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65章:别丢下我们

最终尾声第665章:别丢下我们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当下众人措手不及,孩子也是愣在哪里。然而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绍誉茫然然的站在宋七月面前开始喊了起来,“妈妈?我是莫绍誉,妈妈?”

    “我不是你的妈妈啊。你是迷路了吗?那阿姨带你去找妈妈吧?”宋七月笑着说,牵过孩子的手就要去找。

    绍誉当下不知所措,小手还被宋七月牵着,他一直在喊,“你是我妈妈,你就是我的妈妈,妈妈?”

    “你妈妈刚刚到哪里去了?”宋七月问道。“你告诉阿姨,阿姨帮你去找吧。可不要再认错人啦。不然妈妈找不到要担心的。”

    宋七月已然起身,弯腰看着绍誉在笑,她的手甚至是宠爱的轻点了下孩子的鼻尖。

    孩子料不到这样的一幕,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登时僵在那里。

    随后,却是长开双手扑向了宋七月,绍誉开始大喊,“妈妈,妈妈你怎么了?妈妈!”

    “好了好了,我带你去找妈妈……”宋七月轻轻拥过孩子,柔声劝服着。

    可任是孩子如何恳求呼喊,却都是没有用,只在众人的眼中,宋七月显然已经忘记了绍誉的存在,忘记了自己的儿子!

    “大嫂,她是你的儿子啊。你看看,他是绍誉啊!”苏楠开口在喊。

    骆筝也是上前,“七月,你仔细看看,他是绍誉,是你最疼爱的儿子!”

    “七月姐,你难道连绍誉都忘记了!”宋瑾之亦是焦灼的问。

    一行人站在病房外边。全都瞠目以对,聂勋不敢相信这一幕,他疾步上前去,“小七,你看看,他是绍誉,是绍誉啊!我是他的舅舅,你是他的妈妈!”

    “聂勋舅舅,妈妈他怎么了?”绍誉仰头去问。

    宋七月望向了一旁走近的人,这么一瞧,认出了对方是聂勋,她笑着道,“哥。你怎么来了?”

    “你瞧,有个孩子迷路了,他找不到妈妈在哪里了,还说我是他的妈妈。”宋七月微微蹙眉,有些烦恼般道,“我们给他找妈妈吧,不然一会儿他就要哭了,他妈妈也该着急了。”

    “等帮他找到了妈妈,我们回家吧。”宋七月对着聂勋如此说。

    聂勋僵在那里,登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样的局面却是最为糟糕的结果,登时唯有绍誉的呼喊惊心,“妈妈,你为什么不认得我了?妈妈……”

    最后只在那惊天的孩子喊声里,却是莫征衍上前将绍誉带过,带离了宋七月面前。

    莫征衍将单手儿子抱起,转身走出病房。绍誉被父亲抱着,他的视线望着宋七月,还在不断呼喊,“妈妈!”

    那孩子被带走了,宋七月痴痴的瞧着,她有些好奇,仿佛是不明白,“哥,他怎么走了?他去哪里了?”

    “他……”聂勋动了动唇,他想要去回答,却无从诉说。

    宋七月却是笑着问道,“他是回家去了吗?”

    聂勋只得应了一声,“恩,他回家了。”

    所有人聚集在病房内外,面对此情此景都慌了心神。如果说现在所有人的到来,或许还存着一丝侥幸,希望能让宋七月记起。可绍誉那孩子,却是如同救心丸一样,不到最后不敢轻易去尝试。而现在希望破灭,一切瓦解。

    就连绍誉都不能让宋七月记起,她是真的疯了,不会好了吗?

    “我要妈妈……”绍誉被莫征衍一路抱出病房,来到了回廊那里。远离了病房,也远离了宋七月,绍誉却是一路的喊,“我要到妈妈那里去!”

    苏楠和骆筝放心不下,便是追了出来,只见莫征衍将孩子放下了,绍誉对上莫征衍道,“我要去找妈妈!”

    “绍誉。”莫征衍喊他,扶住孩子的手臂,找着胡乱的理由道,“妈妈她今天累了,她要休息了。”

    “可是妈妈为什么不认识我了?”绍誉又是发问,却是问出了那最让人无措的问题。

    为什么不认识他了。

    莫征衍要如何去告诉孩子,因为他的妈妈疯了,她神智不清,所以她才不记得他了!

