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番外莫斯年之那年未曾见过的花

番外莫斯年之那年未曾见过的花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一)

    “妈妈,为什么别人的爸爸过年都会一直陪着他,但是我的爸爸没有?”五岁的莫斯年,终于问了母亲这样一个问题。

    但是只问了这一声后,母亲却只是将他拥抱入怀。“对不起,斯年,因为爸爸他太忙了,他是太忙了。”

    在莫斯年的童年时光里,父亲莫盛权从来没有在除夕之夜留下来过。父亲当然也会出现,是在平时的时候,出现在公寓里。母亲那时候就会很高兴,她将自己打扮的漂亮。会涂上枚红色的口红,精心的涂抹,反复的擦拭。

    五岁的莫斯年当时还不懂,只是每次看见母亲这样高兴的穿衣打扮,瞧见母亲开心的笑容,都会让他格外的开心。

    “斯年,妈妈这样穿好看吗?”母亲会不停的问。

    莫斯年点头,“恩,好看。”

    他的妈妈,是这个世界最美的妈妈。

    但是在漫长的时光里,莫斯年终究还是知道,其实父亲在过年时一次也不曾出现过的原因。那不是太忙,那只是因为这里并不是属于他的家。

    至少,不是那个唯一的家。

    再长大一些,莫斯年更是从大人们的谈话间,听闻到父亲其实原来有很多个去处。

    他和母亲这里。不过是其中一处。

    或许,是他最不在意的一处。

    大抵是因为孤单,那等待的时光太过寂寞,所以母亲终于忍受不了寂寞,她带着他出发,出发去港城。

    港城的那座老宅,车子一路沿着山路而行。蜿蜒直上,像是进入了神秘的森林深处。那是一座格外金碧辉煌的老宅,莫斯年从没有见过这样壮观的一座宅子。

    母亲的视线一直注视着那一座老宅,可莫斯年却在瞧,瞧那宅子的大门,上面好似有神奇的图纹。

    终于,莫斯年看见了,看见那扇门被打开,里面是一辆车驶了出来。

    半山的坡道,那辆车而出,他和母亲所坐的车子停在一旁。

    母亲一瞧不是父亲的车,于是便没了兴趣,她开始在侧拨打父亲的号码。

    莫斯年却是看向那辆从身旁驶过的车。车里边是一个女孩儿,她黑色的头发披肩,穿戴的整整齐齐,那绣着花的衬衣上打着领结。

    女孩儿也看见了他,用一双好奇注目的眼眸,就这么隔着车窗玻璃而过。

    那是莫斯年和她第一次初遇。

    他甚至都不知道这个女孩儿叫什么名字,也不曾好奇。

    就像是学校里那么多的孩子,不是每一个都非要去记住。其实那只是匆匆而过的回眸一眼,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交集。

    只是莫斯年还是记住了,是她的手上,还捧着一束白色花朵。离的太远,没有看清楚,也没有瞧的真切。

    那不知道是什么花,莫斯年不知道,他对植物都没有过多的研究。

    但是在回去后,莫斯年却特意去问了老师,想要打听到,但是老师问他花的样子,他却回答不上来,“花是什么样子的都不知道,又怎么能知道是什么花呢?下次看清楚了,再来问我吧。”

    上课时候,莫斯年趴在桌子上,看着窗外漂浮的白云,却有些像是那朵花。

    怎么还会有下次?

    再也没有了。

    (二)

    一个人一旦有了念想,就会有了勇气和动力,但是若是这念想太过剧烈,就会是一种罪孽。

    彼时年少的莫斯年还不曾能够真正体会,但是当他看见母亲变得情绪暴躁,当他看见母亲几欲发疯的样子,当母亲和父亲开始争吵,当他听到母亲的嘶喊声,他被惊吓到了。

    “盛权。”母亲在喊,那是父亲的名字。

    “盛权,我真的很爱你!”

    “盛权,为什么你就不能只看着我一个人?”

    “盛权,你不要走,你不要离开我和斯年!”

    “盛权,盛权……”

    那一声声呼喊,串联了莫斯年的所有童年时光,像是恶梦一样挥之不去。

    可是他的父亲,被母亲心心念念的男人,他却只是说,“你该知道,从一开始就没有可能,我不可能只留在你身边。”

    不可能留在母亲身边,那为什么还要出现,为什么还要到来,为什么还要和母亲生下他?

