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44章:小熊的罪证

最终尾声第644章:小熊的罪证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三月下旬,案件走向了白热化的阶段。嫌疑人柳絮被警方审讯,而后暂时拘留,没有得以保释。此时的龙源,秘书长柳絮也是已经被卸任。对于柳絮所发生的事情。公司职员是并不知晓的,只是知道柳秘书没有来,还以为她是被聂总派去了外地出差,但是聂总却是声明柳秘书已经被裁员。

    对于聂勋的这个决策,宋七月没有多言。眼下也有更重要的事情。因为宋七月想起了一桩关键事情,“聂勋,你还记得吗,之前我们去瑞士办事的时候,那家银行的董事曾经谈起过银行内部操作的流程。”

    彼时宋七月和聂勋一起走南闯北东奔西走,哪里都去了,都也只是为了今天有朝一日回到这里拿回自己想要的。只是那一年,那一日有幸在瑞士于私底下和一位银行董事有了商业上的往来。

    宴席上觥筹交错,许是喝多了,所以对方董事谈起了银行的一些机密。

    而在当时,宋七月却是心中警铃大作,只因为那一起案子,已经在她的身上盖下烙印。

    那位董事在酒宴上,说出了一个重要的情报。

    当下。聂勋也是幽幽回忆起,“银行方面会让开户人保留一份授权信息的文件,这份文件需要对方永远保守留底。”

    “没错。”宋七月也是记起。

    “你是指,要找到这份留底的文件?”聂勋立刻醒悟。

    宋七月点头凝眸,“现在只要找到这份文件,那就足以证明。”

    “但是谁能知道对方说的是真还是假?”聂勋问道。

    宋七月也不能肯定对方董事到底所说是否有误,但是现在她已经没有了退路。“我愿意赌一次。”

    所以,她是选择相信,聂勋道,“好,既然这样,那就派人继续跟踪,把能找的地方全都找一遍!是他做的事情,那些文件就一定还在他的手上!”

    宋七月坚定的脸庞上也是一抹决绝,只要找到这份证据,他就难逃法网!那么,她就可以永远和儿子在一起,再也不会受冤屈!

    “咚咚。”外边有人敲门而入。是助理代替了秘书长的职位,成为新一任秘书长前来交付文件签字。

    聂勋签下名字,对方微笑着离开。

    瞧着那人从身边而去,宋七月却是又想起了柳絮,“现在她也还没有承认,你怎么看?”

    “是她做的。逃不了,不是她做的,也证明不了。”聂勋回道。

    “在事情没有彻底清楚之前,的确不该就这样认定她的罪责。”宋七月对于柳絮,除了遭受到背叛的感觉外,却也有另一种认知,或许是因为她提起自己的爱慕,尽管那可能只是谎言,但是她放出消息却是不假,“她这么做了,总有一个原因。”

    聂勋坐在椅子里,他沉眸以对,寂静之中缓缓点头,“这件事情,一定会给你一个交待,伤害了你的人,我不会就这样放过!”

    “如果是真的呢。”宋七月轻声询问,聂勋眸光一紧,她接着道,“如果她真的不是卧底,只是因为心里爱着你,所以才会做了那些事情,聂勋,你又会怎么样?”

    “我不会再留她在身边!”聂勋唯有这一句,同样也是坚决无比。

    宋七月却是感受到了一丝不一样的牵绊来,“聂勋,我想知道,你对柳秘书是不是也有点喜欢?”

    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一切都太过突然,宋七月自己都还在震惊中,更是在气氛和窒闷里边积压,只想要严惩伤害了绍誉的罪魁祸首。所以她没有感受到聂勋的反应,但是时过境迁之后,有些细节却也微妙的回想起来,有了更新的认知,比如说聂勋一而再再而三的否定回答,那句“不可能”,他是这样的信任。

    或许,也不只信任这么简单,或许还有一些些旁的情绪。

    聂勋骤然凝眸看向了面前宋七月,沉声回道,“没有的事情。”

    宋七月也没有再多过问,因为聂勋已经打断了她,“好了,该忙的去忙,现在还没有结束。”

    的确是没有结束,更像是另一场开始,正源源不断的开启。

    宋七月这边派人全方位盯住了钱珏,齐简和何桑桑,他们所去过的任何地方,都有派人去暗中调查,包括他们的家中也相继逐一突破,可是却都没有找到那一份证据。

    莫征衍这样心机之深的人,绝对不会放在轻而易举让旁人得到的地方,可是他又究竟会放在哪里。

    “难道根本不在港城?”聂勋问道。

    宋七月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她否定了,“不会!”

