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83章:愿你不后悔

第483章:愿你不后悔

 热门推荐:
    公司的项目依旧进行着,而这两日先前由楚烟经手的案子则是交给了楚笑信负责。如预想中一般,楚笑信亲自出马,自然是能万无一失。只是这项目到了此刻终究还是没有顺利达成。

    午后,有人突然送来了一份快递,邮递了物品。

    邵飞送进来给她,宋七月好奇,“谁寄来的”

    “楚小姐。”邵飞没好气回了句,“不只你有,连我也有。”

    宋七月一瞧,快递有两份,她一份,邵飞也有一份。

    两人在办公室里拆开了,宋七月的那份是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将盒盖一打开,里面是几件孩子的衣服,十分可爱精致。懒散的楚烟。竟然连吊牌都没有拆掉,一看标价,真是童装中的天价,让人瞠目。

    邵飞这边喊了一声,“烟姐搞什么鬼,好好的送衣服给我”

    邵飞这里也是收到了一套西服。十分的昂贵,那吊牌也在上边。

    正是惊奇中,楚烟的电话过来了,打到了宋七月这里,她一接起,楚烟就在那头笑道,“怎么样,东西收到了没有”

    “收到了,楚烟姐,真是大手笔。”宋七月按了免提键,“飞儿,还不快点来谢谢你烟姐。”

    邵飞一头雾水,玩笑问道,“我说烟姐,你是买彩票中奖了,还是傍上大款了。”

    “我还用中彩票傍大款烟姐有钱。这点东西还是买得起的。”楚烟笑道,“别当真,都是高级仿品拿回去好好穿,本来是想买给我弟的,可惜他已经翘了,穿不到了,就勉强便宜你了”

    高级仿品能仿到这种程度还真是和真品无异了,邵飞本来还乐呵着,听到后半句那眉毛都蹙起了,“烟姐,你也不用咒我吧。”

    “行了,你见好就收吧,赶紧出去工作,我和你七月姐还有话要聊。”楚烟催促。

    “什么话不能听了”邵飞插了一句,却已经收起东西。

    “女人每个月都会来的那点事情,你也有兴趣啊。飞儿”楚烟笑着问道,邵飞立刻闪人。

    宋七月瞧见邵飞离开,她立刻忍不住笑了,“他跑的比兔子还快。”

    “就他话多。”楚烟笑道。“对了,这衣服买的你看看合适吗,还能穿吗”

    “挺好的,能穿。”宋七月看着面前的盒子,那精美的童装她轻轻碰触,“怎么买这么多件。”

    “正好打折,买多了能拼单,所以一口气就买了。”楚烟回道。

    宋七月心里边却是知道,她所做的一切,就像是道别一样,“小烟,你要是定好了哪天要走,告诉我一声。”

    “放心,我一定告诉你,你别千叮咛万嘱咐的,跟个老妈子一样。”楚烟不耐的回了句,又是说道,“我这边还约了人逛街,先挂了。”

    宋七月应声挂断,依稀听到了楚烟电话那头车水马龙的喇叭鸣声。

    莫氏大厦的楼下,却就是在那大楼的下方,女人手里握住的手机收起放回到包里。她却是往附近的停车场而去,走到了地上喷漆标有数字711的停车位,她停了下来。

    靠着那车子,女人抽了支烟等着。

    不过多久,有人出现在停车场里边,那是一行人而来,司机率先而行,后方一些为首的男人,条纹衬衫,西服依旧,笔挺而光鲜,这样的潇洒,陪同的还有另外两位助理。

    司机本是要上前取车的,但是看见了靠着车身抽烟的女子,他怔了下,认出了对方,“楚经理”

    楚烟瞧向那人,朝他微笑,视线则是投注于后方那为首的另外一人。

    “楚总。”那司机又是回头呼喊。

    楚笑信走近而来,他对上了面前的她,平静的语调像是在谈公事,这样的单一,“我已经跟你说过,有什么事情下班后再谈。还有,你现在在放假期间,好好反省自己,省的复职后再闹出麻烦,还要找人替你善后。”

