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34章:我恨你

结局篇第634章:我恨你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宋七月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去拥抱孩子,和他好好说上一句话,就感觉今天这一遭已经像是虚废。可她一确不准孩子的心意,二不想惊吓到孩子,于是她朝莫征衍喊道。“我只和儿子说几句话。”

    “不用了,他现在要回去。”莫征衍直接拒绝,再次呼喊。“绍誉,快过来。”

    “孩子愿不愿意和我说话,该让孩子来决定!”她扭头望过去,对上了绍誉又道,“绍誉,妈妈好久没见你了,我们聊会天好吗?”

    绍誉望着突然出现的父母,小家伙还僵在那里。可是此刻孩子心中。父亲是天天见到的,母亲却是许久不曾瞧见了。

    “绍誉……”宋七月正唤着他,让孩子心生渴望来。

    绍誉望向了父亲道,“爸爸,我想和妈妈一起玩一会儿。”

    “不行。”莫征衍不给这独处的时间,“你现在要跟我回去。”

    “可是……”孩子还想说话,被莫征衍打断了,“没有可是!”

    “莫征衍!”宋七月已经气的发狂了,她切齿一喊之间,拔腿迈开那步伐来朝绍誉狂奔。好似要趁着这时间里,赶忙抱住儿子,不再让任何人抢走他。

    她这一拔腿跑。莫征衍一声令下,“齐简,桑桑!”

    那两人出手更是快,宛如子弹在枪口,一按下扳机后就立刻射了出去。立刻的,齐简和何桑桑上前,拦住了宋七月朝绍誉狂奔的身影,在她面前停住,齐简以身挡住,何桑桑则是拖住了她。

    “放开我!”宋七月打声呵斥。“你们两个放开我,让开,听见了没有!”

    眼见宋七月被抓住。不远处车里的助理立刻下了车来,想要援助。可是尚未接近,又被莫征衍的人给制住。

    现场混乱成一团,莫夫人和姜姐两人在侧,被这一幕惊到了,顿时说不出话来。

    待宋七月的喊声一起,姜姐扶住了莫夫人而起,莫夫人朝莫征衍喊道,“征衍。”

    “姜姐,您扶母亲上车。”莫征衍又是吩咐,姜姐迟疑了,这情况如此混乱,她倒也是于心不忍,“少爷……”

    “上车!”再次被打断,莫征衍男声骤然一冷。

    姜姐只得扶了莫夫人,往那一旁停靠的车辆而去。莫夫人屡屡回头,看向愣在那里的孩子,满目的担忧。待上了车以后,更是在车内透过车窗来瞧。

    绍誉已经站起身来了,只是手里还握着那蜡笔,捧着他的画板。

    对于母亲的呼喊,以及齐简和何桑桑两人的推阻,孩子都处于一种懵懂未知状态里。

    “绍誉!”宋七月朝绍誉伸出了手,她渴望能够触碰到他。

    分明已经那么近,那么近了!

    “妈妈每天都有打电话给你,可是你都没有接,你还在生妈妈的气吗?”再也顾不上了,宋七月朝孩子喊了起来,“绍誉,妈妈想你,妈妈很想你!”

    “妈妈。”孩子喃喃念着,失神一般。

    面前一道身影驻足,那是父亲如山一般的身影,绍誉仰头来瞧,莫征衍道,“回家了。”

    “可是我想和妈妈……”

    “现在回家!”严厉几近命令的话语,莫征衍的眼眸深沉。

    再是倔强固执的孩子,此刻都是畏惧的,那是他的父亲,孩子心目中敬畏之人,神一般存在的人啊,绍誉有些发颤,更是抱紧了手里的东西。

    “走了。”莫征衍轻声一唤,他转身往车子的方向转身。

    以往的时候,他这么一呼喊,孩子一定会跟随着他,像是小尾巴一般在他的身旁跟进。可是今天,绍誉却是不动了。

    突然之间,孩子的步伐一动,像是迟疑的,却又不再犹豫的,他竟是换了方向,朝宋七月的方向亦是狂奔,“妈妈——!”

