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82章:跪着走的路

第482章:跪着走的路

 热门推荐:
    莫征衍带着齐简而出,车子往莫家老宅急速而下,他拨打了程青宁的号码,那头却是关机状态。已经无法接通,他又是给何桑桑拨去,“她回来了没有”

    何桑桑在那头道,“莫总,程小姐还没有回来”

    “我立刻过来”莫征衍应了一声挂了线。

    下一秒,莫征衍已经往公馆赶往。

    莫公馆处,何桑桑和曹管家都在大厅里等候,眼见莫征衍一到,何桑桑上前道,“莫总,是我的责任,没有跟着程小姐”

    原以为程青宁近日情况好转,都有正常上班,而且出门的时候也都是好好的。所以何桑桑的警惕心就放松了。再来,莫总也有交待,不限制程青宁的自由,她是完全自由的。但是现在,又一次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人丢了,何桑桑的懊恼又加上一分。

    莫征衍问道。“出门的时候,她说了什么”

    “程小姐只说要出门一下,本来我想为她备车,但是她说不用了。”何桑桑道。

    “先生,程小姐是这么说的。”曹管家也是应道。

    “她是几点出去的”莫征衍又是问道。

    何桑桑报了个时间,莫征衍凝眸,“这个时间点,不应该是在做治疗”

    “kent医生今天走得比之前早,因为程小姐要出门。”何桑桑回道。

    kent医生。

    莫征衍的眸子更是凝了一分,他低声吩咐,“齐简,桑桑,派人出去找”

    “是”两人齐齐应声,就要出发。

    只是却在此时,外边的园人疾步而来通传,“先生程小姐回来了”

    众人愕然。程青宁竟然自己回来了因为有了前车之鉴,上一次她在公园里消失,也是找了一晚上,最后还是在码头找到,可这一次没有寻找,她就回来了诧异之余,这倒是让人松了口气。

    莫征衍侧身对向大门的方向,只见前方的庭院里,灯光中一道纤细的身影闪现。

    果然是程青宁归来

    程青宁朝前走着,何桑桑率先而出,“程小姐,莫总来了。”

    莫征衍,莫征衍。

    程青宁看见了他,他就站在前方,他朝她走近几步,就站在大厅的入口处。“你去了哪里”

    是他的声音就在耳边,程青宁浑噩的心绪一定,她的双脚不听使唤的走了过去。是疲惫的身体,疲惫的心。在此刻倒向了他。她的额头点在他的胸膛,整个人也往他靠去。

    “征衍。”是她轻声呼喊,那么轻的呼喊,她的手抓住他的衣袖。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齐简不言语,何桑桑默然瞧着。

    “你累了,我扶你上去休息。”莫征衍开了口,他扶过程青宁上楼,一边吩咐曹管家,“准备些安神茶。”

    楼上的房间里,莫征衍扶着她坐下,自己也在面前的椅子里坐下。

    曹管家立刻送来了安神的花茶,“先生,程小姐,请用茶。”

    “喝一杯吧。”莫征衍为她倒了一杯,程青宁接过了捧在手中。

    茶杯在手,温热的温度,让冰冷的身体回温,也让那一颗动荡的心平复,程青宁缓过神来了。

    “听桑桑说,你晚上出去了。”莫征衍开口道。

    程青宁回道,“恩,出去了一趟。”

    “去了哪里”莫征衍又是问道。

    程青宁凌乱着,想起方才的一切,那种种的一切都积压着,“没有去哪里,只是逛了一会儿。”

    “逛街去了没买东西”他像是和她闲聊一样。

    “没有喜欢的,所以没有买到。”她应声,手里还捧着那茶杯,抬眸问道,“你怎么来了,都这么晚了,何特助说你今天有事要忙。”

    “你给我打电话了。”莫征衍瞧着她道。

    程青宁一怔,手里的茶杯也是轻轻一紧,“打了一个,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想问问你今天忙不忙。不过是你太太接了,她说你在洗澡,不方便接,聊了两句就挂了。后来手机没电了,怪我忘记充电。我也不是什么急事,你还特意过来,让你担心了。”

