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86章:断绝关系

第486章:断绝关系

 热门推荐:
    却就在此时,一切都静止着,宋七月不知自己此刻身在何处,忘记了所有。只是看着君姨,这样孱弱的躺在那里,一双眼睛都不能完全睁开,但是她还说着喃喃的话语,艰涩的问询着,她呼喊着,“七月”

    “宋家和莫家你选哪一个”君姨还在问着。

    身后处,莫征衍当下站在那里没了声音。

    而在病床前方,围绕而站的众人也都是僵住了

    宋仲川捂着胸口,宋母陪伴着,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

    宋连衡在前方而站,他定睛以对。

    宋向晚搂着周苏赫,她已经哭的满脸泪水。

    周苏赫立在那里,他不敢置信于这一幕,更不敢相信自己此刻听到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身前的身影。是莫征衍伫立在前方,还有宋七月匍匐在君姨的床头

    莫征衍的视线紧紧注视着她们,定格在君姨和宋七月的身上

    “回答”君姨还在问询着,她的眉头全都皱了起来,视线涣散开,只是好似还不放心,所以才喃喃的询问着,“回答我七月”

    “你选一个你选哪一个哪一个”君姨一遍一遍问着。

    这要让她如何能选她又怎么能去选择,这是世界上最残酷的一道题

    “不”宋七月嘶哑的声音哭喊着,“我不要为什么要让我选君姨为什么我不选我不选”

    “你只能选一个一个”君姨却是坚决如此,那决心让人更是惊心

    “七月”她喊了一声。宋七月茫然混沌中对上了她,是君姨昏花的眼眸里。却像是儿时那样的温柔,君姨道。“七月你回答我一定要回答”

    时钟好似是在倒数计时,所以才能这样的快速游走,但是她多么想让那指针停止摆动,让这一刻永远停止,不再存在,可是偏偏不能,她的手握住君姨,她的手在颤抖着,这样的激动

    “不”宋七月只能摇头,她只能拒绝,她不愿去选择

    “君姨我不选”宋七月崩溃的喊道。

    君姨的手一下垂落而下,她眼中的担忧和懊恼还深深的盘踞着,却好像是早就料到会如此,下一秒她又是喊道,“大哥”

    她在呼喊宋仲川,宋仲川闻言。他立刻上前应声,“玉君,我在这里”

    “大哥”君姨喊着,她的眼睛婆娑着,她轻声断断续续的说,“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情”

    “好你说你说就是了”宋仲川一口应允。

    君姨缓缓又道,“既然她不肯选那么从现在起七月她就不再是宋家的女儿了再也不是了”

    “从今天以后宋家的事情和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再也没有”君姨的话语,让众人全都噤声不敢再言语

    宋七月愕然的惊在那里,她的身体好似是被石化了,所以才能固定不动

    君姨,她都说了什么

    她都说了什么

    “大哥我要你公开宣布宋七月她再也不是宋家的女儿”君姨似请求,却又似嘱托交付,对着宋仲川道,“大哥你答应我”

    宋仲川此刻也是乱作一团,心中狐疑困惑不明,但是眼见如此情景,人之将死,他又如何能不应肯,也是颤了声说,“我答应你”

    君姨好似放了心,她的眼前浮现起谁的身影来,是那个笑的如此欢乐天真的女孩儿,她对着自己说:二姐,我真的喜欢他,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他。

    是那个女孩儿请求着自己,她对着自己说:二姐,求你了,你放我出去吧,二姐,我求你。

    玉宁,玉宁

    我很快来找你,你千万不要怪我。

    “从现在开始”君姨闭上了眼睛,她虚弱的一字一字说,“你不再是宋家的女儿了。”

    轰隆一声,宋七月只感觉身上好似被一阵电流激到了,所以才能忽然麻木,在那麻木过后又是一阵窒息一般的疼痛,是心口好似被撬开了一道口子

    说完这句话,君姨没了力气,她的视线流动着,但是眼前越来越黑,眼皮也是越来越沉重,好似立刻就要掩上了。就在合眼的时候,她看向宋七月,视线掠过去,黑暗里瞧向了她身后的他。

    莫征衍对上了她,君姨的唇角动了动,“带她走”

    却是之后来不及再多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君姨只是轻微的点头,就这样阖上了眼睛。

