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且看时光重来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且看时光重来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年的春日过的极快,一眨眼夏天就来临了。

    江城的夏天,并不算酷暑,可是却也炎热。夏日里边那之前开凿好的水上小天地,也在此时开放了。于是村里的男女老少便一窝蜂赶过去淌水纳凉。特别是村里的孩子们,更是爱这样的玩耍。

    实则这片乘凉的水上乐园也是为了夏天建造的,村民们更是引以为谈资,莫先生拉了暂住,又将河岸修整了安全。

    今年的七月盛夏,将会是一个欢乐的日子。

    早在六月到来之前,莫太太就开始倒数计时了。

    莫家太太贪玩,玩水更是不在话下。

    这不,天还没开始太热,就已经嘀咕着要把自己浸在水里不出来。

    何桑桑好奇问道,“太太。您这次又要怎么装扮,蒙了面去下水,不大好吧?”

    那之前的电视剧里蒙面的女主角让她迷恋了好一阵,只在前几日莫先生实在看不下去了。扯了她的面纱,让她好好透透气。当下,莫太太不乐意了,又是一场硬仗斗了半天。

    最后怎么解决的?

    想来也知道,莫太太是绝对不会妥协的,最后让步的人还是莫先生。

    莫先生想了个招,又找来新一出的电视剧,这次自己先过了目,再给她看。

    莫太太的兴趣转移到新剧上去了,于是又恋上了新戏,不再蒙面纱,莫先生和莫太太之间的战争才算是得以和平结束。

    眼下何桑桑又是问起,莫太太认真的看着电视,她的手忽而一指,“我要这个。”

    何桑桑看了一眼,她不禁瞠目。“太太,这个……”

    “不行。”尚不等何桑桑把话说完,一旁本是在看文件的莫先生出了声,两道浓眉一皱,明显是不悦了。

    “就要这个!”莫太太盯着电视机,也不知在回谁的嘴。却是犟上了。

    “换一个。”

    “这个好!”

    “一点也不好。”

    两人各自坐一边,却是又争执起来。

    何桑桑头疼了,这今天放的电视剧要不要这么火辣,女主角穿着比基尼,一幕海边游泳的戏码,这么凉快的装扮,真是有够赏心悦目的。所以,太太也要穿这个?

    这次不用想也知道。莫先生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他那鼻梁上的眼镜反射出光芒来,坚决说道,“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莫太太跳了起来,指着他问道,“你这个人好奇怪,你是谁啊,你说不行就不行了?”

    “我是好心建议你。”

    “我不需要你的建议,我就是要买这个!”

    “你穿了丑。”

    “丑也没让你看。”

    还病着的莫太太虽然依旧没有痊愈,但是已经可以记得绍誉,俨然就是一对母子。但是莫先生在莫太太的眼中,却还是个陌生人。人的记忆是奇怪的,即便是每天都出现,可她还是记不起他。

    在莫太太的眼中,毒舌的男人简直莫名其妙,她扭头望向何桑桑喊道,“桑桑,把这个人给我赶出去,他是谁啊,为什么要在我家里?”

    “是,这就赶出去。”何桑桑很是配合,走到莫先生面前,“这位先生,我们家太太请你离开。”

    莫先生早就习惯了,也很是识趣,见她双眼都要冒火,只怕再争下去今天晚上她就要气的睡不着觉。立刻收了战场,不再和她争斗。齐简也立刻搬了文件,跟随着莫先生走了。

    手握着门把手,莫先生就要带上离开,临走前又丢下一句,“作为一个路过的人,很好心建议你,千万不要这么穿,真的丑,不开玩笑。”

    啪——!

    那是一个靠垫,被莫太太随手抓起,狠狠往那门背砸了过去。莫先生恰好关了门,没有砸到。

    莫太太怒指着那扇门喊,“以后不准他进来!”

    “是是是。”何桑桑应声,这句熟悉的话语好像三天前也说过。

    病了的人容易健忘,健忘的人有个好处,那就是不记仇。所以前三天才说过相同的话,一觉醒来就能忘个一干二净,也不计较生气。

    只是莫先生这边却是开始烦闷了,要怎么组织莫太太穿着比基尼下水,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夜里边莫太太睡下后,莫先生将孩子唤到跟前。

    绍誉和父亲面对面而坐,莫先生则是道,“最近爸爸收到公司的通知,要去外边出差。”

    “喔。”孩子应的很快,一点也不留恋,“爸爸那你去吧,我陪着妈妈就好。”

    竟然连挽留一句也没有?莫先生问道,“绍誉,你难道不想我留下来?”

