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80章:流沙会散尽

第480章:流沙会散尽

 热门推荐:
    晚上的时候,莫征衍也过来了,接了他们一起设宴款待。

    “戚夫人,刚刚下午在您的工作室遇见的男孩子。他是您的关门弟子”宋母谈笑着,却是聊起了那人来。

    戚夫人道,“是,那孩子是我收的最后一个学生。”

    “那您一定很喜欢这位学生了。”宋母笑道。

    “只是,他怎么去当了医生”谈到了这个话题,君姨忽而在旁开口询问。

    众人也是聆听着,有些兴趣,也是因为好奇。

    莫征衍静默在侧而坐,戚夫人回道,“他啊,是我的学生里,最不听话的了。我是多次想让他跟在我身边,从事雕塑专业,但是他偏偏不愿意。”

    戚夫人谈起自己的门生。就像是谈起自己心爱的孩子一样,微微蹙起的眉头有些不悦和烦恼,但是嘴角却是上扬着,止不住的欢喜骄傲,“怎么也不听我的,非要去学医。毕业后就自己当了医生,现在开一家诊所。”

    “不过他对雕塑专业领域方面,很是有自己的见解,他的作品也很优秀。就像是之前在英国巡展的时候,那个被媒体追捧的作品,其实就是出自他的手。”戚夫人微笑道。

    宋母愕然,“您说那个作品ars就是他的”

    “就是那孩子。”戚夫人应道,“不过他不喜欢接受采访也不喜欢和媒体打交道,所以请求我,不要对外公布。只是今天在座几位都是朋友,所以告诉你们也没有关系。不过还是希望,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这是一定的,请您放心,戚夫人”宋母自然是答应。

    众人也是答应。

    宋七月没见过那个作品,只是听着这幅大作的名称,还真是觉得霸气。

    ars。好似是一个知名明星的艺名,不过实质真正的,却是希腊古神话里的战神。

    “没想到kent医生,是这么有才华的人,真是了不起。”宋七月不禁赞叹。

    “kent医生。”莫征衍瞧向了她。

    “就是kent,他就是戚夫人的关门弟子,没想到吧。”宋七月回道,“今天我们在参观工作室的时候,他也有过来,所以就凑巧遇到了。”

    莫征衍凝眸,他默然颌首,“还真是没想到。”

    “戚夫人,您是怎么和这位学生认识的”君姨又是问道。

    戚夫人道,“那时候在美国,去了一位认识很久的朋友那里,他在朋友的店里打工。我那位朋友也是雕塑专业的,然后就认识了。”

    君姨继续问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您和他认识多久了”

    “有好几年了。这到底是哪一年,我一时间也真是想不起来了,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记性是越来越不好了。”戚夫人抱歉笑道。

    “姑姑,你怎么对这个学生这么感兴趣呢”宋向晚见君姨追问着,她开口打断了。

    君姨笑了笑,“我只是随便问问。”

    “戚夫人的学生这么优秀,君姨又想当红娘了,想给他牵线。”宋七月笑道。

    众人也是都笑了起来,戚夫人道,“kent有没有谈恋爱,这我还真是不清楚。”

    “我猜肯定是有了,这么优秀的男孩子都没有,怎么说的过去呢”宋向晚回道。

    范海洋在旁则是自我调侃道,“我就还没有,难道是我不够优秀的原因”

    众人又是笑了,气氛融融很是欢畅。

    “戚夫人,没想到kent是您的学生。”莫征衍瞧向戚夫人道。

    “听kent说,你的太太是他的客户。”戚夫人回道,“那征衍你也见过kent了”

    “之前就见过了,他在医学领域的学识很高明。”莫征衍亦是称赞,宋七月也是点头认同,就程青宁这一则例子而言,kent的确高明。

    君姨听到他们的聊天,她看着莫征衍和宋七月,那视线游转着,她定睛问了声,“征衍,你们也早就认识了”

    莫征衍望向君姨,他微笑道,“早知道都是认识的,今天应该请来一起。”

    “说来还真是巧,这个世界真是小”戚夫人感慨的笑着,众人也是感叹有缘。

    君姨静静坐着,席间她笑着,却是神思游离。手中的茶杯,被她轻轻握紧。

    这个世界真是小,真是太小。

    愉快的聚餐在欢声笑语里结束,戚夫人由助理送回去,宋七月一行人也要回去。还是照旧,莫征衍送他们回酒店,宋母只说不用,他却也是依旧,“舅妈,你就不用客气了,这是应该的,不送你和君姨回去,不看着你们到酒店,我怕七月晚上都睡不好觉。”

