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最终尾声第667章:睡着的新娘(大结局下)

最终尾声第667章:睡着的新娘(大结局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鱼米之乡的江城,虽然不似港城那般繁华,却也是富饶之地。

    江城的城区里高楼大厦也是矗立无数,那一幢大楼内的是久远集团的子公司东升。

    这家公司里,现在却是供奉了一位大佛。

    那是久远集团的董事长。莫家大少莫征衍他已然在江城了。

    只是这边却是犯难,王经理着急道,“孟主管,你看要怎么办?”

    孟主管原先是港城总部的经理,更是莫董事长亲自提拔的高层职员,后因为项目失利而被派遣到江城东升,至今也有些年岁了。

    孟主管这边来了这么多年。自然是兢兢业业,丝毫不曾怠慢过工作。只是如今一算时间。也是要离去的时候。但是总部这边却没有下派人员来接手,听闻是因为总部人手不够。

    孟主管就要离开,王经理却是不愿意放人走,两人正在拉扯商谈之间,孟主管道,“王经理,我这边也已经来了好多年了,也是该回去了。”

    “我知道,我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这边人手不够,你总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王经理已经为难到欲哭无泪,上级的委派调遣文书已经下达,可是接手的人员却迟迟没有音讯,王经理舍不得放人。

    于是就在这左右为难之际,孟主管道,“那我这也不行啊。不如我们去找莫董事长,让他出个主意。”

    “对,找莫董事长去!”王经理也是答应了。

    如今这个时刻,不找那尊大佛去,还能找谁去?

    他可是久远集团最说得上话的人了!

    立刻的,两人取车便是下乡赶往江城的近郊。

    那是郊外的村落,城镇上的村落。那大道连着小道,一眼望过去全都是树,空气很是清新。

    等到了村子口,车子进不去了,两人便是寻找着往莫董事长所住的房子走去。

    只是村子的路巷子太多,一眨眼就找不着方向了。

    拉过一人来问路,王经理道,“你们知不知道有位莫先生,他住在哪里?”

    “他和他太太还有孩子,前些日子才搬过来的。”孟主管更是提醒。

    “你们是找莫先生吗?”村民却是立刻应声,欣然询问,“高个子的,头发有些白。生病的那个莫先生?”

    “……”两人都是一怔。

    这算是什么形容词?简直让人汗颜。

    只有村民带路,终于是找到了那一幢小洋房,前方处一片前院,种满了花卉,爬山虎的藤蔓却是爬满了那洋房的墙壁,远远一去,一大片的绿色,竟像是桃花源的人间仙境,是这凡尘里不会存在的地方。

    花花草草种了一个前院,那村民带着来到了院口,王经理和孟主管却是不敢进去了,只在外边逗留,村民推开了院门,一边进去一边朝他们道,“进来吧,莫先生应该就在里面吧。”

    “我们就在外边等……”两人一致道,这样造次的行为可不敢有。

    那村民狐疑,想着这倒是奇怪了,却也不在意,自己又往里面的洋房走近,“莫先生在不在家啊?有两个人来找他!”

    屋子里面出来的人,却是一位妇人,还有一个年轻女人。后方两人一瞧,那正是莫董事长家里的许阿姨,还有那位特助何桑桑小姐。

    村民问道,“许阿姨,还有桑桑姑娘,你们家莫先生在不在?”

    “他不在呢,出去了。”许阿姨回道,何桑桑则是瞧向来人,这一下就认出来了,“没事,我来招待吧,谢了,张大叔。”

    “甭客气,就是正好瞧见了,顺道带人来。”张大叔是个热心人,招呼了一声乐呵着就走。

    “许阿姨,是公司里的人。”何桑桑应了一声,她朝院门口过去,“王经理,孟主管,你们来这里有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董事长。”两人如此道,“也来看看董事长夫人。”

    何桑桑毕竟跟了莫征衍这么多年,也是个会瞧人脸色的,“是有事找董事长?”

