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55章:只希望她活

最终尾声第655章:只希望她活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四月港城,天气已经回暖,等到了五月,是春光灿烂更是明媚的时候。

    相较于之前,有关于莫氏久远的各种风波和传闻不断。近期却是平静了下来。每一个时代,都是如此,总有兴衰荣辱时期,古往今来的每一个王朝也都是如此。而莫氏久远,现今在执行总经理莫柏尧的带领下,也算是走的太平安稳。至少局面都稳住了。众人皆是叹息。

    原来莫氏不是唯有一位莫先生可以这样的掌舵全局,原来亦是有人也可以这样的稳操胜盘。

    就在这期间,对于这几位莫姓的大少,和莫家之间的关系却是成为了圈内不攻自破的秘密。

    莫氏久远上任董事长莫盛权,已故的莫家长者,膝下育有多个儿子。

    长子莫征衍,乃是和正室夫人傅韶昀所生。

    莫夫人的名号,家世和背景那也是名当户对的名门望族,所以那是两家联姻的正果。

    次子莫柏尧,外室所生。

    三子莫斯年,亦是外室所生。

    听闻,除了这两位身在久远入职的莫家公子外。莫董事长生前还有多位子女在外,都是外室所生。

    这其中还包括了一个女儿,那是莫董事长唯一的女儿。

    但是这位莫氏千金,她却是不姓莫,而是姓苏。

    这位苏小姐现今已经嫁人。嫁入萧家长子为妻,是蓝天企业副总萧墨白的妻子,而她的身份则是蓝天企业总经理秦世锦的秘书。亦是企业的秘书长苏楠小姐。

    庞大的家族体系,一连串的名单在圈内被揭开,一时间也是热闹至极,传的沸沸扬扬,莫不是感叹莫董事长。没有想到叱咤风云的大人物,看似和莫夫人如此恩爱的两人,原来早已经是相敬如宾。

    再是瞧那位莫夫人,她久居莫宅,更是不问世事,到底是她的幸还是不幸,却是无人能够说个清楚。

    只是如此一来,却是更加可以料定一点,那就是长子莫家大少莫征衍,这一路以来当真是如履薄冰,所以才会到了今时今日。然而终是让人唏嘘不已,才会时至今日,到了如此破败的地步。

    听闻,港城警署商业罪案科已经拘留莫大少多日,现在就三年前的重大罪案重新欲审理。更是传言,此次若是真开庭授理,那么莫大少凶多吉少,因为所有证据都是对他不利。

    众人都在等待揣测,莫家大少真的会入狱吗?

    面对那些传闻,苏楠不是没有听到,但是此刻她早就不在乎了,“让他们说去,随便他们怎们说!我爸爸他是莫盛权,那又怎么样?”

    从前不以莫家为荣的苏楠,这一刻却是可以直面,是莫家人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她从未在乎过,但是现在她却是愿意站出来应征。

    苏楠唯一担忧的,也唯有莫征衍。庄妖叨巴。

    “大哥,他又要怎么办?”苏楠苦苦询问,几乎是自言自语。

    因为她没有办法得到结果,更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这段日子里边,莫征衍一直被拘留,他的身体状况又是不见转好,更让苏楠心中烦忧。他们已经无法再见到莫征衍,他也没有再愿意见他们。只在这样的僵持里,日子一天过了一天,眼看着就要申请开庭授理,等上了庭当真是覆水难收。

    萧墨白想要宽慰,但是却也发现不能够,这实在是太过困难。

    苏楠愤怒无助,“是那个龙源的聂勋,是他诬陷大哥,我要找他去问个清楚!”

    是否是诬陷,无人得知,但是站在莫征衍这一边的苏楠,此刻也是慌张到了没有办法。眼看着苏楠就要前往,萧墨白一把把她拦住,“你冷静一点,你现在去了,一点作用也没有,相反你这么做也是妨碍司法公正,会有罪的!而且那位聂先生,你以为他还会放过你一次吗!”

