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75章:为什么选我

第475章:为什么选我

 热门推荐:
    她说的豪言壮语,自有一番凌云壮志在其中一般,宋七月眼中清明一片,楚烟瞧她一眼。倒是笑了,“这才是我认识的宋七月,还是和以前一样。”

    “我在你的认知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宋七月好奇问道。

    楚烟一口气道,“不知进退,自恋自大,自信自负,金刚钻的壳,不撞南墙不回头。”

    “怎么听着都不像是好的形容词”宋七月听闻后也是笑了,“倒是你,楚烟小姐,说来听听,你家那位神秘的先生,是哪里惹的你不开心了说出来。也让我乐一乐。”

    “在你面前,我就是一出戏是吧”楚烟反驳她。

    “你愿意演,我就愿意看,洗耳恭听。”宋七月侧头笑着,静待她道来。

    “你愿意看,我还不愿意演了”楚烟很是不淑女的横了她一眼。

    “别这么无情啊。”宋七月嚷道。

    楚烟却是幽幽笑道。“就算我愿意演,也总得有个开头吧。”

    这句话让宋七月一怔,忽然就没了话语去接。

    前一秒还吵闹着不可开交,一派欢乐的氛围,可是下一秒,却又好似陷入于茫然的低潮期。

    两个女人站在这天桥上,看着人潮往来,夜色朦胧,月光朦胧,一切都是如此朦胧。

    一段故事里,总该有个开头,如果连开始都没有,那么还谈什么结局。

    宋七月在怔忪中,她回过神来,侧身一转,迎向了她。“没有开头,那就找个开场,要是找不到,那就自己造一个。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世界,但是可以改变自己。”

    楚烟愕然中,她扬唇一笑,那隐瞒仿佛扫去了些,“还是这么自大。”

    事实上,宋七月就是这么想的,她早已经不是无知少女,早过了那些天真梦幻的年纪,纵然世界辽阔,纵然有无限的渴望想要一展拳脚,可这个世界太大,当真是无法改变。

    所以,所能做到的。唯有改变自己。

    天桥上,两个女人笑的愉快。

    霓虹晃动,车流在穿梭。

    仁安医院里边,病房里灯光亮着。两人正在下棋,一盘棋下了好半天,这才下完,而这结果自然是有一方胜利,程青宁笑着道,“我赢了”

    莫征衍微笑道,“你的棋艺倒是比以前好了很多。”

    “后来我也有下棋。”程青宁道。

    那是他们分开后的七年里,程青宁一个人时,也有下棋。却是想起从前,莫征衍是能手,而他之所以对围棋乐衷,听他提起过,是因为莫父是对棋艺很有研究,连带着他也有所关注。

    “不过,你好像比以前退步了,所以才让我赢了。”程青宁收拾着棋盘笑道。

    莫征衍笑着,也在收拾棋盘。

    “该不会是你在让我吧我最不喜欢别人让我了。”程青宁又是问道,莫征衍道,“是你进步的多。”

    然而,虽然他这么说了,可程青宁还是察觉到了,他下棋时的心不在焉,这种神思游离的状态,细微的察觉捕捉,她问道,“征衍,你有什么心事吗。”

    莫征衍淡淡开口,“今天听说,你母亲来了。”

    是为了这个程青宁道,“她知道我病了,所以过来看看我,不过她只是以为我感冒而已。”

    莫征衍明白她对程母有所隐瞒,“这也好,你们可以聊聊天。”

    谈起了程母,程青宁便也想到了另外一个人来,她沉思着道,“明天我想离开医院一趟。”

    棋子已经收拾好,放在棋盅里,莫征衍抬眸,程青宁还在慢慢拿起那棋盘上的落子,“我要去博纳。”

    莫征衍没有反对也没有阻拦,他只是道,“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而且已经约好了。”程青宁笑道。

    听见如此,莫征衍道,“那让桑桑陪你过去。”

    隔天,程青宁早上就要出发。

    刚才她已经电话联系过谢秘书,将自己将会前往的意思通知,谢秘书应了。

    kent道,“程小姐,你今天要出门,办完事情请回来,下午我们还要继续治疗。”

    “好。”程青宁点了个头,她早已经穿戴整齐,只是拿过挎包的动作缓慢着。

    仿佛是看出了她的迟疑和犹豫不决,kent道,“有什么担心吗”

    面对医生,程青宁开口道,“其实昨天都已经考虑好了,但是,但是”

