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94章:你会逼死她

第494章:你会逼死她

 热门推荐:
    “骆筝你和他联手你们”宋七月惊的不能自己,她的视线晃动着,在莫征衍的脸庞上扫过,忽而望向了一旁的骆筝。那是心头尚且存在的一丝感激。却在此时全都烟消云散,“你”

    宋七月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竟然全都是安排好的

    “骆筝你为什么这么做这是你配合他演的一场戏吗”宋七月轻声喝问着。

    “七月,你听我说”骆筝想要去解释,但是却已不能够

    “你说我现在就在听你说”宋七月凝视着她喝问。

    然而,骆筝却又无法去诉说道明。她整个人也是混乱的不行,“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七月,你要相信我”

    “骆筝,可以了,这里交给我。你先回去吧。”男声却又在此时幽幽响起。

    到了现在,还说着什么相信,他们两人就站在她的面前,她的周遭都是归属于他的车队,将她围堵在中央,宋七月只能抱着孩子,她走不了也退不了,海风吹拂着脸颊,将头发吹散。

    “骆筝,是我错信了你”宋七月动了动唇,终是道了这么一句

    骆筝眼眸一凝,一下定在那里

    “骆筝,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莫征衍低声说着,唤了一声,“齐简”

    齐简立刻上前。来到了骆筝身侧,“骆筝小姐,我送您走。”

    眼下骆筝被请走,她当真是不走也不行,步伐还定住,她开口道,“征衍”

    “我会和七月好好聊聊。骆筝,你就放心的先走吧。”莫征衍微笑说着,他眼角的目光扫过来,“我会再找你。”

    骆筝瞧着他,一双眼眸有着绝对的权威,那目光让人无法去抗衡那种强烈的陌生感,更是突显着,骆筝猛地扭头再次望向宋七月,而她已经抵抗着自己,全然的保护着怀里的孩子。

    这样的姿态,这样的神情,骆筝知道,她是再也不会相信自己了

    骆筝眉头紧皱着,她默然片刻,却也只能转身离去,“好,我等你。”

    骆筝离开了,齐简也是退去。

    车队却还是没有散,只是那一辆载着骆筝的车远行而去。

    “我想你现在一定有问题想要问我,你就问吧。”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宋七月却着能喝问着,那答案那结果让她近乎于崩溃,“你现在和骆筝演了这么一出戏,到底是为了什么”

    如果说一早就是他安排好的,一早就在他的部署里,那么他也知道骆筝将孩子悄悄偷出了老宅,也知道她和骆筝联手,更是知道她们要在这里离开。可为什么在做了什么多以后,他却还要阻拦打断

    如果一开始的计划就是这样,那么这白忙了一场,又是因为什么

    “七月,你太天真,没有人能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带走我的孩子,除非是我默许。”莫征衍开口道。

    “莫征衍孩子是无辜的你没有权利这样监管他”

    “孩子还小,父母本来就是他的监护人。”

    “你这是监视限制人身自由你根本就不让他出去”

    “他现在又不能走也不能跑,他自己是不会想要出去的。”

    “莫征衍你这是犯法”她敌不过他的口才,气急中拿出了法律来。

    他却是淡然,轻描淡写道,“那就报警吧。”

    “你以为我不敢吗你以为我不会吗莫征衍我告诉你港城是**治的就算你是孩子的父亲,你也没有权利”宋七月怒喝着。

    莫征衍眸光一沉道,“港城的确是**治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就算你是孩子的母亲,你也没有权利带走他”

    “你可以报警,现在就拿起手机来马上就报警”莫征衍又是道,“不过我想就算是警察来了,也只是看到你抱着孩子要从码头这里坐船偷跑谁会去相信你你已经做出了这样的事情,而且差点就预谋成功如果不是我知道了后赶到,你已经带着孩子跑了”

    “莫征衍你简直是在颠倒黑白”对他的言论,所说的一切,宋七月感到荒唐。

    “事实就是这样,是你要拐走孩子。”他微笑。

    只是此刻也让宋七月明白了一点,“你找了骆筝来帮忙,联合来骗我,就是为了让警察认定我才是要拐走的孩子的那个人”

    “谁会相信我只是带孩子来码头散步”她找着理由,为自己来辩驳,“我是阳阳的妈妈,我为什么要拐走自己的孩子”

    “谁知道呢。”莫征衍低声道。

    “你以为那些警察会相信吗”

    “信不信,要看他们了。不过我想,你的情绪这么激动,他们或许会以为你是病了,大概会请医生来看看。或许,你的精神太紧张了,所以才会做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事情。”他微眯起眼眸来,眼眸的光芒直视而来,却是反问道,“这种可能,你以为警察会相信吗。”

    精神疾病

    宋七月愕然僵住,他怎么能想出这样的解释来这让她慌张中颤了声音,“我的精神很好,根本就没有问题就算是做检查也不会有”

