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婚事实在多磨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婚事实在多磨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一年的盛夏,莫先生一家三口兜转了数个城市。有些城市好玩有趣一些,便留的久有一些,有些城市没那么有意思,住上几天就走。当然这一切都是由莫太太说了才作数。

    待盛夏即将结束之际,莫先生的时差也算是告一段落。

    今日,齐简已经回执久远总部,告知钱秘书情况,莫董事长的行程算是完成了。所有的数据文件,都会派人亲自送回港城。

    钱秘书道,“齐特助,莫总的意思是,想请董事长回来,这样也能够更好的直接沟通。”

    如今的久远莫总,已经是由莫柏尧接任当家。安稳持续发展着,只是这莫总的意思便是要让他们继续前往港城。实则作为董事长的莫先生,回去一趟也不是不可,但是奈何。莫太太并不乐意。

    莫先生道,“那就告诉他们,不回去了。”

    齐简早就领了莫先生的吩咐,此番相告,“钱秘书,你就转告莫总,董事长说了一切事宜都交给莫总了,他就不回港城,这最后一个城市走完后直接回江城。”

    “齐特助,莫总的意思是,就算是不回来,也总得有个说法。”钱珏追问。

    看来莫柏尧也是非要他们回去,所以才会紧追不舍,奈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齐简将那缘由道出。

    远在港城的钱珏听完后,也是摇头叹息。她立刻就敲门而入办公室报告,“莫总,刚刚已经和董事长身边的齐特助联系上了,董事长的意思是,他不回港城了,但是相关的文件都会派人送达。”

    “他是怎么个说法?”莫柏尧皱眉问道。

    “董事长说。”钱珏如实相告,“因为太太不想回来,所以就不回来了,而且他们往最后一个城市去了。”

    钱珏也是说的尴尬,莫柏尧已经僵在那里,这回答还真是有够实诚,不带一个转弯,更是理所当然。

    待钱珏退下。莫斯年在旁笑道,“我就说了,他们不会回来,你偏不信邪,还要撞上去。”

    莫柏尧眉头皱的更是拢了,“明年总能把他们给逮回来。”

    莫斯年只觉得这项“逮捕计划”实施起来太有难度,已然选择放弃,他又是问道,“他们现在是去了哪里?”

    莫柏尧一想那所有的行程安排,他应道,“冰城。”

    ……

    正值夏日的冰城,不再是寒天冻地的天气,而是晴空明朗。莫先生一行到来后又是逗留了数日,莫太太对冰城很是喜欢,因为这里比起之前去过的城市而言并不算炎热,颇为凉爽。

    莫太太既怕热又怕冷,现在这个气温却是最适宜的。

    “爸爸,我们是不是马上要回家了?”绍誉问道,他有些恋恋不舍,“可是妈妈好喜欢这里,能不能再住几天呢?”

    莫先生这边刚刚接过了一通电话,他回道,“不能再住了。”

    “为什么?”绍誉有些失望问道。

    莫先生道,“因为我们马上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不然就来不及回家,你就要错过开学了。”

    莫先生说着,他起身走向了正坐在椅子的莫太太。莫太太正捧着西瓜在啃,满手的西瓜汁,莫先生瞧见了,立刻取了纸巾来垫着又是为她擦拭,他喊道,“明天我们就要出发离开这里。”低贞介划。

    方才认真吃着西瓜的莫太太,并没有听到莫先生和孩子的谈话,此刻人到了跟前来说,她才回过神来,绍誉小朋友也奔过来道,“妈妈,我们要去另外一个地方玩了。”

    “为什么?”莫太太并不答应,更是坚决表态,“我不想去,我不要去,我就在这里吃西瓜,这里的西瓜可好吃了。”

    摊上个吃货,一遇上好吃的东西,就这么给拉住了不肯走,眼看着莫太太抱着西瓜害怕别人来抢的模样,莫先生却是笑道,“西瓜哪里都可以吃,没人和你抢。”

    “我不走。”莫太太边吃边抗议。

    “那你是不想见飞儿了?”莫先生问道。

    “飞儿?”莫太太开始去想,但是有些想不起来,莫先生提醒道,“就是邵飞,你的飞儿。”

    莫太太还在茫然然着,莫先生直接拿出手机,翻找到男人的照片来让她相认,莫太太这才醒悟过来,握住手机喊道,“是飞儿啊。”

    “我们去看看他吧。”莫先生提议道,莫太太这才欢天喜地的答应。

    绍誉小朋友点头道,“原来是要去看飞儿叔叔啊。”