    早在之前,苏楠因为气不过,也想找聂先生问个清楚,所以独自前往龙源对峙聂勋。而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并且没有任何结果。但是那一次,聂勋没有追究,对着前来的萧墨白道:萧总,今天就当是萧太太情绪不好,两位也都是七月的朋友,我不会放在心上,但是下不为例。

    聂勋的话语说的明白,萧墨白看见了这个男人眼中的冷漠和残酷,绝对不会容忍再犯!

    “我怎么妨碍司法公正了?”苏楠问道,“我只是想让他说实话!难道说实话也不行吗?”

    “冷静一些,楠儿,你大哥现在需要的就是安宁,如果你再因为他惹出了什么事情,他大概才是会烦心,要是再犯病了,会怎么样?”萧墨白询问提醒,苏楠一下跌坐,她茫然不已,“那要我怎么办?我不能,我不能就这样看着我哥就这样被判刑!”

    “苏楠,不要着急,萧墨白说的话是有道理的。”陆展颜出声亦是安抚。

    孙颖滋却是烦闷,因为如果换作是她,恐怕她早已经发疯抓狂,哪里还能这样继续等待。一抬头,对上沉默而坐的两个男人,“你们两个难道一点办法也没有吗?”

    秦世锦和秦奕淮两兄弟并肩坐在对面沙发,沉默如秦家大少,自然不会多言。

    秦奕淮没好气道,“到了今天,除非是炸了警署,不然怎么可能收手?”

    “你说话能不能有点逻辑?”孙颖滋怒了。

    秦奕淮皱眉,“那么你以为,还能怎么样?”

    “除非,不翻案。”此时,秦世锦幽幽说了一句。

    众人全都停住望向了他,秦世锦低声说,“只是就算不翻案,也要双方公司同意不追究,还有这毕竟有罪证已经立案,警方那边的证据也要有所解释。”

    他这一番话,像是指出了一条可以行得通的明路,但是这条路却几乎是不可能。今天的案子起始,是博纳的李承逸被公司内部调查,从而才抖露出当年的案子来。立刻的,宋七月提出翻案彻查,所以哪怕是公司决定不为难他们,警方那边给出了解释,那也是没有用。

    因为,宋七月不放弃翻案,那么所有的一切就不可能停止下来。

    众人都是沉默了,想起宋七月来,想到她所经历的一切,这一刻他们谁都无法去提出请求,无法说一个字,纵然是苏楠,她也不能够,她是开不了口的,怎能对她说,请求她不要再翻案。

    却是在此时,萧墨白这边来电,一声铃声响起,惊醒了所有人。但是众人还陷入于低谷沉默中,萧墨白接起电话,那是一通来自于警署的电话,他原本沉寂的双眼,在听到那头的话语后,忽然眼眸一明。

    刚一挂断,萧墨白立刻喊道,“刚才警署来电话了,他们说有一位爱德华先生,他来到警署,声称自己可以证明那一笔五亿英镑资金的来源!”

    “你说什么?这是真的?”苏楠不敢置信,众人也是惊诧到无法出声。

    怎么会这么突然,突然冒出一位爱德华先生来?

    陆展颜问道,“他是谁?”爱德华这个姓,听着好熟悉。

    “亨利爱德华?”孙颖滋立刻追问。

    “是,就是这位亨利爱德华先生。”萧墨白应声。

    突然之间,众人的惊奇程度更是不言而喻。商界人士,熟人不知道爱德华,就算未曾见过,却也有所听说过关于他的传闻。那一位嗜赌如命的赌徒,什么都可以用来作赌注,是欧美商界一位传奇人物。

    “但是,这位爱德华先生怎么会认识我大哥?”苏楠接着问道。

    萧墨白道,“或许和你大哥早就是朋友。”

    苏楠点了头,心中却是翻滚着喜悦和激动,“他真的能够证明那笔钱的来源?那我们去警署吧,去接见那位爱德华先生!”

    势不容缓,待客之道也本应该是如此,更何况现在这位爱德华先生是来为莫征衍解决危机和难关的。

    萧墨白和苏楠两人没有停歇,立刻奔出前往警署。

    这边一行人还坐着,秦世锦淡漠问道,“这位爱德华先生又怎么会突然来澄清?”