    “呵呵,何特助您就行行好,方便带我们去找董事长吧。”两人不言明,只求特助小姐帮忙。

    何桑桑转身,“跟我来吧。”

    村子里很是宁静,一路往北面走,那里有一片树林,树林的深处,有一条小河,河水清澈,但是初冬的日子里却是看着有些冷彻。那河边却是有人在钓鱼,一柄钓竿,从桥上垂下来,两道身影并肩在那里。

    午后的阳光却是很好,所以并不冷,这个时候正是一天里最为温暖的时候。

    只走近了一些,那两人便瞧的更清楚了。

    男人侧脸英俊非凡,他两鬓花白,但是神情很是从容,只看着那远处的风景,也不说话。

    只是他旁边那一位却是让人瞧的吃惊,分明是睡着了。这冬日里边,裹了厚厚的毯子,在太阳下睡的那样香沉。再是一瞧,更让人愕然,这桥畔边上,竟然搬了一张太师椅过来,占了一片地。

    而那河的对岸,还有一个人,却是另外一位特助齐简。

    这冬日里边钓鱼,倒也是合理,河边睡觉也不是不可,只是一张太师椅也实在是太过壮观。

    更何况,河畔两岸在钓,这画面很诡异。

    “你们在这里等一下。”何桑桑轻声一句,两人停步,她径自上前去。

    何桑桑走向那他们,刚一走近,却是没有开口出声,只是比着手势,指向了王经理和孟主管,大概是在告知有人来了。

    男人不曾回头,不知应了什么。

    何桑桑折返回来,“今天不凑巧,我们太太睡了,要是有事,明天再来吧。”

    好不容易来一趟再来可不好,而且他们也没这个胆,于是两人表明态度,“不着急,我们可以等。”

    那是董事长夫人,闻名莫氏的一位女子,他们更是知道,所以只静候。何桑桑搬来了板凳给他们,两人感谢,于是就这么坐着等。午后太温暖,这里太过安静,让人昏昏欲睡。

    正当他们想要睡着的时候,却是有人醒了过来。

    睡醒的人儿,像是一只慵懒的小猫儿,她还蜷缩在那毯子里,头也没动过,眼睛却是慢慢悠悠睁开,望向那片河。

    太阳有些刺目了,开始往西移,恰好照在她的眼睛里,一下睁不开眼眸,让她半眯起。

    一把伞撑起,在她的头顶处,女人丝毫没有知觉,她只是盯着那河面,还在喊着,“鱼,鱼……”

    “还在钓呢。”男人回道,女人却是还在喊,“鱼……”

    自从前几日来过这里看见了鱼以后,太太就吵着闹着要来这里看鱼。其实看鱼倒是不难,可是要在这河里钓鱼就有些难了。虽说河水清澈,可鱼却是不多,也几乎没有。

    但是太太不信,她跟那河里的鱼杠上了,不钓不成功。

    于是先生就瞧着午后天气不错,带着太太出来,河岸边摆开了阵仗,又让齐简到对岸去,只想着分开两岸,钓起来也能快一些。

    最关键的是,太太对着齐简的时候说了句,“你的脸远点好看,远点,再远点……”

    于是步步后退,于是齐简就退到了河岸另一边去。

    可是齐简也没有想明白,自己的脸虽然不是如何英俊,可也不至于不能近看吧?

    当然,这些都是前话了。

    当下太太一醒来,王经理和孟主管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立刻起身。只是坐的脚也麻了,一起身倒是好,两人双双倒地,“哎呦”一声,响起在这片河畔。

    “没事吧!”何桑桑就要去扶。

    两个男人狼狈不堪,那喊声却是惹来了太太的回眸。

    宋七月正是瞧着他们,一双呆滞的眼睛,却因为突然看见了他们摔的如此滑稽,一下笑了起来,更是幸灾乐祸的指着他们道,“摔倒了,摔了!”

    被董事长夫人当面笑话,两人更是没脸了,登时涨的通红。

    谁知,她竟是起身走了过来。

    宋七月突然而起,让所有人都惊讶,撑伞的董事长也是怔在那里,他也是来不及反应,刚还躺在太师椅上的女人已经离开了。

    面前突然蹲下一道身影,正是宋七月望着他们,好奇问道,“你们为什么会摔倒?”

    “因为……”两人道,“因为我们的腿麻了。”

    “腿为什么会麻?”

    “因为……因为坐的太久了。”

    “那你们为什么要坐在这里?”

