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58章:春风不如她

最终尾声第658章:春风不如她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眼看着这里静的没了人,何桑桑还不知所措,望着莫征衍没了声。

    “莫总?”齐简皱眉呼喊,他心中更是担忧。

    那失魂的人缓缓扭头看向了齐简,方才的时候虽有起疑却也没有多想。这一刻却好似是明白了一些什么,那被隐瞒的细节,再明了不过。

    他低声道,“是你。”

    齐简想要解释,但是发现并不能够,因为事情因他而起,他确实有错。“对不起,莫总!”

    莫征衍看着齐简。何桑桑已经惊到无法反映,却是见莫总这般模样,好似要发作,却又不知要如何发作,最后只觉得都不再能够,都化为尘埃,在那低声里,他只是叹道,“出去吧。”

    包厢外边,何桑桑终于出声,“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简瞧向何桑桑,这一刻终将所有一切道明,何桑桑听过后,惊到不能言语,喃喃说道。“怎么会是这样……”

    齐简犹记得那一天他去找上宋七月告诉她这一切后,她并不信服更不认同,之后他发了毒誓,在那誓言下,宋七月道:既然你说这些都是真的,那你就带我去求证,证明这一切的真假!

    于是。方才有了这一次的邀约,有了这一间包厢,更有了他刚才一时气不过的一时口快。

    何桑桑却是急了,焦急过后唯有彷徨,。

    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孰是孰非都像是不可定论那般,只觉得世事无常太过荒谬,何桑桑不忍指责责怪。

    事到如今,太多的不可想象全都发生,可真当真相揭开后,却是从来都不曾想过的一幕。

    可是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

    这一个下午,莫征衍在君再来里坐了一天没有再开口。

    这一个下午。聂勋回到龙源后像是机器一样召开会议。

    这一个下午,宋七月开车回了半山咖啡馆没有再离开。

    近日里宋七月接了绍誉和许阿姨暂时住在咖啡馆这里,咖啡馆的后院有公寓,这里人又多,所以也是比较安全可靠。但是今日,宋七月已经没有心思了,回到咖啡馆,她整个人一言不发。

    谁也不敢去靠近她,就算是许阿姨和她说话,宋七月也是不回声。来节叼扛。

    眼看着要去接绍誉的时间到了,许阿姨呼喊,“小姐,该去接绍誉了。”

    宋七月这才回神,她起身就要去。

    可是许阿姨见她不对劲,拉住了她,“小姐,我陪您去吧,找个人开车去。”

    宋七月不说好,却也不拒绝,就这般请了个服务生开车前往,一个来回接了绍誉回来。但是见了绍誉,宋七月也是茫茫然的,唯有一瞬间,她看向绍誉的时候,眼神里是有光芒的,可是转瞬即逝后,却又什么也没有。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绍誉呼喊起来,但是宋七月都不应。

    等绍誉再喊了多次,宋七月却是突然哭了。那眼泪落的太急,孩子都吓到了,孩子立刻拿了手帕给她擦眼泪,“妈妈为什么哭,又是太高兴了吗?妈妈不哭……”

    太高兴了吗。

    不知怎的,宋七月听到这一句,那眼泪掉的更加凶猛。

    她哭的无声无息,哭的孩子都不知所措,许阿姨劝走了绍誉,只让孩子去吃饭,自己过来安抚,她看见宋七月空洞无助的样子,便是安慰。这其中所有事情,许阿姨虽然不完全知情,可也不是一点也不知晓,却还以为她是在是否离开的事情烦恼。

    许阿姨道,“小姐,要是舍不得的话,就留下来吧。”

    宋七月不说话,许阿姨见她哭的实在是伤心,她艰难道,“绍誉还那么小,不能没有妈妈,也不能没有爸爸。其实,其实先生他也不是对你真的没有心……”

    听见许阿姨的话语,此刻谈论起那个人来,宋七月眼睛通红,却是无神问道,“难道说,他也有找过你,是他找你来的?”

    “不是,不是……”许阿姨支吾着,她不愿意承认。然而老实的妇人,却不会说谎,所以这一刻这样的慌张。

    宋七月一笑,她的笑容这样的凄然,“所有人都骗我,难道连你,许阿姨,你也要骗我?”

