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84章:我信你

第484章:我信你

 热门推荐:
    港城一处咖啡馆里,男人静坐在窗口的位置,他正静静等待着。

    却是突然,手机响起铃声来。男人一瞧屏幕,他接起了,“钱秘书,我不是说了,今天下午我没有回公司前都不要找我。”

    “对不起,莫总,但是事发突然,刚刚市场部的邵秘书过来,他说宋经理的阿姨出了车祸,已经赶去了港城医院,他怕宋经理着急,所以还是请我来通知您一声”钱珏的声音在那头响起。

    男人那张俊彦浮起错愕震惊来,那窗外车如流水。

    宋七月赶到港城医院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发懵的。一切都还未搞清楚,但是人已经到了这里。她赶忙找到了急救室,在回廊里瞧见了几位警官。还有负责此次意外车祸的警官王警官。

    王警官一见到宋七月,当下认了出她来,“这不是莫夫人吗”

    这位王警官曾经和宋七月有过一些交道,当年她还在鼎鑫就职,因为一起意外事故,当场救下了孙颖滋和陆展颜,也从而使得那个叫甄妮的女人终止了事故。也从而最后成功拿到了注资。

    而那时候负责案件的人正是这位王警官。

    今日,宋七月又瞧见了对方,她来不及打招呼叙旧,立刻问道,“我大姨她现在怎么样”

    “莫夫人,真是没想到,宋女士是您的大姨,她刚才不幸发生了车祸,现在送进急救室里了,暂时还没有结果,请在这里等一下”王警官立刻回道,丝毫不敢懈怠。

    宋七月望向那急救室,她的脑袋里乱糟糟的,慌忙中喝问,“是谁撞了她是谁撞到了她”

    “肇事司机已经押送到警局去了。莫夫人,请您保持冷静”王警官如此道。

    宋七月却还凌乱着,她不明白为什么君姨会突然在港城,为什么又会被车意外撞到,分明前几天她还和她通过电话,她应该还在海城才对可是现在,怎么会这样

    就在此时,却是有人赶到了

    回廊那一头一男一女疾步而来,那是范海洋还有宋向晚

    宋向晚也是刚刚接到消息,她也是惊到了,根本就不敢相信,却是来不及再多询问,匆忙的赶来了医院。而范海洋因为前一刻正和宋向晚在办公室里商讨工作内容,所以也得知了君姨出事,他放心不下也是陪同而来。

    “姑姑呢宋七月姑姑怎么样”宋向晚瞧见了警官也瞧见了宋七月站在那里,她上前喝问。

    宋七月回道。“还不知道,她在急救室里”

    “姑姑为什么会来港城是你叫她来的她为什么会出车祸”宋向晚情绪有些崩溃,她不断的质问。

    宋七月却是回答不上来,因为就连她也是茫然不已,心里更是烦闷,“我不知道”

    “好了,向晚,大家都先静一静。君姨还在里面,这里是医院,都静下来,等结果再说”范海洋制止了她,将宋向晚拉到一边。

    宋向晚蹙眉,那焦虑的眼眸收回,只能退到一边去,注视着那急救室不动。

    就在等候之中,王警官拿来了君姨的随身物品,来让他们辨识,“这是宋女士的东西,在事故现场收集的,你们确认一下是她的吗”

    宋七月上前去瞧,宋向晚也是上前,两人一看果然是君姨的东西,是她的钱包,还是那一年生日,宋七月选了送给她的。而她的包,则是宋连衡和宋向晚送给她的。至于那钥匙扣,是宋瑾之选的。

    只是现在,这些东西都被陈列在密封口袋里,还残留着血迹,是君姨的血

    看着让人如此触目惊心

    “这是宋女士的手机。”警员带着手套将手机递给了王警官,王警官接过道,“刚刚我们的警员同事,也是从宋女士的手机通讯录里找到了你们的号码,号码标志了家人,排在最前面,所以一找就找到了。”

    “宋女士之所以会发生意外,是因为她走的太急了,直接冲出了路口,被转弯处开出来的货车撞了,司机当时在接电话,两方原因才会导致这起事故。”

    “刚才警局那里肇事司机也将当时的情况详细说明了,大致是这样,至于还有没有其他情况,等宋女士平安清醒后再看了。”

    王警官诉说着事故案情,一行人静静聆听。

    宋七月还拿着君姨的钱包,她的手在颤抖着。

    这起事故显然是意外,但是仍有困惑的地方,宋向晚近乎是自言自语的问道,“姑姑为什么会来港城她都没有告诉我一声”

