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42章:听寂寞在说

最终尾声第642章:听寂寞在说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柳秘书!聂总还没有来吗?”清早的龙源公司,主管前来询问。

    年关刚过,所有项目都在启动中,这本应该是非常繁忙的时刻。原先也早就预约安排好,今天早上将会和聂总直接就手上项目案进行会谈审批。但是现在这位主管早已经等了。可聂总却迟迟未曾出现。

    “柳秘书,不如你打个电话请示一下聂总。”对方有些着急。

    依照道理来说,这不像是聂勋的处事风格,他从来不会这样无缘无故迟到,而且提醒一声也没有过。柳絮不禁开始担忧。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这边电话打过去,手机是通的,可是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柳絮定然是不死心的,于是又拨了一通,那头这才有了反应,有人终于接起,柳絮急忙喊道,“聂总!时间到了,刚刚王主管过来了,他约好了今天早上一早就项目面谈!您在哪里?”

    “告诉他,我今天没有时间,先照他的计划书去谈,到时候再酌情修改。”聂勋的声音低沉着,却好似很疲惫的样子。

    “是……”柳絮更为忧虑。这是怎么回事?她虽然应了,可还是追问,“聂总,您今天不来公司了吗?”

    聂勋回道,“一会儿就到。”

    到底是什么事情,能够让聂勋迟到了,柳絮却是来不及再询问。因为聂勋已经挂断了电话。好似有些不对劲,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果然,不过多久,聂勋抵达了龙源。

    那位王主管因为还要和客户去洽谈,当聂勋赶回的时候,他已经率领团队离开。柳絮瞧见他一闪而过的身影从百叶窗踱步而过,那相隔的窗叶里,可以看见他沉凝的侧脸,这样的凝重。

    柳絮送上了一杯咖啡。

    聂勋坐在大班椅里,他沉默喝了一口,柳絮此刻一瞧,果真是如方才电话里听到的声音一般。有些憔悴的样子,她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聂勋放下杯子,“没事。”

    “怎么可能会没事?”柳絮几乎是脱口而出,“你从来不会迟到早退。今天怎么会这么失策?出了什么事情,告诉我,我来帮你一起分担……”

    “和你无关!”他却是烦躁不已,所以一开口就将她径自打断,那语气更是不耐。

    那一腔的热忱被冻结了,柳絮握着文件的手一紧,“我以为我可以帮你分担。”

    “这只是你以为!”聂勋抬眸瞧向她,柳絮瞧见他的眸子这样的冷漠,“不要太自以为是,没有人能够帮别人分担任何事情!”

    “我知道,一个人能成功,是要靠自己坚持不懈,要有信念。”柳絮幽幽道出当年他曾经对她说过的话语。

    一瞬间的凝眸对视,柳絮沉默着,良久后反而是聂勋又是开口,“汇报今天的工作进程。”

    “是。”柳絮再次应了,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没有过。

    下一秒,办公室里已经是她如机器人一般的女声响起。一些安排被推迟,一些安排被接受,做了相关调整后,进程调解结束,柳絮问道,“聂总,还有什么吩咐吗?”

    聂勋问道,“宋董事到公司了没有?”

    “没有。”柳絮回道,“宋董事请假了,她今天先去了警署。”

    聂勋不禁凝眸,这才仿佛是想起,今天宋七月原本要去警署,前天就已经向他提起过,只是他怎么就这么忘记了。

    柳絮走出办公室,她身子一沉,坐在了椅子里。沉闷的空气,交织而起如此浑浊,几乎让人无法呼吸。

    聂勋则是看向墙上的挂钟,再过一会儿,今天的按例审讯也该结束了。

    ……

    警署的审讯室内,宋七月坐了有好半晌时间了,巍警司也携另外一位警员陪同了半晌。又是一个问题提出,宋七月却是许久没有反应,巍警司轻轻敲了敲桌面,“宋小姐?”

    宋七月回过神来,“抱歉。”

    巍警司狐疑道,“宋小姐,今天是不是不大舒服,所以不在状态?”

