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32章:一辈子这么短

结局篇第632章:一辈子这么短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在周末过后的新一个周一,港城恢复了以往的繁荣来,股市复又开盘而起。一切都是安然无恙走向着,可是一则重大消息却是炸开了,那是有关于国外一起重大的投资项目。由国外媒体争先报道,却是传到了港城,导致港城商圈上下也是惊天而起。

    只因为这起项目投资。前期耗费了巨资,却是最终失利,不谈损失,光是造成的不良影响,已经足以让人注目震心。

    而本次投资失利的企业,乃是港城作为商界龙头之一的久远集团!

    据闻,该项目将要与欧美商贸达成长期合作,可是现在对方商会却是将橄榄枝抛向了另一家国外知名集团。久远长期的部署。在这一朝之间全都瓦解殆尽,已然白费做了无用功。

    又是听闻,此次久远就该项目的负责人,原本是隶属前任副总楚笑信,而在楚副总辞职离开莫氏后,就由总经理莫征衍一手掌管。

    现在这个情况,简直就是让人大感意外。

    本以为由总经理接手后,就会一帆风顺才是。更是传言,该项目楚副总早先就和国外商贸协会达成了一致兑现的口头承诺,港城几家在商贸立足的公司,都是坦言此次亚洲区的合作对象非久远莫属。

    可是现在却是让人始料不及,莫氏失利不谈。更是让人不禁质疑总经理莫征衍的能力!

    一向无往不利的莫家大少,在这一笔上已然又是失败的一笔!

    业界看笑话的大有人在,冷眼旁观的也大有人在,背后更是有嘲笑,“莫总是忙着给儿子办生日会去了,所以没时间管这些小项目了。”

    只隔了一天而已,那生日会晚宴的隆重热闹,特意邀请了这么多宾客,无疑是变相的让众人赏脸出席。可现在不过是一个晚上过去,斗转星移间却是闹了好大的一场笑话。

    此刻。众人莫不是在看莫总要怎么处理。

    莫氏内部,对于项目失利必然也是引起了喧嚣,只是公司眼看着没有动作。再是瞧向总经办,也是这样的安静,倒是让人诧异。唯一得知的是,负责该项目的高层,今日几次三番出入,大概是去就项目失利而做检讨报告。

    茶余饭后,这便是一大讨论的内容了。

    “莫总手上亲自负责的项目败了,上回还收购博纳不成被董事会给强行制止了,这次是悬了,我看啊,这次一定要给个说法!”

    “本来是楚副总的项目,现在到了莫总手里边,关他什么事?”

    “你真是单纯!楚副总和莫总平时是什么关系?私底下都是打小的朋友,能和那些董事的亲戚相比?我看没准是莫总和楚副总老早就串通了,但是被人给揭发了,楚副总只能一个人扛下来走了。”

    “也许是莫总把楚副总给踹了呢?”

    “没准还真是这样!”

    “怎么会是这样?揭发他的是年总啊!”

    就在不久前楚笑信被举证一事,这检举之人正是莫斯年,这是公司没有公开却还是传开的内幕。此刻众人乱糟糟谈论着,一人笑道,“年总早就和莫总不和了,他们之间更是一直斗的不行,不过年总和尧总是一条道的!”

    “其实啊,他们几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年总和尧总都是莫董事长外边的女人生的……”

    那有关于异母兄弟的传闻,纵然从前还在隐瞒着,可纸包不住火,总有一天会拿起谈论个彻底。而今日仿佛已经彻底开起了头,所以才在职员之中开始沸沸扬扬。

    这新账旧账全都一起涌上了台面,一笔未曾解决,一笔又是袭来,这一整日,公司人心不安,总经办像是笼罩了一层阴云。不利于莫氏的消息被大肆放出报道,整个港城都在等着看后续。

    龙源办公室内,聂勋拿起那份报纸来,他看过报刊上所写的内容,放下的时候唇角微扬,“你看过了?”

    “当然,头条报道,怎么可能没看见?”宋七月微笑反问,她更是道,“这个项目夺的漂亮。”

    “这只是开始。”聂勋应声。

    往后这一段还有漫长的路,却是走向最终,宋七月沉默点头。

    聂勋问道,“今天绍誉回学校上学了吗?”

