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62章:一念成魔

最终尾声第662章:一念成魔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一刻,众人面前的宋七月,她那样笑着轻声询问。自始至终一切虽然不能够完全明了,可眼前看见的场景,是宋七月如此怆然凄然的笑容。让人心中发颤悸动。

    只因为那一句“到了现在,我哪里还有家,我还要回哪一个家去”,听着让人彷徨,走到了今时今日,谁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却好似哪里都是可以去往的地方。偏偏又全都没有。

    “七月,不如我们先回去。回去再说……”还是陶思甜开了口,她朝宋七月道。

    就在这所有人里面,陶思甜却是最能够感同身受的一人了,因为她们曾经过相似的情景,因为她们像是过去现在在倒影,所以陶思甜心里边各种情绪在翻滚,一看见宋七月,就好似看见自己。

    陶思甜就要上前去,想要扶过宋七月离开,“有什么事情,我们回去了再说,这里风大……”

    但是不等她走近,宋七月却是道,“风其实不大。”

    今日的风委实不大,可宋七月面色惨白,像是被寒天冻地侵袭了许久。所以才会冷的周身散发出低迷的冷凝之气。

    “我知道,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我都明白……”众人都不敢动,唯有陶思甜还在呼喊。

    “可是,我连自己都不知道,不明白。”宋七月却是笑着轻声说。

    须臾。就在众人注视中,宋七月的视线掠过陶思甜,望向了莫家一行,更是望向了莫征衍,“莫征衍,我现在问你,在我父亲的事情上,你说莫家难逃罪责,这可是真的?”

    莫征衍动了动唇应道,“是。”

    “你父亲他是因为年轻时候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但是聂家在商场上逼死了那个女孩子一家,所以他才找上聂家来为他的初恋女孩儿报仇的?”宋七月又是问道。

    “是。”莫征衍回道。

    宋七月颌首,“可是就算你父亲他不是无缘无故要逼死聂家。但是也造成了聂家一家家破人亡,是不是?”

    “是。”

    “我父亲林崇业因为和聂家有生意往来,在莫家逼迫期限惨遭意外横死,这是不是事实?”

    “是。”

    此刻众人全都默然无声,唯有宋七月问着话,而莫征衍一一回答,但是每问一则,众人都心中一拧,那不为人知的家族背景恩怨当真让人沉重,也让人震惊。

    只在那百转千回里,宋七月问道,“就算我父亲不是因为莫家而死,但是莫家也难逃关系,也是莫家间接造成,是不是?”

    风过耳边,一切都在这询问声中被证实,莫征衍曾想过无数个可能,可能能够让她留下,可能将一切都淡化的理由,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所以无法狡辩更无法再去反驳,他早已经有了这样的认知。

    莫征衍再次应声,“是。”

    “好,你回答了就好。”宋七月缓缓微笑,那动作却是很慢。在问过莫征衍之后,她又是望向了另一个人,那是聂勋,是她一直信仰依赖,从来不曾怀疑够的哥哥。

    宋七月问道,“从我出生起,有记忆开始,我就和你认识,我是不是该喊你一声哥?”

    回忆那孩提时光,聂勋想起那些年少浪漫不知愁滋味的日子,此刻竟是怀念到让人窒闷,聂勋道,“是。”

    “哪怕我不是聂叔叔的女儿,可我一直都喊他爸爸,我是不是也可以算是半个聂家的女儿,你是不是也这样认定过?”

    “是。”

    一如方才质问莫征衍那般,宋七月又是开始询问聂勋,两人开始一问一答。

    “你说的对,就算我不是聂家的女儿,可莫家始终是害了聂家,间接害了我父亲和我母亲的人。但是如果不是聂家,不是聂叔叔当时为了逃避责任,让我父亲出面去制止暴乱,我父亲或许也不会意外惨死。”宋七月低声道,“我这么说,也许你会觉得太片面,那只是一个假设,但是这个假设,我现在问你,是不是也有成立的可能?”

