茹老师,小朋友们,这边请。”

    “有喷水池耶!”

    “好大的房子啊,像个城堡!”

    “是不是有公主住在里面?”

    孩子们惊奇的七嘴八舌议论起来,男孩子们感叹着房子之大,女孩子们则是向往美好的童话故事。

    姚晓茹笑着,倒是有些晕头转向起来,带着孩子们朝别墅里边进去。

    等进了那大厅,一派的富丽堂皇,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姚晓茹看了看,这边是电视上瞧见过的大富翁,那边是新闻里前些日子受追捧的大亨,再看了看,竟然还有明星到场。

    姚晓茹对政界商界都不知晓,只是从父亲看新闻里才知道一些关于港城知名企业的事情,但是那些大人物,她一个也不认识。但是这里的人,男人一个个穿戴考究,像是要去谈判场一样。而那些女人,一个个漂亮的简直要让人的眼睛都被炫到了,简直是美艳动人。

    这哪里是普通的生日会?

    简直比那些电视里还要更加夸张,实在是太豪华太震撼了!

    姚晓茹经过大厅,那位助理何桑桑小姐道,“这边请,绍誉在后花园呢。”

    “哦,好。”姚晓茹走的有些小心,因为大厅里都是名贵的古董花瓶和名画,只怕碰倒了那就不好了。她脚下的高跟鞋,平时可都是不常穿的。只因为今天要来生日会,所以特意换上了。

    这边往回廊穿过的时候,姚晓茹却是看见了一个人,在那众多女人围绕之中,莫柏尧一身西服在那里,他握着酒杯,遥远微笑着和旁人交谈。那英俊的脸庞,此刻很醒目,却很遥远。

    姚晓茹穿入回廊的刹那还有些走神,她没有见过他这样的一面。原来,这才是平时的样子。却是突然,又想起以前念书的时候,他的身边早就围绕了一群女孩子。可当时,他好像不大理睬。

    当下,又是郁闷了,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孩子们的嬉笑声传来,姚晓茹一抬头望过去,在那漂亮又绿意萌萌的后花园里,看见了那个坐在藤椅里的孩子。

    “是莫绍誉!”小天已经瞧见了他呼喊起来。

    姚晓茹本来是很高兴的,想着看见了绍誉,可是这么一望过去,却是发现今天的小寿星,独自坐在那藤椅里,身边是家里的女佣人陪伴着,他穿的像个绅士,这样的细致精致,却见不到快乐的样子。

    孩子们奔跑过去,纷纷朝他道贺,更是好奇的问起了问题。

    “绍誉,生日快乐!”

    “谢谢。”

    “绍誉,这里是你家吗?你家好漂亮!”

    “还好吧。”

    “绍誉,你今天穿的好像个王子喔!”

    女孩子又梦幻了,姚晓茹一瞧,可不是像个小王子?活脱脱一个小王子啊!

    姚晓茹低头朝他笑,“绍誉,生日快乐。”

    “谢谢茹老师。”小王子回答着,童声平平,没有过多的欢喜。

    不过多久,大概是宾客们来的差不多了,所以赵管家前来呼喊,请他们都转去大厅那里。孩子们本来在后花园里玩耍,现在也是一起转移了阵地。

    大厅内,一身童装西服,打着白色领结的莫绍誉走了出来,他走到了那中间去,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姚晓茹又是佩服,这个孩子怎么会这么镇定,而且还真是有够酷的。

    绍誉来到那椅子前,他坐了上去,象牙白的椅子,与他那一身装扮,真是王子风范。

    孩子们也被安排坐在他的身边,另一侧是莫夫人随侧而坐,姚晓茹不去凑这份热闹,只在旁边就好。

    而孩子的父亲莫征衍,此时一身的丝绒西服,耀眼夺目的站在孩子的身后方,迎接着宾客们的祝福。

    这真像是一幅画,这么英俊的一对父子。

    轻扬的乐声中宾客们一一上前去,一份份礼物都送到了他的手里。

    小王子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很礼貌懂事的,对每一个送礼祝福的宾客道谢,可他也不拆礼物,转手交给了管家。

    姚晓茹狐疑,难道豪门世家的孩子都是这样的吗?

    那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

    分明是欢乐的场景,可为什么偏偏竟然感受出了孤单寂寞的感觉来。

    宾客们过了一个又一个,绍誉的道谢声也是紧随着,突然此时,外边有人而来,朝管家耳边道了一声后,赵管家上前去,“少爷,外边有一位姓宋的小姐,她自称是来参加小少爷的生日会,可是她没有邀请函。”

    这句话出了声,宾客们都纷纷回头瞩目,姚晓茹亦是,她几乎是肯定的想,那是绍誉的妈妈!

    “是哪位姓宋的小姐。”莫征衍出声询问。

    赵管家道出了来人的姓名,“——是宋七月,宋小姐!”

    听到管家这么说,众人心底的揣测几乎都是落实了,是那位被媒体舆论推至风口浪尖的女主角,那么男主角又会怎么样?

    莫征衍出了声,却是回绝,“没有邀请函,不能出席。”

    这之中绝大部分的人不知情,此刻一听,只觉得莫大少对那位前任太太着实是冷漠。但是这知情的人,却也是看不懂。比如孙颖滋和陆展颜两人,孙颖滋轻声道,“男人绝起来,还真是狠。”

    “可是那位宋小姐说,她有这份邀请函,她说出不出席要问小少爷的意思。”赵管家说着,上前递上了一份信函来。

    真是一位好厉害的宋小姐,人没有到,可就在这里已经和生日会的主场莫家当家人僵上了。

    陆展颜笑道,“真是有她的。”

    “女人绝起来,才是真绝。”秦奕淮补了一句,孙颖滋气的瞥了他一眼。

    人群另一端里,姚晓茹也是好奇,想着莫先生是会依旧拒绝,还是同意她出席?

    就在众人再次拭目以待中,莫征衍却是低头道,“绍誉,这是你寄的生日邀请卡么?”

    父亲问向了孩子,小王子登时聚集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那位宋小姐可是他的母亲!

    实则有这张邀请卡片的人并不多,不过是起始的时候,孩子自己手绘寄出的。现在问题来了,这接受又或者拒绝的人,不是莫家大少,而是成了莫家这位公子。

    孩子又是不是会拒绝母亲?

    这位从生日会开始到现在,一直没有开怀笑过的小少爷,此刻还是蹦着一张英俊小脸。

    突然,孩子朝赵管家伸出了手,“管家伯伯,请把卡片给我看看。”

    赵管家立刻递上,绍誉接过去看。

    小王子仿佛是在确认卡片是否是真的,但是一瞧后,那字迹还清楚着,绍誉一看就认了出来,那是他寄给妈妈的。

    “绍誉,不要让客人等,是要请走,还是请进来?”莫征衍又是询问。

    小王子并不说话,只是还握着那张卡片。

    就在众人的注目之下,等候了一瞬后,莫征衍命令赵管家,“请她离开。”

    “是。”赵管家接了命令,就要去照办。

    可是此时,那个沉默孤单的小王子,他突然开了口,“管家伯伯,请等一等。”

    那位赵管家停了步,只见小王子抬起头来,对着父亲说,“是我邀请她来的,请她进来好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