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向青春来告别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向青春来告别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莫董事长回海城视察分部,这一待就待了大概有一个星期之余。每日除了去公司报道之外,就是前往海大了。而莫太太带着莫家的小少爷,则是和故友天天去海大的篮球场报道。

    近段日子里,若是前往那篮球场。就能瞧见他们的身影,是孩子的笑声响彻这片天空。

    这天周苏赫如常来陪伴,贪玩的宋七月外加绍誉,今天还没有过去,就开始期待明天,“周叔叔,明天也是老时间来这里吗?”

    周苏赫却是道,“明天,大概是来不了了。”

    “为什么呢?”绍誉仰头问道。

    宋七月亦是睁着眼睛,困惑的瞧向他,“苏赫。你不想打篮球了吗?”

    “想。”周苏赫笑道,“不过,我这次回来,是来办些事情的。现在事情办完了。也是要走了。”

    “我知道了,周叔叔也是来出差的!”绍誉明白过来,小大人更是叹息,“大人们总是有忙不完的工作!”

    这话逗乐了周苏赫,他伸手摸了摸这鬼灵精的脑袋,“总不能一直玩,不做事吧。就像你现在在放暑假,过了暑假也要去上学一样。”

    “好吧。”绍誉接受了这个同等的比喻。

    宋七月捧着篮球,瞧着周苏赫道,“那你要走了吗?”

    周苏赫点头,只见她一双眼睛明亮,透着些期待的样子,却是谁料,她一开口竟然回了一个字,“喔。”

    周苏赫着实一愣,还以为她要送机又或者会挽留。下一秒宋七月忽而道,“向晚会去送你吧,那我就不去送你了。”

    这边一提起宋向晚,宋七月仿佛回过神来又是问道,“哎?怎么没看见向晚呢?”

    “妈妈,向晚阿姨那天有来家里啊。”绍誉提醒宋七月。宋七月却是茫然的,记不得了。

    之前宋家的确是有来过,只是宋七月不曾理会,此刻她又陷入了沉思里,好像是在回忆那人来。

    “喝水吧。”有人递来一瓶矿泉水,宋七月也不瞧是谁,正是口渴,接过而来就喝。那思绪就被带过了。

    莫征衍这才望向周苏赫道,“之前还说找一天空了出来喝酒,不过一直没约上。我看就今天吧,再约上宋向晚一起。”

    周苏赫想起宋向晚,自他回到海城后,还没有和她碰过面,倒是和宋连衡见过了。

    “没瞧见你们一起,回头她又该着急了。”莫征衍低声说道。

    如今的宋七月,整个人的记忆还跳脱着,而现在则是停留在从前,还以为他们还在一起。周苏赫没有拒绝,他应了这次的约。

    莫征衍转身,走回到宋七月身边去,他再次挑起那话题来,“周苏赫要走了,要不要找你妹妹向晚出来聚一聚?”

    宋七月反应过来,“当然要聚啊。”

    莫征衍已经拿过何桑桑递来的手机,按下了那号码拨打。

    ……

    此时的宋向晚正在宋氏汇誊的办公室里,那一通手机来电,竟是显示着宋七月。她立刻放下了手边的工作,将电话接起,那头是宋七月的声音没有错,“向晚!”

    “苏赫说今天要走了,所以我们打算一起聚一聚……”不容她出声,宋七月已经在那头报出了会面的时间和地方,更是嘱咐道,“要是忙的话,迟些也没事,我们等你,那我挂啦。”

    “……”宋向晚愣在那里,竟是回不上一句。

    “怎么了?”一道男声响起询问,是坐在对面正在探讨文件的范海洋。

    宋向晚如实道,“七月打来的,说是周苏赫要走了,一起出来吃个饭。”

    “那就去吧。”范海洋见她还在迟疑,不禁问道,“难道是因为周苏赫,所以你不想去?”

    宋向晚蹙眉,以往的时候谈起周苏赫的时候,总是如尖锐的刺猬不肯退让也不肯承认,而如今她道,“不是不想去,只是去了以后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从前的过往,即便现在已经回归到最为平静的关系,可是却不能代表没有存在过。她早已放下周苏赫,可真的要去面对,却还是难免会感到窘迫。

    范海洋见她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开口道,“我想再多加一个人,应该没问题吧?”

