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结局篇第638章:睡过无所谓

结局篇第638章:睡过无所谓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你怎么会知道,破解密令是需要他本人的指纹图纹才能识别?”半山咖啡内,聂勋询问起那关键来。

    莫柏尧也是询问,“我倒也是好奇。”

    那一日就破密文件一事,莫柏尧联系了他们。那机密关卡也曾经展现在他们面前。对此问题,聂勋不是专业人士,所以并无对策。更何况即便是请来了专业人士,也迟迟没有破解。的确是十分之难。

    可是宋七月瞧过了后,却是定睛沉思中,说出了方法来:他的指纹!

    彼时,聂勋和莫柏尧都是迟疑,这个方法是否可靠不知道。

    但是莫柏尧总是要尝试一回,于是便立刻带人前往莫氏总部。而为了顺利采集指纹。更是请了袁副总一起,以袁副总名号进入采集。最终,顺利采集到莫征衍的指纹,从而揭开了那密钥来。

    可追究源头,若非是宋七月提出这一关键,那么恐怕现在还没有解决。更甚至是,在多次输入密钥后会自行销毁文件,如此就会毁于一旦。

    而现在莫征衍再次被警方调查,人已经去了警署。

    所以,他们赢了,宋七月的说法也是赢了。

    冬日里宋七月总是一条毛毯在身上,怕冷的她裹得这么紧,对于这一密钥,她轻声说道,“只是突然想起,以前他也会在电脑里通过手指指纹来开启一些程序。”

    那不过是从前生活时候的一些琐事。却是两人还在一起的时候,才会知道这样细微末节的状况。

    此刻聂勋听闻,他眼眸一沉,看着宋七月的侧脸,只在隐隐之中,仿佛感受到,一丝不一样的微妙转变。

    莫柏尧却是一笑,“你倒是了解,也只有你,曾经在他身边这么亲近,所以才会知道他的这些习惯。”

    宋七月也是笑。“所以,他是败在自己手上了。”

    这话题越是让人不悦,聂勋开口道,“现在他人在警局,还没有招供。”

    “警方询问他,账户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他不肯说明。”莫柏尧说道。

    “我看他是说明不了。”宋七月道。“刚刚好的五亿英镑,这个世界上,怎么就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

    莫柏尧垂眸抽烟,宋七月道,“就是这一笔钱,当年明明就是他拿了去,不过他也是聪明,怕警方查他的底,所以就留在公司了。”

    公司的暗账,定然是被保护了,不可能公开,当时也算是万无一失的保存方法。

    莫柏尧道,“根据警方这边调查来的记录,着五亿英镑,后来分了两次被转出之后不知去向。”

    “是想降低被发现的概率么。”宋七月出声质疑,聂勋则是皱眉凝视,“两次分别是什么时候。”

    莫柏尧应道,“第一笔资金,刚好是二点五亿,是在你被判刑后不久。”说着,莫柏尧报出了一个日期来,“就是那一天。”

    宋七月遥想当时情景,再是一算,那个时候正是周苏赫前来警员探望她,甚至是为了她从而散尽周氏一切,也要去保她为她填补资金空缺的时候。这笔钱,却是刚刚好的二点五亿英镑。

    那个时候,钱就在莫征衍的手上,他却是在想着要怎么转移资金。

    “剩下的呢?”宋七月又是询问。

    莫柏尧道,“是在第二年的九月。”

    那个时候,宋七月已经出狱离开港城,她已经随聂勋远行。

    “九月的二十一号,剩下的一半资金也被转走了。”莫柏尧又是道出具体的时日来。

    宋七月微眯起眼眸,“他倒是计划的很好,神不知鬼不觉的,一半趁着紧要关头转走,一半等到事情过了再转。不过现在,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现在警方一定会询问他,这笔钱是从哪里来的,他没有办法说明资金来源,那么他就有嫌疑!”这一点是毋庸置疑,宋七月下了肯定定论。

    一直都没有出声的聂勋,再次开了口,“现在是个好机会。”

    宋七月笑了,她扬起的唇角不曾的迟疑,“我会提出翻案,现在有新的疑点存在,我要请法庭为我重新申诉!”