    莫征衍顿时定在那里,他一动不动,闪烁的眼眸里无法凝聚那光芒,更无法去回答。

    骆筝心中难受,她上前道,“绍誉,妈妈不是不认识你了……”

    “那她为什么说不是我的妈妈,还要带我去找妈妈?”绍誉立刻反问,让骆筝登时回答不上来。

    “因为,因为……”苏楠慌乱中想着原因,她急忙道,“妈妈在跟你开玩笑呢,妈妈其实没有忘记你!她在和你开玩笑呢!”

    “是吗?”孩子不相信,他又是问。

    “当然了,但是妈妈她今天累了,所以不能陪你再接着玩了。”骆筝接了话,“这样吧,大姑姑带你去玩好吗?大姑姑带你去找姗姗姐姐,一起去玩?”

    孩子却是不肯,“我要妈妈。”

    两个姑姑骤然陷入于僵局里,相劝孩子却都是无果。在一旁发怔的莫征衍沉默了半晌,在此时道,“绍誉,还记得爸爸昨天晚上跟你说什么吗?”

    “记得。”孩子回答。

    “妈妈病了,她不舒服,才会在医院里,没有回家住。今天爸爸带你来看妈妈,刚刚我们把花送给妈妈了,现在妈妈要睡觉了,她要休息了。我们改天再来,改天好吗?”莫征衍劝服着。

    一向听话懂事的莫绍誉,却是在这个时候,变得极其顽固,“我不要改天!”

    “我就要现在,我现在就要去看妈妈!我刚刚看到妈妈了,妈妈她不认识我了!”绍誉站在莫征衍面前,一双小手还落在他的胳膊上,“我要去跟妈妈说话,爸爸,你带我去见妈妈!”

    本以为是会得以缓和的机会,却谁知道到了最后,连孩子都吵闹不休,在医院里边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还是莫征衍派人去接了许阿姨,又让骆筝和苏楠双双陪同下,强行送绍誉离开了。孩子再接续在医院里待下去,只怕一看见宋七月,情绪也会愈发激动,给孩子造成负面印象。

    可是现在,宋七月又要怎么是好?

    莫征衍肃穆到脸色发沉,他一下疾步来到了医生的办公室,那办公室里面一行人都在,聂勋更是和拜伦教授在商讨病情。

    “你不是心理医生吗?你不是说孩子会让她好转?”莫征衍一下揪住了聂勋的衣襟,“现在的确是刺激到了,你的提议伤害了孩子知道吗!”

    聂勋没有还手,他亦是焦躁凝眸道,“难道不让她见到孩子,就会好吗?你总有一天要让绍誉面对她,孩子会想妈妈!”

    “好了,不要再吵下去,现在不是为了这种事情争吵的时候,现在是要清楚七月的病情有没有转圜的余地!”宋连衡立刻上前,宋瑾之也是,连带着齐简和何桑桑也都一并将他们两人拉开了。

    周苏赫没有空暇去理会这两个男人的争执,只是望着拜伦教授道,“现在她见到了孩子,但是连孩子都不记得了,拜伦医生,您看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能治好她?”

    拜伦教授方才也是亲眼目睹了一切,现在他还在思忖中,“像是宋小姐现在的情况,不是没有案例。但是通常,恢复的过程非常缓慢。因为人是会保护自己的,他们本事有防御能力。她现在只记得从前,不记得这几年来发生的一切,也不记得莫先生和她的儿子,我想这大概是她最痛苦的记忆。”

    “还有就是之前说过的,宋小姐的记忆是完全跳脱的,错乱的时空会让她整个人一直不能康复。”拜伦教授沉声道,“能不能恢复,也都是要取决于病人本身,可是她的心里防御已经崩溃,所以才会失心疯严重,造成了精神障碍。”

    “现阶段,我想各位可以多和她沟通交流。”拜伦教授看向了宋家一行,“你们是宋小姐的亲人,之前宋小姐在见到你们后反应很大,我想你们曾经可能做过一些事情让她一直很深刻,给她造成了一些困扰。”

    谈到此处,宋家人都沉默了,拜伦教授道,“当然,我不是有意指责你们,只是症结在那里,也请你们好好帮她开导。”