    宋向晚愕然瞧向他,范海洋微笑道,“我也去。”

    “对了,她约你到哪里?”范海洋又是发问。

    “你说呢?”

    范海洋头疼了,“还是老地方,没变,是吧。”

    宋向晚笑了,范海洋念叨一句,“你说她现在都那么有钱的人,怎么约见的地方总是那一个,十年前是,十年前后还是,这也太经济节约了。”

    那老地方自然就是海大附近的夜市。

    宋七月一行人早就在海大,这一下午都没有走。打完篮球找个地方休息,接着等宋向晚过来会合。

    宋向晚不是一个人到的,身边还带了另外一个人,宋七月经那位司机先生一喊,便抬头去瞧。

    “宋七月。”男人朝她呼喊,宋七月想了半天,“你是那个,那个谁来着,那个……”

    她支支吾吾想要将他的名字道出,可就是说不完全,一旁的司机先生道,“范海洋。”

    “对!范海洋!”宋七月高兴的接了话,总算是想起来了。

    范海洋叹息,“宋七月,我的名字有这么难记吗。”

    “不难,汪洋大海的,最好记了!”宋七月笑着道。

    一行人终于碰面,范海洋和周苏赫打过招呼,宋向晚也是望向周苏赫,两人聊了几句。

    “听我大哥说了,你最近回来了。”

    “恩,前几天回来的。”

    “来办事?”

    “是。”

    本是有些无措的,可真的对上了周苏赫,宋向晚发现他们的相处比预想里好上太多。

    入夜后海大的夜市热闹起来,找上一家坐下来,点了满桌的菜痛快的享受。夜里闹腾到九点过,也是该散席。众人一瞧,宋七月已经困的不行,开始打盹了。她贪睡又爱犯困,此刻那一颗脑袋已经作点头状。

    莫征衍一瞧,只将她轻轻扶住,搂近自己怀里,朝着众人道,“到点了,她也是该睡了。那今天先这样吧,下次再聚。”

    那做东的主人,却是最先离席离开,孩子很是乖巧,一个个问候道别。

    只是东家一走,他们这些客人也不再久留。账早已经结了,一行人起身离去。快到路边,江森去取车了,范海洋道,“我也去取车。”

    两人一走,当下只剩下周苏赫和宋向晚两人在场。

    实则今天没有聊上太多,那些谈话内容此刻想来倒是有些客套,却是似乎他们各自也没有想到要用何种方式去对待对方。

    只是在这沉默里,有些发窘的沉寂,宋向晚问道,“你最近都还好吗?”

    周苏赫回道,“挺好,你呢。”

    “我也挺好。”宋向晚回道。

    不是谎话,没有故意,实实在在的回答,她真的挺好。

    “那就好。”他微笑着回应。

    “只不过,七月好像还以为我们还在一起。”话匣子一开,宋向晚觉得有些事情倒也没有那么难以开口了。低阵来亡。

    周苏赫也为此头疼,“不如我们现在对个暗号,回头该怎么告诉她。”

    宋向晚一下笑了,“你是要和我作弊串通啊。”

    “不然你说怎么办?”

    “暗号也行。”宋向晚扬眉,“不过也得老实告诉她,我们已经分开了。至于原因,让我想一想……恩,就说我们性格不合,我移情别恋了……”

    “你移情别恋?”

    “难道说是你找了别人,我也是有骄傲的好不好,就这个暗号了。”

    “好吧,就这样定了。”

    校门口的月色下,两人笑着串了口供。此时车已经开来了,各自一辆,他们各自分别分道扬镳。

    车子开出了海大,范海洋这才问道,“刚才你们在聊什么,好像很开心。”

    “不告诉你,秘密。”宋向晚靠着车窗闻到一阵清爽的夏日夜风。

    就这样吧,她所有的青春,就这样结束吧。

    ……

    周苏赫隔天就离开了,宋七月次日醒来后,很是难得的,还记得昨夜的事情,问起周苏赫也问起宋向晚,得知他已走,而宋向晚并没有离去,于是又要找她负荆请罪。

    午后买了茶点,宋七月便前往宋氏汇誊,带着孩子一起去送下午茶。

    这特大的惊喜让宋向晚傻住,她好奇问道,“你是怎么过来的?”

