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30章:今夜爱无限

结局篇第630章:今夜爱无限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在莫征衍的准许下,赵管家便转身去行事。宴会大厅里边,众人又开始送上礼物。绍誉坐在椅子里,很是安静的道谢收着。

    忽然,那佣人折返而回。前来报告,“宋小姐到了。”

    乐声还在叮咚轻轻奏响着,莫宅里这样的唯美华贵。宾客们齐聚一堂。华服晚宴,光鲜亮丽的像是城堡在举办宴会。小王子坐在那椅子里,陪伴在父王和女皇的身旁。

    众人都在拭目以待。会是怎样的场景。

    “请进来吧。”莫征衍沉声命令。

    绍誉的眼睛,却是在这一声话语里,慢慢抬了起来,他望向了那大厅出入的方向。

    只在一刹那,姚晓茹感觉到周遭都静了下来,竟然没有了谈笑寒暄的声音,耳边只剩下那乐声。所有人都聚焦于那入口,连她自己也是。

    翘首期盼之中。那一道身影终于踏着外边的光芒缓缓走了进来。

    不,那不是一个人!

    同来的是并肩而行的两个人。

    那个男人,一身西服笔挺到不起半点褶子,纯手工的材质,修身的剪裁,将他衬得英气逼人。是一张带着书生文气的脸庞,那气息一瞧便是学识渊博,只是五官却是比起书生来要俊俏太多。他的鼻梁上,那副眼镜将那抹俊俏压下,演变为成熟魅力。

    男人的手边,轻轻挽着一个女人。

    她一袭改良的旗袍礼服,是简洁明亮的素白色,那白却也不是纯白。仿佛像是月光透出来的,皎洁无暇。旗袍并不花哨,那缎子却是上等,一等品的缎面,随着步伐走动着,这才显露出缎面上的暗纹刺绣。

    她身上披了条桃红色的披巾。成就了最为明艳的颜色,和唇上的那抹桃红色相映成彰,点睛之笔亮的让人炫目。

    那步履轻盈,像是月光洒落湖面,虽是波澜不惊,却已经渗透到深处去。

    众人皆是一惊,再是定睛一瞧。

    她长发落下,虽不是太长,却是如墨画一样勾出的,漆黑似绢丝。那一双眼睛浓黑,定定望着前方,迎上众人的时候,没有半分的转移,这眼底眉梢的从容竟是有了几分漠视群雄的冷傲来。

    她曼妙的身姿走上前来,裙摆波动,灯光下眼神很是温柔随和,只是隐隐带着一股冷意,再是细细一瞧,只觉得冰冻三尺。

    在场众人,有绝大部分是知道这位宋小姐的存在,因为当年百日宴她可是女主角的身份。而有些人,是不知道她的,此刻一瞧,只觉得丽的惊人。

    此刻,莫征衍站在最尽头的中央。他再一次看着宋七月迎面走来,比起那一次酒店设宴重逢后以龙源董事身份出现,今日却是柔媚了许多。只是一刹那,会让他想起当年来。

    百日宴上明丽动人的笑容,现在只剩下了惊心的肃杀冷艳。

    可她终究还是来了,由另一个男人陪同之下。

    “那个人是谁?”有人轻声询问一句。

    当下有人认了出来,“是龙源的总裁聂勋!”

    聂勋的身份,商界有所接触的人,自然是见识过也知道他的存在。近日里龙源的动静如此之大,聂先生的名号早已经在港城如雷贯耳很是了不得了。

    只是现在,莫家小少爷的生日宴,宋七月带着这位聂总出席,却是让人暗中揣测起两人的关系来。

    然而,姚晓茹却是知道的,因为这位聂先生,绍誉是喊他一声“舅舅”的,而且两人相处很好。

    这短短的一瞬里,只在屏息中宋七月已经挽着聂勋上前来。

    那把象牙白的椅子上,绍誉坐在其中。宋七月对上了他,已经有多日未曾见到儿子,此刻他一身宛如绅士的白色西服,那白色领结如此的应景。一切都是雪白通透的,宋七月眼中亦是没有遮掩的直视。

    绍誉看着宋七月走过来,孩子并不说话。

    宋七月上前去到了面前,望向了莫夫人,轻轻一个点头打过了招呼,她终于开口,“绍誉,生日快乐。”

    祝福的话语道出,紧接着聂勋将手里捧着的礼物,是漂亮的红丝绒盒子,递给了宋七月。

    宋七月将礼物拿起,送到了绍誉面前,“你的礼物。”

    众人又是在瞧,孩子是接还是不接,接了后又会不会打开来看?

