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81章:你让我陌生

第481章:你让我陌生

 热门推荐:
    周一的会议就已经通过国外公司接洽的事宜,这几天就顺利联系好,紧接着安排了会面。为了抓紧时间,更为了能够更具体了解。所以在会议里也一并通过由三家公司各自接应。

    博纳这里程青宁接应德尚公司代表,而康氏这里接应威尔斯公司代表。

    至于龙源众合,则是由宋七月负责接应。

    高大的美国商人,带着自己的秘书小姐前来,而随行的其余几位则是安排在休息间。

    “宋经理,这位是龙源的总裁史蒂文先生。”邵飞做了介绍。

    “史蒂文先生,欢迎您来到港城。”宋七月微笑应声,和他握手言好,她一口流利的英文。

    史蒂文笑着应着,他持一口美式英文,“很高兴来到港城,见到宋经理,没想到宋经理是这么优雅美丽的女士。”

    在商场上坦然的夸奖合作方美丽,外国商人很是慷慨。宋七月回道,“谢谢夸奖,我也没想到史蒂文先生是这么高大帅气的男士。”

    各自赞扬着,气氛松弛了不少,众人于沙发区入座,宋七月和史蒂文闲聊而起。初次见面。也没有了解太多,只是就两家公司的规模背景,以及此次项目的合作展开了一些探讨。

    “iss柳。”史蒂文唤了一声,一旁而坐的秘书小姐立刻将文件递上。

    “宋经理,您好,我是史蒂文总裁的秘书柳絮。”柳秘书开了口,“之前已经向贵公司送达过我方公司的介绍,我想莫氏也早就收到过。这份报表,是龙源上一季的公司项目开发盈负数据,可以更详细的看见龙源的数据。”

    “史蒂文总裁,对这次和莫氏的合作很看中,所以他才会亲自到港城。”柳秘书微笑说着,邵飞接过了文件。

    宋七月并没有立刻看文件,她回道,“龙源的诚意,我们已经看到。当然也是希望合作能够成功。这份数据,我想会好好参考。”

    “不过,我想史蒂文总裁也知道,这次合作就国内港城,算是技术团队,就有四家公司合作,这其中包括我们莫氏,博纳,康氏,还有海城的汇誊,这几家公司在国内都是有实力的。”

    “而这次国外的公司接应方面,也有几家公司报备,而龙源是其中一家。”

    “我相信你们在过来之前,也一定有打听过,收到过消息,所以我不打算瞒你们。龙源之所以由莫氏直接接头,是因为在考量这些候选公司的时候,我选了龙源。”

    宋七月端坐在那里,她盘起的头发。乌黑明亮,她的英文流畅,语速不急不缓,自有一股风范,让史蒂文和柳秘书都微笑聆听。

    “虽然我现在选中龙源,也看好你们,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未知。希望最后你们能够脱颖而出,顺利拿下这次的合作。”宋七月扬起唇角,她朝着他们道,“当然,如果你们有这个能力。”

    这一番说的全都在理,更是表明了态度,比起国内商场上的曲折,对于国外的公司而言,这样更加直接,也更能清楚了解。

    史蒂文先生领会颌首。

    办公室里和龙源一行会面商谈了半晌,末了宋七月笑道,“今天时间也不早了,先到这里吧,史蒂文先生和秘书小姐一路过来也辛苦了,就让邵秘书送你们去酒店下榻,等晚上的时候,我再为你们接风洗尘。”

    “thank,再见。”史蒂文一边说着英文,一边用英文问候。

    “再见。”宋七月微笑相送。

    邵飞送了龙源一行前往港城大酒店下榻,折返而回后,宋七月问道,“联系一下康氏和博纳,威尔斯和德尚的人都接到了没有。”

    “刚刚回来的路上已经收到了通知,都已经接到了。”邵飞回道。

    今日,在莫氏接到了龙源一众后,同一时刻康氏和博纳也纷纷接到了各自接应的公司。

    博纳这里,程青宁带着德尚的负责人前来办事处,并和李承逸进行了见面。中午一行更是用餐聚会,这之后才散了席,只放德尚先去休息,而程青宁则是和李承逸回去公司。

    走出酒店往附近的停车场而去,眼见谢秘书快一步去通知司机将车开来,程青宁的步伐也是快了半拍,跟上了他,那声音刻意压制着,不让旁人听到,“李承逸,我要回去拿自己的东西,你凭什么让李姐阻止我,不让我进去”