    “瞧你说的。”宋母也是笑了。

    “是啊,不看你们到酒店,我会睡不着的。”宋七月也是笑应附和着他。

    顺利到了酒店,宋向晚道,“姐夫,不用上去了,已经送到酒店了,你们就回去吧。”

    “那也行,舅妈,君姨,你们早点休息。”莫征衍回道。

    宋七月也是应了一声,看着众人的笑脸,她只知道这样的配合旁人看来当真是默契非凡,这样的完美。

    车子载着他们而去,告别了宋向晚一行,宋母一行也是进了酒店。

    电梯里,范海洋笑道,“没想到莫总是这么体贴太太的先生。”

    “对自己的太太还不体贴,那要对谁体贴”宋向晚反问,她说道,“苏赫对我也不是一样好。”

    范海洋微笑的眼睛垂下,他看向了她,玩笑一般说道,“周苏赫是很好,不过他要是现在就过来陪你,那我就觉得他比你的姐夫还要好。”

    “苏赫他工作忙,而且又不是在港城的。”宋向晚立刻反驳。

    “看你这么认真,我和你开玩笑呢。”是她的眼眸,这样的凝重,范海洋默了下微笑着道,“真羡慕啊,你这么替周苏赫说话,你这个女朋友,真是称职。”

    “海洋,你也该找个女朋友,回头有好的女孩子就给你介绍,让你君姨也给你帮着看看。”宋母笑道。

    范海洋笑着摇头,“最近还要忙工作,等回头空下来了,一定找伯母和君姨帮忙。”

    “你啊,这句话已经说了好久了,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宋母笑了。

    范海洋微笑,“希望不会忙太久。”

    此时,电梯抵达,叮一声的响起,宋向晚停步,她喊道,“姑姑,你怎么不走”

    君姨在最外面,她却是定在那里,仿佛在想心事一样。听到她的呼喊,君姨才回过神来,这才笑着而出。

    夜里的酒店套房,游玩了一天回来,也都是累了,要早早休息。宋母先去洗澡了,宋向晚也是要回房间去,君姨喊住了她,“向晚。”

    “怎么了,姑姑”宋向晚回头问道。

    “你明天去公司上班,会见到七月吗”君姨问道。

    宋向晚想起明天是周一,和莫氏有会议继续会探讨有关于国外公司接洽的问题,“会见到她。”

    “那你问问七月,有没有那位医生朋友kent的联系号码。”君姨道。

    “姑姑,你问那个kent做什么”宋向晚好奇了,更是联想起来,“该不会是真的要给他介绍女孩子吧姑姑,不用了,他一定不缺的。”

    君姨忙道,“不是要给他介绍,是是我一个朋友,病了,治不好,不是听说他医术很好,所以就想认识一下。”

    “这样啊,那姑姑你刚刚怎么不问她要kent的联系方式”宋向晚问道。

    “我不想麻烦他们,就是我一个认识的朋友,也不是太熟,只是记起来了,就正好问问。要是问了七月,说不定就直接请了他去给朋友看病,那就太麻烦了。”君姨如此说道。

    宋向晚想了想也是,“那我明天问她要号码。”

    “记住了,向晚,不要告诉她,是我要的。”君姨叮咛嘱咐。

    周末一过,新一周继续到来,宋七月也重新在工作岗位上就绪。项目还紧锣密鼓着,新的会议里敲定,将会安排之前三方提议通过的三家国外公司负责人前来会面,这之后才能就通过选定。至于前期的策划,也是加急处理着,一切都是按部就班。

    散会的时候,宋向晚道,“范经理,你先走一步,我还有点事情。”

    范海洋识趣点头,他先行一步。

    宋七月看着宋向晚,“什么事”

    “你说你认识戚夫人的学生,那个kent医生”宋向晚问道,“能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吗,我有个朋友病了,听你们说他医术很好,所以就想认识一下。”

    原来是这样,宋七月应道,“你哪位朋友,我帮你介绍”

    “不用介绍了,你给我他的号码就可以。”

    “kent需要预约的,而且他是在国外,我这次能请到他,也是因为一个医生朋友帮忙,你要是想请他,我可以帮你。”宋七月如实道。

    宋向晚蹙眉,“不用了,你只要把联系方式给我,我不会缠着他的,他要是愿意,那就再谈,他要是不愿意,我也只是咨询一下,不会打扰他。”

    这一点宋七月还是相信的,“那好,我给你。”

    宋七月将kent的联系方式给了宋向晚,宋向晚保存后就要走,“对了,妈和姑姑打算明天就回去。”

