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61章:哪里还有家

最终尾声第661章:哪里还有家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个夜里寂静无声,警局本就是安宁的地方,只是偶尔的,还有一些吵闹声传来,不知是不是警署拘留所那里的狱人因为落魄而发出的嘶喊声。却在着夜里边听起来十分的寂寥骇人。

    万籁俱静之际,外边的回廊里齐简和何桑桑两人就这么一直站着。巍警司瞧着他们也是太过辛苦,于是请他们去隔壁间去休息。但是两人却是拒绝了,他们坚守在这会客室门口一步也不肯离开。

    巍警司也没法了,只得让人将椅子挪出来两把,这两人才肯坐下来了。

    回廊里齐简和何桑桑继续等。

    隐约间透过那百叶窗,眯起眼眸还可以清楚那道静坐不动的身影。手边的那一支烟,燃着星火。

    这星火一燃便燃了整整一晚上。一支接着一支,没有间断过。

    偶尔间,还可以瞧见打火机拿起点火的光芒。

    静静等候里,两人都有些发困,但是却不敢睡去。

    谁也没有知道,他在里面到底在做什么,又或者是在想什么。

    会客室内莫征衍一直静坐着,朦朦胧胧间他想了许许多多,回想起这些年来和宋七月相识至今的一切,这一切就像是一个梦境,太过漫长。可痛苦太多,欢乐太少,让人回顾的时候连笑都不能够。

    事到如今,他还能再见到她的笑容么?

    莫征衍竟不敢去想。

    只是在那恍恍惚惚之间,好像又浮现起了记忆里属于宋七月的笑颜来,一直在脑海里盘踞。却就是在漫长凝眸注视中。那指间的烟灰烧成长长的一截落下来。灼热的烟灰惊醒了莫征衍,让他去瞧。

    他却才发现一支烟又已经烧没了,他又要去换上一支,然而这已经是最后一支,桌子上也已落下窗外边的光影。

    不知不觉里警署外边的天色,也慢慢亮起,原来这一夜就在这漫天的回忆里过去了。

    早晨快到九点。警署这边也是快到上班时间。

    巍警司洗漱过了,前来瞧个究竟,“齐先生,何小姐,这照片已经交给宋小姐拿走了,东西是肯定不在警署了,不如去问宋小姐要?”来边投弟。

    “莫先生的身体不大好,这边又坐了一夜,还抽了那么多烟,怕是不行吧,还是回去休息吧。”巍警司又是劝说,只想着赶忙要送走这尊大佛。

    两人也是担忧莫总的身体,这边何桑桑敲开了门。她上前道,“莫总,已经快九点了,警署的人也要上班了,不如送您先回去吧?”

    莫征衍僵坐在那里,只是想着要回哪里去?

    而他失魂一般的模样,当真是让两人都为之揪心,何桑桑呼喊,“莫总……”

    齐简自知有错,所以早就没了立场和资格,只是他还是忍不住道,“要不然我们送您去找少夫人吧,照片在她那里。”

    听到这一句,莫征衍却似乎是找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他要紧抓住那浮木。

    没有错,找照片。

    那照片还在那里,他还可以去找她,问她要回那照片来。

    仿佛是捉到了一个再好不过的理由,莫征衍登时起身,“我去找她。”

    何桑桑此刻一瞧莫征衍,却是惊到了,会客室里的灯也关去了,方才因为背着光,所以瞧不大清楚。但是现在一看,这才发现莫征衍已经两鬓斑白。

    他正值壮年,虽然身体不似平常人康健,可是从小就锻炼身体,也比起常人要精壮许多。就算是心脏负荷不了,可那乌黑的头发怎么能会变如此,竟是早生白发。

    齐简心惊,只觉得这一夜,莫总虽不至一夜白头,却竟是到这般地步。

    “莫总,您洗漱一下再走吧。”何桑桑颤了声道。

    即便现在已经不是莫氏总经理,可他仍旧是莫家大少,不管去哪里都要注重礼仪。

    “您去见少夫人,也总要洗漱一下。”何桑桑又是叮咛。

    若是这样浑浑噩噩去了,真是太过憔悴。

    莫征衍这才清醒,难得如此认同颌首道,“是,去见她,要洗漱好。”

