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31章:为你戴王冠

结局篇第631章:为你戴王冠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此刻众人眼中,身着旗袍的美丽女子,她正陪同坐在小王子身边,和他一起弹奏着曲子。明明没有过多的交谈,孩子也没有显露过对她的友好喜爱。可是这一刹那,两人并肩而坐弹奏的场景,却是这样的温情。周身好似都笼罩了一层蒙蒙的暖意来。

    而那吹奏萨克斯风的男主角,他颀长的身姿,捧着乐器的姿势这样的潇洒俊逸。豪门世家里的子弟,多的是会乐器的,钢琴是最为普及的一种,再来则是小提琴大提琴之类。可是此刻,这萨克斯风长管如此独树一帜。

    堂堂的莫家大少,又何曾有过这样的表演。纵然是钢琴,也不曾对外演奏过。

    可是现在,却是一曲萨克斯,如此的娴熟动听。

    这不过是一曲孩童的曲子,并非是纯正地道的曲谱,在场众人之外更是没有几人听闻。

    那位茹老师知道,合情合理,孩子们演唱知道,更是应该。可他们两人,又为什么会知晓。

    这其中的关系,虽不曾言明,却是百转千回似的多了无限的遐想来。

    他们必然是有联系的。私下里更是有过很多的接触,所以才会弹奏同一首曲子,所以才能这样的音律和谐。

    刹那间,在那乐声里边,众人都忘记了去揣测度量。

    孙颖滋等人在场,苏楠和萧墨白也在场,莫斯年和骆筝带着姗姗而站,莫柏尧静静在一旁,周遭所有的莫家人都有到齐,所有人都静静望着他们。这一幕如此的美丽。

    那仿佛就像是一家人,因为是儿子的生日,所以一时起了兴致。共同弹奏了一曲。

    一家人。

    聂勋凝眸看着,这三个字在心中无声念着。这一刻,他握着酒杯的手指用了力。想要上前将这样的画面全部都挥尽,却又偏是不能。

    只在静默无声里,这一曲终了,那萨克斯风悠扬吹奏到了最后,终于画下帷幕。

    曲毕孩子们鞠躬告诉众人表演结束,众人都愣着,那位茹老师率先鼓掌,众人这才回神,纷纷鼓掌起来。

    “弹的真好呢!”

    “唱的也好听!”

    “莫总,还不知道您这么会萨克斯风,今天是太有幸了!”

    众人纷纷夸奖起来,大厅里热闹纷呈。孩子们在学校里的时候时常都会练习,表演演唱也不是一日两日,对于观看演出的人身份到底如何,全然都不在意,只知道得了夸奖,一个个都美滋滋的。

    那琴椅上,绍誉扭头看向了宋七月,却见她正望着自己笑。忽而,她的手朝他探了过来。

    众人只见孩子愣愣坐在那里,这个懂事却看似倨傲的小王子,这一刻没有拒绝她的碰触。

    “弹的真好。”宋七月为儿子抚过那耳边凌乱的一丝头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道。

    一瞬间,像是忘记了之前的争执冷战,绍誉不自觉的扬起了笑容来。

    瞧见了孩子的笑,宋七月也是弯了眉眼。

    可是很快,孩子又好似回过神来,他硬邦邦的回道,“还好吧。”

    “阿姨,我们唱的不好吗?”孩子们闹腾起来,更是询问莫父,“莫叔叔,我们表演的不好吗?”