    “二妹”

    “姑姑”

    呼喊声哭泣声四起,此时宋连衡又是接了电话,是宋瑾之的声音,“大哥,我已经快到医院了,妈妈还好吗”

    “瑾之”宋连衡初次哽在喉头,不知要如何诉说。

    “大哥大哥”宋瑾之还在那里呼喊,宋连衡急忙喊道,“姑姑瑾之的电话是瑾之的电话,你听一听瑾之,你和你妈妈说话”

    宋连衡奔到病床旁,手机拿到了君姨的耳边,哭声里依稀听见宋瑾之的呼喊,“妈你怎么样我是瑾之啊,我快到医院了妈”

    瑾之,瑾之

    君姨微动着唇,却是终于,那力气都散尽,再也没有了丝毫,却好似听见了宋瑾之的声音来,她一下合眼,那呼吸悄然一止

    “吡”心跳仪在此时发出刺耳的声音,证明心跳终止

    忽然之间,哭喊声响彻耳畔,声嘶力竭的,不断响彻

    宋七月面对着君姨,周遭所有都成了空,那么的虚无,她连哭泣都不能,开口都不能

    就在一片哭喊里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病房的门被人哐啷推开

    是宋瑾之匆忙赶到了

    但是宋瑾之赶到后,瞧见的却是母亲的遗体

    “妈”宋瑾之喊了一声。

    “瑾之,你快来看看你妈妈她刚刚走”宋仲川老泪纵横,他哭着喊道。

    宋瑾之一下定住,那紧绷的情绪,迟迟都换不过来,仿佛还不能够认清现实,但是随即,看见母亲在那里,已经没了心跳没了气息,一动不动。宋瑾之忽然迈开步伐,又是一快,他飞奔而去

    宋瑾之扑倒在君姨的身上,那是凝注的泪水夺眶而出

    “妈妈妈我回来了你看看我啊我回来了妈,我是瑾之啊”宋瑾之哭喊起来,任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刻却也是忍受不住。

    却就是连这最后一面,宋瑾之也没有见到,终究还是迟了这一步

    宋瑾之哭的双眼赤红,众人也都是难过悲伤,宋七月看着君姨,她却是哭不出来

    只是她的身体却是一颤,险些就承受不住,所以往后倒去

    莫征衍急忙伸出手扶了她一把,宋七月步伐一定,强行让自己站稳。

    宋瑾之嚎啕大哭,“是哪个人撞了我妈妈是哪个人”

    他慌乱的询问着那罪魁祸首,却是无能为力,宋连衡道,“是一个司机,意外事故。”

    “妈妈她走的时候说了什么,她有说什么”宋瑾之又是问道,“她有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众人却是一怔,那最后的话语盘踞在心头,一下子竟是说不出来

    “妈妈她说了什么到底说了什么”宋瑾之质问着,他扭过头来看过所有人,“大舅舅妈大哥向晚姐七月姐姐夫苏赫哥”

    宋瑾之询问了所有人,却是没有答案,那原本只是想要知道,此刻却像是警铃作响,他只将那视线落向宋七月,“七月姐妈平时最疼你,你告诉我,她走的时候,最后说了什么”

    君姨,她说了什么,她说

    宋七月回答不上来,她说不出来

    越是得不到回答,宋瑾之越是固执,他一下歇斯底里,崩溃了一般,身旁就是宋向晚,他矛头一转,抓住宋向晚质问,“向晚姐你告诉我妈说了什么你告诉我啊”

    “姑姑”宋向晚被摇晃的整个人都晕眩,在逼问中,却是宋连衡开了口,“姑姑说,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宋家的女儿了。”

    “妈妈说的”宋瑾之登时错愕,“她为什么这么说谁不是宋家的女儿了”

    宋家的女儿唯有向晚和七月两人,“向晚姐”

    “不是我”宋向晚回道。

    宋瑾之像是无法置信,又是望向了那一人,是怔怔站在那里,不出声的宋七月,“七月姐,是你”

    宋七月不言语,但是那沉默却已经给了回答。

    “怎么会是这样”宋瑾之仓惶的开口,“妈妈最后为什么会这么说”共丰岛亡。

    一刹那思绪凌乱着,所有的一切像是纠结作一团,宋瑾之还跪倒在病床边,他扭头质问于宋七月,“是你是你让妈妈来港城的吗七月姐你做了什么为什么妈会说这样的话”