    宋仲川坐在沙发上,他握着拐杖道,“她是我们宋家的女儿,这是当然的。”

    “那就先从这里入手。”拜伦教授提出了第一步计划方案,转念又想起了那个孩子来,拜伦又道,“至于宋小姐的孩子,我想现在先暂时不要让她和孩子见面,问题总是要一个个解决,如果两方都激化,那恐怕对孩子的成长也不利。”

    “Kent,你说呢?”拜伦问向聂勋。

    聂勋知道现今状况下只能如此,他应道,“是,老师,您说的没有错。”

    “所以,从现在开始,只要她没有好转,孩子就不能再见到她了?”莫征衍凝声问了一句。

    拜伦教授也是感到这对孩子太过残忍,但是事实却是更加残酷,“除非孩子能够接受这个现状,理解包容他的妈妈暂时将他忘记这件事。不然今天只是开始,今后会越来越难以控制。”

    莫征衍心里本就是空落落的,现在却就像是被全部掏空了一样。原本是做了最后的打算,一直万不得已不到这一步,因为连他自己都不敢碰触,现在的结果,却真是如最不敢去设想的一面在发展,他又要如何面对绍誉,面对他们的儿子。

    当天骆筝将绍誉接去了自己公寓,有姗姗陪在绍誉身边,孩子似乎才好了很多。夜里只将绍誉留下来过夜,许阿姨也一起留下了。骆筝也是寸步不敢离开,只是夜里边,两姐弟在说悄悄话。

    骆筝刚和苏楠通过电话,得知宋七月这边的情况,她也是担忧。

    待挂了线,骆筝来到姗姗的房间,姐弟两人今天睡在客房,一人一张床。骆筝悄悄进了去,走过外边的书房往那卧室走,灯已经关了,两个孩子应该睡下了。怕是惊动了他们,所以放轻了步伐,只是走的近了,却听见了孩子们夜里的谈话声。

    “绍誉,你说你妈妈不认识你了?”姗姗问道。

    “恩。”绍誉道。

    “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

    “你别担心,她怎么不认识你呢?一定是她和你逗着玩呢,要不明天姐姐陪你去看她好不好?”

    姗姗出起了主意,这个姐姐当的称职,绍誉很是高兴的答应了,“好!”

    这一段谈话被骆筝听见了,她眉间蹙着无声又退了出去。在回廊里,她驻足着不愿离开。

    今天已经过了,可是明天又要怎么过?

    就算明天能将孩子阻拦住,但是后天,还有今后的每一天,又要怎么过?

    ……

    人一旦烦闷的时候,当真是无法排解那份窒闷感觉。若说烟还能够让窒闷得到释放,但是现在莫征衍却是不再碰烟,那只会让一切恶化,吴医生更是明令禁止,他不会再去动,他要看着她好起来,他还要看着她认出绍誉,他绝对不能这样倒下去。

    宋家人已经开始和宋七月沟通,配合拜伦教授的治疗,试图想要得到一些好转的效果。只是精神障碍,都是长期压抑下产生的,想要在短时间也是不大可能。

    眼看着宋七月一认清他们是谁后就疯狂不已,宋家一行都是慌忙。

    就在这过程里边,宋七月的情绪时而暴躁时而痴颠,完全的情绪化,不能得到很好的控制。

    莫征衍每每在病房外驻足,听到宋七月在病房里嘶喊的声音,他的侧脸都是紧凝的。

    除了要面对宋七月不曾好转的病情外,最让他慌忙没有方向的却是绍誉。

    若说人生其实就是面对,面对好面对坏,面对生面对死,那么莫征衍此刻面对绍誉,却是最艰难的时刻。

    在周末的医院里见过宋七月后,莫征衍命人将孩子带离了,因为他强行的命令,孩子又不爱理他了,沉默的像是一头小野兽。可是每每那漆黑的一双眼睛注视自己的时候,莫征衍总觉得这已经是审判。

    是孩子给他的审判!

    在放学路上,父子两人沉默走着,莫征衍道,“要去小公园玩吗?”

    绍誉摇头,闷着不说话。

    莫征衍又是问道,“那你想去哪里,爸爸带你好吗?”

