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73章:不会放你走

第473章:不会放你走

 热门推荐:
    “莫总”康子文率先出声,迎上了莫征衍。

    莫征衍瞧向众人,“大家都早到了,是我来迟了。”

    “没想到莫总也会来。莫总真是看中汇誊。”李承逸微笑道。

    这两个男人,分明在私底下还多次的争锋相对,但是一到饭局上,又像是不曾发生过那些事情一般,如此的处之泰然,宋七月却是觉得眼下真是破朔迷离,她开口道,“莫总,我来介绍,这两位是汇誊的负责人,范经理,宋主管。”

    “范经理。”莫征衍上前,和范海洋握手,“青年才俊。”

    “太客气了。有幸今天能见到莫总。”范海洋微笑相握,这却真是久仰大名。

    早先就听闻过莫氏大少的名讳,更是在朋友圈里听闻宋七月所嫁之人就是他,虽然当时周苏赫遭遇危机,他没有跟去冰城,但是也从好友杜宇口中听到了许多的经过。今日终于得见莫家大少。范海洋不禁微眯起眼眸来瞧。

    莫征衍,他就是让周苏赫败下阵来的男人。

    “莫总,好久不见。”宋向晚随后也是微笑问候。

    莫征衍和她之间,那是心照不宣了,笑着应声,“坐吧,都站着做什么。”

    众人笑谈间便也坐了下来,菜肴一道道上来,欢聚在此,一来是为了此次项目的合作而聚会,二来其实这关系也是众人皆知。宋氏和莫氏,因为宋七月的关系,更是多了联姻这一层。

    “希望这次的合作,一帆风顺”这第一杯酒,莫征衍举杯预祝。

    众人都举起酒杯来,为今日开局碰杯。期间谈起了项目前期的计划,已经交给康氏来操盘,而策划方面交给了莫氏,宋氏的技术团队全面准备着,博纳则是龙头位置。

    “今天真是高兴,这个项目可以说是声势浩大。”李承逸开口笑道。

    的确是声势浩大,从一开始的解约违约,到后面的再次洽谈合作,再到现在的成功,历经了无数的过程。其中一切,纵然宋氏和康氏不完全了解,但是宋七月却是能够一一清楚。

    “博纳能够和莫氏合作,这已经是一件值得关注的事,现在又有康氏,还能有宋氏的技术,简直就是如虎添翼”李承逸也是举杯。“来,我敬几位一杯”

    酒杯交错着,康子文道,“这也是多亏了宋氏的信任支持。”

    “如果不是康氏给这次机会。又恰好有莫氏和博纳的合作,那么怎么会有宋氏的用武之地”范海洋的话兜转着。

    宋向晚笑道,“宋总也是很高兴能有这次的合作机会。”

    “说的也是,如果没有莫氏和博纳,那么这次也是难成,我们也在这里聚不了。”康子文也是笑应。

    莫征衍的酒杯朝众人一比,缓缓转过整张桌子,对过每一个人,最后停留在李承逸的身上,“是要感谢李总,没有博纳哪里有今天。”

    李承逸微笑,众人又是一杯酒敬下,“莫总要来感谢我,但是我却要感谢另外一个人。”

    众人狐疑,想着他是要谢谁,李承逸的眸光落在一人身上。

    宋七月迎上了他

    “李总难道是要说我”宋七月笑问。

    “可不正是宋经理你”李承逸笑着反问,“如果没有宋经理这么坚持不懈兢兢业业,那么这次怎么会成功,多亏了宋经理”

    旁人听闻只是笑着,莫征衍却是眼眸深沉。

    宋七月听到他这么说,这些日子里的一切好似一下放映而过,想起南城一切,想起回到港城后的一切,想到他们之间的所有纠缠,她微笑着以对。

    “来,我们一起来敬宋经理一杯。”李承逸邀请而起。

    众人起身,迎向了宋七月,她举起酒杯喝下。

    酒的味道应该是辛辣中带着些刺激,此刻却是微微的涩意。

    这边他们的包间里畅快闲聊着,隔间的包间里,也是一桌人聚着。齐简也入了座,邵飞招待着,他应对如流,丝毫没有任何差池,气氛也是热闹。宴席至半,突然他接到了一个电话,那铃声不断响起催着他。

    邵飞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对齐简道,“齐特助,这里就暂时交给你了。”

    齐简点了个头,邵飞便是出去接听,“我在忙,什么事”