    许阿姨见她真是不对劲,这一刻心中怜惜,却也不敢再瞒她,“先生他在三年前找过我。”

    又是三年前,一切都是从三年前开始,宋七月静默着,许阿姨道,“那时候我被先生赶出来了,我就回了江城。后来有一天,先生突然来了,他来拜访我。因为之前的事情,我心里边也是有怪先生,所以不愿意见他。”

    “但是先生三请四求,他求我不要离开,求我留在江城,一定留在江城。”

    “我问先生,为什么一定要留在这里。”许阿姨想起当时来,却还是感叹万分,“先生说,如果有一天小姐你回来了,来找我,请我回港城去,就让我答应你,跟你走。因为你能信任的人,就只有我了。”

    听到这些,宋七月笑着,但是她的泪水簌簌落下,仿佛没有知觉。

    “我不懂问先生,先生也不肯说,他只说让我一定等你。我又问,如果你不回来了呢,先生说你一定会回来,你不会回来,他说他一定等到你回来。”许阿姨当时真是诧异更是惊愕,她不明白其中一切,只是那份请求让人动容。

    宋七月淡淡笑说,眼泪还在落,“他求你,你就帮着他了。”

    “我是真不想答应,可是,”对于莫先生的到来,最终还是将许阿姨打动了,因为当时,“先生那样的人,他下跪求我,我真的没有办法不答应……”

    犹记得那一天,莫征衍屈膝在她面前道:许阿姨,我这一辈子只跪拜过我父母和莫家列祖列宗,您是长辈,我跪您不为过。只想求您,答应我这一件事。

    他下跪求人。

    宋七月恍恍惚惚,却是描绘不出这场景来,只是笑着,泪水落的越来越急,“这又是何必。”

    “妈妈,我吃好饭了,你也来吃饭好吗?”绍誉急匆匆吃过饭就跑了来,他那样的着急,“妈妈,你不哭了好吗,我以后一定听话。还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妈妈你告诉我,我去替你出气!”

    这又是谁教他的,谁教了孩子,宋七月看着绍誉,眼前分明幻化出另一个人来。

    这个世间,还能有谁,还会有谁。

    莫征衍,你让我不能安心,莫征衍,我这一辈子也算计不过你。

    莫征衍,你赢得彻底。

    ……

    太阳终于西下,夜空里一轮弯月悬挂着。

    君再来的茶楼也是熄了灯火,今日忙碌一天也是要打烊的时间,经理却是为难,因为还有一位客人还没有走。这人正是莫征衍,今早过来,却是一整天了,还不肯走。他也不好去催促,但是现在都到这个时间了,还是没有走,真是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经理来到两位助理面前,“真是对不住,我们要打烊了,你们看看,去和莫先生说一声?”

    两人眼见这样下去也是不行,于是敲了门,但是没有人应。齐简此时已经不敢妄动,何桑桑大了胆子推开门。

    “莫总,不早了,茶楼也要打烊了,我们回去吧。”终于,何桑桑上前道。

    莫征衍犹如磐石不会转移,何桑桑又是劝说,“您要是想少夫人,不如我陪您去找她吧?”

    一提起宋七月来,他这才回神,那眼中不是没有念想,可又是停住,恍惚间问了一句,“见了她,又要说什么?”

    何桑桑登时没了话,见到莫少如此,她也是红了眼睛。

    “您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把您心里的话都告诉给她听吧。”齐简道。

    莫征衍却是一笑,“晚了。”

    听到这一声,齐简和何桑桑都是一愣,从他的神情里当真是往事不可追的迟叹,好似真的晚了。

    只是此刻,经理探头道,“莫先生,我们要打烊了……”

    莫征衍也不为难经理了,他掏出钱包来要付账,可经理道,“莫先生,已经买过了,是宋小姐买的……”

    莫征衍想起来了,她的确是放了话。可是,他又怎么能让她去买。又像是犟上了,他偏要付钱,“没有让自己太太给钱的道理,我来。”

    只是钱倒是有,一摞钱给了就是,但是这么一翻,却是发现了一个异样来。

    是他的钱包,那夹层里,那一张照片却是不见了!