    但是心里边,还是有些害怕,不知怎么回事。

    “早上我正好没什么事情,也想出去走走,不如我陪你去。”kent道。

    “这怎么好意思,太麻烦你了。”有了医生在侧,程青宁感觉自己踏实了许多,可也是感到抱歉。

    “在这段时间内,我本来就是你的私人医生,很高兴陪伴你。”kent如此道。

    于是,程青宁便和kent一起而出,何桑桑派了车,载着他们而去。

    等到了博纳的办事处,广泰大厦前方,两人下了车,程青宁道,“何特助,请在这里等我就好。”

    何桑桑遵从了。

    kent则是陪同和程青宁一起上楼,电梯里边,kent问道,“今天莫先生没有空”

    “他有要陪我一起来,但是我没有答应。”程青宁回道。

    kent瞧向她,“为什么。”

    分明对于跨出这一步,她还是畏惧的,所以才会迟疑不前。

    “我这次来,是公事,我不想让他陪我。”程青宁轻声说。

    电梯已经直达顶层,一开门后就可以博纳的公司标志,程青宁眼眸一定,踏了进去。

    “李总,程经理到了。”谢秘书急忙汇报,随后将他们带入。

    程青宁的呼吸微微一止,却是在办公室的门打开的刹那,她还是心绪烦乱,kent朝她微笑道,“放轻松。”

    办公室里,李承逸果然在,早先收到她的电话通知,他就没有离开,早起就在这里等候,现在终于见到了她。这是自从她住院后,自从她被莫征衍保护后,他终于又再次瞧见她。

    如同先前那一通电话里瞧见的一般,她当真是比之前还好很多,气色精神都已好转,当真是一如从前,甚至是连那头发,都好似长了一些。

    她迎上他,但是那双眼睛里流露出来的防备小心,却还是清晰可见。

    她还是在惧怕他。

    “坐吧。”李承逸道。

    程青宁坐了下来,kent亦是,程青宁望向李承逸,她立刻开口道,“合同在哪里,我现在就可以签字。”

    李承逸倒是并不着急,他看着他们道,“这是公司内部的事情,我想外人在场,不大合理。”

    这句话挑明了kent不应该在留下来,程青宁道,“他是我的私人医生。”

    “是你的医生,不过这里是办公室。”李承逸点明一切。

    程青宁并不愿意独自留下来面对他,可是又要怎么办

    “李先生,我以医生的职业操守,保证不会将我今天在这里所知道的一切泄露出去,当然如果李先生还有怀疑,那么作为医生,我有义务维护程小姐,以免她受到不必要的一些惊吓,所以今天到这里的行程,可能只能终止。”kent一番话不疾不徐,却是至关重要

    他已经用语言挑明,不会让程青宁单独留下,而之前她所受伤一切,已经足够成为证据,这让李承逸凝眸,对上了kent,初次觉得这个男人不可轻视。

    程青宁也是追加道,“我相信我的医生,今天过来就是签署合同,李总,时间有限,如果再不开始,那么我只能告退。”

    李承逸想要单独的相处时光也被打断,他只得让谢秘书取来合同,他一言不发,谢秘书在旁讲说了一番,程青宁一一看过合同,在询问了解过后,她作为博纳董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签字落实,合同交接,程青宁道,“现在可以了”

    “可以,多谢程经理过来。”李承逸微笑道,他又望向了kent,“也多谢医生,不过,你从事医生这个行业,有些大材小用了。”

    “李先生赏识了。”kent应声。

    程青宁则是不愿再久留,她就要离去,李承逸却又是开口道,“程经理,之前这个项目,是由你一手负责,现在接下来,你是要继续接手,还是放手换人我看你最近身体不大好,项目的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处理。”

    程青宁差点就忘了,此次的项目,关系到莫氏,此刻她望着李承逸,本是要一口回绝的决心,却因为和莫氏相关,让她再次迟疑,“李总,我想我需要考虑,请给我几天时间。”

    “莫氏给了我三天找程经理签字,现在我也给三天时间吧。”李承逸微笑道。

    程青宁对上李承逸,她缓缓起身。

    “谢秘书,送送他们。”李承逸微笑说道。

    谢秘书送了他们一行而出,复又折返而回,“李总,太太是由莫氏的何特助送来的。”

