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76章:女主人姿态

第476章:女主人姿态

 热门推荐:
    “宋经理,博纳的负责人到了。”

    宋七月以为邵飞请进来的人是潘主管,因为在程青宁病了之后,和莫氏接手和她直接洽谈的人就是他。但是谁知道。邵飞迎着而入的一行,在潘主管的带领下,女人缓缓而入。

    宋七月的眸光一定,她看清了来人,那竟然是程青宁

    女人一身得体的打扮,她的头发不似从前那样的短,在肩头上方一些,随着步伐飞扬着。

    程青宁上前,她伸出手来,“宋经理,好久不见。”

    “程经理,好久不见。”宋七月道。

    “前些日子我身体不大好,所以手上的事情都交给了潘主管,现在好了。还希望继续合作。”程青宁微笑道。

    宋七月也是应了,“合作愉快。”

    旁人不明了,但是宋七月和程青宁却是知晓,这其中的一切经过到底是怎样。短暂的会议洽谈过后,邵飞迎着潘主管而出,前往团队小组探讨分析。而程青宁则是要离开。返回博纳去。

    就在这告辞之前,程青宁开口道谢,“这段日子实在是麻烦了,谢谢。”

    “客气了,健康最重要,只有程经理的身体好了,那么大家才能好。”宋七月回道,“希望程经理再次回到工作岗位,不要太劳累,要是再病倒,那就不大好了。”

    “我会注意,谢谢宋经理关心提醒。”程青宁笑着应答着,她起身而去。

    宋七月已经从kent的口中得知,程青宁已经康复好转,所以搬出了医院,不再继续住院。只是没有想到她会重新再次接手项目。这的确不在预料中。

    午休时间,宋七月和楚烟约了一起午餐,楚烟来到她的办公室里蹭饭,邵飞将饭盒撂下自己离开。

    “听说博纳的程经理今天来你这里了”楚烟拿起筷子道。

    宋七月起身,来到沙发处坐下,“她来接手项目。”

    “不是病了还有这个精神”

    “人家就不能病好了”

    “这病好的还真是神奇,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跟演戏一样。”楚烟不禁揶揄。

    宋七月却是心里清楚,“医生说了,心情开朗了,什么病都会好。”

    更何况,程青宁的确是心病。

    “不过你说,她这次又为什么要重新接手项目”楚烟挑眉问道。

    “她好歹也是博纳的董事,拿了股份的,这么大的项目。当然是要自己盯着了。”宋七月轻声说着,拿起了饭盒来吃饭。

    至于她为什么要回来接手,这个原因,她不想去多揣测。

    程青宁从莫氏折返回博纳去。她的身边人马不变,夏助理在侧,潘主管等人听从调遣。而她今天到来博纳,依旧是有人送达。对于此事,李承逸又怎么会不知情,在她重新报道后,李承逸却是没有和她单独相处过,只因为她的身边一直都有人在。

    就像是此刻,她前来汇报方才去莫氏的情况,但是身旁却跟随着一位助理。

    那是护士小姐,kent医生手下的护士吴小姐,由程青宁带在身边,声称为私人助理。

    “李总,这位是我的私人助理吴小姐,今后她会一直在我身边,李总有什么事情就请直接说。”程青宁开口道。

    是私人助理,还是防卫的保镖,一如保护伞一样的存在,李承逸看着她,这一刻,他微微眯起眼眸,低声问道,“你现在还住在医院”

    “这是我的私事,我自己会解决。”程青宁回道,“李总如果没有别的事情,那么我先出去工作了。”

    李承逸当真是说不出话来了,只是看着她,此刻近在咫尺,不再遥不可及,他低声道,“住医院总归还是不行,江景苑的公寓还空在那里,你可以住那里,你的东西也都还在那里。”

