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37章:重现五亿英镑

结局篇第637章:重现五亿英镑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突然扭转的翻供,却是让得知信息的圈内人士都大感意外。当年那一桩商界轰动的罪案,时隔三年,竟到了今日好似峰回路转一般,有了新的突破走向。可是事实真相究竟如何。却是无人真正得知,只是已经引起了新一番的轰动。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这边收到最新消息的是还在港城的苏楠。苏楠整个人立起。

    萧墨白刚刚接到了电话,他沉声道,“警方那边打听的情况就是这样子。”

    “这绝对是诬陷!”苏楠绝不认同,“大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怎么可能会去授意博纳的那个李承逸!”

    萧墨白皱眉,他又是道,“依照李承逸那方的说法是,你大哥原本就知道自己和你大嫂宋七月之间的关系。所以也算是一招将计就计埋伏了。”

    案子起源又突然引向了当年两家的世仇家恨,这让苏楠无话可说,只因为当时就连苏楠也瞧不明白莫征衍的心意,甚至连她都觉得她的大哥实在是太狠心。可是现在,走到了今日,是非之间苏楠站在了莫征衍这边。

    苏楠咬定道,“就算李承逸是这么说,可是他又怎么会听从我大哥的!他和大哥之间的关系,根本就不会有交道!”

    莫征衍和李承逸这两人真是要说起来,实则是半点关系也没有。无世仇家恨,也没有任何过往交集。可偏偏这之中,却是夹了一个人来。此刻倒像是关键性人物一样,那正是李承逸的太太——程青宁。

    到了今日,众人都明了,程青宁曾经是莫征衍的初恋对象,为了她,他遭受莫家的强烈反对,可他更是一意孤行,宁可舍弃整个家族也要追随。然而在最后程青宁终究还是负了他,远嫁旁人。

    程青宁所嫁之人,正是这位博纳的总经理李承逸。而博纳也是他们两人一同扶持至今。才创下的基业。

    到了现在,这两人的恩怨若说为了一个女人,恐怕是要让人笑话。

    但若不是为了一个女人。又怎会到这般不可圜转的境地。系司状扛。

    莫征衍和李承逸两人,只因为程青宁,这辈子恐怕也是不会有任何的交集,更不要说是联手了。

    “现在他又反咬大哥一口,摆明了就是要栽赃!”苏楠混乱中冷静下来,她几乎是夺定这一点!

    可是谁知道,萧墨白却是说,“因为一个聂勋!”

    “什么?”苏楠愕然不已,“龙源总裁聂勋?”

    萧墨白道,“不错,正是他。”

    这更加让人不明白了,苏楠喊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李承逸在警署里向警方招供,他说早在三年前,他就已经知道聂勋的身份。而当时,他的英文名叫Kent,只是一名心理医生。他从美国被请回港城来为程青宁做治疗,这之后他知道了聂勋的真实身份,原来是聂家的后人,同一时间,他也早知道了宋七月的身份,宋七月也是聂家的人。”萧墨白道出后续。

    “就算是这样,那又怎么会是大哥授意?”这翻供的一点,苏楠任是如何也想不通。

    萧墨白扶着苏楠的肩头,让她坐下了,自己也坐下又道,“因为莫征衍知道了宋七月和聂勋的身份,所以才和李承逸私底下有了联系。”

    “你是说,他们串通联合?”苏楠震惊了,这逆转简直就是惊人。

    “是。”萧墨白应了,“李承逸这边,的确是这么说的。”

    苏楠又问,“博纳是他自己的公司,李承逸怎么肯?”