    不出所料,一个特助何桑桑,还有一个医生kent,阻挡在他面前的,还是他们。

    还是那个男人,莫征衍

    李承逸起身,他走到那窗前,低头望去,车子早已经消失,不知那密密麻麻的车流里哪一辆才载着她。

    程青宁,不出三天,我赌你,你会再次出现走进这里

    由于程青宁的签字落成,博纳这边也是通过,莫氏这里立刻就收到了通知,宋七月紧锣密鼓的继续接下来的步骤。她不知道程青宁是如何和李承逸见面,也不知道莫征衍是否有陪同前往,一切她都不知道,只是从kent处听闻,程青宁已经康复许多,看来不久后就该出院,那么她的去留问题,以及今后的问题,也需要面临。

    程青宁回到医院里,却是发现,有人已经到了这里,在等候她回来。程青宁一瞧,却是程母。程母看见她回来,她喊道,“听他们说你出去了,正好现在回来,可以吃饭,菜热一下就能吃了。”

    程青宁看见她的身后,那桌子上摆了几道菜,程母让人热了菜,腾腾的热气,程青宁坐了下来,一瞧那些菜肴,却都是从前爱吃的,每一次过年,也都是如此,“不用煮这些了,太麻烦了。”

    分明,她的身体也不好。

    “我最近挺好的,煮点菜,也当是锻炼,你快尝尝看,好不好吃。”程母为她夹菜,“味道怎么样”

    那是久违的温暖,久违的静坐,对于她们母女二人而言,程青宁沉默点头吃着。

    程母在港城留了几天,这两天她没有都有来医院,带上自己亲手煮的菜肴来探望她。这一来二去的,程母也知道了莫征衍的存在,得知他们已经相见,程母道,“青宁,你见过他了”

    很多事情程母都是不知道的,但是这一点却是能够确信,一听到她提到莫征衍,程青宁显得很不耐,更不愿意多谈,“来了港城,当然会见到他,而且博纳这次的合作又是和莫氏。”

    “妈,你能不能不要说他了”分明才开了个头,程青宁已然打断,她焦躁道。

    “好好好,妈不说了。”程母也是不再继续提,她轻声安抚。

    程母没有再在程青宁面前提起莫征衍,但是她还是在思量中,前往莫氏,打算见莫征衍一面。

    这一日,宋七月正要外出,下楼的时候却瞧见了莫氏大厅里,妇人正和前台在沟通,却仿佛是因为沟通不当,所以发生了一些小问题。宋七月本来是要经过,并不当一回事,可是当她听到妇人口中喊着“莫征衍”的名字后,这让她停下了步伐。

    而后又见到保安要请那位妇人出去,宋七月瞧那位妇女,很是端庄静婉,倒是有些不忍心,她上前去阻止了那保安询问,“什么事”

    那保安瞧见是宋七月,立刻道,“宋经理,这位夫人要见莫总,但是没有预约。”

    “很抱歉,我是突然过来的,所以没有预约,但是我想见一见莫先生”妇人很是有礼的道歉着。

    宋七月问道,“您好,请问您贵姓,找莫总有什么事吗”

    那妇人听到保安对女人的头衔职称,想着她一定是有来头的,妇人道,“你好,我找莫总是有一点私事,只是联系不到他”

    妇人说着,手里拿着的名片递给了宋七月,宋七月一瞧,这名片是上是妇人的名字,而那名字前还冠上了夫姓程

    如果说是巧合,那恐怕也说不过去,宋七月问道,“程夫人,我想您是博纳程经理的母亲,不知道是吗”

    程夫人一听,仿佛是找到了熟知的人一样,她点了头。

    程母突然到了莫氏,宋七月不明其意,只是沉眸一想,她来到前台道,“通知总经办,告诉钱秘书,程夫人来了要见莫总。”

    前台小姐一瞧是宋七月吩咐,立刻就照办了。

    “谢谢,谢谢你。”程夫人赶忙朝宋七月道谢,宋七月一笑,“不用客气,至于莫总会不会见您,那就要看他了,在这里坐着等一会儿吧,很快就会有答复。”

    话音落下的时候,总经办的回执下来了,“程夫人,莫总请您稍等他现在马上就下来”

    “看来不用等了,莫总已经来了。”宋七月微笑说道,“那我先走了,再见。”

    程夫人还在道谢,瞧着宋七月一行而去。

    宋七月前脚一走,莫征衍后边就迅速下来了,他看见了程母,记忆里的样子倒是有些模糊了,只是还能够认出,他迎上去,“我们外边聊吧。”

    那附近的咖啡馆里,莫征衍和程母坐下,面对程母,也已经相隔太多年,却是还记得当年,程母找上他的时候,却是告诉他:请你离开我的女儿,离开青宁,如果你是为了她好,请你离开她。