    “从通话记录里看,我想宋女士应该是约了人。”另一位警员道。

    “姑姑她约了谁”宋向晚追问道。

    那警员道,“根据通话记录上看,在她出事前,她联系过一个人,之后才发生了意外”

    “谁”宋向晚又是追问,范海洋也是狐疑。

    宋七月的目光更是望向了那警员,他回道,“记录上备注的是外甥女婿”

    外甥女婿

    下一秒,三人都是若有所思,却是立刻的,宋七月愕然,宋向晚已经反应过来,“是姐夫”

    君姨有许多姐妹朋友,但是整个宋家,君姨的亲外甥女唯有宋七月一个,能让君姨备注成外甥女婿的也唯有莫征衍一人

    “是姐夫”宋向晚夺过了那手机来瞧,她看见了那显示的名字,她更是确定道,“这个备注还是我帮姑姑存进手机里去的”

    君姨不会打拼音,手指按键双眼也已经老花,所以存储名片这些事情,都交给宋向晚来帮忙,宋母的也是。所以,宋向晚记的清楚,更何况,这备注前方还打了个星号,那是家人的号码,会显示在通讯录的最上方,这也是君姨的吩咐,所以宋向晚不会认错。

    “姑姑为什么要找姐夫而不是找我”宋向晚更是困惑。

    宋七月还定在那里,她同样也是不明白,为什么君姨来到港城,她联系的人是他,而不是自己

    “难道是姑姑要找姐夫谈话还是姐夫约了姑姑是他找姑姑来的”宋向晚的困惑愈发大,她的问话,犹如疑团

    “宋七月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宋向晚浑噩不清,她抬眸质问于面前的她。

    “我不知道”宋七月缓缓开口,她哪里会知道那么多,她根本就一无所知。而手里的钱包,被她愈发紧握。

    “他约了姑姑你会不知道”宋向晚还在逼问着,范海洋再次劝住,“向晚好了,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先不要再问了”

    “我为什么不问姑姑也许就是因为他们而遇上车祸的”宋向晚怒喝,“宋七月你到底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宋七月只能说着同一个回答。

    “你怎么会不知道”宋向晚仍旧是步步紧逼,范海洋在一旁劝说。

    这回廊里更是乱糟糟的,一行人牵扯不清,王警官也是呼喊着,“两位先静一静吧”

    这一头乱成一团,那一方尽头却又有人疾步走来,男人的步伐原本沉凝着,定睛看见前方处女人被另外一人质问到逼退到的画面,他的步伐当下一快,几个大步而去。

    只听见她微弱的女声回答着“我不知道”,他一下从身后扶住了她的肩头,将她揽进自己的胸膛。

    “她说了她不知道”男声随即响起

    宋七月原本被宋向晚喝问着,她已经没了力气无力抵挡更无法回应,却是突然,被谁的手猛地拉过,她的身体被环过,拉向了那人的胸膛,是熟悉的气息,属于他的,顷刻间充斥而来,宋七月听见了他的声音

    “莫先生您来了”王警官赶忙呼喊,许是已经瞧见了莫夫人的原因,所以再瞧见这位莫家大少就不感到意外了。

    宋向晚看见了莫征衍到来,她当下一怔,莫征衍居高临下,垂眸看着她道,“你姐姐她已经说了,你是没有听见”

    是他温漠的男声,却带着一丝凝重,很是显然,那份不悦透了出来,宋向晚和莫征衍虽然平日往来不曾过多,但是接触这么久以来,还真是没有看见过他动怒,这竟然还是第一次

    宋向晚怔愣之余,顿时感到心悸,刹那间竟是开不了口

    “向晚她是太着急了,所以才问了好几次,莫总,她也不是有意的。”还是范海洋开了口解释。

    “没事”宋七月也回了一句,她轻轻扶住他,也让自己站直。

    “真的没事”莫征衍问道。

    宋七月点了下头。

    宋向晚也回过神来了,却是如此不宁,她对着两人道,“姐姐她说了不知道,到底是真是假,也是不知道但是姐夫你,一定知道今天姑姑打过电话给你,你也接了为什么姑姑会打电话给你还有,你们聊了什么”

    宋向晚望着他们,她原本还要继续质问,但是那话语还未曾开口就被打断,是莫征衍沉声开口,“君姨难道不能约我见面是不是一举一动还要向你汇报向晚,你叫我一声姐夫,我也当你是我的妹妹,但是你现在是跟我说话的态度”

