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年少两小无猜

番外莫征衍&宋七月之年少两小无猜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自从那一户新来的人家楚先生到里后,村子里边对于这位楚先生也是很好奇。

    听说楚先生早已经娶妻并且有了女儿,但是村里的姑娘还是不信,便有媒人大胆上前去打听,这闲话家常了半天才拉入正题,“楚先生啊。你太太在家里吗?”

    楚先生道,“在家里边呢。”

    “她好像身体不大好?”媒人又是询问,楚先生的太太非但是身体不好,更直接坦白一点来说,那就是昏睡不醒。

    楚先生回道,“她都挺好的。”

    “挺好?”媒人问道。

    楚先生又是道,“只是睡着了。”

    媒人那心里边还替别家姑娘存有的一丝期望,在此时破灭了。因为楚先生脸上的笑容,并不曾见到分毫的埋怨。忽而眼角又瞥见了一个女孩儿,那女孩儿从屋子里边走出来,扒着那门口一双眼睛眨巴眨巴望着。倒是惹人怜爱。

    “笑烟。”楚先生喊了一声。

    女孩儿却还是不肯动,瞧了瞧外边有人就赶紧进了屋去。

    媒人一愣,楚先生道。“是我女儿笑烟,但是怕生,也不大会喊人。”

    “长得真是好可爱。”媒人不禁夸奖,楚先生却是起身道,“她应该是让我进去瞧瞧。”

    媒人有些不死心,她说道,“我可以进去瞧瞧楚太太吗?”

    “当然可以。”楚先生并不拒绝。

    那媒人便跟着楚先生进了屋,十分雅致的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那女孩儿笑烟又扒着楼梯处看着他们。楚先生一过去,牵过了她的手,就往楼上去。一边走一边说道,“这是村里的婆婆,来家里做客,现在去看看妈妈。”

    笑烟点点头,但是不出声。

    媒人又是诧异着,听说那女孩儿自从搬过来了这么久,周遭的村人就没有听见过这个孩子说话。也不知道是真的腼腆害羞,还是不会说话。

    等上了楼后,远远的就听见了女人的声音。

    那是一个清脆的女声,她正有模有样的在念着故事,正是说到那聂小倩和宁采臣,“小倩身世可怜,变成了女鬼冤魂不散,但是那树妖婆婆是个坏人,她绑住了小倩不让她去投胎……”

    越是走的近了。那女声就越离的近,转眼已经到了那房间前方,房门半掩着,楚先生带着女孩儿走了进去。媒人在外面一看,那干净整齐的房间里边,那正在说故事的女人坐在床畔,另一位则是躺在床上,她的双眼是闭着的,好似是睡着了的样子。

    安静的氛围,阳光却暖暖的照下来,有柔和的布艺窗帘,碎花的花纹,将一切都洋洋划开,侧身而坐的女人,有着漂亮的侧脸。而那睡着的女人,却是丽容安宁。

    再是仔细一瞧,媒人认了出来,这说故事的人不正是莫先生家的莫太太。

    探头再一看,睡着的女人却是同样漂亮,只是苍白了些许。那五官盯着一对比,和那小女孩儿生的有七八分相似,特别是那一对柳叶眉,活脱脱就是和女人一模一样。

    媒人轻声开了口,“这孩子长得像妈妈啊。”

    这话语一出,楚先生很是自豪的扭头,“可不是。”

    的确,可不是像她的母亲。

    笑烟挣脱了父亲的手,又是走到莫太太身边去,更是来到母亲身边,她好似在认真的听故事。宏私有血。

    两个女人一个女孩子在这房间里,如此的旁若无人,再也没有理会旁人。媒人看着楚先生上前和莫太太说话,大概是说起那故事说到了结束,所以该换一本了。楚先生点头说好,很是老实的应着声。

    待媒人探望过楚太太,楚先生又将对方迎了下来,“很感谢您来探望我太太。”

    “太客气了……”媒人真是不好意思,其实她还有另有所图,不过已经打消,只是好奇问道,“莫家太太和你家的太太是好朋友?”

    那方才的一幕,多么的温馨,让人瞧了心里也是暖暖的。

    楚先生道,“她们是姐妹。”

    “亲的?”

