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我一定对你好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我一定对你好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冷冬早已经过了多时,春日里江城近日都是暖洋洋的。但即便是这春日,若是贪暖,也是容易着凉。这可不,莫先生家里就多了一个病人。

    莫家太太这几天病了。

    “她是怎么病的?”邻居问起了莫家的姑娘何桑桑。

    何桑桑回答道。“大概是因为我家太太前阵子下了水。”

    说起下水那一天,也真是让人叹息。

    村子附近的那条小河,本是宋七月最爱去的地方。眼看着都五月了,日头这么暖,初夏也开始露了头,所以也没太担心。搬了椅子去,原先是好好的在河边欣赏风景,闲来无事品个茶,也是能让人心安。

    可是何桑桑一个不注意,莫太太已经脱了鞋子袜子,卷起裤脚下河淌水。

    何桑桑急忙大喊。但是都拦不住。后来也是顾不得鞋袜了,直接下河就要将她拉上岸来。

    “太太,你这是做什么呢?”何桑桑当时问道。

    双脚虽然被河水浸湿,裤腿也有些湿润。但是宋七月却是很高兴,手里边握着几朵花,她兴冲冲道,“这个好看。”

    原来是河岸边开出来的花朵,那花不知名,却是开的很灿烂洁白,所以才吸引了她。

    何桑桑赶忙拿出毛巾来给她擦拭,又用毯子裹了她的脚,生怕她着凉。

    宋七月畏寒,大抵是那年在冰城的时候雪山受困受冻所以才撂下的病根。年前冬日里就三不五时的咳嗽感冒,若是不注意,可又要病了,何桑桑不敢轻视。这边赶忙就拉着她回屋去,不让她在外面待了。

    原以为这次不会有事,因为处理的很及时,可谁知道。当天晚上就开始不好。

    莫先生今日回来的晚了些,因为公司有事要忙,齐简便也跟随了去。回来的时候,太太已经睡下。

    但是待莫先生一走近,就发现她的呼吸有些急促,脸上太过潮红。

    糟了!何桑桑当下心里边有了不好的预感。

    于是夜里急忙送去附近的医院。医生告知是寒气从脚入侵体着凉了,也因为是之前的病痛也没有完全好痊的关系。

    这下配了药,又是折腾了一场才回来,莫先生皱紧了眉头,一瞧那样子,又是着急了,明显的不悦,“怎么回事?”

    先生一发问。何桑桑立刻如实相告,将今日发生的一切道出。

    莫先生倒是没有指责,只是说道,“看来这条河不能留。”

    齐简不禁扭曲了一张脸:不是吧,先生难道是要把河给填平了?

    那条河是一直在村外存留下来的历史遗物,自然是不能填平,村子里也不会答应。但是莫先生还是在次日向村长提议,为了安全起见,沿河靠近村庄附近建个围栏,这样孩子们就不会不小心落水了。

    村长狐疑,“莫先生,是你家孩子落水了吗?”

    莫先生身后边,跟着他家的那位小少爷,莫绍誉很是认真道,“村长伯伯,我差点就掉下去了。”

    “那还真是要小心一些。”村长是个实诚人,他也是觉得该好好管理河岸,“只是莫先生,我们村里边的经费,可能没有那么多……”

    “这没事,村长,我已经拉了赞助。”莫先生微笑着说。

    现在起因有了,资金也有了,还有什么原因能够阻拦这项工程的建造,村长果断接纳了这个意见,这个事儿就交给了莫先生去办。

    建河岸村子里都是乐意,顺带再建造一片可以提供孩子们游泳玩耍的小天地,这下更是满意了。

    就在莫太太生病期间,那河岸就砰砰乓乓建好了。

    当然,这件事情莫太太尚且不知道,因为自从下水后,她就不再准许去河岸。一来是怕她看见河岸在建造围栏,她会抗议。二来也是因为病还没有好,莫先生不准许她再出去。

    “那她不是会闷坏了?”那邻居又是问。

    整个村子里的人,谁不知道莫太太最怕闷了,喜欢做的事情可多了,一会儿古筝一会儿又是钢琴,一会儿又是烤地瓜,又一会儿要去采桃子。不准她出去,可不就像是酷刑一样。

    何桑桑笑了,“没事,我家先生带太太出门去了。”

    莫太太当然是不会安分的听从,就这样乖乖的待在家里。前面两天还因为感冒没有力气所以才勉强待着,第三天又好了,这下又要往外边去玩,一刻也停不下来。

    莫先生瞧见太太要跑,一把将她拉住,“你要去哪里?”