    就今天的审讯看来,宋七月的确是不在状态,走神的次数太过多了,回答问题也不似前几日这样的伶俐。虽然也是逐一回答,可以一有了对比后就明显感觉到了反差。

    宋七月摇头,“很抱歉,巍警司,刚刚的问题再说一次好吗?”

    于是巍警司道,“宋小姐,当年的证据里边,有一组关于项目的硬盘资料数据,你能不能回想一下,会不会在哪里看见过?”

    巍警司的手里正是当年作为呈堂证供的物证之一,此刻在宋七月的面前,宋七月道,“说实话,巍警司,硬盘公司有很多,我们做项目的手上都留有备份,当然也分机密程度,但是这个硬盘确实不是属于我的。”

    “可它当时是从你的公寓里被找到的。”

    “我是被人污蔑栽赃。”宋七月凝眸去想,“我的笔记本密码,不是没有别人知道,那个人他就知道。”

    “谁?”巍警司问道。

    宋七月眼中十分平静没有起伏,“莫征衍。”

    “我们是夫妻,他知道我的密码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而且当年我和他又在同一家公司,我们又是上下属的关系。早在当年,就是他陷害我,现在他露出了马脚,当年指证我的证据,我也可以猜测是他故意所做的。”宋七月缓缓说道,巍警司一一记录。

    那硬盘被收了回去,又取出了另一件物证来,宋七月一看,她认了出来。

    “这是当年从瑞士银行调取的视频资料,视频的画面里边,那个女人的身形和宋小姐很神似,这组照片也是当年你被认定为有罪的证据之一,这个女人你有没有印象?哪里见到过?”

    宋七月看向那一张照片,“我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世界上,像我的人也多的是,而且这个照片没有能够完全看清楚她的样子。”

    审讯又陷入到同一个僵局,当年定罪的时候,陪审团也是信服了这组照片中的女人就是宋七月本人,所以才会输了官司,从而让法官定了她的罪名。此刻,巍警司道,“宋小姐,这张照片是很至关重要的,如果你又想起来什么,或者有新的发现了,请立刻联系。”

    “放心,我一定会的。”宋七月道谢应声。

    “辛苦你了。”巍警司亦是回道,只是当下却是见到宋七月一直瞧着那被放在手边的照片,是方才巍警司还给了她的照片。那目光却好似质疑,更是想不明白一样,让巍警司问了一声,“宋小姐,这张照片有什么问题吗?”

    “这照片里的人,可是看得很清楚,确确实实就是你啊。”她的神情会给人一种错觉,好似巍警司弄错了人。

    宋七月定睛于照片,正因为绝对不会有错,她才会迟疑。

    “好好收好吧,那下次再联系。”巍警司叮咛着道别。

    宋七月只得将这照片拿起,揣入了口袋里边,她离开了警署。上了车发动引擎,宋七月看了眼那面前的警署,莫征衍就在此处被拘留。突然,有一丝烦乱,不知为了什么。

    “聂总到公司了吗?”宋七月来到龙源便是询问艾秘书,艾秘书回道,“到了,不过今天迟到了。”

    对于聂勋的延误,宋七月也是好奇,她前往办公室瞧瞧他。柳秘书在内,正好也是要离开,可是刚要开口,却是被聂勋脸上的笑容怔到。

    聂勋一对上宋七月,他便是笑了,“回来了?”

    “我先出去了。”柳絮立刻应声,回头呼喊了一声,“宋董事。”

    宋七月朝她微笑,便是朝聂勋走过去,“你好像有够忙的,所以人都见不到,是去哪里了?”

    “办了点事情……”是他隐约的男声传来,那扇门被柳絮关上了。

    宋七月挑眉入座,“什么事情这么神秘,我看啊,你该不会是去偷偷谈恋爱了吧?”再是盯着聂勋瞧了瞧,虽是和往日一样的斯文俊秀,可精神气不比昨天,“一定是女孩子闹脾气,你去哄她了!”

    “你脑子里的偶像剧,能不能少点?”聂勋无言。

    宋七月叹息,“谁让你一个晚上没有回来。”庄农低巴。

    “我可以夜不归宿,但是你就不可以,你是女孩子。”聂勋回了句,话题转过,“刚去了警署,警方那边怎么说?”

