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74章:我不会退

第474章:我不会退

 热门推荐:
    我不会放你走

    是他这么说着,用这样绝烈的眸光,好似要将她刻进眼眸里去似的,宋七月却是整个人都茫然着。不明白他此刻的话语,到底是哪来的如此一句,可是心却有些颤着,她抿着唇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莫征衍紧握住她,他凝眉道,“意思就是,我的妻子只有一个”

    “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他说出肯定的誓言,仿佛拉住了她,就算是下了黄泉,也要势必拉着她一起共赴

    那颗心愈发颤了起来,宋七月满腔的血都好似被他点燃沸腾了。定睛之间,她却是想到了最为关键的一个问题,“那么她呢。”

    “程青宁,你又打算拿她怎么办。”宋七月注视着他问道。

    而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个人,那个曾为他经历承受了那么多的女子,甚至是为了他拿掉了曾经属于他们的孩子。这样一个女子,他又要如何去面对,更要如何安顿。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治好她。”莫征衍沉眸道。

    “要是治好了,然后呢。”她缓缓追问。

    “等治好了再说。”他不愿再多回答,更不愿多想。

    于是上一个问题还未彻底解决,新的问题又面临了,宋七月道,“如果治不好了,你又打算怎么办”

    “莫征衍,你想过吗”她紧追着询问,并不想因此而放弃,既然话题已经开了头,就彻底的,谈个清楚明白。

    “怎么会治不好,现在的医疗水平这么高”莫征衍持否定态度。

    宋七月很是平静看着他。“我只是在说可能,这个可能也许不存在,也许会存在。但是,你必须要有打算。”

    “那么先来谈治好后,她治好了,你还要继续照顾她吗,照顾她多久,一个月两个月半年还是一年还是更久如果治不好,那么你又要照顾她多久三年五年还是比这更长”宋七月将时间放大,一鼓作气道,“总该有个期限。”

    “我可以理解你,当你知道了这一切后,你不可能当作没有发生过,也不可能当作不知道,你一定会照顾她。可是这份照顾,到底有多久”因为理解。所以才能若无其事着,但是谁能告诉她,理解是否有期限,有没有尽头。

    她的眼眸对上他。宋七月道,“莫征衍,难道你打算照顾她一辈子用你剩下这所有的时间”

    “你有自己的生活,她也会有自己的生活,难道以后只要她病了累了需要有人安慰陪伴了,你都要到她的身边去吗”这未来如此漫长,这将来甚至不敢想象,那些百年之久,真是太过遥远,可若这长久里,两个人携手的背后还有另外一个人,真是不敢想象。

    宋七月默了下,她动唇道,“我会受不了。”

    所以,诚实的面对,就要告诉他,她无法承受这一切,她的先生,一辈子都也许要去关怀别的女人的可能。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又是兜兜转转着,这话题绕回到原点,是她等着他的回答。

    莫征衍一直沉默着,聆听着她所说的一切,那深沉眸底,仿佛有一丝沉凝,好似在思量,也好似在静待。只在四目相对中,他的声音更是沉了一分,是他的手用了力,“我会有安排,至于你”

    他说着,步伐往前一步,他的身体也靠近了她,是他的气息,灼热的侵袭而来,突然的举动,那唇落下,亲吻她的唇。

    “是我的妻子我不会放你走”是他的话语近在咫尺,宋七月没有退后,却是心中更为一悸。

    此时,办公室响起敲门声,是钱珏在呼喊,他唤道,“出去工作吧。”

    她快步而去,和钱珏擦肩而过,莫征衍侧身,他的目光追随着她而去,被那一道缓缓关上的门掩住。

    宋七月从总经办折返而回,唤了邵飞进来,“去催博纳,最后一位股东的签字请尽快落实让他们给具体时间的答复”

    “知道了。”邵飞领命。

    回执的答复,由博纳潘主管那里给出,言谈中总之就是各种婉言推拒,在下班之前莫氏这里则是放出了时间。

    “李总,莫氏给了期限,三天内一定要落实。”潘主管已然被折腾的晕头转向。

    李承逸早就知道有这一个结果,一般给出的期限都会以三天为时效。他挥手让他告退,自己静坐在椅子里,拿出手机来,按下号码给kent拨打而去,“kent医生,我是李承逸,你好。”

    “李先生,你好。”kent在那头回应,更是汇报情况,“程小姐今天的情况也很好,请放心。”

    李承逸虽然人没有到医院,但是和kent确是依旧取得联系,每天都有询问护士程青宁的情况,更是会亲自询问kent进展。当然,这其中也有很重要的一条,“那么明天我可以来医院看她了”

    “很抱歉,李先生,程小姐看来还是不愿意见你。”kent再次回绝。

    李承逸握着手机,这千篇一律没有更改的情况,让他已然习惯,但是每一次听闻的时候,却都忍不住会如此的窒闷,“那么请代我转告她一句话”

    仁爱医院的办公室里,kent应声,“我会替你转达。”

