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90章:撕毁的支票

第490章:撕毁的支票

 热门推荐:
    股份

    宋七月差点就忘记了,他们之间还有那一笔股份的牵扯

    此刻,宋七月望着他,回想起当时结婚时的情景。是她找上了他。对他说在民政局门口见,那是她一时冲动,恐怕所有的勇气都汇聚到那一刻,错过了当时。就不会再有,更是赌上了下半生的喜怒哀乐。

    是他们登记后,他陪同她回去宋家,是在那日家宴上,大哥宋连衡亲自宣布的话语,他以个人的名字注资汇誊,换来了这笔股份。

    之后他更是当着众人宣布: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我已经划到了七月的名下。

    其实什么股份,她根本就不在乎,那些所谓的一切种种。不过都是没有就没有罢了,可若是有了。因为他用了心,所以她感受到了。一直不想去认定,他们之间的婚姻是一场商业上的利弊衡量交换,也一直用心的对待着,可是怎么到了最后,最后的时候,还是去谈及这笔股份。

    仿佛,仿佛他们之间真的就是利益驱使

    现在饭局散了,人也是要散了。所以该是谁的还是要还给谁,一分也不少

    宋七月想要微笑,却是笑不出来,只是那唇角定格住的瞬间,那些光影里边,新婚起始的愉快片段还在脑海里定格而过,是他的誓言还历历在目,却都像是海市蜃楼,一切都是幻影都是泡沫

    沉默定格中,宋七月动了动唇,“好”

    “股份我会转到你的名下。”她全都交出来,说的洒脱,丝毫也不留恋。

    莫征衍弹去一截烟灰,抽了口烟,“我要取现,还有,当年多少钱买入,一分也不能少。”

    宋七月骤然凝眸,更是没有想到他不要股份,而是要现金,而且是这样的巨资,这无疑是问题的关键点,万分的棘手,可她却已经没有了退路,所以她又是应了,“好我会尽快解决”

    “在事情还没有解决前,我希望你继续住在这里,不给外界造成不必要的流言蜚语。”莫征衍又是道。

    宋七月点头应允了,“可以,我睡客房吧。”

    “不用了,主卧留给你。”

    “也行。”

    反正睡哪里都是一样,反正客房还是主卧全都没差别,书房里谈完此事,宋七月也无心在和他多说什么,她站起身来离去。

    那椅子里,莫征衍还坐在那里,他一直僵坐着。

    傍晚的余晖洒落而来,书房里昏茫着,空气都被染上了一层黄橙的光芒来。

    夜幕又即将来临。

    宋七月仔细想了想,这应该算是和平分手,所以这么安静。眼下,为了让这一场分手彻底告终,她联系了费律师。

    费律师是她平时有些接触的一位律师,并不在莫氏任职,趁着午休,宋七月开车前往费律师的个人事务所。

    宋七月将来意说明了。

    费律师听闻后,他回道,“宋小姐,您的意思我已经了解了,其实按照汇誊的升值空间,您现在将股份套现,并不可取,您还要继续吗”

    “没关系,我已经决定了,费律师,劳烦你了。”宋七月微笑说道。

    “那么我会在接下来发送律师函,接下来有任何情况我都会通知您。”费律师回道。

    宋七月很是平静,“一切事情就交给费律师了。”

    费律师这边的速度也是很快,律师行先后发了传真以及律师函到宋氏汇誊,为了确认其有确实收到。

    立刻的,海城宋氏总经办收到了传真内容。

    “宋总,港城一家律师行发来了传真。”金秘书走到宋连衡身边,将传真送上。

    “港城律师行”宋连衡有一丝困惑,他抬起头来。接过那传真一瞧,律师代表了委托人宋七月小姐,前来就汇誊百分之十股份一事发来传真,告知件函已经派往贵司,请贵司尽快核实查询。

    “律师函呢”宋连衡又是问道。

    “宋总,还没有收到”金秘书也是一下迟疑。

    却就在此时,件函送达了,几乎是算准了时间,才会有这样的效率,是宋氏大厅接待处的公关接了信件,立刻送达上来。

    宋连衡一瞧,果然是这家律师行派过来的件,“你先出去吧。”