    “我要出去。”莫太太瞧都不瞧莫先生一眼,又是直勾勾望着外边的院门。

    莫先生道,“那我带你出去玩吧,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

    一听有好玩的地方,宋七月立刻有了兴趣,很是兴致盎然的要去。

    何桑桑挑眉,“先生,今天不是要去公司吗?”

    年后公司事务繁多,实在是有些忙。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总部那边今年的项目和预算压在江城比往年要多上许多,真是怕人太闲了,所以只将事情丢了过来。

    莫先生道,“是要去,齐简,备车。”

    齐简已经转身而出备车去了,何桑桑愕然,“您该不会是要带太太去上班吧?”

    莫太太却是将薄纱头巾层层缠绕了整个头,她最近看了一部电影,电影里的女人都是这样的打扮,于是又迷恋上了。黑纱绕了头,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还真是怪诡异的。

    莫先生却是一笑,已经从许阿姨手里取过薄外套,披在莫太太的身上。来不及扣好那纽扣,莫太太就已经奔了出去,欢快的出发了。

    “桑桑。”莫先生唤了一声,何桑桑也是整装出发。

    离开了村子,便赶往城区的东升公司。

    这是莫太太第一次来公司,一进公司倒是很好奇,因为所有一切都是新鲜的,好似没有接触过。她看了又看,瞧了又瞧。莫先生轻轻带过她,将她带进了办公室里。

    王经理得知莫董事长到来,倒也是习惯,只是听闻今天董事长还带了一个女人一起来,这倒是诧异了。王经理赶忙前去办公室一瞧究竟,待他敲门而入,只瞧见女人端坐在大班椅的正座上,而莫董事长手里捧着一个蛋糕,正伺候着面前的这尊大佛,哄着她道,“吃吧。”

    “不吃。”

    “吃吧。”

    “我不。”

    “吃不吃?”

    “不。”这下,已经懒得多发一个字了,只剩下了一个音。

    王经理本想要开口呼喊,当下尴尬的僵在原地,更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假装咳嗽了一声,“咳咳,莫董事长……”

    莫董事长放下了那蛋糕,他回头看向来人,“王经理。”

    王经理笑着上前,“今天您怎么带夫人一起来了?”

    王经理是公司里少数知情者,莫董事长搬来江城定居,除了胜任公司要职外,他更是陪伴夫人一起。而他的夫人,因为得病所以神智不清。

    莫董事长道,“天气好,带她来散个步。”

    “是是是。”王经理一下说不出话来,只能陪着笑,这来公司也叫散步?

    不过没有人会有异议,毕竟谁会去指点董事长,而且事实上,董事长夫人也没有影响到任何人,她只是占用了董事长的办公室而已。

    王经理打过招呼又退了出去,反手带上门的时候,往里面瞧了一眼,眼睛都要睁大。

    瞧,董事长又开始哄夫人吃蛋糕了。

    “王经理。”一道女声从身后响起,吓了王经理一跳,扭头一看是特助小姐何桑桑以及另一位特助先生齐简。王经理又是朝他们不好意思笑笑,赶忙走了。

    自此,一连几天董事长都带着夫人来公司。上午的时候来,下午的时候再走,董事长夫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留在办公室里。

    公司上下也有了一些传闻,传闻有很多,众人都是想要一探究竟,瞧瞧那位董事长夫人的如山真面目。又听闻,她有些疯癫,更让人诧异,到底是真是假?

    只是偶尔有人进出过办公室后,传出来一些所见的场景,“办公室已经被董事长夫人霸占了,你们知道她在做什么吗?她在插花!”

    “何止呢,我上次进去的时候看见董事长夫人在打游戏。”

    “打游戏?”

    “还是小霸王游戏机,偷偷看了一眼,重装机兵啊!”

    “啊?”

    这些传闻层出不穷,对于未曾真正有过交道,一句话也没有交谈过的董事长夫人,整个东升都为之好奇。最让人惊奇的是,莫太太出入都蒙面纱,难道说,那位董事长夫人真的不是正常人?

    流言蜚语不断,但是莫董事长却是丝毫没有在意,他还是照旧带着夫人一起到来一起离去。出入的时候,撞上了公司的职员,他回以微笑,众人只看见他小心搂住夫人。

    可是这一天,本应该在办公室里待着的董事长夫人,却是突然没了踪影。

    何桑桑不过是去楼下买了一份泡芙回来,就发现宋七月不见了!