    “我自己会解决。”程青宁依旧是坚决的回道。

    实质上,有关于住所的问题,早就解决了,莫征衍安排她住进了莫公馆,但是程青宁却是觉得有些不妥。第一天下班后,何桑桑载着她回到公馆,莫征衍已经在了。

    “昨天在这里住的还习惯”莫征衍问道。

    “曹管家很细心周道,何特助更是不用说了,大家都很好。”程青宁回着,她坐了下来。

    莫征衍颌首,“你习惯就好,暂时就住在这里,不会有人打扰你,这里很清静。”

    哪怕是酒店,又或者自己找的公寓,但是哪里,都没有这里清静,至少李承逸不会突然冒出来,也不会来纠缠。程青宁垂眸,她轻声道,“这个项目完了,我就会搬走。”

    “不着急。”莫征衍回了句,程青宁却是想起一件事情,她说道,“征衍,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么。”

    “哪里。”

    “江景苑,我想回去拿东西。”

    江景苑的公寓,是程青宁最初来港城的时候入住的地方,只是后来住院后,就没有再回来后。先前程母到来,听闻她住在这里。那个公寓,那个夜晚的记忆太过恐怕,让程青宁面对的时候,她还会怔住。

    程青宁抬头望向那扇窗户,是那个房间,耳畔是他的呼喊,“有拿钥匙”

    程青宁道,“李姐应该在。”

    上前去应门,公寓里李姐果然在,开门一瞧见是程青宁,李姐很是高兴的迎接,“太太回来了,李总还没有回来呢。太太,吃饭了吗。”

    “不用忙了,我只是回来拿点东西。”程青宁说着,她扭头道,“我上去一下。”

    “要我陪你”莫征衍问道。

    程青宁摇了摇头,“你在这里等我吧。”

    莫征衍没有进去公寓,李姐则是愕然,瞧着程青宁上了楼。

    李姐狐疑着,不知要怎么办,她只得拿起手机拨通了李承逸的号码,“李总,太太突然回来了,她说她是回来拿东西的”

    “拦住她我现在马上回来”李承逸一怔,他冷声喝道。

    原本还在公司里的李承逸,在接到了电话后,他立刻起身飞车往公寓赶回。

    公寓里,程青宁径自上楼去,她去更衣室里取了自己平时穿的衣服鞋子,一一叠起放在行李箱里,又取了自己的生活用品装入口袋。她正整理着东西,李姐上来了,“太太,您搬了东西要去哪里”

    “出去这几天,李姐,帮我再拿个行李箱过来。”程青宁唤道。

    行李箱的拿下楼,走出公寓,莫征衍瞧见了,上前接过,放入后车厢里,“就这些”

    “还有,等一下。”程青宁又是进了公寓。

    她走上那楼梯,却是朝那暗房里去。黑暗的小房间里,却是比起之前一次进来的时候要凌乱许多,那些东西都被凌乱的砸落在地,是谁的杰作,她心里清楚。程青宁来不及整理,也不想整理,她拿了盒子来,将自己的相机和照片全都放进去。

    这些都拿好了,但是突然,她的目光找寻着,却是遍寻不着的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东西,那是属于她的东西。

    在哪里究竟在哪里

    程青宁不停的找寻着,在房间里翻找

    而公寓下边,莫征衍的车子还停在路边等候。他抽了支烟,眼角的余光瞥去,却是发现了不远处笔直驶来的车辆。待再近一些,看清了驾驶座上的男人,正是李承逸。

    李承逸远远而来,也看见了莫征衍,两个男人一对上,李承逸刹车停住,他下了车来。

    李承逸迎上他走近,瞧见车辆等候,他也早就得知这一切,这满腔的怒火一下积聚,沉声开口,“莫征衍,你凭什么带她走”

    “凭她自己自愿。”莫征衍道。

    这当真是刺中了李承逸,他冷声道,“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你的”

    “当年她之所以会嫁给你,只是程家和李家的家族联姻,你们之间,没有任何感情,只是一场以婚姻为名义的交易”莫征衍在此时缓缓诉说,却是一下子揭开了那段婚姻背后的真相来。