    “博纳最后也不是没有倒,这件事情上,只要找到犯案人,拿着追究人不放,再要回资金,其实什么问题也没有。”萧墨白低声道。

    苏楠冷静一想,全程看来的确是这样,公司罪案,却是有异于刑事案件,不是杀人放火偷窃强盗,公司主旨在于不影响全局而继续生存下去,再从中抓住罪魁祸首予以处置,不管是不再追究责任,还是要将那人定罪,这都是后话了。

    而在当时,那桩罪案到了最后,双方公司影响实在是太大,更是惊动了董事会,因为负责人都是两家公司总经理的妻子,更是招人非议。最后却是以双方出资填了空缺才得以让公司撤案。

    宋七月这边,是由一位姓陶的小姐填补了资金空缺。至于两人的关系并不清楚,但是能够拿出这么大笔资金相助,一定不是泛泛之交。

    博纳这里,保了程青宁的人,却正是博纳的总经理本人。李承逸拿出了资金,填了程青宁所需要承担的资金空缺。

    这样一来,久远和博纳两方董事会才通过顺利撤诉。

    “所以,依照李承逸的说法,大哥授意他,是想要诬陷大嫂和那位聂总?”苏楠对这一结论不敢置信。

    萧墨白颌首,“他是这样说的。”

    “不可能!”苏楠又是惊然,只掐住那一点,“李承逸不会同意和大哥联手,他为什么要去害自己的太太?”

    当年那被查实的账号,其中一个是宋七月,另一个则是程青宁。

    程青宁既是李承逸的太太,又是博纳的大股东之一,地位影响都是非同一般,再是看李承逸对待程青宁,虽不胜了解,可在最后时刻他愿意力保程青宁来看,这份情谊应该不是作假。

    萧墨白却是道,“因为程青宁,她是聂家的女儿!”

    “什么?”这一刻,苏楠已经惊到无法言喻了,“可是她姓程啊!”

    萧墨白接着道,“她是程家的养女,其实她是聂家的女儿。”

    这其中复杂关系太过交错,苏楠已经无法理清,萧墨白说道,“据李承逸这边的口供,他在得知程青宁是聂家的女儿后,就怀疑程青宁要利用公司,和聂勋以及宋七月联手。在他们动手之前,他就下了决定,所以,在那个时候他就和莫征衍联合了。”

    “不过他对自己的太太也不算是赶尽杀绝,毕竟最后还是保了她。所以,李承逸对她不算是要扳倒,只能说是利用。”萧墨白这一番话语不只是惊人,简直就是惊天。

    这是从未想过的一幕,但却此刻被揭开了似的,苏楠愣了好半天,脑子里一团乱麻,可在这混乱里,一丝思绪被抽出理顺,苏楠回神道,“所以,其实他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他们都知道?”

    “如果李承逸说的不是假的,那么是这样。”萧墨白回道。

    “大哥知道聂勋和程青宁以及大嫂三个人的关系,李承逸也知道了,他们三个人来报仇……”苏楠喃喃自语着,却是突然想起骆筝和她私底下说过的往事,那有关于莫征衍当年和程青宁的恋情。

    彼时这两人受到两家人的彻底反对,苏楠也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如此拆散他们,虽然程家的背景不及莫家,可也不是寻常人家,却是到了今天,才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心里的质疑道出,“难道说,爸爸早就知道了,其实程青宁是聂家的女儿,所以他才反对大哥和她当年在一起?”

    萧墨白对两人的纠葛并不感兴趣,只是这么一想倒也不是没有可能,毕竟莫父不是凡人,做了如此决定必定是有原因,“大概是。”

    “太让人意外了……”苏楠僵坐在椅子里,久久无法回神。

    良久后苏楠道,“我还是不信!就算李承逸是这么说的,但是只要大哥没有认,我绝不会相信!”

    萧墨白却是开始头疼了,他眉宇一皱。当年案发,她欲帮宋七月维护她却也不能,现在面临莫征衍有事,她同样维护却是两难。

    只是现在,事情不管发展如何,结果只有一个,萧墨白道,“你可以不信,但是真相总在那里摆着,哪怕掩埋了一时,也掩埋不了永远。”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站在我大哥这边!”苏楠再次起身喊道,“我现在去找他,我去问个清楚明白!”

