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88章:不让她回头

第488章:不让她回头

 热门推荐:
    说着什么别让他担心,他还会担心她他又为什么要担心她宋七月混乱的思绪里,一切都交错着,她一下抿唇道。“你不用担心我,我也不需要你担心有这么多时间,你不如去担心她”

    莫征衍看着她,他的手撑在她的椅子上,直直看着她,“你和她对我而言不一样,我更担心你。”

    “有什么不一样”她问道。

    “你是我的妻子,她不是。”他说的这样坦然直接。

    这样的身份,什么妻子,却不过就像是一个名义上的,宋七月道,“你忘了说了,她现在还是病人,我是健康的人。放心,我不会给你找麻烦,不会再犯病了。”

    宋七月说着。从他手边拿起杯子来,一杯热牛奶她一口气喝了半杯,“味道不错,不过一下子也喝不完,放着吧,我慢慢喝。”

    “现在我还要继续工作,莫总,你可以给我一点个人空间吗”宋七月问道。

    莫征衍却没有立刻走,宋七月就这么和他僵持着,在注视里,他又是道。“我担心你,不是怕你给我找麻烦。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着你。”

    是他突然的话语。又是毫无征兆的进了心底,然而那颗心,却因为有了保护的堡垒,所以才能进行抵挡,只是那鹅毛虽轻,飘落在湖心,不会再沉落,却还是让心湖泛起了涟漪来。

    他定睛注视着,这才说道,“你继续忙,中午一起吃饭。”

    走出办公室,莫征衍经过了秘书室,邵飞在里面,他推门而入,这让邵飞抬眸,“莫总。有什么事要吩咐吗”

    “她最近情绪不大好,有什么情况立刻向我汇报,这是我的手机号码。”莫征衍已经拿起了笔和便条纸,将号码写在了那便条纸上。

    邵飞瞧了一眼,“我是秘书,可不是私人助理。”

    “你要是做不到,那我只能指派别人过来当她的助理。”莫征衍的态度却是坚决,他凝眸道,“只是现在,别人过来恐怕不行,只有你了。”

    邵飞听闻,他也是一凛,哪里会不知道此刻的情形。

    就在这几天,有关于海城的消息,邵飞也听闻了一些,只因为“宋七月”这三个字,所以公司里还流传了一阵,甚至有人开玩笑和宋经理的名字一样,不是没有人狐疑,揣测着也许宋经理就是那报道上的宋家千金,但是一想又不可能。再加上,很是迅速的,上面恐怕是镇压过了,所以公司里严谨讨论宋氏汇誊。只因为是合作方,所以不许再议论。

    这个理由倒也是合理,这阵旋风才刮了过去,就这么给灭了。

    “邵飞,就当是我欠你一个人情吧。”莫征衍见他不应,他又是道。

    莫家大少欠他一个人情邵飞道,“莫总这是在拜托我”

    “不错,就是拜托你。”他应声。

    邵飞的眉宇拧着,忽然释然展开,“这笔人情债,我就记下了。”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邵飞终于接过那便条纸,手指轻点住。

    “中午我会陪她一起吃饭,不用订饭了。”莫征衍吩咐了一声。

    莫征衍往顶层而去,当他回到总经办,齐简上前一步跟进,“莫总,今天早上,汇誊的宋主管已经抵达港城回了办事处继续就职。”

    “她一个人回来的”莫征衍问道。

    “有人送宋主管回来的,是周氏的周三公子。”齐简汇报着,他低声道,“在送了宋主管回来后,这位周三少没有立刻离开。”

    听闻此话,莫征衍心底好似有了思绪,他走向那落地窗,低头眺望街景,一切都是那么渺小,小到辩驳不清那方位,“他在莫氏附近。”

    莫氏大厦外不远处,那转角一辆车子停在路边,已经停了很久。

    车子里,江森道,“苏赫少爷,根据这些日子的调查,打听到一些消息。”

    “博纳的总经理李承逸,他的太太程青宁小姐,曾经是莫家大少的初恋情人。后来程小姐一度病倒,开始是由李总照顾,后来莫总接手照顾。七月小姐还从国外请来了kent医生,为程小姐治疗。博纳和莫氏合作成功后,程小姐康复继续接管博纳项目,现在居住在莫公馆。”江森一一回道,那查探到的消息大致是如此,而至于详细情况,却也是不明。

    周苏赫坐在后车座,他沉静而无声。唯有指尖的烟,静静燃着,“初恋情人”

