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50章:你是他的劫

最终尾声第650章:你是他的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莫夫人,令公子在我们警署里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了。”巍警司简单说明。

    莫征衍在警署里犯病吐血一事,巍警司惊吓不已,只得请示了上级。上级也是讳莫如深,瞧不出个明道来,最后只得道:你还是跑一趟莫家通知一声。

    这个时候的莫夫人,她人在港城莫宅。不过是一日的光景,昨日她还前来警署探视莫征衍,谁知道今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骆筝今日一早就赶来询问莫征衍的状况。但是还来不及多聊,警方的人就到了。在听到转述的经过后,骆筝一颗心都提起了,“他呕血了?”

    “呕血了,为什么不送医院去!”骆筝当下怒问,“他现在只是嫌疑人,不是罪犯!就算是罪犯,他也有权治疗,他有这个权利!”

    “是是是,请冷静……”巍警司汗津津的,他皱眉道,“我们警方也提议要将莫先生送去医院治疗。可是莫先生不同意!”

    作为一个嫌疑人,能够出警署,那是万幸的事情。谁会愿意坐穿在这警署里边不肯走,除非是一个疯子。可是莫征衍,他明明那么清醒。神智清楚精神也没有一点问题,这真是让巍警司万死也想不通了!

    “你说什么?他不同意?”骆筝错愕。

    姜姐也是不敢置信,一旁的莫夫人也是惊到了。

    巍警司一头雾水。“是啊,莫先生说他没事,挺好的,只是老毛病犯了,没什么大碍。还说劳烦我。联系你们给他带点药。”

    他这是疯了吗!

    莫夫人想起昨日和他见面,她颤了声,“他是不拿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了?我去见他!”

    “很抱歉,莫夫人,您昨天已经探视过他了,根据规定,一周内您都不能再探视莫先生。”巍警司却也是做好了对策,仿佛料到莫家这边会如此。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便是豪门世家也是没有办法,莫夫人刚刚站起来,又是一怔。

    “莫夫人,还是请把药给我,我好送去给莫先生吧。”巍警司催促道,“莫先生说,让我联系他的两位助理拿药。”

    莫夫人一凝,她朝姜姐吩咐道,“去找齐简和何桑桑过来。”

    那两人平时会住在莫家,当莫征衍不在的时候,若是没事则是会住到武道馆去。莫家的私人道馆,几乎是他们从小长大的第二个地方。齐简和何桑桑一接到电话,驱车赶回了莫宅。

    果然,他们的手里拿着那箱子。

    是木质的箱子,里面装的是莫征衍平时服用的药。

    “夫人,这是莫总的药。”何桑桑上前道。

    姜姐上前接过,又是走到巍警司面前递上,莫夫人朝他道,“麻烦巍警司了,请多关照。”

    “莫夫人客气了,那我们也就告辞。”巍警司传达过后取药离去。

    警方一走,莫宅处却是气氛凝重。

    莫夫人一对上齐简和何桑桑两人,鲜少动过怒的她,却是沉了丽容。

    “齐简,何桑桑!你们是少爷亲自选的,从小就跟着,我一直都很放心你们,也叮嘱过你们,要是少爷犯病了要立刻告诉我,你们就是这样辜负我的信任吗!”莫夫人怒喝,那女声掷地有声缭绕于耳。

    此时,齐简和何桑桑两人一致的动作,却是双双下跪,他们两人都是莫家自小抚养,养育之恩不敢忘怀,能有今日都是因为莫家因为少爷。

    “夫人,对不起,是我们没有立刻报告。”两人道歉。

    “到了今天,难道你们还不肯说?怎么样,是想等到看见征衍他进了坟墓里才肯说吗!”莫夫人谈及生死,真是让两人不敢再避而不答。

    齐简道,“夫人,其实少爷的病,一直都有控制,少爷都有听医生的话,但是其实一直不是太好。后来,自从少夫人回来了以后,少爷就陆陆续续又开始犯病了,一次比一次严重。”

    “直到年前,少爷又一次呕血了……”何桑桑记起那天来。

    莫夫人问道,“年前什么时候?”

    “是去年的十月月底,少爷那个时候才又真的犯了病。”何桑桑急忙告诉不敢隐瞒。

    骆筝凝眸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又会呕血了?”