    “你现在给我转身”却是女声不满的传来,邵飞一回身过去,就看见一道身影站在这回廊另一头。

    女人正怒目看着他,因为愤怒,所以哪怕隔了距离,她的眸子也都是那么亮腾

    邵飞立刻走过去,不等女人开口,他一把抓过她,就带着她往无人的角落里走。女人刚要斥责,他喝了一声,“跟我过来”

    等到了无人的角落,邵飞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乔晨曦立刻反问,“这家酒店难道是你开的你能来应酬,我就不能来了”

    邵飞也没了声,他又是问道,“你找我出来,有什么事就快说”

    “你”乔晨曦被他的态度一下气的说不出话来,那心中的郁结当真是被积压到了一定程度,突然冷不防道,“你都不会给我打电话吗”

    若不是今天也有应酬在此,若不是从下属那里得知莫征衍也在这里,而后又打听到他们一行人在这里会面,她也不会得知他在,乔晨曦更是怒道,“挂了我的电话不算,还这么多天都没有找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邵飞被她一问,心里也是烦乱着,“我最近忙。”

    “你有什么忙的最近她手上不就是一个博纳的项目吗不是已经定下来了忙到你连一个电话也不给我”乔晨曦质问着,她越是愤怒起来,那无法倾诉的委屈,让她骄纵的女声听着竟有一丝娇嗔来,“你难道都不会想我吗”

    这千头万绪的,劈头盖下来,邵飞瞧着她,那心中一悸,被触动了似的,看着她的时候竟是没了声

    “邵飞。”乔晨曦又是唤来一声,她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臂,她抬头道,“就当是你赢了。”

    就在不久前,当得知莫氏和博纳的项目后,她和邵飞就此探讨过,乔晨曦一口咬定宋七月不会拿下项目,然而邵飞却是持相反的态度。就因为这一点,于是就莫名争执起来,她打赌宋七月一定会失败。

    后来,乔晨曦有一次撞见了宋七月和康子文,就立刻电话告诉了他。再后来那一天下雨,更是在雨中直接撞见了他们,他直接将自己的伞留给了她。

    此刻,这场随口一说的赌约,乔晨曦认输道,“你赢了,还不行吗”

    邵飞蹙眉,那声音却是柔和了几分,“好了,我还要回去,有什么事情空了再说。”

    “我不要空了再说,现在就要说”乔晨曦抓住了他,可不想就这样放他走,“你就算是要让她赢,也不用气我辞职,还进到莫氏里去你当秘书,这像什么样子”

    “我,乔晨曦的,我的”对他的定义说不出口,乔晨曦顿了顿道,“让别人知道了,不像样子”

    邵飞一听此话,他眉宇更是紧皱,“我去当秘书又怎么了我就算是当公关,难道就见不得人了,给你乔大小姐丢脸了”

    乔晨曦也是理不清话语了,她抓着他道,“可你也不能去给她秘书”

    “乔晨曦,我告诉你,没有人能命令我”邵飞眼眸一紧。

    “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那愤怒的点好似又提升到了一个新高度,乔晨曦死死攥住他的手臂,“好好的经理你不当,辞职就去给人家当秘书,难道当她宋七月的秘书就有这么了不起吗”

    “你现在就辞职,乔氏缺人手,多的是好职位等着你”乔晨曦怒道。

    邵飞道,“我宁愿去当她的秘书,你的好意就不用了”

    “邵飞你再说一次”乔晨曦气到将他推开,她的步伐又是往前一步,却是握紧了拳,“宋七月和我,你选哪一个”

    “没什么好选的。”邵飞看着她,沉声回道。

    乔晨曦瞪着他,两人僵持之际,有人来寻,是下属,大概是许久不见乔晨曦,便来瞧瞧究竟,“大小姐”

    邵飞见状,他回了一句,转身折返而回,“那我就先走了。”

    见着邵飞远去不见,乔晨曦站在那里,她气的切齿,一对上那下属,她喝道,“谁让你出来的”

    那人倒是欲哭无泪。

    饭局仍是继续着,席间过半,酒意也是蒙蒙而上,只是这一局都是点到为止,所以是不会醉酒的。这谈笑的话语缤纷,忽而李承逸道,“这次也是难得,宋主管过来港城,也是正好和宋经理碰面,两姐妹有些日子没见面,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吧。”

    他一下提起姐妹关系,宋七月道,“可不是,这次还多亏了李总,所以我和向晚才能聚一聚。”

    宋向晚没有出声,只是微笑着。

    “听说宋主管还没有结婚,不过未婚夫是周氏的三公子,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李承逸笑问,“宋主管这次过来了,周三少也会过来吧”

