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59章:警署回忆录(番外心理独白上)

最终尾声第659章:警署回忆录(番外心理独白上)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

    莫征衍还可以清楚记得,自己和宋七月第一次相见事的情景。

    那当真是一个偶然,偶然到了连何年何月都会记不清楚,只是那一天的情形,却是一直真切的刻在他的脑海里。是她举杯而出。靠着墙笑的这样风情,对着他说:恩,打扰了,你们继续。

    她口口声声说着打扰,可是眼底眉梢哪里来的歉意,分明就是看好戏一般,这样的欣然。

    当时那匆匆一瞥。莫征衍捕捉到了,是她擦肩而过时的慧黠眸光。

    他见过这么多的女人。身边来来去去有过那么多,但是从来不曾见过这样一个,像她这样放肆大胆的女人。

    她又有什么目的?

    亦或者,只是和别的女人没有差别,只是在宴会里的一次艳遇。

    当天宴会结束,他不曾去多想。直到又一次不期而遇的时候,当她搂着别家企业的老总而来,朝他礼貌的微笑,却像是个陌生人一样,这让他产生了兴趣。

    男人和女人之间,能够碰撞出火花,便是可以走到一起。他从来不是强求的人,也不曾勉强过任何女人。女人就像是一件华丽的衣服,有最好,没有其实也没有所谓。

    那个时候,他对她也是这样的心思。

    一旦有了兴趣。这接下来的了解和认知也是理所当然。

    莫征衍终于知道了她的名字。

    宋七月。

    她是五洲集团的公关部副经理。

    那一晚相约在京都酒店,也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晚,她问他,“莫总,你不介意我是个公关吗?”

    莫征衍微笑,他没有回应,只是低头吻上了她。

    如果介意。那么现在他们又是在做什么?

    莫征衍没有初夜的情结,当今社会这又是什么世界,谁还会去顾及这些。况且,他也不是洁身自好的人,所以不会去要求对方纯洁如白纸。

    可是这个女人,表现的这样妩媚妖娆,好似身经百战,但是她颤栗的身体,紧绷的曲线,以及那隐忍痛楚的眉头和强颜欢笑的脸庞,都让自己感到诧异。明明是第一次,为什么又要假装自己不是。

    更甚至在事后,她故意道。“莫总,我可是第一次呢,以后你要好好对人家。”

    确实是第一次这是实言没有说谎,可是她为什么又要表现的自己是假装是在奉承。

    “莫总,这位宋小姐她在圈内名声不是很好。”何桑桑在简单调查后前来报告。

    莫征衍问道,“怎么个不好法?”

    “她,”何桑桑想了想,找了个颇为中肯的形容词,“狡猾。”

    身为公关的她,游走在这样的圈子里,不狡猾又要如何生存,这是现实原因。

    只是选择唯有两种,一是留下二是甩掉,这样的情况下,他似乎不应该再留她在身边。

    “莫总,要打发她吗?”秘书钱珏又是询问。

    莫征衍对待女人,从来都是你情我愿,两不相欠,他一向不会计较金钱上的给予。而在选择女人上,可以愚蠢,却不能诡计多端,他最厌恶怀揣目的的女人。这一刻,他看见了钱珏几乎肯定的神情。

    但是莫征衍道,“不用。”

    下一秒,分明看见了钱珏和何桑桑两人脸上的那份诧异,仿佛是在询问他:为什么这一次会破例?

    莫征衍也不知道。

    或许,只是因为那一抹笑容,笑的这样张扬,却又仿佛没有什么能够让她停留,亦没有什么为她停留所以这样的无畏。

    他不愿承认,他早已被那笑容惑了心智。

    一眼难忘。

    (二)

    她为什么要假装。

    这一点在之后的无数个日子里,一直都存在于莫征衍的心底。他像是发现了一个新玩具,试图想要搞懂她。只是越接近,却发现越是无法明白。很多时候,她表现的如此无知贪婪自私拜金,和以往在他身边的女人也没有任何差别。

    可是有那么一刹那,莫征衍却是能够看见她眼底的嘲弄。

    一条宝石项链,买来送于她,她高兴的欢天喜地,可是一低头那不屑一顾转瞬即逝,让人心中愕然。

    究竟是他太过在意多虑了,还是其实她和别的女人也没有差别,这困惑又存在于心中。

    直到三个月期满那日,依照惯例,钱珏前来道,“莫总,手包已经买到,还有支票也准备好了,今天会交给宋小姐。”