    只在这警署里,何桑桑取来了毛巾牙刷口杯,会客室的洗手间内莫征衍洗漱。他一看自己,这才发现那一头黑发虽然还是本来的颜色,而那两鬓的发丝,却有十根里六七都是白发,让他一怔。

    何桑桑见不得这一幕,她眼眶一红。

    “人总是会老的,只是提前了一些日子。”莫征衍却是回神淡淡一笑,洗漱了干净。

    趁着这时间,两人也立刻洗漱一番,很快的,三人收拾好就要离开。

    巍警司在为照片的事情道歉,莫征衍回道,“是我自己的事,其实原也和你们没关系的。”

    巍警司松了口气,想着这位莫大少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一行人应了几声后也就要散,莫征衍带着他们正要离去,却在此时,有人疾步而来。那是一名警员,他急匆匆过来汇报,“巍警司,刚刚律师事务所的游律师打电话来警署,他说他的委托人宋七月小姐已经决定撤诉不再翻案!”

    巍警司大为吃惊,来不及反应。

    莫征衍尚未离开,听到这里步伐一定,却是已经上前,直接揪住那警员的衣襟,“你说什么!”

    “……是那位游律师说她决定撤诉了,终生不再翻案!”那警员被他突然揪住,也是一吓,他急忙回答。

    只是那话语惊心,一下震惊了莫征衍。

    她决定撤诉?

    她说她终生不再翻案?

    突然的晕眩,莫征衍的眼前都要晃动起来,但是那视线定睛中,他面色铁青质问,“她在哪里!”

    “我不知道……她没有来警署,是她的委托律师打电话来说的……”那警员哭丧了脸。

    下一秒,莫征衍已经甩开他,大步往警署外边走。

    一行人走的飞快,那警员僵在那里,巍警司真是一片茫然,“这是在开什么玩笑,说翻案就翻案,说撤就撤了?”

    车子在道路上奔驰,莫征衍冷声吩咐,“去Jill律师事务所!”

    “是!”

    ……

    龙源办事处——

    一大清早,有人到来,正是程青宁,她是来询问聂勋有关于案件的进展。她先到了,聂勋还没有到。坐了一会儿后,聂勋才抵达公司。对于她的来意,聂勋也是明了。

    聂勋道,“你不用多说什么了,这个案子,他做了就是做了,不过公司那边已经撤案,对公司有个交待,到时候就好了。至于上了法庭判多久,态度诚恳一些,应该也不会怎么为难他,最多一年半载的,死不了。”

    程青宁默了下道,“是他做的,我知道,他做错了也是该有个结果。”

    “没什么事情就不用再来找我说,我还要忙。”聂勋很是冷淡的回应,程青宁见他精神不是太好,便是问了句,“你没有睡好吗?”

    瞧他眼中的充血,这根本是一夜未眠的样子,但是聂勋不言语,程青宁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她不愿意再打扰。

    只是此时,本要离开的程青宁却是接到了一通电话,那是来自于警署。当听到对方那头的话语后,程青宁瞠目不已。

    “咚咚——”秘书敲门而入,亦是在同一时刻汇报,“聂总!刚刚得到警方那边传来的通知,警方说宋董事委派了游律师她决定撤诉,终生不再翻案!”

    那错乱的声音响起,却是两重交叠,聂勋听见了,程青宁也听见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程青宁不明所以。

    聂勋却是一下身体僵硬,而后猛地起身,半晌也没有说出话来,良久才是凝声问,“她在哪里!”