    这戏剧化的一刻,真是到了最后,却也是没有想到,竟是会有这么一出来,却是一个大好的机会,为她洗清当时的污点给了一个机遇。

    “这是他欠你的。”聂勋应声。

    “尧总,久远这边还要劳烦你盯着了,我们就在这里先恭喜你如愿以偿美梦成真。”宋七月突然有了万般千般的动力来,她朝莫柏尧祝贺。

    这美梦成真却还有哪一个美梦,不过是一把王座!

    莫柏尧微笑,举杯朝他们致敬。

    这边莫柏尧走后,宋七月和聂勋还在咖啡馆内,宋七月轻声道,“我会立刻派律师提出翻案。”

    聂勋沉默颌首,宋七月本是如雷鼓在胸无边的振作,可是一扭头瞧见他寡言少语,不禁问道,“聂勋,你怎么了?”

    聂勋抬眸,将那沉默一扫而过,他微笑道,“这样一来,你当年受的冤屈就会被洗刷干净。小七,我为你高兴。”

    是聂勋的眼睛,这样的透亮,宋七月点头,“我是清白的,什么也没有做过,从前到现在,我从来没有担心过。总有一天,真相会被揭发。”

    聂勋怔了下,宋七月却是低头,她又是道,“不知道现在,绍誉怎么样了。”

    “趁着这个机会,你可以把绍誉的抚养权暂时夺回来,就算不能完全夺回,但是照看孩子的责任该轮到你了。”聂勋拧眉道。

    宋七月一想起绍誉,那动力更是饱满沸腾。

    莫征衍,莫征衍,你不会再快活太久!

    ……

    就在博纳李承逸翻供后,久远集团总经理莫征衍也因为被内部翻找出一个疑似账户的猫腻,从而成为第二个被警方调查的人员。情况越来越复杂,当年的案件,究竟是如何的真相,也让圈内人愈发关注。

    同一时刻,也因为当年的商业罪案而被判刑入狱服刑的嫌疑犯宋七月,她派出律师提出了上诉翻案的请求。

    这一情况被曝出后,更是惹来众多的非议关注。

    商圈内谁人不知道,现在这位宋小姐是龙源的董事,龙源如今更是如日中天,几乎是商场的一头凶猛的野兽,所向披靡的发展趋势迅速扩展着。而本身这位宋董事的背景,也曾经遭遇到诸多揣测和质疑,现在突然的转变一起,众人都是开始有了新的看法。

    “我看啊,其实当年就是莫氏的总经理想要诬陷他的太太,诬陷成功了,害的她入狱了,不然的话,她现在怎么可能会有今天这样的地位。”

    “没准还真是,要是真这么道德败坏,谁还敢用她?”

    “我听说啊,这次莫氏的股市风波,唐氏五洲在背后插了一手捣鬼打压!”

    “唐氏为什么要出手啊?”

    “因为当年这位宋董事其实是副总唐韩琛手下做事的,可是被冤枉了她背叛韩副总,所以才人人喊打,可是事实上,人家都好着呢!”

    “不只唐氏,还有好几家……”

    世上从来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圈内人士之中,总有一些小道消息流出。比如说最近被闹的不可开交的久远股价,若非没有庄家操盘决计是不可能的。而这幕后之人被告知调查得出,又是让人诧异。

    竟然是唐氏五洲,如果不是因为交情深厚,怎么会出手搅这一趟浑水。看来当年传闻公关部经理宋七月背叛唐韩琛一事,只是谣言,并不属实。

    又得知此番风波里另有几人也是一起推波助澜,俨然是要齐心协力打压久远,圈内人还得知,这其中一人那一位尉氏容少——尉容。

    此番能让这么多位大人物出手,这幕后的那一位真是非同凡响,让人震惊愕然。

    莫氏久远处,前期因为龙源总裁聂勋的注资,公司得以继续运转,之后莫征衍又在年前拿下了几个项目,暂时保了位。而年关一过,听闻从蓝天企业副总萧墨白处得来了一大笔资金,夺的萧副总差点倾家荡产,莫征衍全数砸进了公司里边。

    有时候钱是能解决一些问题的,可钱却不是万能,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更何况,钱是一种消耗品,砸下去了就不见影子。像是巨大的海中漩涡,人想要填满漩涡,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股市这里要稳定股价,让其不要跌破发行价,就已经费了好大的力气。