    “好,你们一样都好。”莫征衍微笑回声。

    “那有什么奖励吗?”孩子们又是询问,姚晓茹感到没辙,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每次表演完她都会发些糖果作为奖励,这下倒是好,这习惯不改。

    莫征衍道,“这里有很多糖果,你们喜欢吃哪一个,就拿哪一个。”

    赵管家立刻端来了糖果盘,孩子们高兴的去选糖果。

    绍誉也站了起来,作势就要走到孩子们中间去。

    宋七月却是回头喊了一声,“绍誉。”

    孩子停住了步伐,他回头去瞧向母亲。只见宋七月也是起身,绕过了琴椅,“妈妈有礼物要给你。”

    绍誉狐疑,众人也是狐疑。

    宋七月喊道,“赵管家,请帮我把刚刚送来的礼物拿过来。”

    她的吩咐一声令下,竟像是女主人一般,赵管家一时间忘了此刻是何年何月何日,一下应了,“是……”可是应了那声,方才发觉忘了身份来,赵管家失了分寸又望向莫征衍。

    莫征衍轻轻点了头。

    赵管家急忙去找来那放置在一边的礼物,从一堆的礼物里找到了那一个纸盒子。

    包裹如此精细的礼盒,想必那一定是极其贵重的礼物,众人都好奇着。眼见赵管家将礼盒送到了宋七月手边,她将礼盒打开了。

    两人在中央,众人在周遭,此时也看不大清楚,只见她从礼盒取出了一件金灿灿的东西来。

    却是突然,全都瞠目结舌,惊讶不已——那是王冠!

    可这是一个纸片做的王冠!

    没有华丽的珠宝,没有夺目的钻石,什么也没有,只是金灿的纸片,环成的王冠。

    宋七月捧起那王冠来,她沉膝蹲下,将王冠戴在了绍誉的头上。

    这个动作很是自然,也很是轻微,那可以说是一文不值,却将那王冠送上,绍誉看着宋七月。

    宋七月说,“儿子,生日快乐。”

    是母亲微笑的眼睛这样亮晶晶的光芒,孩子被打动了,绍誉开口道,“谢谢妈妈。”

    这一声呼喊又是让众人更加确信,这位龙源的董事宋小姐,的确是莫家小少爷的亲生母亲。而且,母子两人早就有过联系。

    莫征衍朝众人道,“各位请休息一会儿,不久后就要开席。”

    “去玩吧。”宋七月朝绍誉叮咛了一声,绍誉就走向了孩子群。她则是走回到聂勋身边去。

    聂勋开口道,“还以为你准备了什么礼物,没想到是一个王冠。”

    其实礼物倒不是说要贵重,绍誉从小又何曾缺少过什么东西。宋七月不让聂勋准备,只说自己会安排好。等到今日出发,只见宋七月捧了漂亮的礼盒。他还问询过到底是什么,但是宋七月没有说明。却是不料,是一个王冠。

    宋七月看着戴着王冠的绍誉道,“以前就想等到他生日的时候,就做一个给他戴上。”

    “你做的?”聂勋问道。

    “不可以?”宋七月反问。

    聂勋笑道,“小时候你过生日,宋姨也都为你做。”

    大厅里边孩子们玩在笑闹着,姗姗道,“爸爸,我去和绍誉一起玩。”

    莫斯年应允,只见姗姗跑了过去,走向了孩子群。身边是莫柏尧,他说道,“你这个半路父亲,倒是当的有模有样。”

    “我是名正言顺的。”莫斯年纠正他的错词,却也是瞧见了陪伴着孩子们一起的那位年轻女老师,“二哥,她就是那位能让你牵手的老师?”

    向来是身边两袖清风的莫柏尧,从来不曾承认过哪一个女人的莫柏尧,这一刻却是沉默了,似是认了。

    “你是不是想说,她很路人甲。”莫柏尧一击即中。

    莫斯年也不否认,“的确是。”

    “她就是。”莫柏尧应了,他的声音低沉,很是淡淡的,“对我而言也是,只是路人。”

    只是路人?莫斯年瞧了过去,却是不知是否真是这样。

    生日会的晚宴设在老宅的餐厅里,那个会堂平时是空置的,今日大开宴席,全都准备妥当。众人移步,全都往餐厅转移。宾客们一一入座,佣人们相继带领着。小寿星那一席,是带了孩子们坐在一起,还有莫夫人随侧,莫征衍相伴。