    ……

    三人直接闯入律师事务所,莫征衍更是长驱直入,推开了游子敬办公室的门。游子敬本在办工,一瞧见来人也是一定,只见是莫家大少,他起身道,“莫先生,您怎么来了。”

    他的目光却是在办公室里寻找,可是却没有瞧见宋七月的踪迹,这才冷声喝问,“宋七月,她在哪里!”

    “宋小姐,她已经走了……”游子敬回道。

    走了?莫征衍一凝,“她去了哪里?”

    今日一早,游子敬刚到事务所,就被通知宋七月已经到了。而就在方才,他们还在这里长谈,游子敬听明白了她的来意,却也是震惊。只是尊重委托人的意愿的原则下,处理后续,也为她先致电警方告知,等相关手续后边再办理。

    但是就在刚才,她就已经离开,游子敬道,“我也不知道,宋小姐自己走了!”

    “是她委托你要撤诉?”莫征衍又是发问。

    “是。”

    “她说她终生不再翻案?”终生两个字,从口中念出的时候,会感到心颤。

    “……是,宋小姐亲口这么说的。”游子敬又是回道。

    七月,你撤诉,你不再翻案,你这么做了。

    莫征衍立在那里一瞬,忽然那目光变得凶猛起来,满满都是审视,“她来找你,你是她的律师,你会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是不是你把她藏起来了!”

    游子敬百口莫辩,“我真是没有,莫先生,哪怕你今天翻遍了这个事务所,宋小姐也不在我这里!她真的走了,但是我不知道她去哪里!”

    “她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提?”

    “没有……”

    “你是什么律师,难道都不顾你委托人的去哪里!”他那一声声质问逼人,游子敬愁眉道,“莫先生,我只是律师,我不是随身保镖……”

    “你不说她在哪里是不是!”

    游子敬都快晕了,“我不是不说,是真的不知道!莫先生,不管你问多少次,我都是不知道!”

    莫征衍发狠的盯着对方,定睛了一瞬后道,“你现在联系她,问她在哪里!”

    游子敬实在是惹不起这尊大佛,只能照办,可是宋七月的手机现在却已经没有人接听,“打不通……”

    “再打!”

    又一通电话打过去,原本是没有接听,可现在成了,“关机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莫征衍已然动了怒。

    游子敬却连冤枉两个字都来不及喊,莫征衍凝眸注视着他命令,“继续给我打,打通了她的电话立刻通知我!听清楚了没有!”

    “是!”

    莫征衍转身就走,齐简上前将名片留下,“如果您有少夫人的消息,请联系我。”

    这一行人来去匆匆,却像是龙卷风席卷了事务所。

    莫征衍一出事务所大门,那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顿时又不知道该去往何处,仿佛哪里都会又她,可又仿佛哪里都不会有她。

    齐简提议道,“莫总,我知道少夫人最近都一直住在半山的咖啡馆,和小少爷和许阿姨住一起,她会不会回去了?”

    “去咖啡馆!”又是有了方向,莫征衍再次命令。

    只是事务所这里,游子敬却是没有再能够联系上宋七月,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就在莫征衍一行离开后不久,又有一行人赶了过来,游子敬一瞧,此人正是龙源的总裁聂勋先生。

    聂勋到来,他却是问了和莫先生同样的问题,询问有关于宋七月的去向,“她现在在哪里!”

    游子敬没了辙,“聂先生,宋小姐不在我这里,但是如果我有了她的消息,立刻通知您怎么样?”

    ……

    近郊半山咖啡馆,这里早已经被宋七月买下,是她名下的产业。辗转离开事务所后,莫征衍一行人又飞奔来到这里。此时已经是十点刚过,这一行人的到来惊动了整个咖啡馆。

    莫征衍前来寻人,“你们老板在哪里,让她出来!”

    那咖啡厅的经理已经在此处多年,而这里常来的客人也是有财有势的人,莫家大少的身份如此响亮,他怎会不知,于是立刻回道,“莫先生,我们老板不在。”

    “让她出来!我和她谈一谈!”莫征衍却是不信,就要硬闯。

    咖啡厅这里服务生很多,更是有练家子的保镖驻守,齐简和何桑桑两人上前,莫征衍当下道,“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闹事,只是想要见一见你们老板。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你们老板是我的妻子,是我莫征衍的夫人!”