    “没有。”宋七月一早已经联系了茹老师,所以从她那里得知了消息。可是结果却是让她失望的,因为绍誉还是没有来学校。

    “是那位茹老师告诉你的?”聂勋问道。

    姚晓茹是绍誉的班导老师,这件事情聂勋是知道的,更知道平时时候她都会和她取得联系,可是现在,他又问问起,这倒是让宋七月狐疑,“怎么了?”

    “昨天生日会上,不凑巧,我听到了一些谈话。”聂勋提起了。

    宋七月凝眸,“谁和谁。”

    “就是这位茹老师,还有莫柏尧。”聂勋点出了两人来。

    那一段阳台上的对话,两个人之间所说的一切,从聂勋的口中缓缓道出,宋七月不曾想到,愕然之后却是心中一凛,只因为聂勋转述的话语,还在耳畔响起,聂勋道,“她当着莫柏尧,对他说,就算你有罪,可是母爱是没有罪的,母爱永远没有罪。”

    这让宋七月动容,“她是个好老师。”

    “的确是。”聂勋也是承认,只是却也有意料之外的,“只是想不到,这位茹老师和他之间是认识的,而且好像还关系不浅。”

    莫柏尧这个人,是最不好看透的一个人,若说莫斯年还有软肋在那里,可莫柏尧却是什么也没有。若说只为了要夺得家族地位,那这仿佛还远远不足够,所以也是最不可信的一个人。

    现在能让莫柏尧这样纵容,甚至是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子对其争执以对,甚至是扭头转身走人,将他直接忽视抛下,这绝对算是个异类。

    “你以前不知道?”聂勋问道。

    宋七月道,“绍誉谈起过,但是没放在心上,或许他们是朋友。”

    “现在看来,不只是朋友。”聂勋眼眸一沉,“有必要好好查一查。”

    “那你就放手去做吧。”宋七月应了。

    聂勋看向了她,“照昨天的情况看来,绍誉应该已经接受你了,今天怎么还没有去学校上学?”

    “茹老师说,莫家出于为孩子考虑,所以暂时不让他去学校,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宋七月回道,聂勋却是冷笑了一声,“呵,好一个解释,我看是不想你去学校再接近孩子。”

    宋七月也不是没有这个揣测,只是就算是这样,他们也不再能够,“我有探望孩子的权利,除非孩子不见我!”

    “现在还没有完全确定孩子的心意,不要让他受刺激,也不要让他反感,这两天你先平静一下,一步一步来,等孩子肯松口了,你再去莫家接他。”聂勋给出了方案来。

    宋七月思量一想,现在也只能是这样办了。

    “你好,赵管家,请让绍誉听电话。”等到晚上的时候,宋七月算了算时间,这个点应该是绍誉吃过晚饭的时候。

    赵管家像是前几日一样应了声去询问,那话机也是带着一路的走,“绍誉。”

    “管家伯伯。”是绍誉的声音。

    “是妈妈打来的电话,你要听吗?”赵管家询问了,宋七月也是听到,但是那头孩子的声音却是没了,大概是在迟疑作想。

    过了一瞬后,赵管家道,“我现在把话筒给他。”

    “谢谢。”宋七月道谢,听到一阵窸窣声,感受到话机转了手,可是孩子不出声,她急忙呼喊,“绍誉?”

    那头的孩子这才应了一声,“恩。”

    “绍誉,今天过的好吗?”

    孩子不出声。

    “妈妈给茹老师打电话了,不过茹老师说你没有去学校上学,在家里都还好吗?”宋七月不断的和孩子说话,倔强的孩子却还在顽固着,不愿意谈太多,半天里才回了一两句话。

    直到最后赵管家来叮咛,时间差不多了,这就要结束,宋七月又是叮咛,“绍誉,要是去了学校上学,妈妈就去接你。你早点睡觉,好吗?”

    “知道了。”孩子总算是开口应了,宋七月这才放心。

    在房间里打完电话的宋七月僵坐在那里,聂勋敲门送来一杯牛奶,“我看你最近有点累,喝杯牛奶吧。”

    宋七月接过,聂勋瞧见她手边的手机,“孩子接你电话了?”