    聂勋默然,那一则假设,他亦不是没有想过,没有去鉴定过,“……是。”

    “好,你也回答了我。”宋七月叹息,“你们两个人,一个是莫家的儿子,一个是聂家的儿子,一个成了我的丈夫,一个成了我的哥哥,这个世界真是太小,真是太凑巧。”

    “哈——”宋七月笑了一声,在场众人,除了莫征衍和聂勋外,却是听得犹如惊涛骇浪。

    这其中三家人的纠葛,却是从来不曾料到,居然会是这样的起始这样的结果。

    莫盛权,聂宏言,林崇业,他们三人在上代建下的恩怨,竟是延续到了他们这一辈身上,像是周而复始,一场噩梦袭来。

    在那一声凄然的笑里,宋七月朦胧中定睛,瞧向了聂勋,她说道,“你从小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家,你背井离乡,这所有痛苦都承受在你的身上,你要找莫家报仇,自然是有道理也有原因。这个仇,你可以报你也该报。”

    “只是聂勋,你为什么瞒着我?”宋七月终于问道。

    面对她这一问,聂勋自知没有了任何话语,他只是凝眸望着她。

    宋七月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其实不是聂家的女儿,我其实不是你的亲妹妹?”

    “小的时候,我们都不懂事,什么也不知道,你不说,我也是理解,我也是明白。但是等到大了,当你重新回到我面前的时候,你为什么还是不说,你是在心里面真的一直把我当作是你的亲妹妹,所以你才不说吗?”

    那质问声惊心,聂勋心中一拧,宋七月又是问,“如果是这样,那么你为什么还瞒着我,程青宁她其实才是聂家的女儿,才是你的亲生妹妹?”

    突然,提及了程青宁来,让站在聂勋一旁的她,整个人犹如化石僵在那里。

    聂勋依旧无声,宋七月道,“是因为她已经是姓程,所以不再是聂家的人了,所以你不愿意提起,还是因为她当时已经病了,所以你不忍心告诉她这些?”

    “可她也是聂家的人不是吗?”宋七月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她,让她也去向莫家报仇?甚至是让她去和整个莫家抗争?”

    “你对我一向很好,无微不至,不管是小时候,还是重逢后离开的那几年,我都对我那么好。”宋七月想起那段近似流亡的岁月,每每有聂勋在身边,总觉得那依靠犹如大树,可以挡风遮雨,但现在却才发现,“其实你最心疼的人,还是你自己的妹妹吧。”

    “你不忍心告诉她,你也舍不得告诉她。”宋七月似是有了结果,她沉沉的叹道,“只在宋家,我才明白了亲疏之分这个道理,可是怎么就忘了,其实我也不是聂家的人。”

    众人都在风中驻足,那长叹声里只觉得岁月的回顾太过锋利,才刺的人眼眶发涩。

    “不是这样……”聂勋切齿间道。

    “那又怎么样?”宋七月问道,“难道真像是柳絮说的,你对我其实除了兄妹之情外,还有别的感情?”

    从前不曾证实过的情感,更不愿意去探究去面对的情感,那几乎是道德**让人难以接受,可这一刻宋七月问出了口。

    然而众人虽有困惑,却没有惊讶,只因为聂勋对宋七月,那千丝万缕间的关护,早已超过了一位兄长会有的姿态。

    这一刻,聂勋瞠目,像是被击中了,他的唇一颤道,“我只是想带你这里,你必须要离开这里,你怎么能和莫家的人在一起!”

    “所以,你就可以欺骗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蒙在鼓里?”宋七月反问,“我可以理解你不告诉我,我不是聂家的女儿,我也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不说出程青宁才是聂家的女儿,但是聂勋,你又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怎么能从一开始就这样安排,从一开始你就做好了打算,是要利用我是吗!”宋七月冷喝了一声。

    聂勋薄唇一动,还想要说什么,可是一想所有经过,他却是无言以对。

    沉眸中宋七月道,“我们说好的,等我拿到了莫征衍的账号,让莫氏暂时陷入危机,到时候他就要交出绍誉的抚养权,然后再把钱交还给莫征衍,我就可以带着绍誉离开了。”

    那是当时的承诺和交谈,只为了夺回绍誉,所以以此开启了一道口子,聂勋还清楚记得,宋七月道,“可是聂勋,为什么你最后要这么做?为什么你给我的笔记本里,从一开始就安装了晶片?”

    “所以,其实从一开始起你就是在骗我,你就是要置莫家于死地,置我于死地,让我到监狱里去吗!”宋七月蹙眉质问,眉宇之间却满是神伤。

    聂勋急忙道,“我没有想过要把你送进监狱!从来没有!”