    当下莫征衍放话,那经理一下不知如何是好,他也不想将势态闹大,“莫先生,我们老板确实不在,她一早就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你以为我会信?”莫征衍几乎是咬定了。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情况下,莫征衍道,“好,她不肯出来,那我就只能拆了这里!”

    “你们这是犯法!”经理大喊。

    “那就去报警!我等她报警!”莫征衍却是顾不上了,他一声令下,“齐简,桑桑,给我拆了这里!”

    立刻的,众人在这咖啡馆处打斗起来,一场恶战已然上演。众人打斗不止,却是无人敢真的报警,因为这关系实在是复杂,经理想要去联系宋老板,但是宋七月的手机已经关机。

    就在此时,聂勋一行赶到了。

    “聂先生!”一位服务生一看见聂勋,知道他和老板之间的关系,他像是找到了救兵。

    聂勋一上楼去,就看见一行人缠斗在一起,而莫征衍已经提起了经理的衣襟,“还不去请你们老板出来!”

    “莫征衍,你以为你是谁,就能在这里胡作非为!”聂勋的喝声从后方响起。

    那男声惊起,莫征衍的手一松,便是回头望过去。上午的阳光大好,这露天的平台上,人已经倒了一地,乱的不成样子,聂勋而来,两个男人再次面对面迎上各自。

    却是这一遭,只过了不到短短一天,间隔了十余个小时而已的时间。

    此刻,两个男人面对面,却是针尖对麦芒,龙蛇虎斗一般,谁也不肯放过对方一分。

    聂勋本就世仇已深,对待莫征衍自然不会客气。

    然而莫征衍从前即便是隐忍千万分,但是事到如今,一切早已经不复自己所想,再也没有了任何好遮瞒的地步,他盯着他道,“聂勋,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有资格指责我,就你没有!”

    聂勋听得这一句,本就一夜未曾合眼,那心浮气躁被压制的情绪突然就膨胀了似的,不知要何处宣泄不知要何处排解,当下理智全无,“就算我没有,你也未必就有!”

    “你是想跟我动手了?”

    “莫征衍,是你早就耐不住了!”

    本是商场上两个处变不惊,哪怕是掀起惊涛骇浪在脚边都不会变色的男人,但是这一刻却是毛躁的像是十几岁的少年,这样的不知道节制。眼看着一触即发,两人就要打个天翻地覆,经理喊了起来,“两位请停手啊!”

    再这么打下去,这里就是殃及池鱼,会变成一片废墟,经理实在是不好交代,却在这紧要关头,有人跑了出来,那是服务生扶着许阿姨出现。本是要去寻找老板的下落,没有办法下只能去询问许阿姨,许阿姨得知莫先生到来,她就跑了来。

    此刻不单单是瞧见了莫先生,更是瞧见了聂先生,许阿姨一看他们两人,立刻去喊,“不要打,不要打架!”

    那两个男人前一秒就要闹的天翻地覆,这一刻见是许阿姨都沉静下来收了手,许阿姨问道,“好好的为什么要打架?”

    “我来找七月!”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说,只是说罢又是怒目瞥向对方。

    许阿姨却是道,“小姐她不在这里,她还没有回来……”

    那焦灼的心在此刻因为许阿姨的话变的更加担忧,当下两人发懵中望向各自,那所有的焦躁都化为了对对方的指责,“是你!”

    “是你让她去撤诉的是不是!”聂勋喝道。

    莫征衍冷声道,“如果不是你,她还要翻什么案!”

    “那你怎么不早把我掀出来,哪里还谈什么撤诉谈什么翻案!”聂勋更是怒喝。

    莫征衍又一句话驳了过去,更是猛厉,“有本事你直接冲我来,为什么要去让她左右为难!”