    “那座公寓是我名下的,我想让谁进去,就让谁进去,我有权利。”李承逸低声回道。

    程青宁的眼眸一定,他的确是有这个权利,但是,“我只拿自己的东西,你的,我一件也不会拿走”

    “你上次来搬家的时候,不是已经把东西都搬走了”李承逸问道。

    “还有东西没有拿。”

    “还有什么”

    他问了一声,却是让程青宁沉默,忽而她开口道,“是你藏起来了,是吗”

    那一天她回去江景苑,她里里外外找寻了那么久,却是怎么找也找不到,找不到她的东西。这几天想要再去,就连公寓的门都进不去,一旦硬闯,李姐就说会报警,这让程青宁也是无可奈何,她也不愿意去为难李姐。巨岛刚扛。

    一听到那个字,李承逸笑了,“藏你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我需要藏起来”

    程青宁蹙眉以对,心里一惊,“难道你扔了”

    “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你要的是什么东西,我又怎么知道有没有让李姐扔掉”李承逸又是笑问。

    “李姐说她根本就没有见过”这终于让程青宁的音量提高,她秀眉更是紧蹙,“是你藏起来了,是不是”

    李承逸并不说话,程青宁追着他的步伐,“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然而他还是不说话,就这么上了车去。程青宁没辙,只更跟着坐了另外一辆。

    走进公司,李承逸径自往办公室里而去,程青宁一下迟疑,还是跟了进去,“李承逸”

    “现在是在公司,我是你的上级”他背对着她一句,将关系划清楚,“你要是想和我谈公事,那就快说,不过你不需要带上你的私人助理一起进来需要我为你喊一下”

    李承逸回过头来,他望向了程青宁,他已经走到了办公桌旁,而她还在站在那门口处。偌大的房间里,他站一角,她站另一角,那么遥远的距离,仿佛不可能再触及到。

    程青宁毅然道,“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看来你是想要和我谈私事。”李承逸道,“不过我现在没空,如果你一定要和我谈那件东西,那就再约个时间吧。”

    李承逸思量着道,“就今天晚上,下班后,我会回江景苑,到时候你就来江景苑找我谈。”

    程青宁看着他,他微笑道,“记住,一个人来,我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还有,我只有今天晚上有空,要是你今天有事来不了,有可能明天整座公寓就会拆了重装。”

    李承逸的话语,毫无疑问就是一种威胁。如果她不去,那么他就会毁了她的东西。

    可是,这样的独处,让程青宁心生畏惧

    晚上下班后就要回到莫公馆,程青宁等着kent医生来为她治疗,今日莫征衍没有到来,何桑桑告诉她,他有事要忙,可能会赶不过来。

    kent准时到了,和往日里的治疗并无异样,kent道,“程小姐,你最近好像有点焦虑,今天特别明显一些,是因为什么”

    程青宁闭着眼睛,音乐的放松让她整个人都松弛着,可是话题一到这里,她整个人又是一凝,她轻声开口,“我,有一件东西,很想要拿回来,但是,拿不回来,怎么办。”

    “很重要吗。”

    “恩,很重要。”

    “如果很重要,那就去拿吧,如果你觉得丢了也无所谓,那么就放下,只要你觉得自己不后悔就好。”

    丢了也无所谓,这怎么可能会无所谓,那是属于她的东西,她怎么能让他就这么毁了,她要拿回来

    一定要拿回来

    程青宁的眼睛立刻睁开了,她从躺椅里起来,“抱歉,kent医生,我想今天的治疗要暂停一下,我现在要去拿东西。”

    “需要我送你过去吗。”kent问道。

    “不用了。”程青宁回道。

    kent点头微笑,他只身下楼而去。楼下边,何桑桑等候着,原本还在狐疑今天的治疗怎么这么快结束,却见程青宁也下了楼来,她手里提着挎包,“程小姐要出门”

    “出去一下。”程青宁道。

    “那我为您备车。”

    “今天我想自己打车,谢谢你何特助。”程青宁拒绝了。

    她决定如此,何桑桑也不再多言,程青宁就这么出了莫公馆。她走到大道上,拦下了一辆计程车,“去江景苑。”

    是她上了车的身影,那车载着她而去,道路另一个转角处,另一辆车停在那里,车里的男人瞧见而来。

    时间尚早,不过却也有七点过了,所以天色有些泛黑。江景苑这一处的公寓,路边的灯光通明,车子停在那一幢公寓面前,程青宁下了车来。她看向被灯光笼罩烘透下的公寓,她拿出了手机来。

