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63章:蚀心的惩罚

最终尾声第663章:蚀心的惩罚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切都混乱不堪,众人只见到鲜血喷洒在两人之间,莫征衍抱着宋七月喊着,却不知道要往哪里去。那人群都止住了,却是在这快要崩塌的情况下。一行人冲了过去,扶住莫征衍,又是带过宋七月,立刻上车去。

    “大哥,我们去医院吧!”

    “快,把车开过来!”

    “车在哪里?快去开车!”

    急乱的呼喊声中,一行人匆匆离开此处。车子急速的开过来,现场分明还凌乱不堪。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而那开车不小心撞倒了宋七月的司机,整个人都茫茫然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要撞这位小姐的……”

    然而也没有再理会他们,便是立刻将他们送上车。

    莫征衍此次却是在众人面前第二次吐血,而就连聂勋和程青宁,却都是第一次所见。来沟坑亡。

    聂勋的步伐却是定住,扎根在那里,根本就动不了。他看见他们身上的衣服,沾染了那血迹,而宋七月额头被磕到的伤口,也还流着鲜血,混淆在一起,却是分不清楚到底谁是谁。是宋七月飞扬的发丝,一下那额头的血迹更为鲜血淋漓。

    程青宁因为害怕和惊恐捂住了脸,不敢直视那一幕。一颗心却也被震撼到了。她从来没有看见过,莫征衍如此的一面,更没有看到过宋七月这样崩溃的场景。

    “征衍,上车吧,我来扶七月!”骆筝呼喊,想要帮一把手。

    但是莫征衍不让,他不肯松手不肯放开。分明已经气虚也是游离,却还偏偏顽固坚持,“我自己来。”

    莫征衍抱着宋七月上了车,齐简和何桑桑立刻准备待发。

    此刻却是再也来不及多说一句,那一行人扬长而去。

    聂勋忘记了迈开步伐,只是看着宋七月的面容在车里被带远,直到程青宁回神,“哥?”

    聂勋这才像是从深渊里听到了一丝呼喊一下,也是马不停蹄取了车就赶过去。

    从这时钟广场附近,车队一路而过,前往附近的医院。

    到了医院后,又是一场纷乱的呼喊求救,医生和护士纷纷前来。眼看宋七月是被车撞伤,而莫征衍却是吐血内伤,两人都要被送去做检查。

    莫征衍不顾自己,他低声道,“我没事,先救她!先去看她!”

    任是如何众人都劝说不了,急救室里医护人员先去救治宋七月。而莫征衍则是在回廊里等候,苏楠轻声道,“大哥,就算你没事,也先坐下来吧,坐下来等大嫂出来。”

    到了这一刻,一切都像是疯了,众人无法劝服,莫征衍也不肯离开,所以只能让他在这里继续等候,只是能够坐下来休息也可以缓和好上许多。

    “去请医生过来,不去急救室,就在这里看。”莫柏尧在此时道,他立刻吩咐医护人员。

    莫斯年则站在回廊另一头,他已经在打电话了。一通电话挂断折返而回,莫斯年低声道,“已经请了吴医生马上过来。”

    吴医生是莫家的私人医生,从小至今莫征衍的病痛都是吴家照看,现如今吴医生应该是最清楚他的病症情况,所以赶过来是最有效的办法。

    急救室内宋七月还在接受检查,回廊外边众人聚集在此。聂勋和程青宁后方赶到,他们在另一侧,两个人单独站着,却是从方才起就没有再说过话。

    医生被请了过来给莫征衍临时检查,莫征衍坐在那椅子里,雪白的衬衣上还沾染着已经干涸的血迹,却是看着让人还是感到心惊。

    “大哥,医生来了,你就让他看看吧,你在这里等大嫂,也不碍事的。”苏楠又是轻声道,骆筝亦是开口,“是啊,征衍,你总要让医生先看看,不然要是你支撑不住,那一会儿就见不到七月了。”