    “因为……”两人被问住了,他们不是来找董事长的吗?纷纷便是望向了前方走来的莫征衍,只差求救了。

    莫征衍的手里,一件外套拿着,他也不说话,只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不穿。”宋七月立刻拒绝,发出了抗议,“热。”

    刚刚睡醒,又是暖阳照着,自然是会有些热,但是这却也是不行的,等到冷风一吹,出了汗感冒就不好了,莫征衍又往她身上披,“穿吧,穿一会儿。”

    “不穿。”来欢向圾。

    “穿上一会儿就能钓到鱼了。”

    “……不穿。”这次是有些迟疑的回答。

    “钓了鱼,明天还来钓。”

    “不,我不……”更迟疑了。

    “不穿,今天明天后天都不吃鱼了。”

    终于,像是落败了一样,她那张本是坚持的脸庞变得十分沮丧,“我穿。”

    这穿衣服的争辩赛,让人看的瞠目结舌,早知道董事长夫人神智不清,但是却没有真的瞧见,这下一看,真是如此,还没有好。

    何桑桑扶起了宋七月,接过莫征衍手里的毛衣外套,给宋七月穿上,那纽扣还在扣起,宋七月眼角的余光瞥向两人,王经理和孟主管都是愕然,“这是什么?”

    她的视线,落在他们脚边的东西上。

    王经理道,“是来送给您吃的。”

    “就是一些鱼干,还有火腿,还有燕窝什么的。”孟主管也是回答。

    “好吃吗?”一听到有吃的,宋七月一双眼睛发光。

    “那当然好吃了,这鱼干和火腿都是千挑万选的,还有燕窝,是进口的,国外买来的……”两人开始极力的夸赞,只希望让她欢喜。

    谁知宋七月却是问了句,“有棒棒糖吗?”

    棒棒糖?这,这……

    “有!”孟主管接了话,幸亏准备了给小少爷的糖果,“您看,这里有糖,不过不是棒棒糖……”

    立刻的,穿好了衣服的宋七月又蹲到那堆食物旁去了,“好吃吗?”

    前来拜会的两人也是立刻蹲下,“好吃,当然好吃。”

    “这个好吃,还是这个好吃?还是这个?”翻找出糖果来,宋七月拿了几颗来问。

    他们这些个男人哪里知道这些,“都好吃……”

    “那我吃一吃吧?可以给我吃吗?”宋七月满是期待的问道。

    本来就是要送给他们的,两人自然是答应。宋七月便开始吃糖果,只是她吃糖,却是很奇怪,一颗糖撕开了糖纸,她咬了一半,尝了味道,很是仔细认真的尝糖果,“这个不好吃。”

    一颗又包回去,她又拿出一颗来,继续咬一半,“这个也不好吃。”

    于是,再一颗,“不好吃。”

    又来上一颗,“不好吃。”

    两人都一头雾水了,只看见她吃了一颗又一颗,却没把糖果吃完,好不容易才听到她说,“这个好吃。”

    她将糖果整颗吃下,又是在盒子里翻找,找到了一模一样的糖纸包裹的糖果,像是确认了,她很小心翼翼的握在手里,“这个好吃,我要这个。”

    两人都是愣了,“这些都是给您的,您随便选。”

    “就要这个。”她很坚决。

    “好,就要这个,那这个送您了。”两人顺着她。

    只捧着那颗糖果,高兴的像是得到了什么似的,仿佛是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宝物,她双手捧着,一下扬起唇角,朝两人笑开了颜。

    这一笑,却是让人彻底怔住,阳光耀眼,洒在她的脸上,她明媚的笑容有着这样的纯真烂漫,好似所有的烦恼忧愁都和她没有关系,纯粹的洗净了所有的痛苦忘却了所有纷争。

    “你们真是好人啊。”宋七月笑着说。

    他们两人还未来得反应,可是一旁的董事长却是沉了脸,有些不是滋味,一下挡在了宋七月的面前,也挡住了他们的视线,不让他们再瞧。

    “他快要放学了,昨天说好要来找你玩,你不去吗?”莫征衍问道。

    宋七月一下想了起来,她捧着糖果就起身,却是一句话也没有,一溜烟就跑了。

    “太太!跑慢点,小心鞋掉了!”何桑桑呼喊。

    莫征衍蹙眉,因为那鞋子快要掉了,他迈开步伐追上去,经过身边那两人道,“你们回去吧。”

    宋七月的身影飞快不见了,莫征衍也是追着跑了。

    王经理和孟主管面面相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哭丧了个脸哀叹,“何特助,难道我们是白来了吗?”

