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87章:别让我担心

第487章:别让我担心

 热门推荐:
    而在同时,就在律师函送抵莫家老宅的时候,海城最大的报刊,海城新报报道了一则惊人消息

    报刊第一期封面上。买下了头版报道,登报了一则个人讯息。

    本人,宋仲川,代表宋氏家族全体,现在宣布和宋七月小姐断绝亲属关系,即日起,宋七月小姐再也不是宋家的女儿

    这一则不过是个人家族的报道,却是引发了轩澜大波来。

    这是一则脱离亲属关系的新闻,但由于事关当事人宋氏家族,所以在海城引发了一系列的揣测。

    一时间,宋家等人都被媒体追踪采访。

    只是对于此事,宋家一行全都缄默不语。

    宋氏汇誊集团总经理宋连衡,作为董事长宋仲川的长子,更是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

    面对镜头,宋连衡也是只字不语,最多不过是用一句话“抱歉不方便告知。这只是家庭的一些琐事”而打发了媒体。

    至于这位宋七月小姐究竟是谁,因为媒体对宋家家族亲系家属也不详知,所以也无从考证。

    只是听闻,这位宋小姐,她真实的身份是宋家千金的女儿。

    而对于这其中纠葛到底是为何,也是不知究竟,一时间众说纷纭。

    宋家别墅外,近日更是聚集了许多记者,想要打听消息。

    眼见宋家的车辆从远处驶来,别墅大门由园人缓缓开启,趁着这空隙。记者们蜂拥而上。

    “宋董事长,请您说几句好吗为什么要和您的外甥女脱离关系她是犯了什么错吗这其中是什么原因”那些记者敲着车窗不断的询问着。车内的宋家人没有应声。共丸阵巴。

    车子就这么进了别墅。

    宋向晚陪着宋母归来,两人因为记者的打扰也是烦闷。宋母怒道,“这些记者真是的,别人家的私事,有什么好报道的”

    “记者就是这个样子,没事找事,有事就能越描越大。”宋向晚回了句,“妈,你别气了。”

    宋母也是来不及生气,她进了别墅里,立刻问道,“冯叔,瑾之他们还在楼上”

    “是,夫人,苏赫少爷陪着瑾之少爷。”冯管家回道。

    自从君姨去世,这几天宋瑾之吃不下睡不好,没几天下来。人已经瘦了一圈。哪里也不想去,什么也不想做,看着真是让人心疼,宋母道,“有苏赫陪着,瑾之应该会好一些。”

    宋向晚点了个头,母女两人上楼去,宋母去看望宋仲川,宋向晚则是来到了宋瑾之的房间里。

    那房间里,两人随意坐在地毯上,手里各自拿了一本书,其实也没有真要看书,只不过用来打发时间而已。宋瑾之俊秀的脸上,没有了往日的身材,母亲的突然过世,对他的打击显然很大。

    周苏赫翻看着书籍,他忽然低声说,“瑾之,这一次是意外,人总是要向前看。”

    “是意外那又怎么样如果妈妈不是去了港城就不会发生意外如果不是七月姐”差点就脱口而出,那声称呼让宋瑾之咬牙一止,他的手握紧成拳,“如果不是他们,妈妈就不会出事”

    那仿佛是根深蒂固的断定,在这个时候已经无法更改,那好似要找一个媒介,来证明一场事故的罪魁祸首其实另有其人,仿佛这样就能心安一般,这样的固执,真是让人痛心,却也让人莫可奈何。

    沉默中,周苏赫低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明白。”

    “我当然明白,就是这样”宋瑾之回了句。

    此时,宋向晚来敲门,她推门而入,微笑着开口,“瑾之,苏赫,你们在看书呢”

    眼看着宋瑾之如此萎靡不振,宋家人想着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一个人如果没有了目标,没有了方向,那么恐怕会继续潦倒下去。为此,夜里边宋仲川将宋连衡唤进了书房里,“我看你还是让瑾之去工作吧,有事情做,他就不会胡思乱想了。”

    宋连衡应了。

    眼下君姨过世的确让人痛心难过,但是生活却还在继续,不能因此而就一蹶不起,所以在之后,宋连衡将宋向晚和宋瑾之一起召集到了汇誊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里边,宋连衡对着宋瑾之道,“瑾之,墨西哥那里的项目还没有完,虽然有人在那里接管,但是你不在,我总是不放心,你回去继续盯着。”

