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番外聂勋&柳絮之爱是不能说的秘密(上)

番外聂勋&柳絮之爱是不能说的秘密(上)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乌云笼罩着天空,柳絮坐在办公室里,扭头望向那窗外阴沉的云雾。助理敲门而入,放下了文件问候,更是笑道。“这几天一直下雨呢。”

    纽约的雨季也终于在夏日里来临,这几天一直细雨连绵,助理又是懊恼道,“柳秘书,你也讨厌下雨天吗?”

    柳絮微微一笑,没有多言。

    手机继而响起了铃声,她吩咐道,“我有事先走了。”

    开车,前往另一个地方。

    城市的风景掠过,纽约街头的人,多的是不爱打伞的路人。柳絮瞥过一眼。想着这个天气,大概他也是不会打伞。

    更何况,他还在打球。

    公寓附近的社区篮球场,远远的。便瞧见了那一道飞跃而起的身影,是他单手掌控篮球,狠狠砸入篮筐的矫健身影。

    捕捉到这一幕,柳絮不禁将车开慢了一些。

    也唯有在这样的时候,柳絮才会近乎放肆而贪婪的去看他,因为没有人会瞧见她的专注,这样便可以将他的身影,全都尽收眼底。

    他爱打球,柳絮一直都知道。

    她更知道他在达成所愿和烦心不已的时候,才会这样疯狂的打球,就像是欣喜庆祝,更像是释放发泄一样,更像是在思考下一步要怎么走。

    撑了把伞在篮球场外围静候,只在这细雨里,柳絮忽然记起她和他的开始,也是这样一个下雨天。

    曾经流行过一句话。如果爱一个人,请送他去纽约,如果恨一个人,也请送他去纽约。

    因为这里是天堂,因为这里也可以是地狱。

    父亲就是这样带着母亲和外婆来到了举目无亲的美国,来到了这样一座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狱的城市。带着所有的梦想和憧憬。如此的一腔热血前来,但是在现实面前,一切都变的骨干而且残酷,**裸的展现开来,变的鲜血淋漓面无全非。

    柳絮的童年充斥着争吵和哭泣,而她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握住外婆和弟弟的手,去小公园玩上一天。那已经是最快乐的时光。

    创业的失败,已至中年无望的父亲终于染上了毒瘾,为了换取自己所要的东西,他将母亲毒打,更甚至是逼迫她去做小姐。

    于是天堂不再,这里只是地狱。

    在痛苦和煎熬中蹒跚存活的母亲,终于在又一次毒打后,不堪忍受痛苦,选择了自杀。

    看着浴室的浴缸里,一池子的水,鲜红的流出,触目惊心的映入眼底,柳絮连惊叫都不能够。

    都说自杀是懦弱的人才会选择的解决方式,但是柳絮觉得,其实敢自杀,需要很大的胆量。柳絮不觉得母亲做错了,她不过是选择了一种自己最为舒心的方式来让自己解脱。只是她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还答应他们,等他们回家,就会给他们做蛋包饭。

    弟弟后来问她:姐姐,为什么妈妈还没有回来?

    柳絮回答不上来,她无法去告诉他,其实母亲已经死了。

    母亲死后,外婆扛起了大梁,尽一切可能来照顾他们姐弟,但是她又如何能保护他们,只不过是徒劳。

    父亲不断打骂外婆,不断打骂她和弟弟,充斥着害怕和恐惧,生活丝毫没有阳光,这个世界太过残忍冷酷。

    那一年她十八岁的成人礼,外婆告诉她,从今天开始,她终于长大了。

    柳絮还来不及欣喜自己此刻的成长,父亲却又开始重蹈覆辙,像是逼迫母亲那样,逼迫她去接客。她不答应,他便打骂,更甚至是直接将男人带回了公寓里。那一天,他甚至是刻意遣走了外婆和弟弟,让她孤立无援。

    无论如何哀求都没有用,染上了毒瘾的父亲就像是一头野兽,憎恶和痛恨一下袭来,母亲自杀而亡的一幕更是猛的跳脱而起,柳絮推开了那个抓住她往房间里带的陌生男人,拿起一把刀狠狠捅向了对方,更在那争执之间,她将刀刃捅向了自己的父亲。