    两家为了保全各自的家族,就在当年所以就提出了联姻,这是事实无可厚非,李承逸笑了一声,“家族联姻有什么奇怪,你的婚姻也不是一样莫氏投资了宋氏,宋氏保全了自己商场上的婚姻,多的是这样联姻不等于交易”

    “就算是联姻,我也还是她的丈夫”李承逸立刻反驳,定睛以对。

    “既然联姻不等于交易,那么就该让她自己决定。”莫征衍却是很镇定,他只是一句。

    此时,程青宁从公寓里出来,手里又搬了几个叠垒的箱子。本是微笑的脸庞,因为看见了李承逸的刹那,那笑容一止,她走向了莫征衍。

    “程青宁,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李承逸喝问。

    程青宁捧着怀里的箱子,身旁有他在伴,她对上李承逸道,“我决定搬出去住,所以回来拿东西。”

    李承逸想起她今日在公司里,对他说的话语,那一句“我自己会解决”,原来竟然是这个意思。此刻,他看着她,她的身旁却站着另外一个人,她又是道,“就是这样。”

    李承逸却是发现,这当真是上前不能退后不能,他的眉宇紧凝,切齿道,“好程青宁你要走,你就走快给我走”

    “东西都拿完了”莫征衍取过她手里的箱子问道。

    程青宁混乱着,却是无法再去思考其他,她点了个头,只等箱子放入后车厢里,他将车门一开,程青宁坐了进去,莫征衍载着她踩下了油门。

    李承逸站在公寓门口,他看着那辆车,载着她远去,离开了这里。

    就像是蝴蝶,挣脱了束缚,再也不在他的城堡里

    李承逸的手,不禁握紧成拳

    莫征衍载着程青宁回到莫公馆,行李被曹管家吩咐了佣人一一搬上房间里,此时,kent医生到了,约定的时间到了,他是来做治疗的。这是kent第一次踏进莫公馆,瞧向那大厅里坐着的男人。

    “莫先生。”kent开口呼喊。

    “你好,医生。”莫征衍对着他道,“曹管家,带医生去见程小姐。”

    “是,这边请。”曹管家立刻带路。

    kent上了楼去,在那客厅里,kent瞧见了程青宁,程青宁瞧见kent,微笑欢迎,“抱歉,kent,我在收拾东西,马上就好了。”

    “慢慢来。”kent回道,瞧见那些箱子,他不禁问道,“程小姐是搬家了”

    “恩,刚刚把东西搬了过来。”

    “以后都要住在这里吗。”kent又是问道。

    “暂时是的。”程青宁道。

    “这座公馆,很气派。”kent从方才一路进来,此刻又置身于其中,感受到这一切。

    程青宁匆匆将箱子都摆到桌子上暂且搁置,她回头朝kent而去,躺在了那张躺椅上,那音乐一放,kent问道,“今天工作还顺利吗。”

    “工作很顺利,只是,去搬家的时候,找一个东西,一直都找不到。”

    “都找过了”

    “恩。”程青宁应着,闭上了眼睛,但是那眼前却浮现起一扇紧闭的门来,“也不是都找过,有一间房间,我没有进去,我不敢进去”

    那是程青宁的卧室,是那一个房间,将一切都撕扯开,让梦魇重新来袭

    时长两个小时的治疗,轻松愉快的谈话,程青宁在每次治疗过后都会感到舒畅,但是却也会疲倦想要昏昏欲睡,kent道,“好好休息吧。”

    kent下了楼来,莫征衍还在楼下的大厅里,“谢谢你,kent医生,辛苦你来回奔波。”

    “这是应该的。”kent回道。

    “曹管家,送送医生。”莫征衍微笑应道。巨尤私圾。

    曹管家又是送kent而出,莫征衍瞧着kent微微颌首而去,他的背影颀长。

    kent开着车而去,透过前车镜,公馆就在后方,如此近而远。

    “李总,已经查到了,太太自从从仁安医院搬出来后,她就住到了港城的公馆里。”下属回道。

    “哪里的公馆”李承逸问道。

    那下属道,“是莫公馆,莫家在港城的公馆”

