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33章:无形的墙

结局篇第633章:无形的墙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十二月下旬,港城莫氏动荡不安。

    而就在一团混乱之际,宋七月则是决议要邀莫征衍出来谈一谈。这件事情,聂勋听闻了,“他限制孩子的人生自由?”

    “我会去和他谈判。”宋七月回道。

    “他现在可是忙得不可开交。还有时间见你?”聂勋问道。

    宋七月朝办公室门口走去,她的声音轻声传来,“一杯茶的时间。还是有的。再说只要他没有离开港城,总有地方能见到他。”

    因为此次是就绍誉的事情而和他相谈,并非是公事,宋七月只邀他在外边的茶楼会面。

    那茶楼却是莫征衍所定,御茶园的茶楼,古色古香,更是天价一品。这个时间点,那包厢里却是刚刚散了一席会谈。大概是前一刻约了客户在这里商谈会面,现在刚刚散席结束。

    宋七月抵达的时候,包厢里还在收拾茶具,茶香依旧余温尚存。

    宋七月也不出声,她径自坐了下来。

    莫征衍在面前,他沉默不言。两人都默不作声,只瞧着那侍茶师将茶具全都一一收走。不过多时,几人麻利的忙活着,面前的茶几已经换了一套新茶具,那桌巾都重换了一方。

    待面前焕然一新,侍茶师询问道,“两位要品什么茶?”

    莫征衍道。“女士优先,她决定就好。”

    侍茶师的茶单便送到了宋七月面前,品茶不过是一个引子,而会面才是主要目的,宋七月道,“随意都可以。”

    侍茶师倒是没了主意,“这……”

    最后还是莫征衍道,“冬天了天冷,还是喝红茶吧。选这里最好的红茶,沏一壶来。”

    “是。”终于有了决定。侍茶师也是松了口气。

    于是这接下来的时间里,只瞧见侍茶师将茶艺六步一一展示,待到了第六步品茶。默默退下到一旁,轻轻一鞠躬退出了包厢。

    蒲团上两人面对面而坐,又是静然中将那茶杯拿起,品茶三品,此时却是有一种此生无声胜有声的感觉来。

    “品茶的步骤,你还记得清楚。”放下了茶杯,莫征衍抬眸望了过去。

    提起茶艺来,宋七月就要想起当年初次前往莫宅,在一班夫人的面前,接受莫夫人的教导学习展示茶艺。而到了如今,许是因为前例,所以也自然而然袭承,“莫氏最近的消息很多,想着你一定很忙,又何必来这里喝这一杯茶,我只是来和你聊一聊绍誉。”

    “公事总是忙不完的,今天处理了,明天又来了。”莫征衍回道,“不着急。”

    宋七月回望着莫征衍,却是突然发现,他定睛于自己,那眸光太过专注,让人感到有些异样来。

    忽而,他说道,“那天生日会宾客太多,也没有来得及和你聊几句。”

    “你是主人,我只是客人,不会放在心上。”宋七月应声,却是又想起那日生日会,有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不知情,可过后总会有人道出,那一天莫征衍本欲要请她离开,还是绍誉最后开了口,她才得以进来。

    想到这里,宋七月道,“真要说起来,那天的生日会也是我不请自来,莫总不会怪罪吧。”

    “来都来了,我又怎么会怪罪?你是龙源董事,聂总又是总经理,本来就该请你们一起来。只不过大概是一时忙的过了,所以才忘了两位。幸好你们来了,这才让我安心。”莫征衍微笑说着。

    迎上他的笑容,宋七月扬唇道,“希望莫总真要安心才好。”

    “对了,有一句话那天一直忘了对你说。”他却是突然打断,似是要谈起重要的事情来,让宋七月凝声聆听。

    可是谁料,刹那间他只是道,“你穿旗袍的样子很漂亮。”

    那男声幽幽,似是赞美,却又不像是,宋七月一怔,料不到他的话语,莫征衍又是道,“和当年一样,你是想让我重温一次你穿旗袍的样子?”