    往日萧墨白都会拦着她,可今日却是不再阻拦了,只是他抬眸道,“苏楠,我现在问你,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确实是你大哥所做,那么你又要站在哪一边?”

    苏楠一下被问住了,她还未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心里边认定着不可能,所以不曾有过半分的迟疑。可是现在萧墨白一问,苏楠一双眼睛睁大了。

    “你是要帮亲还是帮理?”萧墨白沉声发问。

    那手悄然握紧成拳,像是做了最痛心疾首的决定,苏楠说道,“如果李承逸说的都是真的,在商场上来看,公司的决定没有办法用对错来鉴定。但是就私人感情,如果大哥真是这么做了,故意陷害了大嫂,而她真是被冤枉的,那么就是大哥做错!”

    这一刻,苏楠一双眼睛明亮,这个生性懒散的女子,却是此刻爱憎分明。

    “走吧,我陪你一起去见他。”萧墨白应声而起。

    而此刻的莫征衍,因为李承逸招供的关系,立即被警方传讯协助调查。巍警司找上了他,莫征衍也是十分配合,立刻就来到了警署这边接受审讯。午后苏楠和萧墨白一起到了警局,他们得知莫征衍在里面。只是还在审讯期间,所以也不好联系,只能在大厅里等候。

    负责此案的警司,也还是当年的那一位巍警司,对于他们这一行人,自然不会陌生。这才不过是两年多,记忆是相当深刻的,巍警司望向审讯室里的男人,却是也没有料到今日会有这样大反差,受讯的人成了莫征衍本人。

    “莫先生,博纳的李承逸先生,他已经全部招供,声称当年731商业罪案,幕后主使者是你!现在你有什么要说的?”巍警司坐在他面前询问。

    莫征衍很是沉静而坐,一旁的私人律师向律师开口,“巍警司,我方莫先生对李承逸先生所说一切俱不接受,这对于莫先生而言,是诽谤是诬陷,莫先生是久远集团总经理,他没有理由做涉及威胁到公司的一切不利事情,请警方调查清楚,否则莫先生可以控告李承逸先生所言不实,也将追究警方的法律责任!”

    这位向律师如此的尖锐严谨,将警司这边人员驳的哑口无言。然而警方也不会就这样了事,相关的疑问再次一以询问,巍警司更是沉声道,“莫先生!请你配合警方调查!”

    莫征衍终于出声,他望着他们唯有一句话,“我是被诬陷的,请你们找到实质证据。”

    这之后对于警方提出的就博纳质疑,以及一系列博纳的罪证在莫征衍面前就显得薄弱了许多,因为没有办法实质证明莫征衍有罪,但是他却也是暂时难逃嫌疑人的关系。

    最后也因为证据不足,所以警方这边只能暂时放了莫征衍,没有拘留看守四十八小时。

    “莫先生,请暂时不要离开港城,我们会随时请你回来接受调查。”相关的证件,依旧是被扣留了,巍警司和律师做了交接。

    莫征衍已然是奉公守法的好市民,一一招办没有任何异议,“可以,我会配合。”

    巍警司点了头,终于放了行。

    这边莫征衍一行出了回廊来到大厅里,苏楠等候半天急忙疾步上前去,“大哥!”

    萧墨白也是起身上前,“先出去再说吧。”

    一行人聚头离开了警署,车子在外边等候着,在这警局门口也是不方便再闲聊。于是先行离开,两辆车子一前一后,便是前往莫家老宅。

    正是年关春节,老宅里虽然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的颜色,可是却没有半点喜庆的气氛。莫夫人不在老宅,这里所有的佣人都换了,苏楠本就不常来,现在一瞧,更觉得陌生。

    这一切苏楠不是不知道,却是如今一瞧,竟觉得心生寂寥的感觉。

    犹如再是繁华鼎盛立于不败之端的盛世辉煌,也都有大厦倾颓的一天,好似海市蜃楼,没有什么是能够永垂不朽。

    苏楠立刻皱眉,惊讶于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等她一醒神,已经跟随着进了别墅里。

    曹管家瞧见莫征衍归来,他立刻上前问候,莫征衍直接吩咐,“不要让小少爷到这里。”

    “是。”曹管家应声。

    苏楠一惊,这难道是已经不让她见绍誉了吗?