    “七月姐你说啊”宋瑾之质问无果,宋七月被他喝问着,她眼神空洞。

    宋瑾之忽而起身,又是朝她奔跑而去,抓着她的肩膀不住的质问,晃的她似要倾倒,是她喃喃说,“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宋七月不知道此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全都那么凌乱。

    “瑾之”莫征衍喝了一声,他拉开了宋瑾之,站在宋七月身侧,像是守护者一样。

    宋瑾之本就颠沛着,他却是来不及再去思索这一切究竟是为何,又是朝母亲扑倒而下,“妈你告诉我啊妈妈”

    莫征衍将宋七月搂入怀里,宋七月僵硬着身体,只听着瑾之的话语,一声声的,她也很想找君姨问问,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这病房里哭嚎了好一阵,方扬前来呼喊,“请你们哪一位跟我去办理手续。”

    君姨去世了,之后医院还有一系列的手续要进行,宋连衡道,“我去”

    宋连衡跟着护士去了,方扬道,“现在要送宋女士去太平间。”

    “不我不准”宋瑾之哭喊着,他任是如何也不让母亲就这么被送走。

    可是规矩如此,却也不能违背,宋向晚道,“小弟你不要这样姑姑已经走了,你不要让她走的不放心,就听医生的吧”

    “我要接我妈回家我要接她回海城”宋瑾之喊道。

    “回海城,我们回海城”宋母也是喊道,宋仲川拿着手帕来擦拭眼泪,“办理好手续,我们尽快回海城去。”

    周苏赫上前,他将宋瑾之拉起,“瑾之,让君姨去吧。”

    宋瑾之的眼泪簌簌落下,他的眼睛都哭红了,只见君姨被盖上了白布,护士推着而出,他也是一路跟随而出,众人也都是紧跟着。等到了医院的太平间,被推了进去,他们则是被拦在了外边。

    “手续办理好之后,宋女士在医院停放两三天,之后由家属送往殡仪馆”方扬说着,宋瑾之道,“我妈妈她要回家现在就要回家”

    “我们会自己安排送回家。”宋连衡立刻道。

    这当然也是听从于逝者家属的,所以方扬也没有异议,所以最后确认明天取回遗体。

    一行人停步于太平间外边,方扬道,“请各位都先回去吧,有任何情况,医院会再联系你们。”

    “我不走”宋瑾之犟上了,“我要在这里陪我妈我不走”

    宋瑾之父亲早逝,唯有母亲一人为至亲,如今母亲去世,他整个人空落落的,固执的怎么也不肯听劝,宋仲川道,“连衡,你留下来陪着你弟弟。”

    宋连衡点头,宋向晚道,“爸,我也想在这里陪着小弟。”

    宋仲川也是点了头,他看向了另外两人,那是宋七月和莫征衍,还沉浸在这噩耗里,却是又想起二妹临终时的遗言,“七月,你走吧你们走吧”

    “走啊你们给我走啊”宋瑾之怒气不减,他朝着他们愤怒喝着。

    “瑾之,不要这样”宋向晚在后方喊,“你不要吵到姑姑”

    周苏赫则是一下上前拉住了他,宋瑾之朝着宋七月喝道,“你给我走”

    “先送七月回去吧。”宋连衡也是道。

    宋七月一直站在那里,她像是不受欢迎的人,他们都在让她走,可她又要走去哪里。仿佛此刻要是离去,就再也不能,再也不能拥有。可是那晃动的人影,那些声音都是这么的噪乱,让她的身体一定,忽然天旋地转

    宋七月眼睛一闭,她承认不住,昏沉了过去

    “七月”莫征衍一下扶住她,将她打横抱起。

    周苏赫愕然以对,方扬迅速上前查看,急忙说道,“她是太累了,身体负荷不了,快送她回去”

    宋七月就这么昏了过去,被莫征衍送回了莫家老宅。

    昏睡的夜里面,宋七月反复的做着同一个梦,不断不断的梦着。梦里面回到了儿时,是君姨牵着自己的手,带着她去散步,他们走着走着,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铁道边,她摘了一朵路边的小黄花。