    就在方才,她游走在这个城市街头,就在方才,她从江景苑的公寓里奔跑而出,就在方才,她多么想看见他。她拿起了手机,给他打电话,但是那头的女声,却让她清醒,他早已经结婚,他已经娶妻生子。

    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再也不再是七年前的他们,回不到的过去,成不了昨日的他们,她走着走着,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里。她的一颗心,仿佛沉落到深渊崖底,却又看见了他在,她几乎无法控制,迎面就走向了他。

    此刻,他又是问询着,将一切又重新带回到现实里,她只能用这样的话语来带过。

    沉默中,程青宁道,“征衍,这段日子一直让你照顾我,麻烦你了。我现在已经好很多了,我想这几天就找个地方,搬出去住。”

    “为什么要搬出去”莫征衍问道。

    “我已经好多了”

    “你还没有完全好。”

    “一直住在这里,也不大方便。”

    “哪里不方便,是曹管家他们照顾的不周道”

    “不,不是”

    “那是哪里出了问题”

    他不住的追问,让程青宁蹙眉,她轻声道,“住在这里,还是不大好。”

    “我不在意,你又何必要在意。”莫征衍低声说着,他抬眸问道,“还是你在考虑别人”

    程青宁直接道,“我住在这里,你太太不会高兴。”

    “我已经和她说过了,也已经谈好。她要是私底下跟你说了什么,你不用听进去。青宁,住在这里。”他深邃的眼眸看着她,又是这样的眸光,让她根本无法抵挡。

    “可是”

    “没有可是,留下来,住在这里。”

    “征衍。”

    “留下来,住在这里。”

    “不,我不能”

    “你搬出去住,我不放心。至少现在,住在这里,等到你的病完全好了,等到这次的项目告一段落。青宁,留下来。”

    “留下来”

    是他一遍一遍诉说着,就像是催眠的指令再次而起,让她没了声,让她无法再坚定自己。

    末了,她道,“我想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夜里边,宋七月已经睡下了,只是睡的不沉,所以朦朦胧胧的。突然身上压下一道沉重身影,让她猛然惊醒,黑暗中是他的俊彦,淹没在那片黑暗里,让她定睛。而他忽然低下头来,是手上下放肆的游移着,是他的唇落下来,在她的脖子处吸允,落下深深的痕迹。

    “莫征衍”宋七月沙哑的声音还带着睡意,却也有一丝愤怒,“你在做什么”

    他却是继续摸索探索,将她的睡意彻底搅乱,是她还在呵斥混乱中,他突然撩起她的睡裙,是他蛮横的冲撞,让她发出闷哼来,还来不及再继续抵抗,就被他硬生生捉住,他将她的手握住,反压向枕头处。

    她有些怒了,却是被**所染,便是恶狠狠的在他的脖子处一咬。

    两个人就像是两头野兽,不将对方打倒,就不肯罢休。这样的攻势,攻击着对方,直到累到疲倦,无力再去搏斗。

    次日,宋七月来到公司里,“飞儿,煮杯咖啡给我,黑咖,不要放糖了。”

    邵飞送来咖啡,瞧见了她脖子上的丝巾,他瞥过一眼,“你的脖子怎么了,这么热的天,还系什么丝巾。”

    “天热吗我怎么不觉得”宋七月喝着咖啡。

    今天这气温都可以穿短袖了,大热天能在脖子上系丝巾,除了有鬼,还能有什么,邵飞回她一句,“我看你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而这一日,只要是见到莫总的人,都是错愕。

    只因为莫总的脖子上,有好几处暗红色的痕迹,那分明就是咬痕谁能在莫总身上留下这个,那一定是女人留下的只是这位大胆的女人是谁,普通人是不会知道的,而知情人则是一半揣测一半晦涩不明

    莫柏尧道,“大哥最近的私生活还真是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莫斯年和他并肩前行,走出了公司。