    “当年有两个证物,一个是从我公寓里找到的硬盘,里面有所有的机密资料。还有就是瑞士银行调取的视频录像,那个视频里的女人看上去太像我了。”宋七月回道,“除非找到这个女人,不然当年我没有办法证明我不是她,现在我也依旧没有办法证明。”

    聂勋眉宇一凛,“那么他也是,他不能证明那笔钱的来源,他同样也要被判刑。我问过律师了,如果实在找不到实质证据来翻案,但是通过现有的证据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被冤入狱,毁了名誉,陪审团的同情分不少。”

    “我是不是该感谢我现在是个女人,而不是一个男人。”宋七月轻声微笑,“好像女人在这种时候,总是能获得更多的同情。但是我要的,不是同情,而是确实的证据,我当年是无辜被冤,我才是那个受害者!”

    她专注的眼眸,清澈绽放出光芒来,一下刺入聂勋的眼底。太过闪耀,所以才让黑暗里被隐藏的阴影照的无处可逃。

    “我相信你。”聂勋低声说,“总会还你一个清白。”

    宋七月微笑点头,“对了,今天晚上还忙不忙,回来吃饭吗?”

    “恐怕是不行了,晚上还有应酬,你和绍誉两个人烛光晚餐好了。”聂勋扬唇玩笑道,只是那眼底却是蹿乱着那份阴暗眸光。

    傍晚的花店里,宋七月接了绍誉放学,两人决定在回去之前,买些花草盆栽回家。两人便去挑选一番,挑选盆栽的时候,很是高兴,不多久就选了好几盆。

    “妈妈,就要这些吧。”绍誉说道,宋七月也觉得不错,便是买下了。

    店员将盆栽装起,帮他们搬送到停在路边的车后箱里。绍誉则在店里面停留,还在看那些灿烂盛开的花朵。

    三月春日,一年的春光浪漫,是花开的好时节。

    宋七月搬好了盆栽折返回来,她走近喊道,“绍誉,我们回家了。”

    “喔。”孩子应声,宋七月却是察觉到异样来,“这盆花也想买回家吗?”

    “不是。”绍誉摇头否认,宋七月在询问的眼眸下,孩子却是轻声道,“阁楼里的盆栽,没有人给它们浇水,不知道死了没有。还有花瓶里的花,不知道也死了没有。”

    孩子的世界里,那枯萎的花草等同于死去一样的残酷,虽然说也正是如此,只是宋七月也是一愣。整个阁楼里的那些盆栽,还有那唯一一朵花朵,在那白玉的花瓶里绽放着,离开之时还鲜活娇艳。

    “每天我都会看一看,给它们浇水。”绍誉又道。

    宋七月这才道,“没事的,你不在那里,姜奶奶管家伯伯他们会去浇水的。”

    “不会的。”绍誉却是否定,这一刻提起了莫征衍来,“阁楼只有我和爸爸才能进去,就算他们进去了,也不能动里面的东西。”

    “不能动?”

    “对啊,爸爸都是自己打扫的,我和爸爸会一起把书上的灰尘擦掉。花瓶里的花,可以开一个星期,周末的时候再去公馆里摘了花拿回来。”那生活的点点滴滴从绍誉的口中道出,宋七月想起那阁楼来。

    曾经封锁的阁楼,就像是一个枷锁,锁住了所有回忆,和那一颗心,可是现在,他只带着儿子进入,又是亲自打理,这又是为什么。

    宋七月心中一颤,她却是不愿意再多去深究,这些都和她没有关系了,早就不再有,“没事的,管家伯伯这么聪明,一定会记得给盆栽浇水……”

    夜里边母子两人洗过澡,便在房间里的地毯上席地而坐,宋七月是喜欢陪着绍誉的,看着儿子身边看书或者画画,更喜欢听他说起学校里发生的事情。这边正说的热闹,绍誉去拿画板,要让宋七月来欣赏今天老师教的画。

    “怎么样?”像个小大人一样,绍誉拿到宋七月面前。

    宋七月自然是自豪的,“我们把这些画都收集起来。”

    谈论起了画,绍誉拿起桌子上的画册,要将画收在一起,这边打开来,就翻到了那一幅生日快乐的图画,宋七月看见了。那又重新被瞧见的图画,再次触动宋七月,“绍誉,这幅画是什么时候画的?”