    眼看着莫氏总经理被疑涉嫌监守自盗又诬陷妻子的恶名一出,皆是让圈内人哗然一片,舆论压力全都倒在了他那一边。始终交待不出证据,不能道明资金来源的莫总,现在真是已经犹如置身于悬崖边上,一步之遥就要坠落而亡。

    就在此时,在宋七月提出翻案后,曾经也是这起罪案的主要嫌疑人之一,博纳总经理的太太,原博纳股东之一的程青宁小姐,也从国外被警方传讯归来。

    程青宁接到传讯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多年后的今日,那一起案子仿佛都已经过去了,可是突然又冒出来,这简直不敢置信。而她却还是这起案子的重要人物之一,亦是让她莫名。

    程青宁没有告诉父母此事,并不想让他们担忧,所以独自赶回了港城。

    机场这里有警方的警司接应,正是当年负责案件的巍警司,程青宁是认识他的,于是碰了面后就一起赶往警局。

    在前往警局的路上,程青宁从巍警司这里又听到了很多内容,这是在电话里不曾来得及说清楚的。这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程青宁的身份,是否是程家养女的事实。

    程青宁一听巍警司提到这个,她整个人都在发怔,“他说的?”

    李承逸,他竟然说出了这一层来,程青宁的声音一窒,“他真是这么说的?”

    “程小姐,请你先冷静一下,我想等回了警局后再慢慢说吧。”

    等到了警局里,程青宁果真是冷静了下来,面对巍警司的时候也安定了不少。这警局不是第一次来了,这样的场景,更不是初次。若说从前还感到崩溃不安,现在倒是没有了分毫。

    巍警司接着方才车上谈论的话题继续,“是博纳财务部的内账出了猫腻,所以才由这个缺口找到了当年那起案子的疑点。”

    “在和你先生李承逸的审讯过程里,他终于承认,他说这一切都是久远集团总经理莫征衍授意。因为当时,莫先生和他两人都怀疑你们是串通合伙,要来为家族复仇,想对公司做出危害的事情来。”巍警司的话语,听的程青宁感到微微凌乱。

    可是分明,她又想起李承逸的话语来,是她当时得知聂勋和她是亲兄妹的真相后,她质问他那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李承逸在她的逼问下,终于说道:你病了住院的时候,我才知道的。

    那时候她病了,心病难医,一病不起。那个时候,他知道了真相。

    “程小姐,现在我问你,你是否知道聂勋先生是你的亲生哥哥,你和宋七月小姐是姐妹关系,你承不承认?”巍警司询问其他们的亲属关系。

    纵然起始时候不愿意接受,这样的惶恐,可是时过境迁,也仿佛没有什么不能够,程青宁道,“我承认。”

    “但是我不承认,我从前就知道。”程青宁在应声后,她又是凝声否认。

    巍警司诧异了,“这话怎么说?”

    “我知道我和他们的关系,是在不久之前,两年多以前,我不知道他们是我的亲人。”程青宁如实道。池宏帅圾。

    一旁的警员做着笔录,巍警司聆听中道,“所以,其实只是他们单方面的设想认为你们是要来报仇,就安排了这一出,诬陷你们犯罪。”

    莫征衍和李承逸?他们两个人联手?程青宁却是已经糊涂了,“我不知道,但是当年,我真的没有做出过任何对公司不利的事情。”

    这边口供录了半天,程青宁一一回答着,再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就不再问了,巍警司道,“程小姐,近期为了案件进展,请不要离开港城。”

    “好。”程青宁答应了,只是在起身之前她提出了一个请求,“可不可以让我见一见李承逸?”

    作为被最先查探到猫腻罪证的李承逸,和已经招供的嫌疑人这一身份来说,是不应让他和亲属会面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太过复杂,巍警司也是在考虑,程青宁又道,“或许我会问出一些结果来。”

    立刻的请示了上级,基于特殊性所以批准了这次会面,程青宁等待着,而后又被警员带领着前去相见李承逸。

    那间暗室里,李承逸坐在那里,已经接到了通知,他被先行安排在这里。

    程青宁进到里面,灯光下边,李承逸的脸庞苍白的不似从前,他不再是西服革履,已经是一身被羁押的看管服。

    程青宁慢慢上前去,在一旁警员的叮咛下,她点头来到他的面前坐下。

    此刻,李承逸一直看着程青宁。

    自那日程青宁离开港城,却是算起来是十二月初,而现在已经是三月月初了。

    三个月了,自那日后已经有三个月不曾见过一面。李承逸知道她回了芬兰,她的父亲母亲都在那里,那里是她的家,她总是要回家去。其实原本,她也是该回去的。到了今时今日,还有什么好说的,早已经全都没有了。