    只见绍誉回望着宋七月,下一秒孩子伸开了双手,接过了那礼物。但是他却并没有拆开,也像是旁的宾客所送的礼物那样对待,只是转手又交给了管家安置。

    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在众人的眼中得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孩子和母亲之间好似没有多亲近。

    其实也是,毕竟是分开了那么多年,哪里会有多少感情。

    可孩子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她乖巧的道谢,可是那该有的称呼却是不提半个字,“谢谢。”系吗女巴。

    随即,莫征衍也是道,“宋小姐,聂先生,多谢两位。”

    “不用客气。”宋七月回应,聂勋也是在侧颌首。

    “两位能来,我感到很荣幸,在这里再次代替我的儿子致谢,今天请随意。”莫征衍作为主人招呼着。

    眼看着宋七月和聂勋也要走到一旁去,这一遭来的简直就是和寻常宾客还要不如。没有正式受邀的邀请函,他们硬是要闯进来。只是两人倒是很随意,一点也没有在意。

    这边两人如此隆重的登场后,一场风波似是过了,平息了那翻搅的好奇漩涡,后面的宾客们又是陆陆续续送上礼物。

    宋七月远远看着儿子,她微笑着。

    聂勋挽着她,他的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一切都很好。

    至少,孩子亲手绘画的生日卡片,她顺利进来了。这说明,孩子还没有完全抗拒排斥她。

    热闹的送礼环节在音乐声中过去了,之后宴会也是正式开始。当年百日宴是莫家老爷莫盛权居中致词,现在莫盛权已去,莫家的当家人早已成了莫征衍,他的男声便是低沉响起,“今天是绍誉四周岁的生日,按虚岁来说,他现在已经五岁了,很感谢各位今天能够到来。在座各位,好些是之前就已经见过这孩子的。时间过起来真快,一眨眼四个春秋就这么过去了。”

    “今天实则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日子,但是各位能够抽空到来,在这里由衷感谢。”莫征衍说着,一旁椅子里的绍誉,他落地站起。

    那话筒握到了孩子手里边,绍誉朝众人道,“谢谢大家。”

    “啪啪——”骤然,掌声雷动,众人为之鼓掌。其实这些宴会的致词多是听多了,但是今天倒也是意外。

    莫氏的小少爷,这样冷静的迎向众人,还真是不一般!

    正所谓虎父无犬子,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就在致词仪式后,那蛋糕被赵管家推了出来。在场的孩子们,早已经惊叹不已,“哇——!好大的蛋糕,好漂亮!”

    那是九层高的蛋糕,宴会里一贯会出现的大排场。寻常人家的孩子,是不会见到这么多层的,自然是尖叫起来了。那纯白的蛋糕,雪域芝士,纯粹的白色鲜奶上,装饰了一朵又一朵纯白色的花朵。装裱的特别漂亮,真是让人不禁要赞美。

    莫征衍朝绍誉道,“来,切蛋糕。”

    绍誉点头,朝着小伙伴们道,“我们一起去切蛋糕吧。”

    孩子们都围绕了过去,簇拥着今日的小王子,来到了那蛋糕前方。九层的蛋糕已经是很高了,赵管家搬来了梯子,绍誉蹬了上去。站在梯子上,一手握着那刀具,将最上一层的蛋糕切下一刀来。

    伴随而来的,掌声又是不断,夹杂着孩子们欢乐的童声,这一刀下去不过是象征性。之后绍誉下了梯子去,赵管家命蛋糕师将蛋糕一块一块完好切开,这第一份的蛋糕装在了盘子里边,交到了绍誉的手上。

    绍誉拿过了,这第一份蛋糕,他送到了莫夫人面前。

    “真懂事的一个孩子。”有人感叹。

    莫夫人微笑着,接过了蛋糕盘,她雍容美丽的脸上止不住的高兴。

    第二份的蛋糕又是放到了绍誉手里,众人想着大概是要送去给自己父亲,可是谁知道,绍誉的视线在人群里找寻着,找了半天。

    孩子这是在找谁?

