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分手妻约 >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你不娶我不嫁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你不娶我不嫁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乔家这一局宴席只怕会越搞越糟,莫先生立刻打了圆场。待晚餐一过,乔义礼已经不想再攀谈下去,直接请他们离开。

    莫先生微笑道谢今日的款待,也是要带着妻儿离开。绍誉小朋友是个聪明的孩子,他立刻走到母亲身边喊道。“妈妈,我困啦,要回去睡觉了。”

    莫太太一向疼爱儿子,赶忙的拉了人就要走,这边一手拉过邵飞,一手不忘记带上乔晨曦,“走了,我们一起走。”

    “站住!”乔义礼再次喝止,“晨曦,你今天要是敢踏出这个门,就没有我这个爸爸!”

    纵然是为了爱情可以违背父亲。可是这关口上,却也不敢真的再惹怒父亲。乔晨曦的步伐一停,她迟疑中放开了莫太太的手。她扭头看向了邵飞。两人四目相对,那太过不舍的思念,简直要让人肝肠寸断。

    可尽管是百般不愿意,乔晨曦还是落寞收回视线,走回到乔父身边不出声了。

    邵飞一瞧这样,心里也是翻山倒海,他抿紧了唇无法开口。

    任是再陡峭的山,再险恶的海域,都不会害怕分毫,只管迎头之上过了就是。可是现在,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不是别人,却是乔晨曦的父亲。他满腔热血无从宣泄。最后唯有沉默以对。

    “晨曦,还不和他们告别。”乔义礼又是叮咛。

    乔晨曦艰涩的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招待不周,就不远送了,一路顺风,再见。”

    只听见了那两个字“再见”。却好似被剪断了姻缘,让邵飞冷峻的脸庞更显凝重。

    “七月姐,我不走了,你们去吧。”乔晨曦改了口,那称呼已和邵飞一样呼喊宋七月为姐姐,她轻声说着唯有微笑。

    那氛围莫名有些伤感,偏是莫太太像个没事儿人一样,高兴的回声,“那改天我们再来。走了,飞儿,人家也是要睡觉的。我告诉你,我带了个西瓜过来给你吃……”

    “乔世伯,谢谢招待,告辞了。”莫先生道谢将人带离。

    这边一行人离开,也算是有惊无险,乔晨曦这边松了口气,一想到那未来却是更为沉重。乔义礼坐在椅子里,他沉眸道,“你该知道我的脾气,我既然说的出就一定做的到!你自己好好想想!”

    乔父气愤起身离席,乔晨曦站在空无一人的大厅里,茫然的不知道要去往何处。

    莫先生一行出了乔家别墅,莫征衍道,“让你手下这些人都散了吧,到我那里去坐坐。”

    邵飞也是没有方向,立刻便遣散了别墅外边留守的下属,随即前往莫征衍最近才落实的森城公馆。

    莫太太回到公馆急着去切西瓜了,邵飞闷不出声,只是取了烟来抽。莫先生看向他,不禁开口,“烟抽多了不好,人还是要惜命。”

    邵飞是知道莫征衍身体欠佳,自小的病根在那里,后来也是发作,只是自从和宋七月离开港城远赴江城后,才听闻他渐渐康复。然而一个人的健康,却是和心境大有关系,如果不快乐,那么再是好的药物都没有用。

    有些负气更是无法排解的困扰袭上,邵飞道,“我可不是你,运气好。”

    岂不是运气好,再经历过世事后,还能携妻儿成为眷侣,即便有所缺憾有所遗憾,可还能够在一起,已经是幸运之极。

    “那你是打算怎么样。”莫征衍道,“乔世伯的态度很坚决,他是一定不会同意,依照晨曦的性子,她虽然平时逞强好胜,大小姐脾气了一些,可也不会真去忤逆乔世伯。”

    “我知道。”邵飞早已认命,他清楚知道她是一个非常孝顺的女孩。

    “所以,经受不住的话,只能放弃。”莫征衍接了话。

    邵飞眉头紧锁,吞吐出烟雾来,“绝不。”

