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77章:她非走不可

第477章:她非走不可

 热门推荐:
    如此一来,曹管家也不得再退下。

    “曹管家,坐吧。”宋七月又是唤道。

    “少夫人,这不符合规矩。”

    “规矩是人定的。现在这公馆的规矩按我说的,我让你坐,你就坐。看着你说话脖子疼,所以你坐下来。”宋七月微笑说着,但是那气势却是摆在那里,让曹管家无法再违抗。

    “最近先生和我都搬回老宅去住了,公馆里一切都好”待坐下来,宋七月问道。巨引亩才。

    曹管家便也一一回应着,言谈之间都是这些日常琐事,宋七月也是耐着性子聆听。可是以往,对于这些她都是不理会,更不会去注意,一向都是交给管家来打点。今日如此询问,看似是闲聊。却还是有着凝重的感觉,像是汇报情况一般,让曹管家不敢懈怠。

    “这些日子我们不在,曹管家你辛苦了。”宋七月笑道。

    “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曹管家应着。

    宋七月端着茶杯,那是花茶的香气,如此的沁人。她赞赏道,“这花茶不错。”

    “少夫人您喜欢就好。”

    “曹管家也是拿这花茶来招待程小姐的么。”宋七月很是自然的,顺势问道。

    “是。”

    “程小姐最近住在公馆里,有好好招待她吗”

    “先生吩咐了,公馆上下都待程小姐如上宾。”曹管家却是这话不假,能让莫征衍带回到公馆住的,并且让何桑桑留守,而且每天晚上他都有到来探望一番,显然这位程小姐是重要人物。

    宋七月也是心知肚明,这话也不用多问,莫公馆一向都是周道备至,她微笑问道,“程小姐住在二楼的客房”

    他们的主卧是在三楼,整个楼层,而客房都是在二楼,曹管家道。“是,住在二楼左转的第一间客房。”

    “我最近工作忙,所以都没有时间过来,征衍每天都有过来吧。”宋七月不疾不徐道。

    “是,少夫人,先生每天都有来。”

    “那位kent医生,他也有按时来吧。”

    “是。”

    “曹管家,来跟我说说,程小姐住在这里的情况,她是公馆的上宾,你们的照顾是不是周道。”她更是进一步的询问,却是带着些许质疑。

    身为莫家的管家,曹管家一向都是尽责,并且一丝不苟,此刻遭到女主人询问疑虑,他立刻凝眸道。“程小姐来公馆的第一天,是何特助载着她来的,先生也电话里吩咐了,让我们听从程小姐。她需要什么,都要尽力安排妥当,程小姐当天在公馆住下来了。”

    “周二还是周三”宋七月似作思考问道。

    “少夫人,您记错了,是周四。”曹管家提醒道。

    “哦,是,是上周四,瞧我这记性。”宋七月一笑,却是明白,原来是上周四,“曹管家,我想你也知道,程小姐之前身体不大好,所以一直都要看医生。她在这里住,生活上需要的东西,都有帮她配好吗”

    “回少夫人的话,本来我是想为程小姐置办,但是程小姐说不用了。后来有一天,程小姐和先生一起回了公馆,然后又出去了一趟,再回来的时候,搬了一些东西带回来,是程小姐的东西。”曹管家道。

    宋七月脑海里想着,估算着那一天,她眼眸一动,“我想应该是周一吧。”

    “是,就是这周的星期一。”曹管家回道。

    “恩,自己需要什么,还是自己比较知道。”宋七月应声,她不紧不慢品了口茶,微笑说道,“曹管家,总之辛苦你了。聊了这么久,也口渴了吧,喝杯茶吧。”

    她唤了一声,曹管家这才停了声,那宛如预备作战一样的态势,在顷刻间收回,然而立刻的,将方才的谈话细细一思量,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好似说了太多,这让曹管家愕然。

    宋七月品着花茶,她没有再出声,只在这里静坐着。

    过了半晌,外边的园人来报,“曹管家,程小姐回来了。”

    曹管家立刻起身望向了宋七月,等待着她吩咐,宋七月很是安然的静坐着,手里的茶杯轻轻端着,她的视线望着前方,“曹管家,还不快去把程小姐迎进来。”

    “是。”曹管家赶紧应了,他立刻转身而去。从前的时候,尚且不觉得那气势有何种异样,少夫人一向都是平易近人,可是今日真是无法言喻,让人战战兢兢。

    前院处,程青宁外出归来,曹管家迎了上去,“程小姐,您回来了,请进,少夫人在等您。”