    宋七月也是看着绍誉,只见绍誉望了自己一眼,却是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姚晓茹惊呆了,因为孩子正往自己走过来!

    “茹老师,给你。”绍誉将蛋糕递去,姚晓茹惊喜的一下不知所措,赶忙接过,“谢谢绍誉。”

    “妈妈,她是谁?”人群里边,捧了蛋糕走回到骆筝身边的莫珊珊不禁问道。

    骆筝在周末的时候赶回了港城,更是带着姗姗一起来出席生日会,她看着接过蛋糕的年轻女子回道,“她是绍誉的班导老师。”

    “我知道了,就是那个绍誉说长得好看的老师吗?”姗姗又是发问,另一边的莫斯年想起那天来,绍誉的确是有这么说过。

    “应该就是她吧。”骆筝笑应。

    “长得很路人甲。”莫斯年冷不防插嘴,他也是在看那位茹老师,捧着蛋糕,欢喜的好像得了什么宝贝,难掩那份快乐。论起容貌来,这位茹老师真是算得上其貌不扬的一类。美丽的女人,从小更是见多了,像是茹老师这样的,虽然清秀,可基本是丢进人群里不起眼的类型,当真是相当一般。

    “爸爸,什么是路人甲?”姗姗问道。

    骆筝蹙眉,莫斯年回道,“就是很普通。”

    “哦,我觉得妈妈和舅妈比茹老师还要好看。”姗姗单纯的用自己的审美来鉴定着,骆筝看向了莫斯年,他都在跟孩子说些什么?

    莫斯年却是再次应声,“恩。”

    “啊!”姗姗却又是轻呼了一声,像是想起了什么来,“那她就是和柏尧叔叔牵了手的女孩子吗!”

    谈起莫柏尧来,莫斯年和骆筝两人瞧过去,却见莫柏尧和那位茹老师所站的位置,相距了很远,好似根本就不认识。

    骆筝头疼了,女儿的求知能力比从前越来越厉害,“姗姗,这也不一定,这是柏尧叔叔自己的事情。”

    “姗姗。”莫斯年却是呼喊。

    “什么?”姗姗抬头,莫斯年道,“要叫二伯。”

    自从认回了姗姗,这辈分方面就已经是一团乱的关系了,姗姗认定了多年也喊了多年,一时间改不过来也是常有的事情。这不,又开始矫正称呼了。

    “知道了。”姗姗应声,她望向了那九层蛋糕,“第三块蛋糕,绍誉要给谁呢?”

    那第三块蛋糕,绍誉却是拿起,走向了那一处。

    那是宋七月的方向,绍誉迈开步伐走了过去,孩子这是要给母亲送蛋糕?

    绍誉走到了跟前,宋七月有些吃惊,但是却又发现,绍誉所对立而站的人并非是自己,而是聂勋。

    “聂勋舅舅。”绍誉将蛋糕捧起,送给了聂勋。

    那童声的称呼很微弱,可是众人都听见了,这一声“舅舅”让人更是称奇,这到底是怎样的关系,这样的匪夷所思。莫不是猜测,难道说这位聂总是宋七月的兄长?也只有是兄长,才会让孩子唤舅舅了。

    聂勋微笑着接过,绍誉收回视线扭头又走回到那蛋糕处。

    那前三块蛋糕是由小王子亲手送出,这接下来的蛋糕,也就不用这样一一相赠了。孩子们早已经围绕了一圈,绍誉将蛋糕分给小伙伴们。孩子们得了鲜美的蛋糕,一个个高兴的不得了。

    这九层的蛋糕,立刻在赵管家的分派下,由佣人们一一取了小块,分散到诸位宾客的手里。

    聂勋手里的蛋糕还没有动过,他问道,“要不要尝尝。”

    “是孩子给你的,又不是给我的。”宋七月轻声回道。

    “瞧你这话,听着好像是醋了。”聂勋揶揄了一句,宋七月笑道,“可不是么,比起妈妈来,更亲舅舅多一些。”

    “比起你来,我更高兴的是,这最后一块蛋糕是给了我,而不是给了莫征衍。”聂勋笑着,“这样想一想,或许比起他,孩子更喜欢我一点。”