    “已经满三个月了。”莫征衍这才惊觉时光太过迅速。

    然而期限就是期限,他不会打破这份惯例,仿佛她有多特殊。

    于是那一夜京都缠绵后,他在黑夜里离去。离开之前,她已熟睡。睡着的时候,这个女人却会露出极其孩子气的模样。那种没有安全感的样子,像极了找不到回家路的小猫。

    莫征衍的手轻轻划过她的脸颊,他披上外套离开。

    钱珏在次日送上了支票,一切都像是过往每一个床伴一样经历着同样的一幕,歇斯底里的吵闹,甚至是跑到公司来放肆大闹一场。

    在她如泣如诉的质问声里,他告诉她,“你该知道,我不喜欢缠人的女人。”

    女人就该安静听话懂事,太过聪明太过有主见都不是一件好事,哪怕是一件装饰一样的存在也没有关系。

    她果然在他的警告里哭泣离开,结束了他们之间为期三个月的关系。

    可是莫征衍的眼前,又不禁会浮现起,当他说了那一句话过后,她眼中那一刹那的停留,她望向自己的时候那眸光竟会他如刺在心尖。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不明了,垂眸一笑,那不过是错觉。

    这之后莫征衍有遇见过几个合适的女人,她们都该是适合的对象。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了无生趣。

    直到康氏的宴会上,莫征衍再次遇见了宋七月,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是想要见到她的。

    只是她并没有瞧见他,更没有注意到自己。他悄悄跟上,看见了她和康氏公子康子文的会面,也听到了她所说的一切。

    莫征衍当真是吃惊,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一个这么会伪装自己的千面女郎!

    可真当自己发现的时候,却也不是不能接受,只是瞧着她收敛起笑容,对着康子文这样绝情冷酷的一面,娇媚不复,她这样素净的拒绝康子文,用一种近乎虔诚的眸光。

    为什么会是虔诚?

    莫征衍瞧不懂,他更不明白的是,自己竟然有些想念她?

    是好奇,还是兴趣没有减少?愈发不明白,一切好似都乱了,这种不能把握的感觉太过糟糕。

    所以,他再一次闯入她的世界。

    在她错愕到几乎见鬼的表情里,他突然痛快的笑了,“我记住你了。”

    宋七月,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你总是让我记住了。

    可是,莫征衍不知道的是,原来这份记忆,竟然维持这么久,久到日后一生一世也不愿割舍的地步。

    (三)

    还记得儿时的时候看过猫捉老鼠的动画。

    莫征衍觉得自己和宋七月之间就像是这一场动画,她像是一个未解的谜,让他不断想要有探知的**。

    他终于知道,她的公寓里那些华贵的礼物堆积如山,她的拜金只是假象只像是宣泄,她的狡猾将那份小女孩儿般的纯真给隐藏。

    海城的宋家别墅里,当宋家人为她做介绍的时候,莫征衍真是不曾想过,她竟然是宋家的女儿,是莫家没有血缘关系的远亲。她突然成了他的侄女,而她要唤他一声小叔。

    “小叔”这个称呼,从前却是没有过的,别人看见他的时候,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叔叔,哪里会这样的调皮。

    但宋家却是这样的水深火热,宋连衡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派她过来接近,莫征衍心中明白,可是却没有说明,他想要看看宋家到底能做到那般地步,却也同时是他真的想要见她。

    看她明明是一副老死都不想和他往来的模样,却偏偏还要巴结他,莫征衍感到有趣。

    于是就这么逗趣着,不愿意拆除她,配合着她继续这一场戏。

    “莫总,小心宋小姐,恐怕她是要盗取资料。”齐简是个谨慎的助理,他这样提醒他。

    果然,她真的将资料盗取,只是那一半是真一半是假的资料足以以假乱真,但是却也不能够让她判断全部定夺。所以,他早就知道她这一仗必输无疑。

    只是也有莫征衍没有想到的事情,宋连衡为了家族利益却是设宴,直接挑开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娶她为妻?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他不会娶她这样一个有心机的女人,而莫家也不会接受这样身份的女人为少夫人。而最主要的是,他从来不喜欢被安排被定夺,宋连衡这一局是用心良苦,而他最不喜欢让旁人称心如意。

    所以,他说,“莫家不会认可一个当公关的儿媳妇。”