    “是去那位大师的店里取绸缎,早就约好了的日子,少爷就去了!”齐简回道,“但是那天,大师取了缎子出来给少爷瞧,问他还满不满意,少爷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就呕血了!”

    “什么绸缎?”莫夫人听的莫名,更是糊涂。

    何桑桑道,“少爷从新城回来后,就开始寻找国内的名家,说要找最好的师傅,要做最好的真丝绸缎,找了好多好多人,最后才找到了那位大师傅,三请那位师傅出山,这才请动了他……”

    “他又为什么要去取绸缎?”莫夫人更是追问。

    但是骆筝却仿佛是明白了,因为那开始的起点已经是在新城,是在新城里发生的那一切,因为,只因为,“是眼睛!”

    众人一愣,全都望向了骆筝。

    骆筝道,“因为她的眼睛受了伤,是雪盲症,那个时候看不见了!”

    骆筝想起那一次因为楚笑信的原因,从而使得宋七月的眼睛暂时失明,那时候直接进了医院里。也是在当时,得知宋七月的眼疾,因为雪盲症而导致失明。后来也曾在绍誉那里听过,绍誉去陪伴宋七月的期间,宋七月经常拿绸缎覆着眼睛,据说这样是对眼睛好。

    “他在找,找一个最好的大师,打造一条最好的绸缎,去护她的眼睛!”骆筝此刻断定说道。

    却是此话一出,众人仿佛都明白过来,齐简和何桑桑没了声音。

    莫夫人难掩神伤,她颤抖着,由姜姐扶坐在那椅子上,“真是冤孽!是冤孽啊!”

    ……

    世间万物,都有一个起源,更何况是这一个情字。

    解铃还须系铃人,这系铃人若说从前,分明是莫征衍在宋七月的身上打上了一个死结。但是现在,宋七月却又在莫征衍的身上,同样打上了一个死结。

    那是傍晚的十分,正是放学的时候,宋七月前来接绍誉放学,和以往每一天一样。但是今日,却是发现有人比她早到了。那位贵妇人,分明就是莫夫人没有错。

    这期间宋七月已经见过太多人了,现在瞧见莫夫人出现,她并不惊讶,也不感到愕然。

    “妈妈,奶奶说来接我一起放学。”绍誉很是高兴,见到莫夫人是亲近的。

    宋七月并不阻止他们祖孙两人见面,莫夫人则是喊道,“绍誉,奶奶好久没有带你去小公园里玩了,我们去吧?”

    “好啊。”绍誉高兴的答应。

    来到那小公园,正是孩子爱去的场所。那时候,莫夫人除了莫征衍之外,陪伴最多的人了,生活起居上更是她照顾。宋七月惦着这一份情,所以即便恩怨分不清,却是对待莫夫人始终尊重。

    此刻,绍誉瞧见了莫夫人,他却是迟疑间还是问起,“奶奶,爸爸他还是很忙吗?”

    莫夫人一怔,宋七月也是定住。

    默了下,莫夫人道,“是啊,他很忙,所以让奶奶来看你,看看你听不听话,有没有乖。”

    “我有听话。”绍誉认真说道。

    “那就好,等爸爸他不忙了,他会来看你的。”莫夫人又是说。

    可是绍誉却是一本正经道,“那奶奶你要对爸爸说,我要和妈妈去美国了,让他来美国看我喔。”

    美国?他们要离开?莫夫人怔住,宋七月则是道,“绍誉,去玩儿吧,玩一会儿我们要回家了,不然天也要黑了。”

    孩子点头甩着手往那滑梯跑去,莫夫人瞧着孩子走远的背影,她的心情是沉重的。

    “你要走?”莫夫人问道。

    宋七月的视线落在儿子身上,“是,我要带绍誉离开这里。”

    “你们走了,那他呢?”莫夫人又是问道。

    宋七月道,“这是他自己所要考虑的事情,如果您是觉得我不顾念情分,那么我也要问您,当年他那么做的时候,什么时候顾念过我了?”