    这下可是急坏了,她是去了哪里?分明刚刚她离去前,她还在办公室里打游戏,最近分明是着迷于那一款游戏才对。

    不过公司保安那边,却是没有消息,因为董事长特意交待过,如果夫人出去,就要拦下然后立刻汇报。现在没有消息,那就代表夫人还在公司里没有离开。

    此刻莫董事长正在会客开会,也不好打断她,何桑桑决定自己去寻找。

    公司五层楼,她一处一处找过去再说。

    就在何桑桑找寻的时候,公司某一层的楼层,却是出现了一个蒙着面纱的怪异女人,她露出的眼睛,闪亮亮的,正好奇的游走穿梭在部门里。大伙儿都不敢出声,深怕惊吓了她,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但是他们都知道,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女人是谁,不正是董事长夫人!

    她看了看周遭,好似没有看见他们这些职员,纯粹好奇的眸光,像是孩子看到玩具一样的热忱。

    “你看这份文件,这里一定是不对的,你检查过了吗?”

    “我检查过了,可是就是查不出来。”

    “这不可能,计算肯定有失误的地方。”

    “可是我真的查不出来……”新来的女职员是个实习生,她快要哭了。

    突然她的后方有人走近,那女实习生一扭头,却是吓了一跳,因为蒙了面纱的女人探过来一颗脑袋,更送给了她一颗话梅,“要吃吗?”

    几乎要飙出眼眶的泪水就这样止住,女实习生糊里糊涂接过了话梅。

    “好吃吗?”面前奇怪的女人又是问。

    “恩……”女实习生茫然然回答。

    主管一看见来人,也是惊住了,这可是位大人物,一眼就认了出来她是董事长夫人,只因为这打扮实在是太醒目,却是忘记了开口打招呼。

    宋七月的注意力却是在那实习女生身上,她问道,“这个是什么?”

    那女实习生刚来,还不知道她是谁,哽咽的回答,“一份文件,不知道哪里错了,找不出来。”

    “喔。”宋七月点头,她拿过那文件来瞧,一份文件,她一页一页看过,那速度并不算快。

    就在周遭人的沉默里,她将这份文件看过,而后说道,“计算的数据没有失误,不过前期给的数值恐怕核对不上,你还是再和给你数据的人沟通一下。”

    “啊?”那女实习生张口结舌,愣愣的接过道,“好,是。”

    “你欠我话梅喔。”宋七月忽然说道。

    话梅?正是含在嘴里的那一颗,女实习生又是茫然然点了头,却是见到她又是走了。好一会儿她才回神,问向一旁傻住的主管,“她是谁啊?”

    “蠢!”主管斥责了一声,“她是董事长夫人,这你都不知道吗?”

    女实习生傻眼了,怎么她就是董事长夫人?

    却是不知道董事长夫人所说有关于文件的建议是否属实,这之后女实习生还是依照她所言检查核对了一遍,果真是对方给出的数据失误,并非是她的责任。当下松了口气,卸下了重任,可也是好奇,她更是赞叹,“董事长夫人,原来这么聪明厉害啊!”

    这几个小时里,这位诡异的董事长夫人就这么在公司里游走了半天。何桑桑和她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最后连董事长都惊动了,因为莫征衍这边的会客已经结束。

    最后是在一处会议室里发现了她,正是别人在开会,她静静坐到会议结束,当幻灯片落幕,众人才发现了她,她更是直接和公司这一组开发小组谈判,还发表了各种意见,听得那组长一愣一愣的。

    莫董事长找到她的时候,就看见会议室里的众人都是痴傻,而他倒是习惯了,道上一声,“抱歉,各位,你们请继续。”

    “夫人。”何桑桑上前去,宋七月迎上了她,似乎是认出了来人,却是说道,“我饿了。”

    何桑桑就要扶起她,众人看见莫董事长亦是走了过去,依稀听见他念了一声,“看你还乱跑。”

    一行人离开,会议室里的众人这才回神,有人发问,“董事长夫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有关于这个问题,何桑桑也迟疑过,她到底是怎么进去的?按照道理来说,半路进去,一定会被人发现,因为会议室的门只有一个。

    齐简问道,“太太,你是怎么进去的?”

    在公司里跑了一个下午的宋七月,终于饿了,从莫征衍手里夺过那蛋糕,也不顾是否弄脏衣服,坐在那里吃的高高兴兴。一边吃,一边抬起头来,满口的食物,含糊不清的回答,“困了……睡觉……吵……”

    这回答的太过简单,齐简又是看向莫征衍寻求解说。

    莫征衍道,“她困了,就去了会议室里休息,后来他们进来开会,就吵醒了她。那间会议室里,有个隔间,大概是在那里面。”