    分享了蛋糕,那宴会仍旧在持续着,孩子们聚在一起玩耍,大人们则是各自闲聊。午后的时光,很是惬意,后花园里边孩子们又跑向了草坪。暖暖的阳光下边,孩子们奔跑玩耍着。

    绍誉向小伙伴们介绍自己的姐姐,“她是我姐姐,叫姗姗。”

    “你们好。”姗姗笑着和孩子们打招呼。

    孩子之间共同话语也是多,自然不会陌生,几人聚在一起玩着捉迷藏,绍誉蒙上了手帕在抓人,孩子们四处逃窜。

    “我马上就抓到你们了!”突然一下子,绍誉正是喊着,那双手往空气里探索中,探到了那衣服边角来,他猛地张开手臂抱住,“抓到了!”

    那蒙眼的手帕被立刻拽下,绍誉刚要抬起头来,却是看见了面前抓住的人,孩子愣住了。

    “绍誉,你抓到你妈妈了!”孩子喊了起来,姗姗也是在喊,“舅妈。”

    绍誉已然瞧着宋七月,孩子还抓着她的衣角,但是此刻却是有些局促不安。

    宋七月看着孩子,她也有了一丝紧张来,因为不知道要如何接近,更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所以她也是僵住了,只是回头朝孩子们笑。

    “妈妈不是故意的。”宋七月这才朝绍誉道。

    绍誉看着她,孩子不说话,和当时在学校里没有差别。

    “只是看见你们在玩的高兴,就过来了,因为……”宋七月有些许急切,停顿了下,从手包里取出了一件东西来,“妈妈有东西要给你。”

    那手掌摊开到他的面前来,纤细的手指朝他递去,绍誉低头去瞧,只见宋七月的掌心,是一支蜡笔。

    宋七月道,“那天你忘记拿了,不小心丢在了学校的会客室里。”

    绍誉当然是知道这支蜡笔的,他伸手接过了,宋七月见孩子还是不说话,她说道,“那你们玩吧。”再次扭头,朝孩子们道,“你们接着玩。”

    那蒙手帕捉迷藏的游戏又是重新开始,绍誉将蜡笔揣进了衣服口袋里。

    只是这一幕,却是被一旁同在后花园里陪伴着孩子们的姚晓茹给瞧见了。她远远驻足着,只在后方自己尝着蛋糕。

    待到一局结束,孩子们跑过来喝果汁休息。

    绍誉则要去洗手,姚晓茹便陪着他去洗浴室,等洗过手走在回廊里,姚晓茹问道,“绍誉,刚刚妈妈对你说什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给了我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绍誉立刻从口袋里又掏出了那支蜡笔来,姚晓茹方才还没有瞧清楚,现在一看,记起那天宋七月特意前来学校,她轻声道,“这两天你没有去学校上学,但是你妈妈她也都有来。”

    孩子一听,感到很震惊,姚晓茹又道,“她说来学校看看,第一天来的时候,就特意过来拿走了这支蜡笔。后来再来,只是来问问老师,你好不好。绍誉,是不是没有接妈妈电话?”

    孩子握紧那蜡笔,点了个头。

    “为什么不接妈妈电话呢,这样她会很伤心很难过的。”姚晓茹轻声告诉着孩子。

    绍誉小眉头一皱,孩子有些紧张,更有些无辜。

    “今天妈妈来参加你的生日会,你看她打扮的那么漂亮,一定是想给你一个惊喜。茹老师知道,你心里边一定有很多很多的问题,你问了妈妈,但是妈妈没有立刻回答你,所以你生气了是吗?”姚晓茹问着,孩子沉默着,他没有点头可也没有摇头。

    姚晓茹又道,“生气没什么,但是你要给妈妈一点时间,让她想一想。妈妈也会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你,但是你要知道,妈妈真的真的很爱很爱你。她最爱的人,就是你了。”

    良久的沉默里,绍誉出了声,“是吗。”

    “不信的话,那妈妈要是再来和你说话,你再问问她看吧。”姚晓茹笑了,绍誉却是将头一扭,“我不问。”

    果然还是个孩子,稚气的很,姚晓茹带着他又往后花园里去。

    那回廊走道,镂空的窗户,对着另一片花园。斑驳的墙影下,有一个人倚墙而站。

    “尧总。”美丽的女人似是找到了他,上前娇笑道,“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

    大厅里边莫征衍游走在宾客中间,这生日会持续到晚上,孩子虽是主角,可是应酬的事情却还是交给了父亲全权负责。萧墨白和苏楠今日也是作了设宴方的接待人,又是再一次的应酬众人。