    莫征衍的双眼一直盯着急救室的门,周遭的所有人都像是成了空气,他完全就视若无睹。只是听到她的名字,他终于还是有所反应,沉默的颌首,算是同意了。

    “请这位先生把衣服解开,我来听诊。”医生又是道,齐简立刻帮着将莫征衍的外套取过。

    医生就在这回廊里,听诊器探向莫征衍的心脏。之后又是测血压等一系列的常规检查,医生在简单检查后道,“先生,你还是先住院吧,你现在的身体情况很不好,血压很低!”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凝眸望向了莫征衍,本就一张苍白如纸的脸庞,现在看起来真像是石蜡一样,没有血色如同吸血鬼。

    然而莫征衍却不说话了,医生这下没辙,只能看向身旁的人,“这?”

    “大哥,我们在这里等好不好?我在这里看着,我一步也不走,你先躺下来去休息?”哪怕知道他不会答应,可苏楠还是忍不住去相劝,她真是怕,怕当年他昏倒的那一幕重新上演。

    “这位先生,你就听你妹妹的吧。”医生秉着救死扶伤的原则也是相告。

    众人静默无言中,莫征衍的视线却还是一直落在那亮灯的急救室,良久他用单一的声音,这样没有起伏的说,“我的太太她还在里面,我要等她出来。”

    当下,只这一句话就连苏楠也彻底没了声。本也知道的,他是放不下的,他这个人已经是偏执到了极点,才会犯了病,又是心郁气结,怎么可能会好。现在若是将他劈手打昏,恐怕他醒过来得知一切才会真的病到膏肓。

    骆筝眼见如此不行,她朝医生道,“医生,先做些简单的急救措施!”

    “是……”那医生也是无法强求,立刻拿了急救箱来,护心丸让他服下,薄荷脑油让他呼吸顺畅一些,更打了点滴让血压持恒维持到正常状态,这才让莫征衍看上去有些缓过来的模样。

    这边还在等待的过程里,回廊里寂静一片,直到脚步声再次响起,却是吴医生赶了过来,吴医生方才和莫斯年通过电话,所以知道了情况,吴医生一赶到,他立刻去瞧莫征衍,“莫少,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但是吴医生刚一蹲下,却发现莫征衍的呼吸太过微弱,他一下惊起,“快去拿纯氧!”

    才得以平静的此处,又乱成一团,取来了氧气,让他暂时吸氧,吴医生一边陪护着,一边说道,“你们不要靠太近,大家都分散一点,让空气流通,他现在需要空间!”

    吸氧可以增加微循环运转,帮助气血畅通,促使心脏血液正常像全身输送,达到营养平衡气血调和。而现在莫征衍的呼吸低迷,只能靠纯氧供给。而他却不曾动过,仿佛早就变成了石膏像。

    纯氧吸了好一会儿,吴医生这才松了口气,“莫少,您这样下去可不行,先服点药。”

    随身的医药箱里取出了特制的护心药物,莫征衍倒是听从也不拒绝。只是何桑桑刚刚取来了清水,急救室的灯暗了下来,莫征衍顾不得服药,一下起身。同一时间,那门被推开了,医护人员而出,宋七月躺在那病床上被推了出来。

    众人都在等待结果,聂勋更是往前走去,莫征衍的声音好似卡在喉咙里,所以无法发出声音,聂勋抢先出声,“医生,她怎么样!”

    “她没事,还好,车子撞到了膝盖,不过不要紧,车速应该不是很快,只不过倒地的时候,碰伤了额头,流了点血,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也没有伤到脑部。不过已经拍片了,一切等片子出来了再看。”医生将病情如实告知,“只是她的身体很疲累,需要好好休息,让病人静养吧。”

    听到医生的报告,聂勋那颗悬起的心终于落下,“谢谢你,医生。”