    试图想要做一些事情,能够让孩子高兴起来,可绍誉却是闷了片刻后道,“我想找妈妈。”

    还是妈妈,他一直都在想着妈妈。

    正如骆筝她们所言,即便是他们天天陪伴,却也没有办法让绍誉真的开心快乐。更何况,孩子已经见到宋七月,他开始吵闹着要再去相见。更或许在孩子的心底,隐隐之中察觉到那让他害怕的真相。

    “大姑姑和小姑姑他们都说,妈妈病了,我还想要去看妈妈。”绍誉恳求着说。

    莫征衍只得道,“妈妈的病还没有好,所以现在你还不能去见她,等她病好了,好一些了,爸爸就带你去,好吗?”

    “那妈妈什么时候好一些了?”绍誉追问。

    哪有准确的时间,就连医生都没有,但是没有了办法,莫征衍恍惚中看见路边的树上春花早已经谢了,他低声道,“等花开的时候。”

    “蔷薇花早就开了。”绍誉又道。

    “那就等莲花,等莲花开的时候。”莫征衍缓缓说,“爸爸答应你,一定带你去见妈妈。”

    孩子脸上本是失落欲哭的神情,可许是因为有了这一保证,所以又重拾了信心。

    这接下去的日子里,宋七月的治疗持续进行着,却是一种让人绝望的步骤进行着。而港城警署这边,由于宋七月曾经委托律师前来告知撤销上诉不再翻案,但因为宋七月现在的状况,所以也询问不到宋七月本人。

    负责案件的巍警司同样惊讶,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疯了?

    然而医生这边出具的证明,却是足以能够让人信服。

    游子敬律师这边,则是出示了宋七月小姐在清醒之时在公正方第三方人在场的情况下所签下的放弃翻案的文件,并且落笔签字,字迹清清楚楚,更有手印盖章。

    如此一来,警方这边自然是要遵从当事人的意愿,于是宋七月的诉讼请求被取消了。

    只是案件到了今日却还是没有个结果,且要看证据如何,这三方公司和负责人又是如何应对。

    柳絮还被扣押着继续审讯,当警方告诉了她宋七月取消翻案的时候,她却是笑了,仿佛很高兴,又仿佛在意料之中。可当她得知宋七月疑似疯了的时候,她却是惊愕不已,询问了三遍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宋小姐她已经住院很久了。”警方告知。

    那之后柳絮没有再开过口,再回答过一句话。

    李承逸这边则是因为宋七月的撤诉被顺利保释而出,不得离开港城。

    程青宁来接他,从程青宁的口中得知宋七月疯了的事情,李承逸良久没有说话,一开口却是只有一句,“要是在当年,揭开了这些事情,你说她会是怎么样?”

    程青宁被他问住了,她不曾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定睛一想,却是没有答案。究竟会如何,她不敢想。可当时宋七月入狱后已经是一心求死,她突然有种可怕的预感。

    李承逸闭上眼睛靠着车椅,他幽幽道,“怕是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

    程青宁心中一沉,那预感却是如他此刻所说,真当发生这一切后,却是这样的荒唐。如果说爱情的背叛会让人如此痛苦,可亲情的背叛却是能够让人绝望,而这双重之下本就没了求生意志的人,还要怎么活下去。

    “至少她现在还活着。”李承逸的声音传来。

    ……

    然而,宋七月这活着却是生不如死。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飞快的度过里让人不知道究竟是过了多久。直到在傍晚时候的小路上,绍誉突然说,“爸爸,莲花开了!”

    莲花开了。

    莫征衍茫然了下,莲花怎么就开了?

    “已经六月了!莲花都开好了!”绍誉喊着,“今天我有问鱼塘那里的经理叔叔,他告诉我莲花已经开好了!”

    “爸爸,你带我去看妈妈吧,我们一起去爬山一起去拜拜好吗?”绍誉心心念念,他等着莲花盛开,等着那一份许诺的誓言实现。

    可是莫征衍立定在那里,他想起这一切,想起这所有一切,都感觉这样寂寥。对上绍誉的脸庞,他又要食言了,他又要对着孩子说谎了,“绍誉,妈妈她还没有好,我们再等一等好吗,等再过一段日子,爸爸,爸爸……”

    话说到这里,连自己都觉得无法继续,莫征衍顿在那里。

    父子两人面对面,只在六月的暖风中,绍誉突然问,“妈妈生我的气了吗?”