    那渴望的童声呼喊,有些惊惧了似的,朝宋七月疾步而来,宋七月的手在空中探出,她一看见孩子往自己跑来,更是拼命的往前,“绍誉——!”

    母子两人不断往对方前进,仿佛所求不过是一个拥抱,一个相互拥抱的机会而已,可是这短短的路,却像是千山万水,永远无法抵达。

    就当快要触及的时候,孩子横冲而来,莫征衍的声音响起,“齐简!”

    齐简一下拉住了绍誉,将孩子在宋七月面前硬生生拦住,那挣扎的嘶吼声更是激烈,“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妈妈!”

    齐简抱起了绍誉,绍誉的手还在往宋七月探,而何桑桑则是拦住宋七月,不断叫嚣而起的混乱,响彻这一片午后安静的树林。

    宋七月赤红了眼眶,“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指尖距离孩子越来越远,孩子的小手也离自己越来越遥远,他的呼喊声“妈妈”,嘶哑的被拉远了。

    齐简一转身,莫征衍已经走近。

    “我要妈妈!”绍誉只重复着一句话,莫征衍朝齐简使了个眼色,齐简便抱着孩子往停靠的车疾走。

    此时,另外一行人到了,那是和宋七月分了两路寻找的聂勋。

    聂勋方才接到了助理的电话,得知宋七月已经顺利找到绍誉的所在地,便是立刻驱车而来。可是当他到来,远远就看见了这混乱的场景,宋七月仓惶的侧脸晃动着占满了他的视线,让他整个人像是被电击了一样,猛地麻木!

    车子未停稳,聂勋下了车来,这边带了两个手下。

    那母子分离被残忍拆散的场面,如此让人揪心,聂勋如一道风上前去,“七月!”

    “绍誉!”宋七月还看着儿子被带离的方向,整个人都崩溃了似的,已经无法承受。

    可是却不能够,因为那辆车子已经载了她的孩子离开!

    车子里边,绍誉拍打着车窗大喊,“我要下车,我要找妈妈,我要去找妈妈!”

    莫夫人和姜姐拉住了他,“绍誉,你听话……”

    “开车!”齐简朝司机命令,司机赶忙踩下油门离开。

    “绍誉!”宋七月只看见车子发动引擎驶离,那车窗里是孩子趴着窗户那一张小脸让她惊心。

    聂勋一下扶住她,宋七月还在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七月!你冷静一点!”聂勋试图想要她平静下来,可她就像是被夺走了孩子的野兽,无法再自持。

    “桑桑,退下。”莫征衍低声开口,何桑桑退到侧边去,他站在前方处,望着宋七月和聂勋道,“今天我的母亲带孩子来公园散步,没有想到你们又出现了。就算是要探望孩子,也应该和我提前联系。”

    “莫征衍!你说谎!是你!”宋七月朝他猛喝,“是你不让孩子和我通电话,是你故意这么做的,是你说孩子不愿意见我!他明明也要见我,是你不同意!莫征衍,你怎么能这么做!”

    聂勋这边虽是赶到,却是来不及,此刻他瞧见这一幕,心头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莫征衍,你这是限制孩子的人生自由!你凭什么限制孩子上学,你又凭什么限制孩子见到自己的亲生妈妈!你这样做,是违反法律,是犯法!”

    “这里不是美国!”莫征衍直接迎上聂勋,他如刀削的俊彦在树荫下,交错着光芒和阴影,风一吹动,那一团光影也便随之晃动,“聂总,你的这些法律条款还是站在美国的地盘上再去说!国情不同,法律也不同!”

    “所以你就能定下自己的法律了?可以对孩子为所欲为了?”聂勋一双怒目直视。

    “随你怎么说都可以。”莫征衍冷声道,“我是孩子的监护人,我就有这个权利。”

    “那么今天算什么!孩子愿意见我,你却故意阻扰!”宋七月赤红的眼睛里,满是冰冷的眸光,“我只是想见儿子,难道这样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他却断然否决,宋七月一怔,莫征衍缓缓道,“之前有过先例,所以我为了以防重蹈覆辙,只能这么做。”

    突然之间,宋七月想起当年来,那是当时和骆筝商议,曾想带着绍誉先行离开,可那一天码头却被他当场拦截抓住。现在真是重蹈覆辙一般,宋七月的怒气都凝聚在一处,她颤了声来,“你满口的假仁假义!莫征衍!是你逼我和孩子分开!是你自己在自导自演!”