    莫征衍登时神色骤变,旁人瞧了,也是一惊,急忙去询问,“怎么了?”

    “我的东西不见了!”莫征衍低声道。

    齐简和何桑桑也是着急,这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见了?莫征衍慌忙一想,今日从警署离开,一听到宋七月约他见面,他这一路都是紧赶慢赶,根本就没有停下来过。现在,一定是这照片落在警署里了。

    莫征衍起身,疾步离开了茶楼,他命令道,“去警署!”

    这已经是大半夜的,去警署又要做什么?

    但是两人莫可奈何,只得送莫征衍前往警署。

    一到了警署,莫征衍进到大厅里,那值班的警司认出了他,前来询问,他却是道,“我之前被拘留在这里,我的一件东西拉在警署了,今天走的时候没有带走!”

    “是什么东西?告诉我们一声,我们给您送过去……”那警司也是不敢得罪人急忙问道。

    莫征衍却是固执道,“我的东西拉在这里了,没有带走,你们还给我!”

    “可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们怎么找来给您,您总也得说一声吧?”那警司欲哭无泪。

    莫征衍却是只抓住那一句,“还给我!”

    一时间警署里人仰马翻,莫大少突然到来要找寻遗落在警署的物品,这本是应该的,但是警署存储嫌疑人物品的储物室里,却翻遍了也没有找到他的物品。那值班警司无奈了,即便是询问个究竟,也问不出结果。

    值班警司只能先将这尊大神请入会客室里暂时等候,更是一通电话将巍警司唤醒告知了他。

    巍警司也是莫名其妙,这大半夜的来警署,又是为了什么而找寻,耗费了这样大的动静。

    会客室外边,齐简和何桑桑停留着,瞧见巍警司到来,两人打过照面。

    巍警司敲门进去,只见莫征衍坐在那里,他一动不动,沉静的身影在这一方会客室内,却是唯有一盏昏黄的灯。

    巍警司上前好言道,“莫先生,您的东西掉了一定帮你找回来,但是得告诉我们吧,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然而,莫征衍却是神来杀神佛来弑佛一般,谁也不认了,“在你们警署丢的,你们要负责!不然我拆了这里!”

    事情可不宜闹大,巍警司只得退出去,找那两位助理商谈想要询问个究竟,可是两人也不知情况。

    最终就这么僵持着,这么僵持到过了半夜。警署翻天覆地的找,可是动员了在值的所有人都没有能够找到。那值班警司已经累的不行,过来询问,巍警司一直在思索,到底是什么,却是突然,瞧见了对方警司桌上的照片,那一张全家福的照片,让他想起了什么。

    “我知道了,知道是什么了!”巍警司狂奔过去,他冲进了那会客室再次来到莫征衍面前。

    “莫先生,是照片是不是?”巍警司焦急又欣然的询问。

    终于,那犹如死神到来偏执如斯的莫征衍终于有所反应,他沉默抬眸,却是说道,“还给我。”

    巍警司松了口气,可是又是犯难,“那张照片只剩下半张了,这上面是宋小姐,我们就以为是宋小姐的照片,那天她来配合调查的时候,就给她了,已经被她拿走了……”

    莫征衍听到他这么说,喃喃道,“拿走了,已经被她拿走了。”

    “是,已经被宋小姐拿走了。”巍警司应道,又是等着他的下文,但是却没有了下文。

    良久,莫征衍才道,“有烟么。”

    巍警司立刻拿出了烟来,只怕是不够,将那一包都放下了。

    莫征衍独自抽烟,在这会客室里,他也不走。

    巍警司瞧了一会儿,见他不说话,也不愿意离开。他也是受不住困,便是出去了。

    今夜没有星光,月色却是很清晰,烟雾虽然缭绕,但是还是可以清晰的照应出一些事情来。

    清晰的让莫征衍想起,想起这所有这般的前因后果,想起这几年的一切。

    更想起初初相遇那一笑来。

    你可曾见过她这样的笑容,是会让人万劫不复的笑,任是春风再美,却也比不了。

    没见过她的人,不会明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