    “那还真是麻烦楚总了,我心里边真是过意不去。”楚烟微笑回道,她依旧靠着车身不肯离开。

    “停车场不准抽烟,这种常识你不知道遵守”

    “瞧我这记性,就是不长,怎么就不知道遵守制度”她将烟踩灭,高跟鞋的鞋底碾着,“其实,我就想和楚总聊几句,不用多长时间,十分钟就好。”

    楚笑信默然看着她,那眸光已经给了回答,那就是不愿意。

    “不然五分钟也行,”楚烟又道,更是退了一步,“三分钟”

    “一分钟”楚烟继续开口,“那也还真是少。”

    她径自说着话,终于直起了身子,不再靠着那车身。她走了过去,来到了楚笑信面前。就在定睛之中,楚笑信看着她,她也看着他,这一注视,时光好似定格了。

    在未明的眸光里,楚烟缓缓笑开,“今天既然没时间,那就算了。楚总,再见了。”

    她说着,潇洒一挥手,从他的身旁走了过去。

    那擦肩而过的瞬间,楚笑信眼眸紧凝,而她已经走过。

    楚烟往停车场外边走,后方有车行驶而来,越来越近,终于逼近了她,而后开过她的身边。两辆车一前一后,匀速的而行,将她甩在后方。

    她不知道他是否有在前车镜里看到自己,但是这一刻,她还是扬起了微笑。

    仿佛是最完美的告别。

    这边离开了停车场,楚烟没有立刻就回去,她还是在附近流连。她来到了另一座大厦,大厦的底楼大厅里,她安然入座等候。侧头瞧向那对面,过一条马路,不远处正是莫氏大厦。

    而这里是广泰大厦

    一场会议正是进行,却是突然有助理而来,在她耳畔轻声说,“宋经理莫总让你现在立刻上去”

    “我在开会,告诉莫总我一会儿就上去。”宋七月回道。

    “不行,宋经理,莫总说了,让你现在就上去”助理更是坚决,宋七月也没辙了。她只好将会议接下来的议程交给邵飞和主管处理,自己则是暂时离席前往总经办。

    宋七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来到他的办公室,“莫总,这么急找我什么事。”

    “宋七月,管好你的朋友”莫征衍看着她却是突然一句。

    宋七月一怔,“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的好朋友楚烟,她刚刚去了广泰。”莫征衍幽幽道。

    眼中更是一定,顷刻间仿佛猜到了什么,宋七月道,“她去哪里,是她的自由,就算她是我的好朋友,也不能限制她的自由。”

    “别说你不知道,她是为你打抱不平出头去了。”他的声音沉冷着。巨贞围号。

    “是吗。”宋七月微笑,“我还真是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我想程小姐也一定没有事,所以就不用特意来告诉我了。要是真出了什么事,那就让她直接来找我,医药费还是精神损失费,我都给。”

    “你就这么想把她请走,让她离开港城吗”

    “你这就说错了,她走不走,和我有什么关系”

    “和你没关系”

    “当然没有关系,我和程小姐,一点也不熟。”宋七月应声,她又是道,“行了,你说的,我知道了,我这边会跟楚烟再聊一聊,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情况了。也请你不要这么小题大做,这种小事,下了班再说也可以。”

    “你最好好好和她聊,这样的事情,以后我不希望再发生这段时间里,她会一直住在莫公馆”莫征衍冷声道。

    程青宁住不住莫公馆,宋七月已经懒得去理会。只是的确是没有想到,楚烟竟然会去找上程青宁。回到自己的部门,出了电梯,就在那回廊里,停下了步伐来。

    给楚烟打电话,那头她“嗨”了一声,宋七月问道,“不是说要去逛街怎么逛着逛着去了广泰”

    “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楚烟丝毫不隐瞒,她回道,“老早就想去见见那位程小姐,趁着今天有空我就去了。”