    “恩,亲的。”楚先生说。

    于是媒人离开后回去就告诉了那些不死心的姑娘们,“你们就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吧,人家楚先生是个好好先生,对她太太是一心一意。楚太太和莫太太更是亲姐妹,所以才搬过来住一起的。”

    “可是我听说莫太太姓宋,可是楚太太好像是姓楚啊?”

    “这不简单了,一个跟爸姓,一个跟妈姓,要不然就是表姐妹堂姐妹的。”

    一听这话,村里的姑娘们都是淳朴的人,那心心念念的想法犹如小荷才露尖尖角,就立刻被打消了,不会再强求,叹息着作罢了。

    只是也有人问起,“那楚太太什么时候会醒?”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很想知道。”楚先生说。

    更有人好奇于那女孩儿,“你家的孩子好像不怎么会开口说话?”

    “她会说话,但是开口晚,说的不好,所以不大说。”楚先生是这么说的。

    村人们了然了,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同住一个村子,也是人杰,哪里会不乐意。在搬来后不过多久,楚先生也去城里上班了,听说他是搞房产的,具体哪家公司不知道。倒是和莫先生一样,朝九晚五的准时归来。

    只是这村里临近莫先生和楚先生屋子的邻居,时常都可以看见这样一幕,那是莫家的孩子绍誉追着楚家的女儿狂跑。后边男孩儿一个劲的追,前面的女孩儿就一个劲的逃,逃的急了,就扑到人怀里,死活多不肯再理。

    邻居们都笑了,这到底是哪一出?

    “绍誉,有你这么当哥哥的吗?你都吓坏了妹妹。”邻居们取笑道。

    绍誉懊恼的皱眉,固执的坚持着自己,“我没有吓坏她!”

    这天放学归来,绍誉又是追着笑烟跑,笑烟瞧见了宋七月,便一下扑进了她的怀抱里。

    莫太太将笑烟护在身前,更是拦住了儿子,像是保护小鸡仔一样,更像是在教育已经长大一些的小鸡仔,“你在做什么?”

    “我在和笑烟说话。”绍誉回答。

    “妹妹不想和你说话,你就不要追着她跑啊。”

    “可是我不追着她跑,她老是躲着我。”绍誉也是委屈的说,但是那眼底却是机灵一片。

    莫太太感到头疼,“你要学会和妹妹好好相处,不然就要画个楚河汉界。”

    笑烟探出脑袋来,像是要听明白楚河汉界到底是什么,绍誉皱眉道,“为什么要画楚河汉界,老妈,这不公平!”

    “你再欺负她,看我怎么收拾你。”莫太太发威了。

    绍誉小朋友学乖了,不敢再乱动去追,当下安静下来,就这么看着母亲带着妹妹走了。

    一旁已经瞧了半天的何桑桑幸灾乐祸道,“看吧,都说不要追着笑烟跑了。”

    绍誉有些不满的哼哼了一声,“自从笑烟来了以后,老妈都不疼我了。”

    何桑桑用手指轻轻一点孩子的脑门,“谁让你这么顽皮,还不快去做作业。”

    “早就做完啦。”

    “又做完了?”何桑桑叹息。

    周岁已满六岁的莫绍誉,现在已经去附近的小学念书,可以说是小霸王一个。这小霸王学习聪明优秀,记什么都特别快,而且一记就记牢了。所以,上学对旁的孩子来说是件苦差事,可对他而言却是件轻松不过的事情。

    每天放学几乎没有作业可言,因为小霸王早就全部学会并且完成。只是这样的学习能力,真让人担忧,因为老师已经提起过,要不要让孩子跳级念书。

    绍誉却是望着远处的笑烟小朋友道,“一会儿我一定追到她了。”

    从放学到晚饭的时间,简直就是老鹰捉小鸡的时间,因为莫太太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护着笑烟。那笑烟小朋友父亲不在,小霸王就称霸了。不过一会儿,笑烟正在吃糖果,一个不小心就发现糖果盒被拿走了。

    笑烟扭头去寻找,就对上了抢走了糖果盒的家伙,眨巴着眼睛继续看他。

    绍誉道,“想吃糖吗?”