    果然这个理由够足够也够分量,一出口后宋家人十分尴尬,也是足够彻底断绝了他们的念头。

    但是她却说,“其实,我们早就已经分手了。”

    面对宋家人的追问,她又是道,“就算曾经在一起,现在分开了,也没必要把对方是仇人,洪水猛兽一样对待吧。”

    洪水猛兽,的确是算不上,仇人也的确是太过,只是她这一句话,却是说的太过淡然,淡然到了她好似没有在意过。

    当时莫征衍坐在她身侧,是她回头朝他笑。这一笑璀璨芳华,楚楚媚人到让人心神荡漾。

    但是怎么回事,心头那刺痛的感觉比之前更为强烈。

    他竟然不再喜欢她这样的笑。

    在宋家别过后,他们又在机场碰面,莫征衍以为她会说些什么,可是她却问,“现在我和你的关系都公开了,我们两个,算不算是谈过恋爱的?”

    谈恋爱?

    他们之间不过是男欢女爱一场正常不过的关系,但她笑着说对他说就当是恋爱,又对他笑着说分手快乐,最后她喊他的名字,“莫征衍。”

    她对她说,“后会无期。”

    机场的大厅里她走的飞快,走的头也不回。

    这一刻,莫征衍望着她的背影,他的步伐竟然不由自主的想要上前,想要去追上他。

    但是刚要动,却是定住了,是齐简和何桑桑折回呼喊,那呼喊声惊醒了他。

    他僵住了。

    莫征衍,你又在做什么,怎么竟然会想要将她留下?

    这太不应该,这一定是疯了。

    (四)

    在这个世上,他早就不会为了任何一个女人心动,不会为了任何一个女人停留,更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回头。可是偏偏,在宋氏的合作案上,他还是退让了,当旁人询问缘由的时候,莫征衍没有说起过那一点私心。

    他只是不希望看见她在那个冰冷的家里过的太辛苦。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了,他这么想。

    可当他在高尔夫球场看见她的时候,又情不自禁了。

    那是半年后的相见,他为何要停住,莫征衍就连自己也不清楚。

    一切都乱了,她越是拒绝,他越是要出手相助。终于在三番两次后,她找上了他。

    那一天码头相见,她质问他,“你为什么这么做?”

    她甚至是对他说,“莫征衍,你给我句话吧,究竟要怎样,你才能放过我?”

    他终于才理清自己所想,他回答了她,“也许你不信,我只是不能,看见你被别人欺负。”

    宋七月,或许你不信,其实我也没有想过你会真的去相信。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已经不能够容忍,旁人再去欺负你。

    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感,莫征衍不清楚,何桑桑却是问,“莫总,难道您是喜欢上她了么?”

    喜欢?

    他还会去喜欢上一个女人?莫征衍怔愣住,连他自己都是这样的困惑,可偏偏他已经无法将视线从她的身上转移开。

    只是,他也知道了她原来早已经有了心之所向,那是和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周氏家族的三少周苏赫。却也知道了,原来他们曾经在一起过,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被那个男人承认。

    看着周苏赫和宋向晚在一起,他仿佛看见了她的心伤,他多么想要站在她这一边,所以鱼塘会所里他为她打伞,他呵护她他照顾她,哪怕旁人都在揣测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他也不在乎。

    “你倒是很想的开,真的能容忍,你的妹妹抢走了你的男朋友?”回去的路上,他终于忍不住问。

    她却说,“他有自由选择的权利,他要和谁在一起,他有这个自由。”

    任是任何一个人,遭遇了这样的事情,都不会这样选择接受,但是她这么说了,也选择了接受,她更是笑着,好似早已经释然,但是为什么,她的笑是这样的难过。

    那就不要再想他。

    他这么想着,就这么说出了口,“你也有自由,不要再想他。”

    为了一个这样负了你的男人,宋七月,不值得,不要再去想他,不要再去为他难过。

    这下面的话,莫征衍打住了,他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如果说出口,又要以怎样的身份怎样的立场?