    “你放心,我也没跟她说什么,只是让她掂量掂量身份,别做出那些个没皮没脸的事情。我还当公关的,圈子够深够黑了,都比不上她这么能颠倒黑白的,都结婚了还不知道分寸。”楚烟那一口恶气在胸口,她一股脑说了出来,“没赏她一个耳光,我就已经是够斯文端庄的了。”

    “那么楚烟姐,你还做了什么”宋七月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身上正好带了一万多块钱的现金,全洒在她身上了,我让她去夜店,那里的男人多的是。”楚烟道。

    宋七月想想那画面,还真是让人惊愕,可偏偏就是楚烟的作风,她完全做的出来,只是这么一来,倒也是闹了一场。

    “本来没想这么挥霍,谁让人家有家族有背景,我没招,身边就只有钱了。”楚烟问道,“恩,这次做出格了,没把握好力道,让你为难了你家那位找你批斗了”

    “没有,有什么好批的,有因才有果。”宋七月轻声道。

    “我知道,让你为难了,不过我也是不能补救了,剩下的烂摊子,只能你自己来收拾,本来是想给你灭灭火助威,没想到火上浇油了。”

    “你去了一趟也好,这威助的还是够力。”

    “你还真别说,当时那位程小姐,那表情让我特别痛快”楚烟愉悦的说着,宋七月也是听着,只是她的笑声,让她一涩,“楚烟,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替我不服气,不过下次还是算了。”

    “没有下次了。”楚烟道,“剩下的,你自己来了。七月,我要走了,就是现在。”

    这意外的情况一出接着一出,当真是让宋七月根本无法预计,“你在哪里楚烟”

    “你不用来送我了,送来送去的麻烦,你工作也忙,下了班多陪陪儿子吧,也看管看管你那位,虽然说莫家少夫人这个职位不好当,但是我相信你还是能够胜任的。”楚烟这么笑着,隔了一通电话,仿佛还能看见她时儿散漫时儿冷漠的丽容。

    那回廊里偶尔有人经过,宋七月全都听不见那步伐,傍晚就要来临,一天又要过去,快的容不得人捕捉喊停。唯有那头,楚烟的声音,最后盘踞在耳边,是她说,“我真心祝愿,希望你选的这条路没有错,永远也不会后悔”

    广泰顶层的博纳办事处

    李承逸这边刚刚会面完德尚公司的负责人,他吩咐谢秘书将对方迎出去,这边人刚刚退出办公室,下一秒他冷眼看向另外一人。

    程青宁收拾着文件,她抬头道,“公事谈完了,能聊一点私事吗。”

    “那天我走的急,东西没有拿走,方便的话,我想再拿一次。”程青宁迎上他道。

    李承逸却是定睛注视着她,那窒闷的气息让他久久都不能言语,终于动了唇,声音都在切齿,“你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还是你心里边早就默认了刚才真是一场热闹的戏都能让别人跑到地盘上来撒野怎么样,被人用钱砸脸的感觉好受吗”

    就在方才不久前,程青宁和那个叫楚烟的女人在楼下的冲撞全都被一一转告到了他这里,虽然没有目睹,但是那情景已经可以历历在目。

    “你就这么自甘堕落,名正言顺的太太不当,非要去给别人当情妇现在还被人家正牌太太的好朋友跑过来奚落嘲笑程青宁,你真是做的出你太能耐了”李承逸痛恨的声音斥责而起,朝着她喝问,更像是在喝问自己,“我李承逸怎么会娶你这样的一个女人”

    “那就离婚现在就去民政局”程青宁喝道,“没有人让你非要娶我不可早在三年前我们就该离婚”

    “程青宁你以为现在自己还能和他在一起早在三年前,你就是我李承逸的妻子,离婚以后就是下堂妻他还会要你”离婚两个字过了耳边,战火一触就燃,李承逸厉声道

    这样的话语,多么相似,那一年,也是这样,他也是这么质问着:他还会要你程青宁你做梦去吧

    “是你”程青宁喝了出声,“李承逸是你都是你如果不是你,我还能和他在一起如果不是你我还能”