    众人也是全都放松了那紧绷的弦,为此而感到一桩心事落地。

    “大哥,你听见医生说的了吗?医生说大嫂没事,她没事!”苏楠高兴的喊了起来,她扶住了莫征衍的胳膊急急喊。

    莫征衍已经站起,他一直看着前方,也听到了医生所说。但是此时,他却是不出声。那苍白凝重而又面无表情的脸庞上,那脸部的轮廓柔和了一些。他看着宋七月被医护人员推离,离开这里前往病房。

    “让我和她在一个病房。”莫征衍没有血色的唇动了动,依稀之间吐出这句话来。

    这一刹那,他高大的身形突然一倒。

    “大哥——!”苏楠惊喊起来,齐简和何桑桑两人急忙扶住莫征衍。

    众人又是惊慌,只因为莫征衍他昏了过去!

    莫家大少,在众人面前昏倒了!

    ……

    莫征衍的昏迷不醒,却像是真真切切的瞧见了自己所要等待的一幕一样,因为等到了宋七月平安无事而出,似乎心里这才安宁,他就这样倒了下去。只是他这一倒,更是惊吓了所有人。

    谁能想到,堂堂莫家大少,这样豪门世家的当家人,却会在这里,在所有人面前有如此颓然的一面。

    可他能一路支撑到医院,又支撑到宋七月急救完而出,这所有的过程虽然不算漫长,却也是艰辛无比。到底是要有多大毅力,才能到最后一刻才倒下去。若非不是爱到刻骨,又怎能这样忍耐。

    一番急救又是仓惶而迅速,却是让人猝不及防,只感觉一个人进去了才刚出来,还来不及高兴,却又有人倒了下去。只是幸亏莫征衍命格强硬,他虽倒下,但是依旧顽强,急救过后躺在病房里静养。因为听从了莫征衍的念想,所以将两人安排在同一间病房里。

    “你们都先回去吧。”苏楠朝秦世锦一行道,“学长,学姐,颖滋,秦三,你们都先回去吧。”

    苏楠自然是还在医院里留守不会离开,因为莫征衍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今天谢谢你们,回头……回头等都好了,我再请你们出来……”

    陆展颜本是不放心,但是有萧墨白陪伴在侧,也可以宽心。他们这一行毕竟算起来也是外人,现在两人虽然都还在昏睡状态里,可至少没有危险。于是一行人也不再逗留,暂且别过。

    “不要担心,都会好起来的。”陆展颜宽慰着道了一声,众人也都离去。

    这边还有陶思甜和唐允笙两人,他们本是因为宋七月的关系,才会和他们这一行有所交集,才会被莫征衍寻上。此刻陶思甜从寻找到这时也是大半天光景去了,都是累了。

    骆筝道,“陶小姐,唐先生,谢谢你们帮忙,今天你们也累了,也先回去休息吧,不能让你们再在这里陪下去了。”

    唐允笙不作声,却是望向了陶思甜,显然这边她不走,他也是不会走。

    陶思甜却是真的有些累了,这一遭走下来,茫然之中仿佛看见了从前的自己,回忆过往有些受不住,于是应道,“好,那我先回去了,我会再来看她。”

    陶思甜微笑道别,她转身离开。这边唐允笙朝骆筝微微颔首打过招呼,默默跟随在后方处一前一后离开了,就像是一道如影随形的尾巴。

    这两人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却是和莫征衍以及宋七月相似,骆筝看着他们,就像是看到此刻病房里那两人。

    人都散了去,这边莫柏尧和莫斯年两兄弟还在。在抽烟区抽罢烟,下属前来提醒,莫柏尧道,“我先走了,保持联系。”

    莫柏尧这一天都不在公司,晚上还有应酬在身必须要去会客,莫斯年目送他离开。

    回廊里这下子只剩下了齐简和何桑桑,苏楠和萧墨白,还有骆筝,以及聂勋和程青宁。

    隔着那病房玻璃,聂勋驻足着,他一直都看着躺在里面的宋七月。方才将两人安排在同一个病房的时候,聂勋没有开口说话,他不曾阻止却也没有赞同,一句话也没有。

    直至事发到现在,他唯有在询问医生的时候开过口,像是成了一个哑巴。

    今夜怕是要轮流值夜看护的,莫斯年上前道,“骆筝,你身体不好,也要休息。”