    “去年啊。”绍誉回答,“是去年七月的时候,爸爸说,是妈妈的生日。”

    许是方才在花店里已经开口提了莫征衍,所以话匣子也打开了,此刻谈起那件事情来,孩子起劲了,“那天爸爸和我约好了,早上就出发了,爸爸带我去了一家蛋糕店。”

    “蛋糕店?”好似越来越多,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被知晓。

    “我们去给妈妈选了蛋糕,是一个有小熊的蛋糕。后来我和爸爸又去摘了好多蔷薇花,爸爸说让我选一朵花园里最美的蔷薇带回家去。我选了一朵最漂亮的,我们就回家了。”

    “回家以后,爸爸就让我画画送给妈妈,爸爸就去打扫阁楼了。”

    “爸爸还说明天妈妈你会回来,我等了好久好久,可是你没有回来。后来爸爸说,妈妈你今天不会回来了。不过我们有一起吃蛋糕,还把蛋糕拿去学校里请同学们一起吃。”

    “爸爸说,妈妈虽然不在,但是我们也要给你过生日。”

    竟然还有这样的一段发生过,可是宋七月全然不知,绍誉又是夸奖着宋七月,连带着也夸了自己,“我的妈妈最好看了,所以我才长得好看啊。”

    宋七月却是突然没了声,一时间心头不知是什么滋味,却是看着儿子骄傲的样子,她轻声道,“傻瓜,那个时候妈妈又没有回来,你也没见过妈妈,怎么就知道了?”

    “睡觉的时候,我有问爸爸啊。”绍誉又是道。

    “你问他?”宋七月几乎被带了过去,思维只跟着儿子的话语走。

    “我问爸爸,妈妈是不是长得很漂亮,是个大美女?”绍誉一双眼睛大而明亮,宋七月看的一怔,“爸爸就说,恩,很漂亮,是个大美女。”

    一切都变的不在预计里,一切都不在原先的设想中,好似脱轨的火车,还在急速前进中,宋七月一颗心凌乱散开,她看不见那前方,不知道迷雾丛林里的海市蜃楼,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爸爸有给我看妈妈的照片喔!”又是突然,孩子这样兴高采烈的说。

    他给儿子看过她的照片?他怎么会?

    绍誉说道,“是上上次开家长会了以后,爸爸有给我看。就在阁楼里面,爸爸坐在我的面前,就像是现在一样。”

    此刻,宋七月和绍誉盘腿而坐,不知怎么回事,看着绍誉的模样,那五官好似能变幻一样,变成了另一个人的,这样的神似,恍恍惚惚中听见孩子的童声,这样的柔软,却是惊心,“爸爸把和妈妈的照片给我看了,是你们两个人的合照。”

    “爸爸还说,要把照片给我,可是我没有要。”绍誉感到万分可惜似的,小手纠结的攥着蜡笔。

    “为什么没有要?”声音都不似自己的,宋七月动了动唇。

    绍誉道,“因为我要是拿了,那爸爸就没有了。和妈妈的照片,爸爸是从钱包里面拿出来的,一直都带在身边,就像老师说我们出去要戴小帽子一样。所以,我不要。”

    宋七月该如何回答,本该是夸奖,他这样的懂事,可这一刻,她竟是无法开口。

    那张照片,分明是从结婚登记证上硬扯下来的,他们早就各自天涯,这一辈子也不会有往来。或许,在时光漫长的转移中,早就全都幻灭。她不曾留下过,任何一件属于他的东西,那些所有的照片,更像是罪证一样,被全部销毁。

    怀念这种感情,存在的时候才会想要留作纪念。

    可是他,他为什么要这样保留,甚至还一直放在钱夹里。他又为什么要告诉儿子她的生日,还要带着孩子为她过生日。如果只是为了哄孩子,那也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竟是晕眩不已,任是宋七月如何也想不通的症结。