    实则宋七月早已经在会议室里面,不过是躲在里间休息,但是他们一众进来后就吵醒了她。于是她也出来一道,听了整场的会议。只是经莫征衍这么一解说,齐简和何桑桑都明白了。

    若是没有先生在,恐怕太太的神秘语言,还真是没有人会明白。

    ……

    然而,事情却是朝着不在预期设想的方向发展。次日莫董事长又是带着董事长夫人去公司后,发现办公室前已经站了多人前来请求,正是昨日那位组长。只因为昨日董事长夫人和他们探讨的公事要闻,实在是太过精准,足以惹人深思。所以,那位组长就来西天取经了,想要再商讨一二。

    “董事长夫人,就请劳驾您,再去一趟吧。”那组长腆着脸道。

    瞧向那位夫人,她又在玩游戏机了,理也不理旁人。若是再去喊,她就会说,“别吵我,我要死了。”

    什么死了?探头一看,原来是游戏里的冲关等级,那主角要被BOSS干掉了。

    莫董事长道,“我夫人她只是一时兴起,工作的事情,还是你们要自己解决。不要紧,只管先定夺了,再去报告王经理商量。”

    “是。”那组长稍稍有些失望,董事长夫人却是将一袋零食递上来,“吃话梅吗?”

    组长一怔,瞧见她一双眼睛露出来,弯成了一双月亮,“好吃吧。”

    几乎是禁不住她这样的相邀,拿了一颗出下,她又是道,“你也欠我话梅喔。”

    他欠了她话梅,可是为什么要加一个又字?

    虽然组长扑了个空,没有请到董事长夫人出山,但是空闲下来,这位夫人还是会到处游走,一个不小心就会碰到了她,若是她心血来潮也会和人攀谈几句,有些指教。众人这才发现,原来这位董事长夫人,实在是聪明绝顶。

    这哪里像是一个痴傻的人儿,绝对的聪明人,只是脾气古怪了些,所以才不大爱理人。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她逍遥的很。

    公司里董事长夫人每每遇到一个人,帮了那人后,就会请人吃一颗话梅,吃过一颗后又会告诉那人,对方欠了她话梅。

    不出三天,董事长的办公室里,职员们送来的话梅越积越多。低匠团巴。

    这天傍晚,夫人在办公室里睡着了,莫董事长不忍心吵醒她,便让她继续睡着。特助小姐何桑桑接了一个孩子过来,那眉眼生的实在是漂亮,分明是董事长的翻版,只是那五官里带着的艳丽之色,应该是来自于董事长夫人。

    孩子来到办公室,看见父亲坐在一旁,而母亲安然睡着,怀里还抱着一堆的话梅。

    绍誉来到父亲身旁也是一坐,小大人发话,“零食吃多了会蛀牙。”

    “恩。”莫先生应声,“一会儿你告诉她。”

    “该回家了,不然许奶奶煮的饭要凉了。”孩子瞧了瞧时间,他起身去喊一旁睡着的人。

    迷糊的睡中被唤醒了,宋七月惺忪睁开眼睛。若是旁人在她睡着的时候吵醒她,那必定是一场大火冲天。可唯有他,这位小少爷来喊她,她会欢天喜地,不会发怒。

    “你回来啦。”忘记了此处不是家中,还是公司,宋七月开心笑道。

    孩子也是笑,绍誉问道,“对啊,为什么你有那么多的吃的?”

    “给你。”宋七月将满手的零食捧到他的怀里,“他们欠了我好多好多话梅,还给我了。”

    前阵子绍誉爱吃话梅,只说了一句,没想到宋七月就记牢了。捧过了满手的话梅,孩子想着可以拿去送给学校里的小伙伴,他想了想又道,“明天我想吃瓜子。”

    “什么样的瓜子?”宋七月问了起来。

    “回家我告诉你。”孩子牵起她的手,两人就要走,她却是忘记了用纱布蒙面。

    这一天,公司上下瞧见了董事长夫人的真容,才发现是这样一个漂亮的女人。

    那个孩子拉着她走,和她说着话,那童声里唤着,“妈妈,我喜欢吃牛奶味的瓜子……”

    次日,莫家太太开始寻找牛奶味的瓜子,她说,“我家绍誉要吃。”

    有人诧异了,“她不是不认识自己儿子了吗,怎么又记得了?”

    莫先生笑笑,只记得那一天,孩子道:我妈妈她出去旅游了,我可以住你家里吗?

    她回答:当然可以啊,你就住我家吧。

    孩子小脸一垮:我好可怜,我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她急忙去哄,却是手足无措,最后鼓起勇气道:那我来当你的妈妈好不好。

    孩子一扬眉,得逞一般,却是勉强道:好吧,不过你要对我好。

    女人不住点头,将手里纯白的花朵送上,竖起三根手指发誓:我一定对你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