    骆筝本就因为担心莫征衍而晕了过去,她这只是一下被气倒,实则没有没有大状况。然而再过多劳累的话,恐怕病人会越来越多。莫斯年的叮咛呼喊被苏楠听见了,苏楠道,“骆筝姐,你和四哥要不都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和墨白,还有齐简和桑桑,没有问题的。”

    “等明天,你们白天再来。”萧墨白也是道。

    骆筝深知此时不能这样盲目的待下去,两个人已经到下了,不能再有倒下去的人,骆筝应道,“那我明天再来。”

    又是看过病房里的两人一眼,骆筝吩咐道,“齐简,桑桑,你们多照看些。”

    “骆筝小姐,您放心。”两人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骆筝这才和莫斯年双双离去,两人是一辆车而来,自然也是一辆车而去。等到了停车场,莫斯年就要开车驶离,骆筝道,“先不回公寓。”

    莫斯年却是已经踩下油门,他回道,“我知道,你要去莫宅。”

    骆筝眼眸一凝,她的确是要回莫宅一趟,必须要告知傅姨情况到底是怎样,也好让她安心。

    这一夜其余的人都还在医院里停留,等到夜深了,聂勋道,“你先回去吧。”

    程青宁站的累了,便就坐在长椅里边,她也没有走。终于,又听到了聂勋的话语,她抬起头来。

    聂勋道,“这里我看着,你回去。”

    程青宁默了下,还是遵从了。

    当天夜里,这五人还一直留在医院里没有走。

    ……

    有关于莫征衍和宋七月的后续情况,孙颖滋和陆展颜等人是从苏楠口中询问得知的。不方便去医院打扰,也怕人太多会太过杂乱,所以只能从苏楠处探知些情况。

    第三天的下午,听闻莫征衍已经醒过来,他一睡就睡了这么多天,总算是清醒了。

    莫征衍醒过来以后,他虽精神起色都不佳,可是依旧顽固,守着宋七月一步也不离开。哪怕是躺下来,他也是侧目看着宋七月。

    得知这般,孙颖滋叹息,“一个人固执起来,真是太可怕。”

    “那么那位聂总呢?”孙颖滋又是问道。

    陆展颜道,“他也一直都留在医院,白天的时候大概是抽空回去后,睡了一两个小时又过去了,没走。”

    想起那日宋七月所说一切,这三人之间,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却真是剪不断的可怕关系,孙颖滋的声音愈发沉,“也是固执的人。”

    谁说不是,可不就是固执到顽固不化。

    或许,爱上一个人就是一场只属于自己的战争。在那一场战争里,你没有任何的对手,唯有自己。要么生,要么死,结局不过两样,却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够全身而退。

    “只是,宋七月还没有醒过来。”陆展颜蹙眉道。

    莫征衍虽然得以清醒,然而宋七月却迟迟没有醒过来。这边一连等了三天,耐心许是有些耗尽了,而那份不安宁也是与日俱增。

    “为什么她还没有醒过来?”

    “不是说差不多三天能醒吗?”

    当下,从来没有如此一致过的莫征衍和聂勋两人,却是同时喝问前来查房的医生。那医生着实被惊吓了,连连后退,更是解释,“两位都平静一下,宋小姐大概只是太累了,所以她还一直在睡,等她睡过了,应该就会醒过来……”

    “什么是大概?我要确切肯定一定!”莫征衍凝声怒道。

    聂勋同样喝道,“你会不会当医生?你不会就不要来这里治病!”

