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番外楚笑信&莫征衍之青梅煮酒借问黄泉

番外楚笑信&莫征衍之青梅煮酒借问黄泉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真的要这样退出莫氏?”

    当这一场狂风过境结束后,楚笑信复又来到了久远,来到莫征衍面前。他没有信守和他之间的约定,明知道他费尽心思要保他,但是他放弃了。事到如今。当他从宋七月口中得知楚烟已死,她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忽然一切都感觉到没有了所谓。

    就在这相视里,莫征衍也知道一切是定数,唯有一句,“走之前,喝一杯吧。”

    这大概是近期的最后一次碰面了,待处理完事宜相邀在那家会所,那也是楚笑信名下唯一一处保留到最后也没有转手卖出的资产。

    这一夜,他们来到这里,坐在正对着湖心的餐厅。这个时节。湖里早已经没有了莲花,寒风在外吹着,吹动了湖面。

    莫征衍道,“今年的冬天。应该会很冷吧。”

    楚笑信不畏寒,他也知道莫征衍不畏,他们都是自小就练身手的人,寒冷对于他们而言,并不算什么。只是这一刻,他望着冰冷的湖面,却觉得冬天真的好冷。

    “可惜了,不是夏天。”楚笑信低声道,如果是夏天,这湖里该开满了莲花才是。

    若是夏天,再是配上这青梅煮酒,才是最佳。现在这冷冬来临之际,哪怕酒是热的,可是这酸楚的滋味萦绕于鼻息之间,却是感觉更为发涩。

    “征衍,董事会那边还要你周旋。至于我父亲,你多包涵。”楚笑信开口道。

    莫征衍应声,“他永远是我七叔。”

    两人执杯相碰,往事就在这杯中酒里倒映而出,那是一场镜花水月。

    ……

    “笑信,你一定要以最好的成绩。考上最好的学校,出国留学深造,到时候再回国进久远。我已经都安排好了,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低刚丰扛。

    当年楚父坐在书房的椅子里,对着楚笑信这么说。

    楚笑信一直都记得,父亲的话语,那是一条被安排好的道路,从开始到现在。更也许到今后一直都会是这样。母亲说父亲用心良苦,是为了他着想。父母总是会杞人忧天,恨不得为孩子铺平了道路。

    只是他们却都忘了问问他,他是否愿意是否乐意。

    楚笑信甚至都来不及去瞧上一眼自己喜欢的专业,就这样被安排被夺定了。

    “笑信,听你爸爸的话,他会高兴的。”母亲最常说的话就是这句。

    说这句话的时候,楚笑信看见母亲的笑容,那样欣然的绽放,仿佛一切都值得了。

    于是,就这样妥协被安排,不再有任何异议。

    只是当现实压迫而来,即便是妥协的他,还是会有所不甘,特别是当父亲告诉他,“笑信,你一定要比莫征衍更出色更优秀!”

    这几乎是命令和警告,铁铮铮的压在他身上,楚笑信抬眸以对,第一次他反问出声,“为什么?”

    那是莫伯伯家的孩子,更是他从小就相识的伙伴,是他在年少时光里一直都相识的朋友。

    楚笑信是家中独子,莫征衍也是莫宅里唯一的孩子,曾有一度,两个都是独生子的孩子,自然是走的最近最为要好。伙伴之间的相识相知,都有漫长时光的磨合融洽,才成长茁壮,就好比是一棵树的长成。

    可是,楚笑信不懂,为什么父亲总是要拿他去和莫征衍相比较。

    如果说年幼的他还懵懂无知,但在长成少年后,楚笑信就已经不再愿意。所以,他终于反抗出声,询问了父亲。

    父亲告诉他的是,“因为你是我楚士林的儿子,你才是未来久远集团的接班人!你一定要超越莫征衍,比他更强!”

    在这一刻,楚笑信才知道父亲的用意,他想要将自己推上久远总经理的位置,那个王座的宝座,让他成为久远集团新一任的总经理。商场风云变化,哪一家不是如此。

    可夺下宝座的前提却是,他要比莫征衍更加优秀。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和莫征衍比,你为什么要我比他强!我和他是兄弟!”楚笑信并不愿意这样做,更感受到了父亲对自己的轻视,他争执出声。

    楚父一记冷喝而下,“有血缘关系的才是兄弟,就像是那个莫斯年,和他才是兄弟,你和他从来都不是!”