    莫公馆

    程青宁,她竟然住到莫公馆去了

    李承逸怎么会不知道那座公馆,南城就有莫公馆,更不要说是港城。可是莫征衍,竟然接她入公馆,这意味着什么而她,竟然同意入住,这又意味着什么哪里都可以,可偏偏是那里,这让他想要出手都不能,更不可能接近半分

    莫征衍,他的保护竟然能够到这种地步,他是想要夺回她吗

    莫氏久远处,宋七月这几日都在奔波于前期策划,而最关键的问题还要归属于资金。资金这方面,宋七月必须要请示上级,“这边马上开启项目,还要和国外接洽,需要资金投入。”

    然而公司的财务状况,早先在莫柏尧的执掌下已经堪忧,至于项目的资金,之前莫征衍已经解决,不是银行借贷,而是通过个人的资金注入。所以这倒不是问题,这一大笔的注资,只为了今日。

    莫征衍道,“你处理手上的策划方案,资金方面财务会拨款。”

    宋七月点了头,莫征衍又是喊道,“我会吩咐财务部,有关项目的资金流动,你这边签了字就可以过。”

    这的确是省事了许多,宋七月应了,“好。”

    午后,宋七月派了邵飞留守公司,而自己则是前往汇誊的工作室。一番商讨研究,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傍晚,黄昏到来,又是一天忙碌结束。宋七月也没有久留,她还要赶回公司去,于是道别离开。

    眼看着马上就要下班高峰,路上即将大堵车,宋七月走了捷径小道,想要快一些到达。

    捷径倒是清闲了许多,但还是快不起来,这附近有学校,却是幼儿园,这个时间,也是放学的时候。前后数名幼师带领着小朋友们,走在斑马线上,他们从附近回来,等待着家长来接走。

    这一幕倒是十分温馨,看着那些个孩子,一张张笑脸,不禁让宋七月想到了阳阳来。被莫夫人接走也有数天,这两天也要回来了。只是几天不见,真是很想念。

    宋七月停下来,让孩子们先过去,她的车则慢慢的在后方以龟速挪近,只等孩子们走过了,她再过。

    但是突然,宋七月在半道停下车来的时候,却看见了一旁停车位上停靠的车辆。

    因为那车窗没有掩上,因为车里还有人,所以她几乎是并行一停,扭头就瞧见了车里的那人,宋七月愕然,“柏尧”

    会在这里遇见莫柏尧,真是比起程青宁重回博纳,还要意外。莫柏尧也瞧见了她,怔愣的眼眸里也是显露出惊讶愕来,但是迅速的,他回神,“大嫂,这么巧。”

    “我路过这里,倒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宋七月问道,她是被堵在了半道上,可莫柏尧是停在这里,也不像是有急事的样子。

    “我也是路过。”莫柏尧道。

    宋七月当然是不会相信的,这样的路过,怎么会有可能,莫柏尧又道,“顺便办点事。”

    “你好像和学校特别有缘。”趁着前方学生们未过,宋七月随意聊着。

    “怎么说。”

    “之前是师大,这次是幼儿园,都是学校,可不是有缘”宋七月问道。

    “说起来,还真是凑巧。”莫柏尧微微一笑,他低声提醒,“大嫂,前面路上没人了。”

    宋七月一瞧果然是没了人,可以顺畅而过,只是却也在同时,注意到了那前方而过的孩子群里,几个幼儿园老师中,其中一个绑着马尾的年轻女子,她朝他们的方向望了过来,好像是认识他们。

    不,好像是认识他。

    “你的朋友”宋七月问道。

    “不认识。”莫柏尧回了句,他侧头问道,“大嫂,这是要去哪里”

    “回公司。”

    “真是用功。”莫柏尧笑着,幽幽说道,“其实,从前我只是佩服大哥,现在是真的佩服大嫂你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宋七月尚未搞明白,来不及再多聊,后方的车按着喇叭提示她快开走。宋七月瞧了莫柏尧一眼,她开车而去。