    可是现在,李承逸终于还是瞧见了她。他不曾去找过她,或许是因为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也不知道要以何种姿态出现,仿佛早就没有那可能来。但是现在,她在他面前了。

    对视之中,程青宁突然说不出话来,可是李承逸却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

    程青宁一惊,这到底是怎样一回事。为什么他看见她的时候,竟然会是说这样的话语,仿佛他就是在等待,等待着她到来一样。可他现在,分明已经面临牢狱之灾,已经是被警方调查质疑。

    对上他的笑容,程青宁道,“我刚刚做完笔录。”

    “我知道,你既然坐在这里,那么就表示你都知道了。”李承逸说道。

    程青宁道,“对于这些,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吗?”

    要说什么话?李承逸凝视于她道,“没有。”

    程青宁却是有话要问,“你说这一切都是他授意的,所以你从前是和他串通好了的?”

    李承逸不说话,程青宁又是继续发问,“你从前就知道我的身份,知道聂勋的身份,你怕我拿公司去利用,所以才这么做陷害我?”

    “巍警司不是都对你说了,你还这么来问我做什么。”李承逸并不否认,却也并不承认。

    程青宁不知这真假,但是她却是道,“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你不会和他联手。”程青宁已有定论,“你这个人,怎么会和莫征衍去联手?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你都会去合作,也就只有他,你不会这么做,你绝对不会!”

    这一刻,她信誓旦旦的说着这样的话语,突然震的心像是停止了一样,李承逸默了声音。

    就在四目对峙,眸光灼灼里,李承逸道,“你错了,我会。”

    程青宁一下发怔,她却是更为茫然,那声音像是嘶哑了,却是这样压制着自己,“我不信,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给我一个回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中,李承逸幽幽开口,“如果我说是为了你,你信不信?”

    程青宁突然哑然,怎么是为了她?

    李承逸却是道,“我和莫征衍联手,是想要打垮聂勋,让聂勋不能把你带走。我也要让你知道,在关键时刻,能够保你的人,不是聂勋也不是莫征衍,而是我李承逸,只有我李承逸一个人!”

    竟是这样的不可思议,像是天旋地转一样,世界都被颠倒了,无法再摆正。他说的这样荒唐,让程青宁如坐针毡,那铁板凳的冰冷从脊背里透了起来,可是有一种莫名的悸动来。

    就在当年,因为案件的原因,博纳和莫氏沟通后同意撤诉,可是条件是要补齐这缺失的资金。那笔资金却是巨资,对于博纳而言几乎是毁灭性的,所以当他要独自填补的时候,她对他说:你其实不必这么做。

    可是他说: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太太,传出去被别人知道了,不知道会有什么看法,就算你能容许有污点,我不能容许这样的污点。

    那是一生的污点,她即将被判刑入狱,这一生无法改变的罪名。

    可他说他不允许。

    现在回想从前,不知是真是假,可他此刻亦是真假难辩的回答,却是让程青宁无所适从,更是不能自己,不知在抗拒什么,又或者那颤抖的心在惶恐着,“我不信!你是疯了!你疯了才会这么做!”

    “就知道你不信。”李承逸笑了,他往后靠去,“不信就算了,反正,这五亿英镑,我是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全被莫征衍给吞了。”

    两人的会面,只在他这最后一句话里结束,程青宁沉默到了最后。

    当她离开暗房,往外走的一路,她却还在回想,想方才的一切。

    到底是真,还是假?

    兜转了一个大圈子,和莫征衍联手,将她送上法庭席上,而后又来保她,只为了来证明只有他能够保住她?

    这太疯狂!

    这实在是太疯狂了!

    程青宁就要离去,但是那位巍警司却是疾步而来,他又将她请回到审讯室内,问了她一个问题,让她茫然,“程小姐,请问你是否知道,宋七月小姐和你并没有血缘关系,她并非是聂家的女儿?”