    “接了,只是还是不太和我说话。”

    “这也算是有进步了,孩子都是这样的,过几天又好了。”

    “希望吧。”

    莫宅处,绍誉今天却还是在罚站,莫夫人一看,也是再次错愕。只以为生日会上这么高兴,先前的不愉快也该是消了,可是谁料,还是老样子一尘不变。这罚站半小时,还是持续着。

    莫夫人对莫征衍道,“事情都过去了,还要继续罚站?”

    莫征衍道,“只要他一天不认错,就要接着罚一天。”

    父子之间的拉锯战又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过了一天还是如此,宋七月倒是每天都有打电话来,绍誉也有接。周三的早上,校方茹老师又联系了家中,询问绍誉何时归校上学,莫夫人表示暂时还不行。

    等到周三的晚上,孩子许是因为在家里也闷坏了,许是也因为想念学校的老师和小伙伴们,所以在结束罚站后道,“奶奶,我想去学校了。”

    莫夫人道,“想去学校啊,那奶奶明天送你去。”

    这件事情自然是要告诉莫征衍一声,莫征衍知道后将绍誉唤到了跟前,“我现在问你,对之前的事情,你认不认错?”

    “我不认错。”倔强的孩子还是一口咬定,可是此刻的拒绝却仿佛也不是因为不再知错,而只是因为和父亲僵上了。

    “那好,那你也不用去学校了。”

    “我去上学,回来以后再罚站!”孩子找了法子,小脑袋里的想法转的飞快。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莫征衍一声令下,这一家之主的威仪此刻不容人拒绝撼动。

    最后眼看着不对劲了,莫夫人呼喊着让姜姐带绍誉先上楼去,她这才道,“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不让孩子去学校?”

    “请家教来家里就是了,母亲,时间不早,您也早点休息吧。”莫征衍不曾回应,他一句话打断。

    莫夫人却是发觉,这次真的不大对劲。有些事情虽然是商场之事,可莫夫人也知道了情况,姜姐道,“大概是少爷最近为了公司的事情烦心。”

    “不,如果是为了公司的事,他不会这样。”莫夫人却是断定。

    可他又是为了什么?

    ……

    而这数日里,莫氏的情况每况愈下,周一的项目被夺简直就像是一个缺口,不断的衍生。外边传闻更是多了,如果不再想出办法来,那么莫氏的总经理当真是岌岌可危。

    就在这个关口上,聂勋这边却是查到了一些当年的蛛丝马迹来,那段关于被隐藏的曾经,现在只呈现在这一份文件上,被送到了宋七月面前。

    聂勋道,“这倒是有趣。”

    宋七月接过一瞧,那文件上边,赫然是关于莫氏内部的一起项目纠葛。

    却是和莫柏尧有关。

    而这也正是当年,莫柏尧眼看着要坐上副总位置后被下放,被当众要求致歉董事会众人的起因。这么丢人的道歉,这么不给颜面的一日,是莫征衍压着他做了。可是这是早已知晓的事情,并不出奇。

    “你知道这里,和谁有关?”聂勋又是问道。

    宋七月瞧着文件所写,忽然定睛于一处,那真是不为人知的真相,竟是原来如此!

    握着这份文件,宋七月道,“看来也是该约出来喝杯茶了。”

    港城遍地都是茶楼,知名的,不知名的,放眼望去都是。只是今日,这两者都算不上。因为相约的地方,而是临海的半山咖啡馆。

    作为东道主的宋七月和聂勋,已在午后抵达。

    过了不久,莫柏尧和莫斯年两兄弟也是双双驱车赶到了。这两人是同时抵达,看来也是私下说好了,所以一起到来。

    这边上了来,两人由侍应生一路迎上了台阶处。

    今日的咖啡馆,没有人一个人,也不对外再营业。四个人打了照面,冬日里边海风还在徐徐,却是不大,阳光暖暖洒下,午后的暖阳,大概是这初冬最后一份如此炙热的光芒了。

    这边四方桌一坐,侍应生立刻送上了准备好的咖啡,热气腾腾还冒着香气。莫斯年倒是没有先开口,反而是莫柏尧道,“自从这家咖啡馆被你买下后,这里就更是难来一趟了。”

    “尧总这话怎么说。”此处的老板是宋七月,她笑着询问。

    莫柏尧回道,“宋老板好阔绰,总是包场,这里三天两头都被禁了,别人想来喝杯咖啡,还要赶了好时间。一个不小心白跑了一趟,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尧总说的是笑话了,今天还不是为了招待尧总和年总两位。”宋七月说着,将糖罐送上,“要不要加点糖?”