    鲜血流淌的速度很是迅猛,父亲倒在了地上,夹杂着陌生男人的哀嚎声充斥而起,柳絮还握着刀,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忽然狂奔而出。她想要去找她的外婆,她的弟弟,她要去往他们在的地方。

    她忘记要将那把刀丢下,夜幕中那场雨下的淅沥。

    夜路昏茫,这样的迷离,就在那奔跑中,柳絮闷头撞上了正赶回公寓大楼的男人。

    雨夜里,他一双眼睛黑亮,没有撑伞的发梢,落下缓缓的雨帘。

    她早就见过他,同一幢楼里共住的租户,相见在走廊里转角处楼梯上下。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更没有打过招呼,只是那时候,她握着一把刀,不知所措,没有方向,更不明白哪里来的勇气,竟是开了口。

    她向他哀求:救救我。

    他们的开始并不浪漫也并不温馨,更甚至是黑暗带着血腥,可是结果却是出乎意料。

    他竟是真的救了她,带着她离开了那个地狱。

    后来她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低住土血。

    他回她:Kent,你叫我这个就行。

    她却是不甘心,于是又问:我是问,你的中文名。

    他沉默了很久后,终于回答:聂勋。

    “哐啷——”一声,篮球再次撞击球框的声音,将柳絮带回到现实里。看着面前蒙蒙细雨,眼底满是一片阴霾,但是那人的身影却是如此醒目。

    讨厌下雨天?

    不,其实她一点也不讨厌。

    就算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讨厌,但是她不会讨厌。

    因为如果那一天没有下雨,或许他就不会提前回来,那么她就不会遇见他了。

    她有多么喜欢纽约的雨,不会有人明白。

    只在细雨里,柳絮看着他停止打球,她走了过去,“下雨还要打球?”

    今天的他,到底是心情好还是不好?柳絮看着他的侧脸,在很沉重的沉闷后,像是做了最终的决定,她听见他说,“按原计划进行。”

    如果说是按原计划,那应该心情是好吧。

    柳絮点头,“是,只是派谁去。”

    聂勋看向了她,定睛说道,“你。”

    他的手伸起,撩过她被雨水打湿的头发,他又是说道,“打扮成她的样子去。”

    “谁?”柳絮一惊。

    “宋七月。”聂勋道出那人来。

    其实这一遭并非是凶险的旅途,不过是去瑞士走一趟,提取资金而已。这早已不是第一回,柳絮也是深知其中之道。可是为什么会是她,为什么要让她扮成宋七月的模样。

    柳絮已经知道宋七月和他之间的关系,更知道他们之间的牵绊,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天夜里,聂勋带着她去换装,他精心挑选衣物配饰,细心到了让人寒噤的地步。柳絮从来不知道,原来他也可以有这样仔细的一面。当焕然一新的她,出现在他面前,她对上了他那双定睛的眼眸。

    在落地镜前,他将她的肩头轻轻扶过一个角度,“这样,很像她。”

    柳絮这才发现,自己原来真有一面是可以这样像那个叫宋七月的女子,却是惊愕到说不出话来。

    不明情况的她,踏上了瑞士之行,依照着他的指示所说。

    实则一切都是依照计划进行,柳絮知道聂勋已经从宋七月这边得到了属于莫征衍的账户,那么接下来只要将资金转走,打垮久远将莫氏落败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可是她却在隐隐之中察觉到,到了今时今日,似乎已不完全是为了这个目的。

    这一日来到瑞士,柳絮就要前往银行提取资金。

    她熟知瑞士银行的系统摄像装置在何处,哪里可以拍摄到最佳画面,哪个区域又不再监控镜头中。她和银行的工作人员碰面,她完美的走过那镜头的拍摄,做好了一切的手续,顺利的将资金取走调转,天衣无缝没有人会发现。

    当一切搞定,柳絮重新回到纽约,不过是十天左右,她重新回到他的面前。

    “你做的很好。”聂勋坐在沙发里称赞她,但是他的眼底眉梢分明没有喜悦的颜色。

    他的手边茶几上,还放着糖果罐,里面是一颗颗糖果,晶莹剔透的包裹着五彩的糖纸,他取出一颗来给她,作为这一次完成任务的奖励。就像是以往每一次一样,只要她完成,他就会送她一颗糖果。

    这是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小秘密,对于柳絮而言,就像是一剂甜蜜的暖流,是她会为之付出一切也心甘情愿的所在。

