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79章:未知恐慌

第479章:未知恐慌

 热门推荐:
    这几日,宋七月忙着手上的电子项目和国外接洽引进资源一事。

    “今天请各位来这里,主要是让大家看一看和国外取得联系的几家公司。”宋七月微笑说着,助理已经将窗帘拉起。

    会议室里暗了下来。幻灯片开启,是国外几家知名企业的背景介绍。

    这一次需要引进原材料,并且在之后的投资建设开拓中,极其有可能会将厂房设在各国分部,所以眼下的项目开启是十分重要的阶段。这就像是一座摩天大楼要打地基,如果地基没有打好,那么之后就算建成了也只是海市蜃楼。

    “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几家公司,左边一面是莫氏推选,中间这一面是博纳推选,右边这几家是自荐,实力都很不错。”宋七月缓缓开口。

    程青宁瞧着投影仪的屏幕,她问道,“宋经理觉得哪一家最合适”

    “现在还没有进一步接触,不过就现在手上能取得的数据来看。这五家公司相对而言比较合适。”宋七月应声,说话间投影仪已经切换幻灯片,将一排的公司做了删选。

    那五家公司的候选以上三下二的图形并排,映入众人眼底。

    众人一瞧,都是凝眸以对。

    范海洋不禁点头,宋向晚瞧着却是心中一凛。早先有关于这些公司的相关文件已经送到工作室。他们也早就看过了,范海洋看过后选了其中三家较为满意的,而这三家都在现在的投影上。

    今次,宋向晚还是初次和宋七月直接就工作有所接触,却也是初次察觉到她的处变不惊。

    “我想你们心中一定有最满意的答案,不如给我一个候选,也好后面再仔细分析。”宋七月微笑道。

    程青宁道,“德尚公司。”

    这是博纳推选的,毫无置疑。

    “那么康总,范经理和宋主管呢”宋七月又是扭头问道。

    康子文和他们私底下也商榷过了,他应道,“威尔斯公司。”

    这是莫氏由海外开发部莫柏尧推送的,的确是一家优秀的公司。

    立刻的,影像里被点名的两家被保留,还剩下三家候选,宋七月又是望向邵飞。邵飞将投影继续往下切换,众人一瞧,那影像里最后一家候选也出现了。

    “龙源众合。”宋七月道出了这家公司,她轻声道,“这家公司是自荐的,不过实力不错,可以待评估。”

    这一场候选会议漫长的进行着,临近尾声时,宋七月道,“如果没有问题,下面会和这三家进行主要接触,而其余的候选公司也会进一步保持联系,最后才会定结果。各位,还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康子文道。

    范海洋点了头。

    程青宁道,“就这么办吧。”

    “那好,就这么通过了。”一声令下。会议终于落下帷幕。

    众人寒暄闲谈了几句,也就是要散席而去。

    程青宁道了声别,最先离开。

    这边康子文也没有久留,他也要赶回公司去。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范海洋开口道,“宋经理,那我们也先走了。”

    宋向晚也要起身,她却是想到了什么,扭头说道,“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一声。”

    “什么”宋七月问道。

    “妈妈和姑姑说要来港城,大概就这几天。”宋向晚开口道,其实也就是昨天,宋母在和宋向晚电话的时候,谈起了这次来港城的行程。

    “来玩吗。”想来也想去,也没有别的事情,宋七月倒是欢迎。

    宋向晚回道,“要来看戚夫人的展览会。”

    “机票定好了,告诉我一声,我去接机。”宋七月点了头。

    不过多久,宋向晚这边的消息就传了过来,告诉宋七月,后天周五早上的飞机,不过也嘱咐不用特意来接机。只是她们说归说,宋七月还是要去的。周五是工作日,可大舅母和君姨也是难得来一趟,以往每次过来,都是匆忙的,也没有陪她们好好游玩过。这次过来,总是要招待一番。

    周四晚上,宋七月等到莫征衍归来,她说道,“明天早上舅妈和君姨过来,她们是来看戚夫人的展览会,如果有时间,你和我一起去接机。”

    “可以。”莫征衍应允了。

    隔天早上,车子就往机场而去,除了宋七月和莫征衍外,宋向晚当然也有去接机。只是连带着,范海洋却也有到来。

    “范海洋,你怎么也在”宋七月随意问了句。

    “今天事情不多,我就开车送她过来了。”范海洋回道。

    董事长夫人一行到来,也是该迎接的,眼瞧着宋母和君姨从那尽头而出,他们一行人便也迎了上去。

    “妈妈,姑姑。”宋向晚笑着呼喊。

    宋七月也是开口喊人,莫征衍在旁问道,“一路过来累了吧”