    莫征衍还没有想清楚,更没有想明白,直到他因为宋氏项目资金的问题赶赴海城。当时他已经得知她请假回了海城,而原因是君姨出了意外。医院里相见,他又看见了她,他分明瞧见她在说别来无恙。

    其实对于下棋对弈,莫征衍平时兴趣平平,可因为有了她在身边,一切就变的生动起来。他怎么会不知道,她中途插手又是因为什么。倘若宋家没有人能赢过他,那么这面子恐怕不知道要搁到哪里去,而下棋的人又成了周苏赫,恐怕更是僵局。

    所以她故意搅乱了棋盘,故意和宋向晚下起了棋,最后的结果是她输了。

    输了就输了,莫征衍并不在乎。

    “七月代替我下,她是我这边的人,当然算我的,所以,是我输了。”莫征衍当时这么说。

    可是其实,他也有私心。

    他就是想要告诉周苏赫,她,宋七月,是我这边的人。

    (五)

    “如果你一定要嫁人,不如嫁给我。”

    莫征衍没有想过自己终有一天会谈到结婚,更甚至是对着一个本是不可能的女人。她的出现,和莫家少夫人的要求如此的风马牛不相及。可是当他给她上药,握住她的手这一刹那,莫征衍还是说出了口。

    可是那一刻,却是事实上连莫征衍都怔住了,许是被康子文前一刻的前来所激,也许是因为看见了她在宋家所受的种种,更因为得知了那位周苏赫对她的负心背叛。他感受到她的孤立无援,面对相亲联姻,她的抗拒和排斥,这更让他想到自己,这所有的一切萌生出一种“如果会是别人,那不如就是她”的念头。

    “哎?你刚才说什么?”她这么问。

    “如果你一定要嫁人,不如嫁给我。”他已经回神,这样清醒的说。

    他突然的提议果然是吓到了她,更是被她拒绝,“回头草,一次就够了,我可不想蠢两次。我和他不是一条道上的,和你更不是。”

    面对她的拒绝,莫征衍并不生气。只是这一刻,他却是清澄无垢一般的爽快,因为那决定已下,自己如此的清楚。他并不着急让她答应,因为他有的是办法,而她一定会选择他。

    当宋向晚和周苏赫的两者关系,当周靖存和周苏赫之间的兄弟斗争,当面临汇誊危机的关头,宋家已经做了决断,她的出嫁是必然的结果。

    那一晚沿路走回公寓,就在夜空下,宋七月问,“你又为什么偏偏要来找我结婚。”

    这个问题,她不只问过一次,他也回答过很多次,可是她似乎都不满意。

    是想要听见他说爱她吗?莫征衍当时曾这么想过。

    这位千面女郎,却还保有着女孩儿的心性,所以想要听见他这么说吗?来亩鸟扛。

    可是,爱这个字,莫征衍却是任是如何也说不出口,因为那太过陌生,因为那太过久远,他甚至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女孩儿说过喜欢,即便是对记忆里的那一个人也没有过。

    那个时候,年少轻狂,不会表达情感,更觉得那是难以启齿的事情。

    只是那一刻,莫征衍突然想到了记忆里香樟树下穿着蔚蓝色裙子的女孩儿,他想到了她,想到她的离开,想到那一份远去的岁月。

    他说,“因为我爱的人,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他不想隐瞒她,他的心底有过这样一个女孩儿,他曾经以为自己不会再对谁心动,因为那个女孩儿不会再回来,因为爱是太遥远的事,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还有爱一个人的能力吗。

    她一定不会答应。

    只是没有想到,尽管他用了各种办法,也甚至是足以有耐心继续等待下去,她却是来了个突然袭击,“莫征衍,请你带好你的身份证件一切必须品,到民政局来,我就在大厅里等着你。”

    就这样突然的一通电话,她将他拉到民政局,他们两人结婚登记注册,所有一切快的来不及通知,也来不及去回顾,但是当签字盖章那一刻,莫征衍心想就是这样吧,就是这样了,和她携手共度一生,今后的每一天。

    他们一起宣读誓言——

    我们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共同肩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生的伴侣。

    我们要坚守今天的誓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宋七月,我爱的人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二十岁的时光里的我,那个爱的女孩儿,她不会再回来。

    可是现在,我牵住你的手,不会再放开。

    (六)

    为什么偏偏是她?