    “她是不是生我的气了,所以才不认识我了?”孩子还在问,“是不是因为上次爸爸你让我向妈妈道歉,可是我没有,所以妈妈生气了?”

    上一次,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是因为孩子无心的话语伤害了宋七月,那时他发了大脾气,孩子宁可罚站也不道歉。可原来,他还一直都记得,就在莫征衍都忘记的时候。

    “我都有乖乖上学去,在学校里也有听老师的话,每天吃饭我都有好好吃……”孩子说着这段日子以来的一切,他那样的渴求,那样的恐慌,小手还抓着那顶小黄帽,“可是,可是妈妈还是没有回来,我道歉好不好?”

    “我去道歉,”绍誉认真的说,一双眼睛红了起来,“我向妈妈道歉,爸爸,你带我去见妈妈吧!”

    “我以后一定不会让妈妈再生气了,我保证,我真的保证!”却是孩子朝莫征衍许诺,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和等待突然都爆发了似的,“所以带我去——”

    绍誉哽咽着突然喊道,“带我去妈妈那里!”

    那手里的小黄帽都掉落在地,在男人面前,孩子痛哭出声,那是嚎啕大哭,止也止不住。

    不认识的路人,只以为是父子两人因为小事而发生了争执,大概是父亲在教育儿子,所以那孩子才哭了。

    就在偶尔间人来人往的路上,男人抱住了孩子,那泪水全都滴落,落在了他的脖子里。

    一阵温热,贴着他的肌肤,落入他的心里去。

    那不知是什么东西,却也忽然从男人的眼眶里落出,落在了孩子的衣服上,映湿成一个阴影的雨点。

    ……

    六月里的治疗并不顺利,许是刺激过度,所以宋七月近日的情绪越来越不能够控制,突然间的她就会吵闹起来。一旦歇斯底里后,就需要镇定剂维持。可是镇定不能够长期使用,那是治标不治本。

    “莫少,少夫人在里面……”莫征衍刚刚送完孩子过来,便是听到了不愿听到的情况。

    这样反复的病症众人也都已经习惯,可是今日却发生了异样,因为宋七月对镇定剂产生了抗拒,有了抵抗力。她开始呕吐不止,身体不堪负荷,就在惊慌之中,医生开始了急救,将她推进了急救室里。

    一番抢救后,宋七月才得以缓过来,又睡了过去。

    莫征衍一夜不曾离开,更不曾合过眼,本就两鬓华发,此刻一瞧,更觉得犹如染了一层霜一般。

    次日众人还在商议着要如何治疗宋七月,要去往何处,离开与否的问题,哪里才更能够安好。

    却是突然,聂勋说,“如果再这样下去,只能有一个选择!”

    众人都看向了他,聂勋道,“——催眠!”

    众人全都诧异了,宋七月如今已经是疯疯癫癫,又要怎么被催眠?

    聂勋道,“既然她现在已经记忆错乱了,那倒不如让她忘个彻底干净,就当作一切都没有发生,当作谁也不记得了,到时候等她醒了,去哪里都好,她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她愿意选择谁就跟谁。”

    作为心理医生的聂勋,在这方面自然是权威,他更是拿出实例举证,也有相似情况的病人做过深度催眠,后来转好,跟着父母回家去了。

    聂勋又道,“拜伦教授,就是这方面的专家,他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做好这次的催眠手术。”

    “的确是可以。”拜伦给了肯定回复。

    心理医学界文明的拜伦教授,更是能够让人信服了,可是众人却是迟疑。

    而在此时,莫征衍冷声道,“不行!”

    “不能催眠她!”莫征衍坚决拒绝,哪怕她已经忘记了他,忘记了他们的儿子绍誉,可是他也不愿意她忘记所有人,忘记这所有一切,仿佛真的一点交集也没有了,在她的世界里。

    聂勋切齿道,“到了现在,只有这一条路,如果她再继续这样下去,她会死的!她不会活下去!”