    此时的邵飞,已是证券交易所的所长,更是那一片区域项目的总项目负责人。身居孙氏高盛名下的要职,更是孙小姐的得力助手之一。邵行长一直在森城久留,算是暂住定居了。

    森城是北方的城市,比冰城更要往北一些。这最后的一程,莫先生一行没有再坐飞机,而是选择了自驾。从这里开车过去,却也用不了太久。只是沿路走走停停,倒是费了几天。

    当莫先生一行到达森城的时候,正是一个傍晚,许是房车上一路都是在睡,所以莫太太的精神好的吓人。这一路尽管走的缓慢,可总归也是不自在。等下了车,那是一个生龙活虎。

    莫太太立刻道,“飞儿呢,飞儿在哪里。”

    齐简是和莫先生轮流换着开车,此刻也有些疲乏,他当真是服了,“太太,你的精神真好。”

    莫先生道,“等先去住的地方,换身衣服再带你去。”

    莫家在森城没有莫公馆,但是在来之前却是特意置办了一处房产,莫先生买下了一幢公寓,又调派了管家来驻守。这阵仗看来是早就有此一遭,是决定要过来的。莫太太可不管这些,对她而言不过是换一座城市继续接着玩。

    放下行李又洗澡换了身行装,莫太太等了又等,着急着要去找飞儿了。莫先生不疾不徐,上下打点好了,于是就带着莫太太出发。

    “我们是去飞儿叔叔的公司还是去哪里?”绍誉小朋友坐在后车座又是发问。

    莫先生笑道,“我们去个地方吃饭,飞儿叔叔就在那里。”

    这次却是派了司机来开车,莫太太一心想着要去见飞儿,后车座上还在对着化妆镜补妆,只怕自己丑了难看了,莫先生瞧她担心的样子,开口安抚道,“我说太太,你已经很好看了,放心吧。”

    可是莫太太却是不相信,那镜子还是照了一路,一个不小心,手握着口红在涂抹,因为车路颠簸就涂到了嘴边,莫太太顿时睁大了眼睛,开始就要手忙脚乱,莫先生已经扭头,他没有多言,只是拿过她手里的口红来帮她。

    莫太太本来发愣着,莫先生的手指轻轻擦过那溢出的口红印,又帮她涂好口红,她又是照了镜子,这才又笑了。

    绍誉单手撑着下巴,小大人喊道,“照妖镜,照照照。”

    “儿子,那我是什么妖精?”莫太太笑问。

    绍誉瞧了瞧道,“你一定是那个桃花妖。”

    “西游记里有那个妖精吗?”莫太太困惑去想。

    孩子也是不记得了,他只是道,“你擦了这个颜色的口红,所以你是桃花妖……”

    这前往的路上,两人便讨论起那书里的妖魔鬼怪,热闹的不行。莫先生也不插嘴打断,只是微笑聆听。

    “你知道为什么孙悟空要去西天取经吗?”

    “因为他要吃蟠桃,可是神仙不给他吃。”

    “那唐僧呢?”

    “因为唐僧怕晒黑,西天那里有种特别厉害的防晒霜。”

    “……”

    那司机在前方却是听的差点笑出来,这名著《西游记》什么时候改了版本?

    就在童言无忌里,三人终于到了一幢别墅前方。就在树荫掩映下,显得格外郁郁葱葱。莫先生一行到来,却是发现别墅外数量车子停靠着,不知是不是来寻仇的,看着很是骇人。

    守门人更是警惕万分,探头来询问,莫先生回道,“请告诉乔老爷一声,他的世侄前来拜访他,我姓莫。”

    那守门人见前来的陌生男人气宇非凡,立刻进去禀告。

    “妈妈,他们在做什么?”绍誉盯着车窗外停靠的车和身着黑色西服的男人。

    莫太太则是诧异道,“来这里吃饭也是要排队的吗?”

    莫先生瞥了一眼,这哪里是来吃饭的阵仗,分明就是要动手的架势。

    不过多时,那守门人禀告后前来应门,他将门打开了,放了莫先生进去,但是却依旧很是谨慎小心的看着外边的车辆,急忙将大门关上。

    下了车三人往里面走,有管家前来相迎,莫太太还以为是餐厅的经理,很是高兴的夸奖道,“你这个餐厅真别致啊。”

    那管家愣了下,莫先生朝他笑了笑,示意别见怪。

    却就在此刻,听到了一声呼喊,“绍誉!”

    听到呼喊,绍誉小朋友抬头去瞧,那楼上的窗户前,站着的女人,不正是乔晨曦,“晨曦阿姨!”

    “征衍哥,七月?你们怎么也来了?”乔晨曦一直在窗台处走来走去,她本是在探望别墅里的动静,深怕会出什么事情,可此刻却是看见莫征衍和宋七月两人,更是诧异了。

    宋七月瞧见了乔晨曦,她愣了下记起了她,却是抬手朝她笑,“晨曦,你也在这里啊,你点好菜了吗?”