    金秘书退了出去,宋连衡则是将件函打开来瞧,相比起传真的不曾严明,而这份书函里却是明明白白写的清楚。只是那内容,也让宋连衡一下皱眉,眼底掠过了那一行字委托人宋七月小姐,就宋氏汇誊企业所持百分之十股份,予以转卖。现宋小姐名下所持有百分之十皆是汇誊非流通股,愿转卖于宋氏集团董事会,期限为一周,若是宋氏不愿买入,那么当事人宋小姐则将自行处理。

    这一书函来的突然,宋连衡也仿佛是在意料之外。

    “宋小姐,汇誊总经理的律师已经联系我了,对方律师提出宋先生要当面会谈。”费律师道。

    宋七月现在哪里有时间脱身,更何况,她也无法再回海城去,从前是不想,现在是没有了勇气再回去,“告诉对方律师,我最近很忙,恐怕不能够当面会谈,当然,如果宋先生愿意来港城,那么我想我可以和他见面。”

    这边一来一往的谈判进行着,最终宋连衡这方的律师再次提出新的提议,“宋小姐,对方律师提出视频会谈。”

    宋七月想了下,“可以,就今天中午,我有空。”

    费律师很快和宋氏汇誊达成了共识,一场视频会谈即于中午进行。

    宋七月再次来到了事务所,在会议室里边,费律师让助理准备好了笔记本,茶水都奉上了,眼看着时间一到,这方联通了汇誊方。

    宋七月在一旁坐着,她看见费律师和对方律师通过电脑接应了,两人交谈了几句,“委托人宋小姐就在我身边,现在让她和宋先生交谈。”

    “宋小姐。”费律师又喊了一声,让出了位置来。

    宋七月挪了个椅子,她坐了下来,费律师则是坐到她后方旁听。她对上那屏幕,果然瞧见了宋连衡,不过是不久前还见过面,当时还在港城医院里,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兄妹,可是现在,宋连衡一开口却是,“宋小姐。”

    “宋先生。”像是毫无关系的人,比陌生人还不如,宋七月应了。

    “可以请问一下,为什么手上所持有的转卖股份吗。”宋连衡的声音传了过来。

    宋七月道,“这是我个人的原因,私人事情可以不回答。”

    “如果宋小姐手上不是很差钱,那么不如保留股份,都在商场,宋小姐也该知道,宋氏的股份让你所获得的收益远远会比现在一次的收益可观。”

    “不用考虑了,宋先生,谢谢你的好意。”

    “不再考虑一下”他问询着,却不知在问着什么,仿佛是在询问那最后的一丝牵扯,是否也要斩断。

    可她还有什么能够考虑,早就没有了,再也没有了,“不用了。”

    “那么,宋小姐是决心要卖了,非卖不可了”宋连衡再次问道。

    宋七月道,“是,我已经做了决定,宋先生请不要再多说了,我不会改变。”

    若说之前断了的关系,是由旁人来决定,可这一次,她只能让自己来决定

    “既然是这样,那么汇誊愿意买入宋小姐手中的股份。”一瞬沉默,宋连衡定睛道。

    “谢谢宋先生,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好结果。”宋七月应了,只是她脸上的神情却是正色以对,“至于转卖的价格,我想宋先生心里应该很清楚。”

    只见屏幕那头,宋连衡沉眸,宋七月道,“当年是以什么价格卖出,现在就拿同样的价格买入吧。”

    又过一天

    “宋小姐,汇誊公司早上的时候联系了我,宋先生提出,先买入一半的股份,剩下的股份等过完今年,明年年后再买入,问你同意吗。”费律师的电话又过来了。

    宋七月也早就想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一时间拿出这么一大笔资金来不是容易的事情,但她却不能够就这样应允,“回执汇誊,我需要考虑。”

    遥想当年股份一事,也是因为汇誊面临危机绝境,所以才有了往后种种,如今仿佛是重蹈覆辙一切重来,可又怎能想到,这罪魁祸首始作俑者竟成了自己,这风水轮流转,转的她找不到方向。

    只是,虽然宋家和她已经断绝了关系,律师函发了,也公开登了报,但是对于宋家,宋七月却始终无法做到彻底决裂。

    为了股份一事,她等着莫征衍归来。

    偏厅里,宋七月坐着,静候他夜里回来,直到佣人来报,“少夫人,少爷回来了”