    “吃西瓜咯。”莫太太捧了刚切开的西瓜过来,端在了他们面前。那鲜甜多汁的瓜瓤,透着新鲜的果香,然而邵飞却是没有胃口,“七月姐,我不想吃。”宏农见血。

    “刚刚你就没吃什么东西,吃点西瓜吧,很清爽的。”宋七月笑着端过去,邵飞还是意兴阑珊。宋七月见他愁眉不展,只以为他是怕麻烦,“我知道了,你怕烦是不是?那我给你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邵飞来不及阻止,宋七月已经找了水果刀来切了,莫先生瞧见了,不由得叹息,“她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待过我。”

    “那是你活该!”邵飞想起过往,虽然时过境迁可每每记起还是会气的牙痒痒。

    宋七月的动作飞快,切好的西瓜瓤,装了一盘,又端到他面前,还将叉子一递,“飞儿,来吃。”

    邵飞这下也真是不好再拒绝了,这份心意实在难得,他吃了一块西瓜,宋七月很是欣然的问他好不好吃。口中是清甜的滋味,邵飞看着这盘中物,又是骤然想起乔晨曦,有些情不自禁,他说道,“好吃,可惜她不在,她最爱吃西瓜了。”

    渝城如此炎热,酷暑之际最好吃的不过是西瓜。森城不如渝城那么热,但是等夏日一到,邵飞还是会为她买来西瓜。乔晨曦头枕着他的腿上,她嘀咕说:还是我家那儿的西瓜最好吃了,下回我带你去吃。

    可是以后,还有下回吗?

    只见邵飞一张脸沉着,宋七月忽然道,“飞儿,不哭。”

    邵飞笑了,“我没哭。”抬起头来对上她,果真是眼睛里没有泪水。

    莫先生道,“你那张脸比哭还要难看。”

    莫太太瞥他一眼,倒是她怒了,“我和飞儿说话,谁准你插嘴了?”

    莫先生赶忙不出声,只怕热闹了她,但是奈何莫太太已经发飙,直接赶了他出去,要单独和邵飞相处。莫先生无奈离开,莫太太反手关了门又走回到邵飞身边,她立刻给了邵飞一个拥抱,“乖,没事了,不怕。”

    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不是生死大事更不是如何害怕恐惧的时候,但是却让邵飞一怔,那心底本是空落落的却因为她的话语而温暖起来,“七月姐,我没事。”

    拥抱过后,宋七月放开了邵飞,她只问了他一句,“你告诉我,你是不是非她不娶了?”

    从来不曾这样的平心静气谈论感情的事情,此刻邵飞凝眸,他只回了一个字,“是。”

    莫先生在外边等候着,想着里边这次的谈话应该会很长时间,上一次范海洋就是谈了好久,这次他学聪明了,赶忙让人搬了椅子过来,省的干等。却是谁料,椅子刚刚搬过来,邵飞却是出来了。

    莫先生来不及入座,他问道,“谈完了?”

    “完了。”邵飞应声回道,“我等你们的消息,走了,莫董事长。”

    莫先生诧异瞧着邵飞离开,他倒是不懂莫太太到底是说了什么,这么快就将事情给摆平了。进去后一瞧,贪吃的莫太太捧了西瓜在吃,莫先生上前问道,“你是说了什么,飞儿就这么走了?”

    嘴里是满满的西瓜瓤,莫太太含糊不清道,“我好忙。”

    “你忙什么?”

    “吃完西瓜我要睡觉,睡觉醒了,我要去买东西。”

    原来是要去购物,莫先生问道,“然后呢?”

    “当然是去提亲啦。”莫太太嫌弃的瞥了他一眼。

    隔天一早,莫太太就醒了,拉着儿子一起,又喊上了司机先生一道,出发前去采购。只怕采购的人手不够,这不何桑桑和齐简两人也是加入阵容。何桑桑看全员出动,她困惑问道,“太太,您这是要去买什么?”

    莫太太列了个单子,丢给了何桑桑,何桑桑接过一瞧,她傻眼了,“被单床单四件套,桩木雕花箱子,纯金的金条十二件,金器十二件,银器十二件……”这单子上的东西都细数不完,何桑桑纳闷了,难道是最近迷上哪一出戏里有结婚的戏码?