    齐简收拾了钓具走近,何桑桑道,“你们要来求董事长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先回去吧,明天他会给你们答复。”

    “那答复到底是什么?”两人追问。

    何桑桑回了个笑,“你们好运气,今天太太很高兴。”

    两人一听,虽然不明白,却也都是眉开眼笑,看来是解决了!

    村子有一北一南两个村口,这前来拜访的两人从南口离开,而那村子北口,却是有一个人,痴痴的站在那里。

    那个女人,搬来村子有些日子了。

    她神智不清楚,是个疯了的女人,村子里的人都知道。

    她是举家搬迁而来的,有她的先生,还有她的孩子和亲朋。只不过听说,她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先生,甚至是自己的孩子和所有人。

    她的先生姓莫,每天都陪伴她身边。

    可其实听说,这家人家以前也住过这村里,早先也是因为搬迁而来的,后来因为家中有事才又回去了。不知怎的,经历了如何的巨变,再回来的时候,这家的太太就疯了,真是让人叹息。

    只不过,女人虽然疯了,长得却是很好看,一张脸庞素净的肌肤,笑起来的最是美。

    每天傍晚的时候,女人就会在村子北边的道口上,等一个人归来。

    等待着那个连她自己都忘记的孩子,她的儿子。

    那孩子叫绍誉,是个长得俊俏的孩子,村子里的女孩子们都说他长得好,男孩子们也都爱和他玩耍。

    这孩子现在还在上幼儿园,每天放学那家的许阿姨就会去接孩子。

    “又在等绍誉啊。”经过的村民瞧见了她,朝她打招呼。

    女人笑着,她记不得孩子的名字,却是喃喃说着,“他说今天和我一起玩呢。”

    村民笑笑而过,后方处瞧见了这家的先生,莫先生站在不远处,像是一株大树守护着。

    过了没多久,那孩子便回来了。

    粉雕玉琢的孩子奔跑过来,来到了女人面前,“是在等我回来和你一起玩吗?”

    宋七月点头,绍誉牵过她的手,“那我们快回去吧!”

    宋七月却是又不肯走了,绍誉狐疑抬眸,“怎么了?”

    却见她从口袋里掏着什么东西,而后手一掏出,握着拳头放到他面前来。绍誉伸出手,去瞧那里面握了什么,打开了掌心后,里面却是一颗糖果。

    “好吃。”宋七月笑道。

    绍誉一看,是牛奶味的糖果,他高兴的拿过,撕了那糖纸来吃,“好吃!”

    两人牵过手,这才往回去的路而行。

    经过路边,两人不断的说笑,一旁的莫先生孤单单而站,注视着他们。走远了几步,孩子回头朝他招手,示意他赶紧跟上。

    莫先生这才迈开步伐,和许阿姨一起并肩前行。

    待孩子归来,绍誉就陪着宋七月玩耍,等到了天黑,再吃过晚饭,宋七月道,“你快回家吧,不然你妈妈要找你了呢!”

    “恩,我现在就回家去了。”绍誉应道。

    “那你明天还来吗?”

    “那你想我来吗?”

    “我想你来你就会来吗?”

    “会来喔。”

    “那明天你来,我还在那里等你。”宋七月和孩子约定好,于是在院子门口送别。送别过,何桑桑带她进屋去,宋七月说道,“我要睡觉了,明天和他约好了。”

    这边宋七月进了屋去,孩子却是聪明的绕过了屋子,往后院走。

    那后院门口,男人早就已经在等候了。

    绍誉奔跑过来,还喘着气,“爸爸,我今天表现的怎么样?”

    男人微笑,举起了掌心来,孩子跳起和他击掌。

    至于东升公司那里,孟主管最后顺利的回了港城,因为那里还有他的妻子和孩子,还有他的父母。只是那空缺的位置,却是少了人,王经理问道,“董事长,您看谁来接管?”

    总部不肯派人,也是没辙,王经理等着下文,董事长却是开口道,“我。”

    王经理惊到不行,现在还真是将这尊大佛请进了小寺了!