    “少爷,少夫人在偏厅里一直等您。”赵管家迎上了莫征衍。

    莫征衍走向那偏厅去,他看见宋七月就坐在沙发椅里,看见了他,很是镇定,那张脸庞却是一副要谈公事的模样,“赵管家说你在等我。”

    “想和你谈谈股份的事情。”见他入座,宋七月缓缓开了口。

    莫征衍静默以待,宋七月道,“股份转化的资金已经谈妥,不过取现方面,我会先给你一半的资金,剩下的一半”

    “没可能。”却是不等她说完,他径自打断了她

    那断然的拒绝,让宋七月的声音一止,他又是道,“取现,所有。”

    “先给你一半,剩下的我一定会再给你,可以签合约”

    “现在,所有。”

    分明没有过高的音调,却是夺定的用词,用夺定的声音,一双温静而又冷漠的眼睛,竟然可以逼得她开不了口,末了她只能道,“好,我知道了。”

    在商议没有妥协退让的余地后,宋七月发现这都是颓然,她已经知道他的决议,那么的坚决,如同自己,也不会退让。他没有给她余地,从而使得她也没有了余地分给旁人,就像是一环扣着一环,挣脱不了。

    “费律师,请替我回执汇誊,资金取现不能分期,必须立即到账。”宋七月回了过去。

    这样的施压下,宋七月不知汇誊会如何,但是这一次,她已无法再去顾及那些了,只想这一切快快过去,她想着等事情解决了,今后要和阳阳怎么过生活。

    港城汇誊办事处,宋向晚在办公室里,她正在和宋瑾之通话,自从君姨去世后,他们两姐弟也是各奔东西不在家中。家里担心瑾之,宋向晚三不五时就会给他电话问询他最近的情况,而近日闲聊的时候,宋瑾之却是对公司生疑。

    “公司怎么了”宋向晚问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里的项目已经快要谈好了,但是大哥却让我暂时停止。”宋瑾之皱眉道。

    “让你暂停一定是有原因的,大概是大哥还有考虑,觉得有风险系数”

    “向晚姐,你该知道这个项目,我奔波了很久,现在已经快到最后了,我不能就这么停下来原本就要签合同了,可是大哥这么一下命令,我还在这里真不知道怎么面对合作方公司是不是资金不够”宋瑾之问道。

    当下的项目,一签署后就要投入资金,如果不是因为这则原因,又怎么会被暂时停止,宋瑾之百思不得其解,宋向晚一时间也没有答案,她劝道,“瑾之,你先别急,我替你去问问看,大哥一定是有考虑的。”

    宋向晚挂了宋瑾之的电话,她打到了宋连衡这里,“大哥,刚刚我和瑾之通过电话,他说手上的项目你让他暂停了是资金的问题还是其他大哥,我想你也知道这个项目对瑾之的重要性,如果不是在墨西哥,他不会连姑姑最后一面也见不到”

    “我当然知道。”宋连衡应了,他低声说,“只是暂时暂停,我会有安排。”

    “大哥,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宋向晚还是觉得不大对劲,她不禁追问。

    宋连衡默了下道,“向晚,你是公司的股东之一,今后你也会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我现在以董事的身份告诉你,现在公司正在收购股份,所以在资金流动方面可能会有些波动。”

    “收购什么股份流通的还是保守股哪位董事的”宋向晚更是追问起来,如果是保守股,那没有可能会存在,叔伯们谁也不会卖

    宋连衡道,“是七月手里的股份。”

    宋向晚愕然,更是震惊,“你说什么”

    “我已经和她视频会过面了也谈过,她确实提出转卖股份,而且律师函也到了。”

    “她竟然这么做她怎么能这样”

    “我想她也一定是有原因。”

    “不管她有什么原因她是想和家里断绝关系吗”

    “现在,她本来也不是宋家的孩子了。”

    宋向晚震怒之余,却因为宋连衡的一句话清醒过来,宋七月,她早就不是宋家的孩子了。还慌乱着,她问道,“那爸爸和妈妈那里还有瑾之”