    莫夫人竟是无言以对,因为那时候他确实做的太绝。

    良久,莫夫人道,“他病了。”

    宋七月伫立在那风里,耳边突然响起骆筝所说,“骆筝已经告诉我了,他生病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您该去请医生,我想就算是被关在警署,也不至于这么不仁道,毕竟我那时候,也是可以去医院的。”宋七月轻声说。

    莫夫人的声音悠远,“昨天夜里,他在警署呕血了。”

    “我已经说了,去找医生,不是来找我!”宋七月的心中一拧。

    “是可以去,但是他不去。”莫夫人轻声回道。

    “他要这样自找罪受,能怪谁!”

    “是不怪别人。”莫夫人道,“没有人能够让他这样,也没有人非要他这样,是他自己一厢情愿,能怪得了谁。是他自己要等你,谁也没有让他一定去等,可他就是要等。”

    “到了现在,说什么等我,您觉得有必要?”宋七月问道。

    “也是没必要,早就没必要了。”莫夫人叹息,她却是望向了宋七月道,“可他就是要等你,他偏偏要强求,能有什么办法?”

    “他这病本来就小时候落下的,治标不治本。”莫夫人徐徐说着,说着那些从前不曾说过的话语,“算命的大师来给他算命,说他活不了太久,是个天生的短命。后来他听说了,就知道了。”

    “他对我说,妈妈,他才不相信那些,他们说他短命,他偏偏要活的久。”

    莫夫人微笑着,视线朦胧着,那奔跑的孩子忽然像是他的儿时,“后来,遇见了程小姐,他第一次这样不顾一切,那个时候,我们真是怕他会犯病,还是多亏了骆筝陪在他身边,这心病总算是去了,让人松了口气。只是这心结,还是留了下来。”

    “我那时候想,心结就心结吧,总比心病好。”莫夫人淡淡说,那目光悠远的聚集起,“谁能想到,他又遇见了一个你。”

    “都以为他是一时兴起,冲动找了一位,为了和家里抗衡,为了不遵从我们的意愿,故意要这样。但是才发现,根本不是。为了程小姐,他连家族父母都不要了,可是为了你,他却是要赔进去所有,他真是疯魔了才会这样。”

    “他父亲还在的时候对我说,那个时候要是阻止你们在一起,一定是不行的。因为他的眼神告诉了他父亲,他决心已定。”

    “大概是认定,这辈子就是你了。”

    莫夫人的声音一缓,定格于宋七月,“如果说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你是聂家的女儿,他这一份认定又是什么?”

    宋七月却是一笑,“您现在怎么说都可以,可事实就是事实,过去发生过的一切不可能当作没有发生!”

    “是啊,没有人能够当作没有发生。”莫夫人问道,“可是这近三年他对你的等待,也能够当作没有发生过?”

    “他哪里是在等我,他只是良心不安!”

    “或许是,良心是不安的,如果是他真的做错,他真的是负了你,他又怎么能安宁?”莫夫人幽幽问着,“所以在你出狱离开后,他没日没夜的工作,谁去劝说他都没有用,他们去了他的公司,去办公室劝他休息。他谁也不听,谁也不理,真像是个机器,不会停下来的机器。”

    “那一天,所有人都在,他在办公室里呕血昏迷不醒。我后来赶去医院,才知道了这一切。”莫夫人记起那一天来,此刻心里边还是心有余悸。

    “你知道他为什么犯病?”莫夫人问向宋七月。

    那回答此刻像是化为目光,全都聚集向宋七月,她沉默着动不了唇,莫夫人道,“只是因为骆筝问他,他这样不顾及自己,是不是因为你。”

    “他去了南城见程青宁,在这之前康氏的康先生和他见过一面,那一天过后,他就变了,变的像是一个只会工作的机器。在康氏宴会周年庆的当天,他和康先生动了手,你知道那一天是什么日子?”

    什么日子,什么日子,宋七月脑海里空白着,莫夫人直视她道,“是你的生日!”

    “在你的生日上,他发了疯动了手。我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也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那一天是七月二十号。”莫夫人娓娓道来这一段,是被时光掩埋的过去。

    七月二十号的生日,康子文,去南城见程青宁……

    忽然一切都好似串联,是从旁人的口中,亦或者从他的口中,一切都因为那个雨夜,是因为他知道了那个雨夜,宋七月笑着,仿佛对这一切感到荒诞可笑,“是因为他发现自己认定的,不是所想的那样,因为有了偏差!”

