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番外聂勋&柳絮之这个世上每一颗糖(下)

番外聂勋&柳絮之这个世上每一颗糖(下)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本案嫌疑犯柳絮,犯罪证据确凿,本庭宣判其罪名成立。因嫌犯对罪行供认不讳,已将赃款全数上缴归还当事公司,认罪态度属良好。现判刑一年零八个月!”

    就在那法庭上,柳絮一身囚衣站在那里,她面对宣判,一言不发,只是沉默看着法官,看着正在对她宣判的所有人。忽然就在这个刹那,柳絮竟然觉得像是松了一口气。

    判决已下,她会被押往监狱服刑,庭上的警员已在提醒她出发,柳絮迈开了步伐。

    只在她转身的时候,不禁看向了那听审席上的他。

    那是聂勋。一身黑色西服坐在那里。

    作为合作方之一,也作为是她的前任上司,更是本案的关键人,他是该到来。也逃脱不了。

    实则从开庭到结束,柳絮都没有好好瞧过他。但就在这个瞬间,她的步伐还是停住。

    柳絮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从来没有好好的去看过他,在这样正大光明的情形下,在所有人都在周遭的时刻。一切都变的虚无,全都褪色而去,唯有当下,只剩下他们。

    蓦然之间,柳絮将他好好看仔细。

    这所有一切,到了今时今日,也是该有一个结果。他所做的一切,他对宋七月所隐瞒的一切,以及他对她所作所为,似乎她是该恨他,狠狠的恨上他才是。他拿她最重要的人。那是她唯一的两个亲人,她的外婆和她的弟弟来威胁她。

    可是她从来都不怕死。

    经历了母亲的自杀,又遭遇了父亲之死后,柳絮早已对生死看淡。那只是人生的一种结果,不过是化作尘土空气。

    她不怕死,更不会因为至亲的死而再感到难过。

    或许。死才是一种解脱。

    所以她虽然对他的所为感到愤怒心寒,却不曾害怕。

    如果外婆和弟弟都走了,那么她也下了黄泉去陪伴就是了。

    可是她终究还是没有那么做,没有去揭发他,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将那五亿英镑的资金账户告知警方,将这一出戏画下帷幕。

    那五亿英镑,是他私下盗取了宋七月所得。所以他至今不肯动。

    现在,就让她将这笔钱悉数奉还。

    柳絮望着他,她扬起唇角,缓缓笑开了。

    聂勋,你不欠他们了,你不欠谁了。

    聂勋,我们之间,就当是偿还,我欠你一条命,如今入狱抵上,也算是值了。

    聂勋,我也不欠你了。

    柳絮的眼中忽而酸涩起来,聂勋的容颜渐渐涣散开,警员已经带着她离开。

    从法庭到女子监狱,不过是转换了场所,对于柳絮而言,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

    对着那墙壁,柳絮仰头看向那片窗,高的遥不可及。黑夜里她靠着墙,听着风声呼啸。手指碰触着,那冰冷的墙体,指尖却是触摸到了,那凹凸不平的刻印。

    柳絮低头去瞧,借着月光,她看见了歪歪扭扭的字,不知是用什么刻下的,是一个个“正”字,好像是用来计算日子。不认真去瞧,还真是不能发现。当下凝眸去瞧,才发现这一片的墙面,书写了满满的“正”字。

    这又是谁写下的?

    柳絮不知道曾经住在这里的女人是谁,却是有了些好奇。

    待一日她偶尔问过那狱警,狱警道,“巧了,你现在住的那一间,之前是宋小姐住的。就是你那个案子的当事人,被陷害的那位。”

    被陷害的宋小姐,还能指谁,不正是在指宋七月。

    柳絮一怔,她没有想到自己如今竟是住在了她曾经住过的狱房里。

    夜里边又将那墙上的字体细巧,是时光的刻痕,刻写着那时她的痛苦和绝望。

    柳絮的手指顺着墙面垂落而下,突然想起外婆常说:小絮,这个世界好人有好报,坏人有恶报,所以我们要做好事。

    不知是否是报应,可此刻却真像是因果,也该是她,是她在此处。

    柳絮已经缴械投降,更没了所谓,这四方的房间就是她的归宿。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不过是近两年的时光。

    然而警方那里却又传来异动,就在她服刑后不久,“柳絮,美国龙源公司现起诉你,我们港城警方和美国警署通过协调后决定,现在将你押送回原籍所在地继续处理你所涉嫌的案件!”