    “当然是有人送我过来的,我家的司机先生。”宋七月手一指,指向了后方随从一般的男人。

    莫征衍微笑开口,“你好,向晚小姐,我姓莫。”

    “好了,我们要聊天,你就不要在这里了,回车里去吧。”宋七月直接赶他走人。

    这真是天啊,堂堂久远的董事长却是沦落为司机。

    宋向晚起身和他们一起品尝茶点,绍誉坐了一会儿后,他就去找另一位叔叔范海洋了,宋向晚捧着茶杯,趁着这个时机,只有她们在场,她将话题开了头,“有件事情我要跟你说。”

    她正认真吃着蛋糕,一边点头,宋向晚又道,“其实我和苏赫,我们已经分开了。”

    一听到这个,宋七月手里的蛋糕啪一下掉了,宋向晚急忙拿了纸巾给她擦拭,她慌忙问道,“为什么,是他对你不好吗?”

    “不,”宋向晚回道,“他很好,也对我很好。”

    “那为什么分开了?”

    “我们性格不合吧。”

    “这是借口,一定是借口!”宋七月义愤填膺,“我去找他算账!”

    宋向晚赶忙拉住她,着急中喊道,“你别找他了,其实是我移情别恋了,是我喜欢上别人了!”

    “啊?”宋七月懵住,看了她片刻后道,“那你又喜欢上谁了?你别骗我,一定是他对你不好,你才故意这么说的吧。”

    那是她和周苏赫串好的口供,是该这样告诉宋七月的,可是她这么一问,宋向晚着实没了答案,宋七月盯着他道,“除非你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不然我才不信。”

    谁说得病的人好蒙骗,她分明是比聪明人还要精,宋向晚一时间哪里去找这么一个人,只是被她一双眼睛盯住,她凌乱的思绪里突然定格于一个人,终于脱口而出,“……就是,就是范海洋!对,就是他!”

    “原来是他啊。”宋七月恍然大悟,“可是你怎么就突然喜欢他了?苏赫比他优秀啊。”

    宋向晚立刻道,“他也很优秀,一点不比苏赫差。”

    “苏赫长得比他好看,以前海大美男子排名,苏赫第一,范海洋是第二。”

    这倒是真的,宋向晚道,“感情这个东西,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就是这样了。”

    “那你们现在在一起了?怪不得昨天你们一道来的!”她突然举一反三。

    “不是,还没有,我们没有在一起……”

    “为什么没有?”

    “因为……”宋向晚突然记起来,以前和范海洋谈起过感情问题,他更是亲口承认过自己早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孩子,“他有喜欢的人了,不过那个人不是我,是另外一个。”

    “看来这是三角恋,那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了吗?”

    “好像没有吧。”事实上宋向晚也并不清楚,只是见过一眼那女孩儿,长得很漂亮大方。

    宋七月安抚道,“他们也没在一起,你还是有机会的。你别气馁,要是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的去追,说不定,你就把他给拿下了。要是错过了,以后遇不到,后悔都找不到地方哭。”

    宋向晚沉默着“恩”了一声。

    正是说到这里,突然门被敲响,是绍誉推门而入,后边正是跟着范海洋。范海洋一进来,就看见两个女人紧盯着自己,感觉有些不对劲。

    “妈妈,时间到了,我们该走了。”绍誉跑过来道。

    立刻的,宋七月收拾了东西就要走,临走的时候,目光瞥过范海洋,那是一个九曲十八弯,让他脊背一凉。

    范海洋回头又瞧向宋向晚,见她望着自己发怔,“怎么了?”一个个都怪怪的。

    宋向晚愣住,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还是没有。

    ……

    莫先生这司机却是当的称职,在楼下等着他们下来。上了车后,宋七月喊道,“儿子,明天我们不打篮球了好不好?”

    “那做什么去?”

    “当侦探!”