    接下去的两天,莫太太带着人马跑遍了整个森城,千挑万选的才将这单子上的东西全部买齐。莫公馆里摆了一整个大厅,琳琅满目的瞧的人眼花缭乱。到了第三天才算是全都买齐了,何桑桑问道,“太太,都齐了吗?”

    “还差一个。”莫太太数了又数,众人诧异这还差了什么?

    却是外边有人来报,说是一位小姐前来相见,据悉是太太邀请的。将人请了进来,莫太太很高兴的迎上去。众人一问,才知道这位小姐原来是专业的化妆师。昨日去影楼的时候,特意找的,约好了今日来。

    这下都齐全了,莫太太施令一下,“出发!”

    绍誉更是欢天喜地的,“出发咯!”

    莫公馆外车子都备齐了,莫先生依照莫太太的要求,大张旗鼓的备了十辆豪车。车队满载了一车的礼物,便是再次前往乔家别墅。快到的时候,莫先生道,“要是你送了这些东西过去,人家还是不领情怎么办?”

    莫太太仔细的想,却是没有头绪,“那我把人给抗走。”

    “这不行,到时候只怕你的飞儿真要哭了。”

    “那……”莫太太着急了,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扭头说道,“那你帮我。”

    那不似撒娇却胜似撒娇的呼喊,让莫先生一下挑眉,这下变成了发痴的人倒是成了他,“我帮,我一定帮你……”

    乔家处,乔晨曦已经几日不曾出门,自那天和邵飞匆匆一面见过后,她没有再见过他。父亲这边僵持不下,她陷入了两难,更是消瘦了不少,成天郁郁寡欢。倔强的乔小姐,不肯屈服,却也不愿让父亲伤心,于是就这么僵着。只是乔父已经派人来告知,机票已经定好,下午就走。

    此刻佣人们都在收拾东西,乔晨曦坐在椅子里,像是被关了禁闭的公主。

    突然,有人前来,急匆匆来报,“小姐!”那是乔晨曦身边的亲信,她慌忙说道,“小姐,是莫先生他们又来了!还送了好多东西过来呢!”

    乔晨曦愕然,那人道,“他们去见老爷了。”

    乔父得知莫征衍一行再度到来,这一次倒是不再惊诧。又是在方大厅里,再次接见了他们。乔义礼在正座一坐,一副拒于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但是他还未来得及摆严了姿态,这边已经有人搬了箱子进来。

    那十二个装木雕花箱子沉沉一摆,将这大厅中央立刻摆了个满,乔义礼愕然瞧着这满厅的木箱,莫太太开了口,“乔老爷,小小意思还请过目。”

    话音一落,十二个箱子开了箱,绫罗绸缎金银首饰还有那十二条黄金金灿灿的展现开,这满箱的金银珠宝实在是让人瞠目。乔父倒不是缺金少银,只是这一出闹的是什么名堂,倒是看不懂了,“你这是做什么?”

    莫太太一鞠躬作揖道,“乔老爷,令爱乔小姐聪明漂亮蕙质兰心,上的厅堂下得厨房,实在是万中选一的好姑娘。谁家能娶了她,那真是谁家的福气。不知道令爱有没有许过亲,定过人家?”

    莫太太已然一位古人的作风,莫先生倒是乐得清闲,干脆一旁选了个位坐下来看。

    乔老爷被懵住了,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是要提亲,他沉声道,“你们少来这套,拿这些过来也是没用,我乔家难道还差钱?”

    “不差钱,当然不差钱。”莫太太笑着,又是说道,“乔老爷当然不差钱,只是乔小姐现在这年纪也是大姑娘了,她又和我家公子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不如凑成大好姻缘,也是天作之合啊。”

    这一口一个小姐,外加一个公子,众人只觉得像是看戏一般,谁人提亲现在还来这一套,当真是看的瞠目结舌。乔义礼如今倒真是拿这位莫太太没办法了,这疯了的人最是麻烦,特别还是个女人,这正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通,莫太太还在念叨,“要是乔老爷不嫌弃,那今天是个黄道吉日宜出嫁,这丫鬟都带过来了,只要乔老爷问了乔小姐的意思,点了头就能装扮上,要是出嫁太仓促了,那也可以先定下媒妁之约……”

    乔义礼拍案而起,“不用再说,这些东西我们一个也不要,全部都带走!”