    瞬间,像是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淋的他浑身冰冷。

    楚笑信差点就忘记了,他姓楚,而莫征衍姓莫,他们虽然并肩前行,可他们并非是真的兄弟。

    事实上,莫征衍是有属于自己的亲兄妹的,楚笑信也隐隐知道莫伯伯在外另有孩子,他已经见过莫斯年,更知道苏楠的存在,只是莫宅里却永远只有莫征衍在而已。然而年少的他,并不相信,总觉得那不过是大人们私下的笑谈,却真的从父亲口中确实的那一刻,那铺天盖地的孤独感袭来。

    港城的学校里,楚笑信找到了莫征衍,在教学楼的顶楼天台上,他总是喜欢一个人平躺下晒太阳睡懒觉,也是他们时常会到来的地方。

    那步伐声轻轻响起,莫征衍晒着阳光,他开口道,“今天你迟到了。”

    楚笑信走向栏杆倚靠,他的确是迟到了,因为和父亲争执的缘故,从而父母也争吵了起来,早餐的餐桌上不欢而散,他看着母亲在哭泣。

    沉默了良久后,楚笑信问,“莫斯年是你的亲弟弟?”

    忽而沉默,莫征衍应了一声,“恩。”

    他没有任何的迟疑,回的这样直接,楚笑信愕然,却原来这是真的。一瞬间发懵,楚笑信道,“苏楠也是你亲妹妹?”

    “恩。”他又是回应,“还有几个,你没有见过。”

    楚笑信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他们都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世家里出生的他们,都知道那意味着什么。莫父在外另有女人,而且还生下了私生子,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妹。可这真让人无法想象,最不能认同的是他的默许。

    “你早就知道,那你还去隔壁小学看莫斯年?”更甚至是,带着苏楠一起陪伴出行?

    楚笑信震惊于他的反应和所作所为,他又如何能这样坦然接受,楚笑信无法明白,“你还真是大方,一点也不气恼。是他们的妈妈,抢走了你的爸爸。”

    “能被人抢走的,会去别人那里,那只能证明本来就不属于自己。”莫征衍动了动唇,低声说道,“既然本来就不是自己的,为什么还要气恼,太麻烦了。”

    虽说他成绩优异聪慧过人,可实质上莫征衍的确是个懒散的人,这一点楚笑信和骆筝都能证实。

    然而当下,楚笑信听见莫征衍这么说,却是这样力不从心。

    他们都没有办法改变,改变这一切,不管是他,还是自己,又或者是莫斯年还是苏楠,他们都不过是大人们被安排的玩偶,就像是一颗棋子,他们想要摆在哪里就摆在哪里。

    “就算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能做到这种地步。”阳光刺目,楚笑信眯起了眼眸询问。

    手臂靠着天台的地面,头正仰着面对天空,莫征衍却是幽幽道,“不然呢。”

    不然呢。

    这个问题也定格于楚笑信心中,不然还能怎样,不然还能如何。是排斥抗拒,还是指责谩骂,又或者是冷眼以对,却似乎都不能够。所以,不然呢,不然还能怎样,不然还能如何。

    他早已经选择了妥协选择了接受。

    正如自己一样。

    那一日后,楚笑信突然发觉自己和莫征衍是如此的相似。更在久而久之中,发现了更多的相似处,比方说是为了母亲。

    楚笑信为了母亲,可以听从父亲的一切安排,莫征衍同样为了莫夫人,听从着莫伯伯。

    在长期以往的观察后,渐渐长大的楚笑信突然明白,莫征衍之所以会这样照顾那几个同父异母的弟妹,除了是血亲之外,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因为莫夫人。

    傍晚放学,楚笑信去了莫征衍家中,他们要研究新的昆虫标本。兴冲冲的回去后,两人便一起上楼去,楚笑信也是要去问候莫伯伯和莫伯母一声。

    那是练舞房,房间里传来了乐声,门没有完全关上,只是轻轻的掩着,透过那缝隙瞧见了莫夫人独自起舞的身影。她摆正空空的手势,好像是轻轻抚着谁的肩头,一个人随着音乐在起舞。

    莫夫人的身姿漂亮,更是婀娜,舞步也是潇洒,但是那空摆的手势,却是看着一种落寞萌生。

    楚笑信没有出声,还是莫征衍敲了门,“咚咚”声打断了舞步。

    莫夫人停下,招呼他们进来,“笑信,留下来吃饭吧,一会儿我打电话告诉你母亲一声。”

    “好,谢谢莫伯母。”楚笑信回道。

    等到和莫征衍一起来到书房,楚笑信拿起放大镜研究那标本,“这种昆虫真可怜,长大了之后做成标本才值钱,所以一长大就要面临死亡了。”

    他正是探讨着眼前的标本,却是得不到回应,楚笑信扭头去瞧,发现莫征衍也正是盯着那死去的昆虫,他自言自语的说,“快点长大就好了。”

    当莫征衍说这句话的时候,楚笑信还不曾完全真正懂得。

    当天夜里,楚父前来接楚笑信回去,听到父亲前来,楚笑信立刻下楼去。在那花园里,远远的他听到了父亲和莫伯母的谈话。

    “别人一打电话过来,他就要赶回去,他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那是父亲的声音,那口中的他,楚笑信听出来了,所指的人是莫伯伯。

    莫伯母背对着自己,听见她说,“她病了,他也是该去,纪念日什么时候庆祝都可以。”

    “你!”父亲忽然像是很气愤,“你一心一意为他着想,他却是不领情!”