    “kent医生,莫先生来了,陪着程小姐在花园里散步。”护士前来报告情况,kent点头。

    他站起身来,走向那窗户,站在窗前探头一瞧,这个角度,正好看见花园那一处,男人陪着女人,夕阳下正在散步。

    莫征衍在陪了程青宁片刻后,看护陪她回了病房,他则是来到了kent医生处询问每天的进展。

    kent道,“我想莫先生也可以看到,更可以感受到,程小姐最近的情况很好。其实精神上的疾病,一般都是心理问题,如果心结解开了,那就好的会快,跟够可以说是能够不治而愈。”

    “现在她是好了吗”莫征衍问道。

    “从心理治疗进度上研究,对于过去,她的心结已经解开,不过对于现在,恐怕还没有。”kent道,“程小姐依旧不肯见李先生,大概是身体上的创伤造成她反感不愿意面对。”

    “她如果不想见,也不能逼她见。”莫征衍回道。巨有吐亡。

    “这是一定,不过我想有必要告诉程小姐,让病人本人知道情况,这样也有助于她的恢复。”kent如此道。

    两人探讨了一番,一起前往病房。

    看护拿来了水果,程青宁在洗橙子,她握了刀来切橙子,刚刚切好,扭头看见他们两人到来,她很高兴的,端着果盘道,“你们来了,来吃橙子吧,很甜的。”

    程青宁将果盘送上,莫征衍拿了一片,kent也是,“你最近气色真好。”

    “那都是多亏了kent医生你,还有王看护他们。”程青宁笑应。

    莫征衍浅尝辄止,不愿再碰了,kent亦是,程青宁吃着橙子问道,“医生,我是不是可以出院了”

    “应该是可以快了。”kent微笑回道,“不过在出院之前,要不要见一个人他很想见见你。”

    这个他是指谁,一开口就已经得知,程青宁放下了橙子,她说道,“我不想见他。”

    “李先生今天联系过我,他表示如果你不愿意见到他,那么通话也可以。”kent又道。

    “不用了”程青宁拒绝,她的声音急促中一缓,“我不想和他联系。”

    她如此的排斥着,莫征衍瞧着她道,“青宁,我和医生都会在,我们都会陪着你,你不用害怕。”

    “我已经说了,我不想见他”程青宁终于喝了一声,却在下一秒连自己都感到诧异,竟会这样失控。

    莫征衍也不说话了,他朝kent道,“那就尊重她的意愿。”

    程青宁皱眉,待kent走后,她轻声道,“对不起,征衍,刚刚我不是有意的。”

    “为什么要道歉,你又没做错什么,见不见他,你都有权利。”莫征衍微笑道。

    程青宁的拒不相见,连通话都不愿意,kent也将此事转告了李承逸,李承逸听闻后,这下是握紧了手机,只差点要砸碎,怀揣着一股愤怒,通话结束。静坐了一个下午,李承逸又再次拿起了手机,这一次却是越洋电话,通往芬兰。

    又过一天

    仁安医院里来了一位探望程青宁的妇人,妇人很是端正秀丽,她由人陪同着到来,她是来见程青宁的。

    而在同时,程青宁去健身房打了羽毛球回来,就在回廊里看见了妇人。本来还一脸高兴的笑容,却因为对上妇人的刹那,整个人惊愕了,而后也凝住了。妇人扭头也瞧见了她,她显得很激动,却是说不出话来。

    程青宁还僵在那里,直到那妇人身旁陪伴的佣人开口唤了一声,“夫人,是小姐。”

    一旁的众人这才明白,却是惊讶,竟然是程青宁的母亲

    程母的到来,让人愕然,同样也是错愕。

    程青宁却是淡淡的,她不笑也不怒,只是将程母迎到房间里,而后关上了门。

    何桑桑立刻将这则情况报告,拨给了莫总。

    那病房里,程青宁站到窗前去,她一直都不说话,甚至是背对着程母。

    没有称呼,没有那一声“妈妈”,程母看着她,她开口道,“听承逸说你最近身体不大好,病了住在医院里,所以我来看看你。”

    是李承逸她就知道是他

    “芬兰那么远,不用特意过来。”程青宁轻声说。

    这些年来,程青宁母女两人的关系可以说是如履薄冰,只因为当年程家和李家的联姻,也等同于是毁了她。程母又何尝不明白,她开口道,“我就是放心不下,所以来看看。”

    “我很好,没什么事,你回去吧。”程青宁又道。

    “刚刚来,也不急着要走,来陪你两天。”程母又是开口,程青宁蹙眉,她喊道,“不用了”

    那话出了口,程青宁懊恼的更是皱眉,她轻声道,“我真的很好,你回芬兰去吧。”

    程母走近她,来到她身边,她伸手轻轻碰触她,程青宁也没有躲闪,只是沉默的接受着,程母道,“你瘦了,比前阵子的照片看着还要瘦。”