    凡事都该有个事出有因,今天实在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秦奕淮道,“没准是见到莫大少快不行了,所以不忍心就出来证明他的清白了。”

    事情真会有这么简单吗,好似还是一团迷雾围绕。

    “去查一查不就知道了。”秦世锦开口,已然下了定夺。

    ……

    警署商业罪案调查科,今日的巍警司,接见了这一位大人物。

    他是亨利爱德华,美籍富商,身份十分了得,资产雄厚,国外享誉盛名。今日到了港城警署,巍警司有些小心翼翼了,因为上级下达了命令,要礼貌友好的接待。

    因为这起案件的缘故,巍警司一直都属于战战兢兢的状态,这些豪门背景的人,如果有个差错,到头来也是他的责任,所以绝对是桩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今日的审讯室内,巍警司面对爱德华先生,“您好,爱德华先生,您说您是来证明莫征衍先生账户那一笔五亿资金的来源?”

    爱德华会中文,美式的中文,倒也是流畅,“是,没错。”

    “那么请问,您怎么能证明?”巍警司又是询问。

    此时,爱德华会意一旁的助理,那助理便从公文包内取出了一摞厚厚的文件,“我想这些足以能够证明了。”

    巍警司取过文件,却是发现全都是全英文标示,而且都是和商业有关,这下子看来是要找专门的翻译官前来翻译还要审查,一系列的采证证明阶段也是要耗费时间。

    巍警司道,“那这样吧,爱德华先生,谢谢您的佩服,不过我们警方需要一些时间来验证。”

    “可以,在验证准确之前,我会留在港城。”爱德华应声。

    对于他的配合,巍警司松了口气,总算是来了一位比较好伺候的主儿,只是在今日的会面结束之前,巍警司问道,“爱德华先生,还有一点也想要问您,这笔钱是您借给莫先生的,还是本身就属于莫先生所有?”

    “这位警司先生,堂堂莫氏家族的大少,难道有五亿英镑很奇怪么?”爱德华微笑反问,而这句话语却是和当时询问莫大少的时候,所说的没有异样。

    巍警司讪讪笑道,“是是是,合理的。”

    见过警方后,爱德华携律师离开,来到大厅里,萧墨白和苏楠两人已经在了。他们是在等待爱德华,一瞧见他便是上前自我介绍道,“爱德华先生,您好,我是莫征衍先生的妹妹,我叫苏楠,这位是我的先生萧墨白。”

    “两位好。”爱德华笑着应声。

    爱德华来到港城后,已经安排定下酒店。立刻的,三人前往五星酒店下榻。苏楠和萧墨白两人陪同前往,其实本来也应该是由他们安排,但是现在既然已经落实,也就不再麻烦了。

    等上了酒店套房,三人方坐下来会面。

    萧墨白道,“爱德华先生,很感谢您这次能够前来为大哥作证。”

    “是,真的很感谢您,如果没有您,那么这笔钱也就不能被证明来源。”苏楠也是出声道谢。

    爱德华一派的清闲自得,他说道,“这也没有什么,因为事实上,这笔钱确实是你大哥私人所有,我只是暂时替你们大哥保管,也是顺道为他做了个证人而已。”

    “只是,我很冒昧,抱歉,爱德华先生,如果您一早就有证据,为什么现在才出现?”苏楠一路上过来的时候,这疑问也是困惑多时,实则萧墨白也是,早不来晚不来,却偏偏就是在这个时候,是不是有些太过凑巧了。

    爱德华却是笑道,“最近我一直在度假,没有再管过这些事情了,也是最近才听说,所以就来了港城。”

    “恐怕不是这样吧。”萧墨白却是出声,那低沉的男声惊人,“爱德华先生就算是在度假,能不关心商场上的动向?而且,以您和我大哥的关系,是伙伴也应该是朋友,看见他出事,您又知道真相,怎么可能置之不理?”

    这关键就是在这里,爱德华迟迟不露面,显然是不愿意露面或者说不能够露面,但是他现在又出现了,这其中究竟是什么原因?