    “所以,是要送我回美国?”柳絮还愣在那里,那警司却是反问,“怎么,难道是在监狱里住的习惯了,还不肯走了?”

    怎么会不肯走,即便是认命的柳絮,却还是想念美国,想念不知此刻是生是死的外婆还有弟弟。

    命令已下达,警方这边的进展很快,立刻将柳絮押送回美国。重新踏上纽约,走过机场的大厅,外边又是一场小雨。六月来临,这个夏日又要到了,雨季又将绵延。

    就在她认罪后,她只告诉了律师一句话语,望他转告聂勋:放了我的外婆和弟弟。

    此刻,柳絮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早没有了联系。

    但是今时今日,龙源却执着起诉,甚至是和外交部司法部进行了交涉,这幕后的推手还能有谁,正是聂勋。

    柳絮忽然不明白,他这么做的用意到底是因为什么,是他一向心狠手辣的赶尽杀绝,所以要追究到底。还是,另有别的意图。

    从港城监狱转移至纽约的女子监狱,柳絮再次见到了委托律师前来,听着他询问相关事宜,柳絮却是只字不应,对方诉说过后再次呼喊,“柳小姐,您在听吗,柳絮小姐?”

    柳絮抬眸,对上了他,“聂勋在哪里。”

    原本以为他们之间恐怕不会再有交集,但是现在因为公司的案子,却又再次相交,她被遣送回美国,聂勋作为总裁,势必不会远在国外。果不其然,律师回道,“聂勋先生是当事人,他也已经被召回美国,大概就这两天。”

    心里的困惑开始加剧,柳絮有些不明白,更有些想不通,他这么做的原因究竟是为何,于是只能等待着,等待着他出现。

    可案子不曾开庭,她就没有办法见到聂勋。只在监狱里被警方召唤协助调查,一次又一次和律师碰面,却也陆陆续续听到了许多出乎意料的事情。

    “柳小姐,警方已经查证聂勋先生在龙源期间,做了危害公司利益的事情,他的许多手段都是不利于公司发展。不过还不只是这样,警方已经和国内警方联手,调查出聂勋先生涉嫌国际洗钱案……”律师的话语惊人,听的柳絮无从思考。

    柳絮知道聂勋做的一切手段,她更知道他到了今天的地位,背后委实不会清白干净。为了达到目的,为了有朝一日回国报仇,聂勋用尽了手段。他是一只枭鹰,锋芒而且尖锐。

    可是这么隐藏的幕后之事,又是如何被揭发,柳絮愕然,律师又道,“是董事会的人……”

    龙源以聂勋起家,董事会的元老却也不是省油的灯,柳絮也是明了,恐怕是要杀鸡儆猴,让聂勋不得翻身。但以聂勋立足于公司的地位,那些元老即便是不满也不会如此。

    柳絮心中的困惑越来越甚,但是她身在监狱却又没有办法得知详情。在这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只能从律师和警方口中,听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却就在这期间,有人来探视柳絮,那是她的至亲弟弟柳嘉,柳絮又惊又喜。

    “姐。”柳嘉红了一双眼睛,姐弟两人相见,他哭了起来,柳絮隔着玻璃也不好为他擦眼泪,“多大的人了,姐姐都没事,你还哭什么。”

    即便是说着这些强装大人的话语,可柳絮的眼泪还是有些溢出眼角,相劝了好半晌,柳嘉才停止了哭泣。

    柳絮问道,“小嘉,你告诉姐姐,你怎么会来?外婆呢,她怎么样?”