    “是。”

    “她去请的医生”

    “是。”

    “住在莫家公馆”

    “是。”

    这三个问题,从周苏赫的口中念出,但是已经在刹那之中好似了解了一些什么,却也是愕然。

    江森看着周苏赫的神情,唤了一声,“苏赫少爷”

    良久,周苏赫道,“她竟然会肯。”

    在周苏赫所有的记忆里,不肯屈服不肯妥协不肯相让,在绝大多数的时候里都顽强放纵任性的宋七月,她竟然会肯。

    “变了。”周苏赫幽幽两个字。

    时光太过仓惶,也太过让人无从适应,可他才明白,人都是会变的。

    周苏赫指尖的烟,被他悄然紧捏。

    中午到了用餐的时间,宋七月看完文件,一看时间快十二点了,她吩咐道,“飞儿,订餐吧,随便吃什么。”

    “莫总说了,中午会和你一起用餐。”邵飞道,“所以我没有订。”

    宋七月正是诧异,莫征衍却是已经到了,他再次到来,甚至还带了秘书钱珏,一副要谈论公事的模样,“一起吃饭,顺便谈谈项目的事情,邵秘书,你也一起。”

    邵飞应了声,宋七月没辙,也是答应了。

    实则也没有走远,就在附近的餐厅,四人前行,过马路的时候,看着那车来车往,却是又想起了君姨来,她有些急了,步伐也迈的大,他的手轻轻扶住了她,拉住她不让她如此快步,“看车。”

    “宋经理,路上车那么多,小心点。”邵飞提醒,钱珏也是一样。

    宋七月一怔,步伐一停。

    而在远处的转角,那车里的人,齐简喊道,“出来了”

    周苏赫望过去,他也瞧见了,是他们一行。更是瞧见了,男人扶住了她,她背对着自己,所以看不见表情,但是最后,他的手拉着她,过了马路。

    终于,看见了她的侧脸,好似无恙,却又没有多少情绪。证明,她并不开心,这让他一凝。

    却是在同时,有人迎面而来,那是一个男人。

    “是莫总身边的特助齐简”江森喊道。

    齐简越走越近,等到接近的时候,他敲了敲车窗。

    车窗徐徐降下一道,齐简看着车里的周苏赫道,“周少,莫总听说您到了这里,所以特意让我过来告诉您,要是有空,请上去坐坐。莫总现在陪夫人去用餐了,一会儿就会回来。”

    午后,宋七月约了龙源一行,因为和龙源达成合作,所以龙源也在此期间于港城设置了办事处。

    这一方,宋七月带着邵飞以及项目主管前往。而莫征衍和钱珏,他们则也有事情要做,所以先回莫氏去,在餐厅门口分别,车子已经派了过来,两人上了车就走。

    莫征衍一行则是往莫氏回走,走近莫氏,发现那辆车已经开近,就停在路口,仿佛是在等待谁。

    莫征衍走近,齐简过来了,而车子里江森也是下来,为周苏赫开车门。

    周苏赫一下车,两个男人经过上次雪山一别,终于再次见面。

    那一夜寒天雪地,现在却是炙热的温度隐隐而来,莫征衍以眼神示意,齐简和钱珏先行而去,他往前方走去。周苏赫也是走近一些,两人碰了面。

    “周副总,不,现在该改口叫周总了。”莫征衍微笑道。

    “客气了。”周苏赫前往柳城创立了公司,现在的他,早不是在周氏信宜的副总。

    “怎么不上去坐坐”

    “还要赶飞机,今天是来不及了。”

    “既然是要赶飞机,那还是算准了时间尽快去机场,省的迟到。”

    “只是有些话还没有来得及说。”

    “哦那是什么话,又要对谁说”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之间,那气氛僵持着,在对峙中,互不相让,一如过往,周苏赫忽而道,“有些事情不要做的太过分了,是个男人,就不要朝秦暮楚,现在这个世界,三妻四妾的现象是还存在,不过我只是没想到,莫总也会这么博爱。”

    这番话挑的够明白,莫征衍一笑,“博不博爱,全都由周总说了算,不过自己的事情,旁人还是少管了。毕竟现在,对于她而言,周总可是什么都不是了。”