    ……

    年假期间,姗姗由莫斯年带领着前往了国外度假。而骆筝因为抚养权被转移至莫斯年的关系,所以她也只得一起离去。这么一走就走了一个多月,现在眼看着又是开学,姗姗也重新投入到学校生活里去。

    而骆筝在回归后,被上位的莫柏尧再次派去新城处理先前接手的内容。一是碍于姗姗,二是唯恐再波及莫征衍,骆筝只能前往。

    这一日,宋七月接到了莫斯年的电话,莫斯年表示,“姗姗想见见你和绍誉。”

    孩子要来相见,宋七月自然是愿意的。于是在周末的时候,莫斯年送了姗姗过来,宋七月就带着孩子们去外边玩耍。在那公园里铺上毯子,将准备好的食物摆出来,野餐就这样展开了。

    姗姗却是带来了礼物,送给绍誉的是恐龙玩具,大概也是知道弟弟最爱这些,所以特意去选来的。

    “舅妈,我也有礼物要送给你。”姗姗又是朝宋七月道。

    “我也有?”宋七月当下倒是惊喜了。

    姗姗有些腼腆,毕竟是女孩子,送起礼物来脸还会泛红,她从包里拿出那礼物,而后递给了宋七月。

    宋七月一瞧,那是一个小信封包装住的礼物,打着漂亮的蝴蝶结,是精心挑选了包装纸张,所以才会这么的细致考究。女孩子选的礼物,果然是用心,宋七月欣然接过,“谢谢姗姗,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可以啊。”姗姗应道,绍誉也是好奇探过头来,“姗姗姐姐,你送给妈妈的是什么?”

    姗姗道,“看了就知道啦。”

    宋七月将蝴蝶结扯下,打开那包装的纸张来,映入眼中的却是一叠纸盒子装的明信片。那明信片是来自于滑雪王国,瑞士的明信片,白雪皑皑的国度,美丽的明信片上,还有着雪之女王的人物图画。

    “为什么还有个女人?”绍誉指着道。

    姗姗道,“是雪之女王啊!”

    “又是女王又是公主,女孩子好可怕。”绍誉嘀咕了一声,姗姗尽管年纪长一些,可毕竟也还只是个孩子,她兴冲冲道,“这是很出名的童话故事里的女王,很漂亮的,你喜欢吗?”

    “喜欢。”宋七月看着这套明信片,却是觉得有些眼熟,好似哪里也瞧见过,类似的礼物。

    忽而姗姗又是问道,“舅妈,我以前也选过一套明信片送给你,你喜欢吗?”

    从前选过的明信片,从前选过的……猛地定格了似的,宋七月好像想起了什么来,“那套明信片是你送的?”

    “是我帮舅舅选的!”姗姗想起当时来,“那时候舅舅来英国了,他要走了,就让我帮他选一个礼物,说是要送给舅妈的呢!”

    “我也不知道要送什么好,就拉着舅舅去店里选,跑了一家又一家,跑了好多家,最后才选了这个。”姗姗笑道,“一开始的时候,舅舅还怕不好呢,问我了好几次,舅妈你会喜欢吗,我就告诉他,一定会喜欢的!”

    “为什么?”绍誉诧异问道。

    姗姗道,“因为我妈妈就是最喜欢明信片了,每次去外面出差,回来就会给我带明信片!”

    “可是我妈妈她也许不喜欢呢?”绍誉发问,给出了不一样的意见来。

    孩子们讨论的要点从礼物上,忽然又变成了那是否会喜欢的论点,可是宋七月看着手里的明信片,一些从前过往不曾留意过的细节之处,却是冒了出来。

    当时的明信片,是有过的,有过这样的礼物,但是他给她的时候,却是没有了礼盒,也没有了那漂亮的蝴蝶结绑带,直接一盒子放到桌子上,给了他一句可有可无的话语:拿去吧。

    还记得当时宋七月因为骆筝的原因,和他大吵了一架,好不容易和好了,他竟是没皮没脸搬到了她的公寓里和她一起住,可是她的气还没有全消,所以那个时候他给了她一盒明信片,只觉得是随手给的,随随便便打发她的。