    “换人!”甚至是不给那医生回答的时间,两人异口同声喝道。

    那医生被逼的苦不堪言,还是骆筝前来劝服,“征衍,医生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应该是这样。你看七月现在也没有事,她只是睡着了,就再耐心等一下。”

    程青宁也有前来,她拉住了聂勋,“哥,你先别着急,再等一等,等一等再看。”

    两人却是不肯信服,于是各自请来医生纷纷为宋七月检查,但是结果却是和上一位医生所说的无异。就在这样焦虑的等待里,日子过了两天。

    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陆展颜听闻了讯息,但是那情况却是惊心。

    “你说真的?宋七月醒了?”孙颖滋一喜。

    陆展颜秀眉紧皱道,“是,她醒了……”

    “醒了,那我们去瞧瞧?”孙颖滋已经站起身来,随时准备出发,因为这喜讯也是赶到很喜悦。可是一对上陆展颜,却发现她神色很不对劲,好似是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了,不是醒了吗?”

    “她是醒了。”陆展颜很是轻声的回答,却是颤了音,“可是,她疯了。”

    此话一出,孙颖滋整个人一空,僵在那里。

    ……

    宋七月疯了!

    这个消息立刻传开了,告知于每一个人耳中,听闻了这个讯息,所有人都是震惊。

    可是在震惊过后,又回想起当天种种缘由经过,却又感觉经受了这么多的宋七月,她还能够有心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任是任何一个人,遭遇了爱情和亲情的双重背叛,面对了牢狱之灾,又方才得知这一切都是个玩笑,都是一场旁人设计好的一局。从头到尾,都是旁人设计的局,那真是能够让人感到崩溃。

    她不崩溃才是最荒谬的!

    可当真听闻这个消息,众人心里边还是沉重,有些不愿意去真的相信。

    “她疯了,她怎么会疯了……”孙颖滋喃喃自语。

    宋七月道,“听苏楠说,她醒过来以后整个人疯疯癫癫,好像认得人,又好像不认得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状态很不好,医生初步鉴定,她是精神障碍,她疯了。”

    就在宋七月清醒后,医院的病房里已经乱作一团了,这样的糟糕太过局面。原本宋七月醒过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所有人都在等这一天。莫征衍欣然上前,聂勋亦是,两人都忘记了要争吵,甚至是再去争辩谁请来的医生才是最适合的救护人员。

    可是紧接着的结果,却是比晴空霹雳还要让人无法接受,那是喜悦过后巨大的悲伤笼罩下来!

    宋七月在醒来后起先并不说话,医生不断和她交流,试图想要和她沟通,但是发现已经无法沟通了。

    等到莫征衍和聂勋两人一进来后,宋七月却是不认识他们了。任是两人如何呼喊,想要唤回她,可都没有用,纵然是宋七月看着他们,那眼神都茫然然的,分明是看着他们,但是都没有焦距。

    “小七,你看看我,你看看我是谁?”聂勋急忙去喊。

    但是宋七月只是看着聂勋,那眼神里满是迷茫,让聂勋突然怔住。

    莫征衍一把推开聂勋,已然是疯狂的地步,他如此焦灼,却是不敢弄痛她,轻轻按住了宋七月的肩头,“七月,你怎么了,七月,你别吓我,你说话啊!”

    就在一整个病房里的人注视下,宋七月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你是谁?”

    忽然,脑袋一懵,几乎都空了一样,莫征衍料不到,他看着她,她离他那么近,可是怎么回事,她近乎是看陌生人一样在看他。

    难道,她已经彻底忘记他了吗?

    顿时众人都再次慌乱了,难道宋七月是失忆了吗?

    但是这个结果,很快就被否定了,因为宋七月并没有失忆。

    “七月,你记得我是谁吗?”骆筝又是来到床畔去询问。

    宋七月慢慢看向她,好似在记忆,好似在寻找她究竟是谁,但是突然,她喊出了她的名字,“骆、筝……”

    骆筝既是愕然又是惊喜,“你认得我,你还喊得出我的名字,她没有失忆!”

    “七月,我是谁?我是谁!”莫征衍又是询问,他眼中满是期许。

    宋七月的视线兜转回来,但是她望向莫征衍的时候,那眼中空明一片,什么也没有,那声音都是痴痴的,“你是谁?”