    却是来不及再细细考虑这一层,因为莫征衍再次出声,“你们怎么会来。”

    “打听到一些消息,知道你去了警局,所以就过来了。”萧墨白回道。

    “是她非要来,你没辙了,就送她过来的吧。”莫征衍很是了解,萧墨白微笑着不出声,算是默认。

    这两人哪里还有这样的好心情,苏楠却是全然没有,若说警局一切,旁人的证供再真,苏楠都是要亲自面对他,亲自问他一句的。

    萧墨白是个明白人,他道了一声,“你们兄妹两慢聊,我去外边抽支烟。”

    萧墨白立刻离开,他倒是往花园里随意走走,也是抽了支烟打发时间。

    大厅里边,苏楠望着莫征衍,这一刻她凝眸开口,“大哥,我已经听说了这一切,我今天来,只是想问你,是不是真的?”

    “都没有实质证据,你来问我是不是真的?”莫征衍却是反问。

    苏楠道,“大哥,不管有没有证据,我都不在乎的。我只是想知道真相,我只是想来问你要个答案!”

    “是假的怎么样,是真的,那又怎么样?”他再次反问。

    苏楠的眼睛变的透亮,此刻却是豁出去了一般,掏心掏肺道,“我不相信,所以我来问你。是假的,那就是假的。可如果是真的,这一切真是这样,大哥,大嫂那半年的牢狱之灾,实在是太冤枉了!”

    “你不能这样做,你知道一个人的名誉道德有多么重要!还有绍誉,那三年没有妈妈在身边,他一直都很孤单寂寞,因为是莫家,所以妈妈这个概念才很模糊,可他现在大了,会越来越清楚!”她自己就是单亲,这种感觉愈发能够理解。

    当下苏楠轻声说着,她颤了声道,“大哥,如果真的,那就是你做错了。”

    “我还以为你是站在我这边的。”莫征衍沉声开口,仍旧是不知真假的口吻。

    “因为大哥教过我,错了就是错了!”苏楠宣布一般道。

    从小和父亲这边,苏楠接触最多的人就是莫征衍了,如果没有这位兄长,她不会和莫家有太多联系,可是她不曾忘记他从前的教导,犯了错就是犯错,不问原因不问经过。

    “所以呢?”莫征衍扬起唇角来,“到我这里问到了结果,作为证人去检举我?”

    苏楠一愣,对于索要到结果后的做法,她没有多想,让她检举莫征衍,这是她决计也做不到的,“我……我不会这么做……”

    在亲人面前,那些道德礼仪似乎也远去了,大义灭亲她也做不到,唯有私心占据了整个人,苏楠道,“我不会去举报大哥,你永远都是我大哥!”

    “可是大哥,还有挽回的机会的。”苏楠又道,“如果你真这么做了,纸是保不住火的,总会被揭发的。趁着现在,还有机会,你去向董事会解释,请求他们原谅,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相信元老们也不会不念旧情。”

    “公司这边,我知道最近情况很乱,一直都没有好过,大哥,我会尽我所有的能力,还有萧墨白,一定会站在你这边的。就算董事会要追究,但是也不会赶尽杀绝,而且公司的股份,还在你的手上,你不可能被请出久远。大不了,大不了就是被下放被外派,也没有什么。”

    能够站在顶端的人,谁不是起起伏伏,能够承受住多少赞美,必然经得起多少风浪,更何况莫征衍早已有过一回经历,苏楠坚信他会安好。

    “还有大嫂……”苏楠又是提起宋七月来,“你去认错吧,请她原谅,平了她当时被冤枉的罪,还她一个清白,让她不要再背这个罪名。”

    “或许她就原谅了你,这样你们一家三口还能在一起!”苏楠单纯的想着之后的解决办法,想到过往来,“大哥,重新开始吧!”