    宋七月记下了,在宋向晚走后,她拿出手机给kent打了个电话,“kent医生,你好。”

    “宋小姐,你好。”kent回道。

    “是这样的,真是不好意思,因为昨天我的家人见到你之后,从我这里听说你的医术很好,所以今天我妹妹宋向晚问我要了你的号码,她想来咨询一下你,我把号码给她了,抱歉,没有经过你的同意。我想她会和你联系,至于同不同意,都看你自己。”宋七月微笑歉然道。

    kent应声,“好,我知道了,没关系。”

    “谢谢你。”宋七月又是道谢。

    宋向晚这边刚和范海洋坐上了车离开,君姨的电话过来了,她接起,“姑姑,我已经问到了,现在就发到你手机上”

    挂了线后,范海洋坐在一侧,“问到什么了”

    “没什么。”宋向晚回了句。

    而那酒店里边,君姨握着手机,看到了信件箱里,由宋向晚发来的联系方式。她看着那号码,眸光定睛着,呼吸也是一止。就在那沉默里,君姨按下了那号码拨通,是一段的等候聆听,那头接起了。

    君姨出了声,“我们见面聊一聊吧。”

    宋母和君姨这一趟来港城,主要是来参观戚夫人的展览会,周一又住了一天,游玩了几个景点,周二一早飞机就要赶回海城去。这一天,宋七月没有陪同,已经安排了助理和导游陪着,所以也是放心。

    只是当天晚上,宋七月下班赶到酒店后,发现宋母已经回来了,而君姨却是不在,“舅妈,君姨去哪里了”

    “下午的时候本来要一起出去走走,她突然说约了个朋友,要去见面,就自己走了。”宋母回道。

    “现在还没回来吗”宋七月问道。

    宋母道,“我这也是刚回来,还没来得及找她。”

    “我打个电话给她吧。”宋七月说着就要拿起手机来,宋向晚坐在一旁,则是看见了门被推开了,是有人回来了,“姑姑回来了,不用打了”

    拿了门卡刷门而入的人正是君姨,宋七月瞧见她平安归来,松了口气,“君姨,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君姨走过来,瞧见她也在,“没去哪里,就是见了个朋友。”

    “老朋友见面,应该聊的很开心吧”宋七月上前,搂住了她,搀着她入座。

    君姨看着她的笑脸,缓缓点了头。

    只是那黄昏夕阳,落日而下,那澄澈的余晖从落地窗照下来,打在宋七月的脸庞上,是这么高兴的笑脸,这让君姨的笑容,缓缓凝重。

    次日一早,就像是上周五赶赴机场一样,只是今日却是去送机。还是原班人马,一起送他们到了乘机大厅。登机牌已经取来,行李也已经托运。众人纷纷告别,宋母还拉着宋向晚在一旁说话,“向晚,你在这里自己注意,出门在外的,要照顾好自己。”

    “妈,我知道了,我不是小孩子,会照顾好自己。”宋向晚应道。

    “还有苏赫”宋母又要提起,宋向晚回道,“妈,我和苏赫的事情,我们自己会处理”

    “等你这个项目完了,一定要让他回来一趟”宋母叮咛着,宋向晚胡乱应着。

    君姨则是在和莫征衍以及宋七月说话,看着他们如此登对的样子,她很是高兴,又瞧了瞧那怀里的宝宝,更是高兴,“七月,征衍,你们要好好的。”

    “君姨,您放心,我会照顾好七月和孩子。”莫征衍回道。

    这边差不多就要登机了,眼看着就要分别,宋母看向了范海洋,“海洋,这次你和向晚一起来出差,我放心了很多,虽然这边向晚的姐姐姐夫都在,但是有你看着,在工作上也照顾她,我更放心。”

    “妈”宋向晚有些不耐了。

    “伯母,你就和君姨安心回去吧,向晚她现在能够独挡一面了。”范海洋笑着应道。

    “征衍,这次过来应该是要去探望你父母的,但是他们不在,你代我们向他们问好,下次我们再聚。”宋母又是道。

    莫征衍应道,“父亲和母亲也是一个意思,下次再聚。”

    原本到了港城就该两家碰面,但是莫父和莫夫人这边却是远在山庄,又听说这几日出门了,不在港城,总之就是聚不到。之后叮咛的话来回说了数遍,终究还是要分别,瞧着他们进机场,宋七月握着孩子的手,朝他们挥手。

    她们这一遭来去没有太多日子,出了机场,各自也要回公司去。

    “姐姐,姐夫,那我们先走了。”宋向晚应了一声,和范海洋而去。

    转身走远了几步,范海洋道,“你看你姐姐宋七月,她连孩子都有了,你就不着急”