    “乔老爷你莫要生气。”莫太太安抚着,又是唤道,“儿啊,你赶紧去给乔老爷顺顺气。”

    “是。”绍誉小朋友立刻上前去,“乔叔公,你别气,别气……”

    也见孩子在面前,乔义礼不好和一个孩子呛声,他沉了气望向那一旁纳凉看好戏的罪魁祸首道,“莫征衍,你还不带了他们走!”

    莫先生很无奈,“乔世伯,她要来提亲,你也等她把话说完吧。”

    这下真是轰也轰不走,莫太太上前又道,“乔老爷,您倒是说说,我们家公子难道真配不上乔小姐吗?还是,乔小姐已经定了人家?”

    “她现在就算没定人家,也不会嫁给他,他就是配不上!”乔父怒道。

    “那总得说个道理,我们才肯走啊。”

    “我们家晨曦从小娇生惯养,两岁拍第一支广告,十二岁去美国念高中,十七岁回乔氏工作,十八岁就当了乔氏的董事,当年成交一笔高达五千万美金的投资生意……”乔父开始历数爱女的过往,那丰功伟业着实厉害,“那个邵飞,他哪里配得上?”

    莫太太听完,她回道,“我们家公子从小吃苦耐劳坚毅可靠,两岁开始打架,打到十二岁后就没有再输过,上学从来都是迟到,但是他要是认真考试就能考第一名,这聪明是死读书的人没有的,这是十足十的天分。进了五洲工作后,就当了秘书,那女客户见了他,都是如狼似虎的,恨不得赔本都要嫁了他,不过他一个也没要。现在他也是堂堂北方区域的经理,年收入过这个数。这看下来的确不是完全配得上,可是人都要互补,乔老爷,你不觉得他们很互补?”

    乔父差点气疯,“这哪里是互补?他一点也配不上,光是家庭背景,他就是十万个比不上!”

    “乔老爷家什么背景?”莫太太问道。

    “我们乔家有乔臣集团!”乔父道,“晨曦可是当千金小姐一样养尊处优养大的,她是乔臣的股东,更是我乔义礼的继承人,可不是那些个没名没地位的家庭可以攀上的!”

    “乔臣集团?很厉害吗?”莫太太问道。

    乔父比了个手势,“市值这个数,多了吗?”

    莫太太掰手指在算数,但是有些算不清了,登时急了,她扭头去看那位司机先生。莫先生见她开始着急,立刻瞧向了何桑桑和齐简,两人立刻一前一后开口。

    “我家太太是莫氏久远集团的投资人。”

    “她更是龙源集团的董事。”

    “我吗?”莫太太迷糊的指向自己,那两人连连点头,她也是立刻挺直了腰背,“听见了吗,我是投资人,而且还是董事呢!”

    “桑桑,齐简,那我有多少钱?”莫太太小声询问,那两个人拿手比了个数。

    莫太太的背挺的更直了,那鼻子都要往天上翘,“我的钱也不比你家差啊,我的就是我家飞儿的,那我家飞儿也是有头有脸的阔少爷!你还嫌他什么?”

    “那是他的吗?”乔义礼依旧不服。

    “怎么不是他的?”

    “写他名字了?”

    “那你的写晨曦名字了?”

    “我现在就把财产都过户给她。”

    “那好,我现在也把所有的钱都过到我家飞儿!”

    这两人此刻真是杠上了,大眼瞪着小眼不放,乔义礼忽然指着绍誉道,“你都不留点钱给你儿子吗!”

    “儿子,你要钱吗?”莫太太看向绍誉问道。

    绍誉却是道,“妈妈,我都听你的。”

    “瞧见没有,我儿子听我的,现在我那些家当都是飞儿的了,我说乔老爷,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莫太太催促道,“你快问,我也快回答,说完了这些事儿,赶紧过门。”

    哪有这样的道理,这简直是抢亲了!乔义礼呵道,“给我把他们都轰出去,再也不许他们进来!”

    “乔老爷要杀人灭口啦!”莫太太也是喊了起来,“桑桑,齐简,你们快来!”