    早在当年,程家和李家是合作双方,却因为发生了项目危机而导致双方都有危难。而在同时,为了共同面对并且双方制压,所以在平衡之下就决定联姻。实质上是联姻,但是暗里其实是互不信任而怕对方出卖自己不得已而为之的决定。

    那时程家嫁出了程青宁,李家则是由长子李承逸迎娶,可李承逸虽然是长子,但是母亲早逝,李夫人是李家第二位夫人,又生了自己的儿子,为了保全自己的孩子,就让李承逸迎娶程青宁,而李家迎娶的最关键条件就是程青宁父母手中的一块地皮,那是属于程青宁的地皮

    一场联姻,美其名曰两家结亲,但是实质上根本就是利益互换

    “我们当时说好了,只是做戏演给他们看但是你李承逸你竟然毁约”回忆过去,程青宁赤红了眼睛喝道。

    对于这样一场联姻,双方家族得益,但是李承逸和程青宁两人却没有新婚燕尔的喜悦,新婚当夜,李承逸冷冷的和她谈判,他们之间的婚姻只是一场戏,等到期限一满,他们就分道扬镳。

    程青宁同意了。

    就在之后,他们演着一对夫妻,这之后因为家族原因,她甚至和他一起共赴事业,这之后眼看着博纳开创,李承逸也将李家彻底纳为自己所用,当婚姻的期限也是眼看要结束的时候,他却将她占有

    那一晚凌乱的床单,凌乱的一切,让程青宁几乎无法回首

    李承逸也是眼眸一怔,面对她的指控,他笑了起来,“我毁约了又怎么样谁能知道我们之间有这么一出合约程青宁,你难道不知道,口头合约没有证人在场,是不具备法律效益的吗只要我不承认就没有任何效用”

    “程青宁,不管是三年前还是现在,你永远都没有可能再和他在一起”他疯狂的眼眸,对上了她,“你想离婚做梦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同意还有,那件东西我早已经扔了这一次是真的扔了你不用再来找我要”

    程青宁一下瞠目,“李承逸,你怎么能这么做”

    “我怎么不能对我而言,那就是垃圾,垃圾当然要扔”他一声呵斥中,程青宁猛地疾步朝他而去,她的手疯狂的揪住他的领子,“还给我还给我”

    “李承逸还给我”她不住的喝着,却不知是在要回那件东西,还是在要回属于她的过去岁月,“把它还给我”

    “你永远也不可能再得到”李承逸却是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整个人定住,“程青宁,你听着你现在可以继续住在他的公馆里,我倒是要看看他莫征衍的保护可以有多久能不能有一辈子那么久我会让你知道,他不是你的保护伞护不了你一辈子他会是我的手下败将”

    “永远也不可能”程青宁喝了一声,她使劲推开了他,自己也险些跌落在地,却是扶住了茶几站起,她喝道,“他才不会是你的手下败将永远也不会”

    是她坚毅的眼眸定格,李承逸笑了,“程青宁,话不要说的太满,拭目以待吧”

    “楚总”邵飞本来在秘书室里,看见楚笑信经过,他喊了一声,“楚总,宋经理现在在会客”

    然而,却是没有拦住楚笑信,他一下推开了那扇门。

    办公室里宋七月坐着,还有龙源一行史蒂文先生以及秘书柳絮,会客已经到了尾声,本来是欢快的交谈却因为突然闯入的人而被终止了。

    “宋经理,楚总来了。”邵飞跟在后方,他回道。

    “我来为两位介绍,这位是莫氏地产拓展部的负责人楚笑信经理。”宋七月开了口,史蒂文立刻微笑相迎。

    前一秒还横冲直撞的楚笑信,这一秒恢复了冷静,“你好,史蒂文先生。”

    “史蒂文先生,今天先到这里吧,之后再联系。”打过招呼,宋七月笑着相送。

    史蒂文带着秘书而去,邵飞带上了门,宋七月道,“楚总今天怎么大驾光临了,坐吧。”