    那是李承逸的手机,他在那头接起了,她道,“我在公寓楼下。”

    “门没有锁,你直接开门进来,你要的东西就在你的房间里,自己来拿。”李承逸应声挂断。

    程青宁握住手机,她往那公寓而去,果然如他所说,门没有锁,轻轻推开了。

    公寓里亮着灯,过了玄关,就是客厅,可是程青宁却没有看见他。她的视线往楼梯而去,想起他方才的话语你要的东西就在你的房间里,自己来拿。

    她的步伐缓慢,每一步都是沉重,她往楼上而去。这公寓一如她之前的安静,静到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几乎也要静止了。到了楼上,房间都关着,包括她的卧室。

    程青宁站在那楼梯口,站了许久,这一刻,她面对的并非是一盏门,更像是面对着那一晚的一切。是那一晚,是他突然闯入,是他强行的占有,是一切都颠倒着,是她乞求都无用。所有的记忆纠缠着,让她无法再往前。

    突然又是一阵铃声响起,是手机的铃声,惊的她清醒,她接起后,是他的声音,很近,好似就隔了一扇门传过来,“这么慢,再不拿,我就砸了它。”

    她怎么能让他砸了它程青宁屏住了那气息,她的手轻颤着握住把手,将门给打开了。以为会瞧见他,但是房间里没有开灯,朦胧的,外边的光芒透进来,看清了一切,没有人在里面。

    她看见自己的背影落在面前,也看到了那梳妆台上,放着的那件东西。

    程青宁踏了进去,她焦急的走过去,甚至都来不及开灯,一把捧起了那东西。

    但是突然,灯突然“咔”一声亮起。

    是有人突然按了开关,一下刺目,程青宁惊愕扭头,只见李承逸站在卧室的门口他根本就没有在房间里,他一直都在外面,看着她的种种一切

    李承逸幽幽道,“为了这个,你竟然会一个人过来。”

    他的目光落下,是她怀里捧住的首饰盒,竟是那次生日宴上,是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三番五次的寻找,只是为了这个礼物不是华丽的珠宝,也不是多么昂贵的物品,他送给她的礼物,她一件都没有带走,她甚至于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可是就这么一只首饰盒,竟能让她重新走进这里来

    程青宁只是捧住,她颤着声,“我的东西拿到了,不是我的,我不会拿,请你让开”

    “程青宁,这件东西,对你而言,到底是有多重要”李承逸却是喝问,“究竟是东西重要,还是因为送你东西的人重要”

    程青宁僵住,李承逸又是喝问,“程青宁,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你住到别人的公馆里去,他是一个有妇之夫,他已经结婚了,你还要住进去,你让别人怎么看你你知道别人是怎么认定你的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你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情妇”

    李承逸的喝问一声声质问而来,程青宁喝道,“我没有这么做我也没有想过”

    “你没有这么想过那你现在算什么住在他的房子里,他的管家在照顾你,还派了助理在你的身边,连医生都是他请的只差睡到一张床上去了”他的言语愈发激烈,程青宁喊道,“他不是你才没有那么不堪”

    “哈哈”李承逸笑了,“他不是我,他当然不是我,他没有睡你,是因为他不想碰你,因为他已经心有所属了而你还不知道自尊自爱,硬要留在他身边程青宁,你知不知道他结婚了,他早就不是七年前你认识那个莫征衍你还在做什么白日梦还这么不清醒难道你还以为,你还能和他重新在一起”

    “我没有这么想过”

    “你没有这么想过在这七年里,难道你没有想过一丝一毫也没有那这么多年来,你又在做什么现在你又在做什么你是想博取同情博取可怜,来让他重新爱护你喜欢你还是就这样,打算做莫家大少养在外边的情妇”

    “我没有”许是被他的质问逼迫到墙角,她几乎无法抵挡。

    “你一直在自欺欺人现在你如愿得偿了你成功在他身边了,下一步是不是要拆散别人的家庭”李承逸往她走去,程青宁往后退去,“你说你没有,那又是谁在书页里写满他的名字是谁在网页上搜索他又是谁在梦里面都会喊他的名字”

    终于,她被逼到墙角里,李承逸的喝声又是劈头而下,他强行握住她的手,她怀里的首饰盒坠落在地,啪的一声,却被他呵斥的声音盖过,“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可他早已经忘记你,你对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他早有了新的生活但是你不敢承认”