    “我的脸笑得快抽筋了。”苏楠快要累坏,萧墨白赶忙为她端了杯水来,“谁让你是绍誉的小姑姑,回头你给我生一个,让你大哥来替你招呼,不就扯平了。”

    “你想得美。”苏楠横了他一眼,却是找寻起莫征衍的身影来,再是一瞧,发现他正和那位聂先生站在一起。

    “聂总赏脸了。”莫征衍朝他敬酒。

    聂勋道,“不是赏脸,而是必须,也是应该。”

    “看得出来,绍誉很喜欢你这位舅舅。”莫征衍回道。

    “我以为自己的儿子会把蛋糕送给父亲才是。”聂勋笑道。

    莫征衍举杯道,“聂总也说了,是我的儿子,蛋糕什么时候吃都可以,不差这一天。”

    “的确是不差这一天,但是孩子是骗不了人的。”聂勋回道,眸中是确实的精光,那酒杯隔空轻碰。

    莫征衍的眼底一凝,“那我就要再次感谢了,能让他这么喜欢你,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莫总不用忙着招呼我,我自己会随意。”聂勋回了一句,他举着酒杯离开。

    “大哥。”苏楠瞧见聂勋远去,她就走了过来。只是走近一瞧,莫征衍的神色很是阴沉,一下没了声,“……”

    聂勋随意的在莫宅里走着,他走过回廊,远远看见了宋七月,她正在后花园里,那把伞下坐着,只静静陪伴着绍誉。他没有上前去,瞧了瞧这周遭,又是兜转走着。越是瞧的多,越是发现这幢老宅还真是阔绰。

    这样的老宅,会让聂勋想起聂家来。

    当年的聂家宅子,也是这样的一幢,虽然比起莫家来小了一些。

    这多少年来,聂勋想过要踏入这里,将这里给踏平。此刻,莫盛权早就不在人世,莫宅还矗立不倒。

    思想着一路走着,那旋转楼梯就上了去,聂勋来到了一处塔楼,这里可以眺望风景。

    聂勋站在塔楼上驻足了好一会儿,却是突然听到了交谈声。那是塔楼的下一层,却是有一方平台,那是个阳台,是一男一女的声音。

    “你今天怎么会来。”男人的声音响起。

    聂勋仔细一听,认了出来,他扬起唇角来,原来是他。

    阳台的栏杆这里,莫柏尧靠着而站,姚晓茹慢慢走到这里,在一旁的椅子里坐了下来,“是绍誉邀请了我,所以我来了。”

    “怎么不告诉我?”莫柏尧问道,却是盯着她的双腿。

    姚晓茹道,“绍誉的生日会,也不用特意告诉你吧,没想到会这么隆重,这么考究。”更没有想到,他也有到场。

    “不会穿高跟鞋,你还穿来做什么?”莫柏尧终于看不下去她不断轻捏的双腿,出声发问。

    姚晓茹郁闷了,“是我学生的生日会哎!”

    “那又怎么了?只是生日会,又不是让你去选美,你就算去了,也不会入选。”

    这话说的真是毒辣,可姚晓茹也是认了,“是,入围奖都没有。”有些负气说着,她反问道,“你不是和你大哥关系不好吗。”

    “凑个热闹。”莫柏尧的解释很淡漠,他沉眸望去,“倒是你,你好像和我的前任大嫂走的挺近。”

    哪里有近?姚晓茹道,“她只是我学生的妈妈,为了更好的照顾我的学生,所以我当然会和她走的近一些。”

    “你只是老师,不是她的朋友,不需要这么近。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你少管。”莫柏尧直接回绝,本来还热血沸腾对待教育事业的姚晓茹,像是被一盆冷水泼了过来。

    姚晓茹蹙眉道,“为什么?”

    “让你少管你就少管,说话听不懂?”

    “可是现在孩子没有去上学,我作为老师也有义务。而且这件事情上,也有我的责任啊!”

    “你有什么责任?”

    “是我没有看好绍誉,才让记者对孩子说了那些话!”

    “你以为自己还真的是超人,能保护谁。那些记者之所以会去追绍誉,只是因为他们要报道新闻好让发行量增加。客观因素造成的危害,和你没有关系。”

    姚晓茹坚持道,“可他们伤害了我的学生,就是有关系!”