    宋七月出入过各式各样的宴会,旗袍也不是第一次穿,可在这人的面前,细细数来,总共不过是三次,而这三次竟全都是在莫宅。第一次初入莫家,第二次百日宴,第三次是这生日宴。

    宋七月道,“我穿旗袍,只是想起百日宴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打扮。可惜那时候绍誉还小,没有看见。我一直想,总有一天,要让孩子再瞧一瞧,那天总算是找着了机会。”

    “莫总,我穿旗袍,不是为了你,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她光是想起他的言语都感觉可笑。

    莫征衍那抹淡淡的笑容还在,他却好似没有听见她所说的话语,只是径自道,“就算不是为了我,我还是瞧见了。”

    “真的很漂亮。”他丝毫不吝啬于赞美,再一次称赞。

    宋七月一瞬的凝眸,“我不是来这里和你讨论旗袍的,莫征衍,我不想再和你说这些有的没的。”

    “那么你今天来这里,又是要为了什么。”

    这人是装聋作哑?宋七月道,“你该知道,我是为了绍誉!”

    “他很好,在莫宅里,一切都很好,没有什么好再谈的。”莫征衍一句话似要打发了她。

    宋七月又怎么会肯,“这叫很好?”

    “难道不是?”他的反问,让宋七月当真像是团了一簇的火焰。

    “绍誉要去上学,你为什么不同意他去学校?他每天都在那座宅子里,这难道就是好?还是在你的眼中,给了他衣食无忧的生活,有照顾他的佣人,这就算是可以了?”宋七月冷了声音。

    莫征衍道,“学校是学习知识的地方,他要念书,我已经给他请了家教。”

    “在家里上学,和去学校能一样吗?”

    “怎么不能?”

    宋七月当真是要被气茬,“你自己就是在家里念书上过学的,请的就是家教,你难道不明白那时候是什么感觉?他要的不只是学习知识,他更需要的是朋友老师,还有一个快乐放松的环境,他不是一只小鸟,你让他在笼子里,他就在笼子里!”

    “鸟笼?”莫征衍笑了,“这样一幢应有尽有的大房子,你把他说成是鸟笼了?”

    “你就算是黄金做的,把他这样关起来,不让他去学校,就和鸟笼没有差别!”宋七月气愤的女声凝重,更是质问道,“我作为绍誉的妈妈,我现在问你,你有什么权利将孩子关起来,不让他去学校!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

    “还需要理由?你不是也清楚?”他直接搬出了前些日子的突发事件,“记者追着他不放,让他受到了惊吓。”

    也正是因为这个理由,莫家对校方就是这样解释的,可是现在在宋七月这里却不能被认可,“你这个理由还真是有够冠冕堂皇,莫征衍,你心里清楚的很,记者不会再找上绍誉!”

    “我不清楚。”他却是否认。

    宋七月切齿道,“尉容难道没有找上你,没有对你说明?”

    有些事情哪怕在事发后宋七月和莫征衍之间没有交流,可是现在却是心中都清楚,以尉容的母家在港城传媒界曾经的辉煌,这样鼻祖的地位,谁还敢在出手。尉容已然放了话,他既能作保,自然不会再有异样。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都说不准,哪怕是有人担保立誓,也难以保证。”莫征衍下了定论,自负到极点,“如果不是我自己看护,交给谁我也不放心!”

    宋七月眉头紧锁,“所以,你是下决心要继续把绍誉关在那幢房子里了。”

    “我不是关,我是保护他。”莫征衍微笑回道,“你如果不满意,那么就请去法院上诉,不过我没有禁止你探望孩子的权利。当然,前提是孩子愿意接受你的探望!”

    “否则,就算是你闹上了法庭,孩子的意愿才是主要的。你如果要以这样的方式在法庭上见到儿子,那么我也同意,随时恭候,等着你的律师函!”这一刻,他温声的话语,却是坚决彻底,冷薄的不带一丝暖意。

    凝望之中心头被冻成了寒冰,宋七月道,“好,莫征衍,这场官司,你就等着!希望你处理公司事务的同时,还有空余的时间能够料理家事!”

    谈话就此终止结束,却是不欢而散,宋七月猛地离去。

    那对面一空,莫征衍坐在蒲团上,任茶香飘散。

    ……

    “他真这么说?”眼见宋七月归来,聂勋一问询会面经过后,他不禁拍案而起,“他这是对孩子的禁锢!”

    宋七月坐在沙发里,还在回想这一切,她并不出声。

    聂勋道,“你打算怎么做?”