    ……

    “堂堂一个董事长,在一家子公司做主管,不会太大材小用了?”港城久远大厦总经办,莫斯年不禁问道。

    那对面的桌案后,莫柏尧抬眸道,“他只是接管了主管的工作,就他的身份,可能是主管?”

    王经理这下子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得安宁了。

    “你故意的吧。”莫斯年又道。

    莫柏尧淡淡一笑,“总不能让他太闲了,忙些才好。”毕竟,他可是被他暗中摆了一道,才坐在这把椅子上不得退下。

    “我看你是想趁机到时候把这把交椅还回去吧。”莫斯年挑眉,“我劝你还是不要想了,太难。”

    “不急。”莫柏尧道,“人总会老的,孩子总会长大的。”

    听到此话,莫斯年这才了然,他这二哥在打什么主意,当下为绍誉叹息:孩子,你还是慢点长大比较好。

    如今的久远集团,当家人总经理乃是莫柏尧,而莫家大少已荣升为董事长。听闻他长期不在港城,已经是闲云野鹤一般,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大概是去国外了,像是他们这样的人,国外静休是最好的去处。

    可却有人说,哪里是去了国外,不就在国内。

    国内哪里?听说是在江城。

    只是这到底是真,还是假,却是不得而知。

    苏楠和骆筝已有多时不曾见过他们,只是联系却是没有断,听说宋七月还是老样子,旁人不主动和她聊,她绝对不记得他们,但旁人要是找她聊了,刺激了她也会疯癫。

    只是听说,她和绍誉倒是相处的很好,每天都等着和他一起玩耍。

    很快的,冬日到了,这年的除夕,众人没有去打扰他们,深怕惊到了他们,所以就像是说好了似的,没有前往。

    苏楠道,“骆筝姐,不然我们等春天的时候去吧。”

    “夏天也可以啊,那里地方好,夏天还可以防暑呢。”骆筝也是谋划着。

    却是没有来得及等她们谋划清楚,却是一封邀请函发送到了他们手里。苏楠收到了,骆筝收到了,唐家兄弟几人都收到了。海城的宋家人也有收到,康子文亦是。即便是远在柳城的周苏赫,他也接到了这封邀请函。

    那邀请函上,却是写的清清楚楚——请来出席婚礼,届时恭候大驾。

    再是一看那日期,真是疯了,足足提前了好几个月!

    那是一场从来没有过的婚礼,是他和她之前不曾有过的。如今他发来邀请函,邀请他们前去出席。

    “苏赫少爷,您会去吗?”江森问道。

    周苏赫握着那请柬,良久应道,“去。”

    年少时候的一场梦,逐梦的人如今有了归宿,他怎能不到场,亲眼目睹。

    ……

    冬日刚过,春日才刚到来,江城的村子里,那一幢小洋房外热闹纷呈。孩子们在玩耍,和那家的太太在跳绳。跳了一会儿绳,女人只说是瞧见了小泥鳅,要去抓起。

    结果抓在手上后,却是吓坏了孩子们,因为那手里的不是小泥鳅,而是一条小蛇!

    “啊——有蛇啊!”孩子们叫了起来,女人一脸的茫然,来不及呼喊,孩子们都跑完了。

    “为什么他们要跑呢,不喜欢小泥鳅吗?”女人问着面前的孩子。

    绍誉很是无奈,他将蛇一把抓过,丢到了院子一边去,“那不是泥鳅,是蛇哎,幸好没有毒。”

    “喔。”

    “以后不许碰那个噢。”绍誉叮咛起来。

    宋七月问道,“为什么?”

    “我又不是许仙,抓了蛇你也变不成白娘子。”孩子冷不防说。

    这几日宋七月迷上了看那古老的电视剧,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可歌可泣,她甚至是爱上了那戏袍,一身白裙子穿了又穿,睡觉了也是在身上。

    宋七月烦恼起来,“为什么呢?”

    “爸爸,她刚刚抓了蛇,还吓跑了好多小朋友。”绍誉瞧见莫征衍出来,立刻打了小报告。

    莫征衍瞧向两人,朝绍誉道,“你拿些糖果去和他们道歉。”

    “好。”孩子识趣,立刻拿了糖果奔了出去。

    宋七月还在一旁闷头想着,仿佛是在想,为何自己不能变成白娘子,莫征衍则是拉过她道,“我们去洗手吧。”

    “后来雷峰塔倒了吗?”宋七月问。

    “倒了。”

    “那西湖的水呢?”