    “莫征衍,你算什么男人,只会在背后做这些动作了!”聂勋喝道。

    莫征衍冷眼瞥过聂勋,他望向宋七月,却是道,“我给过你机会的。”

    那所谓的机会又是什么?宋七月突然失神,却是一想,正是那一日,那一日风雨之中,他等候她至深夜,是他说着:宋七月,我们重新来过,怎么样。

    又是在那夜里,会所包厢里,他又是说:宋七月,你能给他们机会,为什么不能给我一次机会。

    什么重新来过,什么机会,他所说的一切,并不是让她选择,而是他多么的宽宏大量,给了她机会才是,宋七月冷声道,“你说的一切,都只是因为你有目的。当这个目的没有达成,你就原形毕露了!”

    “莫征衍,我现在告诉你,儿子也是我的,我不会让你继续限制他的自由!总有一天,我会夺回绍誉!”那所有的伪装和忍让,都被撕开了一样,彻底的不加掩饰,宋七月迎上了他,赤红的眼睛凝望于他,这样的坚决决绝。

    莫征衍看着她,他却是微笑,“你要是夺得走,你就来吧。”

    “莫征衍,你不要太嚣张!”聂勋愤慨不已,他握紧了拳。

    “聂总,到了现在你还不清楚,我这不是嚣张,只是实话直说。”莫征衍回敬了他,“你现在是要对我动手?”

    聂勋的确是想,那拳头的青筋都已经迸发,也是克制到了极点。

    可是宋七月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喊道,“聂勋!”

    莫征衍一笑,那笑容是多么的讽刺,是嘲讽他们的不自量力一般。视线扫过两人,他转身带着人马而去。

    车子驶离这片公园,来去匆忙。

    待那车尾消失,聂勋怒道,“七月,为什么不让我揍他一顿!”

    “能有什么用?”宋七月却是反问,“就算你现在揍了他,就有用?”

    聂勋哪里不知道,其实根本就是无用功,可是心里的那股气却是无法宣泄而出。

    烦杂的思绪也是掠过,夺子之痛还在心头压抑,但是冷静和理智已然恢复,宋七月轻声道,“你现在就算揍了他,也是你先动的手,他属于正当防卫。等到闹开了,吃亏的只会是我们。”

    聂勋沉默着道,“我知道,只是小七,我不能让他这么欺负你。”

    “他的好日子不会有太久了。”宋七月凝眸,注视着方才莫征衍离去的方向。

    莫征衍,新仇旧恨,总是你欠下的!

    ……

    莫宅处,莫夫人和姜姐被双双请了回来。一同回来的还有绍誉,这一路上孩子一直在吵闹。闹了一路,突然又安静下来。等进了老宅,车子停在别墅前方,莫夫人带着绍誉下车。

    进了别墅里边,莫夫人急忙安抚,“绍誉,你想吃什么?奶奶让人去做好吗?”

    “绍誉,姜奶奶给你榨一杯果汁?”姜姐也是询问。

    然而一言不发的孩子却是只有一句,“我要找妈妈!”

    “绍誉,奶奶来跟你说……”莫夫人还想要劝说,只让姜姐去准备果汁,自己则是拉着绍誉到沙发里。

    面对莫夫人,绍誉倔强着却还是乖巧,莫夫人道,“今天因为爸爸和妈妈有话要谈,所以才让我们先回来的……”

    “奶奶你骗人!”绍誉立刻反驳,“妈妈要见我,她说了要见我,可是爸爸不让我见她!爸爸为什么不让我见妈妈?他还让齐简叔叔和桑桑阿姨把妈妈拦住了,妈妈说她有打电话给我,可是我都没有接到!”

