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72章:你做得到吗

第472章:你做得到吗

 热门推荐:
    “你说吧。”他却又是缓缓开口,注视着她,仿佛真的是要聆听。

    那积压让心头窒闷着,这一刻。宋七月道,“你让我说”

    “恩。”莫征衍应了。

    她要说什么让她决定他的去留是挽留还是怎样

    全都不明白,可是那份窒闷已经压过了理智,让她再也顾不得,让她将一切摊开,让她将心里所想全都倾倒而出,她眉宇一凝,女声也是一定,“现在所有的事情已经都知道了,当年的一切,也都是身不由己,弥补她,怎么样都好,只要她满意。”

    “你所指的满意又是怎么样。”莫征衍问道。

    宋七月凝眸道,“给她足够的钱。让她可以安定的生活。”

    “你觉得钱能够解决一切”莫征衍眸光深锁住她。

    “或许我这么说,你会觉得我很冷血很世故,但是我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以她的身份背景,她也不会缺钱。可是这个世界每天都在变,谁也说不准,或许她会需要”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宋七月都觉得自己真是够无情,可是她还能怎么样。这仿佛是唯一能够的。

    她接着又道,“当然。还要帮她好好治疗,但是不要再留在港城了。”

    “找一个清静的地方,别的城市,或者国外都可以,或者她也可以回家,程家毕竟是她的家。”依照程青宁现在的情况,她这么反感李承逸,恐怕也是不能再和李承逸一起,所以就让回到程家去。

    宋七月将这些安排一一道出。“我会让kent医生一起陪着她,为她继续进行治疗,我想以kent高超的医术,一定不会有问题。”

    “就是这些么。”莫征衍接着问。

    “不还有”宋七月否定了,在一瞬的沉默里,她朝他道,“你不再见她”

    不再每天去医院,不再送去白色马蹄莲,不再将他们的花瓶放在病房里,不再因为她的事情就会将她放到第二位,不再因为她而笑的高兴,不再想着她念着她担心着她,是爱她还是愧疚于她,宋七月也分不清,唯有一点却是明了

    那就是

    “送她走,不要再见她不要再有任何的联系从此以后,不见面不联系,一点也不”宋七月决绝说道。

    或许,那些若无其事的伪装,早就想要褪下,而那些隐忍的宽容,早已被束缚了太久,或许她早就想这么说,所以才能一鼓作气,说的这么彻底。当她将这些说完,宋七月的气息一沉,她又让自己沉静下来。

    四目相对,这办公室里静的出奇,她说道,“就是这些”

    “你做得到吗”她质问着,再次索要一个回答。

    是寂静里那时钟的针摆动,发出轻微的嗒嗒声,夹杂着他的男声一并而起,“如果不呢。”

    不

    一个字,又好似证明了一切

    又仿佛告诉她,她这些任性自私残忍的话语,根本就是天方夜谭,那只是她用来愉悦自己宣泄情绪的渠道。

    可是那份窒闷,却在这一刻竟变的如此不堪,是情绪全都被渲染挑起,竟是急怒攻心,逼得她颤了声,“是你问我,我希望你怎么做,也是你问我,我想让你怎么办,是你让我说,可是我说了,你既然做不到,那么又为什么要让我说,为什么要来问我”

    “莫征衍,如果你做不到,那就不用来问我。这个问题,不如你自己问问自己,这是你自己要想的”

    这几句话几乎是切齿的说了出来,宋七月随即而起,她拿过文件转身而出。

    莫征衍还坐在那大班椅里,寂静的办公室,像是一座白色巨塔,他置身其中,仿佛要被吞噬。

    宋七月回到自己的部门,邵飞进来道,“刚才康氏的康总秘书来电,汇誊的技术团队明天的班机就会抵达港城,康总会去接机。”

    “你怎么了”邵飞汇报完,见她冷着一张脸,不禁问道。

    宋七月回过神来,却还是拧着眉,“没事,汇誊这次的负责人是谁”