    当莫征衍和宋七月结婚后,许许多多人都问过他这个问题,每一个人他们都在问,想要知道他为什么会选她。真要说上一个原因的话,莫征衍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只是也许,错过了她,生命好似会再也没有活力,错过了她,下一个人也许再也不可能,错过了她,就会再也见不到她的笑。

    莫征衍想,那一定是她的笑容太会蛊惑人心。

    此刻回顾他们的婚姻生活,那每一天每一夜,点点滴滴都涌现上来。他不是称职的先生,体贴温柔更是算不上。除了能够给予她百分之十的股份,将家族代代相传的海洋之心给予她,似乎也做不了更多。

    可是,他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他已经娶她为妻。哪怕所有人不认同,哪怕他们都说她不够好,可她在他眼里就是独一无二,就是任何女人也不能够相媲美,他要让她再不受任何人欺负。

    只是当乔晨曦出现的时候,莫征衍没有阻拦,只让她自己解决。当前往莫宅面对父亲母亲和一众叔伯伯母的时候,他放手让她大胆行事。作为他的妻子,他的女人,那就该要有面对承受的能力。

    他不曾说过,他相信她的能力,相信她可以面对这一切,因为她是他认定的女人,所以绝对没有问题。

    只是当莫柏尧和莫斯年出现的时候,他却还是犹豫迟疑了,像是他们这样的豪门世家,又哪有不争斗的道理。更何况,他们也是年少不被认可的孩子,早已经积压太久的怨气。

    骆筝的突然回归,这是在莫征衍意料中的事情,柏尧的归来,势必会掀起风浪。而斯年早已经和他误会太深,更不会抽身。骆筝回来也好,回来了,才能解决问题,才能将这一切事情理清楚,才能给姗姗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只是,他却是终究让她难过让她伤心了。

    七月,我终究还是让你卷进了这一场风波里,我终究还是不能让你幸免。我不曾告诉过你,嫁给我,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那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那恐怕会面临许许多多的问题。

    我无法告诉你,柏尧和我之间的争斗是为何,我无法告诉你,斯年和骆筝之间还有个姗姗,我更无法告诉你,我的父亲和母亲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

    “他们一定很相爱。”

    当从莫家出来,他听到她这么说。

    相爱?哪里来的相爱。

    那不过是相敬如宾,不过是一场演绎太好的戏,不过是人前的表演。那份相爱,只是表象,爱太过虚假,爱太不恒久,那只是一场烟花,转瞬即逝。

    他多么想要知道,爱究竟是什么。怎么可以如此多情如此多心,又怎么可能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他从来不认同他的父亲,这样的博爱,只是一种薄情罢了。

    爱又究竟是什么?

    难道只是一种自私的占有和自以为是?

    “其实我想对你说,你要是有女朋友了,千万别对别的女孩子太温柔体贴,这样不好的……”苏楠的话语又跳了出来,他开始去想,想这所有的一切。

    所以,是不是可以得出这样一种结果,爱是不是就是想要成为那个特别对待的人。

    他还不曾完全想明白,因为从来也没有人告诉他,应该去怎么做。

    可是七月,只要你说,我会去听,只要你说,我也会去做。

    我愿意去学,哪怕是学会去爱。

    (七)

    其实仔细算算这些年来,他让她伤心难过的地方有很多,幸福的时光却有给予的太少,真的是太少。但是真要说最幸福的日子,却也不是没有。在莫征衍的记忆里,最幸福快乐的时候,就是那一年多下放在外的时光。

    那一年,他们远走高飞,那一年他们不问世事,那一年他们远在江城。

    那一年他们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那一年他们给孩子起名阳阳。

    他希望孩子能够像阳光一样,自由自在,那是他从小的愿望,如果有孩子,就取这个名字,此刻终于实现。

    当孩子还在襁褓中,当她累的在医院的产房里睡去,当她汗湿的头发黏在脸颊,他低头亲吻她。

    谢谢你,七月,如果没有你,那我不会有这样一份阳光。

    那一刻莫征衍想,如果就这样留下,留在江城一辈子也不离开,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

    可是世事太过无常,楚笑信和骆筝的前来,终究还是打破了这份安宁。面对家族面对公司,他终究还是要回去面对。只是他是如此的不愿意,他更不想让她深陷其中烦恼。然而她还是知道他的心意,所以当他说要他要走,她已经准备好一切。

    七月,为什么你一早就察觉,我无法坐视不理,我无法真的撇清那所有。

    当他们重回港城后,莫征衍从骆筝的口中终于听到了那一个名字,那个久违的名字,久违了这么多年的人。

    “是,她回来了,就在南城。”骆筝轻声说。

    程青宁,她回来了,就在南城。

    莫征衍不是没有试想过这一天,也不是没有试想过再见到她,可是却来的太过突然,在南城机场里他终于瞧见了她,她早已经嫁为人妻。

    那是二十岁的时光里,遇到的第一个女孩儿。

    重逢的时候,一切都好像重新上演,那些不愿意去面对的所有,都在不知不觉中像是被岁月冥冥之中安排好了,以猝不及防的姿态袭来。

    其实莫征衍不是没有想过,在当年的分别里,莫家究竟做了什么,他的父亲和母亲又做了什么。那隐隐之中已经察觉,但是他并没有求证。求证了又如何,求证了难道他就不是莫家的儿子了,难道他真的可以割断所有不顾一切的离开。