    这是孩子亲眼目睹的一切,那就是铁一样的证据,无法磨灭而去,莫夫人动了动唇,却是回答不上话来。

    “我要去找妈妈!”绍誉一回头就往外边跑,莫夫人急忙呼喊,“赵管家,快拦住他!”

    赵管家立刻让人堵住了大门,绍誉迎面而来被人给抱住了,小家伙拼命的挣扎,但是都不能挣脱,这边莫夫人又是相劝,可是孩子连莫夫人的话都不听了,像是疯了一般,只喊着,“我要找妈妈!我要去找妈妈!”

    “绍誉,不要闹了,先喝杯果汁吧……”姜姐送来了果汁,莫夫人拉过孩子,将杯子递到他面前,试图要安抚孩子的情绪。

    可是绍誉只一个扬手,那杯子就被甩在地上,“啪——”一声响,杯子碎了,果汁也洒了一地!

    在莫绍誉所有的教育理念里,对待长辈是绝对要有礼貌,更何况是祖母,莫夫人日日陪伴,绍誉是很爱戴她的,可是今天突然这么一下,孩子也是惊到了,无措的僵在那里。

    “绍誉,这样做不可以……”姜姐轻声呼喊,莫夫人扶住孩子的双臂,“绍誉,你听奶奶说……”

    “我不听!”绍誉拒绝,“我要找妈妈!”

    又是混乱之际,一道男声响起,硬生生闯了进来,让大厅里顿时安静,“吵什么!”

    众人回头瞧过去,只见是莫征衍折返而回。他是随后就跟着回来了,比他们不过是慢了十分钟左右。此刻莫征衍一到,莫宅里气氛诡异凝重。而就连莫夫人,今日也是沉凝异常。

    绍誉对上了父亲,原本就已经和父亲不和睦,几日来的冷战到了今日那真是如火星撞地球一般就要爆炸。

    莫征衍低头一瞧,佣人正在收拾地上残留的玻璃渣子,“这是谁打碎的?”

    “少爷,是我不小心打碎的。”当下情况复杂,姜姐立即应了声。

    莫征衍沉声道,“姜姐,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包庇说谎了!”

    顿时,姜姐收了声,莫征衍又是问,“是谁打碎的!”

    他虽是问着,但是那目光已经对上了孩子,绍誉回答道,“是我打碎的!不是姜奶奶打碎的!”

    “是谁养成了你现在这样大的脾气,没大没小!”莫征衍开口训斥。

    “你对妈妈不好!你对我不好!”终于,孩子对着他喊了起来,那单纯的脑袋里,只存在于两种鉴定,一种是好,相反必然是不好,对于方才的一切,绍誉已然认定父亲对他们不好,“你不让我见妈妈,你是坏人!”

    眸底是孩子那张厌恶受伤的神情,莫征衍冷声道,“兰姐在哪里!”

    “少爷,我在。”兰姐上前一步。

    “带小少爷回房间!”莫征衍直接下达命令,兰姐不敢不从立刻上前去。

    “我不要上去!”孩子还在反抗,兰姐一把抱起他就往楼上疾走,一路而上只听见孩子的童声回绕,“我要见妈妈!放我出去!我要妈妈——!”

    孩子眼看着被带走,那声音也消失在大厅里,莫征衍看向了众人,“都散了吧,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

    “赵管家留步。”他点了名,赵管家低头不言定在那里。

    莫征衍往沙发一坐,此刻大厅里唯有莫夫人,姜姐以及赵管家三人。

    莫征衍不说话,莫夫人不等他开口便是道,“今天是我一定要带绍誉出去走走,你要找人问责,就来找我。”

    “母亲,您是一片好意,我怎么会找您问责。”莫征衍温声道,却是望向了另外两人。

    “姜姐,赵管家。”他轻轻呼喊,两人不敢作声,立刻站到了他面前去,“少爷。”

    莫征衍道,“你们都是莫家的老人了,很多年了。”

    “少爷!”两人一听这开头,就吓得发颤,最怕是就这样打发了他们!