    刚刚才平息了怒气的两人,眼看着又是一发不可收拾,许阿姨上前挡在他们中央,“你们不要这样吵下去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两人都已经疯了一般,唯有何桑桑上前将始末告知,许阿姨一听,也是彷徨,“小姐去撤诉了……”

    “许阿姨,您知道少夫人会去哪里吗?”何桑桑又是问道。

    “我不知道……”

    “那今天早上她离开的时候又有说什么吗?”何桑桑继续询问着,莫征衍和聂勋都停了下来,一致望向了许阿姨。

    许阿姨仔细去想,“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人派车,我送了绍誉去学校,她说她还有事情要办,自己开车就走了……”

    宋七月就这么开车走了,连儿子也没有亲自送去学校,她一定是踏着事务所开门的第一时间赶到,所以警署那里才会这么早这么巧的上班第一时间收到她的消息……可是这么想下去,又觉得隐隐恐慌起来。

    “只是昨天小姐回来后就不大对劲……”许阿姨又是想起昨日,“谁和她说话,她也不说也不回答,后来就哭了,一直哭,一直流眼泪……”

    聂勋怔在那里,刹那间脑子一片空白。

    当下,莫征衍想起宋七月来,她鲜少会哭泣,哪怕是哭,都隐忍不发。但是此刻得知她昨日一直流泪,他的心又灼烧起来无法安宁更为慌乱。

    “昨天晚上,小姐还说不去美国了,绍誉不去了……”昨夜许阿姨还没有察觉到不对劲,但是今日听到他们说她已经撤诉,现在想来也是心惊肉跳,“她不会是做什么傻事吧!”

    “不会!”聂勋吼了一声,几乎是不想去认同,所以这样厉声大吼,“她才不会!”

    “那她又会去哪里!”许阿姨更是担心不已。

    而在一旁伫立的莫征衍却是定格着,只在许阿姨的询问声里,他猛地转身又是疾步奔跑而下。

    “许阿姨,如果有少夫人的消息了,请给我打电话……”何桑桑立刻拿出名片来,她也是急急追了上去。

    眼看着莫征衍携齐简和何桑桑而去,聂勋的耳边唯有风声阵阵,想起宋七月昨日的笑颜,他的手都在颤抖。

    ……

    “召集所有人,给我去找!能找的地方全都给我去找!”莫征衍立刻放话,齐简开车,何桑桑行事。

    后方处,可以瞧见聂勋的车也追了上来,但是在岔道口却是兵分两路。

    就在这一刻,宋七月离开事务所不知去向后,莫征衍派遣了所有人去寻找,聂勋亦是让了所有的下属出发。那整个港城,那车队里到处查探着宋七月的下落,已经乱的不可开交。

    在此期间,莫征衍却是有些没有方向来,时间紧迫,不能有丝毫的浪费,他这样的害怕,如果迟一刻,那么会不会,会不会就再也见不到她。

    七月,你不要做傻事,七月,告诉我,你在哪里?

    如果说当年雪山被困是天灾,可现在却是**,是他所闯下的**。他才是没有资格没有立场没有身份,可是七月,不要就这样消失不见,不要就这样音讯全无,不要从这个世界退出!

    莫征衍疯了似的开始寻找,这样大的阵仗,势必惊动了许多人。

    久远内莫柏尧被惊动了,而还在医院探望骆筝的莫斯年也被惊动了,自然骆筝也知道了莫征衍满城寻找宋七月的事情,骆筝一下掀开被子,“我要去找他们!”

    莫斯年见状,他也不阻拦,立刻派车同行。

    而莫柏尧虽然没有离开久远,可一通电话而出,整个久远的保全部都已经被调动,更甚至是自己的下属也被调派而出。

    可是,还是没有宋七月的音讯。

    几乎是在走投无路下,莫征衍争先走访了许多人,他一个个人去寻找去询问,像是乱作一气的小鸟,盲了眼所以才会胡乱找着出口。

    莫征衍去找孙颖滋去找陆展颜找苏楠找萧墨白,他甚至是去找陶思甜去找唐允笙,哪怕是远在另一个城市的邵飞,他都打了电话给他,只怕她会和他联系,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谁也没有再见过宋七月,哪怕是通讯,都没有过一通!