    那朵小黄花太过美丽,所以她想要送给君姨,可是一转身,却发现身后原本一直伴随着她的君姨,早就不见了。

    就像是母亲,和母亲一样,她们都不见了

    她一直跑一直喊,但是仍旧还是被丢下了。

    “啊”从梦魇醒来,宋七月一下翻身而起,被吓到了,她整个人喘着气,不断的喘气

    “怎么了做恶梦了”莫征衍来到她身边,他立刻询问。

    宋七月还回不了神,只是一切凌乱着,却是发现外边的天色亮着,“几点了”

    “你已经睡了一天了。”莫征衍道,“七月,饿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君姨呢”宋七月的声音沙哑,更是带着朦胧。

    “她还在医院里。”

    宋七月听闻君姨还没有返回海城去,立刻的,她掀开了被子,“我要过去”

    又是匆忙的,宋七月起来后匆匆来到了港城医院里。

    此时,君姨的遗体已经被推了出来,宋连衡调来了黑色的商务殡仪车,常温于零下八度,君姨由宋瑾之、宋连衡、周苏赫和范海洋四人抬着上了车,江森开了车门。

    眼看着君姨上了车,众人也要上车而去,就在此时宋七月赶到了

    她一到来,本要上车的众人停步。

    “你们要回家了吗。”宋七月问道,她又是说,“我和你们一起回去,送君姨回家。”

    “不用了不用你送”宋瑾之一夜未眠,通红的眼睛又红又肿,是哭过也还痛恨着,他一瞧见宋七月立刻喝道。

    “瑾之”

    “你不要喊我”宋瑾之打断了她,他已经完全听不进去,赤红了眼睛道,“不用你送我会送妈妈回家”

    众人也是一一上车离去,宋七月看着他们,却是百感交集,她上前去,也想要上车去,可是宋瑾之拉开了她,他已经关上了门。

    “我的妈妈,我自己会送”宋瑾之道。

    “她也是我大姨”

    “已经不再是了你已经不是我们宋家的孩子了”

    这一句话脱口而出,宋七月定在那里,没了动作。最后唯有宋瑾之赤红的眼睛,她的手还固执的扒着那车门,宋瑾之将她的手拉开,径自上了车去。

    众人都是上了车,周苏赫的步伐一缓,他看向她,宋向晚呼喊,“苏赫”

    她拉着周苏赫,他也是上了车,透过那车窗瞧向她。

    车子隐隐发动,宋七月只能看着他们离去,她身上的披巾掉落在地都尚不自知。莫征衍上前,将那披巾捡起,披在了她的身上。

    宋七月伫立在风中,这多么像是梦中的情景,他们都走了,唯有她在。

    可是谁的手,却在这个时候握住了她。

    他紧握住她的手,那力道都让她感到一痛

    就在君姨的遗体被运送回海城后,莫征衍这边收到了消息,将会在这个周末下葬宋家墓园。

    “我已经定好了机票,周末我们一起去,你不是说要做饭给君姨吃”莫征衍问道。

    也就在出发前往海城的前一天的夜里,宋七月去超市买了许多菜来,她让佣人们都离开了厨房,她亲自下厨做菜。没有人知道她是在做什么,赵管家很是惊奇,前来询问,“少爷,少夫人进了厨房,把我们都赶出来了。”

    莫征衍低声道,“让她去吧。”

    一晚上在厨房里,不过是一份便当,宋七月却是反复的做,做的不好,做的不够,做的不漂亮,味道不够,她反反复复的继续,直到天亮,才做好了便当。

    当她将便当用布巾包好,莫征衍推开了厨房的门,他已经抱了孩子,带着许阿姨等候。

    今日,他们要一起出发前往海城。

    抵达海城后,他们一行驱车前往宋家墓园。宋家在海城也是富甲一方,但是下葬一事却是很是低调,至亲在场,看着君姨下葬。今日,君姨的遗体已经火化了。

    那墓园的山丘上,墓碑一座座错落着,这里都是宋家人,宋七月看着这座墓园,这里还有她的外公,和她没有见过面的外婆,还有她的母亲。

    六月里,天气已经是热了,今日的风却是有些大。

    宋七月朝山上而去,她捧着做好的便当往前方走去。

    莫征衍让许阿姨在山脚停下,自己则是抱了阳阳,一起往墓园而行。

    前方处宾客们还在,但是并不多,而宋家人都在。一身的黑衣在此,全都凝望着君姨的墓碑,宋瑾之弯腰跪拜,将骨灰盒送入墓里,守墓人就要封墓。

    “等一等”宋七月到来喊了一声。

    众人扭头一瞧,是宋七月出现,她的身旁是莫征衍抱着孩子,大人着黑衣,孩子身着暗色的毛衣。

    宋七月走上去,她停步道,“让我叩拜君姨,让我送君姨最后一程。”