    程青宁所有的意识里边,就当年的案子而言,又就宋七月和聂勋重新回归后的一切来看,她都已经认定,宋七月也是聂家的孩子。只不过,大抵或许是亲生父亲和另一个女人所生的女儿。

    但是现在,这又是让人惊诧,宋七月,她竟然和聂家没有任何关系?

    此时的警署内,另外一间审讯室内,宋七月今日也在警局,就翻案一事再次回忆当年案件情景一切。更是就她和聂家,以及与聂勋和程青宁两人之间的关系做出回应。

    可是她的所录口供,却再次让警方陷入了迷雾。

    宋七月道,“其实我不是聂家的女儿,我的亲生父亲名字叫林崇业,我的母亲她叫宋玉宁。聂宏言是我的养父,他和我父亲私交很好,所以从小就一直照顾我和我妈妈。”

    宋七月的身世其实与聂家无直接关系,而程青宁却又成了聂家的女儿,这真是太大的转变,让处理这起案件的警司坦言,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堪比电视剧。

    最后为了确准身份关系,所以警方这边决定验DNA血型,立刻抽取了宋七月和程青宁的血液,同时也联系了聂勋,聂勋表示明天会到警局来录口供。

    在抽取血液样本的时候,宋七月和程青宁撞见了。他们两个人,到了这一刻,却也像是山重水复间彻头彻底的明白无疑。

    待出了警署,宋七月道,“聂勋在公司,你要去找他吗。”

    程青宁应了,“我是要去,没开车过来,还要麻烦你送我过去。”

    两人上了车去,宋七月亲自驾车,程青宁坐在一侧。过了一条马路,程青宁才道,“我没有想到,你不是聂家的女儿。”

    宋七月握着方向盘,瞧着前方车道,“你是不是现在很庆幸,幸亏我不是。”

    “的确。”此刻的坦然,程青宁回的不带犹豫,“我们不是亲姐妹,这样的关系让我感到不只是庆幸,简直是高兴。”

    程青宁和莫征衍这一段,宋七月和莫征衍这一段,他们都是知晓。前者有过一个孩子,不曾成形就没了。后者有了一个孩子,现在已经长大。如果她们真是姐妹,那这关系真是实在太过乱来。姐姐的初恋和妹妹在一起,两个孩子一死一活,同一个男人,这才是真真实实的**,坐实了**了这一关系!

    而这样的关系,比起得知身世真相来,回想以后更让程青宁感到无法面对!

    等到了龙源办事处,宋七月直接让人带着程青宁进办公室,她自己则是回了自己那里。

    聂勋看见程青宁到来,他并不感到惊奇,招呼了一声坐下。

    程青宁道,“我刚去了警署,和宋七月遇上了。”

    聂勋点了个头,“你见过李承逸。”

    “见过。”他的消息打听的真是快,程青宁道,“事情发展成这样,是我没有预料到的。”

    聂勋道,“现在的情况下,只要翻案成功,你和七月都是无辜,所有的指证以后都不会再存在。”

    “我今天才知道,她不是聂家的女儿,这是真的吗?”程青宁又问了一遍。

    聂勋应道,“她的确不是,而你一定是。”

    她不在乎前者和后者,她在乎的却只是这姐妹关系,此刻听到程青宁如何能不庆幸,她竟像是如释重负一般。

    “你有没有问李承逸,他当时为什么要和莫征衍串通?”聂勋又是问道。

    程青宁再度想起李承逸来,那回答都像是被扭曲了,无法分辨清楚,她沉默着不言语了。

    瞧见她不应,聂勋道,“你这次回来,大概要在港城留一段日子,住哪里?”

    “我定了酒店,已经有安排了。”程青宁回答。

    聂勋也不坚持,“有什么事情就再联系。”

    这边程青宁离去后,宋七月才又进了聂勋的办公室,将方才警署笔录的一切道了一遍,她眉头紧锁着。

    聂勋见她似乎有疑虑,“什么事情让你想不明白了?”

    宋七月道出心中困惑之处,“莫征衍,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你的身份。”

    有关于李承逸,宋七月并没有询问,因为程青宁的关系,看来他们早就有所联系。因为程青宁的身世,就连宋七月也是最近才知道。

    可是莫征衍,可是那个人呢?