    那一日偷偷爬过阳台,莫斯年来到卧室外偷听,他听见了父亲和母亲的谈话。

    他们的模样,是怎样的交谈他不知道,只是可以听见凌乱的声音,大概是东西被砸碎了。

    莫斯年悄悄起身,他起来去瞧,却是看见母亲这样痛苦的样子,她紧紧抓着父亲的胳膊,可父亲只是轻轻拉下了她的手,他用那样温柔低沉的声音说,“不要这样。”

    “是傅韶昀!是她!如果不是她,你早就娶了我,如果不是她,我们可以一直一直在一起……”母亲的失控大哭,隔了一个阳台,莫斯年听的清清楚楚。

    更听见父亲依旧温柔的男声,却是让母亲的哭泣更加崩溃,“这一切和她没有关系。”

    那是莫斯年第一次听到傅韶昀的名字,后来他才知道,她原来才是父亲明媒正娶的妻子,是莫家的夫人,是住在那座老宅的当家主母。

    这之后母亲因为和莫夫人的纷争,衍发了一系列的矛盾,那一段日子,莫斯年独自一个人在家中,空落落的公寓,一个人也没有。直到母亲再度回来,却是性情大变,已然无法再照顾自己更无法照顾他。

    父亲让人收拾了东西,并且告诉他,“斯年,爸爸带你去另外一个地方住吧,等过些时候才回来。”

    莫斯年没有回应,就这样被带着离开了母亲。

    莫斯年又来到了港城,他终于进入那座老宅。那是他第一次进莫家老宅,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莫夫人,更是他第一次见到那两个人。

    父亲介绍道,“斯年,这是你的大哥莫征衍。还有她,她是你大哥的表姐,也是你的姐姐。”

    “是你的堂姐。”莫夫人轻声开口提醒。

    那是他的大哥,是父亲和另一个女人所生下的孩子,却是这样的陌生。

    更陌生的,还有那个女孩儿,却是当下才发现,竟然就那一天偶尔瞧见过的女孩儿。

    正是车里的那一个。

    莫斯年这才知道,她的名字究竟是什么。

    “我叫骆筝,骆冰王的骆,古筝的筝。”她笑着说,“可是我不会弹古筝。”

    (三)

    莫斯年就这么从属于自己的城市孤身来到了港城,认识了他那位陌生的大哥,还有那位陌生的堂姐。

    他念小学,莫征衍念中学,骆筝也是念中学。

    小学和中学在一起,所以他们也可以说是校友。

    莫斯年发现,莫征衍是个沉默却会微笑的少年,更是发现莫征衍和骆筝的关系这样好。他们几乎形影不离,偶尔瞧见,那书房里两人甚至就睡在一起,毯子盖着,这样的亲昵无边。

    诸如此类的画面瞧见的多了,莫斯年虽然没有异样感觉,但是身边的同学却是质疑。

    只因为莫征衍和骆筝时长会来他的学校瞧他,成双入对的到来,同学们看见的多了,就起了疑问。

    “莫斯年,你哥哥和那个女孩子他们是不是一对啊?”女生询问起来。

    莫斯年回了那女生一句,“不是!”

    不,他才不是他的哥哥,他只是他的父亲和另一个女人生下的儿子。

    可是他们,难道真的是一对?

    从来不曾探究过男女关系的莫斯年,在此时初初有些懵懂的,好似明白了一些状况,可是却又感到这样的怪异,甚至是反感厌恶。

    不是姐弟吗?

    那一日莫斯年尴尬站在书房门口,骆筝恰好醒过来,他刚要出声,骆筝比了个噤声的手势,比划着他们一起出去。

    等到了书房外边,莫斯年回神终于开口询问,“你们是不是一对?”

    却是没有看到震惊,也没有看见愕然,比他年长几岁的少女,却是一下笑了,像是听过千百回这样的询问,所以才会这样的镇定,丝毫没有感受到突兀。在笑声里,莫斯年微恼,骆筝道,“你这么小的年纪,就在想这些有的没的了?”

    莫斯年更是恼了,只觉得脸上一阵潮热,“你们是姐弟,要是一对,真让人恶心。”

    “我和你大哥虽然是姐弟,可我们不是亲姐弟。”骆筝忽然很严肃的说。

    莫斯年却顾不得这些了,“反正你们是姐弟,真恶心。”

    就在严肃沉默的气氛里,却见她将手一下伸出,竟是往他的脑袋上一戳,“哪有这么多的恶心,成天恶心来恶心去的。”

    “莫斯年,你是不是很不喜欢你大哥?”她又是问。

    这是他们第一次谈及莫征衍,有关于是否喜欢的问题,莫斯年直接转身,“关你什么事。”

    她却是追了上来,“其实征衍人很好,你看他都有和我一起去学校看你,周末了还来陪你一起玩。”

    “那是你们自己要来。”莫斯年回道,“我没让你们非要来。”

    “你可别说这种话来气你大哥。”骆筝却是叮咛,“你大哥身体不好,所以你看他一直都有吃药。”

    “他是哪里不好?”莫斯年问道,“难道还会短命不成?”