    “这可不是你说了算,而是医生说了算,警察说了算。”莫征衍淡淡说道,“你可以试试看结果,这里的人都是证人,还有骆筝,她也是证人,今天看着你从老宅离开的所有人,都是证人,包括赵管家和许阿姨。”

    忽然,宋七月彻底的明白了,明白他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自导自演的戏,将骆筝也一起拉下演出,最后在这片码头斩落最后的帷幕,让她知道她已经彻头彻尾的失败

    “没有人会相信你,你已经是证据确凿。”他低声宣布

    海风不再温柔,也不再温暖,这样的寒冷,割过宋七月的脸庞,那是锋利的疼痛感觉,一下又一下,是他催促着,“还不拿手机”

    “还是你忘了带我这里有,可以借给你。”他径自说着,果然拿出了手机来,递到她面前。

    她再也辩驳不了,她无法去尝试,这已经仿佛已经是事实,证据也已经确凿,她开不了口,所以只能伫立着。

    他的手还探在半空中,她迟迟不曾接过那手机。

    良久,她有所动作,却是一言不发,只是抱着孩子坐向他的那辆车。司机为她开车门,她径自坐了进去,沉默到寡言。稍后,莫征衍也坐了进去,车辆各自发动引擎,离开了这片海域的码头。

    海风还是继续着,海浪还是拍打着岸边,随着车队驶离,这里仿佛从来就没有过刚才那一场僵持争执。

    很快的,码头奔波了一遭,又回到了老宅。

    这一路之中,再这之后,宋七月一直都没有说话,一进老宅她抱着孩子就往楼上而去。

    赵管家出来迎接,他愣在那里,因为他看见少夫人抱着小少爷回来。

    “赵管家。”莫征衍一声呼喊,赵管家一惊,“少爷”

    “我还有事要出去,少夫人累了,准备些茶点给她。”莫征衍轻声叮嘱,赵管家一一应着。

    莫征衍这边又要走,赵管家弯腰目送,他的步伐迈了一步忽然停下,“还有,立刻替骆筝小姐收拾东西,越快越好,一件不留”

    赵管家心中一凝,“是”

    再次上了车驶离老宅,莫征衍坐在车里,现在是往酒店而去。

    五星酒店里边,套房内女人站在落地窗前,她的双手环抱着自己,不断的轻轻抚动着,试图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此刻她已经是极度的不安宁。骆筝瞧着落地窗,那玻璃倒影出后方的男人,是齐简守在门口。

    就在刚才从码头被接走后,齐简就送她到了这里,这是之前骆筝回来后下榻的酒店。而距离刚才,已经过了许久,骆筝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

    就在等候中,套房的门铃被按响,有人来了

    齐简一开门,莫征衍走了进来。

    一瞧见玻璃倒影里的他,骆筝定睛。

    莫征衍缓缓走近,并没有走到她的身旁,只是来到沙发椅里坐下,“站了这么久不累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征衍你现在到底是在做什么”骆筝的性子不算急躁的,但是此刻她却也是无法淡然,当他开口后她的冷静不再了。

    “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莫征衍反问一句,声音一厉,“将我的孩子从老宅里偷出来,然后帮着他们母子远走高飞吗”

    骆筝一下噤声,她的秀眉一拧,却是心有愧疚,“对不起,征衍,这件事情是我起的头,也是我出的主意”

    “但是不会远走高飞的,七月答应了我,她会回来,回来再和你好好谈谈”事情已经犯下,骆筝知道无法更改,但是她坚信着,“她会回来的我相信她难道你不信吗”

    莫征衍登时沉默了。

    “我这么做,只是不想看见你们再这样下去我只是想你们好好谈一谈不要以绍誉来做筹码”骆筝又道。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你就不用再管了”莫征衍回绝了,显然不愿再谈。

    “征衍”

    “机票已经定好了,一会儿你就立刻回英国去”

    他断然下了决定,为她安排了去向,骆筝道,“我还没有想要回去”

    “你这次来港城,想要办的事情,恐怕是办不成了。”他却是冷不防道,“以后,她再找你回来,也不用了。”

    骆筝瞧着他俊美的脸部线条,那一张动人心魄英俊的脸庞,那坚毅果断的神情,配合了一张眼睛,仿佛早就将她看穿,“你你都知道”

    就在前几日,骆筝接到了姜姐的电话,在电话里姜姐虽然没有明说清楚,但是却还是被嘱咐让她回港城一趟,而且是立刻。姜姐的意思,必然是莫夫人的意思,莫夫人让她回来看看,更让她了解一下莫征衍和宋七月之间的情况。

    骆筝答应了,于是就赶了回来,这之后一切就发生了,“傅姨担心你她也是让我回来看看你们”

    “只是这样”莫征衍眉宇一凛,“这次把孩子从老宅带走,难道不是她默许的”