    “不管那些记者说了什么,新闻既然会报道出来,还报道的这么详细,就不会是凭空捏造。”莫柏尧很是冷静的反驳,“自己做过的事情,就要自己承受。”

    那些新闻,姚晓茹怎么会知道真假,但是他的话语让她明白了一点,“所以,你认为绍誉妈妈,宋七月,她不是一个好人吗?”

    “谁又能算是好人?”莫柏尧反问,他沉声道,“每一个人,都会做许多错事坏事。她犯了罪,进过监狱,被判刑坐牢,都是事实。”

    犯罪坐牢入狱,这些对于姚晓茹而言简直不敢想象,是她一生都不可能经历的,可是想起宋七月为了一支蜡笔跑来学校,脑海里无论如何也是挥不去这一幕来,“就算她有罪,可是母爱是没有罪的!”

    鲜少会这样和他争执的女孩儿,这一刻较真到了顽固的地步,让莫柏尧一怔。

    “母爱永远没有罪!”姚晓茹固执的说。

    这一刻,她坚持的女声,那张清秀的女孩脸庞,阳光侧影里正闪烁着灼灼光芒。

    却是最后,像是被气到了,她已不想再谈,起身就走了。

    ……

    就在傍晚来临的时候,午后的生日茶会结束,夜幕将要降临,表演节目开始了,茹老师带着孩子们一起,更是想让绍誉一起来表演,所以她对莫先生说,“可不可以让孩子们一起表演呢?”

    自然是可以,莫征衍允诺。

    这边绍誉带着小伙伴们一起来了,那架黑色钢琴摆放在厅里。孩子每天都会练琴,此时赵管家立刻让人拿走了遮琴布。钢琴上那把萨克斯风,也被取走了。

    宋七月站在人群看着绍誉,却是找寻不到聂勋来。等一回头,发现聂勋到了身边来,“去哪里了?”

    聂勋道,“随便参观一下。”

    众人都已经聚集过来了,绍誉很有礼貌的对着宾客们说,“现在我和我的朋友们一起表演个节目。”

    宾客们都是鼓掌起来,绍誉和孩子们点了个头,只见那几个孩子,排成了一排,站在了钢琴一旁,绍誉则是走向了那架钢琴。

    小王子坐上了琴椅,一旁的茹老师比了个手势,顿时,钢琴声起了。

    叮咚叮咚,那乐声已起。是绍誉灵活的手指,在琴键上按起音符来,犹如翩然跃动的蝴蝶。

    随即响起的是,孩子们的歌唱声,是一个小女孩儿开始领唱,那是一首英文歌曲,“To—the—rush—of—day——”

    在女孩儿领唱后,宋七月听出了那歌曲来,那是孩子们爱看的动画《狮子王》的动画主题曲,名叫《今夜爱无限》的一支歌。宋七月看着绍誉的侧脸,在人群里的她,突然迈开了步伐来,众目睽睽走向了孩子。

    聂勋一惊,没有料到她已经往前。

    莫征衍则是注视着她,只见宋七月悄然无声来到那钢琴,她也在琴椅上坐了下来。

    突然,流畅的音乐中,钢琴声止住了,孩子们的歌唱声也是停住,是绍誉一怔,回头看向了宋七月。

    宋七月却是朝他微笑,她的手抬起,落下那琴键来,一个音符,又一个音符,勾动着他,像是要和他一起弹奏。

    僵持之中,沉默的小王子,终于像是同意了,愿意和她一起合弹。

    这一曲《今夜爱无限》又奏响了那音乐来,盘旋在大厅里边。是钢琴声和孩子们的童声和着天籁之声,却在众人静静欣赏中,又一道乐声夹杂而起。

    那是萨克斯风。

    大厅的另一端,莫征衍拿起萨克斯风,他吹响了那悠扬的乐声。宋七月一定,她望了过去,是他的侧脸,瞧进了眼底,那一道弧度记忆里边,依稀仿佛是那最好看的侧脸。

    孩子们的童声,正是唱到那一句,“And—can—you—feel—the—love—tonight——”

    有一股宁静臣服在白昼的匆忙之下,当狂风中的热息也转了方向。

    今晚,你感受到爱了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