    每一年,也只有过年的时候,程青宁会去芬兰看望程母,而那些照片,看来是李承逸所为,程青宁侧头,瞧向了程母,那仿佛如鲠在喉一样,就是说不出话来,她的声音有一丝软化,却依旧淡淡道,“最近病了,才会瘦。”

    “那要多吃点才好。”程母轻声叮咛,程青宁微凝的眼眸瞧着母亲。

    只聊了片刻后,程青宁询问起程母来到港城的住所,这才得知李承逸都已经安排好,程母是由谢秘书接应的,她没有久留,程青宁也不让她久留,就离开了医院。

    匆匆见过面送走程母,程青宁取来手机给李承逸拨去电话,那头接通,她的声音一凝道,“李承逸,为什么要把我妈妈请回国”

    “你病了,她关心你,就过来看看你。”李承逸在那头道。

    “我们之间不是说好的,不管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能惊动我的妈妈”程青宁怒道。

    李承逸笑道,“我们之间是说好了,不过,你现在连我的面也不肯见,电话也不肯接,这约定是不是也不存在了”

    程青宁竟然无言以对,“李承逸,你最好不要再我妈面前乱说”

    “我当然不会在妈妈面前说什么,我只是告诉她,你感冒发热了,所以才住院。”李承逸回道,“不过,我这里也有件事情要找你,没有你,还真是不行。”

    “李承逸,你到底想怎么样”许是因为程母突然出现,程青宁不安起来。

    李承逸道,“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来告诉你,博纳和莫氏的合作达成了,但是现在还差了一个人的签名,没有你,程董事,这个项目又怎么能启动”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情程青宁沉眸立刻道,“把文件拿过来,我立刻就可以签”

    “为了合理效用,证明你不是在神志不清生病的情况下签署,所以请你来办事处,亲自签署这次的合同。”李承逸却是道。

    程青宁听到他这么说,她回道,“你不想拿过来,那不签也随便你,我无所谓”

    程青宁就要挂线,李承逸又是立刻说道,“你可以无所谓,不过这样一来,项目就要落空了,博纳失利不重要,难道你能舍得瞧见莫氏也落空”

    “啪”电话挂了线。

    而博纳办事处,那高楼之上,李承逸接到这通电话,手机还握在手中,他默然不语,耳畔却全都是她的声音,是充满了生气的,却也是有活力的,不再是这样的萎靡,哪怕是生气愤怒也可以,他窒闷之余,却是不禁扬唇,竟是松了口气,那百味奇杂,恐怕就是此刻。

    宋七月这两天都一直在等博纳最后的签名文件,所以空闲着,而康氏这边却是繁忙着,正和汇誊一行探讨研究。今天莫夫人打来电话,告诉她,表示自己和莫父都想念阳阳了,让人接了孩子去山庄去住两天。

    晚上回家也没有了阳阳陪伴,宋七月面对下班,突然也没有了热情。凑巧楚烟来相邀约她出去,宋七月也正是一拍即合。

    “怎么,飞儿,有约了”楚烟问道。

    邵飞道,“你们两个女人,不是去血拼,就是去血拼,我可不当跟班。”

    “知我者果然是飞儿啊。”宋七月不禁感叹。

    邵飞才懒得插一脚,赶紧下班走人。

    宋七月一碰上楚烟,那就是难姐难妹,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总之就是一个德行。逛街血拼,美食甜品,一个也不拉下。宋七月倒是没买多少,只买了两套孩子的衣服,楚烟这边却是大丰收了,走出百货的时候,她满手的袋子,宋七月那一只手还替她分担部分。

    天桥上,两个女人停了下来,这里的百货大楼,是她们最爱逛的一家,楚烟靠着栏杆,她回头道,“你今天怎么有空了。”

    “孩子被接走了,爷爷奶奶想他,就接去山庄住几天。”宋七月回道。

    “山庄真是天生少爷命”楚烟叹息,她又是问道,“那你家那位呢”

    宋七月看着车来车往的街头,轻声说道,“去医院了吧。”

    有些事情,纵然没有明说,但是楚烟又岂会没有听闻,因为程青宁一事,莫征衍派了人来保护,这一潭水越来越浑浊,只是对于莫征衍的保护行为,让楚烟不禁道,“你倒是受得了,宋七月,本事越来越高,我都要对你甘拜下风。”

    她一边说着,一边就要取烟,可是取出来后,却又迟疑着,没有点燃,放回了烟盒里,宋七月瞧见了,她笑道,“你这又是什么时候学会的本事,可以不抽烟了是你那位不让你抽”

    楚烟只将烟盒放回包里,“谁能管得住我,是我自己不想抽,今天没心情。”

    “我看你今天倒是像来泄恨的,有本事你抽啊。”宋七月揶揄。

    楚烟无视她,只是问道,“宋七月,你倒是要怎么样怎么处理那位初恋程小姐”

    怎么样,怎么处理。

    这段日子里,宋七月在询问莫征衍的同时,却也在询问自己,她抬起头来,望着那夜色,“我不会退,绝对不会”

    凭什么,她就要退让,她绝不会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