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新搬来的邻居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新搬来的邻居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一年的夏日尾声,莫先生一家外出后终于回到江城。等回了江城,夏日已经过去,莫家那个孩子也是开了学。村子里的那条小河,开辟的嬉水乐园,莫太太最终也没有来得及玩耍一番。

    为了这件事情。莫太太闹了几天脾气,以示抗议。

    最后又是如何解决的?

    还是莫先生买来了一盘蒸糕,那可口的蒸糕一下子就让莫太太转移了注意力,更是让莫太太起了兴趣。莫太太表示,要自己动手做蒸糕。

    于是,莫先生为了满足莫太太突然兴起的乐趣,便亲自开车送她前往。

    这一连了大半个月,才稍微学会了一些入门,莫太太总算是可以做出蒸糕的样子来了,只是对此,莫先生却也是饱受煎熬。因为那不成型的蒸糕,总要有人来试吃。

    起先试吃的队伍还是有多位的,比如说许阿姨。外加何桑桑和齐简两人,甚至是周遭的邻居,但是到了最后便只剩下了莫先生一位。

    众人谈起莫太太的手艺,莫不是要叹息,“这味道太让人难忘,所以还是别人也来尝尝吧。”

    莫太太乐此不疲,每每做了糕点就来让众人品尝,但是大伙儿都逃的飞快。有些失落的莫太太,更是问向了自家的孩子,“儿子,妈妈做的蒸糕不好吃吗?”

    “……好吃。”绍誉小朋友回答的很是勉强。

    “那为什么你只吃了一口?”莫太太继续询问。

    绍誉道,“因为老师说。好吃的东西要留给别人吃,比如说司机先生,他最爱吃了。”

    这年纪的孩子已经十分聪明,更知道父母之间的相处模式,也明白自己该如何做选择和决定。这不,就将所有的麻烦抛给了父亲那里。

    莫先生眉宇一扬,心里却是想着:这个混账小子。又把麻烦丢过来了。

    但是尽管如此,莫先生还是一遍又一遍当那只被试验的小白鼠。

    直到月末的时候,莫先生再尝上那蒸糕,眉宇舒展开了,“味道不错。”

    “真的?”莫太太开心的不行。

    莫先生又是吃了一口,“真的。”

    这下子,莫太太欢天喜地的,立刻又是争相奔走,让众人品尝。“今天白糖味的蒸糕很好,你们快来尝尝啊。”

    众人只怕扫了莫太太的兴,勉为其难又尝了尝,结果发现还真是好味道,这一来那盘蒸糕就被分刮干净了,尝了一盘还不够分,莫太太却是将最后的一小块藏好了,“这是要给我家绍誉吃的。”

    莫先生挑眉,“那我的呢?”

    “没有了。”莫太太如实回答。

    莫先生当下怒了,当了这么多天的小白鼠不谈,结果倒好,好不容易作品成功了,反倒是没有他的份了。

    难得发怒的莫先生,初次一整天都没有和莫太太说话,莫太太还在忙着做蒸糕。

    齐简和何桑桑走进那书房里,看见莫先生正对着电脑在工作,只是那眉头皱的很紧,瞧见门被推开,还以为是谁到来,兴冲冲看了一眼才发现不是,立刻就又对上了电脑屏幕。

    何桑桑上前道,“先生,太太去了隔壁邻居家了,许阿姨陪她去了。”

    “太太又去送蒸糕给大家吃了。”齐简补充。

    莫先生这下是眉头皱的更拢了。

    偏偏两个不怕死的家伙,还要往那枪口上撞过去,“先生,是不是因为太太没有给你留蒸糕吃,所以你就生气了?”

    “没有。”莫先生发出两个沉闷的字眼。

    两人都只差摇头了,这还没有?

    “您要是喜欢吃想吃,那直接问太太开口就是了,她一定会给您的。”何桑桑劝说道。

    奈何脾气上来的莫先生,也是怎么不肯低头了,“我才不要吃。”

    “要是再不去,估计今天又要分完了。”齐简又是提醒。

    “说了不吃就不吃。”莫先生很是坚决。

    两人退了出去,何桑桑道,“你说他能撑多久?”

    “最多明天。”齐简回答。

    那书房里,某位一家之主已经恨的牙痒痒了。

    这夜里边莫先生没下来吃饭,莫太太接了孩子回来,瞧见那饭桌上少了一个人,便问了起来,询问那位司机先生莫先生去了哪里,许阿姨道,“他在楼上的书房。”

    莫太太又问,“他为什么不下来吃饭?”

    众人也是不好多说什么,何桑桑道,“大概是他不饿吧。”

    “为什么?人都要吃饭!”莫太太一向都是珍惜粮食的,这饭桌上少了一个人可是不行,立刻的放下了碗筷,作势就要上楼去把他给逮下来。

    瞧见莫太太出动了,齐简问道,“绍誉,你不去看看吗?”