    “你又要做什么去?”前方的莫先生问道,宋七月瞥了他一眼,“你的任务是开车,没跟你说话,你就不要插嘴。”

    “……是。”

    这接下来《灌篮高手》被暂时搁置在一旁,复又拿起了《名侦探柯南》,宋七月带着绍誉去跟踪了一个人。莫先生这司机,就在一旁陪着。

    “妈妈,为什么我们要跟着范叔叔。”绍誉问道。

    “听说范叔叔有女朋友,我们来看看到底有没有。”宋七月拿着望远镜在瞧。

    莫先生瞧向那车窗外边正走着路的男人,不禁为他默哀。

    莫太太的跟踪一连跟了三天,任是范海洋没有注意,却也无法忽视那一直紧跟的车。这一天终于前来问个究竟,范海洋来敲了车窗,“宋七月,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宋七月被抓了个正着,她讪讪笑着,绍誉喊道,“范叔叔,妈妈说你有女朋友了,我们来看看她。”

    “我是听说!”宋七月立刻补充。

    范海洋一个头两个大,“你这是听谁说的?”

    “我看还是上车再说吧。”莫先生见他们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立刻招呼了范海洋上来。

    车子开回了海城莫公馆,宋七月喊道,“儿子,妈妈口渴了,你去问找桑桑阿姨,让她准备一些茶水,弄好了再拿过来给妈妈。”

    绍誉接了指示,一溜烟就跑了。

    宋七月就要和范海洋好好沟通,眼角余光扫描到一旁坐着不动的男人,当下不悦道,“我说司机先生,你为什么还坐在这里?”

    莫先生表示很无奈,本来想要偷听,现在也不行了,他只得起身走人。

    范海洋却是笑了,这两人现在得相处模式实在是搞笑。

    “别笑,认真点。”宋七月一回头捕捉到他偷笑,立刻严肃道。

    范海洋很是困惑,“你倒是听谁说的,还有,你一直跟着我做什么?”

    宋七月很是认真的看着他问道,“那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范海洋道,“没有,真的没有。”

    “那你知不知道向晚和苏赫分手了。”

    她都记起来了?范海洋诧异,“知道。”

    “那你又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分手?”

    “知道?”范海洋纳闷了。

    “你究竟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我好像知道,那就是不知道吧。”他已经投降。

    宋七月轻哼了一声,很是不满道,“其实是你,他们才分手了。”

    范海洋只觉得自己太冤了,却也无法诉说那原由,“怎么会是我?”

    “你是不是有事没事就挺照顾向晚的?”

    “我们都是朋友……”

    “你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

    “……”

    “你到底是不是对她有意思,所以才故意去对她好的?”

    “……”

    “现在向晚为了你和苏赫分手了,你说你要怎么办吧!”她一声喝问,让范海洋惊住,哑口结舌之际,她又是问道,“你没有女朋友,她又喜欢你,你又去招惹了她,你是不是个男人?”

    这话接的太快,快到让人无法一一思考,就最后一句,范海洋怔怔回道,“……是。”

    “那你知道要怎么办了?”

    范海洋脱口而出,“我一定对她负责!”

    “好!”宋七月笑了,拍了拍他的肩头,范海洋却是才回过神来,整个人惊涛骇浪像是坐了过山车一样,这都是什么和什么?

    范海洋还在发懵,虽然搞不清楚状况,可也不隐瞒道,“就算我想对她负责,也得她愿意才行,我不想勉强她。”

    “这简单,我已经告诉过她了,让她来追你。”宋七月又是笑道,那是一脸的高深莫测,“我来教你个办法,她要是去追你了,你就一辈子对她负责吧!”