    程母此刻就在面前再次说道,“我知道你们又见面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我希望你还能像之前一样,不要打扰她,她现在已经结婚了,有一个非常爱她的先生,承逸,对她很好”

    彼时可能还不懂得,但是这一刻,所有都能够明了,只是莫征衍想起那从前,还记得程母询问他:你说你喜欢青宁,那么你喜欢她什么喜欢只是一时的,并不能够长久,不要太盲目,你们还太小。巨住吗血。

    此刻,莫征衍听完程母的话语,他温声开口,“现在我们已经长大了,有些事情,就让自己来决定。”

    还是那温和有礼的模样,只是少年不在,如今面前的男人,泰然若定,直面程母,那曾有的一丝慌张和期许都不复存在。

    岁月,改变的不单单是时间,还有人,也已改变。

    程母这一次的见面,并没有多久,也没有聊上太久,一杯咖啡未完,就已经告辞离开。临走前,程母又道,“刚刚那位经理小姐,我很感谢她,请代我向她道声谢。”

    那位经理小姐莫征衍回到公司里,他信步来到前台接待处,那几人纷纷恭迎,“莫总”

    “刚刚是哪位经理让你们通知总经办”莫征衍问道。

    那人赶忙回道,“是宋七月,宋经理”

    那大厦外,早就没了宋七月的身影,她早已经离开。

    午后宋七月忙碌着,傍晚的时候没有再回公司,她则是赶去和康子文碰面,那一行人里自然也有宋向晚和范海洋。汇誊的工作室已经敲定,由康氏选址,汇誊最后抉择,敲定在康氏附近的一处新园大厦。

    工作室敲定,立刻将办公室设备也是准备齐全,宋七月到的时候,他们正在里面商议着,大致已经差不多了,范海洋瞧见她笑道,“宋经理,你还能更慢一点吗”

    “路上堵车,让你们等了,我道歉。”宋七月回道。

    “道歉就行了”范海洋追问,老同学了,这一见面就掐上了。

    康子文打了圆场,“其实也还好,我们也正好在这里讨论一下。”

    “康总,这也太偏袒了吧”范海洋道,宋向晚在一旁道,“康总当然偏袒宋经理,我们只是支援,他们是共同合作。”

    “没有的事。”康子文笑道。

    “我请客吃饭总行了吧”眼看如此,宋七月当下决定,反正她也是饿了。

    这才将那两人的异议给堵上,直接找了附近的一家餐馆,四人坐下来,点上几道菜,服务生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在点菜的时候,眼睛不住的往范海洋和康子文身上瞟去,一开口说话,竟然脸都红了,这让宋七月笑了。

    “康总,范经理,你们这两尊大佛在这里,真是像两朵花,让好多蝴蝶都飞过来了。”宋七月笑道。

    “蝴蝶”康子文莫名,范海洋却是知道宋七月所指什么,“我可不是招蜂引蝶的人。”

    “那你怎么不谈恋爱现在还是单身,你是想单身公害”宋七月问道。

    范海洋被矛头直指,他立刻转移,“你怎么知道我没谈也许刚刚分了呢单身的又不只是我一个人,康总谈了没有”

    “没有。”康子文回道。

    “那康总怎么没谈”范海洋问道。

    “工作忙,也没有遇到合适的。”康子文笑道,范海洋直接挪用原话,“我和康总是同道中人。”

    宋向晚道,“哪里是同道中人,康总和你不一样。”

    “怎么说”范海洋好奇了。

    “康总很专一的,喜欢他的女孩子可多了,但是康总就是没看上。”宋向晚爆料,范海洋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姑姑说的。”宋向晚道,君姨和康阿姨是好友,所以一些消息也是难免。

    “康总一个也没看上”范海洋又是追问,宋向晚点头,“也不是一个也没有,不过看上的那一个,后来嫁人了。康总,说真的,你喜欢她什么呢”

    “康总,该不会你还在喜欢那个女孩子吧”范海洋微笑询问。

    这一出,三人都知情,唯有范海洋不知情,所以还在询问,康子文倒是很豁达道,“就是没遇到合适的。”

    宋七月打断了他们,“听到了没有人家是没有遇到合适的范经理,你那位为什么要和你分”

    “我有说我谈了”范海洋开始打马虎眼,聊的热络非凡。

    当天回到老宅,不算太晚,才不过是十点左右,宋七月往楼上而去,赵管家道,“少夫人,少爷已经回来了。”