    点菜?乔晨曦纳闷着,莫征衍却是道,“你等着,我们就来。”

    乔晨曦却是真是着急,看不懂他们此番突然到来是为何,却是担忧着,瞧着他们进了别墅。

    入别墅后过大厅又是过回廊,那长廊铺着毯子,两旁的装饰物惹得莫太太很是好奇,莫先生一把拉住她,才不让她驻足停留。管家将他们迎向了那后的大厅,那扇大门闭的严实,像是有沉默的气压透过来。

    但是莫太太却又是好奇于那扇门,“好漂亮的门啊,这是什么花纹?”

    “这是图腾。”莫先生回答。

    “什么是图腾?”

    “图腾开始的时候是记载神的灵魂,古代原始的部落迷信某种自然,或有血缘关系的亲属祖先和保护神,就用它记录用做家族的徽号或象征,简单来说,这是一种文化现象。”莫先生解释了一番。

    莫太太有了兴趣,“家族的图腾?那我们家的图腾呢?”

    “我家也要!”绍誉小朋友立刻接话。

    莫太太道,“儿子,回家后你也来画一个好不好?”

    “好,我画个鱼和乌龟的。”

    再一次的童言无忌,却是听那后方的管家错愕万分,这前来拜访的人丝毫没有拜访的模样,还要在门口说上半晌的话真是让人叹为观止,急忙叮嘱,“莫先生,该进去了。”

    “不用忙了,我自己进去。”莫太太笑着应声,已经动手将那扇门推开了。

    哐一下,门被推开,诺大的大厅便豁然映入眼中,三人在外面,而这大厅里面却也是有人在。气氛更是僵持,空气里好似有火药味一般,只见乔义礼坐在那居中的位置上,而邵飞则是端坐于他对面。他的周遭,已经围了一群人,看似就要对他们动手。

    本是要一番大战的时候,却因为三人的闯入,突然变得诡异起来,更诡异的是,莫太太开了口,“飞儿,你在这里呀。”

    这节骨眼上,来了这么一声呼喊,邵飞的脸都青了。

    邵飞也是错愕万分,怎么他们就会来?

    “飞儿。”宋七月走了过去,绍誉也是呼喊,“飞儿叔叔。”

    莫先生不急不忙来到乔义礼面前,“乔世伯。”

    乔义礼这厢正是和邵飞到了水深火热之地,几乎就要动起手来的阵仗,可是奈何邵飞这边也不是省油的灯,外边这些人马就留守在外,真是谁也动不得对方。就在这紧迫的当口上,忽然有下人来报,乔义礼听闻莫征衍到了。

    莫家的世侄里,除了莫征衍这一位,和乔家走的最为近,还能有谁,乔义礼实在想不出。于是请了他们进来,一来也是为了破这僵局,二来也是因为若是不请进来,怕是也会闯进来。所以因为这两者原因,就放了行。

    乔义礼现在的神色可没怎么好,他面容沉着。

    “正好去冰城有些公事,想着晨曦在森城,离的也不远,我就来了,带他们也来看看。”莫征衍上前入座,微笑说道,“也知道乔世伯在这里,特意来拜访您。”

    “绍誉,这是你乔叔公,你过来喊人。”莫先生一发话,莫绍誉立刻过来,有些紧要关头,孩子懂事的站得笔直,“乔叔公。”

    乔义礼一瞧这孩子,这画面却是好似哪里见过,正是当年莫盛权还在时,带着莫征衍出现时,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一旁的莫太太还缠着邵飞在说话,丝毫也没有去理会乔义礼的意思,莫征衍道,“我太太她年纪轻不懂事,乔世伯多包涵。”

    都是一个孩子的妈了,还不懂事?实则是病了,瞧他说的,真是一副把她当小孩子的样子,乔义礼听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你们这来的还真是巧。”

    “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外边这么多的车和人,里面也是。”莫征衍又是询问相劝,“天大的事情好好说,不着急。”

    乔义礼却是不悦冷哼了一声。

    “飞儿,这就是你不对了,你都做了什么惹的乔世伯不高兴。”莫征衍笑道,问向了邵飞。

    邵飞将位置让了出来,拉过宋七月坐下,自己则是站了起来,不多言只是道歉道,“是我办事不稳当欠考虑,乔伯父还请原谅。”

    “那你今天过来这里,又是为了什么?”莫征衍继续问。

    虽然有这么多人,但是邵飞也是豁出去了,“也没有什么,只是来找晨曦。”

    “找晨曦,她就在楼上,何必带这么多人来。”莫征衍回道,莫太太插了一句,“就是啊,这么多人一桌子人坐不下的,怎么吃饭?”