    “他工作忙,而且我这次出来也是公事,所以应该不会过来。”宋向晚回道。

    范海洋在旁静默听着,适时的开口,“听说李总结婚了,怎么没见到李太太”

    旁人无心的随口询问,却是挑起了一根刺一般,李承逸道,“我太太最近身体不大好在静养。”

    “是我抱歉,希望李太太早日康复。”范海洋敬酒。

    “不用抱歉。”李承逸笑道,他眸光一转,“其实我倒是有点好奇,范经理,这次汇誊怎么会应下这个合作”

    范海洋的应答自然是官方的,将各自的利益一说,又将前进一展开,合情合理。这套官方的言论,也该是如此,滴水不漏的恰到好处。李承逸也是找不到反驳点,他却是笑道,“不过,这里面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宋主管,你说是吗。”李承逸不往下说,却是询问宋主管。

    宋向晚一怔,她回过神来笑道,“李总是想说因为宋家和莫家的关系,所以是来帮忙的那可就错了,商场是一向都是公私分明。”

    “好好一句公私分明”李承逸喝道,“莫总,莫氏有宋经理,汇誊有宋主管,就可以放心了”

    莫征衍微笑,他朝宋向晚敬了一杯,而后又是朝向了宋七月,“我也要敬我的贤内助一杯。”

    “没有这么好的太太,这次的项目怎么会成。”他笑着说道,酒杯朝她而来。

    宋七月迎上他,本还是微笑的眼睛,对上他的刹那,却是忽然一僵,一双阴鹫的眼眸而来,这感谢之酒,这轻轻的一碰杯,那酒味更是涩的奇杂。

    夜里不算深,这局也就散了,也是放宋向晚等人上去休息,他们今日航班奔波劳累。李承逸的车也是走了,告别了康子文和邵飞,莫征衍将车门一开,“上车吧。”

    宋七月便也坐了上去,“向晚,范海洋,你们也早点休息。”

    宋向晚他们目送着,范海洋道,“莫总对你姐姐很好。”

    “你哪里看出来了”宋向晚问道。

    “开车门,夹菜,递餐巾。”范海洋列举了三点,宋向晚道,“你倒是看的很仔细。”

    “就在对面,不想看见也难。”范海洋微笑。

    宋向晚道,“姐夫是挺好,不过苏赫更好,苏赫他更细心。”

    范海洋看着她转身的侧影,他忽然问道,“是吗。”

    “当然”她不假思索。

    “那么,周苏赫他会过来看你吗。”不知怎的,范海洋问道。

    “他工作忙,说了要来,但是我没让他来。”宋向晚已经转身往酒店大厅进入,她的声音远去。

    范海洋注视着她的背影远去了些,却是欲言又止,这才又迈开步伐跟了上去。

    回到酒店的套房里,和范海洋告别,宋向晚进了去。一切都安静下来,卧室里开了一盏小灯,她走进去,拿起手机来瞧,下午发出的消息,他在方才才回过来:好好工作。

    那是在半个小时之前,宋向晚立刻握着手机,又是发过去:苏赫,刚刚和他们去吃饭了,他们也有提起你,问你空吗,如果空了,过来可以一起碰个面。

    这一次,他回了过来:不了,最近有点忙。

    以往时候,不知道是频率不对,还是哪里有问题,宋向晚每一次都等不到他的第一时间回信,而当他回过来的时候,又不知去了哪里。现在却是不料,他回的那么快。

    可是,宋向晚看着这一行字,不知是失落还是其他,她又是发过去:这一次我会在港城住一段日子,你要是不忙的话,都可以过来。

    那头又没了回信。

    港城霓虹繁华

    车子往莫家老宅的方向而去,车子里很安静,车外边却也同样安静,将车窗降下一些,有暖暖的热风袭面,宋七月的耳畔是隆隆风声而过,却是突然,一旁的他问道,“这一次,汇誊为什么会答应技术支援。”

    宋七月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早先达成的时候,他也没有询问过,她看着窗外回道,“就像是范海洋说的,汇誊能和久远以及博纳合作,这对于他们而言没有坏处,而且康氏给的分成也够理想,他们会拿下也是正常的思考范畴。”

    “只是这样”莫征衍又是问道。

    宋七月听到这句,她凝眸道,“那么,你觉得,应该还能怎么样”

    “汇誊会答应合作的背后,难道没有一点因为是别的”莫征衍男声低沉着而来。

    宋七月终于听明白,他到底是在说什么,又是在想什么,她扭头瞧向他,发现他也正在看她,那双眼眸深沉如宴席上一般,看不清的眸光,她冷声道,“你如果觉得这里面还有别的原因,那么你不该来问我,不如你去问问宋氏,问问这次的负责人,向晚她是接手康氏和康子文直接洽谈的经手人。”