    宋七月沉思道,“他有一点没有说错,现在我必须要见到绍誉。不管怎么样,要知道绍誉的想法。”

    聂勋也是沉默皱眉,孩子的意愿的确是会影响甚大,在所有的争夺抚养权案件里,父母双方的经济能力,能够给予孩子生活优渥度占了先决条件。而在双方都有能力之后,孩子的意向会直接影响法官和陪审团的判断。可现在,宋七月这方却是有绝对性的劣势,那就是——

    “现在我上庭起诉,不会有胜算。”宋七月道出那关键点来。

    确实没有胜算可言,作为一位有前科入狱背景的母亲,法院方已经最先排除了她夺得抚养权的优势,聂勋道,“不要着急,这个事情上,一开始就是知道的,也摆脱不了。”

    所以宋七月才迟迟没有动作,此刻她道,“现在我至少还有探望权,我要知道孩子的心思,他是怎么想的。”

    “生日会上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绍誉还是很想你的。明明是想给你蛋糕,但是不好意思,还是给了我。”聂勋宽慰起她。

    “那是孩子想给你这个舅舅的蛋糕。”

    “后来晚宴的时候,不是也来邀请你,但是位置不够了,其实他是想和你一起坐。”

    “也是你把位置让给了我。”

    “你啊,就在那里偷着乐吧。”

    宋七月并不想偷着乐,如果可以,她只想光明正大的拥抱孩子。

    聂勋轻轻搂过她道,“小七,等夺回了绍誉的抚养权,我们就离开这里,回美国去吧。”

    宋七月应声,“好。”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并不如预期,因为当天晚上,宋七月还想要和绍誉通电话的时候,直接被婉拒了,倒也没有说不能,只是给予的回应却是,“宋小姐,很抱歉,小少爷他不想接听您的电话。”

    “请让我跟他说,如果他不愿意接听,那我不会勉强……”

    “抱歉。”不等宋七月再多言,那头赵管家已经挂了线。

    宋七月握着手机,心中不好的预感升起。这到底真的是孩子不愿意接听,还是他的命令?

    莫宅处赵管家刚刚挂了线,他前来偏厅汇报莫夫人,在她耳边轻声道,“已经拒绝了。”

    莫夫人不言语,只是望向那对着墙而站的孩子。

    现在是连电话都不让接听了。

    等孩子罚站完,绍誉却是不愿意立刻上楼去,姜姐笑道,“绍誉,姜奶奶陪你去画画好吗?”

    孩子点头,但是又停住步伐,他看向了赵管家道,“管家伯伯,今天没有我的电话吗?”

    赵管家一下愣住,有些不忍,却还是回道,“没有。”

    绍誉没有再多问话,只是在姜姐的陪同下上了楼去。

    莫夫人却是一脸的忧心,“看见少爷回来了,让他来见我。”

    这突然下达的命令,是从何桑桑那里转告得知,莫征衍吩咐莫宅,不许再让孩子接听宋七月的电话,也不许孩子再随意外出,没有他的允许,全多不再准许。

    “征衍,这是你的意思?”莫夫人终于等到了他归来,母子两人坐在偏厅里谈话。

    莫征衍道,“是我让桑桑来转告赵管家。”

    “连我也不能?”这所有的不准里,莫夫人自问难道也是其中一个?

    这冷而沉硬的眸子,不容人违背的姿态,莫夫人惊了下,宛如莫父莫盛权在世一般。

    莫征衍动了动唇说,“母亲,请您好好照看绍誉。”

    ……

    十二月的下旬一路走到尾声,凛冬将至,一切都好似冰封了一般。而莫氏的处境也像是这片凛冬一般,不过是三日五日的间隔里,都有关于莫氏的相继爆出。整个十二月,都笼罩在一层的冰冷寒霜里。

    而在这接下来的日子里,宋七月每天联系莫宅,可得到的回答是孩子不愿意接听电话。如果是偶然,那这偶然却是太过长久。宋七月终于耐心用尽,直接驱车赶到了莫宅。

    但是被莫宅的守园人阻拦,赵管家出来打了照面,宋七月还是那句话,“我要见绍誉!”

    “宋小姐,抱歉,我已经问过小少爷了,可是小少爷不愿意见您。”赵管家的回答,和先前没有两样。

    宋七月不愿意就此离去,依旧在门口苦苦执着,这见上一面到了现在,竟是如此之难。眼看着这幢莫宅,这样的大,城堡一般锁住了她的孩子。突然之间,宋七月想起了当年来,也是这样的情景,也是这样的苦求无助,她没有办法没有能力更是没有出路,到了最后就彻底死了心。

    可是现在,她又怎么能够死心?