    “不累,就坐飞机怎么会累。”宋母笑应,君姨也是笑着道,“我们就是过来看个展览会,你们怎么这么多人来接我们”

    “向晚,不是跟你说了,不用让你姐姐姐夫来接吗”宋母问道。

    宋向晚笑着回道,“我有说,但是他们非要来,我难道不让他们来吗”

    “舅妈,君姨,我们来接,那是应该的。”宋七月搂过了君姨,莫征衍和范海洋则是推过行李。

    “海洋啊,你今天也有空真是麻烦你了。”宋母瞧向范海洋道谢着,显然她早就和范海洋熟识,所以才能这样亲近的称呼。

    范海洋道,“伯母,怎么会麻烦,来,先出机场。”

    就下榻的住所,宋七月和宋向晚早就商谈过,因为这一次只是来住几天,而且是来游玩的,再加上宋向晚又早就给她们定好了酒店,就住在和她同一家酒店的套房,也方便照应,所以宋向晚这边是没有让宋七月安排。

    “住酒店不大方便,不如住到老宅去。”只是在上车前,莫征衍还是开了口。

    “姐夫,酒店都定好了。”宋向晚则是道。

    “定好了也能退,住家里方便一些。”莫征衍微笑道。

    眼见如此,宋七月道,“那看舅妈和君姨的意思,她们想住哪里就住哪里。”

    宋母做了决定,“向晚都定好了,就住在酒店吧。”

    当下一行人便前往酒店下榻,宋母和君姨两人一个套房,就在宋向晚的隔壁一间,照顾起来果然是很方便。抵达酒店,四人一起陪着他们用了午餐,宋七月也不能久留,她要回公司去工作,而莫征衍亦是。

    “舅妈,君姨,那我下了班再过来。”宋七月唤了一声,这才和莫征衍双双走了。

    “妈,姑姑,那我也先去公司了。”宋向晚也不久留,范海洋有礼道,“伯母,君姨,我们先走了。”

    四人纷纷而去,宋母和君姨倒是很高兴。

    “七月和征衍两个人真好。”宋母念道,君姨也是应着,“可不是。”

    敲门声再度响起,这边范海洋刚刚离去了一会儿,却又是折返而回,他微笑道,“伯母,君姨,要是想出去走走的话,我已经让酒店安排了司机,可以送你们去。”

    “海洋,你真是想的周全贴心,谢谢了。”宋母道谢,目送范海洋而去,君姨道,“其实范海洋这个男孩子,倒是一表人才,有礼貌又懂事。”

    宋母也是这么觉得,“现在还单身呢,没谈女朋友。可惜了,向晚已经有苏赫了。”

    车子开回莫氏,宋七月道,“晚上下班后,我会来陪她们,希望你抽空也能来。”

    “我会到。”莫征衍开着车回道。

    这一晚,依旧是四人相聚陪着她们用了晚餐,也没有再留太久,后来回到套房里聊了好一会儿,这才回去。时间不算晚,却也不太早,宋母和君姨本来就是作息良好,这个时间点就要睡了,范海洋也退了出去,不打扰他们休息了。

    君姨在拿换洗的衣服,就要去洗澡,宋母谈着莫征衍和宋七月,就想到了周苏赫,她问道,“向晚,你来了港城,有告诉苏赫吗。”

    “对他说了。”宋向晚回道。

    “那他有来看过你吗”

    “妈,苏赫公司那么忙,我又是来工作的,他来做什么”

    “妈知道他工作忙,也是顺便问问。”宋母道,“那他这两天有没有空我也是好久没有见到他了,要是有空,让他赶过来一趟,周末一起去看展览会。”

    “有我陪你就好了,就不要打扰苏赫了。”宋向晚阻止了。

    “你不打,我来打。”宋母却是道,“我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也许他有空。”

    宋向晚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此刻宋母如此说着,已经拿出了手机来,她动了动唇,阻止的话语没有再出口。

    宋母给周苏赫打电话,那端通了,“是苏赫吗”断断续续传来的,都是宋母的声音,听不见的周苏赫的,宋母和他在聊着,宋向晚默不作声,只在这闲聊里,听到宋母道,“你在国外啊,那也不行了,我在港城呢,和你君姨来看展览会”

    “那也行,你好好照顾自己”宋母叮咛着,宋向晚眼看着电话就要挂断,她突然道,“妈,让我跟苏赫说几句”

    “苏赫你等等,向晚跟你说几句。”宋母将手机递给了她。

    宋向晚接过手机,“喂。”