    他又什么时候洞悉察觉?

    聂勋眸光深邃,“或许是从李承逸那里知道的。”

    ……

    隔天,聂勋接受警方调查,在巍警司的盘问下,他逐一回答问题,“我的父亲是聂宏言没有错,我和程青宁是同父异母的兄妹,我的母亲很久之前就病倒了,后来去世了。我父亲这才娶了程青宁的母亲,她也就是我的继母。”

    “至于宋七月,她的父亲和我父亲是好朋友,因为七月还小,林叔叔又过世的早,所以我父亲就担任起照顾七月和宋阿姨的责任,而我也因为这层关系,从小就和七月一起长大。”

    “后来家里败了,我父亲引火**,烧毁了整个家,我的继母和妹妹也以为烧死在别墅里了,只有我一个人侥幸活了下来。但是没有想到,原来我妹妹还活着。”

    “的确,我很痛恨莫家。不过我没有做过任何事情,所有一切,都是他们自己设想,想要陷害我的妹妹还有七月。其实博纳的李承逸,他对我妹妹程青宁还是可以的,只是他听信了莫征衍的话,所以才会做了错事。”

    “说起来,罪魁祸首就是莫征衍!”

    “你们要抓,就去抓他!判他的罪,还他们清白!”

    聂勋这边口供道出后,巍警司带他去抽取血液样本。

    再过一天,血液样本被警方送去血液中心检查后,检查得出来的结果却是如同聂勋所说一样。

    聂勋和程青宁,确实有科学依据上的亲属关系。

    而聂勋以及程青宁,与宋七月之间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

    这三人的关系,也就此确证无误。

    警方的调查仍在继续着,李承逸被暂时拘留不得保释,而莫征衍还在做徒劳无功的反抗斗争。他成了警局这里的常客,不时被调查盘问。就在他们三人做了亲自鉴定后,警方已经提出申请要暂时羁押莫征衍进行审讯。

    这一申请还在上交,未曾有答复下来,但是众人知道,这一次的答复,不会有变数,莫征衍这一遭难逃法网,只要他解释不出资金来源,他就难逃质疑!

    而久远集团内部,就董事会决议,已经要暂时停止莫征衍一切执行权利,这无疑也是最为严重的高层禁止决策!

    大厦倾颓终于缺了角来,瓦砾只在这一刻散去。

    却是这一天,宋七月接到了邵飞的电话,“什么事?”

    迟疑了下,却似是找了个借口一般,邵飞竟是道,“你名下的那幢公寓,金海岸的公寓,物业催缴物业费了,你空了就去缴一下。”

    当年那是她唯一的住所,也是唯一拥有的东西。后来入狱后,也差点就要被变卖,只是因为资金被填补上了,所以也就没有再动。之后宋七月离开,一直都是邵飞保管着,他那里有钥匙。后来邵飞也有再提议,可是宋七月没有再回去过。

    今日一提,宋七月倒是也记起,“知道了,我会去处理。”

    “钥匙就放在你的地毯下面了。”邵飞提醒一句,宋七月应道,“知道,我自己放的地方,我当然记得。”

    却还是迟疑,邵飞终于是问道,“你都好?”

    “再好不过了。”宋七月回了他,没有再多聊什么,便是挂了线,仿佛这已经足够。

    此时的邵飞远在森城,交易所的办公室内,他握着手机,却是凝眸。人虽未在港城,可是有些消息却是清楚,港城动乱不安,久远更是一片狼藉。案件被重新翻起,邵飞也电话里接受了警方询问,更是知道宋七月要翻案。

    只是今日,最终结局又会如何?

    经邵飞一提醒,过了两日,宋七月联系了物业,吩咐艾秘书缴纳了相关费用。想起金海岸的公寓,宋七月就想到了绍誉,那时候母子两人带着许阿姨曾经在那里住过一段日子,那里有绍誉的影子存在。

    宋七月突然也想要去瞧一瞧了。

    时间不早不晚,还是来得及,宋七月想着应酬过后,她就回去一趟。离开了酒店,宋七月独自取了车,只让秘书助理先走,她自己开车离去。

    只是方才酒店里,男人已经注意到她的存在,带着人一闪而过离开的身影。

    夜幕中前行,这几日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总是阴雨不断,天漆黑的让人感觉拨不开那云雾。刚刚还晴朗着,这一刻又是下起细雨来。就在这阴雨之夜,宋七月开车抵达了金海岸公寓。