    “你是没有。”宋七月应道,“只是再好的计划,也有出错的时候。”

    宋七月又是瞥过聂勋,再次停留在莫征衍的身上,那仿佛是千年的注目一般,莫征衍完全动不了。若说那一日在君再来的茶楼,是毫无意识下被她听到了所有。可今天,如此的大白天之下,暖阳还在头顶,却是已如青天之下的昭雪。

    “那两个账号,原本应该是你的。”宋七月望着莫征衍道,“可是后来被你调换了,换成了我的。”

    “你早就发现了,我在偷取你的账户,我想要害你的心思。”宋七月回想当时,她早已经分不清自己置身何地,只觉得一些都荒唐,她好像一个透明人,早被人洞察看透,“可是你不说,你也不开口,你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明里面,你只让我去偷。可背后,你却暗中安排,偷换了账户。”宋七月问道,“可是你又怎么能确信,我不会发现?”

    莫征衍幽幽道,“也不全是假。”

    “所以,这两个账户里,一个是我的,一个是你的,你换了一个,却拿了一个真的作诱饵?”宋七月立刻想通,她笑道,“你设计的真好,你算的真好。”

    “一个是拿了账号来作饵,一个是直接偷走了账户。但是你们两个都没有算到,李承逸会换走了其中一个账户!”宋七月凝声,此时众人眼中都是迷离。

    程青宁一怔,被宋七月猛一盯上,“李承逸在这一个案子里,他到底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我不知道。但是他有一点却是说了真话,他换走了一个账户,换成了是你程青宁的账户,他要你和他同时遇险!”

    “可是他也没有算到,其实那账户早有一个不是莫征衍,而是成了我。”宋七月微笑着说,程青宁的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定住。

    这究竟是怎样的混乱,两个账户,三个男人,却是最后牵扯在了两个女人身上。聂勋以为是莫征衍,莫征衍却将自己和宋七月放出,而李承逸又将莫征衍的账户换走,最后才成了程青宁和宋七月当时立于法庭!

    这一切的一切让人目眩,真相太过让人不敢置信,宋七月道,“程青宁,你所有一切,说是幸运,却也不幸。可是他们三个人,有一点却都是护了你。没有一个人告诉你,其实你才是聂家的女儿,因为他们都不忍心伤害你!”

    “说到底,你虽然也差点被害,可你终究还是幸免于难。”宋七月茫然着,又是这样苦苦询问着一个因果,“临了,你虽然什么也没有,可是什么也没有失去。哥哥还是哥哥,李承逸始终都护着你,你有聂家还有程家,你还有父母。”

    “可是,我又有什么?”宋七月问着她,却像是在问自己。

    刹那间,程青宁说不出话来,回想所有经过,此刻到了这一步,她颤抖到无声。

    天地万物都好似无声,其实天高地深,两者之间间隔太大的距离,但是当下,却发现升仙入道和堕魔入地狱,不过是一眼之间也不过是一念之间。

    “莫征衍。”宋七月轻声唤了一声,她问道,“齐简说,你早把笔记本里的晶片毁了。”

    纵然此刻是莫征衍,也是发怔着,半晌才回过神来,“你毁了晶片,你消灭了证据,这样就再也不能作证了。你说,你这么做是为了要我活。”

    “可当你在决定推波助澜那一刻,当你引我入瓮将计就计的那一刻起,你又给过我活路吗?”宋七月问道。

    给过吗,给过她吗。

    莫征衍在彼时事情发生的那一刻起,在那计划尚未成型的那最初,却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太过的恩怨纠缠,因为当时她还是聂家的女儿,因为这一切都牵绊住了他,他不曾会想过,她有陷入绝境一心求死的那一刻。

    莫征衍突然心里千疮百孔,是他,是他没有给她活路,是他一意孤行,将她推到了悬崖边上,是他害她活不下去,这一切都是他!