    莫征衍并不说话,只是沉默着收回了视线,宋七月也别过脸去。

    这一路霓虹闪烁,却是漫长的,不知要开往何处。

    次日宋向晚一行来到莫氏,正是为合作来洽谈,宋七月接待了他们。而后方的技术支援,则是由康氏来负责工作室等一系列问题。而宋向晚也是要将一份由宋连衡亲自签署的合同送给莫征衍,宋七月这边招待着范海洋,她就让邵飞送宋向晚上去。

    宋向晚来到了总经办,钱珏带她入内。

    宋向晚虽然和莫征衍有过多次的接触,但这却还是她第一次上到久远的总经办,如此一瞧,当真是大气非凡。

    莫征衍一早就知道她要到来,他起身相迎,“这里坐吧。”

    两人来到沙发里入座,宋向晚道明来意,将合同送上,莫征衍接过,他低头看过那文件内容。虽然博纳是龙头,但是这归根究底莫氏还是首脑,汇誊一向都为保齐全,所以必定会有这样一份合同。

    莫征衍缓缓看过那内容,他的笔已经落下签署名字,又是递回给宋向晚。

    宋向晚接过了,莫征衍道,“向晚,这次没想到会是你过来。”

    “姐夫前阵子不在港城,所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后来我就进了汇誊工作。”宋向晚微笑道。

    “君姨有提起。”莫征衍回道。

    提起了君姨,宋向晚道,“姑姑说,姐夫和姐姐要是有空,忙过了这一阵,多去海城走走,也回家看看。”

    “好。”莫征衍也是应了,就在闲聊之中,他问道,“向晚,听说这次和康氏会面的经手人是你,你当时怎么会同意康氏的邀约。”

    “姐夫,你为什么说我同意汇誊可不是我当家。”宋向晚道。

    “那么,你大哥,宋总,他又为什么会同意”他接着询问。

    宋向晚这才发现自己无端端就陷入了他的语言陷阱了,这兜转了一圈,问题还是依旧,直视着他,才又发现莫征衍的眼睛,好似能洞察人心一般。而她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宋向晚,各种的高层会议也出席了不少,所以微笑道,“昨天范经理也说的很清楚,这也是宋总的意思。”

    “于公是这样,不过于私来说,这也不是全部。”不等他继续发问,宋向晚开了口。

    莫征衍狐疑出声,“哦”

    “姐夫,你娶了姐姐,宋家和莫家就是亲戚,其实本来我们两家也是远亲,是应该互相帮助。”宋向晚道,“姐夫家好,我们家也好。”

    “再来,”宋向晚停顿了下,她抬眸道,“之前七月也帮过苏赫,算起来也是姐夫帮了苏赫,这一次,也是该我们帮忙。所以,我和苏赫的意思一致,在康总来汇誊洽谈的时候,我投了赞成票。”巨刚爪亡。

    莫征衍很是沉静的坐着,他听完这些后,只是问道,“那么这些,也是你姐姐的意思”

    宋向晚默了下,她应道,“当然。”

    宋向晚签完合同而下,范海洋也和宋七月聊的差不多了,他们还要赶去康氏,也不再继续待下去,于是道别而去。紧接着,宋七月这边却是收到了一个新的信息,有关于博纳,这让她不得不再次前往总经办。

    宋七月敲门而入,她来到他面前,他正站在那落地窗前,抽着一支烟。

    “博纳的李总说,项目在启动之前,还需要一个人的签字。”宋七月上前道。

    莫征衍道,“这是博纳的问题。”

    “这个人是程经理。”宋七月直接道,“她是博纳的股东,占很大比例的股份。”

    也就在方才,博纳来电,李承逸这边项目启动缺一个人的最后签字同意,而这个人正是程青宁。博纳可谓是李承逸一手白手起家,股东并不多,基本都掌握在自己手里,但是这不包括程青宁。而现在程青宁在医院里治疗,李承逸因为她的个人意愿问题,根本就不见他。于是僵局出现了,所以李承逸还需要和程青宁见面后才能开启。

    “这是博纳自己所要解决的问题。”莫征衍却还是这句话,宋七月听明白了,“我会催博纳,让他们尽快搞定。”

    宋七月报告完了,她就要离开,她的身体却被他一下拦住,手臂猛的一伸将她握住

    宋七月的步伐一止,却是迎上他的眼眸,深沉里带着决绝

    “我不会放你走”他突兀的,一把握住她的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