    笑烟看着不说话。

    绍誉又是道,“那你喊我声哥哥,我就给你。”

    笑烟还是不说话。

    绍誉退让了一步紧接着又道,“不然你出个声也行。”

    那糖果盒子还在绍誉手里边晃着,诱惑着女孩儿开口,笑烟迟疑犹豫,最终不被美食所惑,她下了椅子走了。

    绍誉抱着那糖果盒郁闷道,“这也不行啊。”

    对于孩子之间的玩耍嬉闹,家长们表示很乐于他们促进友谊发展。莫先生这边看来,绍誉和自家友人家的孩子亲近,这是再好不过。而且这样一来,就可以不再缠着他的太太了。

    对于楚先生而言,笑烟自小就不爱说话和孩子们交流,孩子们也是渐渐对她冷落,所以有个这么积极主动的孩子,也算是不错。

    所以两家的大家长都乐于他们靠近彼此,更是有些看好戏一般,想要瞧瞧绍誉这个小霸王究竟如何能打动雷打不动的笑烟小朋友。

    这厢糖果计划失败了,绍誉并不气馁,他改换了巧克力,“要吃巧克力,就要叫我哥哥。”

    笑烟小朋友看了看,虽然嘴馋可还是扭头走人不理会。

    巧克力计划失败了,又是换下一个,这次换成了爆米花,继续失败。

    而后不管是奶油瓜子,还是香瓜子,酱油瓜子,不论是甜枣还是西瓜哈密瓜橘子苹果,都是失败。失败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失败了无数次。在无数次后,莫先生看向儿子问道,“又败了?”

    绍誉瞧着笑烟已经跟了笑信叔叔回自己屋去了,孩子却是道,“失败乃是成功之母!”

    “好,这才是我的儿子。”莫先生给予了称赞。

    新一轮的诱惑计划继续进行着,但是奈何楚家的笑烟小朋友就像是穿了金钟罩铁布衫一样的刀枪不入,怎么都不肯缴械投降开口喊上一句。渐渐的,孩子也受不住了,有些气馁更是纳闷。

    绍誉问向父亲,“为什么她就是不喊我呢?”

    莫先生道,“大概是她和你还不熟吧。”

    “可是我每天都和她说话啊。”

    “那你是怎么说的?”

    “早上的时候我就和她问好,放学回家了我就找她玩,我还给她拿了吃的……”绍誉开始历数自己所做的一切。

    莫先生沉默听着,却是叹息:儿子,你这都是单方面的。

    事实上,绍誉小朋友的确是早上问好,放学就找她玩,还有拿吃的,但是人家笑烟从来就没有回应过。

    莫先生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革命尚未成功,你还需要努力。”

    “爸爸,笑烟她真的会说话吗?”绍誉又是问道。

    “……会吧。”莫先生都开始迟疑了,因为在家的时间不多,几乎都错过了听那孩子说话的机会,“不如你问问笑信叔叔去。”

    不等答上一句,绍誉奔了就跑,一溜烟跑向了隔壁邻居楚笑信那里。都是相熟的人,所以也不避讳,绍誉奔进去找楚笑信,楚笑信正在看一些文件,而笑烟此时去楼上的房间陪伴妈妈去了。

    绍誉很有礼貌的敲门而入,他去找楚笑信,“笑信叔叔。”

    楚笑信一看见是这个小霸王来了,他放下了手里的文件,也是好奇他来找自己做什么。

    绍誉来到他面前,“你在忙吗?”

    “你都来了,我还能吗?说吧,你来找我,是什么事情?”

    “喔。”绍誉应了一声道,“笑信叔叔,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那笑烟她到底会不会说话?”绍誉问出了口。

    面对孩子的这则问题,楚笑信倒是不惊讶,他反问道,“你难道不记得了,那天你妈妈来看楚烟阿姨的时候,笑烟不是有说话吗?”