    这周很快迎来周末,周末放假休息,莫夫人联系了宋七月,会将阳阳送回来。宋七月没有出门,等着阳阳归来。下午的时候,车子就到了,宋七月瞧见了许阿姨抱着阳阳归来,却也在同时看见了姜姐陪同着莫夫人到来。

    “母亲。”迎上了莫夫人,宋七月立刻起身。

    莫夫人到来,老宅里更是凝重了几分,一行人来到了练舞房里,这里也是莫夫人平日最常会在的地方,赵管家送上了茶点,莫夫人道,“今天天好,送阳阳过来,也顺便回来拿些东西。”

    “需要什么,告诉赵管家一声就是了,您还这样两边跑。”宋七月回道。

    “这些日子我不在,家里都好”莫夫人问道。

    “都好。”宋七月回道。

    莫夫人好似放了心,她应道,“赵管家都有告诉我,家里井井有条。”

    “是赵管家费心打理的好。”对于整个老宅,宋七月付出的不多,倘若不是赵管家,还真不知道会如何。

    赵管家在旁听闻,他应道,“也是对亏了少夫人。”

    莫夫人点了个头,赵管家退了出去。两人品着茶点,莫夫人放下了茶杯,却是望着她问道,“你还记得之前在这里,你对我说了什么”

    就是在这间练舞房里,莫夫人提出了三年期限之约,也是在这里,宋七月信誓旦旦说着一辈子。

    “我记得。”宋七月开口应道。

    莫夫人沉默着,此时姜姐到来,她走近到莫夫人身边,说话的时候,也将手里的丝绒盒递给了莫夫人,“夫人,您要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也送上车了。”

    “妈妈,这么快就走,不留下来吃饭吗”宋七月问道。

    “你父亲还在山庄,我还要赶回去。”莫夫人回道,她又是唤了一声,“七月,你过来。”

    宋七月起身走向她,莫夫人只将那丝绒盒递给了她,她双手接过了,莫夫人道,“自己的东西,还是自己保管吧。”

    “姜姐,走了。”莫夫人说完,她起身带着姜姐而去,又是离开了莫宅返回山庄。

    宋七月瞧着莫夫人一行匆匆而去,她还站在那练舞房里,将那丝绒盒打开来一瞧,却是发现,那盒子里正是那条海洋之心

    莫家的传家之宝,这条海洋之心项链。

    那约定的时间还没有满三年,却在这个时候,莫夫人将项链送到了她的手中,没有更多的一句话,终是将项链给了她。这分明只是一条项链,虽然价值连城,可对于宋七月而言,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

    她还记得当年的誓言永远有多远,我不知道,但是,我有很长的时间,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只要我还是他的妻子,那么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在他的身边,不离不弃

    誓言在耳,记忆犹新,宛如昨日一般。

    周日宋七月不用上班,已然是放假,可以在家陪儿子,至于莫征衍,他有事外出,早上的时候说起过,周末一家公司的老总到来,他需要出面应酬。宋七月除了陪儿子,手里也需要解决一些工作,翻找资料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份文件,大概是放在办公室的资料柜里。

    宋七月趁着阳阳午睡,便前往公司去取。

    到了公司取过文件,才发现财务的一份结账单还欠缺,宋七月又是前往财务部,寻找值班的人事。这才发现,原来莫斯年一行也在公司,由于手上一个项目在加班加点,所以周末也留了下来。宋七月正是赶到,莫斯年也在财务室里等候。

    实际上宋七月和莫斯年在骆筝走后,就没有多少交集了,她朝他点个头,喊了人事打印结账单,那人就赶紧去了。

    “周末还来公司”这办公间里无人,莫斯年开口问道。

    宋七月回道,“你也不是一样”

    “大嫂,我真是佩服你。”忽然,莫斯年突然一句,宋七月笑了,“佩服我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敬佩。”莫斯年道,“不过我也要提醒大嫂一句,工作虽然忙,也要多多关心大哥。不然,被人鸠占鹊巢就不好了。”

    鸠占鹊巢宋七月凝眸,她当下笑道,“斯年,你这话说的倒是有意思。”