    有些没头脑的话蹦了出来,却是让气氛变得异常扑朔,还带了一些微妙的反差来,乔义礼却是脸沉的更厉害了。

    有些事情也不用明说,实在是太过凑巧。乔义礼此番前来,正是为了乔晨曦。自当年乔晨曦一人顶下所有罪责来到森城被发配后,乔义礼和乔晨曦的父女关系就陷入了冰点。时隔多时,两人一直都没有转好,可是谁知道,就在不久前乔晨曦回了一趟家,她表明自己要嫁给邵飞,和他结婚永远在一起。

    这事情真是气坏了乔义礼,乔家也是豪门世家,怎么容得了乔晨曦如此下嫁。于是乔晨曦偷跑回森城后,乔义礼就追了过来,他势必要阻止他们结婚,所以将乔晨曦关在了别墅里也阻止邵飞和她相见。前几日邵飞来过一趟,那一日他是只身前来,但是话说了个遍也没有能够让乔义礼点头答应。邵飞的脾气也是被磨光了,于是道明三天后再会来,到时候一定要带走乔晨曦。

    这三日之约正是今日到期,所以才有了刚刚剑拔弩张这一出。

    只是这边几个大人都僵着,绍誉还是个孩子,听不懂大人们在说什么,只是站在一旁待了半天,他喊道,“乔叔公,我饿了,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孩子说着,那咕噜一声从肚子里发出,真是饿了。莫太太护子心切,急忙去喊,“你们这些服务生为什么站在这里不招待我们?你这里不是餐厅吗,快点让我们点菜。”

    发飙的莫太太听的众人一阵莫名,这一场就要开火的战斗就这么往另一种方向发展了。乔义礼也是有身份讲礼仪的人,来者是客,他也不好怠慢,于是让管家准备了菜肴来招待,但是却是要赶邵飞出去,不让他再留下来。

    “为什么要赶飞儿走?你是这里的老板就了不起啊,你开了店不就是要做生意的?”莫太太又是反对,“还有赶客人走的道理?你要是因为不想把女儿嫁给他就要赶他出去不让他吃饭,那你就是公私不分,你这样迟早会倒闭的!而且小心你女儿讨厌你!”

    乔义礼是和她说不通了,当下被气的不轻。还是绍誉小朋友当了中间人,拉了大人们一起入座就餐,待坐下后又是问道,“晨曦阿姨呢,她不吃饭吗?”

    “刚刚在楼上呢,走吧,绍誉,你跟妈妈一起去找她吧。”宋七月就要起身行动,乔义礼被她折腾的晕头转向,只得喊了管家去请乔晨曦下来。

    乔晨曦那几乎是健步如飞,立刻来到了餐厅,瞧见众人齐坐一桌,邵飞也在,这场面让她顿感自己是在做梦,他们没有闹起来?

    乔晨曦也来到了餐桌上,她坐到了父亲身旁的位置,斜对面却正是邵飞,他们两人看着各自。

    这餐饭却是比鸿门宴还要惊心动魄,因为有一个丝毫不按常理出牌的莫太太。乔晨曦坐下来后,她也没有心思吃饭。几日不曾和邵飞见过面,此刻相见,许是因为心中难过,所以一瞧见他,不禁红了眼眶,眼泪忽然落下。

    乔晨曦不是一个爱哭的人,她立刻抬手去擦,却被绍誉瞧见了,“晨曦阿姨,你为什么哭?”

    一看见她哭,邵飞也是心如刀绞,乔晨曦又是擦眼泪又是想要向孩子解释,可是偏偏说不出话来。

    “其实邵飞也是有为青年,而且和晨曦情投意合,乔世伯,您不考虑一下?”莫征衍还是当起了说客。

    乔义礼却是气急败坏,他直截了当道,“今天这话我就摆明了说,他要想娶我乔义礼的女儿,绝对没有可能!”

    邵飞凝眸对视,因为是乔晨曦的父亲,所以他隐忍不发,但是那手已经握成了拳。

    “乔世伯。”莫征衍还想要游说,但是被打断了。

    乔义礼也是年过百半的人了,这么多年几经商场,什么大场面没有见过,一旦执拗起来,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没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

    这下莫征衍收了声,邵飞已经咬牙,乔晨曦不出声,只是眼泪落的更猛。

    正是陷入了僵局,莫太太却是冷不防开口道,“这辈子不可能,那就下辈子好了。”

    这到底是求和还是求散?

    众人莫名之中,莫太太很是义正言辞道,“不结婚也可以啊,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住一起不就好了。”

    这话一出,乔义礼当真是气茬。

    乔晨曦愣住了,邵飞也着实是一愣,却是想自己怎么那么笨,就想不出这一招来?

    莫征衍不禁感叹:我家太太怎么能这么聪明。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