    这个世界太苦涩,唯有糖果能让人愉悦。但是这一刻,糖果的甜蜜,却似乎也不能足够。

    柳絮原本想问很多个为什么,比如说为什么要让她去假扮,为什么要特意让银行拍下镜头,又是为什么,他明明不舍得宋七月。

    尽管在一路上她想过千百回,可这些她都没有问,她唯独开口问了一个问题,她呼喊,“聂勋。”

    她很少这样喊他的名字,日常里也不过是以英文名称呼。

    她问他,“当年你会救我帮我,是因为我长得像她么。”

    在所有的疑问里,这是最可怕的一个,当柳絮站在落地镜前,当她穿戴打扮好,刻意装成是宋七月的模样时,心底深处的念头就萌生而起,也让她想到了那初初相逢的时候,是一切开始的时候。

    原本她才是伤人的罪魁祸首,最后的结局却是父亲和陌生男人因为口角争执而作为收尾。而她的父亲,也判定是被对方误伤捅死,那个陌生男人被判刑入狱。

    事情始末后来不得而知,只是柳絮知道,其实杀了父亲的人,是她自己。

    柳絮一直不知道,为什么聂勋会愿意帮她,他们非亲非故,他们并不认识对方,只是陌生人。

    却还以为上帝真的存在,所以才会遇见了这样一个人。可是原来,那不过是自己以为的美好设定,其实他之所以会出手相助,只是因为她长得有那么几分像他所认识的女孩儿,他一直心心念念记住的女孩儿。

    那是他的妹妹,那个叫宋七月的女子。

    可是,这又算什么?

    他们之间的肌肤之亲,难道是**,这样的不合常理,让柳絮不敢去想。

    聂勋却是坐在她的面前,默然的看着她,对她说,“跑了一趟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话语落下,他已经离开,只留下了那一罐糖果。

    柳絮愣在那里,糖果的糖纸颜色变得模糊,脑海里茫然的,却是无法停止转动,不禁又去想他这么做的原因,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还是为何。

    就在柳絮陷入迷雾里的时候,港城那边也是开始动乱,因为案件已经在计划中被揭发,一连串的消息传递而来让人震惊。

    “港城这边久远集团将项目负责人那位宋七月小姐送进了警署,现在警方正在对其调查审讯,博纳那里的情况也是一样……”

    “久远内部召开了会议,总经理莫征衍没有到公司,但是他亲自批准将负责人宋七月小姐送往警署接受调查……”

    “……港城罪案调查科调查得出两个相关的账户,资金被相继转走,第一个过户的账户属于博纳的负责人程青宁小姐,第二个过户的账户属于久远的负责人宋七月小姐!”

    当这两个账户被揭开的刹那,柳絮愕然,聂勋更是不曾料到。

    那两个账户的走账,其中得以证实的有一个,而另一个并没有。就算是被摆了一道,可还是应该一个是属于莫征衍才对。但是现在,两个账户竟然是分别属于程青宁和宋七月。

    计划的经手方多重,一切变得未知起来,究竟是早已经被发现,还是合作的伙伴失信,这两种疑问皆不能得知。

    只是唯一可以确信的是,这笔资金五亿英镑却是确确实实到了他的手上。

    柳絮问道,“这笔钱要怎么办?”

    “先放着。”聂勋如此定夺。

    案件继续侦查的过程之中,依照司法程序,柳絮也被港城警方请回协助调查。抽丝剥茧的审查,一次又一次的上庭辩论,柳絮此刻作为旁观者出席,她看着宋七月受审,也看着莫征衍当面指证她,但是聂勋并没有再出现。

    下庭后,柳絮前去工作室,她知道他会在那里,因为他是戚夫人的关门弟子。

    面对宋七月上庭受审,聂勋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开过口多说什么,他仿佛已经撇下她,又似乎是在做最后的斗争。可是直到一审判决的前夜,聂勋却还是没有任何动作。

    柳絮再次前来相问,“Kent,已经过十二点了,你的决定是什么。”

    “你是要保,还是不保。”她看着他的身影,凝声说道,“今天会是一审判决。”