    聂勋迟疑,宋七月蹙眉间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你这么肯定。”

    “这是他曾经说过的话。”宋七月直接回道。

    她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话语,却是连自己都没有发觉这样的不假思索,但是聂勋却还是感受到了。只是她的急切,也让聂勋察觉,“你最近好像很急。”

    宋七月蹙眉瞧向他,“什么?”

    “为了这一天,等了这么久,你没有着急过,一直很有耐心。但是最近,你越来越急躁,恨不得立刻找到证据去控告他。”聂勋将内心的想法道出,更是直视她的眼睛,“小七,你是怎么了?”

    宋七月的心中好似有团火在焦灼燃烧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焦躁,此刻她道,“没什么,只是想快点把这桩案子解决。”

    那是压在心头的结,太过久了,总会心郁难平,宋七月想着,只要翻案了,只要莫征衍得到应有的惩罚,那么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会是结束。

    正是在繁忙之中,却还是没有头绪,没有找到翻案最有利的实质线索,宋七月整个人很沉静。唯有面对儿子的时候,她才会展现出笑容来。

    “妈妈,我想回奶奶家。”这一天,绍誉突然说。

    宋七月正在给儿子削苹果,聂勋早归在家,听到了便是问道,“怎么突然要回去了?”

    “因为我的蜡笔放在那里了没有拿,还有我的书,还有我的画本,还有我的小帽子,还有淘淘和小天,想问我借一个玩具,我想去拿给他们。”绍誉一口气说了许多,听的两个大人一愣,这还真是多。

    有些东西是可以去买来的,但是有些却是不能,他们也不好让孩子不去,所以也就答应了,宋七月道,“那妈妈明天去接你的时候,我们先去奶奶家拿东西。”

    “好。”绍誉笑了,宋七月将苹果递给他。

    这边孩子接过苹果,就高高兴兴的跑去找许阿姨了,聂勋望着绍誉跑开的身影,他回头道,“明天我派几个人跟你去,把绍誉的东西都搬过来。”

    “也可以。”宋七月想着,省的以后还要去拿,也是有些不方便。

    “是个好机会。”聂勋又是道。

    宋七月听懂了,聂勋低声叮咛,“明天去了以后,正好让人找找,看看莫宅能不能找到那份文件。”

    “不行。”宋七月拒绝了,“我不能陪着儿子去,却做这样的事情。”

    聂勋也是了然,“那这样,明天人你带去搬东西,不过你也要观察一下,有没有疑似会收藏证据的地方,到时候请示警方,让警方去搜查。”

    次日,宋七月带着儿子回了莫宅,同时跟随的还有另外两辆车。守园人瞧见是小少爷到来,自然是放了行。而曹管家更是不会去拦路,宋七月道明来意,“绍誉想要回来拿东西。”

    莫夫人自从绍誉被宋七月接走后,她没有再留在莫宅,而是去了近郊的山庄居住。恐怕是因为莫宅早已经冷情无比,没有了眷恋,所以没有留下来。曹管家通知了莫夫人,莫夫人同意了他们上楼去。

    宋七月便带着绍誉,也带着下属上去搬运东西。

    卧室里的东西让下属们整理入箱,而后又一件件搬下去,也是一件大工程。为了减少人力,宋七月告诉绍誉,“看看哪些要拿走的,告诉这几位叔叔,暂时不用的,我们就不拿了。”

    绍誉答应,立刻一一告诉这几位。

    搬运工程浩大的继续着,绍誉在自己的房间里边像个小主人一样指挥着。宋七月则在此时,将楼上的房间瞧了瞧,她开始细想,莫宅和从前的异样之处,应该是有些变化才对,但是却发现遍寻不着。

    “妈妈,我要拿哪些书走呢?”绍誉呼喊着,宋七月便是寻声而去。

    那是楼上的书房,也是一间藏书阁,宋七月陪着儿子一边整理,一边瞧着书架上的书。这间书房里却是有一道门,宋七月将门打开,原来是通往了另一处书房。

    这间书房的陈设,和方才那间相差甚大,却是莫征衍的书房。

    原来在这三年里这一层也已经有了改变,房间打通了,做了暗门,宋七月看着这间书房,她仔细的瞧过,却是也没有发现异样来。正当要离开的时候,她又是看见了那幅壁画。是书房里比以往多出来的一幅画,这倒是有些可疑。

    宋七月走过去,她仔细察看,又是挪动了壁画,却才发现那壁画后方,并没有什么保险柜,只是一面墙。

    也许是她想多了。

    但是宋七月却还在生疑,她抬手敲了敲墙壁,发现这一处墙壁的声音和旁边的声音听起来不一样,这堵墙后面不是实心的,其实是空的!