    “可是不管怎样,你还是有的。”注视着他,宋七月低声道,“所以你以Kent的名义,找了陶思甜来帮忙,拿了钱来填补了资金空缺。也是你,在监狱里给了吴琼机会,我才好减刑提前出狱。也是你,让我彻彻底底的绝望,在绝望过后又彻彻底底的恨上了你。”

    恨他,那是她不愿诉说不愿承认的秘密,那是她心中已成了目标前往的信念,宋七月道,“也是你,让我有了一定要回来的决定,因为我要要回绍誉,因为我还有儿子,他是属于我的孩子。”

    “可是没有想到,就连这一切,也是你千算万算算计好的。”若说一切的执着都像是疯魔了一般,走向那不可预计的轨迹里,那么这一切,却也是宋七月不曾想过的一幕,那些被她疯狂找寻询问过的人,此刻都在这里,那些不曾知道的片段,也在眼前上演。

    “莫征衍,你想尽了办法,你找了这么多人来配合你,你做了这么多,就是想要问我求一个原谅是么?”当着所有人,宋七月问道。

    原谅,曾经想过的,等她原谅,他还能去找她,他还要去找她,哪怕她不接受,哪怕她已经不愿意理睬他,可是只要还能看见她,那都是好的,他已心满意足。可是在后来,直至今日,他早就不贪求。

    莫征衍的声音一哑,“我只要你好好的。”

    “我当然会好好的,一定会好好的。”宋七月应着,她却是道,“只是,你听好了,你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了,也看见了。从今往后,所有一切,就当是我们之间个人恩怨,从此以后一笔勾销,我不欠你,你也不欠我。”

    那触目惊心的话语让莫征衍心脏窒闷到犹如窒息,他竟是多么害怕听到她这么说,是她清楚的道出那五个字来,“我原谅你了。”

    “莫征衍,我原谅。”宋七月轻声道,漠漠瞧向聂勋,她微笑着,“其实你也不是我的亲哥哥,我和你之间除了小时候的情谊和那几年的相伴,也没有再多的。但是如果不是你,我恐怕也不会到现在还活着。”

    “都说一个家里还有亲疏之分,可是我却也在想,其实不是只有血缘关系,才是亲人。”她这样的平静,这样温柔的说着,聂勋的心坠落谷底,那是深渊,那是比深渊更遥远的地方。

    好似,他再也无法超生,宋七月道,“哥,我也原谅你了,我原谅。”

    那正中心脏的一击,沉重的聂勋丧失了语言和听觉。

    只是在那一切的质问声里,众人最后却是听见了宋七月那一声“我原谅”,可此时一行人早已经噤声,骆筝和苏楠已经哭泣,孙颖滋和陆展颜也是通红了眼睛,纵然是为人谨慎如何桑桑,也是眼眶赤红。

    陶思甜的泪水已经蓄满眼眶,宋七月瞧向了自己,“思甜,你说到了现在,我还可以回哪里去?”

    “哐——”一下,陶思甜的泪水轰然落下。若说她遭遇的一切,还只是当年所爱之人的背叛利用,可现在宋七月却是实实在在的双重,而她还深陷入狱,确确实实坐了牢狱之灾。

    此刻,她除了选择原谅还能如何?一个是她爱过的人,是她孩子的父亲,一个却是她的哥哥,她还能怎么样?

    但是她还有哪里是家,她还有哪里可以回得去?

    在她听完她这一番话,众人都真的没有了话语,因为他们早已经不能开口,因为换做是他们自己,都不能去承受去接纳,不要说原谅,更不会再谈跟他们回去。那个家,不存在,也没有了。

    “哥,你说要带我这里,我又要去哪里?”宋七月问聂勋。

    “莫征衍,我和你还有哪一个家可以回去?”宋七月问莫征衍。

    这两个男人,此时一致都没了声音。

    “到了今天,你们一个个都说是为了我,都说是希望我这样希望我那样,可是你们有没有问过我,我到底要什么?”宋七月问道,那痴狂的笑容里,一切都在旋转,黑暗的世界即将到来,“现在我没有亲人,没有哥哥,没有父母,我爱的人设计我,我信任的人利用我,我哪里还有家!”

    她喝问一声,却是绝望到了几乎要崩塌的地步。

    “七月……”

    “小七……”

    众人看见宋七月疯狂的笑着,忽然心中担忧,更是觉得一切太过凄楚,众人都呼喊起来,“七月,宋七月!”

    “我什么也没有!”宋七月喊了一声,像是质问上苍,为何待人如此不公平,为何连简单的幸福都不给,为何她只有一个人。

    在那放纵的笑声里,宋七月整个人都在因为笑声而颤抖在摇摆,她像是暴风雨来袭前的那一棵树,现在已经被轰踏。众人眼中,她好似要塌陷一般。

    莫征衍喊道,“怎样都好,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只要你不再哭,你不要哭。”

    宋七月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因为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她落泪。只是听他一说,宋七月抬起头来去触碰自己,这才发现,脸上早已经全都是泪水,那手上一碰后,沾满了冰凉的泪水。

    宋七月低头去瞧,湿了一大片。

    不能哭,不能哭,可是为什么还是又哭了?