    中午的时候,楚烟来到宋七月的办公室蹭饭,她捧着盒饭道,“今天我见到莫总,你猜我看见了什么那脖子上的痕迹,真是看了让人心痒难耐,你的杰作”

    宋七月也在吃饭,她喝了口水,“够精彩吗”

    楚烟朝她竖起了大拇指,“够我一回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出,真是够精彩”

    “你这几天请假了,家里的事情都忙完了”宋七月问道,就在那日醉酒后,楚烟临时请假暂时离开了公司几天,宋七月私下有问过她,楚烟只说自己家里有点事情,而后她也不再问了。据悉她那几日离开了港城,大抵是回家去了。今日楚烟才又回到公司,不过也是巧了,一回来就让她看到了这出精彩的戏。

    “忙完了。”楚烟很是轻松的回道。

    “真没事”宋七月又是问道,却是有一丝担忧。虽然她还是像从前那样的无所谓姿态,但是那份轻松却是有些佯装故作的感觉。而她眼下深深的阴影,更是证明了一点,这几天她过的并不是那么如意。

    楚烟笑道,“本来有点事情,不过都解决了,只是几天没睡好,所以精神大大好。”

    “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情要是忙不完,也不用硬撑,身体最重要。”宋七月是深有体会,她提醒叮咛。

    “我手上的事情不多,马上就要结束,忙完了就能好好休息了。”楚烟回道。

    事情总有一天能完成,也总有一天会结束的时候,一如那脖子的痕迹,只过两天就消了下去,再去瞧的时候,几乎不再存在。

    宋七月来到办公室,她报备近期的项目进展,“莫总,情况就是这样,有问题吗。”

    “你按你的去做,不用来汇报我。”莫征衍道。

    宋七月点头应了,“好,那我先出去了。”

    “站住。”莫征衍阻拦了她,宋七月停步,他说道,“周末我要出门一趟。”

    这算是什么报备吗不,只是通知而已。

    宋七月依旧应声,“知道了,以后这种小事不用特意来告诉我,告诉管家就行了,你忙你的去。”

    她如此回了一句,而后起身而去,莫征衍坐在大班椅上,却是目光一路尾随,是她镇定而淡然的姿态,刻入眼中。

    男主人不在的莫家老宅,似乎比平时更清静了不少。宋七月每天的生活都是一样,千篇一律的日子,过着让人羡慕的豪门生活,却是不起波涛。午后的时候经过那间练舞房,突然想起了莫夫人。

    她走进去,站在练舞房里,空旷的那么寂寥。

    忽然,手机响起铃声,宋七月接起,是楚烟来电,“楚烟姐,今天怎么有空找我了又想找我血拼压马路”

    “我现在在机场。”楚烟却是回道,伴随而来的是机场大厅的广播声。

    “难道你要找我去机场逛免税店”宋七月笑问。

    “我来机场送一个小姐妹,不过不凑巧,遇见了两个人,你猜是谁。”楚烟问道。

    宋七月握着手机,她淡淡笑着,“你都说了不凑巧,那一定是我不想听到的人。不过你已经打电话过来了,那就说吧,免得你憋坏了。”

    “是莫征衍,还有那个程青宁。”楚烟果然下一刻道。

    “然后呢。”宋七月问道。

    “然后他们单独出现在机场,一起拿着登机牌,一起进了安检,一看就知道是一起要出行。宋七月,你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楚烟追问。

    “我知道。”宋七月应道,只是她知道的,没有那么多,没有那么齐全。原来不是公事,而是私事,这一趟的出行,不是出门办公,而是二人行。

    “七月姐你是不是傻了”楚烟立刻骂了,“都说女人一孕傻三年,你也不用那么傻吧你知道,你一句话都不说,就让他这么去了两人旅行,孤男寡女,谁知道做什么去”

    “他们要去,就让他们去吧,脚在他们的身上,我还能管得住说真的,我也不想管了。”宋七月笑着回道,更是安抚起她来,“好了,我这个皇太后都不急,你这个小宫女能急成这样。”