    “征衍……”莫夫人又是呼喊,莫征衍道,“请母亲也请听好。”

    三人都没了声,莫征衍道,“国有国法,公司有公司的制度,家当然也有家规。父亲去了以后,这个莫家就是我来当家,我倒是不知道了,现在这个家,原来谁都能够当家作主。我的儿子,谁都能够往外边带出去。”

    “赵管家,我之前可是给过你机会,我能给一个人一次机会,可是不代表会给第二次第三次。”莫征衍缓缓说着,他第一个对上了赵管家,冷而淡然的眸子道,“收拾东西离开吧,您年纪大了,也该颐养天年了。”

    “少爷!”赵管家作为莫家的管家之首,此刻被请离是万万不愿意的。可是事到如今,依照少爷的脾气,处事作风,也定然是不会再让他留下来,这一刻,赵管家鞠躬道,“是我有负少爷,有负老爷!”

    赵管家说罢,泪眼婆娑退下了。

    莫征衍又是望向了姜姐,她已然是第二个,“姜姐,您在母亲这么多年,既有功劳也有苦劳。”

    “少爷!”姜姐突然跪下,这一跪对着的是莫夫人,“我从小就在夫人身边,几十年来从来没有离开过夫人身边,夫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夫人嫁入莫家,我也跟了过来。你要我离开夫人,我是万万做不到!”

    “请少爷原谅我这一次,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只让我继续陪在夫人身边!”姜姐哭喊着,莫夫人起身上前,扶起了姜姐来,“你起来,你也是他的长辈,这跪不得。”

    “夫人……”姜姐落了泪。

    莫征衍望着姜姐道,“你去收拾东西。”

    “姜姐,你去吧,把我的东西也收拾了。”莫夫人也是吩咐,姜姐一听,眼中一怔,这才离开上楼去。

    莫夫人又坐回到沙发里,这莫宅如此雍容华贵,却又是如此寂寥。此刻母子两人而坐,可是一句话也没有。良久后,莫夫人道,“我知道,你是不会改变决定的。”

    “母亲,父亲去世后,您一直尽心尽力照顾绍誉,如果没有您,那么绍誉不会这么快乐平安的成长到今天,我真心感谢您。”莫征衍开口道。

    莫夫人应声,“只是现在孩子大了,所以也是不需要我了。”

    “我只是希望母亲能放轻松些,享受生活,好让您能高兴。”莫征衍道,“你要去哪里都好,我会替您打点。”

    莫夫人幽幽望着自己的儿子,这一刻是无法言喻的伤痛来,更是痛心,“征衍,你这么做,终有一天,你会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你不要一错再错,继续错下去,到了那时候真的没有办法再挽救!”

    莫夫人恳切看着他,莫征衍回眸以对,他却是道,“这是您和父亲教我的。”

    莫夫人愣住,莫征衍淡淡说道,“作为莫家的继承人,亲情友情爱情什么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莫家的这把位置是谁来坐!”

    莫夫人说不出话来,不料当年教导的话语,却成了如今难以挽回的痛,竟像是报应在身!

    不过多时,姜姐整理了行李而下,车子也已经备好,莫夫人起身前却还是苦苦说道,“征衍,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莫征衍没有回应,只是说道,“母亲,时间不走,您早先走吧。”

    很快的,莫夫人便和姜姐离开了,这幢莫宅里静的真是出奇,有人来询问,“少爷,赵管家走了,这宅子现在谁来管?”

    莫征衍一想道,“去把公馆的曹管家调过来。”

    “是。”人又是跑开了。

    曹管家本就在港城,只一声令下他就从公馆赶回了莫宅。等到了莫宅,曹管家上前去,“先生,您找我。”

    “曹管家,从今天开始,你胜任莫宅的总管家。”莫征衍发号施令。

    “是。”

    “整个莫宅,除兰姐之外,所有的佣人换一批新的。”

    “是。”

    莫宅里乱了阵仗,只是那大厅里莫征衍还静静坐着,一动也不动。一切好似都静止了,只等一场最终的落幕。

    ……

    纵然莫宅严密,可有些消息还是透了出来,比方说原先的赵管家被撤换了,新任的曹管家接管莫宅。而莫宅上下所有的佣人,也都撤换了新的。就连莫夫人和姜姐,也离开了莫宅,不知去了哪里。

    至此,有关于绍誉的消息,却是真的无法再打探到。

    宋七月凝眸,她冷声道,“我不会让他得逞太久!”