    “经理范海洋,还有主管宋向晚。”邵飞回道。

    范海洋宋向晚

    宋七月早先也知道宋向晚已经进入汇誊工作,而且当上了主管,但是没有料到她竟然会是这次汇誊的负责人,况且竟然还有范海洋,这真是意料之外。

    “明天我也去。”宋七月沉思间道。

    若非这次汇誊同意支援,那么项目一定是拿不下来的,更也因为宋向晚和宋七月的关系,她该是去接机,表示这次的重视程度,也是示意两家公司之间友好合作。

    “通知总经办,宋氏汇誊明天的行程,以及负责人名单。”宋七月吩咐完毕,又是嘱咐,“给我温杯牛奶”

    邵飞瞪向她,“你当我是你保姆”

    “是小秘”宋七月笑。

    温热的牛奶果然来了,宋七月一口气喝下大半杯,那份灼烧的焦灼感这才仿佛被冲淡了一些,让她平息下来。她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去生气,总是要好好保重自己。

    等到下了班直接回家去,此刻唯一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就是见到儿子阳阳。

    夜里边的医院,程青宁这两天恢复的很好,积极配合着治疗,整个人也开朗了许多。她正和kent医生在聊天,两人聊的很是投缘,程青宁笑道,“kent医生,你很健谈,认识你真好。”

    “和你聊天我也很高兴。”kent回道。

    此时,有人而来,门被推开了,正是莫征衍。

    瞧见莫征衍到来,kent朝他打了个照面,“莫先生,最近程小姐的状况挺好,你们慢慢聊,我先出去了。”

    莫征衍看着他,沉默的颌首,他来到了那床前。

    “征衍,你来了。”程青宁笑着,kent离开了病房,她又是道,“我今天觉得精神很好,下午的时候还和王看护去楼下散步了,吃过晚饭还去健身房那里打了一会儿乒乓球”

    她开心诉说着,莫征衍聆听着,“明天想看什么书,我替你带过来。”

    “都可以,我不挑。”程青宁随口应道,莫征衍回道,“那我就看着办了。”

    这边两人聊着,程青宁拿出了一个相机来,她笑道,“你看,这是kent医生借给我用的,今天我出去散步的时候,空着拍了些照片。”

    她呼喊着就将那相机拿到他的面前,莫征衍就着她的手在看,那不过是普通的相机,照片都存在数据里,但是透过那小小的屏幕还是可以看见,果然都是她一一拍下的。

    突然,那画面转到了其中一张。

    是马蹄莲在花瓶里,白色的花朵,绿色的花枝,还有玉白的瓷瓶,被放在窗台上,阳光的光线处理的很好,所以特别的美。

    “这张拍的特别好吧下午的阳光从这个角度照下来,是最好的角度了”程青宁笑着,她又是问道,“征衍,你从哪里找来的花瓶,真好看,我很喜欢。”

    莫征衍的视线从相机上挪开,望向了那放在柜子上的花瓶。

    这个花瓶,他又怎么会忘记,是她买的,是属于她的。

    “是她的。”莫征衍低声说。

    程青宁的笑容一缓,“是你太太的”

    “恩,她买的,正好合适,就拿过来用了。”莫征衍回道。

    这个花瓶,是属于宋七月的花瓶,程青宁道,“放在这里可以吗。”

    “她也希望你早点好起来。”莫征衍看着那花瓶道,程青宁垂眸,手里的相机轻轻捧在怀里。

    次日机场,准点的航班,从海城飞抵港城,宋七月和康子文带着下属,在候机大厅里等候他们一行人到来。

    不过多久就看到人群陆续而出,人影绰绰里,终于看见了汇誊一行。

    他们迎了上去,宋七月看见了范海洋,更看见了宋向晚。

    范海洋是旧相识了,原先就是一所大学的,更是当年曾经一起奋斗过的伙伴。

    宋向晚此次到来,一身职业打扮,却是时髦端庄,宋家千金风范不减当年。

    “范经理,宋主管,欢迎两位到来。”康子文热情迎接,一一和他们握手。

    宋七月也是伸出手来,“范经理,宋主管,欢迎欢迎。”