    骆筝一脸的认真,“也许会吧。”

    莫斯年也是一愣,骆筝说,“以前有个算命师给他算过,说他是个短命鬼呢。”

    “胡扯!”莫斯年冷哼了一声,根本不当一回事。

    “莫斯年,你也来说说啊,为什么这么不喜欢你大哥啊,莫斯年……”骆筝又是追上,不厌其烦的在他背后说。

    终是被她追的烦了,莫斯年猛的停步,两人已经到了后花园,莫斯年回头看着她,“我喜欢谁是我的自由,我讨厌谁也是我的自由。”

    “还有你,骆筝,我也讨厌你!”莫斯年定睛说,“你最好别接近我!少来惹我!”

    阳光刺目,他们站在那里,沉默之中莫斯年转身再次离开,她没有再追上来。

    (四)

    莫斯年以为,这样就能再也不和他们牵扯。可是谁知道,隔天中午的时候,骆筝却是来喊他,“斯年,一起吃饭吧?”

    果不其然,除了她之外还有莫征衍。

    原本只觉得是个麻烦,但是这又是怎么回事,简直就是甩不掉,莫斯年讨厌旁人的注目,讨厌他们询问他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更讨厌莫征衍直接的回答,那一句——我是他大哥。

    哪里来的大哥,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是。

    终于学校里流言四起,同学看向他的眼神都变了,传闻他是私生子,传闻他一个人住,传闻他没有父亲也没有母亲,一切的一切让莫斯年不堪负荷,直到听到同学在问莫征衍,“你和莫斯年是一个爸爸妈妈吗?”

    这一刻,莫征衍抿着唇来不及作答,骆筝笑着道,“嗨,同学,你现在是在做调查吗?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基因那么好?”

    众人欢笑起来,莫斯年却是已经忍受到极点,在学校无人的操场一角,他朝莫征衍喊,“以后你再也不要来我的学校!我没有哥哥,从来都没有!”

    “是你的妈妈抢走了我的爸爸,才让我妈妈病了!你们都不是好人!我才不要见到你!你们都给我滚开!我不需要你们!”近乎是不理智的,莫斯年呐喊了出来。

    在疯狂的吼声里,直至静止莫征衍道,“对不起。”

    他为什么道歉,莫斯年不知道,可这一刻却是怔住了,甚至还以为他们会争执不休,甚至是直接大打出手,可他却只有道歉,“对不起,以后我不来了,让骆筝来吧。”

    自那以后,莫征衍果然再也没有来过他的学校,唯有骆筝,却还时长会出现。

    莫斯年却是觉得很压抑,那种感觉就像是胸口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于是对骆筝,他也没有过好脸色。可骆筝却像是个战士,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那放学的校门口,那偶然的午休时候,又或者是早晨的刹那里,总能看见她远处挥手一笑。

    等到一日,他又是冷然走过她,骆筝向他的同学告别,又追了上来,“莫斯年,为什么不等我啊?把我当隐形人了?”

    “你不喜欢征衍,我知道原因了,可是你为什么也不理我?”骆筝一下挡在他的面前,“你总要说个原因吧,我又哪里惹你了?”

    “你是他的表姐,他的妈妈是你的阿姨是吗?”莫斯年问道。

    “是啊,没错。”

    “那么就对了,我妈妈讨厌的人,我全部都讨厌!”莫斯年凝眸道,“骆筝,你不用费心思来对我好,我不会喜欢你,绝对不会!”

    她却并不气恼,更是一本正经的说,“你不喜欢我,那换我来喜欢你好了!”

    怎么就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简直是神一样的结论,这让莫斯年匪夷所思。

    可她却是这样的坚持,坚持着出现在他面前,坚持着微笑,坚持着那份不知道为了什么的坚持。

    每天每天,都在他的身后,那样的喊他:斯年,斯年,莫斯年。

    却是掐指一算,她应该是那几年里呼喊他的名字,最多的一个人了。

    (五)

    临近莫斯年小学升入中学的时候,母亲的病也转好康复,此时父亲来告诉他,他要回家去了。

    这是让莫斯年高兴的事情,骆筝却是并不开心,“这样一来,你就要走了,莫斯年,你的家住在哪里?”

    莫斯年报出一座城市,骆筝并没有听说过,“你告诉我,你家的地址好不好?或者你的学校,我给你写信?”