    骆筝又是无言,当回来得知了情况,当得知程青宁的所有事情种种,当在天桥上和宋七月夜谈后,听着她的请求,她请求自己帮她,让骆筝心中颤动。

    “如果只是你的主意,没有母亲的授意,你不会这么肯定的行动。”莫征衍下了断言。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有什么想法,做了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骆筝应了声,她的确是无法擅自行动,所以她联系了姜姐,告知了莫夫人也询问了她,这才有了下面的计划。

    “母亲年纪大了,有些事情不明白状况,所以才糊涂了。”莫征衍沉静道,“没有想到你也这么糊涂。”

    “征衍我只是想要帮你”骆筝立刻道。

    莫征衍注视着她,看了她许久后幽幽道,“你已经背叛了我。”

    背叛这是多么重的判罪,骆筝摇头,“我没有我不想看着你们两个就这样散了你是我弟弟,我是想帮你们”

    “征衍,难道你看不到吗七月她这么伤心难过,你都不在意吗”骆筝问道,“那天晚上和她一起出去,我和她聊了很多,她也对我说了很多”

    “她对我说,老宅的阁楼里,一直都放着程青宁的东西,照片相机,还有程青宁的照片征衍,你的心里面难道真的还有程青宁吗你难道真的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吗”

    “还有她现在一直还住在公馆里,你让七月怎么想这一路走来,你难道都看不见,她其实一直都在妥协吗”骆筝问着,她劝说着,“她是为了谁妥协,难道你也都感受不到吗”

    “如果不是因为你,她怎么会妥协”骆筝喝问。

    “她是为了孩子”莫征衍却是猛地反驳。

    “是”骆筝道,“她说了,为了阳阳,她可以争,也因为阳阳,她不想争了可是阳阳是你和她的孩子,是你们的孩子如果不是心里还有你,刚才在码头,她怎么会答应我,将孩子送走后再回来和你谈谈她可以就这样一走了之”

    骆筝不断的询问着,房间里安静异常,在这片寂静里,莫征衍开口道,“你说的没错,如果不是有这个孩子,她早就一走了之了。”

    骆筝当下站在那里,“你一向聪明,为什么现在不管我怎么说,你都是听不明白了”

    “那就不用说了。”莫征衍打断了她,他已经不愿意再听下去。

    “征衍”

    “本来想着她的朋友楚烟走了,身边也没什么亲人,大概找不到谁可以聊聊天。你回来了也是好,但是现在不用了。登机的时间差不多了,现在就去机场”莫征衍下了命令,他更是说道,“以后没什么事情,就不用回来了,留在英国就好”

    他竟然对她下达了这样的指令,却是让骆筝想起从前,他们还小的时候,姐弟两人总是一起,那时候的莫征衍,让她无论如何也联想不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一面

    “没有我的同意,你不许再回港城”终于,他沉声说道。

    骆筝再一次惊住,“征衍你不能这么做我是你的姐姐”

    “恩,姐姐,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背叛就是背叛。”莫征衍瞧着她道,“不用再回来了。”

    此刻,骆筝已经惊到完全无法出声了,这完全都偏离了轨道,再也不是自己所认识的莫征衍齐简已经上前在旁等候,骆筝回不了神,她急迫问道,“七月呢孩子呢”

    “他们都很好,已经回老宅去了,所以姐姐,也请你回去吧。”

    听到他们已经回去,骆筝松了口气,心里边却是乱糟糟的,还有困惑的地方存在,她不禁追问,“既然你早就知道这一切,也知道我要帮着七月带走孩子,为什么你不早揭穿为什么非要等到刚刚那个时候”

    “她不需要朋友,任何一个都不需要”莫征衍冷静的像是一个侩子手。

    骆筝不敢置信,再也不是了,再也没有过往莫征衍的影子

    他这是在做什么这样的决绝疯狂

    “你会逼死她的”骆筝喝道。估庄台巴。

    他却是说着狂妄偏执的话语,“我不准她死,她就不会死阎王来了,我也不会让人把她收走”

    机场里,齐简送骆筝赶到了,“骆筝小姐,这是您的登机牌,他会护送您回英国去。”

    他们的身后还有另外一位助理随同,是护送还是监视,却是难说了。骆筝接过登机牌,齐简又道,“您的东西已经整理好了,之后会一起托运回英国,到时候会通知您签收。”

    事情打点的异常迅猛,骆筝也不得不离开了。过安检,眼看着就要登机,骆筝走到一旁去,在那人的监视下,她打了一通电话致电莫夫人,“姜姐,请告诉傅姨,事情失败了,我现在要回英国去了。”

    “骆筝小姐,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姜姐还在询问。

    “骆筝小姐,登机了。”那人却在后方提醒,骆筝来不及再多言,她轻声说道,“姜姐,请对傅姨说,征衍,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