    “宋经理,我们就不用这一套了吧。”范海洋瞧见宋七月,他也是直接,当下寒暄。

    宋七月也是笑了,老朋友见面,果然还是自在许多。

    眼下也来不及再多聊,在接到他们后,最先赶往下榻的酒店放下东西。今日他们一行在港城,也要入住一段日子,所以直接长期包下了酒店套房。待他们放下行李后,时间尚早,所以午后先前往康氏会面。

    “莫总,宋氏汇誊的技术团队已经抵达港城,负责人是范海洋经理,宋向晚主管,刚刚去酒店下榻了,现在康总带着去了康氏,宋经理有陪同”钱珏一一汇报情况,莫征衍默然听着,钱珏又道,“晚上设宴,就在下榻的酒店,博纳也会到”

    在康氏会面后,宋向晚和范海洋就先回了酒店稍作休息,而宋七月则是送他们到了酒店,回廊里边,宋七月笑问,“范经理,还真是没想到,你竟然进了汇誊。”

    “宋总慧眼识英雄,我就过来了。”范海洋简单道。巨狂史弟。

    宋七月一想,范海洋的确是个人才,当年他们大学时候一行人里,范海洋就已经是出类拔萃,聪明才智不在周苏赫之下,几乎是平分秋色。这样的优秀人才,宋连衡的确是不会想要放过,“看来宋总一定是高薪聘请你的”

    范海洋笑笑道,“你们两姐妹接着聊吧。”

    宋向晚的房间就在范海洋隔壁,她开门而入,宋七月也走了进去。

    “你不是要回公司”宋向晚问道。

    宋七月道,“这次的项目,怎么是你过来了”

    “本来就是我负责接头的,我当然会过来。”宋向晚回道。

    宋七月知道此番康子文去汇誊和他会面的人是她,但也是没有想到她会过来,“你是要住在酒店,还是住我那里去”

    宋向晚过来,宋七月总归是要照顾好她,酒店虽然齐全,可总归是不方便,宋向晚却是道,“我这次是过来工作,又不是探亲,不用了,这里就行了。”

    “那你看着办吧,周末的时候住我那去也行。”宋七月也是明白,出来办事不好太区别对待,“有什么需要的,再找我。”

    “行了,你快走吧。”宋向晚催促了一声,宋七月笑着离去。

    送完了宋七月,宋向晚想要去洗个澡了。放下东西,脱下外套,她顺势拿出手机来,想了想翻开了发件箱,打下一条信息:苏赫,我已经到港城了,这次是我带队,刚刚见到了七月,她来接的机。

    发送成功,宋向晚看见那上一条回信,是周苏赫回过来的消息:你公事公办。

    上一条信息,她告诉康氏来找汇誊做支援,询问他要不要答应,他只是简单的这么回了一句。

    “嗡嗡”手机回过来一条信息,宋向晚急忙打开来瞧,却不是来自于他。

    而是范海洋:你累了就休息吧,晚上饭局开始前我会来喊你。

    宋向晚看过信息,放下了手机。

    扭头望向窗外,阳光很是不错,慵懒的照进这房间里,宋向晚忽然想起从前,第一次来港城,是因为周苏赫在这里办事,当时也是住在酒店。可是今日,她又到港城,却只有她独自一人。

    港城繁华依旧,却不知怎么的,竟然如此空寂。

    当天晚上的饭局,可谓是几家公司都云集。

    康子文自然是到场,宋七月也一早来了,宋向晚和范海洋等人,原本就在酒店,所以下来到包厢里等候就行。那一行技术骨干都是有才华的人,纷纷坐了一间,宋七月则是全权交给了邵飞来接待,康子文没有意见,十分乐意。

    而这个包厢里则是他们主力一行。

    就在他们到来不久后,博纳也到了,李承逸翩然而来。李承逸会亲自到,这倒是给足了面子。一来是因为项目,二来想必也是因为这一方是汇誊的缘故。

    “范经理,宋主管,久仰久仰。”李承逸寒暄应对。

    两人也是和他握手问候,正是开场,刚刚打过招呼还未入席,这包间的门又被人敲响推开了,众人回头瞧去,对上来人,却都是一怔。

    齐简开了路,后方迎面而来的正是莫征衍

    宋七月没有想到他会来,事先也没有说过一声,怔愣之间,莫征衍已经缓步走了进来,一派的从容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