    “反正爸爸你总会回来的。”孩子回答的很是诚实,却也是实际到让人无法辩驳。

    该说他教育的太成功,还是太失败?莫先生扯了下嘴角道,“事情是这样的,这次出差爸爸想带你们一起去。”

    “为什么?”绍誉发问了。

    莫先生道,“因为这次爸爸大概要去好几天,带你们一起,你们也有个伴。而且,你也放暑假了,就当是我们去旅行。”

    “可是妈妈说,她要带我一起游泳。”绍誉雀雀欲试,已经被游泳吸引。

    “游泳什么时候都可以,”莫先生宽慰着,又是认真道,“而且,我们也该去看看外婆了,上次是妈妈带你去的,这次我和妈妈一起带你去。”

    绍誉记起他的外婆来,住在山上的外婆一个人太孤单,孩子点头答应,“那好吧,我们去看外婆。”

    “可是妈妈那边要怎么说?”孩子还有些担心,莫先生道,“这就要靠你了。”

    “为什么又是我?”

    “要是你让妈妈同意了,那我就陪你打篮球。”莫先生开出了交换,孩子立刻上钩,“成交!”

    六月下旬的学校,已经放了暑假,绍誉这几天已经不用去上学了。早上起来后,孩子便和宋七月一起在吃西瓜,一边出瓜瓤,一边数瓜子仁,到底吐出来几颗。一边吃着,孩子一边说道,“妈妈,放暑假了,我想出去玩。”

    “好啊,我们去游泳吧。”宋七月立刻回道。

    “我想我们先去爬山好不好?”绍誉开始诱哄她,“爬山好了再游泳,很高的山喔,我们还可以坐飞机。飞机在天上飞的,很高很高的。”

    莫太太一双眼睛腾地一亮,“坐飞机?”

    “对啊。”

    “可是我还是想先游泳……”

    瞧见孩子出马也没有能够说服她,莫先生在旁开了口,“那就去海城。”

    “海城……”宋七月念着这个城市,有些茫然的。

    “你知道为什么叫海城吗?”莫先生反问,宋七月有了兴趣接下去听,他扬唇解释道,“因为有海,那座城里面都是海,所以叫海城。”

    “有这样一座城市?”宋七月更是起劲了。

    “当然有了。”莫先生的谎话说的连眼睛都不眨。

    只在思量之间,宋七月道,“成交!那就去海城!”

    绍誉嘟哝了嘴,“到时候去了没有海怎么办。”

    刚刚高兴了刹那,宋七月瞧向他问道,“哎?你是哪位啊?”

    莫征衍像是从前每一天那样回答,“我姓莫,你叫我莫先生就可以了。对了,我是你们这次的向导也是司机。”

    恰逢这次公司和海城分部有业务往来,再加上作为董事长的莫先生,也是接到了总部的通知,依照惯例每年也该前往分公司视察。所以这两者原因叠加,一掐算时间,第一站就挑中了海城。

    莫先生便带着太太孩子,整个一家子出发了。

    飞机的头等舱,莫太太瞧着窗外的云层,开心的睡着了。等睡醒后,已经到了海城。

    海城的莫公馆早就联系过,也都收拾好。一进那公馆,正对着正厅的露天长廊,满池的莲花,开的正是最好的时候。女人牵着孩子的手,欢天喜地的走近了瞧。

    莫先生携太太来到海城,这件事情宋家人是突然得知的,莫先生派人告知了一声,却也没有说太多,只是道明这次前来的原因,一则是公事,二来更是为了祭拜宋母这桩事情。宋家人自然是不会反对,更是找了一天过来碰了面。

    瞧见宋家人,宋七月和从前一样,不会主动打招呼也不会主动去认出对方。除非他们上前去诉说相告,她才会依稀记起,但是那记忆模糊。也为了不惊扰她,所以宋家一行也选择了沉默,没有再去吵嚷她。