    “恩。”那头是周苏赫久违的男声,低低的应了一声。

    宋向晚却是觉得已经太久没有听到过,她背过身去,对着那落地窗,本有千万句话语要说,但是现在却又说不出来。就在僵持里,周苏赫道,“有什么事吗。”

    哪里有什么事,宋向晚却还是道,“周末真的没空吗。”

    “赶不及了,下次吧。”周苏赫回道。

    “好。”宋向晚又是应了一声,她问道,“苏赫,你今天怎么样,吃饭了吗”

    “一切都好,只是我这边还要工作,不能多聊了。”他简单的回应,却是将通话终止。

    宋向晚也说不出什么了,一颗心往下坠去,“那你忙吧。”

    他又是应了一声,像是从前一样,就这么挂了线。

    宋母也在收拾东西,看见她不再说话,将手机放下了,“这么快就打完了”

    “说了他在忙。”宋向晚回道。

    “男人忙事业是应该的,你大哥也忙,现在连你弟弟瑾之也都在忙。但是再忙,也该抽点时间出来陪陪你,是不是”宋母又开始念了起来,“你看看七月,她虽然是你姐姐,但是你们是一年生的,年纪一样大,她已经嫁人了,孩子都生了,你却还没个影子”

    “妈”宋向晚烦闷的打断了她,她起身道,“你和姑姑早点睡吧,我也去睡觉了。”

    “一说你,你就不耐烦就要走。”宋母叹息。巨乒医弟。

    宋向晚离开房间,回了自己的套房,关上门去,她整个人被空旷的房间那份黑暗包围,夜色深浓漫长。

    周六约好了时间去看戚夫人的展览会,宋七月是肯定会陪同的,而前一个晚上她也是对莫征衍说,“明天的展览会,希望你一起去。”

    莫征衍果然有去,他们没有带上孩子,展览会会场是安静的,带上了阳阳,要是一旦哭闹起来,那大概会不大妥当,虽然阳阳平时都很安静听话。

    戚夫人是知名海外的雕塑大师,定期会回国展出自己的作品,又因为她原先祖籍港城,所以对港城更是有深厚的感情。此次开设展览,一如前几年一样的热络。宋母和君姨两人参观了展览会,更是高兴。

    宋七月和莫征衍陪同着,宋向晚挽着宋母的手,范海洋也一起出来了,是宋母相邀,正好是周末,也不用上班,就一道来了。

    而在参观展览会的时候,他们更是有幸见到了戚夫人本人,直接由展览会的助理迎着他们来到了会场后边的休息室。宋七月本来是好奇的,但是谁知道,那休息室里坐着的优雅妇人,正是戚夫人。

    能得见崇拜的大师,宋母和君姨更是欣喜,而在言谈之间,宋七月得知这一切都是莫征衍安排,显然这是一个惊喜。

    瞧她们聊的兴致高昂,宋七月轻声问道,“你和戚夫人认识”

    “莫家和戚夫人有些交情。”莫征衍道。

    宋七月不禁要感叹了,莫家的涉猎范围还真是广泛,只是对于今天的安排,她却也是满意。

    在和戚夫人小叙后,显然宋母和君姨两人都是意犹未尽,当下戚夫人道,“明天我还会在港城,如果两位有空,可以来我的工作室参观。”

    他们一听,立刻就答应了。

    宋向晚和范海洋迎着她们而出,莫征衍道,“戚夫人,谢谢。”

    “不用客气。”戚夫人微笑道。

    而对于得以见到戚夫人,并且参观她的工作室,宋母和君姨都知道是莫征衍的心意,莫征衍道,“舅妈,君姨,你们高兴就好,其实这都是七月的意思。”

    宋七月微笑,但是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那么细心,也没有这样的能力能够安排。

    高兴的玩了一天后,送别了他们,回到老宅里,宋七月道,“今天是你精心安排,她们很高兴,谢了。”

    莫征衍却是定在那里不动,只是看着她,宋七月不出声,也是在狐疑,他却是开口,“你跟我道谢”

    怎么就说了那两个字,那一声谢了,宋七月自己都不知道。

    “还真是客气。”莫征衍望着她,他温漠的男声却像是命令,“在我面前,不许再说这两个字”

    “这是礼貌,莫家的规矩。”宋七月迎上他道。

    “随便你,那你就按规矩来”他冷声道。

    在莫家,就算是妻子对丈夫,也是讲究规矩的,就如同莫夫人对莫父也正是这样。总以为环境是不会改变人的,可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也已经变了,可以这样相敬如宾的生活,而那些相爱的表象,也可以做的完美。