    “干了。”

    “那她和许仙在一起了吗?”

    “在了。”

    “法海是不是暗恋白娘子啊?”

    “……”

    “难道他暗恋许仙啊?”

    “……”

    洗干净了手,宋七月坐在了电视机前,她又要开始看。莫征衍在一旁,替她将毯子盖盖好,只怕她会着凉。前些日子感冒了,怎么也好不了,这才刚刚康复。

    何桑桑还在筹备着,筹备着将来的那一场婚礼,却是忽然问道,“先生,要寄给他吗?”

    那邀请函上,分明是写着那两个字:聂勋。

    然而如今的聂勋,却是早已经被禁止入境,这一生都不能。

    莫征衍道,“寄给他。”

    纵然是不会到来,也不可能到来,却还是要告诉他一声。

    这是最后一封邀请函,交待了他们去办,齐简和何桑桑退了出去。莫征衍来到宋七月身边,那电视里正在放许仙在哀求,请法海放白素贞出来,可是法海并不肯,上演的剧情正是激动。

    一通广告上来了,宋七月恼了,“为什么没有了?”

    莫征衍这才来到她面前,“广告过了就有,看了一会儿眼睛就要休息。”他又是喊,喊她的名字,“七月。”

    “你还记得吗,你以前说,可以许给我一个愿望。”莫征衍望着她幽幽开口。

    宋七月望着他,愣愣的睁着眼睛。

    莫征衍道,“那次去找你,你还在忙,我就在大楼里边等你。你说可以赔偿我,可以许我一个愿望。”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想好,现在我想好了。”那时候她为了还情于周苏赫,前往那寒冷的北方,他最终跟了过去寻她。

    她应允了他说:这个愿望是我能办到的,而且不能乱七八糟的!

    “这个愿望,你一定能办到。”莫征衍低声说着,忽然停了声,在那注目里,他这样认真的眸光,对着她说,“让我给你一个婚礼。”

    “七月,让我给你一个婚礼,你会答应,是么?”她不曾回答,莫征衍又是问道。

    宋七月茫然的眸子依旧,却是突然,她出了声,像是回答他了一般,可那回答却是,“你挡住我的电视机了。”

    莫征衍一愣,他笑了笑让开了,“是,给你看电视。”

    ……

    那是七月的一天,刚刚好是七月七日,今日有人办喜事。实然,这个数字在一至九之间,并不吉利。村里人都讲风水,更有些迷信,四和七是断断不会取的。可是那家莫先生,却是偏偏定了这一天来作为婚娶之日。

    莫先生找上了村长,希望村里能帮忙一起热闹,村长和村民自然是答应的。村人质朴,也是爱热闹,只是村长也有诧异的地方,“你们这连孩子都有了,怎么还要办婚事?”

    莫先生道,“以前结婚的时候,被耽搁了,一直没有办过什么像样的婚礼,今天就想补上。”

    “原来是这样。”村长明白了,“你这么有心,也就当是个心愿了,我们一定配合。”

    村民们都是很热心,一早就开始布置村子,为了迎接这一场久违的婚事。只是有人更是困惑了,那家的太太不是疯了吗,她能好好办婚礼吗?

    这倒是没有人知道了。

    这一天七月七日,天气却是大好,灿烂的晴空万里无云。这一大早的,天还没有亮腾,村里人已经起了,要准备喜事,村里做媒的媒婆来问莫家的先生,“你家的新娘子打扮好了吗?”

    “还没有。”莫先生回答。

    “怎么还没有?”媒婆愕然,莫先生回应,“她还在睡。”

    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结婚办喜事,新娘还在睡。

    可是家里人却没有人敢去喊醒今日的准新娘,睡的不好了,她一准会闹脾气。然而时间就要到了,不准备起来也不行。这个时候,齐简和何桑桑,甚至是许阿姨,就连绍誉也不肯再去喊。

    唯有莫先生自己亲自上阵,去喊她起床。

    这起床的过程,绝对是惊心动魄,曲折到离谱,有人能抱着被子怎么也不肯起来。最后还是经过了一番苦斗,才将太太从被窝里抓了出来。但是已经被惹恼了的人儿,一张嘴就咬了先生一口。

    好狠的一口,但是被咬的人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却是拿过一个包子来,“要吃吗?”