    她洋洋洒洒说了许多,却是说的热忱一片,那大厅里边苏楠虔诚看着莫征衍,此刻到底真假如何,却也仿佛并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之后,重要的将来,但是莫征衍扬起唇来,那双眼睛格外深沉,“或许?”

    苏楠一愣,一下不知他在说什么,莫征衍道,“到了今天,我早已经没有想过得到她的原谅。”

    苏楠凝眉,莫征衍又是定睛,审视般道,“苏楠,你今天来找我,说了这些话,你是不是来替她抱不平的。”

    “大哥,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你早就嫁给了萧墨白。”莫征衍打断她,冷厉的一句,“而且,你姓苏,不是姓莫。又是什么时候,你是我这边的人了?”

    苏楠竟无言以对,从来就不愿意以莫家人自居,直到现在她的存在也不为外人知晓。

    “你刚才说的,你会尽所有能力是么?”莫征衍问道。

    “是……”苏楠应了。

    “那好,把你手里的百分之一的久远股份转到我名下。还有,我现在需要资金,萧墨白有多少,就给我多少。”莫征衍开出了条件来,苏楠瞠目结舌,他缓缓道,“把莫氏的东西还给莫家,再赔上一笔钱,算是两清。”

    “大哥……”

    “曹管家!”莫征衍呼喊,朝来人命令,“去请萧先生进来。”

    花园里边,萧墨白一个人抽烟静等着。却是突然,他正在园子里散步之时,一回头却看见了另一个人。那是他抬头望去,不经意间看向了后方的别墅。只见别墅上层,那落地窗的窗前,那个小家伙,他正孤独的在那里站着。

    萧墨白凝眸一瞧,那个孩子,不正是莫绍誉。

    萧墨白掐灭了烟,他不禁走向前去。

    孩子还望着他,整个人却不比从前的聪慧机敏可爱,依旧是清澈的眼睛,生的俊秀无暇,可是这样的沉默。

    “绍誉。”萧墨白呼喊了一声,孩子的手趴着窗户不言语。

    忽然的,那身边出现了一个人,绍誉身边有兰姐陪伴着,兰姐朝窗外望,她认出了萧墨白,是苏小姐的先生,但是少爷却是命令,不许旁人接近小少爷,所以兰姐上前将绍誉拉开了,不让他继续逗留在窗前。

    萧墨白看着这一幕,只觉得这孩子像是笼中之鸟一样,后方曹管家赶了来,“萧先生,少爷请您过去。”

    萧墨白重回大厅,只见苏楠立定在那里,那气氛却是不对劲,不比方才离开的时候。

    莫征衍道,“萧墨白,我已经和苏楠说好了。她会将百分之一的久远股份让到我名下,至于剩下的一笔资金,我会让律师跟你谈。现在,你就带着她回去吧。记住了,从今往后,我们就各不相干了。”

    当真是直截了当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萧墨白也是一怔,苏楠却是气急,“现在对你而言,只有股份和钱才是重要的吗!”

    “你不是说要帮我,难道只是说说罢了?”莫征衍问道,“我要的就是这两样,你要是给不了,现在就带着他滚出去!”

    “大哥。”萧墨白唤了一声,他上前搂住了苏楠,“有什么事情好商量。”

    “商量过了,就是这样。”莫征衍不容拒绝的态度,“萧墨白,你娶楠儿,可是什么都没有给,拿你这一笔也是该的。”

    萧墨白沉默间道,“好,我等着律师来和我谈,不管多少,我都给。”

    “苏楠。”莫征衍喊了一声,苏楠被惊到心脏麻痹了一般,“从今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妹妹了!”