    宋瑾之原本也是空荡荡的,每天起床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有事情做也是好的,“好。”

    “向晚,你也继续手上的项目,只有范经理在港城,总归是不行。”宋连衡又道。

    宋向晚颌首,也是应了,“好。”

    “向晚姐现在还要回港城去合作莫氏的那个项目吗”一提起港城,宋瑾之像是被勒住了喉咙一般,他沉声喝问。

    “汇誊这次是和康氏合作,只是康氏又和莫氏合作。”宋连衡道。

    “有什么区别,都是合作到最后还是和莫氏牵扯不清”宋瑾之皱眉道。

    “做任何事情,都不能感情用事,更不能半途而废。以前姑姑在的时候,就经常告诉我们,不能做了一半就放弃,你难道忘记了”宋连衡反问。

    宋瑾之回想起母亲来,他一下没了声。

    宋向晚道,“我会继续回港城完成这个项目。”

    “这就好。”宋连衡点头,“我会为你们定最快的航班,你们尽快回各自的岗位。”

    宋连衡的速度果然很快,都是明天一早的飞机启程,仿佛早就料到他们会答应,所以也是一早就定好了。宋家刚刚办了白事,这边宋瑾之和宋向晚又要走,家里边更是会清静了,宋母很是不舍得。

    晚上为宋向晚整理行李,宋母眼眶红了,叮咛着她过去了要注意要小心。

    宋向晚拥抱住母亲,“妈,姑姑不在了,你要是闷了,就找人陪陪你。还有,以后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能像姑姑一样了。”

    “哎,我知道。”宋母擦去眼泪,她握住她的手又是道,“本来还想着你要快些和苏赫把喜事办一办,但是你姑姑她去了,最近也是不能了。”

    家里有人过世,不能立刻办喜事,这是规矩,宋向晚道,“我和苏赫不急的姑姑刚走,我们也没这个心情。”

    “等年底吧,或者过完年再看。”宋母叹息道。

    这一夜,周苏赫有到来宋家,陪伴宋瑾之最后一晚。宋连衡也没有再赶赴应酬,提早回了家,一家人用餐。晚餐完,宋母也是为宋瑾之打点行李,询问他哪些需要哪些不需要。原本这些事情,都是君姨打理的,现在舅母来为他操办,宋瑾之赶紧跟着她去。

    宋父则是邀他们一起下盘棋,三个小辈就陪伴着,只是才下了一局,宋仲川就累了,只说要去休息,于是便留下了他们。

    “爸,我扶你回房间。”宋向晚说着,扶起了宋父。

    “向晚,上次有朋友送了新茶,你顺道沏壶茶过来。”宋连衡吩咐了一声。

    偏厅里边,宋连衡和周苏赫还坐着,两人闲来无事,便接着下棋。只是这棋局,却是谁都下的没心思,很是涣散。

    “明天向晚回港城,你呢。”宋连衡问道。

    “我陪她过去。”周苏赫回道。

    落下一子,宋连衡又道,“最近公司不忙了不用立刻回去”

    “送她回港城,我再走。”周苏赫也是下子,他的手抬起,“这几天宋叔叔宋阿姨出门,还是要找人陪着,不然人多,碰着了就不好了。”

    这话里指的当然是最近公开登报一事,宋连衡道,“放心,当然会有人陪着。”

    周苏赫坐在那里,只见对面的子又落下,他定睛道,“这一次,有必要真的登报断绝关系”

    “这是姑姑最后的遗愿,我们也是遵守她的心意。”宋连衡道,实则这件事情,宋连衡也是和父亲商议过的,只因是君姨的遗言,宋父也是照办了。

    周苏赫依旧没有下子,他的视线沉眸瞧着,忽而一抬眸,那目光幽幽,直视着他,“君姨为什么最后会这么说,宋大哥,这背后的原因,你不知道”

    宋连衡坐在对面,他沉静看着他,“我要是知道,为什么不说”