    这样一来,那位老师小姐也上了主桌。姚晓茹起先还在摆手,“不用了,我随便坐哪一桌都可以……”

    “茹老师,你坐吧。”绍誉却指向身边的位置。

    莫征衍道,“茹老师不用客气,请坐吧。”

    眼下莫夫人也是相邀,姚晓茹不好推拒了,她也就安静坐了下来。只是这么坐下了后,发现这一桌还空出来一个座位来。

    此时,莫征衍道,“绍誉,这个桌上还多了一个位置,你看看是想请谁来一起坐。”

    既然是小寿星,当然是有邀请宾客来同桌就餐的权利。这最后剩下的一位,让绍誉做了最后的选择。

    孩子是会选谁?难道是选那位聂勋舅舅?

    绍誉朝父亲点头,而后下了椅子去。小家伙这一次没有再找寻那人的身影,而是直接走了过去。那一桌上正坐着两人,是宋七月和聂勋在位。像是之前送上蛋糕一样,这一次小家伙也是走的很是笔直。

    等到了那桌前,绍誉定住了。孩子看着他们,像是纠结着要请谁去,这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一般,将他给难道了。最后,绍誉望向了聂勋道,“聂勋舅舅,你和我一起坐吧。”

    绍誉说着,又是看向了宋七月,宋七月也是望着他,绍誉道,“妈妈,只能请一个人了。”

    所以,所以邀请了舅舅,而不邀请她,宋七月了然,她笑道,“妈妈坐在这里就好,你和舅舅去吧。”

    绍誉又是点头,望向聂勋就要和他走。

    但是此时,聂勋没有立刻而起,他似是思量,开口说道,“绍誉,还是让妈妈陪你一起坐吧。”

    聂勋退让了,他又是道,“舅舅这里有好多认识的叔叔伯伯,还要和他们一起说话,就不能陪你过去坐了,让妈妈陪你去吧。”

    这一时间孩子又为难了,却是看向了宋七月。

    聂勋道,“你陪他去吧。”

    宋七月一看这桌上诸位宾客在侧,也是深知聂勋是将这个位置让给了自己,她笑着颌首,不再拒绝,起身牵过孩子的手,往正桌那一席走。

    正式开席,这一席生日宴,主桌上孩子们聚在一起,莫家的大家长莫夫人在位。那位小少爷居中,同桌的还有莫征衍和宋七月两人。

    传闻中已经闹的不可开交,互相交恶,此生不复往来的两个人,此刻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同桌就餐这样的安然。

    宴席继续着热闹,聂勋拿起一杯酒来,仰头喝下。

    这一晚酒宴,谈笑风中度过。孩子们比起大人来用餐速度快了许多,这边在茹老师的督促下吃过晚饭,高兴的又要去玩。

    小男孩淘淘道,“莫绍誉,带我们去看看你的房间吧!”

    “来吧。”绍誉立刻带着伙伴们去参观,姚晓茹则是问道,“绍誉妈妈,一起去吗?”

    绍誉也是回过头来,小家伙有些想要让母亲一起,可又开不了口,只是睁着大眼睛来看。

    真是像极了小动物,无辜的惹人怜爱,宋七月道,“一起去吧,走吧。”

    这边在绍誉的带领下,两个女人跟随了几个孩子退下了宴席。宴会厅里宾客们还在,莫征衍于一桌上在谈笑。

    宋七月随同孩子们而上,这是她自重回港城后初次进入莫宅。往日来过这么多次,着是送孩子到大宅门口,却从来没有再踏进。今日再次进入,却是发现莫宅的布局,还是和从前一样,那楼梯一上,依稀之间什么也没有改变。

    绍誉的睡房,带着众人走了进去,绍誉推开门来,灯光一开,孩子们又是惊奇了。

    “哇,莫绍誉,这是你睡的房间吗?好大喔,好漂亮!”