    “不需要。”莫斯年冷淡的拒绝。

    他才不需要写信,更不需要和他们再有联系,原本他们就是毫不相干。

    他一路往前走,她背着书包就走在他身边,喃喃近乎是自言自语,“其实我也要回家去了,我的家住在南城呢。”

    “你知道南城吗?那里有好多的香樟树,城里边到处都是呢……”她轻快的女声传来,莫斯年沉默走着路。

    “我也要回南城去念书,对了,征衍也会回去,因为傅姨打算回去住段日子,也因为征衍的身体最近不大好,想要回南城去治病……”骆筝自顾自说着,“希望他回去了那里以后,就能好起来吧。”

    “莫斯年,我写信给你,你告诉我你的地址吧……”她还在一路的念。

    但是最后,莫斯年也终究没有告诉她那地址。

    离开那一天,父亲前来接他,行李早已经收拾好送回母亲那里,他也要离开。来岁欢弟。

    车子就要出发,莫征衍和骆筝一起到来,他们来相送。

    “好了,我们走了。”父亲说着,莫斯年不说话。

    莫征衍道,“一路平安。”

    “拜拜,斯年,一路顺风,拜拜。”骆筝挥着手告别,她也没有再问起地址的事情。

    直到回到母亲所在的城市,莫斯年重新和母亲住在一起,却发现几年的分别那关系早已不似从前,而母亲最多的就是哭泣和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这样压抑的生活,让他变的沉默。

    这一年,莫斯年小学毕业上了中学。

    从父亲那里听闻,莫征衍和骆筝回了南城,他们去了南城一中,在那里上学。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中学的第一天,新生介绍自己的讲台上,莫斯年站在那里,他开口道,“大家好,我叫莫斯年,希望今后一起学习,谢谢。”

    说完这一句简单的介绍,莫斯年已经下了讲台,措手不及,并且让老师都错愕了,同学们也是诧异的望着他,他视若无睹。

    窗外白云这样的清闲,莫斯年扭头瞧着。放学后的校门口,人群来来往往,却没有了那驻足等候的身影。以后,应该再也没有人会来等他,会来追着他自言自语的说话了。

    果然,再也没有过。

    “莫斯年,有你的信哎!是从南城寄过来的?”开学过一个月,班里的生活委员取来了信件递给他。

    莫斯年感到奇怪,是谁会给他写信。

    但是那信件上的字迹,却是这样的清秀,赫然写着收件人莫斯年。

    而那寄件方:骆筝。

    莫斯年愕然到没了声音,甚至忘了回话,直到同学在问,“莫斯年,这是你的信吗?”

    “是我的。”半晌才回答了,莫斯年低头看着信件,却是没有立刻打开。

    铃声作响,已经上课了,莫斯年轻轻将信件拆了信封边缘。

    那是纯白的信纸,上面简短写了一些话,好似隔了两个城市,却像是她就在面前在说——

    斯年,收到我的信是不是很吃惊?

    你的地址,是我问莫叔要的,想了想,还是寄信到你的学校吧,寄去你家的话大概不大好。其实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收到,不过还是写了一封。

    新学校都还好吗,新的老师和同学都好吗,阿姨她好吗。

    你一切都好吗。

    莫斯年,收到我的信给我回信吧,地址就是信封上的那个。

    对了,给你送了一瓣叶子,放在信封里了。

    ……

    一封信读罢,莫斯年好奇于她所写,她有给他送叶子?他立刻拿出信封来瞧,反转往掌心一倾倒,才发现信封里果然有一朵白色的叶子。

    但是这么一瞧,却像是花朵一样。

    莫斯年拿近了一看,在上课时间偷偷在瞧,书本上放着的花叶,原来不是真的花,那只是白色的娟纸折成的花叶,却是折的这样精致。

    这个刹那,莫斯年想起了那初遇。

    是初遇的时候,莫斯年看见过那车里的女孩儿,手里捧着的白色花朵。那个时候一直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花,却原来是娟纸的纸花。

    原来,当时骆筝捧在手里的花,就是这个。

    莫斯年怔愣着,他再去瞧那信纸。

    信上最后一行所写:这是三叶四叶草,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我不告诉你,你自己去查查书吧。

    莫斯年看着那花叶发愣,他想自己才不会去查证,这实在是太过傻。

    可是中午的时候,还是拿着借书证,来到了图书馆,他想要去查找有关的图书,却发现学校里找不到。他又跑去书店,连跑了三家,终于才知道了有关于三叶四叶草的传说。

    传说中四叶草是夏娃从天国伊甸园带到大地上的花草,它的花语是幸福。

    学名苜蓿草,一般只有三片小叶子。

    可是在十万株苜蓿草中,却也可能只会发现一株是四叶草,那机率大约是十万分之一。

    此刻,莫斯年站在书店里,他从卫衣的口袋里掏出那瓣花叶来。

    耳畔模糊了音乐,模糊了笑脸,他静静一数,却正是四瓣的叶子。

    是十万分之一的人,才会得到的幸福。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