    这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后来就被打断了,因为莫征衍也来到了花园里,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楚笑信也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一样。

    有关于莫征衍那句“快点长大就好了”的话语,楚笑信依旧不曾领会。

    却是当母亲因为生日,楚父远在国外的时候,莫征衍前来祝贺,楚笑信突然顿悟,他情不自禁说,“要是我能快点长大就好了。”

    快点长大吧。

    长大了就能处理公事,长大了就能代替父亲去照顾事情去照顾那些人,长大了就能独挡一面,就能让父亲留下来,就能让父亲时时刻刻陪伴在母亲身边,就能不再让她一个人。

    这一刻,楚笑信才顿觉自己和莫征衍所为一切竟然不过是同一个目的。

    忽然的心领神会,让他们相识一笑。

    如果说在从前所有的意识里,楚笑信都认为父亲是因为金钱权位让他争夺久远总经理,那么当他偶然间看见了一双珍藏的高跟舞鞋,许许多多串联了往事就浮现了出来,那些疑问犹如蝴蝶全都扑面而来。

    原本这双舞鞋是放在楚父的书房里,却是后来,出现在了莫夫人的脚上,是莫夫人穿着舞鞋在跳舞。

    这个世界上可以有无数双一模一样的鞋子,可这绝对不是凑巧。

    当楚笑信看见莫夫人翩然起舞的舞鞋,又让他想起了自己的母亲。

    母亲会跳舞,但是她并不善于跳舞,舞艺只是母亲应酬宾客时候的陪衬品。对于舞鞋,母亲不过分挑剔,也不喜收藏。他方又惊觉,原来这双鞋子的尺码,也并非是属于母亲的鞋码,而是原本就属于莫夫人的鞋码。

    只是那双舞鞋,莫夫人只穿过一次,后来不知怎的,又出现在了楚父的书房里,重新回到了这里。楚笑信不禁猜想,大概是莫夫人没有收下。

    后来,原本不曾关注过的事情,都在楚笑信的细心观察里洞悉而出,更让他了解到有关于他们的一段过去。

    莫夫人和父亲曾经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父亲曾小心翼翼守护在莫夫人身边,那青春纪念册父亲还好好的收藏着,特别是有关于莫夫人的照片。

    父亲买下了港城一家叫做红磨坊的歌舞表演厅,他却没有带着母亲去那里看过一场表演。从来,他都是一个人去,又一个人回。再后来,红磨坊的生意每况愈下,最后就歇业关门。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肯变卖转手于他人。

    这些点点滴滴的发现,像是一把火烧着楚笑信的心头。他的母亲还孤独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道她的另一半,那个人的心从来不曾留在她那里。

    楚笑信暗中派人去造访那家红磨坊,提出有意去买下,但是却被拒绝了。无论是怎样的高价,楚父都不愿意变卖。

    于是只能作罢,于是心里那把火不曾熄灭,直至那日出国陪伴母亲,当时的母亲已经前往国外静养定居。楚笑信和她谈论起从前,母亲提及,“你爸爸他,最喜欢去巴黎的歌舞厅看表演了……”

    “……以前还年轻,他就去过,后来也带我去过,对了,他最喜欢的就是《红磨坊街的舞会》,是奥古斯特雷诺阿的作品,我想一定是我和你爸爸他一起去过巴黎的原因吧。”母亲正在欢愉的说着,那些有关于父亲的回忆,是她所记住的美好时光。

    楚笑信却是怔在那里,他只觉得可悲。除了悲哀,没有旁的。

    他无法告诉母亲,另一个真相。

    她深爱的男人,之所以会爱上雷诺阿的作品,只是因为他喜欢巴黎的歌舞厅。而他之所以会爱上那歌舞厅,只是因为年轻的时候,他曾经陪伴过另一个女人前往。那个女人爱跳舞爱戏剧爱这些艺术,她差点就成了知名的舞者,如今居住在那一座宅子里。

    她深爱的男人,不曾为她如此挑选过一双舞鞋,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舞鞋,专门请人雕琢的鞋子。更不曾为她买下一座叫作红磨坊的同名歌舞厅,哪怕是那里已经衰败却也不肯变卖。