    “不用了,多谢。”莫柏尧婉拒,莫斯年那态度也是明了。

    寒暄的话说了一会儿,莫斯年道,“今天找我们过来,也是为了谈后面的事情,就不要再扯远了,谈正事。”

    一提起正事,耳边的风也似变的锋芒起来,一直沉默的聂勋,还端着咖啡,他缓缓放下后道,“时间跨度在一个半月,从现在到一月,整个一月时间,要层层递进,快不得,也慢不得。一月底的时候要初见端倪,年尾不能再有翻身的可能。”

    “最终是要看年后了?”莫斯年抬眸看过去。

    聂勋一笑,“年后这最后第一仗,就是要公之于众!”

    这步步棋子走来,如刀刃上行走一般,听的人肃然。

    “两位都是在莫氏立足这么久的人了,莫氏到底是什么个情况,你们是最清楚的。”聂勋沉了声,“能不能成事,也是要看你们。不过我相信,两位是非常希望能事成。”

    莫柏尧沉默微笑着,莫斯年眸底一凝,“你们又怎么能让人信服?”

    这四人却真是复杂微妙的关系来,莫家和聂家之仇,宋七月和莫征衍之仇,他们四人哪怕是现在坐在这里,都是对立的两层面。系讽乐划。

    刹那间聂勋不言语了,此刻这话语权落在了宋七月身上,宋七月道,“我早已经说的明白,对莫氏,我们没有兴趣,要如何就如何,是倒是留,都听你们的便。”

    “年总,其实你该明白我,我和你是一样的。”宋七月意有所指。

    莫斯年闻言,眉宇一蹙,这所指不过是孩子。

    当下四人都没了声对望着各自,寡言中各有心思,互不倾诉。而后,莫斯年举杯,“那就预祝一切顺利。”

    三人纷纷举杯,这一遭算是达成了默契。

    之后四人辗转进了咖啡馆内,那包厢里聂勋让人取来了各类文件,透明的玻璃顶,这一方暖阳下,已然成了临时的会议室,却是静的不行。长达两个小时的会议,四人皆是静坐其中,有烟雾弥漫缭绕其中。

    等到四点左右这才散了场,聂勋将文件收起,他抬眸望了过去,“我想没有问题了。”

    心知肚明一般,再也不需要任何言语,莫斯年掐灭了烟蒂,“那就这样。”

    “年总,我送你。”却是还不等闲聊一句,聂勋已经出了声。

    莫斯年倒是奇怪了,看向莫柏尧,却见莫柏尧不动,而宋七月正是看着他,这一幕一瞧,两人必定是还有要事。莫斯年拿起外套,便和聂勋而出。

    头顶的阳光晒下来照在头发上,洒落照应出光圈来,莫柏尧道,“宋老板特意留我,是想再请我喝杯咖啡?”

    “是也可以,不过,还想请尧总看一看这份文件。”宋七月说着,手边的一份文件已经放落桌面,指尖一转转到了他面前。

    莫柏尧停住转盘桌面,手指一动,将那份文件打开。看过一眼,他笑道,“宋老板什么时候对莫氏的陈年旧账感兴趣了?”

    “我只是好奇,以尧总的仙风道骨刚正不阿,又怎么会去贪图这些小利,原来是另有原因。”宋七月捧着咖啡,眉眼处都是笑意,“真是红颜祸水呵。”

    却也不需要再看下去,莫柏尧合上了那文件,“你将这些查出来又如何。”

    “从前在港城的时候,有一回为了项目资金的事情,找一个行长求他帮个忙,当时就学到了一句话。”宋七月微微停住,她幽幽吐出那句话来,“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莫柏尧一下收了笑容,定住了眼眸,直直望着宋七月。

    “尧总,成和不成,全在你一念之间。”宋七月朝着他道。

    ……

    聂勋在外边瞧着莫柏尧而出,随后离去,他这才折返进去,只见宋七月静坐着,他开口道,“谈好了?”