    这一发现,让宋七月震惊,她只将画放回去。

    绍誉已经收拾好要带走的东西,宋七月也是着急要走,两人都已经下楼去,绍誉又是喊道,“妈妈,我有个东西忘了拿了。”

    孩子飞快跑上楼,下楼的时候,手里抱了一个小熊玩偶,那是她送给绍誉的第一份礼物。

    ……

    “你说他的书房里那一面墙做了手脚?”回去之后,宋七月将事情告知,聂勋凝眉问道。

    “声音不一样。”宋七月应声,“我怀疑文件就是那堵墙后面。”

    一旦起疑,那么势必就要去做,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际,行动也是飞快。由莫柏尧向警方申诉,要调查莫征衍的私人资产。于是警方这边,巍警司带领着警员,在莫柏尧的陪同下,浩浩荡荡的进了莫宅。

    这件事情自然是惊动了莫夫人,莫夫人从山庄回来莫宅,瞧见警方出示的搜查令,才被迫放任他们搜查。警员们将莫宅搜了个遍,莫柏尧坐在大厅里等候,莫夫人也是在一旁。

    期间宅子里凌乱一片,出入的警员许多,好似是被人侵略了一般。这个时候,莫夫人看着这一切,她轻声说,“你今天带着这些人来闯了莫宅,你父亲泉下有知,他也不会瞑目。”

    “他不会不瞑目,他已经去了他想去的地方了。”莫柏尧的声音低沉而且冷淡。

    姜姐一下颤了声,“柏尧少爷,您怎么能说这样的话?老爷去了,可是去了没有多少年,他虽然人不在了,可是不代表他听不见,也瞧不见你今天做所的一切,他真是会寒心!”

    莫柏尧依旧冷冷道,“在他眼里,我从来就没有让他骄傲过,他的心一直都是寒的。”

    姜姐顿时没了声音,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边警方却是发现了关键来,那是书房后的墙壁,那一堵墙后的音色异样,引起了注意,巍警司下楼来道,“莫夫人,我们发现书房里的墙壁有些不对劲,现在我们要砸开这堵墙。”

    “你们要做什么,就只管去做。”莫夫人神情没有任何异样,她的声音不起波涛来。

    立刻的,警员将那堵墙壁砸开,果然在墙后发现了一个保险柜。保险柜的密码却因为短时间无法破密,所以被警方整个撬走,带回了警局去。

    随之警方一行也要离开,同样莫柏尧也要起身。

    莫柏尧道,“告辞了。”

    莫夫人瞧着他,她只说了一句,“你果然是你父亲的儿子,做起事情来一样的一意孤行。”

    莫柏尧的视线瞥过莫夫人,他踏出了莫宅。

    警方顺利从莫宅撬走了保险柜,让专业人员进行解密。龙源处,宋七月和聂勋则是等待着结果,但是等待而来的却是,“保险柜里除了一些公司文件和不动产房契之类,没有别的。”

    所以,瑞士银行的授权文件,不在保险柜内?

    那像是白忙了一场,这唯一的希望,却是被打消了。

    “他藏的太深了。”聂勋原本以为是确定的结果,可是不料成空。

    宋七月陷入了沉思里,“一定还在港城,不是在莫宅,那又会在哪里,怎么会找不到。”

    这好比竹篮打水一场空,心生希望最后又是什么也没有得到,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寻找可能。

    又是一日傍晚,宋七月去接儿子放学,茹老师笑着提醒了宋七月,“绍誉妈妈,绍誉的书包今天我看见好像是坏了。”

    经由姚晓茹提醒,宋七月也是注意到了,原来是破了一个洞,已经成了一个窟窿。

    绍誉背着小书包,跟随着宋七月回家。

    车子里,宋七月道,“绍誉,这个书包用了多久了?”

    “是去年夏天的时候买的。”绍誉回道。

    “那也有些日子了。”宋七月笑道,“妈妈上次不是给你买了个新书包吗,我们回家就用吧。”

    那一次是去骆筝家中做客,也是去瞧一瞧姗姗。去之前,宋七月带着绍誉去买了礼物,送给了姗姗一个书包。同时,孩子也问宋七月要了一个书包当礼物。那个时候背在绍誉身上的书包还是完好的,可是莫征衍却是并不让她买,可是见儿子想要,所以宋七月就折中想了个办法,等这个书包背旧了再换新的。

    现在倒是真的旧了,也是该换了。

    晚上吃过晚饭,宋七月便将放在这里的书包取出来,想要将旧书包里的东西都拿出来替换,“绍誉,明天开始你用这个书包吧。”

    绍誉跑过来,“好。”

    “那你自己把东西拿出来,然后放新书包里,妈妈去放洗澡水。”宋七月叮咛着,自己就去了浴室。

    绍誉将书籍和画笔都一一取出,那个深蓝色的新书包,酷酷的,很是漂亮,孩子是爱不释手。那书籍放进了新书包里几本,可是孩子却突然停住了,好似在想什么,瞧着那书包一动不动,竟是犹豫而止。

    宋七月将洗澡水放好出来一瞧,却是发现孩子没有将东西替换到新书包里,仍旧还放在那个旧书包里面。

    宋七月感到困惑,她把儿子唤到跟前询问,“不喜欢新书包了吗?”