    宋七月看向那幢宅子,她朝里面大喊,“绍誉——!”

    “绍誉,你听到了吗?妈妈在这里,妈妈来了!绍誉——!”宋七月朝大门紧闭的宅子一阵呼喊,可是距离遥远,又如何能传递到孩子那边。

    聂勋拦住了她,“七月!”

    “两位有什么问题,不如和少爷联系吧。”在无果里,赵管家只能请他们离开。

    宋七月赤红了眼睛,她的拳头紧握住,聂勋将她拉上了车,强行驱车离去,“你现在哪怕是在这里喊破了喉咙,他们都不会让你进去。小七,你要忍耐,现在不能撕破脸,对你没有好处!”

    忍耐。

    宋七月念着这两个字,在这近三年的时间里,每一天每一分都是在忍耐,没有一天不是在煎熬。

    到了今日,却还在继续忍耐。到底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尽头。

    而在莫宅里,那冬日的常青之树还萌萌绿着,可是因为冷冬到来,树枝上都是白茫茫的冰雾。那个在房间里自己看书做着算术题的孩子,突然一下抬起头来了。

    家教老师正在为他一对一授课,见他突然停下,不禁出声询问,“怎么了?”

    一声询问里,绍誉不仅是抬起头来更是丢了手中的笔,小家伙突然跳下那椅子,他飞奔到窗户前面去。

    “究竟是怎么了?”老师跟随着他起身,却是见到孩子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莫绍誉?”

    孩子不说话,半晌老师询问中都没有用,只能将莫夫人请了来,莫夫人到了,她走到孩子身边,温柔的手握住孩子,“绍誉,告诉奶奶,怎么了?”

    自从在家里不外出后,孩子沉默寡言的简直让人心怜,此刻绍誉望向了莫夫人道,“奶奶,我好像听见妈妈在喊我。”

    莫夫人一惊,宋七月刚走不久,可这又怎么可能?分明离了这么远,又怎么可能会听见,难道这就是母子之间的心有灵犀?

    莫夫人问道,“绍誉是想妈妈了吗?”

    孩子不曾回答,他只是说,“她好久没有给我打电话了。”

    瞧着这可爱的孩子,莫夫人的手一颤。

    十二月的月末,孩子已经在莫宅里待了快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来不曾踏出过一步,莫宅虽然大,有花园还有树木,可这样的不与外人接触,孩子终究是开始排斥。

    可是奈何,父子两人就是一直冷战状态,始终没有好好说过几句话。

    眼看着孩子越来越沉默,这让莫夫人很担心,更是想尽了办法来和孩子说话,“绍誉,你想要什么呢,奶奶都给你去买,只要你告诉奶奶。”

    闷了半天的孩子,他终于说道,“奶奶,我不想在家里念书,我想去学校,我想茹老师了,还有同学们,我想和他们一起玩。”

    “绍誉,你听话,我们在家里再住一段日子,你看外面的叔叔拿着相机对着你拍照,这样不好,总是追着你,我们不要乱跑好吗?”莫夫人只能找着话来解释。

    孩子虽小,可当时的阴影还是存在了,他点了点头,却又是道,“可是我想出去,我想去公园玩,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莫夫人一时间无法答应,绍誉又道,“爸爸不让我出去,奶奶,你带我出去玩吧。一下就好了,我就去公园里玩一会儿。”

    孩子不断的央求着,莫夫人终于软下了心来,“那明天,明天下午,奶奶带你去外边走走,但是不能告诉爸爸,知道了吗?”

    绍誉一下亮了眼睛,“恩!”