    半晌,宋七月只回了一句,“他怎么就有两个痴情的弟弟。”

    聂勋眉头一皱,尚不等说话,宋七月的手机响了,那是学校老师姚晓茹的来电,姚晓茹在那头道,“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没事,我没有在忙。”

    “那个……今天不知道有没有空,要是有空,等你下班后我想见面和你谈一谈绍誉的事情,五点左右也行,或者我可以等你……”

    姚晓茹的相邀,宋七月自然是要答应的,更何况是因为绍誉。

    五点的时间,宋七月准时到了学校。这个时间点,孩子们都被家长接了放学。学校里已经没有几个孩子了,还有几人也是因为家长因为临时有事,所以让老师代为照看。

    宋七月赶到学校,茹老师正是和丁老师交接班。两人碰了面,就往学校外边走。

    姚晓茹道,“那就附近走走吧。”

    附近的树林小道,本应该是惬意的地方,可是这个季节桂花已经散尽,冬日来临,落叶也无,树枝光秃秃的,冬日太过寒冷。

    姚晓茹好像是在沉思,宋七月也不打断她,直到她说,“今天我给绍誉打电话了,他告诉我,他想来学校上学,可是莫先生好像不答应,还请了家教老师给他上课。绍誉奶奶这边的意思是,现在暂时在家里。我在想,是不是能和他们沟通一下,毕竟绍誉还是想来学校的……”

    宋七月顿时沉了声,“他们禁止绍誉来学校上学?”

    “不不不!”姚晓茹急忙摇头,“也不是,只是大概因为之前那两个记者的事情,所以怕孩子再受到伤害,但是我想孩子还是想上学,应该让他和普通孩子一样。就算我们学校设施不够保护好孩子,可不管是去哪里上学,还是要接触外边才好……”

    “还有,绍誉妈妈,虽然我不知道你和莫先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不管怎么样,我想孩子是最无辜的,如果你们不愉快,他受到的伤害是最大的。我还是希望,大人的事情自己解决,不要给孩子造成阴影。”姚晓茹真诚道。

    宋七月望着前方的夜幕道,“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可是事情已经是这样了,我没有选择,也不会退让。茹老师,我不愿意瞒你,我想让绍誉跟着我。”

    姚晓茹的确是能够理解,但是想到绍誉来,却是感到伤痛,“可是不管跟了谁,孩子身边总是少了一个人,不是爸爸,就是妈妈,就不能两个人都陪着他吗?”

    “或许你觉得很自私,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宋七月停下步伐,她望着姚晓茹低声道,“对不起,对于孩子,我不算是一个好妈妈。”

    女人之间有些心意相通,姚晓茹虽不曾有自己的孩子,可她每天都在照顾孩子,总是能有感情。此刻,沉默中她道,“那天去写生,孩子说,他要画最美的花给妈妈。可是他还说,要画一片天空,画漂亮的天空给爸爸。”

    “只有花是不够的,只有天空也是不够的,孩子真正想的是,可以一直三个人在一起。”姚晓茹蓦然的眼睛睁,这样的执着和认真,“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问,这样也太冒昧太没有礼貌了,可是我想说,没有可能了吗?”

    没有可能了吗?

    宋七月也是定住,恍恍惚惚中又想起那人的话语:宋七月,我们重新来过,怎么样。

    宋七月回神,她没有微笑的脸庞说道,“晓茹,谢谢你,你真的是位很好很好的老师。谢谢你对我说这些,也谢谢你为了我出头。”

    姚晓茹一怔,像是莫名,宋七月道,“那天生日会,你和莫柏尧的谈话,我都知道。”

    “你听到了?”姚晓茹更是诧异。

    宋七月点了头,“抱歉。”

    “我和他……”姚晓茹尴尬起来了,“我和他只是小时候认识……”

    “你们是在谈恋爱吗?”宋七月笑着问出了口,年轻的女孩子立刻红了脸庞,更是否认,“不,不是……”

    “就算是在谈恋爱也没有什么,很正常。”宋七月又道,可是姚晓茹却是沉默了。

    那张俏红的脸庞,突然变得沉寂,宋七月料不到,只见她整个人素净以对。

    夜幕下,姚晓茹一双眼睛明亮,她静的出奇,却让人感觉如此忧伤,她说,“我和他,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为何说的这样决绝,一辈子这么长,可却又那么短,或许遇见了一个人,短的就像是三年五载。

    两个女人树林道上相顾无言,风声里宋七月回道,“我和他,也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