    若是从前,他们还是初恋互相的爱慕者,可是经过这种种以后,当真什么都不是了。更何况,现在她又被宋家断了关系。

    “她对我而言,的确什么都不是,我只是看不惯这样的作风,也真是想笑,她这眼光还真是糟糕,要么看走眼,要么就是遇人不淑。”周苏赫有些自嘲着,却也是看着他。

    “见不见她,我都无所谓,我只是想起,以前做游戏的时候,让她选左还是选右,她说她选前,要往前走,现在我等着看,她选的前,是不是正确的。”周苏赫深沉的眼眸,注视着的时候是凝重的,若说前一秒还轻飘的说着话,但是下一秒却是认真的眸光,“希望她没有选错。”

    “她不会选错,当然会向前。”莫征衍开口,迎上他回击,又是幽幽一句,“我也不会让她回头。”

    前一句话周苏赫是听清楚了,后一句话却是太轻,路边驶过一辆车鸣了喇叭,直接盖了过去,依稀好似听到了一些,却是不甚明白。

    末了,莫征衍笑道,“既然周总没时间上去,那就下次吧。今天多谢周总过来,不送了。”

    语毕,莫征衍微笑走向莫氏。

    齐简和钱珏都在大厦大厅里等候,周苏赫看着他们消失于大厅里,他也是一凝,而后上了车去。共司上才。

    江森也是上车,“苏赫少爷,还要等吗。”

    “不用了。”周苏赫回道,“去机场。”

    “可是您不想和七月小姐聊两句吗。”江森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他又怎会不知眼下情况里他的忧虑。

    周苏赫却道,“本来也没想着要来找她聊,只是顺道路过。”

    车子行驶,徐徐前往了机场。

    龙源处,宋七月和柳秘书见了面,柳秘书交待了史蒂文先生的原话,而且还指派了一位负责人,美籍华人留守在港城,接管接下来的一切。商谈很是顺利,在结束后,宋七月又是赶赴康氏。

    康氏这里,康子文正和汇誊一行在开会。

    宋七月赶到的时候,前一场结束不久,后边也是等着她到来继续商议。

    宋七月走进会议室,众人都端坐着,她看见了康子文,当然也看见了范海洋还有宋向晚。再见宋向晚,宋七月却是当真不知道要用何种的心情。宋向晚看着她的时候,却是没有说什么。

    公事还是要公办,一切都是照旧,会议期间,谈起了博纳,程青宁负责的团队,已经前往美国,和史蒂文公司总部接洽,所以这两天都不在国内。系统的项目后续跟踪,进度加快,一切都汇聚着,却也是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有一点,却是不对劲,比起之前来,今日的会议气氛更是凝重。

    也许是因为这两人的关系。

    会议过后,康子文提议,“今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我做东。还去之前那家,你们两姐妹说味道不错的那家。”

    “今天就不去了,康经理,我想回去休息,你们去吧。”范海洋是没有意见,但是宋向晚拒绝了。

    “宋向晚,你不去,那我们这里,就只剩下你姐姐一个女的。”康子文又是喊道。

    宋向晚道,“康经理,实在不行,你就请别人吧,秘书或者助理都行。宋经理,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

    “没事。”宋七月回了句。

    眼看着宋向晚不应允,这饭局也是凑不下去,范海洋也是推了,一行人也就这么散了。

    走出会议室,范海洋和宋向晚下楼去,“何必,她毕竟是你姐姐。”

    “现在已经不是了。”宋向晚回道。

    宋氏登报脱离关系一事,范海洋当然知晓,此时在海城闹的人尽皆知,只是这关系难道真是这么僵,范海洋沉眸道,“向晚,君姨会出事,你是不是还觉得是你姐姐他们的责任。”

    “警方都说了是意外,我知道不关他们的事情。”这一次宋向晚却是回答的很平静。

    “那么君姨为什么来港城,原因知道了吗。”

    “不知道。”宋向晚回道,“只是家里已经断绝了关系,你让我现在坐下来和她一起吃饭,我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去质问她,所以还是算了吧。”

    电梯叮一声响开了,宋向晚先行而出。

    范海洋眸底有着震惊,这一刻方觉她的背影不再那么倨傲顽固,他追上了她,“宋主管,那我请你吃饭”

    那会议室里,宋七月坐在那里收拾东西,邵飞跟着秘书去了资料室,她开口道,“康子文,下次你就不用再撮合了。”

    康子文的意思很是明显,工作之余还想拉近关系,他也是这个意思,却不料会这样的尴尬,“抱歉,七月。”

    “你和宋家,真的要闹那么僵吗。”康子文又是问道。

    宋七月勉强一笑,“事实就是这样了,没有办法改变。”