    “他们都不知道,爸身体不好,姑姑去世后,一直没有好全,这一点你也明白,所以我不想让他们知道,等事情解决完了再说。向晚,你听到了”

    “听见了,我知道,可是公司这里,有这么大的流动资金吗”她更是担忧问道。

    “交给我吧。”宋连衡一手包揽下,更是叮咛了她,“向晚,这一次你还在港城,会有很多时候和她碰面,现在已经长大了,我知道你不会没有分寸。”

    宋连衡将责任一肩扛起,宋向晚不是不相信大哥的能力,只是若是能够这么顺利解决,宋瑾之那里的项目也不会暂停。这几年来汇誊的业绩连番上涨,股价也是一直升值,只是这一下子要拿出这么一大笔资金来,却是置于新的困境。

    而对于宋七月,宋向晚沉默着不想多说话。可是项目合作难免见面,一下会议遇见,一瞧见她就想到了这一切,就在会议结束时,康子文就要走,宋向晚喊住了她,“宋经理请留步”

    范海洋一顿,康子文亦是,宋向晚道,“宋经理,想和你聊几句。”

    这还是就宋氏公开和宋七月脱离关系后,宋向晚初次要和她谈话,宋七月停住了步伐。

    众人都退了出去,唯有她们两人在,宋七月端坐在那里,“有什么话就说吧,说完了我还要去忙。”估布扔号。

    “我真是想不到,你这么快就要卖股份,你这么做,对得起姑姑吗”宋向晚问道。

    她望着自己,宋七月沉默着,在对峙里,她缓缓道,“就要说这个吗,没有了”

    宋向晚错愕,宋七月道,“我听到了,那我先走了。”

    “保守股不能转卖给别人,你难道不知道吗”宋向晚喊道。

    “现在是不能,以后就难说了。”宋七月回道,“满三年后,我可以提出转为流通股,不过到时候是不是对汇誊好,这就不一定了。就算是现在,只要汇誊不要,我也可以私底下先和买家商量好,到时候再授股。”

    “你”宋向晚被她驳的说不出话来。

    宋七月道,“放心吧,现在的汇誊,不会因为这百分之十再面临当年的危机,说起来这还要感谢我。”

    “宋七月不要说姑姑刚刚走,小姑姑在地下要是知道你这样,她都不会安心”宋向晚说着,却见宋七月起身而去,竟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情,究竟有几分愤怒几分不舍,她喝道,“你既然要卖,那我们宋家就会买回来,不管多少钱,都会买回来”

    “宋七月,你这么绝情”只见她头也不回,宋向晚又朝她喊了一声

    宋七月的步伐一止,会议室的那扇门被她给打开了,她立在那里,却是没有回头,也无法再回头,就这么走了出去。

    绝情。

    宋七月当真是不觉得这两个字会用在自己身上,从小到大,批评她的词语似乎最多的,除了任性就是任性,任性的做着一个事情,任性的叛逆着,任性的离开,任性的结婚,现在又是任性的卖了股份。

    可是怎么就会到了绝情这一步,任是她绞尽脑汁,却也想不通,竟然会演变会这样。

    就在等待之中,宋氏方终于传来了回执。

    就宋连衡的律师来报,资金已经到位,近日就会到账。宋七月原本还想着,以为这一次的筹资会长达半个月或者一个月的,但是又出乎意料竟然是这么迅速。似乎是在快刀斩乱麻,但是如此一来,当真是彻底有了了断。

    就在签署了股份转卖合同后,当费律师通知她,汇誊的款项已经到账,宋七月果然收到了一笔资金入账,是一笔天价的进账,让她来不及去细数这款项的后尾数究竟有几个零。

    还握着手机,宋七月的眼前有些朦胧,竟是一下散开来,那焦距无法对准,她闭上了眼睛。

    结束了,就这样硬生生的做了了断,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了来往。

    而在宋家,因为公司放出了一笔巨资后,也导致了几个项目暂时搁浅,事关股份,又涉及重大金额,此事之后也必定会惊动董事会,宋家那里也是瞒不住的,所以宋连衡必定也要告诉宋父。