    “爱德华先生,是不是有人请您出面来作证?”苏楠更是询问。

    一定是有人,如果不是,为什么突然会如此安排?可是这个人,到底是谁,难道是莫征衍本人?

    那沙发上爱德华安然的坐着,这个外国男人如此的英武不凡,当下却也是没有什么好再隐瞒,他应道,“确实是有人来请我。”

    这个人是谁?两人一致望向了爱德华。

    只见他缓缓道出了那人的名字来——

    “是宋七月!”秦世锦这边,也查到了消息。

    苏楠和萧墨白此番跑了一趟回来,和他们一行人碰面,但是这样的结果,却是让人感到匪夷所思。

    “怎么会是她?”孙颖滋愕然,一个是翻案,一个是现在被控,这两个人究竟是如何是好,让人云里雾里。

    萧墨白道,“看来你们去查过了。”

    “爱德华先生最近一直在加拿大温哥华度假,也是和詹姆斯先生会面,听说宋七月曾经去找过詹姆斯先生多次,后来才和爱德华先生碰上了。”秦奕淮将调查结果道出,因为人物一旦现身,有了目标后查证起来也就不再麻烦。

    苏楠还震惊着,“她……她去找了爱德华先生来作证?难道大嫂她一开始就知道大哥是无辜的?”

    “这怎么可能?”秦奕淮嗤之以鼻,“那她这翻案不是自讨没趣了?”

    “如果她不知道,那她为什么又要去找爱德华先生?”苏楠问道。

    陆展颜此时道,“听说在寻找的过程里,她带着她的儿子绍誉一起走访了许多城市许多人,把所有的人都走访了一遍,最后又回到了温哥华去见詹姆斯先生,才遇到了爱德华先生。”

    那么看来宋七月也是毫不知情的人,可是现在,本该是水火不相容的两个人,究竟是为何,又在最后时刻,竟然出手相助的人是最不可能的那一个人,这真是太过荒唐。

    ……

    同一时刻,莫氏久远这边,莫柏尧和莫斯年也收到了消息,得知此事,两兄弟坐在办公室里沉默不言。半晌,莫斯年道了一声,“也不是每一件事情,都能在掌控中。”

    莫柏尧轻轻擦拭着那支钢笔,深灰色的笔身还是这样的透亮,“他早就不在掌控,早就失策了。”

    “龙源那边,大概要自乱阵脚了。”莫斯年望着那片落地窗外的天空道。

    港城今日天气尚算不错,阳光不耀眼,天空里多云。

    步伐声匆匆响起,是陈秘书敲门而入,“聂勋!”

    龙源处秘书前来汇报,让聂勋手里的茶杯紧握,“刚才打探到警署那边的动向,一位亨利爱德华先生他来到警署,说自己能够证明莫先生的那五亿资金来源!”

    那一笔钱的来源很是直接的关系到这起案子,更是最为直接的证明,也是警方现在抓住莫大少不放的一个关键要点,但是现在,资金来源如果被证实,那么这强有力的罪证就会被瓦解。

    “聂总?”陈秘书又是呼喊,这对于现状并不有利,而且是巨大的麻烦。

    聂勋淡然的坐在那里,本以为他会震惊又或者错愕暴怒,但是什么也没有,旁的情绪一点都没有,那杯子被轻轻放下了,他抬眸迎上陈秘书,“慌什么。”

    陈秘书一怔,聂勋不疾不徐道,“有人能证明那就让他去,证明了也不能怎么样。”

    “是。”陈秘书应了一声,退出了办公室。与此同时,另一位下属进了来,“聂总,小姐已经回国了,带着绍誉小少爷一起,现在他们回了小姐名下的会所。”

    聂勋定在那里,他的眸光落在桌面上,是那光影映现出一个光斑来。

    小七,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不到最后决不放弃,所以你还是去找了。

    你终于还是找到了。

    ……

    宋七月回国后,思量之间要去哪里居住,暂时却也只能住回那会所。而她则是立刻赶去事务所,她去会见游子敬律师,也是去会面尉容。

    这奔波的一趟,距离离开却也间隔了多时,尉容还是贵公子的模样,只是俊彦上难掩对她的赞赏感叹,“其实这一次,我是做好了你不会找到那个人的打算的。”