    “我喜欢这个货车模型!”

    “还有好漂亮的花!”

    孩子们再次惊叹,姚晓茹早已经对这座城堡一样的大宅叹为观止,此刻一瞧孩子的卧室,再一次被震撼。这一个孩子的房间,都比得上她家里所有人住的房子了。

    宋七月看着这布置这一切,却是发现,一切竟是没有改变。那书橱摆放位置,挑选的窗帘,那花色那图案,还有这所有的椅子桌子,竟然一点也没有改变,这所有一切,都和她离去的时候一样。

    这些东西,都是她挑选的!

    “啊!”突然,耳边是孩子惊呼了一声,“我把它弄坏了吗?”

    那不过是一个小装饰品,孩子碰了下便倒了下来,小朋友惊慌起来,只以为自己犯了错。姚晓茹赶忙来察看,却也不知道是否是坏了。

    “没有坏。”宋七月回道,她上前去将那装饰拿起,将掉落的东西装回原样,内部卡置的按钮一按下,又恢复了原样来,“你瞧。”

    “真的耶。”孩子吓了一跳后松了口气。

    姚晓茹带着那孩子散开,绍誉却是走了过来,他看着宋七月,一双眼睛此刻是好奇。

    “怎么了?”宋七月询问。

    “你怎么知道这个可以这样的?”绍誉却是发问,“这个东西,只有我和爸爸知道。”

    宋七月不愿隐瞒,不愿找理由去解释,“因为这是妈妈买的,所以妈妈知道。”

    “那妈妈以前住过这里吗?”绍誉又是问道。

    宋七月轻声应道,“住过的,住过一段日子。”

    “那后来为什么又不住了?”绍誉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绍誉……”小女孩儿正想呼喊上前,被姚晓茹给拉住了,“我们去那里玩吧。”

    姚晓茹离的有些远,她看见了他们母子在说话,便将孩子拉住,往另一个玩具房走,只将这空间留给了他们两人。

    后来为什么不住了?系投厅圾。

    宋七月想着这个问题,她开口道,“因为妈妈和爸爸之间,出了一点小问题,所以妈妈没有住在这里了。”

    “小问题是什么?”

    沉默中,宋七月回道,“就是妈妈和爸爸,我们不想再住在一起了。”

    孩子似懂非懂,却是明白了一点,父母是分开住,“所以后来妈妈出差去了,一直没有回来,也是因为不想和爸爸住在一起了吗。”

    “是,也不是。”宋七月轻声道,孩子更加糊涂了,一脸的不解,她又是道,“妈妈没有回来,是因为妈妈有好多好多事情要忙。但是妈妈一直想着,总有一天会回来,会回到你身边来找你来看你,再也不和你分开了。”

    这番话说的坚决无比,更是真情真意,宋七月眸光坚定,孩子自然是不懂得那些神情的,只是这一刻单纯的相信了,却又想起了另外一个人来,“那爸爸呢?”

    “妈妈你不要爸爸了吗?”绍誉谈起父亲来,孩子哪怕不全懂,可也知道父母之间和别的孩子父母不一样。

    孩子的话语让宋七月一怔,她说道,“我和你爸爸,我们两个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一下子也说不完,只是妈妈想要告诉你,不管妈妈和爸爸在不在一起,他总是你的爸爸,永远都是,就像是妈妈一样。”

    “那你这次回来,是想来带我走的吗?是想让我和爸爸分开吗?”那问题又问了出来,正是那一日重蹈覆辙一般,绍誉直直望着。

    宋七月回来的目的,归根究底,到那最后却是也是为了这一桩,所以她应了,“是!”