    “是有,可是……”绍誉狐疑道,“可是就那一天她有说话。”

    楚笑信对自家的女儿既感到心疼也感到头疼,因为说话的问题,的确是个大问题。笑烟先天不足,开口晚迟迟不会说话。后来楚烟发生意外,孩子更是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不曾开过口。后来宋七月找上了楚烟,才感受到了来自于亲人的呵护。

    再之后,楚笑信从宋七月口中得知楚烟的下落,他前去找她,却是看见了那个孩子。面对孩子,楚笑信又惊又喜,突然被告知自己已经是一个父亲,他却还以为他们的孩子早已经逝去,可不曾料到原来还活下来了一人。

    楚笑信初为人父,整个人也是茫然的,不知道如何与女儿相处,就连靠近也不会。大人之间表达关心和爱护,远不如孩子之间这么简单,顾虑的太多,所以一想的多了,就会近也不是远也不是左右为难。

    楚笑信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呵护备至一点点的接近,才让笑烟不再抗拒排斥,再带着她们回了楚家。面对父母,楚笑信没有再多言,只是宣告了楚烟和笑烟的身份。楚母一向也是疼爱楚笑信的,所以哪怕不是太过认同也是接纳了,毕竟是楚家的血脉。而楚父经历了之前的事情后,整个人也是变了,他不曾开过口,但是也没有再反对过。

    楚笑信认回了妻女后,又是想方设法的想要让笑烟回归到正常儿童的生活里。但是发现,这太过困难。国外的生活都是外国人,楚家的别墅虽然豪华但却太空旷。那是楚笑信第一次听见笑烟开口,是因为那一天楚烟身体有些状况,要送去医院查看,孩子一见到母亲不见,哭的不行。

    这个时候,哭泣到伤心难耐的笑烟,开口呼喊,“妈妈……”

    楚笑信是难过的,可也是高兴的,悲喜交加间听见了孩子第一次开口,哪怕不是对着他呼喊。

    这之后楚笑信试图做了许多的努力,但是发现不行。最终他还是想到了宋七月想到了莫征衍,早年她们就是最好的朋友,而且也是因为她的原因,所以才能继续团聚。

    楚笑信当下做出了决定,他要搬过来和莫征衍他们成为邻居。有了这个想法后,便立刻有了动作,联系村长买住宅。凑巧莫征衍的隔壁一家人家空置了,他立刻就搬了进来。

    自从搬过来以后,日子没有之前那么无趣,有了宋七月的陪伴,他似乎也能感受到楚烟的成长和至少他能看见笑烟被绍誉追着跑了,也会看到笑烟笑了。更听到了笑烟久违的声音,是她对着宋七月说:擦擦,不哭。

    可尽管是如此,让笑烟一下子就改变也是件难事,楚笑信道,“笑烟她以前是不会说话的,但是她现在还会开口了。”

    “为什么她以前不会说话?”在绍誉的印象里,每个孩子都是会说话的,除非是哑巴,可是笑烟又开过口,所以不是哑巴才对。

    楚笑信道,“人和人都是不一样的,每个人都不一样。”

    绍誉立刻接了话,“所以笑烟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

    “恩。”楚笑烟点头,更是寄予了希望,“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要保护笑烟,当她的哥哥。你告诉笑信叔叔,你可以办到吗?”

    绍誉义不容辞,小霸王充满了正义,“没问题!”

    有了正义感和使命感的绍誉,热血沸腾的不依不饶追着笑烟跑,那你来我往的游戏乐此不疲。终于有一天,绍誉拿了一本故事书过来,笑烟起了好奇,一张可爱的脸庞盯着那手里的书不放。或许是因为宋七月的原因,她天天在说故事,所以笑烟也迷上了。

    已经念书的绍誉,比同龄的孩子聪慧许多,那超强的记忆力让他已经识字念书,念书对于他而言,是从小和吃饭一样习惯的事情。绍誉眼前一亮,瞧着笑烟道,“你想听故事吗?”

    笑烟迟疑着,终于第一次给了回应,点了点头。

    “那你喊我一声哥哥?”绍誉又是来了同一句话。

    笑烟小朋友很是为难,既想听故事又难于开口,只是这么看着。

    一双大眼睛看了一会儿,绍誉投降了,“好啦,我说给你听,那你要坐这里。”

    笑烟乖巧点了点头,坐在了绍誉的身边。将那故事书打开来,绍誉开始说故事了,“从前,有一个叫做阿拉丁的少年,他和他的妈妈生活在一起。有一天,他碰见了一个说是他叔叔的法师,要带他出去学手艺。法师带着阿拉丁到了一座山上,在地上生了一堆火,念了几句咒语。隆隆一阵响声,地上出现了一扇石门。法师就说,阿拉丁,这下面有一盏油灯,你去把它拿上来……”