    人海茫茫,又是这么多位的人物目标,仅凭他们突然的前往询问,怎么可能会让他们答应。但是奈何,宋七月却是做到了。她将这位人物找到,现在还来到警署作证。

    “没想到我还是找到了。”宋七月道。

    尉容颌首,那过程究竟如何,他已不愿去详细知晓,那已经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只是现在他的责任许诺也算是彻底告一段落,所以尉容道,“宋七月,到今天为止,我欠你的人情,算是全都还清了。”

    对上尉容安然微笑的脸庞,宋七月凝声道,“尉容,这次真的谢谢你,这份情,日后不管是什么事情是什么忙,只要你开口,我一定竭尽全力办到,万死不辞!”

    实则上,尉容这最后一次的人情哪里是真的欠了,然而宋七月却是真的穷途末路没有了办法,所以才能开口讨要了这份人情。但是宽容如尉容,却也是真的答应了。

    宋七月是感激他的,只是以尉容的身份,决计是不会有这么一天的。但是如若真有这么一天,她必定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这一瞬间,尉容笑了,“死这个字太过了,不过你这句话我记住了。”

    宋七月应了,也算是应下了一个承诺。

    这一刻也是明白,两人之间应该是不会有相见会面的机会了,至少短期内是的。

    今日宋七月已经和游子敬见过面,她先行离开了事务所。

    游子敬进了会客室,他来到尉容身旁道,“宋小姐已经走了。”汇报过后,想起这宗案子的错综复杂,游子敬也是烦恼,“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

    尉容沉静非凡,他却是自言自语一般,喃喃说道,“不要逼死她才好。”

    ……

    之后的三天时间里,警方在取得爱德华的证据资料后,立刻展开了调查,千丝万缕间的盘查,最终证实莫征衍账户里的五亿英镑,果然是出处于此。当警方得以确实真相后,立刻暂停了上庭的申请,因为案子还有疑点,所以司法部门要继续调查。

    事实真相被调查出来以后,巍警司最先审讯的人自然是莫征衍。

    他是当事人,更是关键人,同样也是这一起案子里最为扑朔迷离的一位。

    巍警司将所有的证据摆放在他面前,询问他,“莫先生,您认识爱德华先生吗?”

    面对这所有的证据,莫征衍本是平静的眼眸却是突然一下睁住,那就像是好好安睡的人,在睡梦里因为突然的痉挛而被惊醒,这样的急促到窒息的感觉来。

    “莫先生,这些是爱德华先生提供的证据,现在我们这边已经证实,你账户里的五亿英镑来源,现在想要知道,明明请问你,这笔资金是你个人所有,你为什么不肯说明还要隐瞒?”巍警司的质问不断袭来,一声又一声。

    但是这桌子一方,莫征衍却僵住了。他低头看着,看着这些所有,一向泰然处之,哪怕是面对要上庭公诉的审判,他也没有闻之色变,但是现在,他却是慌忙了一张俊彦,他一个字也回答不上来,只是这么死死的盯着不放。

    莫征衍沉默的如同一座石膏像,可是他的脸上,分明写满了惊慌。

    他是这样的慌乱,料不到这一份证据的指出,更料不到今时今日。

    “莫先生?”巍警司还在呼喊,但是却都没有用了。

    至始至终,莫征衍再也没有回过一句话,连一个音都没有发出过。

    对于爱德华先生的证据提供,警方表示感谢配合调查,巍警司道,“多谢爱德华先生,如果不是你出面,恐怕今天这个疑点还不能够解开,这样就让莫先生受冤了。”

    “没事,我也是配合警方而已。”爱德华应声,他却是提出了一个请求来,“巍警司,既然警方这边已经查证了,那么我想我是不是可以见莫先生一面。”

    远道而来的证人,又是这样的关系,这样的身份,巍警司也着实不好拒绝,“可以,当然可以。”

    立刻的,安排了爱德华先生与莫征衍这位大少两人之间的探视会面。

    “爱德华先生,请您跟随我们的警员去吧,您就可以见到莫先生了。”巍警司微笑相送。

    爱德华很是有礼的道谢离开,巍警司瞧见他离去,他眉头都皱起了,“这莫大少也真是奇了,明明钱是自己的,他为什么死活也不肯说出这笔钱的来源?”