    “宋七月你狠你才是小宫女我不管你了”楚烟说完,也就把电话给撂了。

    宋七月一笑,将手机收回。

    没了楚烟的呵斥声,这间练舞房又安静下来。宋七月将音乐开启,她没有跳舞,只是来到华丽的欧式沙发椅里坐下。乐声在耳畔,优雅盘旋而起,她紧紧欣赏聆听着,瞧着空旷的房间,一种空寂感滋生蔓延。巨呆共圾。

    一所大宅子,一生都在这里,享受着普通人不可能拥有的富贵,却也承受着普通人不会有的寂寞。

    这好像不单单是一座宅子,更像是一座囚牢。

    困住了,一个女人的一生。

    南城

    南城近郊的一处山丘,山丘上落下了一个墓碑,郁郁葱葱的地方,这样的静悄悄。墓碑是无字碑,碑上什么也没有篆刻,却是打扫的很干净。男人和女人站在那墓碑前方,树荫下瞧着那座小墓碑。

    “孩子才两个月不到,还很小很小”女人的声音细微的响起,飘散在风中。

    男人伫立在前方,将一束雏菊放在那墓碑前方。

    风吹山丘,风声瑟瑟。

    “宋七月,你现在有没有空,来一趟皇朝。”夜里边正是放松下来在看着杂志,忽然电话而来,让宋七月惊起,竟然是楚笑信的来电。

    宋七月立刻就赶去了皇朝。

    到了皇朝后,有人在接应,是楚笑信的助理,又是带着他前往那包间里,却是看到楚烟一个人跌倒在那里,另一座沙发里楚笑信也在。宋七月一进去,发现情况不对劲,楚烟头发一边乱糟糟的,很是毛躁,一边又是半湿,她再一走近一瞧,她身上被泼了酒都湿透了,发现楚烟的半边脸红到不行,那是巴掌的印子,分明被扇了耳光

    “怎么回事”宋七月心中一惊,急忙问道。

    “竟然拿酒去泼人,得罪了这么重要的客户,你出来混,不知道这个圈子的规矩”楚笑信开了口。

    “规矩呵,我楚烟就是不把规矩放在眼底了”楚烟冷声笑道。

    宋七月一听,虽然还不了解情况,但是也知道大致一二,大概是在应酬的时候客人又犯事,楚烟忍无可忍之下所以出了手,这下大概是糟糕,宋七月道,“不要吵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先把客人安抚好吧。”

    “安抚客人指明要她道歉”楚笑信道,“你看她,她愿意去”

    “我去给那个祖宗上坟还差不多”楚烟也是喝了大把的酒,她微醺着冷声道。

    “楚烟你别给我拿乔”楚笑信喝道。

    “我还真是没拿乔过,本来就没本事没身价,不过今天还就是拿乔了,怎么样”楚烟犟上了。

    宋七月来到她身边拉住了她,楚笑信冷眸以对,“你去不去”

    “不去楚笑信,我告诉你,你今天就算是把我打死在这里,我也是不去”楚烟硬声道。

    “好,明天开始你不用来公司了”楚笑信撂下这句话,“宋七月,这就是你推荐的人,真是优秀”

    “楚笑信,今天会闹事也是意外,楚烟可不是没事找茬的人,我绝对相信她的人品不道歉就不道歉吧,至于那位客户,之后的事情我来处理我全权负责”宋七月本是要来解决矛盾的,现在楚笑信一句话质问而来,让她首先站了出来维护楚烟。

    “楚笑信你别在这里找她的事”楚烟一下义愤填膺,她怒道,“这件事情是我惹出来的,我自己过去我现在就去”

    “楚烟”宋七月拦住了她。

    楚烟握住她的手道,“我现在过去,七月,这是我的事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她眼中的绝烈,让宋七月看懂了,她的手被她拨开,楚烟已经出了包间。

    “宋七月,你还是在这里,省的再把事情越闹越大。”笑信亦是跟随,宋七月本要跟随,但是他却已经喊了助理,“请宋小姐留在这里”