    那故事就一直说,笑烟听的入神就也没有动过。

    等到了吃饭的时间,大人们前来呼喊孩子们吃饭,探头一瞧发现两个孩子坐在一起,倒是第一次没有一个猛追一个猛跑。再看向何桑桑,她已经看的呆了,所以说不出话来。

    莫先生笑道,“我就说,我儿子一定可以。”

    楚先生心想这小子还有点本事,知道说故事来把他女儿给唬住了。

    《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一直说一直说,从第一个说到了最后一个,绍誉和笑烟小朋友也是安安静静的每天这么相处着。等到那故事书说完了,笑烟还在期待着,她会开始站在那院子门口等。

    莫太太瞧见了就会询问,“笑烟,你在等谁?是等绍誉吗?”

    笑烟瞧向宋阿姨,她点了点头。

    莫太太说,“他马上就放学了,你坐在院子里吧。”

    笑烟就乖乖坐在院子里。

    不过多时,绍誉就放学回来了,笑烟立刻起身,就像是等食的小猫撒欢的跑到他面前去。绍誉说却是有些困扰,他必须告诉她一个真相,那就是,“可是那个故事书已经讲完了,没有故事了。”

    笑烟有些失落,眼睛里写满了难过。

    绍誉立刻又说,“虽然故事说完了,但是哥哥可以带你去玩啊。我们出去玩吧,他们都在打弹珠,我带你也去。”说着,把那弹珠取出来,一颗颗五光十色的弹珠,是珍藏的宝贝。

    笑烟好奇,不懂那是什么,却也是有些雀雀欲试,绍誉一把牵起她的手道,“来,哥哥带你去。”

    “桑桑阿姨,我带笑烟出去玩了。”绍誉放下书包带着笑烟往外边走,一边向何桑桑打招呼。

    何桑桑诧异,回头直喊,“太太,绍誉带笑烟出去玩啦!”

    这还是笑烟第一次肯出去和小伙伴玩耍呢!

    凡事有了第一次,便就会有第二次,任何事情都是这样,这孩子间的玩耍更是了。就像是每天必定想要吃的甜点,一旦尝了甜头,就无法忘怀。笑烟从等着听故事,演变成了等着绍誉回来带着她去玩。

    这玩耍也是有讲究的,旁人偏生是不行的,哪个小伙伴也不肯,非要是绍誉才行。

    这倒是让楚先生有些吃味了,以为孩子壮了胆子,也想要带着她去玩,可是一到了小伙伴的圈子里,却又是不肯,怎么也不留下来玩耍。楚先生没辙,只将孩子带了回来。

    绍誉一在,笑烟又肯了,两个孩子高高兴兴的去了。

    楚先生眉头都紧皱了,莫先生倒是很得意,莫太太在一旁挥手叮咛孩子们早些回来吃饭,更不忘记补了一句,“我们家绍誉和笑烟真好啊。”

    楚先生纳闷了,这明明是他家的笑烟,怎么就成了他家的了?

    两个孩子每天最快乐的时光,便是绍誉带着笑烟去玩耍。这一天也是如此,可是突然笑烟却是跑了回来,孩子跑的急冲冲的,那么急那么快,不知道在跑什么,亏了她还认识回家的路。

    一瞧见笑烟,脸色发白,着急的不行,却说不出话来,大人们都在问她怎么回事。

    楚笑信道,“怎么了?你慢慢说,告诉爸爸。”

    笑烟一张脸又是涨的通红,她指着那屋子外边的方向,胡乱的比划着,又是要说些什么,可是却又说不出来,大人们更是莫名,就在这紧急关头,笑烟突然吐出两个字来,“哥、哥……”

    这一声哥哥实在是突然,这么一喊,大人们虽然是惊讶,但是立刻担心起绍誉来,想着他是怎么回事,立刻楚笑信抱起了笑烟,莫征衍和宋七月一起,就去瞧个究竟,绍誉究竟如何。

    等到了村子一处巷子里,却是只见到绍誉正在逗弄两条大狗,那两条狗比人还要大,不知道是从哪里跑了来的,看着让人害怕。其余几个孩子们都跑光了,大概也是被狗狗吓到了。

    莫征衍一行赶到的时候,村里的人也是到来,纷纷围住了来瞧,众人一探讨却是得知这是狼犬,所以格外的大。

    但是不知怎么回事,这狼犬看似凶狠,却不伤害人,很有灵性。绍誉手里边带着面包,他正在喂那狼犬在吃。别的孩子吓得不行,绍誉却是一点也不害怕,回头在喊,“笑烟,你来啊,这两条狗狗好听话的。”