    程青宁一怔,却是明白过来,莫家的少夫人除了她,还会有谁

    程青宁的步伐一缓,而后往前方而去。何桑桑今日载着程青宁外出,她一回来也是听闻少夫人到来,瞧见她已经朝大厅走,她不禁问一旁的园人道,“莫总来了”

    “何特助,先生没有回来。”园人回道。

    莫总没有到,可是少夫人却到了,何桑桑也是紧随其后。

    那大厅里,富贵的牡丹花高级地毯,是那双高跟鞋,轻轻落放着。在那古式的中式家具,那一把居中的太师椅里,那一道纤细安然的女人身影入座其中。她的长发盘起着,精致的妆容,微微扬起的唇,一双眼眸亮而且明丽。

    “少夫人,程小姐回来了。”曹管家将人带到,朝宋七月汇报。

    宋七月微笑,迎上了她,“来的不凑巧,刚刚你不在。”

    “出去买了点东西,不知道你会来,让你等了。”程青宁当下应道。

    “我该提前跟你说一声,不过也没有等很久,你不要在意。”她回了一句。

    此时,何桑桑也是进了大厅,瞧见宋七月,“少夫人。”

    宋七月朝何桑桑轻轻颌首,没有多言,她的目光似有若无的轻扫向程青宁,“程小姐,坐吧,外边走了一趟,一定也渴了,先坐下来喝杯茶。”

    “曹管家,赶紧换一壶热茶来。”宋七月又是吩咐着,曹管家点头而去。

    程青宁瞧着她,她不作声坐了下来。

    待她坐下来以后,宋七月却又不急着开口了,只是静坐中,等着曹管家的茶水上来,她微笑以对,程青宁也是沉默不言。直到一壶新茶上来,面前各自沏上一杯,宋七月才又开口,“程小姐住在公馆里还习惯”

    “一切都好。”程青宁应声。

    “曹管家照顾的还行还满意么”宋七月又是问道。

    “曹管家很周全。”程青宁又是应道,宋七月却是微笑道,“我看也没有很周全。”

    众人狐疑,程青宁看着她,宋七月道,“就比方是今天,程小姐出去了,但是曹管家却不知道你去了哪里,这样真是不好。曹管家,你该多关心程小姐,这样才能知道,她几点回来,要不要准备晚餐。”

    但是实质上,宋七月根本就没有询问曹管家,有关于程青宁此刻的去向,虽然曹管家也并不知情,“是,少夫人,是我照顾不周道。”

    “幸亏还有何特助,她陪着程小姐出去的吧”宋七月问道。

    程青宁点了个头,何桑桑默然站在一旁,宋七月又道,“不过,桑桑啊,程小姐身体刚刚好一些,才刚出院,要出去逛,也要看看时间点,你该注意提醒。你看现在,都是傍晚了,虽然已经五月了,但是太阳一下山,这风还是冷。”

    “是,少夫人,是我没有考虑周全。”何桑桑也是应道。

    “真是不好意思,程小姐,还是不够周全。”这点名批评了两人后,宋七月微笑歉然道。

    可是此刻,分明不是在指责她,程青宁却是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氛围,那直视的眸子,温静中却是这样的凌厉。程青宁从最初见到宋七月的时候起,就知道她是美丽的女子,无论是生日宴,又或是百日宴,早见识过她的百变,但是却没有一次,像是现在,能这么清楚的感受到,那一种气魄来。

    她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开口说话,却好似有强劲的气场,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感受过。

    “少夫人,这是我的错。”曹管家和何桑桑异口同声的致歉声响起。

    程青宁微愣怔,反应过来了,她究竟是什么,她是莫家的少夫人

    这就是少夫人该有的姿态

    这一刻,竟然感受到了,那宛如莫夫人的架势

    “好了,你们都下去忙吧,我和程小姐聊几句。”宋七月又是吩咐,两人纷纷退出大厅。

    退下后的曹管家疑虑道,“何特助,要不要告诉莫总一声”

    以之前的情况,宋七月也不是没有私底下看望程青宁的时候,何桑桑沉思道,“暂时不用。”

    人都被散去,清静无比,大厅里也是一下子变得更为宽阔,宋七月又不出声了。程青宁捧着茶杯,静静品尝着,这样的安静里,一切都变的很是凝重,她放下茶杯,抬眸开了口,“这次是该谢谢你,听说kent医生是你请来的。”

    “对我道谢的话,倒是不用了。”宋七月笑道,“程小姐在这里也不认识什么人,能帮得上就帮。如果一定要道谢,那就谢征衍吧。”