    宋七月早就告诉过自己,千万次的警告,不能再这样哭泣。但是原来,眼泪根本就止不住,原来眼泪是不听使唤的,根本就不听。只将眼泪胡乱擦拭干净,擦拭的彻底,可又悉数落下来。

    宋七月笑了,她是有多么糟糕,究竟是有多无用,所以才会在众人面前这样的落魄,要哭成这样,像是一个笑话。

    “小七……”聂勋呼喊着,宋七月只将眼泪擦去。

    莫征衍本就整个人窒息了一般,瞧见她此刻哭泣,三魂六魄已经去了一半,却是被拉回了一丝清醒来,他的步伐踉跄,他喊道,“七月,我带你走吧……”

    “走去哪里?”宋七月像是空洞的人,她仿佛只是询问一般问着。

    “去哪里都好,去哪里都可以,我们离开这里……”莫征衍凌乱的想着,但是这一刻,却也是真没有一个方向来,忽然间又想到了一个去处来,“我们去江城吧!”

    不错,就是去那里,回那里去,他们一起回那里去……莫征衍仿佛找到了希望一般,他眼中闪烁着混乱的眸光,这样焦灼的喊,“我们去接绍誉,我们带着他离开……”

    “七月,跟我走,跟我走吧,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我们再也不回来了,再也不回来!”莫征衍这样呼喊着,他就要往她走去。

    宋七月定定站在那里,耳边掠过那所有的话语,她好似都听见了,却又好似都没有听见,只是定格在“绍誉”那两个字,让她萌生了最后一丝的追逐来,“绍誉……我的孩子……我要去接绍誉……我要去找他……”

    突然,宋七月喃喃喊了起来,她不断的喊着,突然之间开始跌撞间走了几步,“我要去找我的孩子……我要去找阳阳……”来妖司弟。

    猛地一下,宋七月却是狂奔起来,“阳阳……妈妈来找你了!阳阳,你在哪里!”

    她突然的疯狂奔跑,简直是猝不及防,众人还停留在原地,却见她狂奔往广场外跑。

    众人一急,顿时立刻冲了过去,聂勋上前,莫征衍更是跑的飞快。

    “七月——!”

    “大嫂!”

    “宋七月!”

    众人都在呼喊,不顾一切的喊,可是那前方的人,却是疯了一般跑的那么快,也同样是不顾一切,这一刻的惊人爆发力,就像是飞蛾扑火。众人只见她飞快的跑出了广场,又冲上了那马路,在那马路上,她这样痴狂的喊着,她早已经泪流满面,却是又哭着笑着,陌生的路人看见都吓了一跳。

    街上的车子更是被突然冲出来的她惊到急猛刹车,她还在不断奔跑,那像是痴了一样的女人,她在街上横冲直撞,将一条路上的车都被迫停下。众人看的惊心,此刻场景更是险象环生。可是却没有人能够阻止,她还在不顾一切的跑。

    就在那歇斯底里的痴痴奔跑里,后方一行人在拼命追赶,而那女人又笑又闹又哭,路人探头,车子停下。

    她就像是一个疯子,已然是疯了。

    “砰——”那路口处一辆车子开出,宋七月飞奔而出,司机惊叫起来,众人也是大惊,却是宋七月被撞上了膝盖,又是整个人倒地翻滚,那额头处都渗出鲜血来。

    “啊——!”人群里大喊起来,众人都惊慌到没了办法。

    莫征衍一下跨过马路,以拨开人群的速度飞奔向她。

    只在整条街旁人的注视里,那个男人惊慌失措跑到被撞的女人身边,他颤抖扶起她,将她抱在怀里,他去瞧她去看她,他这样的失魂落魄,好似丢了最宝贵的宝贝,众人都止了步,只瞧见那个男人,他这样惊吓到哑然的喊。

    可是那嘶喊里,却是一口血喷洒而出,洒在两人的身上,男人抱起了近乎昏迷的女人,两人站在这天地之间,却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男人在喊,“我带你回家去,我们回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