    莫征衍突然心脏被砸了一下,这样的结果让他手足无措起来。

    “你让开!”这一次是聂勋推开了他。

    莫征衍被推搡之间站到了一边,他一直望着宋七月。

    “小七,你再看看我,你还认不认识我?小七?”聂勋再次询问,他不断的呼喊,试图想要唤醒她。

    宋七月却是依旧空明的眼眸里无物,“你是谁。”

    同样的,遭受了巨大打击的人,不只是莫征衍,还有聂勋!

    然而她到底是否是失忆,却是暂且不能得到断论,因为在场众人相识的,又一一来到宋七月面前,前来让她相认,宋七月认出了齐简认出了何桑桑,她也认得苏楠和萧墨白,而陶思甜、唐允笙甚至是陆展颜、孙颖滋一行,她都断断续续间有认出他们。

    就连从森城赶回来的邵飞和乔晨曦,宋七月瞧见他们,她都认得了,“你是乔小姐!”

    “七月姐!”邵飞那日接到莫征衍电话询问宋七月的去向,他一直无法放心,打电话去向孙小姐询问,孙小姐只说一切都好。但是这日,他终于无法忍耐,赶回来瞧个究竟。

    然而当他赶来后,却得知了所有一切,也得知宋七月的现状,让他惊心,但是现在瞧见宋七月还能认得乔晨曦,邵飞心中忐忑着,“七月姐,你还认得我吗?”

    宋七月的视线瞧向了邵飞,也不知是怎么了,本是嬉笑的她,一下收敛了那笑容,突然之间就这么看着,她忽然握住了他的手。

    “飞儿。”宋七月喊,“飞儿,你别怕,以后我一定带着你,我陪着你,你别怕,你不是一个人。”

    邵飞一听见宋七月说这句话,只忽然回想起当年,他母亲过世,又早没了父亲,那时候无依无靠,也唯有一个宋七月,这一下子,触动了邵飞的心弦,他红了眼眶。

    瞧见此景,乔晨曦在旁也通红了眼眸。

    可纵使是邵飞的到来,却也没有让宋七月的神智变清醒。她就像是一个被蒙上了阴影的人,活在自己的世界没有走出来。

    只是唯独,她却偏偏还认不得莫征衍和聂勋。

    面对这样荒唐的结果,两人都诧异了,难道说她是经过车子一撞,是伤到了头部,所以才导致她失忆?

    脑部的光片却是证明,宋七月虽然受到额头伤到了,可是一切都没有问题,一点缺损也没有。立刻的,医生又是提出了质疑,“或许,宋小姐是因为受了巨大的刺激,所以才会这样,等两天看看,没准她自己会好过来。”

    又等待了两天,甚至是一周都过去了,宋七月的情况不但没有好转而且还更加厉害。半夜里莫名其妙喊了起来,有时候又莫名其妙笑了起来,她一会儿吵着要出去,一会儿又告诉邵飞将她公寓里的衣服拿过来,因为她要回五洲去上班。

    “飞儿,你去给我拿衣服呀,我要去上班了,不然被炒了,我可就没钱花了。”宋七月笑着说。

    邵飞眼前一空,“七月姐,你到底是怎么了!我们早就辞职离开五洲了!”

    他们早就不再是当年,五洲更早就是过去式,但是现在,宋七月却还仿佛活在五洲那几年,这简直是时光链崩塌了。

    “我想宋小姐是精神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她的记忆大概还停留在原来的时间里。”医生如此道。

    “如果是这样,那她为什么还会记得乔晨曦,记得骆筝他们?”邵飞询问,“她们可是她后来才认识的!”