    此话一出,宋向晚再次收声

    “看来回头我要告诉大舅,让他应该好好管教女儿才行省的出去不知道分寸没有规矩”莫征衍又是冷厉一句,宋向晚一张丽容都泛青,当真是说不出话来了。

    宋向晚抿住了唇,那份焦急慌张还在胸口,此刻又是如此添堵,却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但偏偏又无法道歉,她切齿道,“我要是错了,爸爸那里我自己会认罚但是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到时候不要不承认”

    “好了,都是一家人,君姨还在里面,就不要这么吵了,还是安静一点。”范海洋依旧是在做和事佬。

    莫征衍不再言语,宋七月早就没了声。

    范海洋将宋向晚拉到一旁去,她则是接了一通电话,那是宋连衡打来的,“向晚,情况怎么样”

    “哥”宋向晚一听到大哥的声音,她眼眶一红,“还不知道呢姑姑还在急救室哥,该怎么办”

    “你先不要着急,等我过来再说七月在不在你身边”宋连衡问道。

    “她也在。”

    “让她听电话。”宋连衡吩咐了一声,宋向晚只得走过去,将手机递上,“大哥让你听。”共沟长亡。

    宋七月接过了,“大哥。”

    “七月,我已经过来了,就在机场,现在在登机,晚上就会到。在我没到之前,一切事情交给你。”宋连衡叮咛。

    宋七月紧握住手机,她郑重的答应。

    而就在宋连衡挂了线后,一行人继续在回廊外等候。不过多时,有护士跑了出来,她问道,“谁是病人家属现在医院急缺o血型的血袋,需要补血救急”

    “我”宋七月和宋向晚两人异口同声

    “你们谁是o型血”护士又是询问。

    宋七月一下止住,宋向晚喊道,“我是”

    “你呢”护士问向宋七月,她的声音一轻,“我不是,我是a型血。”

    “那你不行。”护士否决了宋七月,随即朝宋向晚道,“这位小姐,为了确保准确,你先跟我去验血。”

    宋向晚便跟着那护士去了,范海洋朝他们点了个头,也陪伴而去。

    宋向晚去输血了,宋七月则是站在那里不动。

    眼看着急救室里来来往往十分忙碌,回廊里却是安静的吓人。不知道过了多久,莫征衍道,“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宋七月不动,莫征衍也不再出声,干脆扶住她的肩头让她在长椅里坐下。

    这一天的急救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天色都暗了下来,他们还等候在回廊里,就连宋向晚献血折返而回,但是手术还是没有结束。

    就在傍晚过后,护士和医生又是而出,医生道,“我是这次手术的助理医生,现在主治医生在里面,他让我来请示病人家属,因为病人脑部受创,需要进行开颅手术,不然会压迫神经线,现在需要家属确认签字”

    开颅手术这已经不是小手术,是关系到生命安全的大手术

    “怎么会这么严重为什么要做开颅手术”宋向晚慌了。

    “如果不做这个手术会怎么样”范海洋问道。

    那医生道,“不做手术,病人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现在要怎么办”宋向晚一时间没了方向,医生还在催促,“请你们尽快决定”

    宋七月已经定在那里,许是被惊吓到了,所以才没了声音也没了表情

    “我来签”莫征衍在当下开了口。

    “你凭什么签要是姑姑动了手术出了什么事,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宋向晚喝道。

    莫征衍看着她道,“现在再不动手术,君姨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你再阻止我,君姨要是现在出了事,这责任就在你”

    宋向晚愕然悲怆中收了声,莫征衍拿过笔来,就要签字。

    那医生问道,“请问这位先生,你是病人的直系亲属”

    “不是,我是她外甥女的先生。”莫征衍回道。

    “那恐怕不行,需要病人直系亲属的签字”医生阻拦道。

    “现在是证明亲属是不是直系重要,还是病人的生命安全重要”莫征衍的声音发沉,更是阴冷

    那医生一骇,“可是这是医院的规定”

    “出了任何事情,我负责”莫征衍撂下这句话来,夺过了那签字板。

    却就是在他要落字的时候,宋七月的手握住了他的手,也一并握住了那手里的笔,“我来签”

    莫征衍侧头,看见宋七月盯着那手术同意书,她咬牙道,“让我来”