    聂勋只字不言,像是早就撤手不管不顾。

    他这个人,做任何事情向来都是狠绝不留余地,却是没有想到原来对自己的妹妹,也是如此。可她分明看见了他眼中的挣扎,她才发现他原来也有迟疑的时候。

    没有想到就在一审判决的当天,宋七月当庭认罪请求判自己死刑,而他也没有出现,更没有去看望过她。

    柳絮已经猜想,他们之间一定是发生了矛盾,甚至是产生了间隙。她将判决结果告诉他,聂勋正在雕刻,却是说道,“这样一来,他就是亲手把她送进监狱了。”

    这突兀的话语听起来诡异,忽而心中一拧,柳絮猛地一颤,难道说,难道说他是为了要斩断宋七月和莫征衍之间的牵绊,所以才放手到如今,更甚至是推波助澜,让她去假扮伪装成她的样子,然而这一切,这样的偏执到这种地步,又是为了什么?

    不,这不可能!

    这样的用意,这样的心思,这真的是一个哥哥对妹妹该有的吗?

    柳絮慌了。

    就在宋七月被判刑后,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消息传来,她拒绝上诉,更是在监狱里服刑的时候病入膏肓,几乎是求死的状态。

    “砰——”那美工刀雕琢着石膏,很是明显,一下刀尖歪了,那一座雕像又是有了败笔,又是要重新雕刻的趋势。聂勋定在那里,他的侧脸刚毅冷峻,却是让人害怕的神情。

    柳絮从来没有见过聂勋会露出这样的神色来,仿佛一切不在控制不在计划,就像是一盘棋下到了最后,发现错了位。他定在那里许久不动,她都不敢接近。那美工刀都掉落在地,他没有发现。

    就这样不知道坐了多久,夜幕降临,晨光又是冉冉而起,柳絮这才开口喊了一声,“聂勋?”

    茫然然之中,他回过头来,用一种让人揪心的眸光注视她。

    柳絮立刻上前去,她想要拥抱他,她的手伸出,想要去将他拉进怀里,可是这一刹那,聂勋却是反握住她的手,“柳絮,我要你去做一件事情。”

    “什么。”柳絮怔住。

    聂勋道,“我要你去找一个人,她叫陶思甜。”

    就当宋七月被判刑后,聂勋吩咐她去办的第一件事情是让她去找一位叫陶思甜的小姐。柳絮化名前往联系,隐匿了自己的身份,她果然联系到了这位陶小姐,也得知到她和宋七月之间交情匪浅,更得知她愿意去开导,并且帮助她度过这个难关。

    如何过难关,便是问题所在了。

    聂勋道,“请那位陶小姐尽力劝说,告诉她,她不是一个人。还有,现在她最在乎的是孩子。”

    “那么空缺的资金,又要怎么填补。”柳絮的疑虑在此,难道说他要将吞下的资金全部拿出填补,这样一来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聂勋却道,“五成的钱,博纳会补上。至于剩下的五成,我这边出。”

    “从那五亿英镑里调动一半?”柳絮如此作想。

    可是聂勋又拒绝了,“不。”

    柳絮瞠目,所以他不动用那笔五亿英镑,而是要动用自己个人的资金?

    结果是他真的这么做了,他置那笔五亿英镑不顾,调动了自己的资金,他交待她去联系陶小姐,要将二点五亿英镑转入陶小姐的账户里。柳絮一一听从照办,可是在这期间,就当资金要过户的时候,柳絮和陶小姐联系,那位陶小姐却说,“您好,钱已经到我的账上了,我核对过,没有错,请放心,K先生,我会尽力……”

    她还没有来得及过户,可是钱却已经到了她的账上,而她甚至还当作是聂勋所为。柳絮在这个时候起了疑心,难道说是有人在暗中布局,难道是有人借用了Kent的名义找上了这位陶小姐。而不凑巧的是,聂勋却也真的出手。

    可是这个人又是谁?

    周苏赫,宋连衡,还是谁……

    难道,难道是他,莫氏的大少莫征衍?