    于是只见发狠的人丢了那人的手臂,转而拿了包子来吃。

    化妆师都已经到了,为了给新娘化妆,也是费了许多神,这是史上最不听话的新娘,一会儿口红吃了,一会儿腮红被抹掉了。又是折腾了半晌,这才上好了妆。

    “婚纱呢?婚纱还没换上呢!”一旁的化妆师喊了起来,只因为方才新娘不肯配合,所以换衣服也是难,这下好不容易听话了些,这才赶紧喊人来换上礼服。

    那红艳璀璨的礼服被端了上来,由何桑桑捧着,房子里的人一瞧,都是被惊艳了。

    “这是什么?我不穿……”

    “不要穿……”

    “我要吃包子……”

    层出不穷的状况连番袭来,弄的人仰马翻,最后还是准新郎跑进来,一把抱住了她,那手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敲,像是将她敲定住了,“让你还闹。”

    被这么敲了一下,宋七月怔怔看着他,却又是恼了,这下可好,一爪子下去,抓了莫先生一道口子。

    那指甲很是锋利,已经好久不曾见过,最近她迷恋上了白发魔女。听闻白发魔女里的练霓裳,一头白发,还有一手的魔爪。于是又锻炼了那爪子,留的很长。

    当下,莫先生破了相,众人乱作一团,倒是宋七月累了,一早被拉起,又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穿好了礼服,这才搞定了。

    等到媒婆算着时间,急忙忙喊着,“吉时到了,吉时到了!”

    就在这洋房的外边,此刻却是聚集了一群人,男男女女聚集在此,人群里很是热闹。有那么一行人,格外的亮眼,男人长得俊,女人则是漂亮,和这村里的人格格不入,一问才知原来是这家先生和太太的家里亲朋,是来参加他们的婚礼。

    他们都已经到了,等着新郎和新娘出现。

    绍誉今日打扮的像个太子爷,他穿了一身的古代太子服,活脱脱就是古代穿越过来的皇子。

    姗姗笑了,“绍誉,你这穿的是什么?演戏一样呢!”

    “不知道啊,是桑桑阿姨给我穿的。”绍誉并不知情,反正是一件衣服。

    众人都围着绍誉在笑在闹,孩子看见他们都是很高兴,因为已经有许久不曾见过。

    却就在和姗姗姐姐说话的过程里,孩子扭头一瞧,却见有人来了,那是好久不曾相见,所以才这样的欣喜,“笑信叔叔!”

    听到这呼喊,众人望过去,却见缓缓而来的人,正是离开港城后一直没有现身过的楚笑信。

    “笑信叔叔,你看,他们都说我穿的像是穿越来的,像吗?”绍誉奔到笑信面前去。

    楚笑信瞧向他,“可不就是像穿越来的。”

    绍誉乐了,他扭头一瞧,却见楚笑信的身后,有一道小小的身影躲着,不肯露面。

    “躲在背后算什么英雄!”绍誉喊道。

    好不容易,那道小身影才探出头来,却是一张白净的小脸。她的头发到肩头,乌黑的头发,很是怕生的样子,正怯怯的看着面前突然闯出来的男孩儿。

    绍誉一瞧是个女孩儿,却是呆呆的出神。

    “笑信,她是?”骆筝上前问道。

    楚笑信道,“我的女儿,笑烟,楚笑烟。”

    众人震惊,楚笑信竟然有一个女儿,而且还那么大了?骆筝却是有些明白过来,只听到这个名字,就会将一个人串联起来,那是他和楚烟的?

    “她妈妈来不了,所以就我带着她来了。”楚笑信又是朝众人道。

    相对于众人的惊讶,绍誉却是更对那个女孩儿感到好奇。一向对于女孩子不怎么主动亲近的太子爷,此刻却是走了过去,“我叫莫绍誉。”

    笑烟不回答,只是看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

    笑烟还是不回答。

    “你爸爸是我叔叔,你要叫我哥哥。”

    笑烟眨着眼睛,怯怯的更往父亲身后躲。

    “叫哥哥啊!”绍誉开始追着笑烟喊了起来,谁让这孩子上边只有一个姐姐,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妹妹,可不是乐欢了。