    所以,她毫不在意就过了,甚至也都没有好好去瞧过。这样的明信片,机场里到处都有,一百元一盒还有的找零。

    可是,这盒明信片,他从未说过,这是他特意让姗姗挑选送给她的礼物。

    这个夜里,当宋七月将姗姗交付给莫斯年带走后,当绍誉睡下之后,宋七月无心入眠。聂勋还没有归来,大概是有应酬在身。她叮咛了许阿姨一声,便独自开车而出。

    宋七月往金海岸的公寓而去,突然之间好似想起什么,所以她就过去瞧一瞧。

    鬼使神差也好,鬼迷心窍也好,总是都是要去上一回。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已经都讨厌起那幢公寓来,更不想再踏入。

    可此刻她拿钥匙开了门,公寓里边却是上一次离开时的凌乱,没有人来打扫过,还残留着那一日聂勋和莫征衍打斗过后的一片狼藉。窗却是被关上了,没有一点点的风声。

    宋七月却忘记开灯,她直接往那小房间里跑。当年所有的东西都扔了,什么也没有留下来,有关于他的全都没有了。可是现在,她跑进去找寻,找寻那一盒不起眼的明信片。

    翻找了书架,翻找了柜子,翻找了每一个角落,就在宋七月找的气喘吁吁,几乎放弃寻找的时候,她一下累的往地上跌坐而下,可是借着那光亮,却是瞧见了书桌的一角,什么东西拿来垫了桌脚。

    那厚厚的一叠纸,在那里刚刚好的厚度,垫了两个桌脚。

    宋七月眼眸一凝间,立刻将那桌脚抬起,下面蒙了无数灰尘的明信片便拿了起来。

    是这个,就是这个。

    是当时没有放在心上的明信片,正是因为垫了桌脚才没有被发现,没有被扔了。

    瞧着这明信片,过往的一切变得朦胧交织,在月光下渗透而出。

    这个人,他为什么从来没有说过,只字不提到了惜字如金的程度。

    宋七月有些气闷,她拿出烟来想要抽上一口,一摸口袋,那照片又被摸着了,却是忘记了要抽烟。只是拿起来瞧,借着月光,她看清了,这张照片里她那半边被保存的完好。

    她突然沉默,却是一瞬诧异,在过往的岁月里,隐隐之间,好像她错过了一些什么。

    好像听见寂寞在说:瞧啊,那个傻瓜。

    ……

    “宋小姐,如果方便,请下午来事务所一趟。”律师游子敬来传话的时候,宋七月知道,一定是尉容前来相邀。

    事务所里宋七月到了,尉容却是早已经在,他是来等她的,却是让宋七月有些狐疑。

    “坐吧。”尉容开了口,宋七月上前入座,“容少,今天找我什么事情?”

    尉容道,“没什么事情的话,是不想来打扰你的,毕竟我也知道,你最近有些忙。不过,我这边终于打听到了一些情况,所以来告诉你一声。”

    “和我有关?”宋七月问道,能让尉容这样特意邀她过来,看来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尉容又道,“之前媒体曝光了你和莫总之间的关系,甚至是牵连到了你们的儿子,这背后的确是有人放了消息出去。”

    “这我早就知道。”宋七月应道,尉容缓缓抬眸,“是两个人。”

    宋七月一怔,倒是没有想到了。

    “一位是,博纳总经理李承逸。”尉容开口道出人名,宋七月蹙眉问道,“还有一个人是谁?”

    “你认识,可以说是天天见面。”尉容的话语让宋七月无法设想,定睛中他道,“龙源企业总经办秘书长柳絮小姐——!”

    李承逸的所作所为若说还可以有一丝领悟明白,他是为了什么。可是柳絮,怎么会是她?

    宋七月不敢置信道,“容少,你是不是打听的有误?”

    “别的还可以有错,这件事错不了。”尉容给了肯定回答,不容置疑。

    柳絮。

    她居然对外放出了消息,在幕后做了这么多,宋七月从前从来不敢设想,现在却是周身一寒。一幕幕跳起蹿过,却又好似有了一种可能来,让她惊的无言以对。

    难道说,她是卧底,她是奸细,是被派在龙源的一枚棋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