    莫征衍,他竟然已经回来了这么早往常都一直在忙,今天倒是反常了,宋七月上了楼,卧室里没有他,大概又是去书房了,她也没有去打搅他,则是拿了衣服先去洗澡。

    放了水,浴室里蒙蒙的水汽,将镜子都蒙上了雾气,她将衣服脱下,却是忽然,那浴室的门从外边被打开了。宋七月怔了下,雾气滂沱里,他高大的身躯走近,只几个步子,就离她这么近,他已经靠近了她,“要洗澡”

    “不然呢蒸桑拿”宋七月回神反问,就算是要蒸桑拿,这点蒸汽,恐怕是远远不够。

    “我来。”他低声说着,手已经顺势拉过她的手,为她来脱衣服。

    宋七月被他压着,身体靠向了洗浴台。

    一切都朦胧着,自从程青宁出事,自从发现阁楼的秘密之后,却是少有这样的亲密,不是她在忙,就是他在忙,他们都有了各自的忙碌,事业,家庭,孩子,种种都在夹杂。像是此时,如从前一样的无所顾忌,当真是离了太久没有感受过。

    宋七月放弃了挣扎,在那朦胧水汽里,她安静看着他。

    外套被脱下,衬衣被脱下,还有她的内搭,是他的手绕过她的身体,解开她的胸衣扣子,轻巧的两下,灵活的手指,游走在她的全身,这真是一种折磨,宋七月问道,“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忙完了就早回来了。”莫征衍回道,“你呢,去哪里了。”

    “晚上和向晚,范海洋还有康子文他们一起吃了个饭,汇誊的工作室落实了。”宋七月回道。

    “今天是你让大厅接待处联系我。”莫征衍又道。

    “正好看见了,就上去问了两句,没想到是程夫人。”宋七月说话的时候,是他的手指划过那锁骨,让她不禁颤栗。

    “我和她聊了几句,她让我感谢你的帮助。”他的大手肆意的碰触她,将她压向那道墙。

    “不客气,举手之劳。”瓷砖的冰冷,夹杂着水汽的温热,交织着让宋七月晕眩,是他的唇忽然落下,吻住了她。

    不曾亲吻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一旦碰触到,就发现无法克制了似的,占有掠夺品尝,就要吞噬对方,彻底的拥有,放肆的侵占,使用各种的方式和力道,竟是这样的想念。

    呼吸都在急促,是他热烈的亲吻,她亦是不顾一切着,忽然,他低头看向她,他的手抚着她的脸庞。

    在那朦朦雾气里,他突然问道,“为什么当时会选我。”

    空气还被抽离,那呼吸未曾完全回拢,心脏炙热跳动着,宋七月微眯着眼睛,看见他正望着自己,“什么。”

    “第一次,那时候为什么和我在一起。”他捧着她的脸,直直盯着她的眼睛低声问道。

    最近似乎太多次,他总是爱没由来的说一些让她听不懂的话语,然后又接着问一些能够让她感到措手不及的问题,又不知道让她怎么回答。更何况,那答案自己听着都太过不真实。

    “为什么。”他还在问,“告诉我。”

    在经久之年后,在那么久远过后的今天,没有了那兴然的笑容,宋七月看着他道,“是我对你一见钟情。”

    我说对你一见钟情,你信不信

    当时,她就是这么玩笑说着。

    莫征衍的身体压着她,他的手更是禁锢住她,“告诉我实话,七月。”

    他近乎于顽固的询问,可她却无力再去回答,要怎么才能证明她是实话,可就连那一天,到底是何年何月何日,连自己都记不清楚,在他的双眸里,她的手攀附住他,轻轻勾过他的脖子,她踮起脚尖,吻住了他,将所有的回答,都倾注在这一吻里

    雾气,热烈的像是火焰,顷刻间充斥了全身,包围了两人。

    程母来港城后被李承逸安排入住在江景苑的公寓,程青宁住院后,李承逸也不回来住了,所以这几天只有程母住在这里。早上的时候,程母由李姐陪同着外出逛了超市回来,采买了许多食物。

    却是发现,公寓里还有一人,正是李承逸。

    “李总。”李姐看到他赶忙问候。

    程母则是朝他微笑点头,“承逸,今天公司不忙吗”

    “妈妈。”李承逸唤着,两人坐了下来,李姐则是进厨房去了。

    就在无人的客厅里,静悄悄的,李承逸道,“您昨天去过莫氏了”