    “姐,你放心,我和外婆都挺好的,我们都没事。”柳嘉告诉了他们所发生的一切,“是你的上司,那位聂总先生派人接我和外婆走了,但是后来我发现不对劲,我想带着外婆走,我想和你联系,可是他们不让我们走,也不让我们找你,我才知道我们是被监视了。”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又怕吓到外婆,所以没有告诉她。后来有一天,有人闯了进来,把我和外婆都接走了,他们说是一位姓莫的先生,他告诉我不要担心,事情总会解决。”

    柳絮震惊,莫先生?怎么会是莫征衍?所以,莫征衍在背后其实找到了她的外婆和弟弟,但是他没有透露过半点口风,只等着她当时去揭露自己?但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暗中保护。

    刹那间,柳絮的思绪定格,又想到另一个女子来,是为了——宋七月。

    世间万物,都会需要一个结果,可人心无法探知,不知道自己所设定的结果是否如旁人所想。为了将一切化解,他不惜保护了她的亲人,只为了让这一局里的宋七月不再受到任何牵扯。

    这样的心思,柳絮震惊,更是自叹不如。

    回过神来,柳絮问道,“那你是怎么会来找我的?”

    “就在前几天,那位莫先生放我和外婆走了,他说我们可以找警方庇护,然后我就来找你,姐,我才知道你被关在这里!”柳嘉慌忙说道,“姐,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位莫先生是谁?为什么那位聂总要监视我和外婆?”

    重重的询问而来,柳絮没有办法回答,瞧着柳嘉的眼眸,她只能说,“小嘉,是姐姐犯了错,所以姐姐就要接受惩罚。”

    “姐,你怎么会犯错?你才不会……”柳嘉又是落泪,他的手贴着那玻璃,“我有问律师,你可以减刑的,如果不是你做的,如果你是被冤枉的,你还有机会,姐,是不是你的那个上司冤枉你?是不是他要陷害你?姐,你说出来吧,你告诉警方,姐,你听到了没有……”

    柳嘉的呼喊透过话筒传来,柳絮听得清清楚楚,她却没有再多言,只是嘱咐,“我的事情,你不要对外婆说。”

    柳嘉的出现着实让柳絮松了口气,因为这样一来就可以确认柳嘉和外婆都是平安的。但是在虔诚认罪和翻供澄清之间,律师一直相劝,警方也是追击,“柳絮小姐,你是聂勋先生身边的秘书,我想你一定知道一些情况,如果你愿意配合警方,那么或许可以不用在监狱里服刑,我会争取打成缓刑……”

    律师劝慰的确是一种最好的结果,但是柳絮却是沉寂一片。静下来的时候,一个人的夜里,她开始想这所有的始末。从现在想到曾经,一一的去回忆。柳絮突然定睛,又是一种背道而驰的想法揣测开始萌生。

    如果说此刻聂勋所做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那么他就是在等她揭发他定他的罪。

    如果说之前聂勋逼迫她威胁她,也是为了逼她就范,让她彻底倒戈,不再站在他这一边。

    如果说他最后的选择,其实并非是要置莫征衍于死地,而是希望自己进入监狱。

    这接二连三的推测想法,让柳絮心中一跳,这太荒谬太疯狂,谁会选择这样自杀式的行为。但是以聂勋的手段,如果不是在最后时刻放了手,那么她的外婆和弟弟,又怎么还会安好。

    他和他们并没有任何感情,哪怕他们这样形影不离,可是他们三人之间却没有过任何私下的交集。对于外婆和柳嘉而言,他不过是她的上司而已。他大可以杀人灭口,再找人顶罪,又或者再劫持他们予以要挟,可他都没有。

    这样的放任,像是放逐一般,让柳絮一颗心拧紧。

    聂勋,你这算是什么?你这又算是什么!

    我不会让你如愿,我才不会让你如愿!