    就这样,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港城的空气如此浑浊,再也遍寻不到她的气息。

    莫征衍疯狂的行径,却是让众人全都被惊起,所有人都开始寻找,寻找宋七月的下落!

    时间过的飞快,一个上午就这样过去了,正午的阳光在头顶照耀,眼看着到下午,众人约定了一处碰面,但是却还是没有结果。又瞧向莫征衍,这才发现他双眼灼灼,像是赤红了一般,几乎也已到崩溃的地步。

    “征衍,你不要着急,一定能找到,一定能……”骆筝劝说,苏楠也是喊道,“大哥,一定能找到的,你不要动气,对身体不好……”

    他们实在是怕,怕莫征衍气急攻心,要是倒下来了,那么就恐怕又是一场浩劫。更何况,现在的莫征衍,他早已经不复往昔,那黑发里夹杂了白发,竟是犹如英年老去一般,看着触目惊心!

    莫征衍却是一言不发,像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一般,只刚刚抵达,瞧见众人都没有结果,他又要上前离去。

    苏楠拉住他,“大哥,你休息一下好不好?我们去找大嫂,我们一定找到她!”

    “我自己去——!”莫征衍却是甩开了她,他一意孤行,固执的不肯转移。

    “让他去吧,他要是不去,恐怕才真是会出事。”萧墨白扶住了苏楠,苏楠的步伐一定,骆筝也是无法再相劝。

    而就在那下午的时光,却是陆展颜这边有了消息,“找到了!”

    众人都是诧异,莫征衍更是凝住。

    陆展颜道,“在时钟广场,她在时钟广场!”

    陆展颜之所以会找到时钟广场,也是因为先生秦世锦的缘故,他们漫无目的的找,忽而秦世锦想起当年自己也曾约过她到那广场。于是便打算去碰碰运气寻找,可是没有想到,竟然就在那广场的喷泉后,瞧见了那一道静静坐在那里的身影。

    陆展颜当下不敢上前,怕惊扰了她,也怕她一呼喊,宋七月就会跑走。

    于是只让秦世锦看住,自己立刻一一联系告诉了众人。

    一行人从四面八方赶了来,而聂勋这边也因此而打探到,“聂总,是秦大少的夫人那里传出来的消息,找到小姐了!她在时钟广场!”

    聂勋也是立刻赶往。

    就在途中,莫征衍独自开车,他开的飞快,一连闯了红灯,不要命一样的奔驰,后方的苏楠等人看着,简直觉得这是在玩命!

    终于赶到了时钟广场,就在那广场上,莫征衍停车而下,他匆忙去瞧,看见了伫立静待的秦世锦。

    秦世锦一回头也看见了赶来的莫征衍,以目光指向那不远处的方向,“她就在那里!”

    莫征衍眼眸一凝,便是立刻奔走朝前,众人也是在后方跟随。

    莫征衍的步伐走的很急,但是真走近了,他却又放缓了那步伐来。不见她的时候,疯狂的寻找,不顾一切。可真看见了她,松了口气的同时,却又一颗心悬起,他如此害怕,怕她见到他之后的反应。

    只在这迟疑间,他终究还是上前。

    午后的阳光如此透亮,今日的天气比起此刻的心境来却是天差地远,宋七月就坐在广场的台阶上,那最高一阶的台阶,她就看着前方的喷水池。眼看着四月里,天气马上又要炎热,一年的夏季又要到来,这喷水池复又开启,喷洒着白色水珠。