    二十岁的天真,在时过境迁后早已经被磨灭。

    他早已经不想去斗争,也不会去斗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自己的责任,说着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管的话,那不过是懦夫的行为。

    “这怎么能说是自私愚蠢狭隘,其实有没有做,不重要,你恨的不是程青宁。你恨的,只是不能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那夜的码头,夜风寒冷,她的拥抱来袭,却比海浪更为凶猛。

    七月,你又为什么会知道,又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多么恨,自己无法去抗争命运,去抗争家族,我多么恨,二十岁的自己这么的无能,所以只能放手。

    其实,不是她负了我,是我负了她。

    因为我败给了二十岁的自己,那青春疯狂年少无知。

    可是七月,如果我们早些相遇,回到二十岁的年纪,你是否还会对我巧燕一笑。我是否又还能将你留下。

    我竟感到庆幸。

    庆幸我没有在那青春的年少里遇见你,因为我不想就这样和你错过,因为我恐怕再也不能遇见你。

    (八)

    第一次,那时候为什么和我在一起。

    莫征衍不只问过一次这个问题,这样的反复,反复到了自己都觉得累赘的地步,就如同旁人询问他为什么会选她一样,这样的烦闷。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去问,忍不住想要知道。

    七月,你说过那么多的回答,我又该信哪一个?

    七月,你又知不知道,程青宁是聂家的女儿?

    而你,也是聂家的女儿?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莫征衍都处于一种近乎扭曲的状态里。当他得知程青宁是程家的养女,当他得知父亲为什么会如此反对他们往来的原因,只因为莫家当年毁了聂家,害的聂家颠沛流离,因为那是世仇的家族之恨,因为他们早已经是不可能的一对。

    可是,当莫征衍去查证程青宁的时候,却也连带着查证到了宋七月。虽然只是很细微的地方,只是几张照片,但是刨根究底之后,那连根拔起的一切却是让人恍然。

    如果说宋七月是聂家的女儿,那么她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还是后来才知道,又或者她其实一直不知情。

    她是来为父报仇,还是只是一个无辜的人。

    那冲突的疑问冲击着自己,一切都扭曲了,变得这样诡异,当那晚程青宁意外失踪跑去码头后,又从她的身上找寻到了那一枚胸针扣。那追踪器证明,这一切不是偶然,而是事先安排。

    可是又是谁安排?

    那位Kent医生是唯一能常伴在程青宁身边的男人,他却是她亲自请来的医生。

    可是Kent的身份,又是什么?

    他不想去质疑,可事实都让他不得不去揣测,不得不如此去想,难道说她所有一切都是为了报仇,难道说她早就知道她的姐姐程青宁被他所伤害,所以她才来接近自己。

    莫征衍竟不敢这样去想,千丝万缕间一切都彷徨而闪动着,那所有的念头只剩下了一个——将她留下!

    不管用怎样的办法,不管是如何,他一定要将她留下,七月,我一定要将你留下!

    莫征衍决心一定,他将程青宁安排入莫宅看顾,如果她早就知道程青宁的身份,那么势必会有反应,如果她不知道程青宁是谁,那么她更会有所反应,他曾经答应过她,不会让旁人住进公馆,除非他们商量过等她同意。可是现在,莫征衍顾不上了,哪怕这个人是程青宁,哪怕是质疑,他都要一试。

    可是尚且来不及到这一步,却是查证到那位Kent医生的真实身份。

    他竟然是聂家的长子——聂勋!

    聂家之子,他前来报仇,他目睹了自己的妹妹被莫家所欺被自己所欺,又看见了自己的另一个妹妹嫁给他为妻,这前仇旧恨,他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有多少次,莫征衍多想将这层纸捅破,将所有的一切都摊在桌面上谈个清楚明白。

    什么仇恨,什么恩怨,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

    那是上一辈的事情,为什么要让他们来承担,纵然是父债子还,可是这债又如何能还得清,难道要世代轮回下去,那么又有多少个孩子生活在仇恨中。

    可是他却不能够,他不能去捅破,更不能将一切撕开。

    莫宅里他们三人面对面,莫征衍看见了宋七月驱赶程青宁离开,这一刻他终是确信,她是无辜的,她全然不知情,她什么也不知道。

    她信誓旦旦说道,“我要是你,我就不会回头,永远不回头!从选择放手那一刻起,我就远走高飞,我还要过的比从前更好!一辈子,再也不相见!”