    十二月已然翻篇,新的一年即将开启,一月已经是到来。

    在这一月里,港城正式步入了冷冬,冬日的港城寒冷料峭,行走在马路上,那一阵冷风袭来,真是会冷的让人打颤。

    而最让人惊愕的是,在这一整个一月里,莫氏却也像是进入了冰封阶段。

    公司层出不穷的状况,在圈内传遍了,十二月一起国外大型贸易醒目被撬走,先后又是数个项目失利,非但是如此,就连公司内部原本的项目也因为资金匮乏而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

    众人众说纷纭,有人言久远集团大概是快不行了。可却也有人言,堂堂一家大集团,又怎么会这么快倒塌。再支撑个几年,那是不成问题的,只是当家人恐怕这次是真的难保了。

    新账旧账都一一记录,在失去了信服副总楚笑信的莫征衍而言,在公司渐渐失去了威信。但是在近段日子里瞧见过莫总的人都言,莫总仍旧是一派的清闲,好似一点问题也没有的淡然。

    “那一定是苦中作乐,摆给别人看的!”有人讥讽嘲笑。

    就现在莫氏的情况而言,那定然是不可能好的。

    这一次,久远的前景堪忧,最为有可能的就是要易主。

    港城众所皆知,久远集团是以莫氏家族为第一把手的核心家族企业,历代都是由莫氏继承人继承,董事会们也都是默许许可其能力。但是现在外界抢走多个项目,内部又是一团乱,这内忧外患的不可能是外界一方所导致。

    一定是有内部有人不满,更是趁着这个机会直捣黄龙!

    最近几日来,莫氏家族有关于继承人的话题也是越炒越热,有人终于证实,原来莫柏尧和莫斯年两位高层骨干,真是莫总同父异母的兄弟。逝去的莫董事长我人真是风流,所以才会有这么多位的私生子。

    现在,莫总孤家寡人,两位异母兄弟显然不是站在他这一边的。

    自古以来,站在高处就会不胜寒,现在的莫总,就是这样一个尴尬境地。

    众人似乎都在等待大厦倾颓的那一日到来!

    在这一月里,绍誉一直没有离开过莫宅。那座莫宅的城堡,真像是一座鸟笼,将孩子关在了其中。重新更换的佣人和管家,都让孩子感到陌生,唯有兰姐还在。

    本就是高傲的小王子,这下子更不愿意和人亲近了,平时只一个人看书画画,不是在卧室就是在阁楼。哪怕是莫征衍归来,他都不和父亲说话。

    每一天的时间里总有固定的时间,是请来家教给孩子教授课程,认字做算数之类。

    这一天正是学到了认字,老师握着小指挥棒,指着黑板上的字,教导着孩子,“这个字是爱,这个字是恨。”

    “什么是爱,什么是恨。”绍誉抬起头发问。

    难得学生提问,老师赶忙解答,“爱和恨都是一种情感的表达方式,爱就是很喜欢的意思,至于恨就是非常讨厌,比讨厌更多……”

    这天晚上,莫征衍归来,得知绍誉在阁楼,他便上了楼去。阁楼里的孩子,独自坐在毯子上,抱着柔软的毯子,他安静的一言不发。看见了父亲进来,孩子像是警戒了,他立刻起来。

    莫征衍开口道,“今天老师夸了你,说你上课的时候有提问,认字也很认真。”

    可是孩子却一双眼睛这样的紧紧盯着,他抱起书本来,迈开步伐来,他朝着莫征衍走来,但是没有停步,竟然是走过他身边,直接不予理睬。

    这举动让莫征衍怔住,他一下抓住了孩子的手臂,“你这是对爸爸的态度?”