    警署的探视间,因为是爱德华的缘故,所以破例安排了明亮宽敞的会客间。

    警员在外边守卫,爱德华先到了。当门被打开,他瞧见了他的老朋友,莫征衍走了进来。

    此番相见却是间隔了太久,爱德华看着莫征衍,只见他容颜除了苍白一些,精神却是还算好,爱德华开口道,“坐吧,看见你总觉得你好像是要去演吸血鬼一样。”

    “你倒像是来看戏的。”莫征衍笑应,那把椅子拉开入座。

    实则这吸血鬼一词还是爱德华的爱子楚天玩笑时会说的话语,但是现在分明到了这样的境地,却还能玩笑,实在是诡异。

    爱德华却是忽然正色道,“抱歉。”

    莫征衍凝望着他,爱德华又道,“今天我会出现在这里,恐怕不是你所乐意见到的。”

    这的确不是莫征衍所乐意见到的,然而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好歉然的,莫征衍道,“我的确不乐意见到,只是能让你出面,一定是有原因。”

    “因为一个赌局。”爱德华提起那经过来。

    莫征衍眸光染起好奇,爱德华道,“她跟我打赌,如果她赌输了,那么立刻走。”

    “你可是很少会输。”莫征衍笑道。

    “可是这一局,我根本没有胜算。”爱德华叹息道,“她说,如果我认识你,却没有说实话,也没有什么,但是我会是一个不诚实的父亲。”

    安静的房间里,莫征衍静静聆听着爱德华诉说那一幕,是宋七月如何的找上詹姆斯,又是如何的遇到了他,最后又是怎样的应错扬柴,才导致了今日的到来,爱德华道,“她怎么能有这样敏捷的反应力,在那个时候就跳出这么一个赌局来。”

    可不是,她哪来这样的反应力,怎么就能这样大胆,莫征衍一直微笑着。旁人瞧着,依稀可以瞧见那笑容里的宠溺明显易见。

    “只是她这一趟不容易。”爱德华道,“走访了很多人,怕是快要放弃的时候,才找到我。”

    这究竟是人为,还是天意,却是谁也没有定论。

    只是此刻,莫征衍的笑容变得淡了,像是在思量什么,让他惆怅让他无法心安,“不值得的。”

    “她身体不好,太累。”他这么说了一句,爱德华默然。

    许久后,爱德华问道,“其实你知道她为什么这样辛苦寻找,非要找到这笔钱的来源,因为她想要知道真相。”

    “莫征衍,你说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到了现在,你也不打算把这一切告诉她吗?”爱德华不禁询问,他依旧不认同他做所一切,现在就连那份理解都变的薄弱微小,“你愿意为了她到这种地步,难道不是想求一个原谅,求一次机会?”

    但是这一刻,莫征衍却是一笑,不知道在笑什么,可是那笑容却是这样的让人怅然,好似在追逐,追逐一个一生也追不回的梦。

    “事到如今,我早已经不求。”他低声笑着说。

    爱德华一愣,在他所认知的世界里,付出就该有回报,弥补哪怕是赎罪也是为了想要回头,如果原本就知道没有结果,那么为什么还要这样,他想不通,任是如何也想不通。

    那他为何要这样?

    只在莫征衍缓缓的笑容里,爱德华怔住,一种惊心的答案萌生而出,如此的荒诞神怪,简直是到了偏执疯魔的地步。所以,或许他早就知道没有结果,或许他早就明白重来已经不可能,可他还是这么做了,他这么所为。

    不求原谅,不求重来的机会,只希望她安好无恙。

    只希望她活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