    这一刻,柳絮突然这么想,这么想要见上他一面。

    六月里回到美国,七月至九月一直都在调查审讯盘问,直到十月这起案子终于被推上了法庭,方才有了一个结果。柳絮又见到了聂勋,更换了国家城市,在美国纽约的法庭上,她重新见到了他。

    其实相距不久,不过是几个月,但是比起港城那时候,此刻的聂勋看起来落魄许多。被关押的人,气色都不会好,聂勋的脸色泛了白,在法庭上经受审讯,一重又一重。

    柳絮和聂勋的审讯是被错开的,她只在被带上庭的刹那和他相见。

    她直直的看着他,却见聂勋也正望着自己。

    突然,柳絮觉得眼眶一涩。

    就在纽约的法庭上,柳絮没有再为自己争辩一句,于是她被判刑,刑期为三年,进行劳动改造的同时,另外追加三年不准离开美国。于是,她的服刑从港城调换至美国。

    而聂勋的洗钱案,最后因为证据不足,终究没有被确实判刑。

    只是聂勋虽然逃过一劫,可他因为重大洗钱案的嫌疑被国内标列为重要危险人物,禁止他再入境。

    他这一生都无法再回国再进入港城。

    柳絮开始了漫长的服刑,期间柳嘉会在固定时间来探视她,但是聂勋却没有过一次。

    柳絮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更没有后悔,在最后的时刻缄默不言。

    只是在监狱里服刑休息时间出去放风的时候,柳絮看着那片天空,又想起聂勋。

    她被限制了人生自由,三年加三年,最多不过是六年。

    可是他呢,却是一生的时间。

    ……

    两年又六个月后,柳絮刑满提前释放,只是她仍旧不能离开美国。

    柳嘉来接她,他们姐弟重新相聚,外婆年岁已高,又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还以为她是出差在外,却是去了许久才回来。一切像是没有变化,三人围坐在一起,像是从前那样。

    回到亲人身边的日子,这样的悠闲,让人忘记烦扰,柳絮近日最常做的事情,那就是带着外婆去附近散步。

    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有余,柳絮定期去警署报备。眼看着临近年关,席间和柳嘉商量起今年除夕要怎么过。

    外婆却是突然问起,“小絮,你那个上司的男孩子,他今年过年还来吗?”

    恰逢年关又要到来,外婆却是突然的一问,让柳絮定住。

    外婆和聂勋曾经见过一面,吃过一顿便饭,那是除夕期间,那也是他们唯一一次的相见。但是外婆却对聂勋印象很好,只是她不知道,其实他就是救了她的那位恩人,柳絮从来没有告诉她。

    “外婆,姐姐已经辞职了,要去别家公司上班,你快吃饭吧……”柳嘉唤了一声,带过了那话题。

    柳絮微笑,夹菜到外婆的碗里边。

    当天晚上柳絮和外婆一起睡觉,年幼时的温暖袭上来,柳絮分明很困倦,却睡不着。她搂着外婆的胳膊,黑暗里听见外婆说,“小絮,你真的辞职了?”

    “恩。”

    “辞职也没什么,不过你和那个男孩子,私底下没有往来了吗?喊他来家里吃饭吧,外婆觉得他挺好的……”

    在相识那么多的日子里,不过是唯独的一次,到了如今,又怎么还会有可能?柳絮不用再想,也知道答案是否定的,可她还是应了,“恩。”

    趁着年关来临前,柳絮还是出发,她前去找聂勋,前往他的公寓。

    柳絮不知道他是否还住在那里,她的口袋里还揣着公寓的钥匙,那是保留下来的唯一的物件。

    她拿起钥匙去开门,轻轻转动间听见“咔擦”声响起,发现原来钥匙还能够使用,公寓的门锁没有换。

    柳絮推门而入,发现公寓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还是从前的样子。那空气里仿佛还残留着属于他的味道,那种带着奇怪消毒水味道的诡异清香。那沙发,那桌子,那柜子,都是一模一样,连茶几上的茶垫,也还是记忆里熟悉的花纹。

    柳絮静静瞧了好久,她扭头望向别处,想要再这幢公寓里再走一走。

    走过客厅,走过回廊,走过那过道,来到了里间,那里是他的工作室,平时的时候他也会在这里雕琢作品。

    今日,柳絮再次前来,她踏进工作室,视野一开阔,她看见了那面前的雕像,用缎白的布遮盖了,白布已经积满了灰尘,大概是很久没有再动过。

    柳絮上前去,她一扬手,将那白布掀开。

    顷刻间,粉尘飞扬而起,散的空气里到处都是,只在朦胧的灰雾里,柳絮对上了面前的雕像。

    那是一件未完成的半成品,那一座雕像,绿野丛林的女人,身边缠绕着错综的藤蔓还有蝴蝶,翩然起舞蝶翼,她就像是春之女神,这样的婀娜。这座女神的雕像,有着美丽的脸部轮廓,饱满的唇形,有深刻的眼眶,却没有一双属于自己的眼睛。