    苏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一切都是茫然的,只记得她在莫宅里大闹了一场,可是并没有用,任是她如何呼喊,却只有莫征衍派来人将她拦住了,最后是萧墨白护住了她,带着她离开了莫宅。

    莫征衍这边的动作极快,因为苏楠刚一离开莫宅,就有律师联系了萧墨白。随后直接到了蓝天公司,去公司处理这些事情了。在萧墨白的办公室内,苏楠坐在一侧,萧墨白和对方律师在商谈。

    两份合同准备的这样完善,一份是股权转让,一份是资金转授,却是清清楚楚写个明白。另一方上,已然是莫征衍的签字,更是醒目。

    苏楠一瞧,这绝对不会当天的决定,所以他早就想好了,早就是这么想了!

    “苏楠小姐,萧总,请签字吧。”律师催促了一声。

    萧墨白签下了名字,苏楠却是不动,待他签完,扭头看向苏楠,“楠儿。”

    “好,我签!”苏楠一横心,终于也是提笔落字。

    律师看他们都签署了文件,这边立刻收起离去。

    办公室里苏楠坐在椅子里,一下像是跨了一样,“大哥他早就准备好了,他知道我会找他,他要股份,还要钱……”

    “骆筝姐之前告诉我,她要暂时离开港城陪姗姗出国的时候,我还不相信,大哥怎么就把抚养权给了四哥换自己的利益,现在看来,他是真这么做了……”

    萧墨白道,“我刚才在莫宅的花园里散步,正好看见了绍誉,他在楼上,应该是被看管了,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就被兰姐带进屋里边去了。”

    “怎么会这样。”苏楠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刻落下来。

    萧墨白在她面前半蹲而下,苏楠泪眼婆娑,“墨白,你告诉我,怎么会这样……”

    “我本来是想,不管怎么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要站在大哥这边的,他现在到底是要我怎么样……”苏楠这一刻,突然感受到那本来就不曾属于过她的家,彻底的崩塌了,“大哥他不要我了吗……”

    ……

    这一年的年关,烟花盛开的热烈,天空里绽放开一大团又一大团的焰火,轰然过后绚烂了整片夜空来。

    终于,年初七到来,正常公司都已经正式上班,那欢乐喜庆的氛围未曾消散,大街小巷都是一派红庆,只是众人也是要重新进入到工作状态里去。

    新年起始,股市也开始重新开盘。正当开盘之际,久远的股票开始回涨,一片叫好。私底下股民都言,一定是有人暗中保驾护航了。

    听闻莫征衍不知从何处取得了资金,所以莫氏还在强撑着,但是这一局势却是不容乐观,不过是作困兽之斗垂死挣扎而已。

    “钱是从哪里来的。”半山咖啡馆的上层,三人聚在一起,宋七月问向了对面而坐之人。

    莫柏尧道,“听说是萧墨白付出了所有,连带着把蓝天公司的股份部分都暂时抵押给了秦家大少,这才拿出了这笔钱来。”

    “萧副总这么舍得?”宋七月好奇了。

    莫柏尧道,“岂止,现在苏楠手里的股份都到了他名下。”

    “她这个妹妹,也算是够好的。”宋七月不禁感叹了一声。

    莫柏尧则是道,“已经倾囊而出了,再要下回,可就没有了。他这么一来,算是把苏楠和萧墨白都掏空了,这样的手段,哪里找的到这样的大哥。”

    “不过这也只是枉然。”聂勋于一旁出声。

    宋七月捧着咖啡,她说道,“尧总,我看你这边也是该做些事情了。”

    “你是指?”莫柏尧似早有准备。

    宋七月道,“博纳开了个头,暗账搅了个天翻地覆,你说久远内部,是不是也该有暗账。”

    莫柏尧微笑,那果然是想法如出一辙,“我已经找人着手去办了,这次是袁副总出马,就算是他不同意也不行。”