    绍誉小朋友却是直接道,“齐简叔叔,我去也没用的。”

    何桑桑不禁点头,果然是一家人,所以深刻了解自己爸妈的脾气。

    莫太太上了楼之后,直接推了门进去,莫先生这边却还以为是何桑桑或者齐简,所以瞧也没瞧来人。直到莫太太跑到了那跟前,将他面前的文件全都收了起来,莫先生正是一怔,就要怒斥前来捣乱的人,却是一扭头对上了莫太太,他当下僵住,闷声问道,“怎么是你?”

    莫太太的手撑在桌案,一只手扶在他的椅脊上,她发问道,“你为什么不下去吃饭?”宏吐史圾。

    莫先生回过神来,那心里的一些小别扭还在作祟,“我不饿。”

    “你为什么不饿?”

    “不饿就是不饿。”

    “你中午也没有吃多少啊。”莫太太又是道,她的记忆力糟糕的时候让人跳脚,可是好的时候又让人惊奇。

    莫先生只得道,“我还在忙。”

    “吃完了也可以忙。”

    “我忙完了再吃。”

    莫太太盯着他看了半天,而后问道,“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被这么一双如同孩子般天真的眼神对上,莫先生没有再找理由来解释,将头一扭轻轻哼了一声。

    莫太太只见自己是猜中了,立即接着询问,“为什么不高兴?”

    莫先生道,“你自己想想。”

    莫太太开始认真的去想,想到底是哪里惹恼了他,一连串的可能又是道出,“难道是因为我把你爱吃的西瓜给吃了吗?”

    “是你爱吃,可不是我。”

    “那是因为我家绍誉吃了你的瓜子?”

    “那是绍誉爱吃,不是我。”

    “还是因为许阿姨,她早上的时候没有给你做小笼包?”

    她一连猜了无数,可偏偏猜不到那个重点来,莫先生怒了,“不是许阿姨,不是齐简,不是桑桑也不是隔壁邻居,不是他们,都不是!”

    “那是谁?”莫太太实在想不出来了。

    莫先生看向她,真是咬牙切齿了,“是你!”

    “可是你不是说你不爱吃西瓜吗?”莫太太很是困惑。

    莫先生一把抓过她,将她抱入怀里,莫太太倒也是老实,这个时候没有再乱动了,乖巧坐在他的腿上。将她抱了个满怀,这才感到满足踏实了许多,莫先生的气也消了大半,他才道,“前阵子是谁天天做了蒸糕找我,让我尝来着,现在倒是好了,蒸糕受大家欢迎了,所以都不会留给我了?”

    “啊!”莫太太恍然大悟似,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为了这个,“你是想吃蒸糕啊!”

    莫先生又是轻轻哼了一声,这么骄傲的一个人,不愿意彻底承认。

    莫太太拍拍他的肩头,又是捧住他的脸,让他面向了自己道,“我今天留了好大一块给你呢,就在厨房里边,比绍誉的那块还要大。”

    莫先生一愣,没想到她会给他留一份,莫太太轻声道,“你别告诉别人,不然他们会来要的,嘘!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

    那欣喜若狂的感觉迎面而来,莫先生着实是从地狱到了天堂,一股子清泉从心底透了上来,整个人都凉快舒坦了。

    “走,跟我吃饭去,人都要吃饭……”莫太太从他腿上跳了下来,拉起他的手,就将他往书房外边带。

    而楼下那饭桌上,几人都还没有开饭,正是等着莫太太将莫先生请下来。

    齐简看着时间,“这次过了十分钟。”

    何桑桑道,“看来这次要翻身了。”

    但是刚刚要称赞莫先生此次得以鲤鱼跃龙门,有了质的飞跃,敢和莫太太使脾气了,却是谁料,就见到莫太太拉了莫先生的手下来。

    绍誉喊道,“第十一分钟,老爸打败仗了。”

    对于父亲和母亲两人,绍誉觉得他们就像是一对老顽童,这边母亲成功将父亲请下楼,只能证明父亲这一次的战争就打了败仗。

    莫太太高兴的拉着有些不太情愿的莫先生入了座,那碗筷都放到了他面前,她开心的说,“吃饭咯。”

    莫先生也是放了话,“开饭吧。”

    众人这才一起团团圆圆开了饭,等到了夜里边大伙儿都睡下了。莫太太悄悄拉着莫先生的手,来到了厨房里。莫太太找到了那厨房的柜子,那柜子里边用小碗盖着遮掩着的盘子,交到了莫先生的手里。

    莫先生将小碗拿下一看,那盘子里果然盛着蒸糕。

    莫太太道,“凉了不好吃,我再热一下。”

    将蒸糕热好了,莫先生复又捧着碗盘来吃,莫太太叮咛着道,“小心烫喔。”

    实则莫先生并不饿,但是他还是认真的吃,很是仔细的吃,如此小心翼翼的尝着,只怕错过了那久违的味道,可其实分明不过是一天之隔。两人坐在院子的门槛上,外边的月光很漂亮,渗落在院子里。

    莫太太问道,“好吃吗?”