    还在迟疑的众人在此时却是都有了那两难的结果来,宋夫人搀扶着宋仲川,他开口道,“如果催眠能够让她好起来,我同意。”

    “我也同意。”宋连衡回道,宋向晚和宋瑾之点了头。

    周苏赫思量间道,“同意。”

    又是一声,“同意。”

    紧接着还是,“……同意。”

    只在这所有人里,莫征衍望向了旁人,他却仿佛谁也没有看进去。骆筝和苏楠都在,骆筝在此时红着眼睛道,“征衍,不如就让她忘记吧,忘了这一切,她会好起来,也值得了。”

    “大哥,不如让大嫂忘了吧。”苏楠也是说。

    就连齐简和何桑桑都道,“少夫人太痛苦了……”

    所有人,周遭所有人都在说,要让她忘却一切,不让她再有丝毫的痛苦,莫征衍耳边一片寂静。

    “我不会让她接受催眠,法定意义上她还是我的妻子,我不同意,谁能催眠她!”莫征衍撂下这句话,狠戾而决绝。

    陶思甜今日有到来,因为得知宋七月陷入危机病情。唐允笙在后方不远处瞧着她,听到众人所言,她却是笑了,“呵呵。”

    那笑声让莫征衍回神,陶思甜问道,“莫征衍,你爱她么?”

    当着众人的面,陶思甜问了这么一个问题,莫征衍定住。却是沉默着,心底不知什么在翻滚,好似情感都涌现到了一处。

    他从不曾回答,也不曾回应过那感情,却在此刻在茫茫然这么多年里,一切都清楚的映现,莫征衍注视着陶思甜双眸深远。

    “如果你不爱她,放了她。”

    “如果你爱她,也放了她。”

    “爱她,却没有给她一个容身之处,你又要让她到哪里去?”

    陶思甜这三句话说的很是轻快,但是听着却是让人差点要落泪,一切都在沉淀中,是这样的痛苦。

    容身之处。

    人总是该有一个容身之处,可不是该有个该回得去的地方,可他从来不曾给过她容身之处。

    ……

    深夜里的咖啡馆,自从宋七月离开后,绍誉一直住在这里,他不肯离开,他说他要在这里等待,等待宋七月归来。这夜凌晨,莫征衍到来,他没有去喊醒孩子,只是静静看着他的睡颜。就这么看着,看了一整夜。

    次日的时候绍誉醒过来,得知莫征衍在,孩子便跑去瞧。

    莫征衍在那海边的栏杆处,绍誉站在咖啡馆的上边,莫征衍朝他招手,“过来。”

    绍誉便下了台阶去寻他,来到了他的面前。孩子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在初升的阳光面前,格外的柔亮,仿佛是一轮旭日,有了生的蓬勃希望。

    莫征衍道,“之前爸爸对你说,妈妈病了。”

    “恩。”

    “妈妈她现在还没有好。”莫征衍接着说,却是忽然变得很平静很沉静,“因为妈妈过马路的时候不小心被车撞了一下,她现在虽然醒过来了,但是一直还没有好。”

    绍誉站在那里听着,莫征衍微笑着说,“爸爸不想告诉你,因为你还小,只是大姑姑他们都知道了,他们也不敢对你说,怕你知道了会难过会担心妈妈。”

    孩子听了这番话,绍誉道,“所以,妈妈才不记得我了吗?”

    幽幽之间,莫征衍应道,“是,不过也不完全是。妈妈她忘了好多东西,也忘了好多人,好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她太辛苦了,因为她太累了。”

    “可是医生伯伯说,妈妈也是可以好起来的。”莫征衍弯下腰来,他轻轻握住绍誉的手道,“只要妈妈忘记了所有人,就可以重新开始了。就像是我们玩游戏,打游戏打通关了,按了结束后还可以再来一次,明白吗?”

    “明白。”似懂非懂间,孩子还是应了。

    “所以,我们就让妈妈重新打一次游戏,让她重新开始好么?”那太过残忍的问题,却是给予了孩子,莫征衍的喉咙处发涩,不知是许久未眠才会如此,还是因为他早已沙哑。

    那概念如此模糊,孩子还不能完全明白,绍誉问道,“那我还可以去看妈妈吗?”