    ……

    这边有关莫宅的消息,悄悄的传了出来,次日下午的时候,聂勋收到了一则消息,立刻告诉了宋七月,“莫夫人要带着绍誉出门。”

    “真的?”宋七月十分吃惊,这已经是半个月以来第一次听到孩子要出门的消息。

    聂勋已经在莫宅布署了一枚眼线,这消息定然是不假,他说道,“等他们出门,会再有消息过来,等着吧。”

    午后一点过,莫夫人带着绍誉下楼来,那小书包背起,和平时一样。

    “赵管家,车子备好了?”莫夫人问道。

    赵管家点头,却是迟疑,“夫人,您这样做……”

    “有什么事情,有我负责,只是去附近的公园,不会有什么事。”莫夫人只回了一句,她牵过绍誉的手,“走吧,奶奶带你出去。”

    两人带着孩子上了车,车子慢慢驶出了莫宅。

    立刻的,龙源处办公室内两人等候着,下属敲门而入,在聂勋耳边叮咛了一声。

    宋七月机敏的望着,聂勋道,“十分钟前已经出发。”

    “去了哪里?”宋七月立刻询问。

    聂勋道,“地点不知道,但是他们是去了附近的公园。”

    莫宅附近的公园,如果再算上那些绿植的小公园广场,那真是大大小小有十余个,宋七月已经没有时间了,她立刻一一去寻找。

    “附近一共十三个公园场地,我们分开两头找。”聂勋一声中,两辆车子往同一个方向而去,行驶了许久后又岔开了那道路来。

    缤纷两路的队伍,一处处找寻着绍誉的下落,宋七月不知道莫夫人会带孩子去哪一处的公园,现在却只能祈求,不要这么快回莫宅去。

    午后的暖阳照耀在脸上,绍誉背着小书包,在莫夫人的带领下来到了这一片公园。这只是一处幽静的场所,公园里有人工湖,湖面很是安静。长椅子上莫夫人坐了下来,姜姐拿了折叠凳,绍誉找了个位置后,他喊道,“我想在这里。”

    姜姐便将折叠凳拿过去,放下打开,“坐吧。”

    孩子今天出来可是带了工具的,蜡笔和画板都准备好了,小家伙安安静静的坐下,姜姐笑了,“今天出来是特意来画画的吗?”

    “绍誉,你要画什么?”莫夫人问道。

    绍誉回道,“上次茹老师带我们去写生,我的画还没有画完。这里的花,和那里的花一样,天也好蓝。”

    “你画吧,画好了给奶奶看看。”莫夫人应声。

    姜姐则是将巾帕打开铺在草地上,在那树荫底下,陪着绍誉一起而坐。

    这暖暖的午后,两人静静陪伴着孩子。孩子也不吵不闹,只是乖巧的画画,他认真的样子,那侧脸格外的好看。颜色上了半天,这就快要好了,莫夫人过来瞧了一眼,“在画蓝天啊。”

    “爸爸喜欢的。”绍誉回道。

    莫夫人会心一笑,想着父子两人虽然闹僵,可孩子总归是向着父亲的,“那这花呢?”

    绍誉盯着瞧,又不说话了。那有些气馁的样子,让莫夫人感到难过,“是给妈妈的吧。”

    “本来想送给妈妈的。”绍誉这才应声,“她现在一定不想要了。”

    不忍伤害孩子的莫夫人道,“怎么会呢,她一定看了会很高兴的。”系序页号。

    “不会要了。”绍誉却是认定了道,“妈妈,妈妈她再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莫夫人又是定住,其实不是没有打来,而是已经拒绝再接听宋七月的电话。

    可就在此时,风声吹动树荫里,忽然之间,远处有人疾步走了过来,那是一道女人的身影。

    “夫人,您看,她是?”姜姐发现了,她喊了一声。

    莫夫人顺势瞧过去,那阳光下跑来的女人,不正是宋七月?

    绍誉也是看见了她,孩子还坐在折叠凳上,呆呆看着奔跑而来的母亲。

    宋七月一路的跑,兜转了多个公园,终于找到了这一处,忽然在近在咫尺的时候停下,眼见这里只有他们几人,她忽然不敢上前去。半个月来不曾见过绍誉,一点音讯也没有,这让她焦心。

    此刻,她只是呼喊,都颤了声音,“绍誉!”

    那熟悉的呼喊声响起,绍誉看着前方,好似要认清楚她到底是谁,可是又细细一看,却是认清了。

    ——是妈妈啊!

    可是此刻,后方几辆车子却是开了过来,猛地蹿出刹止在路边,下来的两人是齐简和何桑桑。

    宋七月来不及反应,车门又是打开,后方是莫征衍下了车来。

    那刚刚因为找到儿子的喜悦,却在这当口突然被熄灭,那一道矗立于天地之间的身影,就像是一堵无形的墙,拦在宋七月的面前。

    莫征衍望着前方,朝着孩子唤道,“绍誉,过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