    次日,一行人赶去机场,宋瑾之前往墨西哥,而宋向晚和周苏赫则是前往港城。机场分别,宋连衡相送他们。

    飞抵港城,不需要多长时间,周苏赫送宋向晚去了她办公的工作室。

    工作室正是忙碌着,范海洋正召集了人在开会,一进去过一个转角就看到了透明的玻璃间里一行人的身影。随即,范海洋也看见了他们,立刻出来,“你们回来了”

    范海洋也有出席君姨的葬礼,只是这之后就立刻返回了港城。

    “送她过来。”周苏赫回道。

    宋向晚扭头问道,“苏赫,你什么时候走”

    “现在就要去机场。”

    “这么快”她还以为,至少还会留两天。

    “送你到这里,有范海洋在,我也放心。”周苏赫微笑,宋向晚也是没了办法,“那你路上小心。”

    “范海洋,还要你多多照顾了。”周苏赫叮咛一声,范海洋应允。

    “不用送我了,我走了。”周苏赫开口一句,带了江森转身而去。

    宋向晚注视着他离去的背影,欲言又止,却也是不能够。

    “他就这么走了,也不留下来陪你两天”耳畔范海洋问道。

    “这次过来,是因为君姨出事,他还要回去忙的,而且我本来就是来工作的。”

    “那还这么麻烦,特意送你过来,一个来回多费事。”

    宋向晚不禁辩驳,“不把我送到这里,他不放心。”

    “是啊,他不来港城一趟,很不放心。”范海洋却是幽幽一句,让宋向晚一怔,隐隐之中好似明白了什么,“范海洋,你什么意思你是在说苏赫送我回来,其实是想去看宋七月吗”

    “我没这么说,是你自己这么想。”范海洋已经转身回玻璃间,“来开会吧。”

    大厦楼下,周苏赫坐上了车,他看着前方,江森问道,“苏赫少爷,航班的时间还早,现在就要去机场吗。”

    周苏赫默然中动了动唇,“去莫氏。”

    莫氏大厦,市场部办公室里,那办公桌上是一堆的文件,女人埋首于其中,推门一瞧,这场景真是让人皱眉,邵飞道,“一个上午了,你也该休息一下吧我给你热的牛奶,你怎么一口也没有喝都好几趟了,你这是自虐还是在虐我”

    邵飞已经知道君姨去世的消息,这两天宋七月也是请假没有来公司,再是一到,文件就堆积了,她整个人都投身进去,像是超人一样,这让他看不下去。

    “放着,我一会儿会喝。”宋七月也是烦闷,“你就不要热了,我想喝的时候自己会热。”

    一个人要是犟起来,那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邵飞没辙了,转身离开回到秘书室他拿起话机来,一通内线直拨总经办。

    办公室里,宋七月还在看文件,那些英文凌乱的进入眼底,她凝眸,连眉头都是凝着,迅速的过目在看。不知是心烦意乱,还是太过专注,所以有人进来,她也未曾发觉。

    突然,手里的文件被人一下夺走,宋七月当下一愣,一杯温牛奶放到她面前,硬生生出现。

    “飞儿,我都说了我一会儿喝,我现在不想”宋七月脱口而出,她刹那抬头,却是对上了来人,那声音没了。

    一双深幽的眼眸注视着自己,莫征衍开口道,“适当的休息是必要的,劳逸需要结合,而且早上你就没吃什么东西,这样的体力来工作,只会事半功倍,喝了这杯牛奶。”

    “我现在不渴,不想喝。”她皱眉道。

    他却伸出手来,轻抚住她的脸庞,手指触摸过她的唇,“都干起皮了,还不渴”

    “那就先放着,我看完这份文件。”宋七月挥开他的手,将牛奶放到一边去。

    谁知道,他却是一下子拿起那杯子,自己喝了一口牛奶,而后按住她的肩头,一俯身低头吻住了她,那口中的牛奶就渡进了她的口中,是淡淡的甜味,温热的,一下划过了喉咙,一阵暖流进了身体,却也是让一颗心起了涟漪,有了毛毛的绒边来。

    “你要是自己不喝,那我就只能喂你喝。”他说道。

    “你就不能不来吵我吗我现在就想好好工作,难道不行吗”那烦闷积压累积,宋七月喝道。

    “我可以不吵你,你也可以好好工作,把牛奶喝了,别让我担心。”他凝望着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