    这紧要关头,局面一发不可收拾,莫先生缓缓起身,拉过莫太太到身后,望向乔父道,“乔世伯,我们借一步聊两句吧。”

    莫先生和乔父就要单独去谈,而莫太太则是嚷着要去见乔晨曦,管家无奈下迎了他们去。乔晨曦一看见宋七月和绍誉到来,一喜又是一惊。莫太太赶忙安抚了她,乔晨曦问起,“那我爸爸他呢?”

    “他啊,正和司机先生在说话呢。”莫太太笑着说,却是从后方处去拿过食盒。

    绍誉则是小声补充,“司机先生就是我爸。”

    乔晨曦了然,莫太太走近了她,打开那食盒一瞧,里面却是半个大西瓜,“飞儿说你爱吃,我留了给你,来,一起吃吧。”

    别墅的书房里边,莫先生和乔老爷正在单独相谈。这话题的内容莫过于是有关于两家一对金童玉女的婚姻大事。乔老爷的态度强硬,早就摆明了不愿意。莫先生倒是不疾不徐,他说道,“乔世伯,其实您心里边也知道,晨曦的脾气犟,认定的事情除非是自己死心,否则不会回头。”

    乔义礼冷然算是默应了,莫先生又道,“她现在没有违背您,那是因为她敬重您,在她心里边,您是她最重要的人,她不忍心。”

    “可就是她这么敬重这么重要的人,却一直在为难她,让她难过,您真的忍心吗?”莫先生忽而又是询问。

    乔父心头狠狠一跳,“我是哪里为难了她?”

    “您这如果还不是为难,那怎么才算是?”莫先生笑问,“其实您都清楚,也看的明白。这几年来分分合合,她和邵飞之间的事情,您都看在眼里。我知道您的反对和原因,也很理解。作为父亲,谁不希望女儿假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可是有什么办法,她就是喜欢上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乔义礼在此时将原因和责问都指向了他,“如果当年你有娶了晨曦,那么还有今天吗?”

    莫先生道,“我对晨曦,从来就是对妹妹一样。”

    “可她对你不是!”

    “那是从前,她还不懂事的时候。真的认定了一个人,又怎么能接受她的另一半和别的女人好,甚至是有一个女儿?”莫征衍提起了骆筝,当年那场误会着实引发了很多问题。

    乔父道,“那是晨曦宽容大度,你母亲不也是这样?”

    “她没有选择。”莫征衍道,“更或者说,是她选择了。”

    提到莫夫人,乔父也是沉寂了,莫征衍不曾和人这样谈起过自己的母亲,“您很清楚,我母亲她虽然生活富足,可是并不幸福。”

    短短一句话道尽了那段婚姻里的哀伤,莫征衍淡淡道,“包括其他几位阿姨,她们也不幸福。我父亲他应该是享了齐人之福,可他未必真的高兴。说到底,还是因为没有和自己心里边的那个人在一起,才会走到这一步。”

    “乔世伯您这么爱晨曦,真能忍心?”莫征衍低声询问,那话语幽幽。

    乔义礼陷入了沉思中,但还是在犟着。就在沉默里,莫先生忽而扬起唇角,他压低了声音说,“再来,乔世伯,其实邵飞是很敬重您的。您当年做的事情,他都知道,可他从来没有在晨曦面前提起过,您说是为什么?”

    乔义礼一怔,对上了莫征衍,眼前浮现那个男孩来,依稀好像记起当年他第一次去见他的时候,他对他说:我一定会对她好的。

    ……

    就在莫先生和乔老爷谈过后,莫太太也带着儿子和乔家小姐一起下楼来。那一地的提亲物品还摆满了大厅,乔小姐走到乔老爷身边,莫太太问道,“乔老爷,您看您也给句话吧。”

    “不行!”乔老爷始终是咽不下这口气。

    嗨,谈了半天还是成空,众人都是叹息。谁知那乔小姐却说,“爸,我跟你回去,回渝城。”

    乔义礼诧异,望向自家女儿,乔小姐很是认真道,“你是我爸爸,我不能选了他就丢下你,所以我跟你回去。但是爸,对不起,婚姻的事我不能听你的。如果不是,那我终生不嫁。”

    此话一出,听的乔老爷大惊,“你这是要出家当尼姑去?”

    莫太太打了圆场,“哪家尼姑庵敢收,我砸了去。你说是不是,司机先生?”