    来到海城的第二天,莫先生开着,载着宋七月和绍誉一起前往那墓园。

    宋母就下葬在这里,沿路采摘了野花,就一路而上。莫征衍本想要指路,可是奇迹的,一到了墓园后,宋七月却像是记得路了,她很是清楚的往宋母下葬的墓碑走去。

    等到了那墓碑前,莫征衍一瞧,那不是宋母,而是君姨的墓地,她站定在前方,搂过孩子道,“她是妈妈的大姨,是你的姨婆。”

    她清楚的为孩子介绍君姨,更是清楚的介绍自己的母亲,她说,“绍誉,你给外婆唱首歌吧。外婆在这里,好孤单。”

    孩子乖巧答应,立刻唱起儿歌来。

    这一幕却是有些熟悉,并非亲眼墓地,而是仿佛听孩子说起过,那之前她也曾带着孩子来过这里,也是让孩子唱上一首歌。

    一曲终了,歌声还盘旋在耳畔,孩子说道,“妈妈,外婆在天上看着我们是吧。”

    “恩,她每天都有看。”她笑着轻声回道。

    待他们拜祭完,三人默默就要离去的时候,却是看见另外一人也是到来。黑色的衬衣,同色系的裤子,戴着黑色墨镜,一束鲜花在手。他颀长如行云流水的身姿,远远一瞧,也是能够认出来。

    “周叔叔!”绍誉瞧见来人,他欣然喊了起来,更是拉着宋七月一起,朝她喊,“妈妈,你看,你快看啊,是周叔叔!”

    周苏赫站定在原地,而后又迈开往前去,他瞧见了他们三人,视线对上了宋七月。又有许久不曾见过,距离上次,却也有一年之遥。当年相见,是他送来一封请帖,他前去赴宴。

    时隔一年,周苏赫没有再见过她,此刻相见,她一脸发懵的看着自己,像是在仔细找寻相认。忽然,像是认出了他,她高兴的笑了起来,“苏赫!”

    “苏赫,你怎么来了?”她问他。

    周苏赫道,“没什么,只是正好回来,就来看看宁姨。”

    下到一半的台阶又是上了去,待周苏赫祭拜完,四人才有下了山。下山后,宋七月道,“苏赫,一起吃饭好不好?”

    周苏赫自然是没有异议,只是他扭头望向了莫征衍,心里也是有些困惑,“七月,他是?”

    时隔一年,她到底是认出了他没有?

    “他姓莫,叫他莫先生就好了,他是司机,就是送我们过来的。”宋七月给了回答。

    “周先生,您好。”这位司机先生已经伸出手来。

    这若是一出戏,他演的还真是好,周苏赫默然,和他握了手。

    席间一起就餐吃饭,宋七月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唯有绍誉她还时刻记得,就连周苏赫,也跑到九霄云外去了,没有再理睬过。这边两个男人同桌而坐,周苏赫递来一杯茶,“改天找你出来喝酒。”

    “可以,不过得等到十点以后。”莫征衍微笑应了。

    有些原因不用说明,周苏赫知道那应该是宋七月的睡觉时间。

    “周叔叔,明天我和妈妈说好了,要去打篮球,你要不要一起去?”绍誉抬头忽而喊道。低坑长才。

    明天倒是有空,周苏赫道,“可以。”

    绍誉最近迷上了篮球,男孩子的天性开始发挥了,却是狐疑,“可是要去哪里打篮球呢?”

    “就海大吧。”周苏赫想了想道。

    打篮球的场地于是就定在海大,已经放暑假的校园,回家的学生走了大批,留校的却也还有一些,不过不多。六月下旬的海大篮球场,却是打的火热,比这天气更为热烈。

    海城的初夏不算炎热,这午后的气温刚刚好的舒爽,带这些微微的潮热。他们一行人碰了面,来到了篮球场。绍誉穿了儿童版的球服出现,那两个男人同样也是如此,都是生的英姿不凡,身高又是鹤立鸡群,这么瞧过去,格外的显眼。

    只是他们的后边,还跟着另外一个女人,她也是穿着同样的球服,那长得格外漂亮的孩子小心牵着她的手走路。

    女人手里捧着一本漫画,看的正是津津有味,经过的人看了一眼,正是《灌篮高手》的漫画。

    “妈妈,你坐在这里看漫画,我去打球了。”绍誉找了个位置,让她坐了下来,又是小大人的叮嘱她。

    沉迷于漫画里的宋七月,抬头朝他笑,又是点头。

    于是两个男人外加一个孩子就上去打球了,而那个女人还坐在一旁仔细在看漫画。而那篮球场上,那两个男人矫健的打球本领已经惹来注目。

    “哇,打的好厉害啊!”