    “大哥刚才在电话里把君姨交给了我,所以我来签”宋七月眼眸一定,她赤红着双眼,从莫征衍手里取过了笔签字落下。

    “还不快去做手术要是耽误了时间,你才要负责”莫征衍朝那医生喝道

    手术仍旧是在继续中

    天色也在焦虑的等候中变的越来越沉,这时候宋连衡也赶到了,他是远在海城的宋家,赶过来的第一人。

    “哥”宋向晚奔过去,“你总算来了爸爸和妈妈呢”

    “他们听到消息,立刻就要过来,但是爸爸担心的高血压犯了,不能立刻过来,妈定了明天一早的机票过来。”宋连衡回了一声,则是望向了宋七月和莫征衍。

    就在方才,莫征衍派了人去机场接了宋连衡一行,此刻见了面,来不及再去道谢寒暄,宋连衡立刻问道,“手术还没有结束”

    宋七月摇头,“没有。”

    只是如此一来,就连宋连衡也是皱眉。如果只是普通的创伤,那么不会这么久,看来这一次的车祸,比想象中更严重。

    宋连衡聆听着宋向晚转述的情况,又是一同等候,这回廊里坐满了人。这一夜,从午后一直过了凌晨,手术竟然进行了十余个小时。越是等下去,心里边越是沉重。到了最后,安静到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就在凌晨三点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众人立刻抬眸迎上去。

    护士陆续而出,而后那病床也被推了出去,是君姨缠绕了无数的绷带,整张脸都肿了,那绷带裹的她看不清眼鼻,她奄奄一息的被推出了急救室。

    “姑姑姑姑你怎么样”宋向晚一见到君姨这副惨状,眼泪一下决堤而出。

    宋七月看见君姨从面前而过,她想要上前去,却是根本就来不及,因为护士已经喊着“家属让开”的话语,推着君姨前往重症病房。

    手术的主治医生随即也走了出来,“谁是病人家属”

    “我是”宋连衡道,“她是我的姑姑,我们都是她的亲人”

    宋七月扭头一瞧,却见主治医生是方扬她这才瞧见了,立刻上前抓住了方扬的手,“方扬她是我的大姨她怎么样”

    “宋七月”方扬一见是她,也是一愣,而后明白过来,他凝眉道,“病人车祸受到的创伤不小,因为整个人被撞倒了,而且脑部也在撞击中受到剧烈的冲撞,刚才进行了开颅手术,手术成功了。”

    方扬的话语一出,众人稍稍得以安慰,终是放了心,但是方扬又道,“不过还要继续观察,如果病人能顺利度过接下来的七十二个小时,那么才算脱离危险”

    众人闻言,来不及高兴,却又陷入于另一场焦虑中。

    眼看着君姨手术暂时结束,众人又是来到了重症病房这里,一行人都聚集着,护士让他们先让几个人回去,不然病房外边也不好留这么多人。

    “向晚,范海洋,你们都回去。”宋连衡开了口,“七月,莫征衍,你们也回去。今天一天了,你们也累了,我在这里看着,有什么情况立刻告诉你们,明天你们再来。”

    “哥”宋向晚并不放心,宋连衡喝道,“范海洋,麻烦你送向晚回去”

    范海洋应了,宋向晚也无法违背,只能由他拉着走了。

    宋七月这边,莫征衍道,“那我们先走了,这里交给你。”

    “七月,你先回去,不要再累倒了,明天再来。这个时候,就不要让君姨不放心了。”宋连衡如此说。

    宋七月看向那重症病房,她默然了许久,而后也只能转身而去。

    出了医院大楼,外边的天色蒙蒙透着亮,眼看着拂晓将至。

    莫征衍扶着宋七月坐上了车,他也是坐了进去。车子里很寂静,周遭却已经开始有一些白昼的喧哗来。车门一关上,一下隔绝,就连那呼吸声都听不见。

    莫征衍扭头,为她去拉安全带,但是一瞧向她,只见她神色惶惶,他弯腰喊她,“七月”

    却是听见她用很轻的声音,是她喃喃询问着自己,“我怎么不是o型血,我怎么不是”

    是她六神无主,那样的自责,这让他一颗心一拧,他将她轻轻拥住,“这怎么能怪自己,你还能决定自己的血型了你放心,君姨不会有事,她一定会平安度过这七十二个小时。”

    “会吗。”是他安抚着她,宋七月这一刻茫然的,只是本能的问着。

    “当然会。”他一口应允,见她不应,又是低声问道,“你不相信我吗。”

    相信,那样相信着,这一刻宁可选择盲目,都不愿放手,宋七月闭上了眼睛,“我信。”

    我信你,比信我自己还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