    “楚笑信”宋七月喊他,但是已经出不去了

    另一间豪华包间里,那客户正在花天酒地,只是看见了楚烟折来,他当下冷了脸,楚烟上前,拿起那酒瓶来,她一把就喝,“刚才是我的错,让您老不高兴了,我现在就认罚,喝多少,您喊停,我才停”

    她拿起一瓶酒仰头就喝,周遭一切都是朦胧,只在光影里看见楚笑信坐在那里,他不动声色,只在冷眼旁观。

    宋七月独自在包间里等了又等,不知道等了多久,足足有半个多小时,她终于忍受不了,转身又是打开门,“你们给我让开”

    “抱歉,宋小姐,楚总说了您不能出去”那两个男人道。

    却就在此时,宋七月看见了楚烟的身影闪现在回廊里边,看见了她,她喝道,“还不给我让开”

    那两人见楚烟而出,这才让了道,宋七月赶忙过去,她一把扶住了楚烟,“你怎么样”

    “宋经理,楚总说了,让您带楚经理回去。”后方的助理回道。

    宋七月没有回声,她直接扶了楚烟走,一路走着,她不住的询问她,“楚烟,你还好吗”

    两人搀扶着出了皇朝,一到外边往停车的方向走,但是走到半路,楚烟就受不住了,扶着那墙,她哗啦一下狂吐不止,宋七月只能慌忙拿出纸巾来,又是轻拍她的背,楚烟吐了好一阵,直到整个人都空了,她直接一下跌坐在地。

    宋七月半蹲而下,她扶住她,“楚烟,你怎么样,是不是很难过还好吗来,起来,我送你回家。”

    “我没有家”楚烟轻声说。

    “怎么没有家,不就在那里,我送你回去,你醉了”宋七月好声说道。

    “我没醉”楚烟却是喃喃起来,“我没有家,我已经没有家了”

    “你真的醉了,不要说胡话。”宋七月还不知其意。

    楚烟却是笑了,她望向了宋七月,那痴痴的笑中,她说道,“我爸走了,就在上个星期他早就该死了,他早就该死了”

    “可是我没有家了,再也没有了”

    楚烟不曾提起自己的家人,但是宋七月只知道一些情况,她的父亲嗜酒好赌,她引以为耻,可是如今她的父亲走了,就在上个星期那仿佛是浮萍,再也没有了根

    宋七月心里猛地沉重,几乎都无法承受,“小烟”

    楚烟靠向她,她的手拥住她,是动物在冰冷的时候想要获得温暖,所以才能这样的拥抱倚靠。这片夜色太过撩人,可是那月光却太过冷漠,所以这世间才能这么凄凉。

    宋七月说不出话来,她只能抱住了她,楚烟的声音幽幽,似是哭声,却又不像是,只是那脖子处,是温热的液体,流淌而下。

    “我想我妈,她太偏心,把我弟带走了,又带走了我爸那个老头子,她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呢。”楚烟很轻的女声,呜咽的问道。

    “因为,你长得太好看了,她不舍得带你走。”她只能找着不着边际的理由,说着连自己都可笑的解释。

    楚烟一愣,她笑了,但是那眼中的液体流淌的更多,“你怎么也这么说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那一晚的意外发生,显然楚笑信是动了怒,因为这个项目是由他全权负责。而为了此时,宋七月也在周一的时候找上了莫征衍,得知他已经到公司,她立刻来到总经办。当她到来的时候,却发现楚笑信也已经在了。

    看来,他们是为了同一件事情。

    宋七月上前坐下,她说道,“莫总,昨天晚上的意外,我会负责,但是就楚经理个人而言,我不觉得这件事情起因是在她。”

    “宋经理,楚经理是你推荐的,又是你的好朋友,但是请你不要公私不分。”楚笑信道,“今天上班,她直接请假不来,这样的职员,莫氏容不下”

    “容不容得下,不是由楚总说了算,一切还要看莫总”宋七月回道。

    这一刻问题症结到了莫征衍的手中,他沉眸思量着,而后说道,“既然楚经理请假了,那就让她暂时放假,好好调整自己。至于这个项目,楚总,交给你负责。”