    “收回刚才那些话!现在收回!我让你收回!快说!”他紧抓住她,不肯松手。

    宋七月,你要是程青宁,你这辈子就再也不会回头了是吗?

    宋七月,你选择放手就要远走高飞是吗?

    宋七月,一辈子再也不相见,你怎么可以?

    你走以后,我又要去哪里,你走以后,我又要如何活?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死也不会!

    (九)

    “你会逼死她的!”

    当骆筝这么说的时候,莫征衍根本就听不进去了,到了今时今日,他不会再有回头的余地,他也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不准她死,她就不会死!阎王来了,我也不会让人把她收走!”

    如果是阎王来招你,他就将阎王赶走,哪怕是神明,他都不会躲闪。

    宋七月,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将你带走,哪怕这个人是你的亲哥哥,我也不会同意!

    可是,又要如何让她不再离开?

    这却是巨大的漩涡,几乎要吞噬莫征衍。

    他无法告诉宋七月,那事情的真相,如果一切揭开,那只能证明她是聂家的孩子,可是他和程青宁之间的过往,他们之间甚至还有过一个孩子,程青宁却又是她的姐姐,她们姐妹两人,竟然和同一个他在一起,这算是什么?

    ——**!

    这两个字触目惊心,莫征衍不敢去想。

    突然,他记起宋向晚来,记起了周苏赫,记起她退出于两人之间,只因为姐妹之情终究是没有办法斩断,她这样耿耿于怀的,不正是因为宋向晚是她的妹妹。她这样的一个人,她这样的性子,决计是不会接受不会当作一切不曾发生。

    而聂勋,她的亲哥哥,他目的明确,他就是要将她卷入其中,要来报仇雪恨。

    可是七月,我又要怎么做,怎么样,我才能将你留下来。

    就在那万念俱灰的时刻里,一个几乎是不可能的设想萌生而出,在莫征衍的脑海里盘踞。

    如果。

    如果她身边什么也没有了,如果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伙伴,如果她一无所有,如果她最爱的哥哥,也利用了她,陷害了她,那么是不是,是不是这样就可以将她留下?

    这荒诞到犹如天方夜谭的设想一起,连莫征衍都觉得可怖,但是到了今日,他还能如何,他只能这么做!

    君姨的死,是所有一切的开场,宋家自己斩断了所有的退路。他就让她和宋家,斩断的更加彻底,收回宋氏的股份资金,这是最快最有速的办法。

    将宋家彻底斩断后,接下来就是她身边的所有人,楚烟已走,邵飞到时候就能撇下,他故意让骆筝帮着她从莫宅带走孩子,哪怕是骆筝,他也不能让她在此时再接近她,他不愿意再有任何人阻挡在他们面前,哪怕是父母,哪怕是照顾她的许阿姨,一个都不能留。

    所有相关的人,和她亲近的人,他都要全都瓦解清除。

    他只要她的世界里,从此只剩下他一个人,这就已经足够。

    哪怕你会恨我,哪怕你不原谅我,这都没有关系,这都没有所谓,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只要你不离开我,只要这样就足够。

    那几乎是一根筋的,如此设想着,莫征衍开始计划,开始部署,开始全盘设计。

    他知道她已经开始偷取他的账户,他知道聂勋在背后步步紧逼,他哪怕没有看到,却也感受到了。哪怕现在唯有孩子,才能让她暂且的留下,他也只能用这样卑劣的方法。

    他不会放开孩子。

    不仅仅是因为孩子是属于他的骨肉,是莫家的骨肉,更是因为,他知道,如果一旦放开了孩子,一旦将孩子交给了她。

    那么她一定会离开。

    可他怎么能放手?

    瞧见她痛苦的双眼,这样痛苦的质问,“莫征衍!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反反复复!怎么能这样不守信用!”

    我是这样的反复,我是这样的卑鄙这样的小人,不守信用也好,言而无信都好。

    七月,我可以反悔所有一切,我说过的每一句话,可是我还是不能够。

    不能够就这样放开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