    宋连衡也确实是必须要告知父亲,夜里提早归来,宋连衡和宋仲川谈起了此事。

    宋仲川更是震惊不已,竟说一下发不出声音来,半天才道,“她怎么卖了股份”

    “是。”

    “这怎么可以”宋仲川喝道。

    “老爷我求你了,你就不要这么生气了,你的血压才刚刚降下来”宋母在旁更是唉声叹气连连相劝。

    宋仲川一张脸通红,气的顺不过来,宋连衡道,“事情已经解决了,股份也买回来了。”

    “当年你卖了股份,不告诉我,现在你又买回来股份也不告诉我连衡你是要气死我吗”宋仲川喝问。

    宋连衡道,“爸,当年就算是不得已,可现在是她的意思,我和她谈过,她很坚决,所以我就同意了。”

    那一年汇誊危机,眼看着周苏赫倾力相助,要将宋氏重新拉回正轨,不是没有可能,但是确实需要资金。而早先宋连衡早就和宋父谈过,绝对排除了宋瑾之联姻入赘的可能,这剩下来的联姻莫过于剩下宋向晚和宋七月。但是宋七月,他也早已排除,唯有宋向晚可行。只是没想到,在最后时刻,宋七月嫁给了莫征衍,莫征衍有是私下找上他,从而拿到注资也换取了这笔股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又都在意料之外,那些想象不及的情况都发生了。

    宋仲川一下百感交集,想到自己的两个妹妹来,一个半生凄惨,一个意外横死,都是如此命苦,又想起宋七月来,竟是痛心疾首,他是恨是痛,像是要发作一般,最后却是道,“再也不是了”

    “这么一来,她就再也不是宋家的孩子了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宋仲川念着,“没了也好断了也好”

    “爸,你不要多想了,公司的事情有我,还有向晚和瑾之,不会有事。这些日子,你就好好休息吧。”宋连衡低声说着,宋仲川已经没了心思再交谈,宋母急忙扶他躺下了。

    眼看着宋父的健康状况刚刚有起色,现在又再次躺下了,君姨之死的哀悼还没有度过,这边又是添了重重一笔,让他无法尽快好转。

    只是股份的事情说了,宋连衡这边也是了了一件心事。

    在海城城东的私人别墅里,宋连衡平日里会在这里办公,今日约见了几位公司高管。会面后,这边金秘书道,“宋总,股份授权书已经拿来了,请您过目。”

    宋连衡拿过瞧着,兜兜转转还是到了自己手边,他抽了支烟,想起那一年也是在这里,莫征衍夜里到来,和他来谈一笔买卖,于公还是于私,他说于私,不过是公事。

    就是在这里,他提出了注资汇誊,却是换取百分之十的保守股,宋连衡自然是不应允的,关系到家族荣誉和个人骄傲,但是莫征衍又道:我不会要这股份,直接划到她的名下。

    当时他笑问:莫叔,现在划到了她的名下,保不准以后又要要回去,回马枪的话,汇誊可是承受不起。

    莫征衍说:我不会要回,至于她,那就看她的意思了,当然也要看宋家了。

    现在,宋家早已将她除名,股份也兜转回来,一切结束,又好似回到了圆点。

    午后,莫征衍从酒店里而出,和一行人握手分别,上了车后,齐简道,“莫总,刚刚收到消息,汇誊已经冻结了几个项目,又和银行借贷,宋总更是倾囊而出,将资金筹集,汇款到少夫人的账户了。还有,刚刚少夫人打电话过来,她说有事要跟您说,您回公司后,告诉她一声。”

    “现在回公司,让她在办公室等我。”莫征衍道。

    莫氏大厦里,宋七月已经接到齐简的电话,所以她来到了总经办处等候。

    等待中,他终于到了,推开门而入,他走向大班椅,她也是起身,“虽然是工作时间,不过还是可以说一下,不会耽误多久。”

    “股份卖了,钱没有少,这是银行的支票,随时可以取现。”宋七月来到他面前,将这张支票放到了他的面前,“你看看金额对不对。”

    这张支票就在他的桌面上,莫征衍一垂手,他就拿起了。但是下一秒,他却根本就没有看,一眼都没有,竟是直接撕毁

    嘶

    那平整的纸张,被他一下撕毁好似只是一张纸,一文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