    “恩,好吃。”莫先生低声回道。

    闲来无聊,莫太太捡了一片飘落在脚边的树叶,那叶尖在地上随意的画着圈,“那我什么时候可以游泳?”

    莫先生道,“你要是想玩水,在家里玩,现在天凉了,去河边玩会感冒。等明年夏天了,你要再想去玩水也行,不过不能穿那些个这么少布料的衣服。”

    “可是她们都这么穿。”莫太太一边抗议一般继续画圈圈。

    莫先生扭头道,“那是电视剧,所以可以,你不可以。”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你这么穿。”

    “你为什么不想?”

    莫太太发挥了不问到结果不死心的功力,莫先生捧着那盘蒸糕道,“因为我会生气,你穿的太少了,我不想让别人瞧见,因为我不喜欢。”

    “你为什么不喜欢?”莫太太又是继续问。

    月光下,莫先生的俊容格外的醒目,那从前从来不曾如此主动坦白的诉说过,但是现在像是重来一次,他说道,“因为我喜欢你。”

    莫太太愣愣的坐在那里,手里的树叶还握着,但是没有再继续画圈圈了,像是被震惊了,又好似懵懂的。莫先生只觉得此刻谈及情爱或许她也不会懂的,所以他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没事,你不喜欢我也没事。”

    莫太太却是道,“其实,我也是喜欢你的。”

    更是不曾想过那情感会得到回应,莫先生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来不及喜悦,因为已经震惊,今日的欢喜来的太多,所以一时间无法承受。这下倒是莫先生茫然了,他问了一个几乎是愚笨的问题,“你,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你有给我开车啊。”

    “……”这算是什么理由,莫先生追着问,“这个不算,还有呢?”

    “因为你有带我去找做蒸糕的师傅。”

    “这个也不算,还有呢?”

    “因为你有带我去玩啊。”

    “这个还是不算,还有呢?”

    这边莫太太一个劲的说着原因,莫先生则是一个劲的说着“不算”,两人太过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没有注意到那后院通向小屋里,那后方处有人探出头来瞧,那是三颗脑袋探了出来。

    最上面的是齐简,后面是何桑桑,最下方的则是绍誉。

    三人看着他们两人在说话,却是都偷着在乐,谁让他们的对话实在太过没有水准了。

    倒是最后莫太太回答不上来了,可莫先生还非要逼着在问,莫太太恼了,起身就要走,一回头瞧见了那探出来偷看的三人,指着他们道,“你们偷听!”

    莫先生猝不及防,回头去瞧,果然是三个窃听的人。

    齐简和何桑桑被抓了个正着只好笑着走出来,“那个,我们什么也没有听到。”

    绍誉却是说,“妈妈,我还差一个爸爸,不如你让司机叔叔当我的爸爸吧!”

    这还真是史无前例,众人都僵在那里。

    莫太太瞧了瞧心爱的儿子,有些小心翼翼的,她扭头问道,“那你要当吗?”

    “要要要!”莫先生一口气说了无数个要字。

    莫太太又是问道,“那你会对他好吗?”

    “我一定对他好。”莫先生也竖起了三根手指。

    众人都屏住气息,等待着莫太太的回答,绍誉也是抬头去瞧,却是忽然瞧见她笑了,给出了那结果来,“那好吧,不过你要是对我家绍誉不好,我就不给你当了。”

    “爸爸!”绍誉立刻呼喊,不再有任何的克制,更是打了声招呼,“你好!”

    “你好,儿子。”莫先生笑应。

    自此,莫先生便上位了,彻底成了这莫家的一家之主,也成了莫太太身边的那一位。

    自从上位后,莫先生的胆子就越来越大,夜里边也不再等着莫太太睡着再和她一起睡了,直接灯还没有灭就躺在了那里,美其名曰暖被子。早起的时候,也不用等莫太太没醒就起,而是抱着她一起睡。

    只因为绍誉说,“爸爸妈妈都是要睡在一起的。”

    后来,绍誉小朋友改了称呼,会呼喊莫先生为老爸,呼喊莫太太为老妈。

    不知道哪一日,莫太太从哪里听来的,称呼起莫先生为“老头”,于是见了人谈起他来,便是一口一个“我家老头”来了。莫先生倒是很高兴,听旁人提起这一出,那脸上一个骄傲自豪。