    “你知道了。”程母没有否认,愕然后她承认。

    “有朋友在莫氏,所以告诉我了一声。”李承逸回道,就在不久前,莫柏尧的电话过来,所以就得知了此事。

    “我只是去和他聊几句,没有什么事,承逸,妈妈希望你和青宁能好好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两个人能结婚,不是容易的事情,这么多年了,更要珍惜。”程母劝说着。

    李承逸听着,他没有反驳,只是应道,“您说的,我都明白,我会好好珍惜青宁。”

    “这样就好,有你在她身边,妈很放心。”程母微笑。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想问您,但是从来没有问过。”李承逸却又缓缓开口,他看着程母道,“当年,您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反对,反对他们在一起。”

    “程家和莫家不适合。”程母道。

    “只是这样”李承逸凝眸,“难道就因为这一点,所以您能在当时这样反对,没有站在她那边,甚至是让她放弃她的孩子”

    “您这么爱她,只是这一点,足够吗。”李承逸注视着,他的目光让程母怔愣,像是一场来迟的审问,让程母没了声。

    午后,李承逸从江景苑回到公司,就一直静坐在办公室里没有出来过,吩咐了谢秘书,不接受任何人的见面电话,谢秘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过了许久,谢秘书接到了一通电话,而后她迟疑着,却还是提了一颗心敲门。

    “不是让你不要进来”李承逸喝了一声。

    “是,李总,很抱歉,只是刚刚太太打电话过来,她说她会继续接手先前负责的项目,尽快回公司报道。”谢秘书通知完这一件事,她立刻就退了出去。

    果然不出所料,他赌赢了,她要回来了,但是有些事情,却是让李承逸没有想过,竟然是这样一种可能。

    这么的荒唐,却偏又如此。

    午后阳光很好,程母又来医院陪伴,程青宁道,“妈,你快回去吧。”

    程母道,“我是想回去了,那你呢青宁,不如你和我一起回去吧,我们回芬兰去,回那里散散心就当是休息了,承逸那里”

    “我已经和他说过了,公司还有项目,我要负责,所以我要留下来。”程青宁打断了她,她坚决说道,“我已经决定了。”

    “妈妈,你回去吧,爸一个人在那里不行,你回去陪他吧。”听见她这么说,程母看见她的神情,那样的肯定。

    程母瞧着她,又想起了另一个人的话语,她纵然不愿意,却还是释然点头答应了。

    夜里边,程青宁等着莫征衍到来,每天晚上,他都会来探望她,今天也不例外。

    下着围棋,程青宁道,“我妈妈她要回去了,明天的飞机。”

    “你要去送机吗。”莫征衍问道。

    “恩,明天我会送她去机场。”程青宁回道,她拿起一颗子落下,又是道,“还有一件事,我最近好多了,公司的项目,我决定要重新接手,所以我会回公司去。”

    莫征衍看着那棋盘的盘面,他温声道,“找点事情做也好,这样不会太无聊。只是,你可以”

    “可以的。”程青宁应道。

    “既然你说可以,那我当然没有问题。”

    “还有一件事情,我不想再住在医院里,我想出院了,也问过kent医生,他同意我出院,之后的治疗,可以放到晚上。”

    莫征衍沉着落下一子,他应道,“那么你又要住到哪里去”

    “总会有地方的,酒店,或者租个公寓都行。”程青宁笑道。

    次日,程青宁送程母去机场。分别后,何桑桑载了程青宁,她在前方道,“程小姐,莫总让我送您去另外一个地方。”

    车子一路的开,往不知名的地方,程青宁在车上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等她睁开眼睛,却是发现一座院落打开了大门,车子开了进去。

    何桑桑将程青宁迎下了车,她开口道,“程小姐,莫总说了,您这段日子就住在这里,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吩咐我,也可以吩咐这里的管家。”

    “这位是曹管家。”何桑桑做了介绍。

    曹管家微笑道,“程小姐,您好,先生已经通知过了,欢迎您到来,以后有任何事情请吩咐我。”

    程青宁看着这一众人等,管家佣人,她朝着那大厅望过去,走过了前院进入大厅,那静悠的长廊,中式复古的东方家具,富贵的牡丹花羊绒地毯,这一切,和记忆里曾经瞧见过的一样

    “这里是,莫公馆。”程青宁轻声开口。

    曹管家听到了,“是,程小姐,这里是港城的莫公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