    “为什么变成这样。”康子文也是困惑无比,他不知道经过,也不好多去询问,然而心里边一方面担忧一方面也是想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变成这样。”宋七月念着这句话,她的笑容缓缓散开,对着他道,“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或许有些问题就是没有答案,或许有些事情就是在不明就里中演变为这样,可是宋七月这一次,真的完全一无所知。

    忙碌的一天,回到家里唯有看见阳阳,她才能暂时忘记所有,忘记了宋家,忘记了君姨。但是一静下来,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脑子里却满是君姨最后的话语。这几天莫征衍每天都回来的很早,宋七月想着原因,大概是程青宁现在不在国内。

    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有时候只是好端端看着他的脸,君姨的脸就会忽然一下子闪现,连带着那些话语也会出现。

    七月我现在问你一件事情你要回答我

    宋家和莫家你只能选一个你选哪一个

    是她奄奄一息时的话语,是她质问着她,非要她抉择,最后的时候,她下了决定:从今天以后宋家的事情和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再也没有

    每每一看着他,每每一想到君姨的话来,宋七月感觉脑子就像是被针了一样,疼的不行。

    “七月你怎么了”莫征衍望着她,见她眉头紧皱,眼睛也眯了起来,他上前询问。

    “莫征衍”宋七月喝了一声。

    “七月”莫征衍呼喊,丝毫不肯退离,只是将她拥紧,“哪里不舒服”

    “莫征衍你告诉我”宋七月抬起头来,她一下攥紧了他的衣服,那样的痛苦,“你到底有没有和君姨联系那一天出事,她到底对你说了什么你告诉我”

    “我没有和君姨联系,那一天是君姨约了我,但是我们没有见到面。”莫征衍回道,“经过就是这样。”

    这是一起意外车祸,警方没有调查过君姨来港城的原因,只就出事案发现场进行了调查,司机也是认罪,所以已经结案。可是君姨到来的原因,仍旧是一个谜,没有人知道。

    “只是这样吗”宋七月想起出事当天,宋向晚对着她喝问,又想起宋家人连番询问,又是想起最后瑾之的质问,那都是质疑,全部都是,她的手更是攥紧,“只是这样吗”

    莫征衍低下头来,他的眸子,沉静的不起波涛,“这就是真相,就是这样。”

    “怎么会只是这样君姨为什么会来为什么”宋七月质问着,却索要不到一个结果。

    “七月,你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他强行抱住她,将她拥在怀里一遍一遍说着,“没事了,都没事了,都已经过去了,我会陪着你。”

    又是睡下去,夜里边还是做着同一个梦,梦里的铁道那么绵长,一望过去,好似永远也望不到尽头。而那路边的小黄花,开的那么茂盛,那么的灿烂。

    她一个人在那条铁道上,一直走一直走,不知道要走向何处。

    如果说先前还没有回过神来,对于君姨的遗愿不愿接受,对于宋家的脱离关系感到无措,只能忘情于工作,可是现在,宋七月却像是被拧上了发条一样。那真相究竟是什么,她想要知道,想要明白。她联系了负责案件的王警官,询问王警官索要君姨当时手机的备份通讯记录。

    当要到那记录后,宋七月一一再是看过,号码第一通是莫征衍,之后是和宋家人联系的电话,大舅母的,瑾之的,向晚的,却是在那些号码里,还有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让宋七月凝眸,这个号码,是kent医生的

    为什么君姨的记录里会有kent医生的号码而且先后还有两次宋七月忽然想起之前宋向晚问自己索要号码,而她给了,她心中质疑着,找上了kent,“kent医生,你好,我是宋七月。”

    “宋小姐,你好。”

    “我想问一件事情,是这样的,之前我向您提过,我把你的号码给了我的妹妹宋向晚。现在我是想来问问您,和你联系的不是我妹妹,而是我的阿姨,是吗。”

    “是,那位宋女士联系过我。”

    “那么,她找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吗”宋七月握着手机,察觉出了他的迟疑,那恐怕是医生为了保护个人**,“kent,请你告诉我好吗,请求你”

    “这样吧,我们见了面再说。”kent终于道。

    港城一处公寓里,男人挂了电话,刚刚洗完澡,他又将衬衣从衣柜里取出。

    身后处,女人望着他道,“刚刚从国外回来,又要出去”

    他迅速的穿戴好,“你改天再来。”

    “kent”女人见他要走,她凝眸,“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时间已经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