    这年的冬天,比往年要冷上许多。这一天年关刚过,莫先生刚刚带了一家老小前往外地过年,听闻是那孩子绍誉的奶奶家。再是问起那地方,绍誉只说是很远很远的地方。

    何桑桑问道,“绍誉,为什么不告诉他们是在国外?”以小少爷的聪明,早就知道莫夫人远在国外的国家到底是哪个城市。

    绍誉却说,“我们要低调,低调一些。”

    何桑桑傻眼,这果然是不得了。

    年关过后,绍誉又开学了,有人前来拜访莫先生。那一家人男人生的俊俏,带了一个可爱可人的女孩儿,还有一个坐在轮椅里的昏睡不醒的女人,虽然面色苍白,但是看的出来那五官是漂亮的。

    那位前来拜访的先生,倒是有人瞧见过,谈论而起,有人记得当日莫先生和莫太太办婚礼的时候,他也带着那女孩儿到来,应该是莫先生家的朋友。

    “楚少?”齐简一看见来人,那真是大为诧异,立刻前去汇报。

    楚笑信的到来,不单单是惊到了齐简,更是让莫先生一家都惊到了。赶忙迎了楚笑信进去,带着那女孩儿一起,但是那昏睡不醒的女人,却是被送进了莫先生家隔壁的小楼房里。

    后院里边,莫征衍晒着太阳。只见楚笑信带着女孩儿到来,莫征衍站起身来。两人许久不见,其实一别也没有太久,只是楚笑信沉稳了不少,也见到有些落魄,大概是太过担忧的缘故,所以心思不宁忧虑导致的沧桑。

    “笑烟,好久不见了,你还认识我吗?”莫征衍和那女孩儿打招呼,但是孩子怕生,在楚笑信身旁不出声。

    楚笑信拉过孩子道,“笑烟,这是你莫叔叔,不怕,你还记得宋阿姨吗?她是你宋阿姨的好朋友。”

    孩子还不懂那些大人的关系,但是这一解释也算是能够理解了,只是宋阿姨是谁,孩子也有些忘记,于是紧抓住楚笑信的衣袖不放。

    楚笑信立刻让人带走了笑烟,送她去隔壁的房子里,而后坐下来道,“以后我们可就成邻居了。”

    莫征衍早就知道了一些状况,得知是一位姓楚的先生买下了这幢空置的房子,所以去村长那里打听了,他并不惊奇,微笑回道,“你来了也好,她和笑烟都来了,她也会更高兴。”

    “她呢?”楚笑信问起宋七月来。

    莫征衍道,“接孩子去了。”

    “她会接孩子?”楚笑信质疑了下。

    莫征衍露出一抹笑来,“她比你还机灵。”

    午后傍晚来临前夕,莫太太陪着许阿姨一起去接绍誉放学,等回到家里,绍誉一见楚笑信就喊人。宋七月却是老大不高兴,因为她一看见楚笑信就指着他说,“老头,我不喜欢他,让他走!”

    楚笑信一下无言,敢情还记着之前的事情呢。

    莫先生赶忙转移话题,“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莫先生拉扯了莫太太前往隔壁的楼房,那楼房在除夕期间被重新打扫过了,家具也添置了一些新的,所以很是温馨暖意。莫太太来到了那卧室里,门推开后,那个女人躺在床上,床边还挂着营养液,女人躺在那里就像是睡着了。她的床边,女孩儿静静坐在那里,陪伴着女人。

    莫先生停下了步伐,莫太太瞧见了那床上的人儿,她有些好奇,也有些茫然的走进去。只是看见了那女孩儿,莫太太停住,她拥抱那孩子,更是伸手探向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女人,她握住了她的手。

    没有任何言语,只是这样的静静陪伴,但是突然,莫太太却是哭了,有眼泪流了出来。笑烟瞧见了,孩子很懂事的拿了衣服上的手帕来给她擦眼泪,很缓慢的发出单音节的字眼,“擦擦,不哭。”

    莫先生退出了房间,楚笑信也是将女儿带了出来。

    绍誉也是乖巧的退出,但是一扭头,瞧见了笑信叔叔身边的女孩儿,他记了起来,这个女孩儿是谁,于是便喊道,“你还没有喊我哥哥呢!”

    绍誉开始追着笑烟闹着要她喊他哥哥,笑烟小朋友犹如惊弓之鸟,往父亲怀里直扑,更是转过身去不瞧他。楚笑信护女心切,赶紧带了女儿离开。

    “儿子。”莫先生喊了一声。

    绍誉抬起头,有些郁闷道,“她为什么不喊我哥哥?”

    莫先生道,“来日方长,总有机会的。”

    绍誉小朋友同意的点点头,“老爸,我一定会让她喊我哥哥的。”

    这一日,村子里多了一户新搬来的人家,那家的先生姓楚,听说是莫先生和莫太太的友人。又有人问起绍誉那女孩儿,绍誉回答,“她是我妹妹。”

    虽然,这个妹妹一直没有开口喊过他哥哥。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