    程青宁沉眸以对,宋七月缓缓道,“毕竟,我会去请医生,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征衍。我想这一点,程小姐应该要清楚。”

    这主次分明,一下谁是重要,谁是无关紧要,一瞬间就一言挑明,程青宁感受到了,“我是很谢谢他。”

    “不过我想,征衍是很乐意为你做点事情的,所以他应该不会需要你的道谢。请医生,安排你住到公馆里,住院的时候尽心尽力,不管是曹管家,还是看护,又或者是何特助,他所做的一切,都是自己乐意的。”宋七月微笑说着。

    程青宁不言语,宋七月扬唇一笑,“只是程小姐,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要做这一切”

    他为什么要做这一切。

    她的问题直入程青宁的心中,此刻的回答,却只能是,“我们是朋友。”

    “朋友。”宋七月念着这两个字,“程小姐,分手后的男女,有几个还能做朋友恐怕没有。”

    “也不是绝对没有,这个世界上,凡事都没有绝对。”程青宁凝眸道。

    “一对恋人在一起要恋爱,如果顺利的话,会走向婚姻。那么我冒昧问一下,如果程小姐你和李总要是婚姻里分了手,请问还能做朋友吗。”宋七月望着她,笑着问道,“如果今天是李总,在你们分手以后,他把你当作是朋友,让你住在这里,那么你会愿意吗。”

    这样的问题太过直接,就像是针尖对上麦芒,程青宁心里一凝,她回神道,“情况不同,所以因人而异。”

    “没错,我也同意,是要因人而异。”宋七月笑着认同,“那么现在,我们来假设,征衍把程小姐当作是朋友。所以,他考虑到程小姐来到港城人生地不熟,一个女人也不方便不安全,而且身体又不好,所以想要帮助你。”

    “可是程小姐,你有没有想过,这样是不是真的可以”宋七月微笑的眼中,那眸光却是带着质问

    “程小姐,你除了是他的朋友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你是李总的太太。或许你们之间发生了一些小问题,还没有解决。但是作为一位已婚太太,在婚姻还存在的期间,公然住到别的男人这里,而且还是前任男友这里,这在程小姐你看来,是合情合理的”宋七月尖锐的话语宣之于口。

    程青宁一下怔住,宋七月又是微笑,“或许程小姐会说清者自清,其实以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后来我才明白,还有另外一个词语,那就是人言可畏”

    “如果要是被外边的媒体知道,博纳的李总太太住到了莫氏的莫总公馆,那么又要被人怎么绘声绘色的写我不知道,大概又是一出热闹的新闻了。”宋七月说道。

    她一番话语,从她进来后就像是有所准备,句句刺来,程青宁不是感受不出,这种感觉真是不好,她端着茶杯的手一紧,迎上了她,“宋小姐,如果莫征衍在意外边的媒体,那么他就不会请我到这里来住,我现在更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聊天。”

    “而且,我希望你明白一点,之所以来这里,是他请我来的,不是我自己提出要来这里”程青宁开口挑明这关键。

    “的确是他请你来的。”宋七月点头,她幽幽一句,“但是,你也没有反对,不是么。”

    程青宁整个人一凛,宋七月的眸光却是如利刃,“从你住进这里开始,你是自愿的,没有人强迫你,所以不要再说是他请你来如果你不愿意,那么他不能勉强你”

    “你是程家的千金小姐,程家也是有家世有声望的家族,何必要屈就,住在一个已婚先生的公馆里。”宋七月直接道。

    话都点到了这里,程青宁哪里会听不懂,她问道,“宋小姐,你今天来这里的意思是要请我走了”

    “我怎么会请程小姐走,你是征衍的朋友,是这里的上宾。”宋七月微笑,“我只是想,可以替程小姐安排别的地方,港城的酒店还有公寓都很多,程小姐喜欢哪里,说一声就是了。”

    已经是请走的架势,程青宁眉宇一皱,心中是不甘还是其他,此刻分不清,却只是不愿如此,她回道,“我倒是觉得这里很好,比那些酒店和公寓都要好。”

    “程小姐大概是习惯了这里,不要担心,换个地方住上几天,很快就能习惯新地方。我让人帮程小姐收拾东西,然后再送程小姐去酒店。”宋七月径自说着,她喊了一声,“曹管家”

    曹管家听到呼喊到来,宋七月吩咐道,“程小姐要搬去别的地方住,为程小姐收拾东西。”

    当下,程青宁道,“我没有要搬走”

    曹管家本来要遵从,但是两人前后一声话,让他顿住,宋七月厉声命令,“曹管家你还不快去”