    这是聂勋的手笔,是他的雕工。

    作为戚夫人最后一位学生,她的关门弟子,她一直引以为豪的学生,却有了一件多年不曾完成过的作品。柳絮还记得,戚夫人曾经对他许以厚望,这件春之女神,她更是称赞过,只要完成一定会引起轰动,可是他却再也没有完成过。

    就连戚夫人都不知道的是,这座雕像,从她认识他起,他就一直在雕刻。

    女人的眼睛,从来没有雕刻完,那画龙点睛最后一笔,间隔了那么漫长的岁月还是空置在那里,没有灵魂的少女,像是被禁锢了生命,失去了自由。而他还在死守,死死的守候。低尤广亡。

    柳絮其实早就知道,他是在雕琢谁,那是他心底的女孩儿,是他心心念念不曾忘怀过的女孩儿。

    这永远的半成品,不知道何时会完成。或许,这一生也不会完成。

    可永远在他的心底,不曾忘记过。

    这究竟是怎样的思念,怎样沉淀的感情才会到这种地步,这个世上是否还会有另外一个人能够代替。

    不会了,不会再有了,是独一无二的,是不会再有的唯一。

    柳絮看着那未完成的雕像,将扯落的缎布复又覆上,她沉默离去,没有再等他回来,那本想要问的话语也全都吞没。

    她的到来犹如离去,静的如同空气。只是尽管她悄然无息,还是被人发现了踪迹,一日午后她在外边散步,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上前,“柳絮小姐,您好,聂先生派我来问您要回一件东西,请您将钥匙送回。”

    离开的时候有些茫然然,柳絮带走了那把钥匙,现在一想,却是不应该留下。怔愣中,她从钥匙包里取下了那一枚递给对方。

    男人接过,他说道,“柳小姐,聂先生让我转告您一句话。”

    他有话要对她说?

    冷冬里,柳絮站在树荫道,天气寒冷,他说,“已经还清了,你自由了。”

    还清了,自由了,他们两清了。柳絮微笑,她转身步伐迈的轻快,也是该有一个结束,他们彻底的结束。

    柳絮终于可以告诉外婆,“他说他不来了。”

    “他?哪个人啊?”外婆懵懂,她却忘记了先前自己所提起的事情。

    忘了也好,忘了才好,就将一切埋藏在这个冷冬。

    这个年关柳絮过的热闹,除夕夜放了烟火看了电影才睡着,这样的生活,是从前不敢去想的奢侈。尽管美国没有过年的传统,但是他们还是维持着,像是许许多多在外的华人一样。

    新年过后,柳絮再次前去警署报备。

    离开警署后,柳絮闲来无事在附近游走。买上一个冰淇淋,瞧着路边的街景,逛过一家又一家的商店。来到一家仿古的商店,里面都是二手的货物,人们可以将自己不需要的物品拿来寄卖,也可以买走所需要的。

    柳絮感到有些兴趣,家里不用的旧东西大概可以售出得以解决。

    她进去瞧上一瞧,又是发现了一些自己所需要的,这里真是一个好地方。

    立刻的,回家收拾了东西,然后隔天前来和老板交换寄卖,一番唇枪舌战这才交换了半天,临了讨价还价再索要一件东西作为礼物,老板奈何不了她,最后送给她几本书作为礼物。

    其实礼物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份欢乐,柳絮欣然道谢,“谢啦,老板,下次我还会再来。”

    回家的路上,柳絮抱了满手的东西,她的步伐缓慢,一边走一边瞧,老板原来送了几本书给她。而那其中一本,书面上印了一只可爱的兔子,小兔子糖果铺里看家,这熟悉的封面让她步伐一顿,忽而记起曾几何时瞧见过。