    虽然在同一家公司,可级别不同分工不同,宋七月和楚笑信还真是没有多少往来。

    “公关部的楚烟辞职了,这件事情你知道吗”楚笑信入座后问道。

    “恩,她前些日子说了。”

    “她现在只是被准许休假,就这么辞职走了,合理吗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

    “虽然是仓促了点,但是也没有什么不合理,反正顶替的人前几天就到位了,部门也没有因为她的离开而不能运作,我想没有差别。”

    “她是负责之前我手上项目的负责人她的辞职谁准许了”

    “莫总准了,楚总要是有意见,就请直接找他。”在楚笑信的追问中,宋七月直接搬出了莫征衍来。

    “莫总准了,我这边的事情还没完把她的联系给我”他仍旧是追讨,显然他也是知道莫征衍已经批准,而事实上,只是一份辞职信,而她本人根本就没有到来过公司

    “抱歉,我没有。”宋七月回道。

    “开什么玩笑你怎么会没有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我要直接和她谈”楚笑信怒道。

    宋七月看着他,“我没有和你开玩笑,真的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她很是认真的眼眸瞧着他,楚笑信猛然一怔,而后喊道,“你是她的好朋友,你怎么会没有”

    “楚笑信,你还不了解她,也不了解我们的相处模式。”宋七月却是平静,也许是那份起伏的心情,早在前日她告诉她即将离开的决定时就已经平息,所以才能这么平静的面对,“她要是走了,就是走了,不会留下什么,也不会带走。”

    这句话让楚笑信猛地一定,那眼眸里仿佛是不敢置信,瞠目了半晌,说不出话来,而后才是道,“宋七月,你们又在玩什么把戏”

    “你要是想找她,那就找吧,但是我这里,真的不知道。如果你找到了她,请顺道告诉我一声,其实我也想再见见她,她走的时候,都没有让我去送她。”宋七月轻声说。

    楚笑信的心口,焦灼着,好似什么东西在燃烧,又是定坐了片刻,他猛然起身,“可笑”

    楚笑信丢下两个字就走,邵飞随即进来了,“怎么回事”

    宋七月道,“没什么,只是来要人的。”

    “要谁”

    “你楚烟姐。”

    “烟姐怎么了”

    “她走了。”宋七月对邵飞道,“离开了港城,不知道去了哪里。有件事情是真的,她是有个弟弟,不过走的早。”

    这一刻,邵飞才忽然明白,那一日送来的西服,是临终的告别。

    车子狂奔而出,在大街上奔驰,楚笑信离开莫氏,他开车往那公寓楼而去,他横冲直撞,不管不顾那红绿灯,终于在狂飙中到了那座公寓楼。

    他疾步而上,来到了她的公寓门口。但是却发现,那公寓里正有人在看房子,大概是房东带了人来。他一下进去,朝着那几人喝问,“这里原本住的人呢”

    “你是说楚小姐她搬走了”那房东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回道。

    搬走了她搬走了楚笑信咯噔了一下,他又是喝问,“她搬到哪里去了去哪里了”

    “我也不知道啊,楚小姐什么也没有说,就说她走了”那房东欲哭无泪。

    “她怎么会搬走她说了什么都说了什么”

    “没有说什么”房东也是晕头转向,被他的气势骇到,忽而想起什么道,“对了她把她的手机送给我了,说她以后也不会用了”

    楚笑信立刻瞧过去,那人手里握着的手机,他一眼认出,不正是她的他一把将手机夺过,又是低头一瞧,果然是她的

    “这是楚小姐的东西,要不给你吧,你拿去吧”房东是个怕事人,赶紧想要脱身。

    楚笑信定定看着这手机,忽而眼前浮现起最后一次相见,耳畔也掠过她最后的话语来,交错而过着。

    其实,我就想和楚总聊几句,不用多长时间,十分钟就好。”