    周六陪玩了一天后,周日莫征衍没有了时间,只是他还是陪同宋七月去酒店接了两人,前往戚夫人在港城的工作室。等到了地方,和戚夫人会面打过招呼,他这才离去。

    “莫太太,征衍对你真好。”戚夫人微笑道。

    可不就是好,周遭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她微笑应着,无法去挑剔,他确实做的尽善尽美,是一个好好先生。

    这边宋母和君姨在工作室里参观,宋七月也在其中走着瞧着,她的注意力却是被一件未完成的半成品吸引。那是一座雕塑,大概是希腊神话里的某位人物,绿野丛林,她的周边缠绕着藤蔓还有蝴蝶。

    蝴蝶。

    这会让宋七月想到另一个人来,几乎是本能的,反射性的,想起那个女子来。

    脑海里那凌乱的画面错乱着,忽而耳畔传来助理的呼喊,大概是有客人到访,所以在招呼,但是那一声呼喊,却让宋七月回神,“kent先生,您来了,请稍等,戚夫人正在陪朋友,我去告诉她。”

    “不着急。”kent回了一声。

    宋七月站在原地,扭头一瞧,对上了那玄关刚刚进入的男人,正是kent。不再是医院里的白大褂,他穿着很是随意,却是英气,白色褶皱翻起的衬衣袖子边,那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不显得拘谨,倒有几分书生气息,更觉潇洒。

    “kent医生”宋七月扬唇微笑,喊了一声,“这么巧”

    kent瞧向她,有一丝意外,开口回道,“宋小姐,你怎么在这里。”

    “我陪家人来参观戚夫人的工作室。”宋七月回道,她用眼神比了个方向,是那里边有人的说话声,又瞧刚刚那位助理的谈话,似乎他和戚夫人是早就相识的,“你呢”

    kent来不及回应,戚夫人已经走了出来,瞧见了他,很是高兴的道,“kent,你来了。”

    “老师。”kent唤了一声。

    宋七月愕然,她还真是没有想过,戚夫人竟然是kent的老师,这关系还真是让人意外。

    戚夫人也是好奇于kent和宋七月的相识,“你们认识”

    “宋小姐,她是我的客户。”kent道。

    “原来是这样。”戚夫人微笑。

    此时宋向晚一行也从里边的工作室而出,君姨和宋母并肩而行,戚夫人瞧见来人,她为众人介绍,“我为你们介绍,kent,他是我的关门弟子。”

    关门弟子,这无疑显示出了戚夫人对kent的钟爱,至他以后再也不收学生。只是似乎,外界对于这位关门弟子并没有诸多报道,而且十分的默默无闻。又是一想,kent是医生,和雕塑大师似乎有些联想不到一起。

    “这几位是宋小姐的家人。”戚夫人又是道。

    kent微笑着,“你们好。”

    宋母应着声问好着,kent的视线瞧着他们也是笑着。

    而在一旁的君姨,却是看着他们,她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那一个人,好似在寻找着什么,那细微的蛛丝末节。只是这么怔怔看着他,突然间君姨整个人一憷,往后退了一步

    “君姨”范海洋在旁,瞧见她退后,急忙扶了一把,“你没事吧”

    君姨轻声回道,“没事”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

    kent没有久留,他原本就是来取东西的,和众人道别,也和戚夫人道别,“那我先走了。”

    戚夫人和他贴面道别,kent朝众人点头,也是朝宋七月点头离开,“几位继续,玩的愉快,我先走了。”

    宋七月朝他挥手,戚夫人又是继续和他们聊天讲说。

    君姨默默走了过来,“七月,刚刚这个男孩子,你认识”

    “他啊,是一个医生,因为一个朋友病了,所以是我请来给她治病的。”宋七月简单回道。

    “你请的”君姨问道。

    “恩,也是一个医生朋友的。”

    “你和他很熟吗。”

    “一般吧,就是普通朋友。”

    “他叫什么”

    “kent,英文名。”

    “那中文名呢”

    “不知道,大概没有吧。”宋七月倒也没有关心太多,只是君姨一直这么问着,她笑道,“君姨,你怎么对这位医生这么感兴趣难不成,你看上他了想要把他留下来,以后好介绍给朋友家的女儿”

    “七月,你说他是医生,那他在哪家医院呢”

    “kent不在国内的,他在外国,有自己的诊所。”宋七月笑着搂住君姨,“好了,君姨,跨国婚姻有点太遥远了。”

    君姨被她轻轻搂住,但是那目光却是望着那玄关处,迟疑不定的眼眸里,那一抹未知的恐慌却是深聚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