    然而悲哀的是,笑烟小朋友自始至终都没有出过声,最后都快要被绍誉吓哭了,心疼女儿的楚笑信立刻抱起,孩子趴在他肩头,干脆不去看绍誉了。

    “她为什么不喊我哥哥!”绍誉还在郁闷的问。

    此时却是锣鼓喧天,因为吉时已经到了,何桑桑出来寻找绍誉,因为他是小花童。

    众人都是在等待着,迎接这场婚礼的到来,看着这一日的欢喜场面。整个村子都贴满了喜字,那花朵更是家家户户都种满了,却是蔷薇,十足十的蔷薇,到处都可以瞧见灼眼的蔷薇。

    就在这吉时开始时,村子口一辆加长版房车停在那里,却是路口两端都有。因为进不来了,只能停在那里。但是更让人惊奇的是,竟然有马车踏了进来。那白色的马儿,象牙白的马车,让人错乱起来,这到底是一场怎样的婚礼。

    只在媒婆的呼喊下,屋子的门被推开了,却见新郎而出,那一身中式结婚的喜服,衬着他的面容,今日却是泛着一丝红光,不再苍白。

    在两人的搀扶下,那新娘出现了。现在的村里办婚事,也是开始时兴婚纱,但是今日的新娘却是一身的耀天红色。那是凤冠霞帔,镶嵌着宝石的凤冠,如朝霞云锦一般的霞帔,新娘带着红盖头,由媒婆背着,绍誉陪伴着,就这么背出了那屋子,走向众人,也走向新郎。

    新郎等在那一头,待到门口的时候,媒婆不曾放下新娘,众人更不曾瞧见新娘的真容,只瞧见她露出的手,那肌肤细腻,应该是雀跃欢喜的等待着。

    新郎却是单膝下跪,在新娘的面前,他取出戒指道,“嫁给我吧。”

    这又让在场的宾客们愕然,这婚事不是应该求过婚了才对,怎么又来了这么一出。可众人也都不管了,总之幸福就好。

    “嫁给我吧。”他这么说着,众人都在等待,等待新娘的回答。

    可是等了很久,新娘却不出声,迟迟不曾回答。等的宾客们都开始张望,更开始好奇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却是孩子跳了出来,绍誉走过去,他探头去瞧,回头喊道,“爸爸,妈妈睡着了!”

    众人惊愕,成婚当天,新娘子竟然睡着了!

    这婚还怎么办下去?

    ……

    那一日的村子,却是热闹了一整天,这一天的房车让人叹为观止,听说那一天成婚的那一家,新娘凤冠霞帔,新郎将新娘抱上了马车。

    有人问起,“可不是听说新娘睡着了吗?”

    新娘睡着了,可这还是办成了。

    这睡着的新娘,一度在附近村子里引以为佳话,只叹息当时没有前来观礼。不过事后,倒是有许多邻村的人来瞧个究竟。那疯了的新娘,每天还是老样子,贪吃爱睡,爬树捉鱼,样样都齐活。

    那家的先生,两鬓白发的男人,日日陪在他的太太身边。

    “那他不工作的吗?”又有人问。

    当然工作了,怎么可能不工作。

    听说,莫先生是在城里上班的。可有一日那家的太太病了,莫先生没有去,这一停工就停了半个月有余。公司里的人找上门来,那上门的人还听说是公司的总经理,却是到了门口还是不敢进去。依稀之间听见,他喊了那家先生一声董事长。

    这一年村里建起了鱼塘,更建起了小公园,家家户户都种上了蔷薇。那蔷薇花开的甚是漂亮,只是花枝有刺,孩子若是在玩耍采摘,一定要叮嘱小心花刺。这年鱼塘的生意太好,邻村的村长和主任也想让村里发家致富便前来讨教。

    这村的村长便领着他们去,邻村的主任问,“在哪儿呢?”

    “瞧,不就在那里?”村长笑着,指着那河畔处。

    那太师椅一把,树林里看着这样怪异,却又好似本该如此。女人躺在椅子里,她又在睡觉。

    男人撑伞,手里一把钓竿。那钓竿已经浮出水面,却没有人理会。

    主任身旁的村支书,倒是个年轻小伙子,饱读了几年书,瞧见这场景,忽而念出一句话来。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不过如此。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