    “是。”莫先生默契回声。

    “念在乔小姐一片痴情,我家公子也是,我看这样吧,不如就定个约。”莫太太又是开了口,众人都是好奇,乔父亦是回头去聆听,莫太太缓缓道出,“不如就以十年为期,如果十年后,乔小姐和我家公子还是两情相悦一个不愿另娶一个不愿他嫁,那乔老爷你就成全了他们这对吧。”

    “胡闹,什么十年之约!”乔父有些慌了。

    乔小姐却是一口答应,“好,就十年之约。”

    ……

    莫先生一行就这么又离开了,留下了一屋子的提亲物没有带走,依照莫太太的意思是先作未来的聘礼。这么闹了一出走了人,乔父问道,“你真要等十年?”

    乔晨曦很是坚决,乔父又道,“十年这么长,那个小子就不会去找别人?你别傻了!”

    乔晨曦没有再多言,只是道,“爸,该去赶飞机了。”

    这反倒是变了,乔小姐很是主动的要离开,乔老爷犹豫之间也是一道赶去机场回渝城。

    证券所这边,莫先生和莫太太一起到来,莫太太是来传一句话的,“那位乔小姐说了,十年后,只要你还愿意娶,她一定嫁。”

    实则那天莫太太和这位邵公子说的话,其实就是索性打赌来个约定,瞧谁能耗得过谁,这漫长时光总有人妥协。

    邵行长望向那窗外,天空里无云,他不知道那架飞机起飞了没有,是否有带走他心爱的姑娘。但是他想说,他一定不会走,他就在这里等。

    ……

    后来莫先生一家在逗留了森城几天后,终于离开返回江城去。临走的那一天,绍誉小朋友站在妈妈身边,瞧着那位叔叔离开的身影,很是担忧的问,“妈妈,晨曦阿姨不嫁给飞儿叔叔了吗?十年是多久啊?”

    莫太太道,“妈妈和你打赌,不用十年,那位乔老爷一定会点头答应。”

    “为什么呀?”孩子问道。

    “因为十年以后,乔小姐就成了老姑娘,难嫁啦。”莫太太摸了摸孩子的头,她又是转身去寻找那位司机先生,耷拉着脑袋走过去,来到他面前磨蹭了半天,这才说道,“谢谢你喔。”

    “没有谢礼么?”莫先生问道。

    “那我带你去看机器猫?”

    “我不爱。”

    “那白娘子?”

    “不爱。”

    “我知道了,超人!”

    “不爱。”

    莫太太绞尽脑汁说了一通,莫先生依旧是不爱不爱个没完,最后莫太太哭丧了一张脸,可怜兮兮问道,“那你到底爱什么,你就告诉我好了。”

    莫先生垂眸瞧着莫太太,一双浓眉舒展开,却是忽然笑了,“我要你亲我一下。”

    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提过,只要莫先生一开口,莫太太一准一巴掌扇过来再喊一声“耍流氓”追着打。但是今天莫先生正准备要逃走,莫太太却是出其不意。

    女人踮起了脚尖,趁着男人不注意,她的吻落在他的脸庞,一记蜻蜓点水的吻,却是让人侧目,光阴也好似定格。

    那孩子正在候机厅里玩耍,恰好遇上一对外国人,见了孩子讨喜便用了蹩脚的中文来和孩子说笑。那孩子正在说故事,东方名著的《西游记》说的是有声有色。

    正是说到那一出,是那唐僧遇到了一只妖精,“那个桃花妖啊,她其实不爱吃唐僧肉,可是唐僧说,你吃我吧,吃我吧,吃了我就不去西天取经咯……”

    两外国人知道唐僧和妖精,可是不知道有这么一出,听的津津有味很是入神,问他们后来呢?

    后来,孙悟空是个好人,他变了个戏法,变了个假唐僧出来去西天取经。

    真的唐僧没有走,他留下来和那桃花妖在一起。

    ……

    那是两年后,森城的冬天一到十月,就开始冷了。这一天刮了大风,迎面吹来遮迷了眼。证券所午后关了门,邵行长正打算离开。他一出大楼,却是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

    大风的尽头,她露着一双眼睛笑盈盈等候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