    莫征衍一放话,两人都没了声,如此做了决定。

    公关部副经理暂时放假,虽然是缺了一个人,但是很快的,就有了新的人来暂时顶替。下了班后,宋七月和楚烟出来闲逛,两人却都是漫无目的,最后什么也没有买到,又是来到那天桥上,楚烟抽了支烟。

    宋七月瞧向她,“怎么又抽上了。”

    “想抽就抽呗,不想抽,就不抽了。”楚烟回的率性。

    两人聊着天,楚烟问起事发后文,宋七月便也简单说了结果。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少了谁都是无所谓。”楚烟一点也不吃惊,仿佛早就料到会是这样。

    宋七月道,“别说丧气话,我没了你可是不行。你放宽心一点,等休息好了再回来工作。”

    “这次怕是你也请不动我了。”楚烟微笑着,宋七月扭头看向她。

    眼前星火明灭,楚烟笑道,“我要走了。”

    宋七月当下愣在那里,“换工作吗,已经找到新东家了打算去哪一家”

    “不,七月,我是要离开这里。”楚烟说道。

    这么多年相处,她们或许不曾真的了解过各自的内心深处,可总是知道对方在何处,想要见面就能见得到,而不是远在异城。但是这一刻,听见分别的消息即将来临,宋七月突然感到无所适从,“为什么要走楚烟,港城不好吗其实不用走的,休息好了,换家公司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走”

    她慌忙的询问着,楚烟看到了她的着急,她微笑,却是不似以往洒脱,“七月,我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也没有特别想要告诉谁,除了你,所以还是想要跟你说一声。”

    “已经决定了”宋七月心中早就明白。

    “恩,你这么了解我,还不知道我是想清楚了”楚烟笑问。

    楚烟这种性子的人,如果不是心中下了定夺,那么不会轻易说出决定,宋七月当然知道,她却是一下说不出话来,“你那你要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走着看吧,大概会先去别的城市玩一玩,走到哪里是哪里。”楚烟散漫说道。

    宋七月的脸上没了笑容,楚烟笑着又道,“嗨,别给我摆这种表情好不好又不是生离死别的”

    的确不是生离死别,但是宋七月知道楚烟这一走,就当真是断了联系,离开港城,如此别过,物是人非。

    “你的手机还会用吗。”宋七月还是问道。

    “走了就是走了,留着做什么。”她轻声而又坚决说。

    宋七月沉默的看着她,楚烟笑道,“这么舍不得我,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宋七月又是一怔,楚烟道,“过的这么辛苦,还留在这里做什么,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宋七月轻声说。

    楚烟哪里会不知道,她早就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比起她来,她更是不可能就此脱身离开,她们早就已经不是同一条道上的人,“也是,你不是一个人了,有丈夫,还有孩子。莫家少夫人这个角色,你当的很称职。”

    “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当,但是人总会习惯,学着学着就会了。”她轻声说。

    “宋七月,你活的这么累,值得吗。”楚烟仍旧是忍不住开口,许是目睹了那日机场莫征衍和程青宁一起的情景,又是隐约得知这过往一切,她的眉眼之间是忧心忡忡。

    “值得吗,我也问过我自己,究竟值不值得。”宋七月微笑,“不过,没有答案,或许有些问题,就是没有答案的。”

    楚烟忽而正色道,“你之前问我,一个男人,记一个女人,会记多久。他要是爱她,那么就不可能会忘记。他要是不爱,比一条鱼的记忆都不如。听说鱼还有七秒,男人,一秒都不会。”

    “宋七月,你选了这么一条路,真的值得吗。”楚烟玩笑的问道。

    这座大桥,两人曾经来过无数次,放肆过的青春,踏过无数次,这一次,眼看着就要分道扬镳,却是不能够再说着“你走我也走”的豪言壮语。

    宋七月扬眉,她笑着,说着决绝的话,“自己选的路,就算是跪着也要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