    孩子立刻挥开他,站定在他面前,绍誉扬起头说,“我恨你!”

    莫征衍一下僵在那里,孩子用一张天真无邪的脸庞道,“你不让我见妈妈,你也不让妈妈见我,你把我关在这里,我恨你!”

    五岁的孩子,这么小小的年纪,竟也知道了恨。

    ……

    一月的月末,天气阴沉寒冷的很,月底的前三天,莫氏就资金链问题发生了分歧。在高层会议里,莫柏尧直接对上了莫征衍,“公司现在急需要资金,但是没有投资者愿意在这个时候投资,银行方面也没有同意借贷,再这样下去,实在是不行。”

    “莫总,我们都已经没有办法再等待下去,守株待兔,最后的结局只会是死路一条。”莫柏尧的话语,得到了高层的认可。

    莫征衍面向众人道,“那么尧总,难道你现在有了解决的办法?”

    “有倒是真的有。”莫柏尧应了,那当真是早就准备好了,所以才会如此信誓旦旦的提起,“不过就要看莫总同意不同意了!”

    “你只管说来。”莫征衍回道。

    莫柏尧当下道,“我这边有一位客户,他愿意注资入莫氏,注资的金额是这个数!”

    众人瞧见尧总比出的数字都惊讶了,这样的金额就莫氏而言并非是多么骇人听闻的,但是在这样的时候,这样情形危机的情况下,却是让人吃惊不已。

    “那么请问尧总,你口中的这位大客户是哪一位?”莫征衍出了声。

    莫柏尧道出了那人的名字来,“这位大客户,莫总认识,在座各位就算不认识,也都有听说,因为他之前已经和莫氏有过合作,是项目的合作方之一。”

    “他就是,龙源集团总裁聂勋先生——!”那身份被道出,莫柏尧的举荐引起了众人的热议。

    谁人不知,之前龙源抢走了莫氏的项目,又有谁不知在博纳的收购案中,龙源是和莫氏对着干的,而现在龙源又要直接注资莫氏,这唱的是哪一出?系乐节划。

    此时,莫柏尧道,“我知道各位都在生疑,没有错,龙源之前和莫氏不是站在一条道上,这也是因为两家公司各有自己的计划。但是事实上,龙源一直看好莫氏,现在的情况,聂总的注资是雪中送炭。”

    “莫总,您怎么看?”莫柏尧望向了莫征衍。

    这决策人此刻倒像是被变相威胁了,只因为决定权在于在座所有人,莫征衍道,“按照规矩,所有人投票表决。”

    率先,莫氏的副总,继楚笑信后的那一位袁总开了口,“我同意,赞成通过。”

    袁总是由董事会推举坐上位置的,现在他通过了,那么表示董事会的元老们都认可。

    而后莫斯年也是随后出声,“我也同意,赞成通过。”

    一瞧副总支持,这边莫氏两位都已经合声,众人也是一边倒戈,纷纷表示支持。

    几乎是以压倒性的趋势,全都赞同,莫柏尧微笑道,“莫总,您的表决是?”

    端坐在前方的莫征衍,他一双眸子悄然望向每一个人,“大家都通过了,我也不需要再表决,同意通过龙源聂总注资莫氏。找个时间,请聂总来莫氏会面。”

    “莫总一向英明,我早就知道莫总一定会同意通过,所以聂总早就请来了,他现在就在莫氏,只等莫总一句话。”莫柏尧的动作极快,步步都安排好了。

    莫征衍于是道,“那就请聂总到场。”

    静待中,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聂勋携下属而入,他步履轻快沉稳,走过众人,来到了那最末尾居中空出的一席,他微笑入座,对上了众人,也对上了会议桌那一头的莫征衍。

    “莫总,很高兴今天坐在这里和你见面。”聂勋微笑说道。

    莫征衍瞧着聂勋,这一刻,他仿佛是在瞧着,却更又像是在瞧着另外一个人。

    ——是隐藏在聂勋身后,此时并不在这里的宋七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