    他以为她的目的,和最初开始的原因全然不同,宋七月道,“是他内疚自责!”

    “他是自责内疚。”莫夫人道,“所以当骆筝对他说,你不会再回来,你永远也不会再回来,永远也不会的时候,他更是怕了!”

    “他怕你就这样一走了之,怕你不会回来,再也不会!”莫夫人的话语直戳心脏,几乎要逼得宋七月窒息。

    他那个人,也会害怕?这怎么可能,简直是天大的笑话,永远也不可能!

    猛一呼吸,宋七月晕眩中回神,“假的!”

    “昏迷不醒后他被送进了医院,在医院里躺了好长一段日子。最后还是我抱着绍誉去见他,将绍誉放在他的手上,我告诉他,孩子已经没有了妈妈,不能再没有爸爸,让他自己看着办。”莫夫人的脑海里映现出那幅画面来,当还是婴儿的绍誉被放到莫征衍手里的时候,他的手都在颤抖着。

    “如果说等待你是一种单方面的信念,那么绍誉就是这份信念的支撑,因为有绍誉,所以他会有希望。”莫夫人颤了声道,“宋七月,你是他的心结!”

    “全都是假话!”宋七月却是喊了起来,焦躁到疯了似的,“都是假的——!”

    忽然的一声喊,是宋七月对上了莫夫人,两人都是僵住了。而绍誉却是听到了动静跑过来,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还以为他们是在吵架,所以有些不安的喊,“妈妈,奶奶,不要吵架,老师说吵架不好!”

    那窒闷的气氛突然在孩子出现之后就凝注了,莫夫人没有再多言,宋七月也是收了声。

    “奶奶没有和妈妈吵架,只是在说一些事情。”莫夫人笑着说,孩子瞧向了宋七月,仿佛是要确认。

    宋七月平复心绪应道,“是,是这样的,没有吵架。”

    “那就好。”孩子这才信了。

    只是这小公园的玩耍到了这里却也是要结束,两人带着孩子走出林荫道,宋七月载了孩子就要走,莫夫人则是上另外的车子。分别前,莫夫人却是将一件东西交到了宋七月面前。

    莫夫人道,“这是他要给你的,但是没有来得及。”

    宋七月一下没有接,还是莫夫人呼喊了孩子,绍誉立刻接过了。

    莫夫人和绍誉告别带着姜姐上了车离开,看着车子闪过转角不见,绍誉好奇嘀咕着,“这是什么呢?”

    孩子已经去打开了,那只是一个纸盒子,里面却是用薄薄的梨花白纸覆上包裹着,绍誉的小手一抖落出来,却是一条绸缎的丝巾,那丝巾特别长,孩子裹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以防落在地上。

    绍誉一看,他懵懂道,“是围巾吗?”

    宋七月去瞧,其实是方巾样式的,但是却也不完全是,这样的长度宽度,却是用来敷眼睛刚刚好。再是盯着一瞧,那缎面上,赫然印染了一片黯淡痕迹。她俯身去瞧,依稀是一片刺目的红色。

    好似是染了血一样的猩红颜色,经过了时间已经干涸,却是沉了破败的红。

    “好滑喔。”孩子笑着说,突然喊道,“妈妈这是什么?是血吗?”

    宋七月的手指轻轻触碰向那缎面来,指尖一触到,突然不知如何,仿佛是触到了那未曾干涸的血来,刺痛的感觉,从那指尖传递至心里。

    一下竟是痛的,无以复加。

    ……

    夜里的公寓,宋七月正在房间里边,聂勋归来的时候,却是看见她正带着孩子在收拾东西。

    聂勋定睛驻足,“你要去哪里?”

    “妈妈说要带我去美国啊。”绍誉却是开开心心的,像是旅游一样。

    “绍誉,把你房间里的玩具收到那个箱子里好吗?”

    “好。”孩子立刻跑去房间了。

    宋七月这才回头道,“我打算带绍誉去美国,公司那里正好也有事。”

    “那港城这边?”聂勋迟疑,却是又道,“也好,这边有我。”只是顿了下,他又是道,“可是案子呢?你不是要翻案吗?”