    “妈妈确实想来带你走。”宋七月像是认了,她回答道,“想让你以后和妈妈生活在一起。”

    “但是妈妈没有想过以后不让你见爸爸,只是希望你能和妈妈住在一起。不管是住在港城,还是住到别的地方去,都希望你能和妈妈在一起,妈妈再也不想和你分开了。”宋七月轻抚着儿子的脸庞,她颤了那声音,“再也不想了。”

    终是回答了孩子,宋七月没有再隐瞒,将那份私心道出。孩子却是听的愈发迷糊,也是感到茫然然的,一句话也没有了。

    “对不起,阳阳,是妈妈不好,妈妈让你难过了……”宋七月抱住了他,在他耳边呢喃。

    绍誉靠着宋七月,这一刻他的小脑袋在她肩头一靠,“妈妈,你把我生下来辛苦了,其实我不讨厌你,一点也不。”

    宋七月一怔,浑身的血液像是沸腾了似的,如此滚烫,她笑了。

    那玩具房内姚晓茹站在门里悄悄瞧了一眼,看见母子两人抱在一起,她收回视线靠着墙望着孩子们也是笑了。

    这边参观过了睡房,孩子们也是离去。走过回廊里,前方的小女孩儿多多跑的快些,手里的弹球是绍誉送给她的,拿在手里玩,往地上一弹,一下没有接住,球便往前方滚落而去。

    多多赶忙去追,这一追却是到了回廊尽头。

    “多多,小心点。”姚晓茹喊着,追了过去。

    多多捡起了球来,扭头一看,却是发现了一个小楼梯,那楼梯上面有一个房间,不知道上面是什么,女孩子好奇了,“这里是什么?”

    姚晓茹当然是不知道的,绍誉走了过来道,“是阁楼。”

    “是公主住的阁楼吗?”女孩子总是时刻充满了各种憧憬的幻想,这不又立刻想到了那些美好的童话故事。

    宋七月也走了过来,这个阁楼,让她一刹那想到了很多事情来。

    公主?绍誉一脸的不屑,“没有公主。”

    “绍誉,可不可以上去看看?”多多好奇问道。

    从来都大方的绍誉,这次却是拒绝了,“不可以。”

    “为什么呢?”多多感到有些失望。

    绍誉说,“这里只有爸爸和我才可以进去。”

    “这么神秘喔。”孩子们都好奇了,绍誉说,“其实这里也没有什么,只是放了好多书,你们要是想看书的话,我带你们去书房,那里的书比这里更多,有你喜欢看的写公主的书。”

    “我要去!”多多立刻赞同,孩子们也是跟着走了。

    宋七月瞧了一眼那阁楼,她定在那里。忽而,想起了从前在这阁楼里看到过的一切,又想起这阁楼里的那一夜,更是想起那天夜里的玫瑰花,那只玉白的瓷瓶里,那一朵深红色蔷薇绽放的热烈。

    “妈妈!”前方处,绍誉回头来呼喊,才将宋七月的思绪拉回。

    ……

    这一晚生日会,在之后也圆满结束,莫征衍带着绍誉送宾客们一一离开,姚晓茹也先是带着孩子们回去,莫征衍向道谢,感谢她陪同孩子们逐一回去。宋七月也是要离开,聂勋和莫征衍握手。

    “明天妈妈去学校接你。”宋七月离开时对绍誉说。

    瞧着他们离开,莫征衍低头瞧向儿子,小王子也抬头看他。

    “很好看的王冠。”莫征衍轻扬起笑容。

    车子驶离莫宅,聂勋在身侧问道,“刚刚去了哪里。”

    “陪孩子们走了走。”宋七月回道。

    夜色深了,离开莫宅的路上,宋七月闭上眼睛倚窗休息。

    突然,面前却是浮现起那人的容颜来,是他眼下的泪痣不断在眼前映现。什么在定格,什么在耳畔浮出,那心湖如此寂寥,却偏偏被砸开了一般,深入湖底去。

    ——七月,我爱你。

    是他当年曾这么说过。

    “小七,已经布署好了,周一就开始翻盘。”聂勋在一旁低声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