    这真是宋七月回归后第一次到来,地毯下的钥匙,她拿起来开门。

    将门打开,许久不曾有人居住,铺面而来的沉闷空气,让人忍不住皱眉,宋七月进去开窗。她试图想要开灯,可是却才发现,公寓里已经断了电,又想起艾秘书在她忙碌之时所说的话语:宋董事,物业那边说,今天是周末,等周一才能恢复供电。

    宋七月将公寓门敞开,瞧了瞧里边,却是发现,虽然无人居住,却是很干净,大概是因为邵飞一直有让人打扫的原因。她再是一瞧,那桌子上还放着一盒子拼图,那是绍誉还是婴儿时候,她买来的,那个时候,她抱着儿子,陪着他一起玩耍。

    突然,又是看到了那小房间,原本是杂物房,可后来被改造了。

    这改造的人,又会是谁?

    宋七月眉宇一凝,一闪而过的念头挥开,她转过身就要走,可是这一回头,却是发现客厅里借着外边回廊的灯光,以及外边夜空一些晦暗的光芒,有一道身影驻足在外,打下一道身影来。

    宋七月一瞧,却是发现门口立着如鬼魅一般的身影,竟然是莫征衍!

    他的出现,让宋七月吓了一跳,莫征衍也瞧向她。

    “你跟踪我。”宋七月立刻道。

    “只是刚好遇到了,早知道在一家酒店就该一起喝一杯。”

    原来是因为刚才,他们都在同一家的缘故,怪不得他会在这里,宋七月明白过来,“那么现在,莫总跟我来这里,是有话要跟我说?”

    “宋七月,你还真是够能耐。”他低沉着声音说。

    宋七月笑了,“你现在来这里找我,是特意来夸奖我?莫总,你可不像是这样的人。”

    “我难道有说错?”莫征衍反问着,他靠着那门沿道,“你的朋友也真是多,唐家掌事的人,全都用上了,就连那位容少,也都听你的吩咐。”

    “你不用心里明白装不明白,我从来就没有背叛过唐韩琛,他们帮我是念旧情。欠了人情要还,而你欠了债,也要偿还,都是天经地义!”宋七月丽眸凝住,黑暗中望向那背光而站的身影。

    莫征衍的脸庞灰暗沉凝不清,却是只觉得阴晴难辩,他终于动了动,从门口走了进来,踱步站到那一侧,继续倚墙而站,却也正面对上了她,“岂止,还说动了我那两个当了叛徒的弟弟。”

    那一切早就不需要遮掩,宋七月干脆道,“是你自己没有本事,你能怪得了谁去?莫征衍,你不能让人服气,所以才会落得今天众叛亲离的下场!就你这样为人处事,今天就算不是我,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不过,我也要感谢你,感谢你对我这么绝情,如果不是你,现在的我,手上也没有多资金来和你斗!”像是痛快的报了仇一般,宋七月是这样的快活,“感谢你当年付出的百分之十宋氏股份资金,才能让我在今天把你扳倒!”

    那正是当年,他如此绝情的让她收回宋氏股份,斩断一切时的决策,却是不料,今时今日竟是最好的回击武器。

    “莫征衍,我要看你从顶端摔落,看你一无所有!这是你自己造的孽,你的罪,苍天有眼,它终于来收!”宋七月笑着,仿佛这三年来所有一切,所有的隐忍都好似值得,她眼中的恨可以翻天覆地一般。

    但是那人却屹立不动,只站在那里,黑暗中用一种深沉莫测的眸光看着她。

    一切都变的愈发诡异起来,像极了前几日他在狱中追逐她的车而行时那情景,让宋七月心头猛的一凛。

    却是寂静的幽幽之中,莫征衍问了一句,“我现在只想知道,你和他睡过没有。”

    宋七月定住,来不及开口,他又是说,“不回答也没事,有,或者没有,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说话之间,他朝她步步走近,那是男人绝对的压迫感,瞬间让宋七月意识到不对。她疾步往公寓外边冲出去,可是她的手被他一把抓住,整个人拽回了那公寓里。门被啪的关上,混乱里,他的唇已经彻底压上她——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