    宋向晚道,“你连女朋友都没有,我有什么好着急的”

    “女人的青春是很短暂的,而且高龄产妇对身体也不好,早一些结婚早一些生孩子,也比较好。”范海洋回道。

    一谈起这些来,宋向晚就是心绪烦躁,“范海洋,我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都是我和苏赫的事情,你就别操心了。”

    “我随口说说,你生什么气”

    “我哪里有生气不是在回答你吗”

    两人这么聊着,也就走远了。

    后方大厅里,宋七月和莫征衍也是出了大厅。来到停车场,让司机和许阿姨送孩子回老宅。她则是让自己的车也跟着来了,所以可以开回公司。

    “阳阳,妈妈上班去了,晚上回来再陪你,好了,你和许阿姨回家。”宋七月笑着朝孩子挥手,又是道,“来,跟妈妈再见,跟爸爸再见。”

    许阿姨坐在车里,孩子笑着,一双眼睛活泼明亮,莫征衍定睛瞧着。

    车门一关,车子也是回了老宅。

    宋七月道,“我让司机开了车过来,现在回公司,你呢。”

    “见客户。”莫征衍回道。

    只聊了这么两句,宋七月点头道,“这几天辛苦你了,舅妈和君姨玩的很开心。”

    可倒好,没有了道谢,一句“辛苦你了”,将这关系道的如此分明,客套的像是普通人在问候,根本就不像是夫妻。

    莫征衍抿紧了唇,随后才道,“这是应该的,谁让你是我的妻子。”

    宋七月微笑,“那我回公司了。”

    她将车子发动,开了车离开,车子远离停车场,先他一步而去,呼啸的风,是他远去的身影,是他的声音还在回旋:谁让你是我的妻子。

    有时候,宋七月会想,如果日子真是这样过,那么似乎也没有什么。房子,车子,孩子,都有了,还有一个让人口口称赞的先生,还有什么不满意。她得到了太多,旁人都会羡慕的一切。莫家的少夫人,入住在老宅里,这已经是身份的象征。

    只是这相敬如宾的生活,总觉得好像还欠缺了一些什么。

    这日一笔资金要调转,需要博纳签字,宋七月赶去了博纳办事处。

    办公室里,李承逸接到了一通电话,是来自江景苑,李姐道,“李总,太太刚才带人来了,她要来拿东西,不过我依照您的吩咐,没有让太太进来”

    “李姐,你做的很好,没有我的同意,不准她再踏进公寓”李承逸冷声命令。

    一通电话结束,谢秘书敲门而入,“李总,莫氏的宋经理到了,她是来签署资金合同的。”

    宋七月微笑进来,“李总,下午好。”

    “宋经理怎么亲自过来了。”李承逸问道。

    “临时有变,所以就加急了,博纳又离莫氏近,我就自己过来了,不过没想到程经理不在,只能找李总了。”宋七月说着,将文件放下。

    李承逸看过后签字,宋七月接过了,只在瞬间,李承逸道,“宋经理,有些事情,你是真不知情,还是假装不知情。”

    “李总难道是在指李太太住在莫公馆这件事吗。”宋七月微笑反问。

    她的直接不似以往,这样一下子挑明,李承逸一怔,“原来你都知道,我真佩服你,这么宽宏大量。”

    “李总,我才是要佩服你,自己的太太住到前任男友的公馆里去了,还能放任不管。”宋七月轻声笑着,忽而停顿,她又是道,“哦,不是,错了,是想要管,但是也管不住。”

    “本来我觉得自己还够宽宏,但是比起李总的大量来,那就差了许多。”宋七月笑道。巨阵名扛。

    “莫太太,你的流沙论让我记忆深刻,不过再继续下去,就算你想要抓住,也只会越推越远”李承逸凝眸笑道。

    “多谢李总好心提醒,不过以后就不用了,有空了还是多想想办法管管程小姐吧,毕竟还是自己的太太。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脸上没光的不会是我,而是李总”宋七月直视着他说完,微笑起身,飒爽而轻快。

    李承逸被她一番话将了一军,当下没了声

    宋七月拿着合同下楼,出了大厦,迎面而来一阵风,吹的她头发而起。

    他们都在佩服她,就连她都要佩服自己,怎么就能做到如此。

    可是那风遮迷了视线,许是沙子进了眼睛里,才会悄然一痛。

    她差点忘记了,还以为真能够拥有,不去紧握的流沙,流失的速度再慢,可终究有一日还是会散尽。

    直到一砾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