    宋七月的目光痴痴的,她仿佛在看,可是又好似根本什么也没有看进去。那整个人,都几乎要和这台阶融为一体。

    直到莫征衍的身影走上前去,他站定在那台阶下方,他抬头去瞧她,亦是将她的视线挡下。

    这一瞬间,莫征衍没有开口。

    宋七月的视线幽幽,半晌才回神,聚焦在他的身上。她看见了他,沉默见却是她先开了口,“你来了。”

    莫征衍说不出话来,他停在那里。

    “你们都来了。”片刻后,宋七月的双眸又望向他身后。

    莫征衍的后方处,众人都已经到来,陶思甜和唐允笙,孙颖滋等人,骆筝以及苏楠等人,甚至是一道前来的莫柏尧和莫斯年两兄弟。

    还有,还有那两人,左侧是程青宁,她也有一起到来,得知宋七月不见,她也是跟随聂勋同行而来。

    聂勋一行站在另一边,他注视着宋七月,此刻瞧见了她,心中五味奇杂。

    “哥,你也来了。”宋七月唤了一声道。

    这一声哥,让聂勋突然心颤。

    “你们怎么都来了。”宋七月喃喃的说,她有些自言自语,“来的这么快,是知道我关机了,所以都在找我么?”

    她看似不清醒,但是现在却还是能够清楚的揣测他们为何全都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原因,宋七月扫过众人,落在莫征衍身上,“你是最先走到这里的,看来你是第一个找到我。”

    事实上并非是莫征衍第一个寻找到她,但是现在究竟是谁找到了她,也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她就在面前。

    “我只是手机没电了,所以才关了机。”宋七月却是说,“昨天忘记充电了,瞧我这个记性。”

    “你们又是怎么回事?”她询问着,笑着说,“难道是怕我想不开,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别开玩笑了,人活着多不容易,好好的,为什么会想去死?”宋七月径自说着,然而众人全都是沉默。

    她却是开始掏一旁放在台阶上的包,将那手机掏了出来,展示在众人面前,“瞧,是手机真的没电了,不是我想去死,我也不是故意。”

    她这样解释的话语,不知为何让众人心中沉寂,宋七月又是瞧着莫征衍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莫征衍一怔,得知她撤诉不再翻案,他已经心急如焚,找不到她他更觉得仿佛世界末日一般,但是此刻,当真是见了面,那千言万语在心口,却突然不知道如何诉说,又觉得即便是说出了口,也无法倾诉此刻心境。

    千头万绪间,心头好似抓住了什么,莫征衍闷声道,“我来问你要个东西。”

    众人都是诧异,又是什么东西?

    宋七月却是听明白了,她直接从包里将那东西拿出,是一方手帕包着什么,“是这个?”

    宋七月站起身来,那手帕被打开,众人一瞧,里面是一张照片,不,好似只有半张,大概是谁的照片,依稀那女人正是宋七月。

    “这是我的照片,哪里是你的东西了?”宋七月轻声一问,不待莫征衍应声,她却将那照片慢慢撕毁。

    莫征衍一凝,见她放慢了动作,如此的轻慢,只在眨眼间,那手一放开,那些碎片全都飞远,飞到远而不见的地方。好似是她,已经从他身边飞走,他心中忽然空空如也。

    莫征衍凝声道,“七月,跟我回家!”

    “小七!”此时,聂勋却也是喊,“跟我回家去!”

    这两个男人,却是同一时刻在喊着,让她跟他们各自回家。众人都不出声,瞧着宋七月站在那台阶之上。

    这一刻,午后的暖阳照在她的脸上,她白净的脸庞如此的通透,却也是肃静异常,那仿佛豁出去一般的孑然一身,再也没有什么能够让她驻足停留,她望着众人,一双眼眸里锁进了所有人,更是锁进了聂勋和莫征衍。

    那视线涣散着,对焦上他们,宋七月却是笑了,“呵。”

    那一声长叹般的笑,竟是如此的怅然,宋七月微笑着轻声说,“到了现在,我哪里还有家,我还要回哪一个家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