    这天午后,范海洋就在莫公馆的偏厅里坐了好半天,莫先生则是在外边等候。没人知道,莫太太在里面到底都和他聊什么。只是当范海洋走的时候,却是兴高采烈的,高兴的只差没飞起来。

    莫先生进去一瞧,聊了好半天话的莫太太,又累的开始打盹了。

    莫先生在海城总共逗留了半个月左右,所以连带着,莫太太这一住,也是住了好久。半个月后,莫先生一家离开了海城,前往下一个城市。

    宋氏汇誊这里却是传出来一则消息,听闻范经理要辞职离开,连辞职信都已经递交总经办。后来范经理果然走了,宋主管从外地出差回来,立刻就跑到机场去了。

    再后来,范经理又没走,据说辞职信被宋总压下了,没有同意批准。

    只是听说,那一天的机场,有个女人硬闯了候机厅的广播室,她抢了麦满机场的找人。恰好一个同事的朋友那日在机场,都是商圈里的人,听到了那女人的呼喊,确确实实喊了“范海洋”的名字,只是他们到底是谁,后来有没有碰面就不得而知了。

    滨城的莫公馆处,莫太太接到了一封信,那信来自于海城,正是宋瑾之寄来的。那是一张宋家的全家福,宋瑾之带了女友第一次回宋家,所有人都在,照了一张合照。那照片里边,宋向晚的身边站着一个男人,男人的手轻轻搂过了她。

    绍誉指着那照片道,“范叔叔也在啊。”

    莫太太正和滨城这一处的公馆管家女佣在闲聊家常,已经顾不上去瞧那封信了,那女佣问道,“太太,海城好玩吗?我都没去过呢。”

    谈起海城,莫太太忽然一脸的怨念,“骗子!”

    瞧见太太发怒,大伙儿都吓了一跳,莫太太道,“我跟你们说,那个向导啊,就是个骗子,还说海城里面都是海,结果根本没有海!”

    “哪个向导啊,这么可恶!”大伙儿都一起怒了。

    齐简无声哀叹了下,何桑桑则是挑眉看向了身后的男人。

    众人瞧着莫太太,只见她将手一指,指向了后方沙发上坐着的莫先生,“就是他!他这个骗子!”

    大伙儿本要一起怒骂一番,当下对上了莫先生,忽然都没了声。

    莫太太起了身,跑到莫先生面前去质问,“为什么没有海!你这个大骗子,我要好好教育你!”

    莫先生放下了手里的文件,倒是怪怪的听训。训了半天后,莫太太也是累了,便也不再出声,莫先生端来一杯水和一份糕点,“累了吧,休息会再教育我。”

    ……

    这年远在柳城的周苏赫,见到了前来出差的故友。范海洋到了此处,和他一起吃了顿便饭。也没有多说旁的,只在饭局结束的时候,告诉了他一声,“我有女朋友了,你认识的,上个月确定了关系。”

    这一场恋爱里的你追我赶确实费了时候,范海洋的脸上此刻是无比的满足。有些事情没有再明说下去,只这一句便好,周苏赫听见点了个头,祝福的话也不需要多说,只瞧见他的笑容便可以明了。

    离开前,范海洋笑道,“什么时候你谈了恋爱,也记得告诉我一声。”

    多年的朋友一场,这些交情摆在那里,各自若是有了伴告诉一声也是应该,周苏赫道,“会的。”

    周苏赫单身惯了,平日里都是独来独往,除了商场上的应酬,有些避免不了,出席酒会的时候也都是带着自己的秘书。他是柳城商圈里被享誉盛名的男人,这年连番拿下逐个大型项目,公司资产更是翻了数倍。柳城的上流圈内,那些名媛千金莫不是对周总投去了倾慕的眸光,但是奈何这位周总都是礼貌的绅士对待。

    这一天,有一个女孩子来到了东升,前来相求一块地皮。她是柳城一户家道中落企业的小姐,多番前来相求。

    好脾气的周总出于绅士,和她见了一面。这位小姐姓霍,道明了来意,“周先生,我知道您手里有一块地皮,是港城的,原先是中正集团蓝天公司名下的,后来到了您这里……”

    周苏赫沉默聆听,江森在旁却是记起那块地皮来,正是当年苏赫少爷费劲了心思得到手的那一块,后来任是天价也不转卖的那一块。

    那位霍小姐请求了半天,周总都不为所动,当下她急了,几乎都要哭出来,“周先生,求求您,能将这块地皮卖给我吗?我真的很需要……”

    却是意外的,这位周总没有刁难也没有抬价,“那就卖你吧,反正我也用不到了。”

    霍小姐感激道谢,抬眸一看他,见那英俊的脸上像是放手一般的释然,唯有眼底还留有些淡淡的惆怅。

    为了感谢周总的慷慨解囊,霍小姐道,“周总,太谢谢您了,为了感谢您,我想请您周末一起看电影!”