    这本书,是那个叫莫绍誉的孩子曾经看过的书,她瞧见过几次。

    此时柳絮将书翻开来看,一边走一边瞧。书页翻过一页,又是一页,看到了小白兔认识了小老虎,小老虎离开了小白兔,又看到了小白兔认识了小熊,可是小熊又离开了小白兔,最后小白兔和小猪在一起。

    故事到这里似乎是结束了,可是却原来这书的后面还有。

    柳絮翻页过去瞧,上面写着——

    没人知道,当年小猪留下的糖,是小兔子准备吃下的毒药。小兔子明明知道是有毒的,却也懒得阻拦就卖给了小猪。她想,这些贪图甜腻的人啊,总该受到些惩罚。当她刚准备重新拿出毒药服下的时候,发现了小猪买走的糖,居然安安静静的放在罐子中。

    第二天小猪又来了,第三天也是。小兔子还是给他有毒的糖,她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残忍,她总想着只要小猪收下一次,一切就都结束了。可小猪每次都巧妙的放回了罐子里,然后趁小兔子还来不及发现就走了。小兔子在和自己较劲中,似乎又看到了春天。她幸免的不只是那些有毒的糖果,而是小兔子这些年对这个世界巨大的失望。终于他们相爱了,后面的故事也水到渠成了。

    有一次小猪喝多了,朋友们起哄问到他当时怎么想到不收下糖果。小猪被灌了太多酒,回答的稀里糊涂,颠三倒四。但当那些字组合在一起,传到小兔子耳朵里时。在场的谁也没听懂,只有她在一瞬间放声大哭。

    小猪说,那天啊,那天我只是路过来着,小熊硬塞的钱,小老虎说如果我能把糖放回去,冰淇淋机就是我的了。

    ……

    这个故事看到这里,却是才真的结束了,结局美好,但是过程完全不在预想里。

    这一刻,柳絮想起了那些过去,想起了聂勋,想起了宋七月,想起了莫征衍,想起了那些恩怨是非。

    柳絮最后得知宋七月的情况,是她已经疯了,无法病愈。而如今的久远公司早已经由莫柏尧胜任总经理,莫家大少莫征衍直接退居幕后成为董事长。听闻,莫董事长已经离开港城,他是带着自己的妻子离开的。

    宋七月什么时候会好,是否已经转好,柳絮不知道,更不清楚聂勋是否知情。

    但是,想必或许宋七月不会去找他也不会去见他。现在他被禁锢了一生的自由,这剩下的漫长时光,隔了大洋彼岸,永远也不会再相见。

    柳絮一想到这里,她停步在原地无法动弹,都说因果有报应,一想起聂勋,此刻竟是如同剜心一般。

    其实这本图画书,柳絮曾经见到过,是在聂勋的书架上,但是当时她没有去瞧上一瞧。

    现在,她看着书里页尾的最后一张,那整张纯白的纸上,唯有两行字,映入眼底,深刻的入骨。

    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近日下雨太过阴霾,柳絮搁在脖子处的雨伞坠落在地,细雨打湿头发,打湿整个世界。

    他们不是书里的人,不是那一只像个傻瓜一样的小白兔,也不是小老虎小熊,更不是小猪。

    可是柳絮盯着那本书的最后尾页,呼出的气氤氲了视线。

    啪嗒一下,有泪水落下,落在了那纸张上,眼泪浸湿纸张,和细雨混成一起。

    那不曾有过的哭泣,在这一刻以排山倒海之势袭来,提着的东西哐啷哐啷掉了一地,不顾来往的零星路人,那个女人哭的像个孩子。

    就在不顾旁人注目的哭泣里,女人突然丢弃了所有的东西,她开始狂奔,往未明的方向狂奔,她好似要去找寻谁,所以那样的迫切那样的疯狂。

    一路的奔跑里,东西丢的零零散散,路人都诧异回眸。

    那一本书最后也被遗落在地,丢弃在林荫道上,有人经过好奇捡起来瞧。

    正是翻到最后一页。

    那本书上,白纸黑字写着:别哭,这世界是守恒的,你付出的每一颗糖都去了该去的地方。

    那些你爱过的人,总会在平行时空,爱着你。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