    宋七月就要上前,但是宋瑾之拦在了她面前,“你已经不是宋家的孩子了”

    “还有你”宋瑾之望向了莫征衍,朝他喝问,“妈妈她最后联系的就是你你给我走”

    “瑾之,车祸是意外。”宋连衡道。

    这些日子以来,宋瑾之已经听了太多有关于车祸的解释,但是一瞧见他们,他整个人又是冷厉起来,“如果不是他们,如果不是去了港城,怎么会发生车祸如果不是他们,妈妈又怎么会在最后的时候,说她不是宋家的女儿”

    “如果不是他们,我怎么会连妈妈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那是心里的结,再也无法解开一般,宋瑾之的痛恨无法消散

    “我问你们,你们到底跟我妈说了什么”宋瑾之喝问着,但是那结果却是无果。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君姨会来”宋七月回道。

    “那么他呢他也不知道吗他才是罪魁祸首”宋瑾之矛头一指怒目瞪向莫征衍。

    “现在你们要来祭拜我妈,我不会同意绝对不会同意”宋瑾之坚决喝着,“你也不是宋家的孩子了,她不是你的大姨你没有资格来祭拜我妈大舅他们都在这里,都能作证”

    风吹过耳边,宋七月眼睛红了,她看向他们,他们是她的亲人,却不站在她的身边,她一一去喊。

    她盲目的去呼喊这些人,可是没有人回应,最后她望向了宋瑾之,“小弟,你不要我这个姐姐了吗。”

    这一声小弟,让宋瑾之牙关一酸,年幼时光那么多,那些相处的画面还历历在目,是她替他出头,是她陪伴他玩耍,是他们姐弟并肩嬉笑,是吵吵闹闹间一起长大,宋瑾之当下道,“好那么现在,宋家和莫家让你选回来宋家,不再和莫家有联系妈妈去世前就让你选我再让你选一次”

    “小弟”宋七月看着宋瑾之,她的身后是莫征衍和孩子,她的泪水凝起,却是不能回答,“瑾之,你不要逼我”

    “行了你已经做了选择就像我妈说的,你早不是宋家的孩子了”宋瑾之朝她道。

    “瑾之”宋七月伸出手想要去握住他,但是宋瑾之一扬手挥开,是她做了一晚的便当,就这样被挥落而下。

    只见那便当盒落在地上,饭菜撒了一地,宋七月不知道怎么很难过,她是这么的难过。

    君姨,我做给君姨吃的饭,洒了,没了。

    她的泪水落了下来,落在了地上,她的上方盘旋起那喝声来,“不是我们不要你,不是我不要你这个姐姐是你不要我们,不要我这个弟弟”

    “以后,我没有你这个姐姐了”

    全都收不拢了,她用手将那些饭菜拢进便当盒子里,可是发现早已经脏了,再也不能吃了。

    宋七月跪倒在地上,她一抬头,看见君姨的墓已经封上,是她的照片在墓碑上,却是模糊不清。

    “你们走给我走啊”在喝声里面,莫征衍上前,他一把拉起了宋七月在众人目光里,他带着往来时的路离去。

    墓园里的小黄花,却是开的如此灿烂,不知在为谁而盛放。

    次日,宋家送来了律师函:宋家和宋七月脱离关系。

    港城老宅的卧室里,宋七月看着这份书函,她的手握着文件。

    映入眼帘的文字,让她突然心伤难挡,一下将书函撕毁

    一片一片的碎片,却是不能抵消心中的伤痛,她跌坐在地,在那碎片里还是看见了那一行字当事人,宋仲川先生,代表宋氏家族全体,现在宣布和宋七月小姐断绝亲属关系,即日起,宋七月小姐再也不是宋家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