    “他们两个是校外的吧?”

    “一看就知道不是在校生,人家都是一个孩子的爸爸了!”

    这个午后,两个男人你来我往丝毫不退让,那个孩子便跟随着一起,至于那同行的女人,却是静静坐了一个下午。等到结束,她还是一动不动。孩子满头大汗跑过去,她拿出手帕来给他擦汗,递水到孩子手边。

    绍誉更是兴高采烈,“周叔叔,原来你打篮球也好棒,明天爸爸要去公司,我们再一起打球好不好?”

    周苏赫委实不忙,又是答应了,他侧目问向另外一位,“莫先生,你不会不同意吧。”

    “怎么会。”莫先生温声道。

    紧接着的日子里,莫先生前往公司视察会晤,忙的不可开交。周苏赫便陪伴着他们母子两人午后来篮球场打篮球,何桑桑在旁陪同着。

    这是周苏赫单独陪伴的第三天,中场休息的时候,他走向了宋七月,见她还在认真的看漫画,忽然他一下抽走了她手里的漫画书。果然,她立刻抬头,有些困惑,更是不满,便睁大了一双眼睛。

    周苏赫问道,“这么喜欢看这本漫画,不如我们来打篮球。”

    “可是我不会。”她老实说道。

    一切像是重来,哆啦A梦机器猫像是施展了魔法,所以让一切重回到过往,回到那一天,她曾经缠着他说:苏赫,你来教我打篮球吧?

    “不会才要学,来吧。”周苏赫放下那本漫画,拉过了她的手。

    绍誉跑了过来,孩子一脸的期待,“妈妈加油。”

    周苏赫拿着篮球就要教她如何运球,然而宋七月却是道,“你要教我是不是?”

    “是。”

    她却是眼睛一亮,满满的赤诚,“那你教我三分球好不好?”

    “三分球。”周苏赫几乎是念出了这三个字。

    宋七月问道,“你不觉得阿神很帅吗?”

    忽然像是错乱了时空,交错了岁月,是她当年也是这么问过他:你不觉得阿神很帅吗?

    那是《灌篮高手》里海南队的神射手,神奈川的首席得分王神宗一郎,是她最爱的篮球手。原来,哪怕模糊了记忆,可是心底喜欢的事物却还是和从前一样。

    此刻,不再是从前,不需要再回顾,周苏赫笑着应道,“恩,很帅。”

    “双腿微曲,左脚右键前后稍微开立,右手持在肩部的前上方,左手扶球。三分球和普通的上篮不一样,手指舒展开,稳住球,手心不要碰到篮球,出手时手腕抖球,让球顺着手指出去,最后手指下压,让球后旋,让球从食指和中指之间离开手……”他开始教导,像是她从前从未学习过一样重新来过。

    从一开始的屡投不中,甚至是投了空篮,可是只不过是距离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却是一记漂亮的三分球划过半空,精准的落进那篮筐里,掌声四起,是绍誉跳了起来,“妈妈投进了!是三分球耶!”

    “耶!”宋七月握起双拳,她高兴的跳了起来,她张开手掌,朝周苏赫跑了过去,和他欢乐击掌。

    那手掌相碰,周苏赫笑着,她的笑脸映入眼底,而后眨眼闪过,她又是奔跑向绍誉,“看到了没有?我投进去了!”

    “好,再来一球。”她又是拿过一球,依照刚刚的姿势投过去,哐啷一下,又一个三分球进了!

    “妈妈你会投三分球,好厉害。”绍誉已经看的惊奇。

    周苏赫一直都在笑着,实则普通人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接连投中两球,如果是凑巧,那也真的太凑巧。可更其实,她早就学会,只是忘了而已。但是,已经都不重要了,此刻唯有她的笑声,和孩子的笑声交相辉映。

    “太棒了!”周苏赫走了过去,和他们击掌。

    那欢乐的笑声响彻,相较于球场上的欢乐,一旁的空场地,那个男人沉默安静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在玩耍,他一言不发。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都是同样的场景,同样的笑声,同样的奔跑和投篮,莫征衍看着她开心的模样,他是这样的安静,嘴角飞扬的弧度仍在,只是不禁想起当年,他也曾经和她打过一场篮球,那个时候她也是一记漂亮的三分球,惊艳了全场,也让他被震惊了。

    哪有一个女孩子会爱打篮球,那是男孩子才会爱的运动,更哪有一个女孩子,会去打三分球。

    从前他就曾想过,此刻再次情不自禁去想:那时候的三分球,也是他教会的吗?