    “不是。”孩子很老实的回答。

    “那为什么不把东西放进去?”宋七月又是询问。庄名双划。

    小家伙一下不出声,只是这样看着宋七月,是他稚气倔强的模样,瞧的她心一下柔软。宋七月想着所有的原因,但是突然脑海里定格了一幕,那是孩子曾经不经意间说过的话语,她终是问道,“是因为这个书包是爸爸买给你的吗?”

    还记得那天去买书包,莫征衍本是不同意的,但是绍誉却说:可是那是爸爸给我买的,妈妈没有给我买。

    这一刻,绍誉站在她的面前,他的一双眼睛好似回答了一切。

    真的是这样,真的是因为莫征衍。这段孩子以来,绍誉很少提起莫征衍,唯有那次正好谈起那幅画才谈起过,还有一次便是姗姗来找他们出去聚餐又是谈起了。之后竟是一次也没有,在他们母子的世界里,莫征衍这个人好像凭空消失了,可是现在宋七月才发现,他不是消失,他一直都在,一直都在这里。

    就在她和儿子之间,在这看似瞧不见摸不着的空气里,无所不在!

    “是想爸爸了吗?”宋七月轻声问道。

    绍誉黑溜溜的眼睛很是明亮,“我不想他,和妈妈在一起,还有聂勋舅舅,还有许奶奶,我每天都很开心,还可以去上学。”

    “如果,”宋七月做了个假设来,“如果以后有很长的时间不能见到爸爸了,这样也不想他吗?”

    如果眼下的一切成真,如果她翻案成功,如果真的成了事实,那么莫征衍就要入狱,那么势必绍誉不会再见到莫征衍,孩子又会如何。宋七月早就该问孩子这个问题,可是她却也不敢。

    但是就算不敢,宋七月却还是必须要面对,就像是现在,这一刻终于到来了。

    母子两人看着对方,过了很久,绍誉柔软的童声道,“爸爸工作很忙的,我知道。”

    只是这样吗?宋七月的注视里,孩子直到最后才用很轻的声音,这样别扭的说,“不想是假的。”

    宋七月心底无声寂静。

    不想是假的,不是不想,一定是会想的,她早就知道,这是一定的答案。

    可是宋七月却又无法再继续和绍誉说下去,她又要如何去告知,莫征衍现在在哪里,他又在做什么,而她能说的只有,“妈妈帮你把这个洞补好,这个书包还能用的。”

    “新书包,我以后再背。”孩子也是不舍得,他将新书包小心珍藏好。

    睡前宋七月陪着儿子入睡,她则是在一旁为他说故事,绍誉很是高兴的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半眯着眼睛,越来越困了,他的怀里还有那只小熊抱着。不知不觉中,绍誉睡了过去,很是香甜。

    宋七月的故事还没有讲完,抬头一瞧,小家伙已经睡着了。为他将翻落的被子盖好,却是也瞧见了那怀里抱着的小熊,破了一个角,绒线冒出了头。

    宋七月摇了摇头,将小熊轻轻从绍誉怀里拿出,又是拿起书包一起出去缝补。

    公寓的客厅里,宋七月找出了针线包来。她将书包给缝纫好了,再是缝起那只小熊。在缝补的时候,那绒毛一扯间冒的越来越多,那口子不小心被宋七月拉扯的大了。

    宋七月正是愕然,只叹息自己怎么能这么笨手笨脚。她立刻将飞出的毛绒塞回到小熊身体里,却是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摸到了什么,那像是一个硬盘,却是微小的硬盘。

    宋七月定睛去瞧,将那个硬盘拿出来。灯光下,特制的硬盘十分迷你,她瞧了个半天,却是感到更为震惊。

    试图要插入到笔记本里,发现不能够。再是拿起仔细来看,她才发现,这个硬盘本身是个伪装的,将硬盘拆开后,里面有一张折叠的纸张,将纸张从那硬盘中间取出,再是一瞧,宋七月眼前定睛,脑海里一片空白。

    面前的这张纸上,盖着瑞士银行的授权章印,还有莫征衍的亲笔签名!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