    “啊”几乎是承受不住,程青宁一下推开了他,李承逸的身体往墙上一侧,她狂奔而出。

    李承逸靠着墙,他没有追上去。

    程青宁顺着楼梯而下一路狂奔,她奔出公寓,茫然的狂奔,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只是一路的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似乎终于跑到了街头大道上。来往的车灯还亮着,霓虹闪烁着。

    周遭却是分不清哪里是哪里,耳边盘旋着,无数的话语,那么的混乱。

    你还恨我,是么。

    多么干净的一张脸,多么肮脏的一颗心。

    怎么不庆幸,他还记得你,这么多年了,你真庆幸

    这么多年了,你从来没有忘记过他,可他早已经忘记你,你对他而言只是一个陌生人,他早有了新的生活但是你不敢承认

    站在十字街头,程青宁突然停下步伐来,她的眼睛通红,那泪水凝在眼眶。

    这一刻,她终是承认。

    是

    没有错,程青宁,是的,程青宁,就是这样。

    她是多么害怕,她是多么恐慌,这么多年了,她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一天也没有,可是他呢,或许他早已经将她忘记。

    她不愿去相信,不愿去承认,她情不自禁,她控制不了,哪怕只是陪伴,哪怕是虚无,那都是好的。

    莫征衍,我一直都记得你,我多么怕你早已经忘了我

    “嗡嗡”柜子上,那手机打转而起。

    宋七月刚刚陪了儿子在地毯上玩了一会儿,许阿姨道,“太太,这是新买的拼图,今天先生回来的早,一会儿让先生来陪阳阳一起玩吧。”

    宋七月想着也好,她点了个头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只是一进来后,房间里静悄悄的,唯有洗浴室里有声音传出来,他大概是在洗澡。

    同时,手机响起了。

    宋七月瞧了一眼,那并不是自己的手机,是莫征衍的。脱了外套,手机大概是随手放在柜子上的,还在振动。她走过去,瞧了一眼,而那个来电,让她眼眸一凝,屏幕上显示着程青宁

    电话响了一通,宋七月默然不动,看着屏幕暗了,可是下一秒,又是一通进来。她不断的拨打,让她终于忍不住,她拿起了那手机按下了接听。

    “征衍”是程青宁的声音呼喊着过来。

    宋七月道,“他去洗澡了,不方便接听。”

    “是你”程青宁显然认出了她是谁。

    宋七月又是道,“如果你是要找他,那么他今天晚上没有空,要陪我和儿子,所以请你不要再打过来了。还有”

    说完这番话,不等她应声,宋七月径自挂断心里有一丝乱,又听到水声止住的声音,她立刻将手机放回。

    她转过身去,就看见他走了出来,他正瞧着她,她开口道,“今天买了新的拼图,时间还早,陪阳阳玩一会儿吧。”

    莫征衍换过衣服,他来到婴儿房里,陪着儿子坐在地毯上,他耐心的陪着教导着,儿子也是很开心的在笑。宋七月静静在一旁,不时的也一起加入。直到玩到了睡觉时间,哄了孩子睡下,两人也退出了房间。

    宋七月往梳妆台上一坐,她正在对着镜子梳头。

    但是突然,莫征衍接起了一通电话,那是来自于何桑桑,“莫总,今天晚上的时候程小姐一个人出去了,但是现在还没有回来”

    这通电话一结束,莫征衍却也是看到了屏幕里已接来电的显示,他忽然抬眸,“你接了我的电话”

    是他的质问声响起,宋七月梳理着头发,“你在洗澡,所以我接了。”

    “你对她说了什么”

    “放心,我没对她说什么,只是告诉她,今天你没有时间,要在家里陪儿子。还有,我告诉她,请她明白自己的身份,要想见你,那就等在公馆里,你空了自己就会去。”她将原话转述,抬眸微笑,“你以为我不会这么说事实上,我就是这么说了。”

    莫征衍握着手机,却是凝眸对着她,许久他道,“宋七月,你真是让我感到陌生。”

    是他说完,他转身而去。

    她还坐在那梳妆台前,眼前掠过他的身影,她又垂眸继续梳理头发。

    只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还握着梳子,竟连自己都感觉到茫然。却是不明白自己究竟是从什么开始,竟然会变的这么尖锐。

    分明是自己的脸,可是竟会这么的陌生。

    宋七月,你快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