    大概就是他了,除了他还有谁。

    纵然早就明白,也知道去在意这些太过幼稚,并不应该,可是他那双凝望的眼眸,那眼底的光芒却是黯淡了几分,竟是染上几分落寞。

    一场球又是打完,汗水淋漓的痛快感觉,绍誉嚷嚷着要赶快去洗澡,因为汗水黏的受不了。周苏赫走向场外,他瞧见了莫征衍,两人颌首打了个照面。

    “妈妈,周叔叔说晚上吃烧烤,我们去吃好不好?”孩子又被美食诱惑,馋的不行。

    宋七月一听,她也是馋了,说时迟那时快,恨不得立刻就去。

    这边就要海大校外停车的地方走,周苏赫在前方,宋七月牵着绍誉在中间,何桑桑和齐简跟随在后,莫先生却是慢了步伐,不似往常的轻快,不知不觉已经走在了最后。

    前方的人走的快了,突然宋七月的视线在周遭找寻,她停下了步伐来,绍誉问道,“妈妈,你在找什么?”

    周苏赫也是好奇询问,但是宋七月还在找,后边的何桑桑和齐简两人也跟了上来,同样诧异于她此刻的寻找。

    却是突然,宋七月的目光像是对上了谁,竟是身后慢慢踱步走着的莫征衍。

    宋七月有些不满喊道,“司机先生,你为什么不走在最前面去取车?”

    莫先生每次都走在前方,可是今天没有,但是齐简傻住,何桑桑亦是。

    莫先生更是怔在原地,瞧着她不动了。

    宋七月喊了一声,见那司机先生不动,她便走到他面前去,将手抬起在他面前摆了摆,“没听见吗?”

    发怔过后,一动不动的司机先生突然抓住了她的手,那样激动的问,“你记得我?你知道我是谁?”

    “你不就是开车的司机莫先生……”

    “你记得我?你真的记得我?”莫先生已经开始没有方向,语无伦次了,“你再说一次,再说一次我是谁?”

    宋七月却是愁眉叮咛道,“司机先生,你是不是病了,病了要去看医生喔。”

    那发懵中,却是什么东西将心底敲碎了一块,那喜的滋味一下透出来,他更是握住了她不放,“是真的,你真的记得我……”

    宋七月开始求救,“桑桑,他是不是有病啊?”

    何桑桑和齐简都一下慌了手脚,这却是第一次。自从太太得病后,自从他们搬去江城后,这还是第一次先生没有主动介绍自己,但是她记得他是谁。尽管在她的记忆里,他只是一位司机先生,可这还是太让人意外。

    莫先生一下高兴的忘了形,猛地捧过她的小脸,硬生生亲了一口。

    众人瞧的一愣,莫太太也是一愣,孩子睁大了眼睛,周苏赫也是错愕了。

    “你再喊我一次。”他拉着她又道。

    莫太太却是只觉得自己被调戏了,立刻的,拔下了鞋子,往他脸上一丢,“喊你个鬼!光天化日之下,你竟然敢耍流氓!”

    眼瞧着不对劲,莫先生赶忙跑,却是一脸的笑容,飞扬了眉梢,灿烂无比。莫太太那是一路的追,一边追一边穿上鞋子,绍誉喊了起来,“别跑啦,妈妈,你别追啦!”

    “先生,太太……”齐简和何桑桑也是紧随其后,已经彻底乱了套。

    那后方处,周苏赫瞧见这一幕,本是愕然的他,忽然沉默了,但是默然过后,忍不住一下笑出声来,唇角都是朝上而起。

    那学校里的树荫撒落斑驳的光芒,盛夏七月已至,这样的繁盛。

    依稀记起那个女孩儿,她曾天真的喊:苏赫,机器猫有时光机,可以回到过去,你也给我买一个吧。

    纵然他们早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可谁说这个世上没有时光机,谁说一定不能回去。

    瞧,此刻不正是。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