    却是突然没有了目的,竟像是放弃了挣扎一样,宋七月道,“能翻案就翻案,不能翻案,我也不在乎!他判不判罪,都是警方是法庭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了!”

    “事关你的名誉!”聂勋喊道。

    “我不想理这些了!”宋七月却是一下停了手,她回头道,“哥,我不想理了,我只想带着绍誉离开这里!”

    聂勋瞧着她那一张茫然交错的脸庞,是茫然的神情,让他的心狠狠一紧,像是被揪住了。

    ……

    莫夫人去见了宋七月之后,骆筝等人还在莫宅等结果,但是所等来的答案却是不尽如人意。现在哪怕是莫夫人亲自前往,宋七月已然是没有动摇心意。更何况,从头到尾,莫夫人也没有真的说上一句让她去见他。

    众人诧异,莫夫人明明都是去见了宋七月,为什么没有提起。

    莫夫人却是道,“是非恩怨,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你们又为什么要去强求别人?”

    三人怔住,可不正是这样,仿佛在控诉,那个心狠的人好似是宋七月,他们又何尝不是在强求?

    骆筝没辙了,离开莫宅的时候,她的手机在响,一瞧来电,却是一个许久不曾响起过的号码在屏幕跳动,那是——楚笑信!

    然而齐简和何桑桑这边,却是依旧不肯放弃。

    离开莫宅,何桑桑道,“不行,我们要再去见一见少夫人,哪怕是她不愿意,带她去警署面前,她要是不肯进去,那就由她!”

    素来处事冷静的齐简,这一次却是点头应允。

    这日开始,宋七月已经着手处理龙源驻港城这边的事宜,十分的忙碌。当天外出谈判,待结束之后,她便是要前行。保镖跟随着,仿佛她是严密要守护的机密要员,宋七月的步伐迈的很快。

    “小姐,请在这里等一下,去取车了。”一人说道。

    宋七月停下步伐,在那路边等候。

    但就在这个时候却是埋伏好了的人,一下冲了出来,和身边的三个保镖打了起来,那人一边厮打一边在喊,“少夫人!少夫人,你去见莫总吧!”

    宋七月一看,那和保镖助理对打的人却正是齐简!

    宋七月瞧着他们打的不可开交,齐简一个人缠斗三人,目光却是直直望着她。她往后退去,再是一退,就是转身离开。

    她的步伐又急又快,转过一条道,又过了转角,她不想再去理会,不想再听见他派来的人对她说那重复的同一句话语。可是一抬头,却见到一人挡住了去路。

    “少夫人。”是何桑桑出声,她在前方道,“请您去见莫总。”

    宋七月定住,“如果我说不呢。”

    “对不起,那我只能带你去了。”何桑桑说着,她作势就要上前。

    宋七月也是练过身手的,但是比起何桑桑来,却是一定比不上。何桑桑的身手,已经不是一般女人可以匹敌,哪怕是男人,也恐怕是需要专业练过身手的。在这转角处,宋七月定睛以对,却是无处可躲。

    突然,就在此时,一个人闪了出来,她对上了何桑桑,身后堆积的垃圾箱,一旁的废纸篓被拿起,狠狠往何桑桑砸了过去。

    何桑桑也不躲闪,硬生生被砸中,那道纤细身影和何桑桑纠缠起来,晃动的身影里,宋七月看见了突然出现那人的脸庞,却是柳絮!

    不敢置信,柳絮竟然有如此之好的身手,和何桑桑打的不相上下。又是一招回旋踢,柳絮直接将垃圾桶踢飞,何桑桑抬手去挡,柳絮一回头,拉过宋七月就跑。

    那转角尽头停了一辆车,两人飞奔上车,柳絮一下踩了油门就走。

    “少夫人!”何桑桑还在呼喊,却是追不上了。

    车子开的飞快,一路而过,在城区里飞快的行驶,不知不觉中却是来到了一片空地,那是桥下的桥墩处,这才停靠下来。湖边湖水宁静悠远,蔓延起芳草连湖,翠绿的一片。

    宋七月下了车瞧见了,她站在河边静默。

    柳絮亦是下车,她拿矿泉水来洗手。那流淌下的水,就落进了那湖里边,全都散落开来。

    待一瓶水用了大半,宋七月扭头道,“刚才谢了。”