    与此同时,莫氏内部财务部门已经开始暗中盘查。

    而股市依旧风波升起,自春节后久远的股票简直就像是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大的吓人,有人一夜致富,也有人一夜倾家荡产。数日后,收到金融危机影响,大盘也连带波及,股票一路大跌,久远的股票直接在开盘后就立刻跌停,让人连回神的时间都没有。

    此番就算是有庄家保驾护航,却也难敌天意一般,此刻是回天乏术。

    孙颖滋道,“一个人再厉害,也不可能和这么多人斗。”

    所以眼下当真是乌云笼罩,泰山压顶一般,好似没了出头翻身之日。

    而博纳的暗账却像是一个突破口一般,久远内部也进行了一番翻天覆地的调查。在此期间,由莫征衍直接掌管下的财务部,动用了三十人的团队,没日没夜的筛查,在第八日的凌晨终于在层层筛选调查中找寻到了一个隐藏的文件夹。

    看似正常无恙的文件,却是暗藏了种种指令。调查小组不敢轻举妄动,又是专门请了另一组人来破密。这样也是无用功,最后为了解决那密令,又是找到了国外的破密专员。

    程序又过了一层是一层,最后时刻那一层程序,却是让人惊讶。

    因为那一天,莫柏尧带着专员,在袁副总的见证下,来到了莫征衍的办公室。

    当下,采取了莫征衍的指纹图纹,作为了最后开启密令的钥匙。

    这一隐藏的文件夹终于被打开,里面的内容再次让人震惊。

    果然不出所料,里面记载了几组账户。将那账户一一清查,都是属于莫征衍所有。

    又将那账户里已经被卷走的资金清算一笔,却是有足足近五亿英镑!

    五亿英镑的数目,就一家如此知名的大型企业而言,实在也不算是天文数字,折合汇率一算,再是四舍五入约莫估计为五十亿人民币。像是久远这样的企业,大型项目动用的资金,恐怕比这个数值还要高。

    基于被调查之后,久远董事会在袁副总以及尧总双重检举下,同样将证据转交给了罪案调查科。

    警署这边收集到最新证据,必然是又要一番调查取证。

    莫征衍再一次来到了警署,坐在了那一方审讯室里。

    巍警司将刻有账户的文件翻转放到莫征衍面前,“莫先生,请你告诉我,这个账户是不是你的。”

    莫征衍瞧了一眼,一旁的向律师道,“这件事情,应该由警方调查。”

    “现在我们警方就是证实,这个账户确实为莫先生所有,但为了再次确实,所以才请莫先生确认。”巍警司再次询问,“莫先生,是不是属于你?”

    莫征衍这才道,“既然都查过了,那是我的了。”

    他回的漫不经心,却是如此的狂妄姿态,巍警司又是问道,“莫先生,账户里曾经有过一笔近五亿英镑的资金,请问你这笔资金从何而来?”

    “我有这么一笔钱,难道很奇怪?”莫征衍笑问。

    诸如莫征衍这样的大人物,个人资产自然是庞大,不是诧异于这五亿,只是资金的来源却是值得深究。

    巍警司审讯道,“我想莫先生更清楚,当年和贵公司有关的案件,被窃取的资金正正好好就是五亿英镑!莫先生,请你如实相告,现在曾经在你账户里出现的这笔钱,是从哪里得来!”

    突然一切枷锁都被切开了一般,关键链已经被链接,正中向那面前的人。

    灯光照耀在头顶,莫征衍的双眸,在灯光下深沉无底。

    这五亿英镑,果真是让人骇然。

    那一起罪案当时项目启动不久,正是筹备前期之时,那是计划中的一部分资金数目,可这几十个亿,在那关键时期里却像是铁板钉钉一般血一样的狰狞触目。

    只因为此刻这个数字,正是当年731商业罪案所不翼而飞的资金数目!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