    柳絮迟疑了,她陷入了思量中久久不能回神。她本应该立刻告诉聂勋,这一则诡异的消息,但是想到他,又想到宋七月,想到他们之间异于常人的情谊,柳絮止步不前。

    脑海里唯独剩下了自私的念头,她要将这个秘密隐藏,就当作不知道。在那一刻私心乍起,柳絮想到日后如有一日,聂勋若是知道自己没有救下宋七月,那么他一定会后悔至极。更想到如有一日宋七月知道,另有人救她于危难,那么她和那个人,不管是谁,都会难脱关系。

    那私心一定,柳絮将那笔钱压下,她告诉聂勋,“事情已经办成了。”

    果真是神不知鬼不觉,那幕后联系陶小姐的神秘人没有露面,在那位陶小姐的出面帮助下,宋七月渐渐康复,因为孩子的关系,她果真重新振作。聂勋的所言一点也没有偏差,作为心理医生的他,算准了一切。

    就在宋七月服刑期间,聂勋离开港城前往美国,期间他们并没有联系。只是暗中,聂勋又是吩咐她,想了办法去查探她一切是否安好。

    有关于的宋七月的消息,断断续续传来,听闻宋七月在监狱里表现良好,听闻她有望减刑提前出狱,听闻她很是乐观向上,这都让他会飞扬了嘴角。

    只是这却还是不够,聂勋并不满足于此,服刑太过压抑会让人呆滞,为了能够让她提前释放,他处心积虑的设想。

    这一天,得知在狱中宋七月结交了一个狱友,名叫吴琼。

    她救了吴琼的命,两人也因此关系甚好,调查吴琼后发现她在设计上很有建树。以此作为突破口,立刻的联系了设计大赛的主办方,更甚至是在幕后操作接洽,破例让服刑的人员也可以参赛。但是为了确保赛事公证,必须靠设计才华。

    于是那一年,以吴琼为主创,宋七月参与了设计大赛,并且凭借自身的能力成功获奖。

    那年年后,宋七月因为表现良好,顺利提前出狱。

    在她出狱后,聂勋前来接她,带着她离开了港城。

    柳絮也因此和聂勋有了一段日子的分别。

    之后在龙源期间就职,很长的时日后,才又看见了聂勋和宋七月双双出现,只是这一次出现,却是以注资董事的身份,宋七月摇身一变,她已经并非是从前的她了。

    像是重新认识一般,柳絮向问好,“宋董事,您好。”

    有些事情,聂勋并没有告诉宋七月,比方说其实龙源的总裁,真正创立龙源的人正是聂勋奔人。但是恐怕,聂勋是不会告诉她了。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却是出双入对,如此的光明正大,再也没有了任何阻扰一样。

    而她,却和聂勋又成了陌生人一样,甚至是比陌生人还不如。

    如果是素未相识的人,还能遇见对方后问一声安好,更甚至是问上一句:这位先生,可以要你的手机号码吗。

    但是她和他,却不可能会是这样,他们没有从前,所有的相识像是被画上句号,从他和宋七月出现起重新计算。

    又是一年寒冷的一月,通往北方之路的北欧挪威,他们前来挪威经商谈判项目。

    天气寒冷,哈出大团的白气。

    那一日阳光大好,宋七月坐在雪地倒着的树干上晒太阳。柳絮探头瞧了一眼,她开始堆雪人了,大概是闲来无聊,便也没有在意。

    可是不知道过了多久后,突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喊声,“啊——!”

    柳絮吓了一跳,立刻奔跑而出,更快的人是聂勋,他已如一道箭而出,奔向了宋七月。

    柳絮也跑了过去,只瞧见宋七月捂着眼睛,她一直在流眼泪,不停的流,“哥,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那喊声惊心,聂勋一下抱起了宋七月奔回他们所住的小屋去。

    柳絮僵在原地,慌忙忙的也想要往回跑,但是一低头,却是看见那雪人在雪地里。只是孤单单的一个雪人,没有成双。

    那雪人的身上,却是用树枝写字,字迹不清楚,更也许是带着恨意,千丝万缕的纠葛着,变的凌乱而模糊。

    但是还能瞧清楚,柳絮分明看见了那所写下的三个字——莫征衍。

    午后看了一下午的雪,宋七月自此患上了雪盲症。

    柳絮不知道聂勋有没有看见那雪人身上的名字,或许他有,或许他没有。

    可她知道,聂勋一定不知道,其实在暗中帮了那位狱友吴琼的人,不只是聂勋一个,还有另外一个人,她确切的知道了那人是谁,不正是雪人身上所写的那一位。

    阳光轰然洒下,白雪刺目,柳絮不禁笑了,这个世界,真是太过可笑。

    明明爱一个人,却偏偏不开口不肯说上一句。

    或许,那真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唯有时光,上苍,白雪作证。

    所以,所以聂勋,我也是。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