    柳絮将水瓶丢回车里,她看着她,“我不是为了帮你。”

    那么她又是在帮谁?宋七月对柳絮,却似乎从未看懂过,但是这一刻她道,“你是为了聂勋。”

    “不怀疑我在骗你?”柳絮笑问。

    从前从来不曾揣测过柳絮,更没有去观察过,她对聂勋是否有别的感情在。她是龙源的秘书,跟随在聂勋身边,也跟随在她的身边。她办事得力,为人更是能干聪明,是连宋七月都要敬佩的女人。她只知道他们是工作上的伙伴,也是赏识的点头之交,但是在所有的印象里,宋七月从来不曾将她和聂勋划上关系。

    但是当她说出爱慕聂勋的话语后,那些曾经瞧见过的,但是不曾深究的细枝末节,却一下子跳了出来。其实太过简单,只大概是因为一杯茶,又或者是递上来的一条毛巾,又或者是聂勋夸奖后她的一抹笑容。

    那些片段被扩大了,慢慢放大后,就变的那么清楚。

    人是靠感情存储累积的生物,纵然是草木,它们都有情,更何况是人。

    所以,她是喜欢他的。

    “只是喜欢一个人,又不是杀人放火。”宋七月说道,“有什么好欺骗的。”

    忽然,柳絮心中一动,她的双眸睁大了。这一刻的安静,却像是从来没有被人得到认可一般,让她心中一拧。

    但是现在,她又是怎样的身份?宋七月定睛对上她,这一刻坦诚不公的问道,“柳絮,今天你会出现,也不会是凑巧,是跟踪还是安排好的?你到底是不是莫征衍那边的人!”

    柳絮定睛道,“我是,那又怎么样?不是,那又怎么样?”她似真似假的说着,将宋七月紧锁。

    “如果你不是,那么我为自己向你质疑道歉。如果你是,那么这就是真相。”宋七月道。

    柳絮微笑,“宋董事,有一点我是佩服你的,你永远都那么清醒冷静。”

    “只是柳絮,喜欢一个人可以,但是你为什么要去伤害别人,伤害一个孩子!”宋七月质问,“你这么做,难道不知道结果?绍誉是我的儿子,他也是他的舅舅!你这么做,让他又要怎么对你?你陷他于两难,不好和我交待,又对你于心不忍!”

    “他对我于心不忍?”柳絮冷笑,“他的于心不忍,就是把我从公司开除!”

    “如果换作是别人,你以为你还能好好站在这里?”宋七月凝眸问道。

    柳絮定住,聂勋的处事手段,她又怎会不知道,这一刻却好似败了一样,柳絮笑了起来,“哈哈!是啊,他是算对我心存仁厚了,没有把我赶尽杀绝!但是宋七月,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

    宋七月默了下道,“喜欢一个人,会让人失去理智,会让人发疯。”

    “哈哈!”柳絮却是笑了起来,“疯的人不是我,而是他!那个人才是疯了!他才是疯的彻底!”

    “宋七月,你知不知道聂勋心里边在想什么?你又知不知道,他从来不交女朋友是为了什么?”那突然的质问脱口而出,柳絮的目光如利刃,“宋七月,你知不知道,他心里边早已经有了一个人!”

    宋七月蹙眉问道,“谁?”

    是她一张脸庞,没有揣测度量,却完完全全是探究和好奇,是她想要知道聂勋那心里住着的人,只是这样而没有其他,这却是让柳絮怔住,她怎么能这样的彻底,一丝一毫也不曾怀疑过自己?

    “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想过你自己吗!”柳絮一下慌了,更是怒了,她痛斥道,“聂勋心里边的那个人,就是你,就是你宋七月!”

    “你胡说!”宋七月怒骂一声,“我和他是兄妹!你在胡说什么!”

    “什么兄妹?”柳絮笑着,“呵呵,你和他哪里来的兄妹关系?DNA医学证明上,你们可是没有血缘关系!就算是**,那又怎么样!”

    这简直是大逆不道,罔顾伦理道德,更是一种侮辱!宋七月一下上前,柳絮定住步伐,她始料不及,宋七月一下扬手煽在她的脸上!