    她深爱的男人,明明心里住着另外一个人,她却还以为他爱的人是她自己。

    这样的悲哀,让楚笑信想要怒喊揭开这一切,却都不能够。

    他替他的母亲感到可怜,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大概就是选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实在是不值得。

    可他还能如何,却也什么也不能够。

    所以只能假装着,这一切全都不曾知道,更不曾发现,扮演好他们儿子的角色,楚家大少的角色,像是从前一样,努力达成父亲所愿,这样才能够让他留在母亲身边,哪怕是一个谎言,哪怕有人清醒有人不清醒,全都没了关系。

    自欺欺人,仿佛才是最可笑的,可如果这能够得到一丝丝的温暖和幸福,哪怕是错觉,那又如何。

    所以,这之后楚笑信活在楚父和莫征衍之中,一边是父亲一边是兄弟,两边想双全两边又为难。

    ……

    “这些年,也是辛苦你了。”耳畔又是一声,是莫征衍的声音传来,楚笑信的视线回拢,从回忆里挣脱,再次对上了他。

    楚笑信微笑,许多的事情,他虽然并非自愿,可他还是做了。然而他分明知道,却从来也不去点破,只因为他知道他的难处,“这句话该是我对你说,还有,谢了。”

    温好的酒再斟上两杯,楚笑信将酸梅放入杯子里一颗,莫征衍一瞧道,“你从前可是不喜欢吃酸的。”

    这些了解还是有的,更是不在话下,楚笑信不爱吃酸,更不要提酸梅这种东西。

    如今他道,“我是不喜欢,只是不知道时候开始,就习惯了。”

    “是因为她吧。”莫征衍出声应道。

    一瞬间,楚笑信没有说话。他们两兄弟之间,从来不曾这样探讨过感情之事,男人的谈论话题可以是地契房产也可以商业财经,却并不大提及女人和私事。

    只是须臾,这一刻他动了动唇应道,“恩。”

    犹记得那年她还不曾离开,彼时还在港城,夜里突发奇想要吃酸梅。并非是酸梅的季节,她却嚷嚷着要吃。挑酸梅,还要那种最新鲜的,味道酸到爽快的滋味。楚笑信哪里会懂的,只觉得这是一种怪癖。却还是专门让人前往酸梅正值的城市,打了飞机去买来给她。

    等到她手里,楚烟乐了,楚笑信问了句:你该不会是有了吧?

    楚烟道:有了怎么样,你养我啊,生下来?

    当时真是发懵,一下不知道要如何,楚笑信却是想起骆筝来,想起当年骆筝未婚先孕险些被打断了腿,之后孤独一人漂泊在外。又想起父亲母亲来,楚烟的存在,对于楚家而言,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那么他又要如何去处理那些所有的麻烦,如何去对待孩子家庭……

    无数的问题就这么轰一下而起,尚且不等他回答,楚烟就笑着说:跟你说笑呢,你还当真了?瞧你的样子,像是见鬼了一样。放心吧,我没怀孕,我也不喜欢小孩子,太麻烦了。再说了,我们不就是半路搭个伙,回头说散就散。

    楚笑信从来不曾想过他和楚烟之间的未来,如果非要去想,那就是没有将来。南辕北辙的家世背景,一切都预设着他们没有可能。可在那一刻,他却真的有所思量,连自己都惊诧。却是在惊诧过后,更为愤怒的是,是她的话语。

    搭伙在一起,是她用来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

    回头说散就散,是她给出的他们之间的结果。

    他从来不曾在旁人面前承认过她,更不曾告诉她一句,他们可能有的结果。

    感情这东西太过浮夸肤浅,就像是烟花转瞬即逝,谁能说就会是永久。

    可她走后,他这么努力试图不去记住她不去回忆她,却已经难忘她喝酒时放上一颗酸梅。只在内心深处,留下了那么一丁点的习惯,留下了那么一丁点的痕迹,却才发现入骨想要剥离竟是这样的疼痛。

    她果然走的潇洒,头也没有回,什么也没有留下。唯有这座会所,还残留着一丝半点。他们曾经在这里一起钓过鱼,也曾经在这里爬过山,所以他不卖。

    可是此去经年,她又在何处。

    酒喝了许多,人已经微醺,莫征衍道,“笑信,你醉了。”

    朦胧之际,忽然听见那疯狂的笑声:楚笑信!你现在来问我她在哪里,你想要找她是吗?我现在告诉你!你下了黄泉去找她吧——!

    刹那间他赤红了一双眼睛,这样的执着痴迷,这样的痛苦。

    他低声喃喃道,“我想问个路,黄泉怎么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