    “不过,我想大嫂也不会在意,毕竟这种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莫斯年微笑道,“走了一个,还会来一个。”

    这话里在隐射什么,宋七月道,“你是在说骆筝斯年,你还这么在意以前做什么,明知道那都假的,还是你放不下”

    “我有什么好放不下”莫斯年笑道,他的声音平稳中却是沉了一分,“只是好心提醒大嫂,以前也许不是真的,但是现在这个还真是难说了。其实莫家的产业多,名下的房产更是多,大嫂不住公馆,不如就给别人住,省的空在那里,太浪费了。”

    “年总,您要的文件。”那人事取来的文件,他接过微笑而去,“宋经理,这是您要的。”

    宋七月也是接过了,但是那艳阳天里,忽然又是降下一层阴霾。

    出了莫氏,宋七月上了车,她坐在车座上,却是迟迟没有发动引擎。突然拿起手机来,想要打到公馆去,却又是没有这么做。下一秒,她将号码拨通了另一处,“kent医生,你好,是我,宋七月。”

    “宋小姐,你好。”

    “最近程小姐的治疗情况还好吗”宋七月问道。

    “暂时一切顺利。”

    “kent医生现在每天都还有去程小姐那里吗”

    “是,晚上的时候。”

    “那么,她住在哪里”宋七月询问着,kent在那头报出了住址的方位。

    通过手机那一端,宋七月听到了,那地址所显示的地方,正是莫公馆

    挂了kent的电话,宋七月脑海里微乱着,大白天的,阳光都是刺目,白茫茫的一片,打在她的眼前。那思绪却是忽然一定,她踩下油门往老宅折返而去。回到老宅后,宋七月上楼去,她吩咐赵管家道,“二十分钟,替我备车,找一个人随行。”

    赵管家一愣,对于宋七月当下的命令真是愕然,这是从未有过的。他也是不明所以,只是听从行事,“是,少夫人。”

    二十分钟过后,宋七月从楼上下来了。

    赵管家一直等候着,他看见她下来,又是一怔,宋七月已然打扮好,得体端庄的裙子,她将头发盘起,利落却也优雅,高跟鞋慢慢而下,精致的妆容,浅浅的一抹微笑,她问道,“赵管家,车备好了”

    “回少夫人,按您的意思,都备好了。”赵管家回道。

    宋七月出了老宅,那车子已经等候着,除了司机还有一位园里的佣人也都等候着。

    宋七月坐上了车,她没有再亲自开车。上了车后,她吩咐司机道,“现在回公馆。”

    车子从老宅出发,便是往莫公馆而去。

    “曹管家,少夫人来了”公馆里的园人瞧见宋七月到来,立刻就通知了曹管家。

    得知是宋七月,曹管家也是立刻就出来相迎,这一遭实在是突然,“少夫人,您怎么来了。”

    那车子停在了前院里,佣人上前开车门,宋七月这才下了车来,瞧向曹管家,她淡淡回道,“我不能回来”

    曹管家实则是欣然一喜,因为自从他们搬回老宅后就没有到来,只是今日却也是有些疑虑,“当然能,只是没有想到您突然回来了。”

    “我有些东西忘在这里,找了人来拿。”宋七月说着,往公馆里而入。

    她走了进去,在大厅里坐下,却不急着吩咐人上楼去取东西,又是不急不缓道,“曹管家,听说先生请了一位朋友来公馆住。”

    “是,那位程小姐是住在公馆,但是她现在出去了,不在。”曹管家如实应道。

    宋七月微笑,应声说道,“是这样,不着急,既然来了,那我就等一会儿吧。”

    “少夫人,我去准备些茶点。”曹管家又是回道,他就要告退。

    “曹管家。”宋七月却是唤住了他,“这些事情,让佣人去准备吧,我有些日子没见到曹管家了,想和你聊聊。”

    曹管家虽不明状况,却还是想着要去通知先生一声,却是不料被阻拦。

    只见宋七月正微笑望着他,一派女主人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