    曹管家瞧向宋七月,他还是应了,“是,少夫人。”

    “少夫人”何桑桑是莫征衍特意吩咐留下陪同程青宁的,此刻她也是有些不宁了。

    “何特助,你现在跟着曹管家上去,哪些东西是程小姐的,一件也不要留下收拾的仔细一点”宋七月又是冷声命令,何桑桑也是收了声。

    曹管家带着佣人上楼,何桑桑也只能上去,大厅里,宋七月捧起茶杯,她缓缓道,“大概需要一会儿时间,程小姐,再喝杯茶吧。”

    “就算要搬,让莫征衍来跟我说”程青宁胸口窒闷,她开了口。

    “他会来对你说,不过他现在在忙。”

    “他没有来跟我说之前,我不会搬走”

    宋七月品了口茶,她缓缓微笑,却是气势十足,那是不容人抵抗的命令,“都说了他很忙,程小姐,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是莫家的少夫人,这座公馆的女主人,我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

    二楼的客房里,曹管家已经命人收拾,他扭头喊道,“何特助”

    何桑桑眼下也是举棋不定了,她不敢担待这份责任,如果程青宁真的就这么走了,她来到阳台处,拿出手机来拨了号码,“齐简告诉莫总,少夫人来了公馆”

    二楼上边行李被一一打包收起,由于十分仔细,所以耗费了很长的时间。而这期间,跟随宋七月而来的老宅佣人将她所需要的东西整理出来,前来询问,“少夫人,这些是您要的吗。”

    宋七月瞧了一眼,她点了个头,又是轻声道,“程小姐,抱歉,我今天顺便来拿些东西,你先坐一会儿。”

    宋七月说完起身往楼上而去,只留程青宁一人在大厅里。

    她往三楼走,高跟鞋踩得很是镇定,她来到卧室,离开了这么多日子,已经很久不曾来过,却还是一如离开时候的样子。她没有找寻东西,只是走向窗台处,这个位置,却是可以看到公馆的前院,那扇大门在远处掩着。

    只要有人到来,就可以瞧的一清二楚。

    她就这么静静站着,像是要站成一座雕塑。

    不知道过了多久,曹管家尚未来汇报,那窗台下方,宋七月却是看见一辆车从公馆外边徐徐驶入。只需要一眼,就知道是谁的车,是谁到来。

    眼见齐简而出,那后车门开启,宋七月看见树荫里,他淹没隐约可见的身影,他笔直的往公馆而入,他不曾瞧见她。

    “少夫人,先生来了”曹管家又是急忙来报。

    宋七月转身瞧向曹管家,她并不着急,走出卧室往楼下而去。

    大厅下方,齐简跟随前方那道身影,莫征衍已经踏入

    “先生”众人齐声呼喊,很是整齐,气派非凡。

    莫征衍一进来,他看见了坐在大厅里的程青宁,也看见了已经收拾了大半被搬下楼来的行李。

    程青宁瞧见他归来,她还未来得及开口,莫征衍却是喝道,“是谁准许你们收拾这些行李”

    他这一喝问,那几个佣人全都不敢出声,竟是定在那里

    “桑桑”莫征衍瞧见了何桑桑,她沉默着,不知要如何开口,他又是喝道,“是谁”

    “征衍”程青宁终于开了口,但是却被莫征衍打断,让她也没了声。

    莫征衍喝问着何桑桑,“我让你回答是谁准许”

    大厅里唯有那呵斥而起的男声,静的出奇

    “是我”就在这片寂静里,一道女声打破而起。

    众人抬头循声望去,莫征衍也是抬眸,只见那楼梯上方,是宋七月出现在楼梯口。她望向众人,也望着他,慢慢走下楼来。

    宋七月踩下最后一个台阶,她迎向他道,“是我让他们整理行李,程小姐要搬出去住。”

    “先生。”曹管家也下了楼来,身后一个佣人捧着最后的箱子放在了行李旁,他低声道,“少夫人,行李都收拾好了。”

    “把行李都给我搬回去”莫征衍硬声命令。

    “不用搬”宋七月立刻也是喝道。

    “搬回去曹管家”

    “曹管家不用搬”

    两人各自命令着,曹管家却是左右为难,他们谁也不肯相让。

    此时,程青宁开口道,“不用这么麻烦了,我该走了。”

    “你不用走”莫征衍开口阻拦了她,他的眸子却是笔直望着宋七月,“她是我请回来住在这里”

    “只是今天,她一定要搬走”宋七月微笑,眸中坚决,“她非走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