    “爸爸也不知道。”莫征衍笑道,“也许可以,也许不可以。不过,等你长大了,长大了应该就没问题了。”

    等到绍誉长大,那是很久以后的事情,到时候孩子会知道很多事情,也会明白很多,他一定不会责怪她,他一定会明白今天哪怕是再重来,他也会答应。

    有些气馁又有些憧憬,绍誉说,“我好想快点长大喔。”

    莫征衍红了眼睛,他说道,“爸爸一定会好好陪着你,哪里也不去了,每天都去送你上学,再接你放学。虽然妈妈不在身边,但是爸爸会把最好的都给你,把妈妈的那份也给你,给你双倍的。”

    “阳阳,我们让妈妈重新开始,好么?”莫征衍问询着。

    孩子盯着父亲,闷闷点了头,“好。”

    却是这个刹那,发现父亲的眼睛通红着,好似有什么东西要落下来,绍誉知道那是眼泪。他却是立刻翻找,从口袋里找出手帕来,为他擦拭,“爸爸,你别哭,你别哭……”

    ……

    “我同意。”

    就在众人还在想着要如何劝服莫征衍的情况下,但他却已经答应,同意催眠宋七月的手术。拜伦教授就开始着手安排,这不是一桩困难的手术,事实上也不需要动刀,那是一种心理深度的暗示,让病人相信自己是一张白纸。

    只是这张白纸上,也总有个开始,所以拜伦道,“我会催眠宋小姐,让她的潜意识回到自己最幸福快乐的时候,她会停留在那个记忆里重新开始。”

    宋七月最快乐的时候,又是在哪里?

    众人都不清楚,或许是儿时在宋家那一段嬉笑的日子,又或许是年幼时和聂勋相处的时光,唯有一点,莫征衍知道,那绝对不会是他,和他会没有任何关系。

    莫征衍没有再反对,也不曾给予过任何意见,他只提出了一个请求,“让绍誉再见她一面。”

    就在宋七月实施催眠术之前,莫征衍将绍誉再次接到了医院。

    六月的莲花开的正好,这一次绍誉捧来了莲花,虽然只有一朵,却开的那么好。

    孩子来到宋七月面前,绍誉柔软的童声在问,“你看,好看吗?”

    众人不知道莫征衍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让孩子接受了事实,也不知道他究竟对孩子说了什么,可是这一刻,母子两人见面,房间里突然变得好温暖。

    宋七月瞧着莲花,她笑了,又是瞧向面前的孩子,她痴痴的看着,依旧是茫然的模样。

    绍誉却是说,“我们见过面喔。”

    宋七月看向了他,绍誉又道,“我告诉你,我找到我妈妈了。”

    宋七月这才好像有了反应,她问道,“你回家了吗?”

    “恩,回家了喔。”孩子笑着回答。

    那画面太过让人感到悲哀,那回廊外莫征衍远远看着。想起来时的路上,他对绍誉说:走吧,爸爸带你去看妈妈,我们给她送最好看的莲花,妈妈她还没有见过。你要告诉她,你已经找到妈妈了,告诉她你回家了。

    绍誉的这一面,已然是最后一面一般。

    等见过绍誉,拜伦教授迅速定了时间,就在两天后,催眠术事实。

    时光已经是倒数了,越是往那一天到来,越是平静。

    两天很快就过去,这一天众人都有到来,听说催眠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会没有痛苦,她会有全新的自我,只有快乐没有痛苦。

    瞧着宋七月换上了手术服,她躺在了病床上,又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往那实施催眠术的手术室而去。

    莫征衍送她前往,这一路他陪伴到门口,等到快要进去的时候,他喊了一声,“等一等。”

    众人回眸,却见他只是将盖在她身上的白色毯子盖盖好,这才道,“进去吧。”

    那灯骤然亮起,催眠术开始实施,一切都在倒数计时。

    莫征衍闭上眼睛,感觉到一切已经落幕。

    拜伦教授说实施过程在三个小时左右,如果顺利会更快。在静怡的等候之中,众人都仿佛平静下来。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苏楠看了手表道,“快好了。”

    快好了,她就要好了。

    莫征衍突然感到有些高兴,他来不及去想太多,因为他知道她要转好。

    可是突然,“哐啷——”一声里,护士把门推开了,她慌忙来报,“情况不对,宋小姐的催眠手术实施的并不成功!”

    “怎么会这样?”聂勋惊起,那护士道,“拜伦医生还在里面,希望大家再继续等候!”

    莫征衍一下睁开眼睛,他起身对着那手术室,骆筝拉住了他,“要冷静!”