    医生道,“她是认识没有错,她也能喊出他们的名字,但是这不能表示她愿意活在现在这个空间里,她的精神更希望回到那时候去。”

    这错乱的一切,都像是巨大的帷幕笼罩了阴影。莫征衍驻足聆听,他的眼前灰蒙蒙一片,好像要被压倒了。

    这一天,聂勋却是买来了一个小熊玩偶,咖啡色的毛绒玩偶,打着漂亮的蝴蝶结,聂勋将小熊送到她面前,他呼喊,“小七,你看,你快看,这是什么?还记得吗?你的小熊,你的……”

    是那小熊映入眼中,宋七月定睛着,那手忽然碰触向小熊,好似一下子记忆被勾起了,她很轻声的说,“小熊,我的……”

    “是,是你的,你还记得吗,我们以前一起玩,我陪你去花园里摘花,我给你讲故事,下午的时候,我们一起晒太阳,还有好喝的下午茶,和松饼,有你爱吃奶油球……”聂勋开始诉说那些回忆,像是要勾起往事来。

    “摘花,讲故事,晒太阳……”宋七月喃喃念着,她好似终于记起来了,“花园里的太阳好大,你说打把伞,我说不要。”

    “是,你说不要,你说打了伞,就不看见天空了。”聂勋应道,“还记得我给你说的那个故事吗,冬天到了,会下雪,雪真冷啊,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冻住了。但是等到明年的时候,太阳出来雪就会融化了。”

    “小七,你还记得吗,雪融化以后会是什么?”聂勋这样的焦急,却是耐心询问。

    宋七月愣了半晌,她忽然笑道,“是春天!”

    刹那间,聂勋看见她的笑容,像极了儿时,儿时的宋七月也是这样甜甜的一笑,这样的纯真可爱。聂勋眼眶一涩,他一下将宋七月抱住,“是,是春天没有错,就是春天,雪融化以后是春天,你还记得,小七你还记得……”

    “哥……”被拥抱住的宋七月,她忽然喃喃呼喊。

    那一声呼喊,让聂勋定在那里,他不敢置信,他甚至都忘记了呼吸,而后他一下放开她低头凝望,“小七,你刚刚喊我什么?你喊我什么?”

    宋七月却还是甜甜的笑,“哥,你再给我讲故事好不好?”

    聂勋此时不知是要高兴,又或者不高兴,他只是应道,“好,我给你讲故事,我再给你讲故事,你爱听的故事,我都给你讲……”

    那一只小熊勾起了宋七月内心深处的往事,让她回想起了聂勋,也认出了他。这一切众人都看在眼底,更是知道了。然而,宋七月虽然认出了聂勋,但是对于过往至今发生的一切,还是浑浑噩噩不知所谓。

    可这一幕,在莫征衍的眼中,却是落寞。本应该是高兴的,原也应该开心,因为她开始慢慢记得所有人,她甚至是认出了聂勋来。但是,她却还没有认出自己,她不认得他。

    莫征衍开始想方设法,他用尽了一切办法,他将蔷薇采摘来,他将一切他们之间拥有过的物品回忆到她的面前,他效仿聂勋的行为,他试图想要感受到她的变化,他这样期待着,或许她还没有清醒,可是她总也该记起他才对。

    “七月,你看,这是你以前穿过的旗袍,还有这个,你记得吗,这是你买的花瓶,你说这个花瓶玉白的,最好看……”莫征衍独自在说,他一直诉说着那些往事,从白日说到晚上,从她醒着说到了睡着。

    但是宋七月却没有反应,她还是不认识他,一点都不记得他。

    “七月……”莫征衍手里的书本还拿着,可是他突然感到这样的虚无,一低头宋七月已经睡了过去,仿佛他根本就不存在。

    莫征衍的呼喊停住,心里边却是翻江倒海一般无法平静。他这样的挫败,他这样的不甘,他要怎么做,他究竟要怎么做,才能将她唤醒,才能让她知道他是谁,那如蚀心一般的惩罚,痛到空洞。

    七月,你怎么能。

    宋七月,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你可以恨我骂我打我,哪怕是杀了我。

    但是,但是你怎么能忘了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