    “我不许你诋毁他!”宋七月怒到了极点,眼睛里边都是冷意,那是百分百的维护,不许她再侮辱他们的兄妹关系,她厉声喝道,“他是我的哥哥!”

    柳絮的心猛的一沉,突然一下子,竟像是她败了,又像是那一个人已经败了,“哈哈,哈哈哈!”庄余豆弟。

    “这么好的兄妹关系,真是无坚不摧!我想要破坏都不行呢!”柳絮疯了似的在笑说,她突然凝住,“我是该替聂勋感到高兴,还是为他悲哀?”

    “他哪里是你的哥哥了?哪有一个哥哥,能做到这样无微不至的关心?”柳絮喝问,“人前人后,所有一切,事无巨细,他紧张你到了神经质的地步!如果这是一个哥哥该有的表现,那么程青宁呢?”

    “程青宁又算是什么!”柳絮猛地发问。

    宋七月的手还火辣辣的烧着,她的心也仿佛烧了起来,柳絮一双丽眸阴沉着质问,“程青宁可是他的亲妹妹,他对她如何,对你又是如何?到了现在,你还以为他对你是单纯的兄妹之情吗!”

    那沉沉的注目,真是让人会崩溃,宋七月在风里驻足静默。

    柳絮瞥过她,她上了车独自离去。

    只留下宋七月在风中,她开始回想这一切。可从前从未去探究去如此揣度,哪怕是现在,她开始设想的时候,都会感到不适。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以,他们是兄妹,这不可能,他们是兄妹才对。

    风声呼啸,宋七月在无人的桥墩下,她想要撕心裂肺的大喊,却都不能够!

    ……

    宋七月回到龙源的时候,聂勋正在发怒质问,只因为宋七月去向不明,又被人给围堵了,这让他的怒气到了极点。这边瞧见宋七月回来,陈秘书像是找到了救星,“聂总,宋董事回来了!她回来了!”

    聂勋一瞧,只见真是宋七月回来,还是毫发无伤平安无事,他这才收了怒火,“出去!”

    众人赶忙集体退出,聂勋着急上前询问,“你怎么样?都是那两个人,他们真是胆子太大,竟然敢当街拦人,我会控告他们!”

    “倒是你,你去哪里了?后来是怎么回事?”聂勋的怒焰在瞧见她之后有所消散,可是宋七月看着他,虽然很平静,可眼底却是失了魂一样,他不禁伸出手,想要轻触她的头发,“小七?”

    但是这个刹那,宋七月的身体一僵,却是往后退了一步。

    宋七月道,“对不起,哥,我有点头疼,想休息一下。”

    聂勋的手僵在那里,以往再过平常的碰触,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就这样被躲闪了,她的目光,平静无波的,却是像将他拒于千里之外。

    仿佛再也不能够,不能够再给予拥抱。

    ……

    齐简和何桑桑的行为,自然是遭到了聂勋的强烈打压,此时骆筝方面得到了消息,她来到了武道馆找寻他们,“你们怎么能去这样做?难道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

    齐简和何桑桑也自知有错,但是他们顾不上了,为了莫少,他们只能如此,所以都低头不语。

    骆筝只觉得愈发棘手,“现在事情已经闯出来了,我看他不会罢手,等你们也坐牢进去了,你们怎么去跟征衍交待!”

    “骆筝。”男人的声音从后方响起,三人回头瞧去,是一直在道馆场子里沉默不言的楚笑信。他几乎消失了小半年之久,此刻回来,清瘦了不少。

    “以后不许你们再做这种事情,现在去闭门反省!”骆筝遣散了两人,她走回到楚笑信身边,烦闷喃喃道,“现在是要怎么办才好!笑信,你说要怎么办?”

    楚笑信回来后他没有去探视莫征衍,可是这一切已经从骆筝口中得知,此刻他却是冷静非常,低声说道,“总会有一个结果的,这是他们的事情,我们这些旁人,就不要插手了。”

    他这一刻的淡然,倒是让骆筝吃惊,却也感觉到了他身上如同死寂一样的悲哀感觉。

    良久后,楚笑信道,“不过,我也是要去见她的。”

    骆筝困惑不已,他要去见她做什么?