    不然五分钟也行,三分钟

    一分钟那也还真是少。

    是她最后时刻,是她望着他说:今天既然没时间,那就算了。楚总,再见了。

    方才明白,那一声再见,不是指当时,而是来告别,当真是再见,再也不见。

    就在楚烟走后,公关部原先只是暂时顶替的副经理正式上任就职,自此以后就没有了楚烟的职位。这就像是万物更替,同样的道理,有去有留,总是在游走。

    宋七月却是听闻了一件事情,有关于楚烟最后经手的那一个项目,最后的结果却是失利

    而楚笑信因为此次项目失利,所以需要拿下别的项目来弥补,也因此而遭受了点名批评。

    至于为何会失利,宋七月不清楚,众说纷纭,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一切都结束了。

    总经办的办公室里,莫征衍注视着前方道,“本来可以拿下的项目,到了手边,你都能谈崩了,笑信,这一次你太不像平时的作风了,为什么。”

    为了什么,能够在最后将客户得罪,甩了对方眼色,造成今日后果。

    “项目失利,当然是负责人失职,我会在今后全力弥补。”楚笑信却是很淡然。

    “那你就全力弥补吧。”莫征衍也不继续问了,“到时候做总结,才能给一个交待。”

    是夜,莫家老宅里很安宁,莫征衍陪着儿子在玩耍,宋七月就在一旁看着。撇开那些个人情感不谈,对于儿子,他还是尽了全力来陪伴,这一点她有看到。九点一到,阳阳就困了,小眼皮已经开始在打架。

    许阿姨抱了孩子去睡,他们也是要散了,却是突然莫征衍的手机响起铃声,大抵是接了一通电话,却不知道是来自于谁,只在最后听见他说,“我现在就过来。”

    随即,他道了一声“我出去一下”,转身就走了。

    还有谁能让他在一通电话后就立刻而去,宋七月已经不愿意多去想。她所能抓住的,这座老宅,属于她的孩子,还有这莫家少夫人的一切。

    唯有这些,仅此而已。

    一眨眼间,楚烟已经离开数日,而五月也已经翻篇,迎来了六月。六月初到,夏日也开始上演,天气越来越热了。瞧着天气预报,据闻这很有可能会是一个十分炎热的夏日,比起往年更是酷暑。

    而在六月开篇的时候,和国外接轨的公司,终于定下了最终一家,这花落于龙源众合

    多方公司的会议里就最终决定公司一项上,展开了为期三天的探讨研究,终于在三天后,得出了最终结果,由龙源众合夺冠胜出

    三家公司的实力倒是相当,都是十分了不得的公司,但是就威尔斯公司和德尚公司两方,分别是莫氏和博纳推荐,而龙源是自荐推送,为了使得三方平衡,而在项目里龙源又愿意将得利下调百分之十,从而使得票选一致通过。

    对于这样的结果,宋七月自然是乐见其成,在公布后会面龙源一行,她和史蒂文握手,“恭喜龙源”

    “这次还要感谢宋经理,希望今后合作愉快”史蒂文微笑应道。

    合同的签订十分快速,在中选后,由莫氏直接和龙源签订协议,因为项目全都交给了宋七月,所以她和史蒂文签订了合同。这之后再是转交给总经办,由莫总审批。

    这边国外的对口公司一定下,项目资金也开始急速运转,只等一切就位。

    眼看着一切继续进入正轨,这一局的顺利进展,宋七月的心情也是顺畅着。

    这一天外出办事,宋七月带着邵飞一起,刚从一座大厦而出,原本欢快闲聊着,却是忽然接到了一通电话,“宋小姐是吗你好,我是港城警局的警官,有一位名叫宋玉君的女士,你是不是认识”

    宋玉君那不是君姨宋七月急忙道,“是,我认识,她是我的阿姨,请问有什么事吗”

    “宋女士出了车祸,现在在医院里,请你现在过来一趟”警官的声音在那头突兀的传来,这仿佛是晴空里一道雷鸣闪电,让宋七月的心跳都静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