    江森惊愕,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主动吗?

    周苏赫也是微愣,霍小姐从背包里拿出两张电影票来,分给了他一张,“到时候我在电影院门口等您。”

    那张电影票一瞧,却是哆啦A梦的电影招待券,票子上还注明非卖品。搞了半天,原来是个赠品!

    江森已然叹为观止。

    周苏赫看向那票券,上面映着“哆啦A梦和大雄的童年回忆电影最终版”这一行字样,他说道,“这天的应酬替我推掉。”

    周末的电影院人来人往,那个女孩子跑的飞快,一路从远处的公交站而来。她着急的看着手表,只怕会迟到。但是等她走近了,才发现他已经到了。他站在那里,很是安宁的模样,惹人侧目。

    霍小姐急忙道歉,周苏赫道,“没事,刚刚好,进去吧。”

    正要去凭券选位,才发现原来还要每张票券加六元,霍小姐急忙去掏钱,却发现自己身上只有十一元五角,还差了五角钱,不知道要怎么办。

    穷的叮当响的霍小姐,真是尴尬到了极点,却是一旁的他递过来一枚五角硬币。

    霍小姐涨红了一张脸又是急忙道歉,“谢谢你,不好意思,真的不好意思……”却是低头一瞧,才发现那硬币和寻常的有些不一样,她惊奇出声,“哎?这硬币上面怎么有刻痕?”

    “没事,用了吧。”周苏赫道。

    霍小姐有些好奇,但是没有再多问,只是细细一数,那硬币上的刻痕,却是有六道。

    虽是免费的赠品电影招待券,却是重温了童年的时光,依旧很是值得。看过电影出来,霍小姐并不是太高兴,她有些难过道,“为什么他们分开了,应该永远在一起才对。”

    周苏赫望着前方微笑,他低声道,“他们也会有各自的生活,这样不是挺好。”

    霍小姐侧目瞧见他的笑容,灯光下如此的炫目,瞧的她没了下文,待他一回头瞧她,她一下红了脸庞,急忙回道,“说的也是,也挺好的。”

    那电影的最后,机器猫离开了大雄,各自生活各自幸福。

    ……

    与此同时,莫先生的家里却因为机器猫电影的上演而变得格外诡异。莫先生一下班回家,就会看见一只机器猫躺在太师椅上看电视。一手拿着瓜子,还是牛奶味的,一手在剥瓜子仁。

    “你为什么要剥那么多瓜子仁?”莫先生问道,却是忍不住心疼她的手指,指甲都剥红了。

    那机器猫道,“绍誉最近懒得嗑瓜子,我给他剥了壳。”

    莫先生眉宇一皱,那个混账小子!

    “你这样不闷吗?”莫先生又是担心的问,全都是因为那电影,这不莫太太又迷恋上机器猫了。特意买了一套装备回来,成天扮成机器猫的样子在家里。

    莫太太早已经被闷坏了,她将头套一摘,直接套在了,莫先生的身上,“换你剥!”

    莫绍誉小朋友回家的时候,就看见一只机器猫在那里剥瓜子仁,他高兴的跑过去就要吃,刚喊了一声,“妈妈……”

    “哎,儿子,你回来啦。”一道女声喊了过来,却是从另一个方向。

    登时绍誉小朋友僵在那里,再是仔细一看,那椅子上正在剥瓜子仁的那一只,绍誉惊奇大喊,“老爸,怎么是你!”

    莫先生一言不发,哀怨的继续剥瓜子仁。却是忽然,莫太太一下扑了过来,熊抱住了他,“儿子,我们家也有机器猫了。”

    那只机器猫一下激动,又要回身去抱她,这一个不小心,就将莫太太压在了地上,那机器猫的外衣太过沉重庞大,两人双双起不来。

    “这只猫疯了,疯了……”莫太太使劲的推开身上的机器猫,却是怎么也推不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