    “有一件事,这个世上,只有她知道。”楚笑信淡淡说。

    ……

    “宋董事,那个人还跟着我们!”车子在街头行驶着,前方的助理回头提醒。

    宋七月瞧过去,那辆车子已经跟了很多天了。

    至少有三天的时间。

    后方那车子里的人,正是楚笑信,他紧紧跟着她不放。从早跟到晚,无处不在,哪怕是去学校接绍誉,他也是跟随着。像是一道可怕的影子,无法摆脱一样,让宋七月皱眉。

    他到底是要做什么?

    宋七月眉头一皱,朝前方吩咐,“改道。”

    车子本是要往公司回赶,但是现在一改道,就往近郊去了。那后方的车子还是跟随不休,在午后的阳光下,追逐着前方不停止。却是在半道上,宋七月又是喊道,“停车!”

    “小姐?”保镖询问,宋七月命令,“我让你们停车!”

    “你们是只听聂总的话了,不听我的是吗!如果是这样,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不用再出现!”宋七月冷声一喝。

    那几人不敢再坚持,立刻下了车去,宋七月只让他们留下一辆车和钥匙,“你们去下山山道口等我,谁把这件事情告诉聂总,谁就不用留下来!”

    那几人上了一辆车,纷纷往山下赶去。这一方,和楚笑信的车擦肩而过。

    宋七月就在前方,她倚着车而站,好似就在等待楚笑信到来。楚笑信看见了她,他将车后方一停,下了车望着她慢慢走过去。

    “好久不见。”楚笑信开口问候。

    宋七月对上他,“楚笑信,我和你的确是好久不见了。”那日他被请出莫氏久远,这之后就不见了踪迹,现在再次出现,这时间却是有些太赶巧,她问道,“你跟了我三天,有什么话你就说,不要鬼鬼祟祟的。”

    “是想来请你帮一个忙。”楚笑信低声道。

    最近已经听过太多这样的开场,宋七月冷眸道,“如果你是让我去见他,那么我还是奉劝你免开金口!”

    这条道上鲜少的车辆零星开过,风过耳畔一切都是静止不动的,良久楚笑信却是道,“不,不是让你去见他。”

    宋七月一下沉默,不知道他此番又是为了什么,可是楚笑信却是道,“宋七月,告诉我吧,请你告诉我,求你告诉我,她葬在那里。”

    她在葬在哪里。

    宋七月的心剧烈的悸动着,这个男人,现在出现在她的面前,却是来询问她的下落,她眼神一定道,“她都死了,你还要知道她葬在哪里做什么?”

    “我只是,”他的声音一涩,“我只是想去看看她。”

    “楚笑信,你以为你还有什么资格去见她!”那份悸动几乎是以排山倒海之势来袭,让宋七月的声音都在发颤。

    那暖暖的阳光里,本应该一切都是温暖如春的,可是面前的楚笑信,他却是这样的灰败,灰败到了好似再也没有什么是值得可以希望祈求的。看不到光明,看不到的未来,他却是说,“我知道,我早已经没有了资格,或许她也不想再见到我。”

    “可是,我还是想去见见她。”楚笑信淡淡的笑,那笑容几乎像是哭了一样,他说,“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来找你,不想来打扰你问你,可是我已经没有了办法,我找不到她。找了那么多地方,也找不到她在哪里。”

    他那哀伤的模样,口口声声说着寻找,想起楚烟,这让宋七月感到酸涩起来,他还在说,是微笑着的,却也是怅然彷徨的。

    “地下太冷了,她怕冷,又怕寂寞,让我去陪她吧。”楚笑信沙哑的男声响起,他消瘦枯败的俊彦不复往日的风采。

    那双灰色的眼睛哀求着说,“就让我去陪她吧,我不会再离开她了。”

    那阳光真是太过刺目,所以才会让宋七月红了眼睛。

    为什么到了最后才会要回头,为什么时过境迁后还要心心念念,为什么明明爱已经远去,却说着不会再离开。

    可是楚烟,楚烟你听见了吗?

    他说他找你,找遍了所有地方也找不到你。他来问我,他来求我,他让我告诉你的下落。

    他说地下太冷,他知道你怕冷,又怕寂寞。

    他说要去陪你,不会离开你。

    楚烟,我让他去找你,可好?

    楚烟,你会怪我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