    笑烟站在楚笑信身边,有些胆怯的看着,但是听见绍誉呼喊,便也大了胆子去瞧,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大人们都照看着,发现两条狼犬实则上是十分温驯的,也是稍稍放了心,倒是在一旁商量要怎么处置。

    绍誉拉过笑烟,两个人便在看狗狗。那两条大狗后边,从那巷子后方处,还有几条小狗探出头来,歪歪扭扭的走过来。

    众人一看,这可倒是好了,原来是狼犬一家带着小狼犬流浪到了这里。

    笑烟本是害怕的狗狗的,但是在绍誉的带领下也不怕了,反倒是和狗狗们玩耍起来。

    村里的村支书想了想道,“我看这两几条狗是外边来的,没办法得处置。”

    村子里边的处置是十分现实残酷的,没有人认领便要人道毁灭,死亡是唯一的途径。

    绍誉却是不答应,“不要带走,我来养。”

    绍誉看向了父亲和母亲,“老爸,老妈,我想养它们,就让狗狗们住在我们家的后院吧。”

    大人们正在沉思是否可行,绍誉着急,又是拉着笑烟一起,“笑烟,我们一起养狗狗好不好?”

    笑烟却是应了,点了点头。

    两个孩子都表示要养在家里,大人们也倒是同意,不过是多了口粮而已,瞧见这几条狼犬漂泊无依,也着实可怜。只是预防针之类,还是事先要打过,所以先送去村委那里,看过没有疾病后再送回到家里。

    绍誉表示同意,笑烟自然也不会有异议。

    这一场闹剧有了结果,也算是散了,回去的路上,莫太太在问事情发生的经过,绍誉正是在说,“刚才我带着笑烟回家,突然两条狗冲出来了,大家都跑了,我就让跑笑烟也先回家。然后我发现狗狗很好哎……”

    绍誉说着那经过,待他说完回头问道,“笑烟,你说是不是?”

    笑烟也不说话,只是继续点头,她却很轻的喊了那两个字,“哥哥。”

    这一喊众人才又回过神来,笑烟小朋友终于开口喊了绍誉,小霸王当下高兴的跳了起来,“笑烟终于喊我哥哥咯,终于喊我咯!”

    大伙儿也都是在高兴着,想着孩子肯开口就是转好的开始。可是楚先生有些愁眉不展,他的地位好像不保了,更让他郁闷的是:为什么他家的宝贝女儿不是先喊他这个爸爸,而是喊哥哥?

    这问题郁闷了楚先生好几天,后来就看见笑烟挂在嘴边便是“哥哥”“哥哥”,让楚先生感觉自家的女儿这边还没长大,但是好像已经嫁人了。

    这一年笑烟小朋友终于在哥哥绍誉的劝说下,迈出了艰辛的一步去学校上学了。

    学校里边,笑烟第一天上学,孩子怕生有些不知所措。

    那幼稚园离小学并不远,绍誉课间悄悄来瞧,小霸王对着那些学弟学妹们说,“楚笑烟是我妹妹,你们不许欺负她!”

    孩子们哪里敢惹,纷纷点头表示一定不会。

    楚先生感慨万千,莫先生倒是欢喜,莫太太看了一眼楚先生那张哭丧的脸,她直接道,“我看笑烟还是早点过门吧。”

    莫先生在旁补了一句,“我看行。”

    楚先生气的没了声,莫太太已经进了屋去给那昏睡不醒的姐姐说故事了。

    傍晚的时候,两个孩子都放了学,小霸王牵了妹妹的手回来,跑去看那接回家的狗狗一家。玩的累了,靠着那树身草地上一躺,夏日里边正是热烘烘的。大人们前来一瞧,居然已经睡着了。

    笑烟靠着绍誉,孩子们的笑容天真毫无世故。夏日里的蝉吟唱着,好似在鸣声。

    远处传来莫太太的朗读声,这几日她时兴起朗读诗词来,“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