    莫征衍告诉自己绝对冷静,因为手术还在进行,可是情况却往另一层面发展下去,超过了三个小时,拜伦教授还没有结果,进出的人越来越多,更甚至是听见了宋七月痛苦的嘶喊声,“不要——!啊——!”

    终于,莫征衍再也忍不住,他就要冲进去,却是被人拦住!

    “滚开!”莫征衍喊了起来,他的眼前已经看不见谁是谁,混乱到不清楚,他只知道他要进去,他要去看她,“你们全都给我滚开!”

    他突然的大急转让人措手不及,可是护士在喊,“请你们冷静,相信拜伦医生!”

    可是就连拜伦医生也冲了出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无法对宋小姐实施催眠!她抗拒排斥!”

    “怎么可能?”聂勋终于乱了。

    “快让医生过来!病人病危——!”

    却是众人不曾反应中,医护人员全都奔进去开始急救,本就发狂的莫征衍这下已经是彻底的崩塌,“我让你们滚开!”

    他的力气突然大的骇人,竟是将宋瑾之和齐简双双撂倒。

    “是你们说要催眠,是你们说做了这个手术她就会好!是你们说的,可是她没有好!”莫征衍疯狂道。

    宋连衡开口安抚他的情绪,“现在她还在里面,难道你要冲进去吗!我们只是想让她重新开始!”

    “重新开始?”莫征衍望向了宋连衡,突然眸光冷厉,“宋连衡,你又怎么让她重新开始?”来吉扑号。

    “是回宋家?”莫征衍一笑,“她早就已经把她母亲的灵牌都从宋家接走,你们又凭什么再带她回去?”

    “宋连衡,早在当年你一步一步设计把她送到我身边来的时候,你早就没了资格!”

    “还有你宋瑾之,你当年在你母亲下葬的葬礼上也早就不再认她!”

    “宋向晚,周苏赫,你们更没资格!一个她的妹妹,一个她的恋人,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

    “还有你,她的大舅,她的舅妈,你们两个又什么时候真的关爱过她?不是一家人吗,为什么当时要选择抛弃她!”

    莫征衍朝着宋家人和周苏赫喝问,却是让他们都没有声音。

    有些事情,宋瑾之从前不明白,那时候母亲的死让他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但是如今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都想通了。宋瑾之更是自责,如果当时他不这么荒唐,又怎么会伤害到他的姐姐?

    “对不起。”这一句话宋向晚是从前就想说的,可是那时的她怎么也说不出口,自尊和骄傲已经盖过了一切,哪怕是多年后她再次归来在宋氏的办公室里,她也没有办法好好的告诉她。

    宋家人愣在那里,周苏赫如鲠在喉。

    莫征衍更是望向了莫柏尧和莫斯年,“你们要斗,找我斗就好了,为什么要把她拉进来?就算你们不认我这个哥哥,那又关她什么事!骆筝,你要爱谁就爱谁,姗姗不是我的女儿,从来都不是!”

    “还有你,程青宁!”莫征衍对上了程青宁,她是跟随聂勋一起来的,“我再也不欠你了,再也不欠了!”

    视线恍惚,莫征衍也像是崩溃了一般,这一刻的指责和责怪却是怪了所有人,“陶思甜,你为什么要和她见面?唐允笙,你又为什么要告诉她,我去见过你?”

    混乱中所有人都仓惶到说不出话来,莫征衍最后对上了那一个人,“是你!”

    聂勋被他直指,莫征衍道,“你要报仇,你就说啊!你为什么找上她,让她来找我报仇!你早该找上我,哪怕是一对一,哪怕是你一刀捅了我!聂勋!你对得起她吗!”

    面对莫征衍的指控,众人心中都是颤起,莫征衍站在那里,犹如一座快要被压垮的山,却是后方的手术室门又被推开了,是拜伦仓惶而出,“快去看看她,快去看看……”

    几乎已凌乱而疯狂的步伐冲了进去,这一刻莫征衍往那手术台而去,宋七月苍白了一张脸,他看着她,轻薄如纸,却是好像已经没了生命气息一样,他如同孩子一般喊了起来,“是我错了——!”

    “是我错了,你别丢下我和绍誉!别丢下我们!”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