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分手妻约 > 第495章:归你处置

第495章:归你处置

 热门推荐:
    港城郊外的山庄里,姜姐接完骆筝的电话后,她立刻前往餐厅,餐厅里莫夫人正亲自监督师准备着莫盛权的食物。一丝一毫也不肯有偏差。莫夫人这边正坐着静观。而厨师也在为那一道菜肴装点。

    “夫人,您请品尝。”那厨师微笑喊道。

    莫夫人起身,她慢慢走向餐桌,佣人将餐盘端起,她拿起了银质汤匙,轻轻勺起一汤匙品尝那味道。她一张丽容不变,尝过一道后放下汤匙,“清淡一些,这道的汤汁有些过于浓郁了。”

    “是,夫人。”厨师应声,佣人立刻撤走了一道。

    又是拿起下一道,莫夫人继续试尝。

    却是此刻。姜姐疾步而来,她的神情却不似平时这么从容不迫。姜姐是莫家的老人了,更是莫夫人身旁的亲信,举手投足虽不似莫夫人这么优雅沉静,却也是随了莫夫人的性子,如出一辙一般。而今天她却是一眼就可以瞧出来,那份慌张伴随着步伐焦虑而来。

    姜姐进了厨房,她立刻来到莫夫人身旁,急急开口轻声说道,“夫人,骆筝小姐的电话刚刚过来了。”

    莫夫人眼眸一凝,她已将姜姐的神情瞧见,心里也是猜到了几分,“事情失败了,是么。”

    “是。”姜姐应声,“而且。骆筝小姐已经回英国了。”

    莫夫人骤然一定,她像是不相信,却更是狐疑,“她回英国”

    只见姜姐一下点头,莫夫人震惊着,姜姐又是走近一步,她轻声道。“骆筝小姐有话让我转告夫人。”

    “她说,少爷,他已经不是原来的他了。”姜姐仅以两人能听见的声音诉说传达。

    莫夫人听闻后,她的手指一颤,那手里还握着的汤匙,一下落下,掉落在地板上,发出“叮”的声响来

    佣人赶忙去捡起,姜姐干脆撤退了他们,餐厅里登时没了人,莫夫人尚且回不过神来,只是凝声问道,“骆筝真的是这么说的”

    “是,夫人,当时骆筝小姐和我通话的时候,她已经在机场了,来不及再多聊,她就要登机了。但是在登机前,她是这么对我说的。”姜姐道,“我想骆筝小姐大概是不方便说话。”

    “是征衍请她走的。”莫夫人已然有了答案。

    姜姐蹙眉,骆筝是莫夫人请回国的,如果她要离开,那么事先一定会告知,不会这么突然说走就走,所以这背后一定是有人下了命令,这个人除了莫征衍,决计也想不出第二个了。

    “夫人,现在连骆筝小姐都回去了,您看要怎么办才好”姜姐担忧询问。

    “连她的话,他都听不进去了。”莫夫人喃喃的说,原本以为骆筝的归来会让他清醒,但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他们两姐弟从小一起长大,这么多兄弟姐妹里,就属骆筝和他关系最好,可是现在,连她的话,他都不听了。”

    “夫人”姜姐忧心呼喊着。

    莫夫人却是失了神,“这一次,真是再也没有别人了。”

    “夫人少爷这是怎么了”姜姐不明所以,不住的询问,“不如您告诉老爷吧,有老爷在,少爷还是会听他的”

    “现在也不能告诉老爷,他需要静修。”莫夫人断然拒绝,“而且也没有用了,上一次他过来,连老爷的面都没有见过。”

    “那要怎么办才好”姜姐又道,“夫人,不如我联系赵管家”

    “已经迟了。”莫夫人幽幽说,姜姐愕然不已。

    天色已经入暮,暮光沉沉中,莫家老宅显得格外庄严凝重,那楼上的婴儿房里,宋七月抱着孩子坐在沙发里,这么一坐,就坐了一个下午,她都没有动过。许阿姨前来和她说话,她也没有回答过一句。这样的情形,让许阿姨感到担心,可是却也没有用。

    到了傍晚,许阿姨又是前来,“太太,晚餐时间到了,下楼去餐厅吧。”

    宋七月也不应声,许阿姨看着她劝说道,“太太,你这样不说话不行啊,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就又回来了”

    在原本将孩子从老宅偷走的计划里面,宋七月苦苦哀求了许阿姨,所以许阿姨同意了。骆筝先行带了孩子走,宋七月也离开了,紧接着该是轮到她。今天本来应该顺利离开老宅,却谁料莫征衍又送了他们母子归来。

    良久的沉默里,宋七月这才说了一句,“都是他的人,不能信。”

    此时,老宅的别墅外,有车驶入,是莫征衍归来。

    赵管家又是相迎,“少爷,骆筝小姐的行李已经都打点好了,送去机场空运。您让我替少夫人准备的茶点,都送上去了。”

    赵管家一一汇报着,莫征衍漫步走入别墅,他的西服外套脱下,赵管家接过递给身后的佣人接手,他上前道,“少爷,您还没吃饭吧,餐厅里已经备好了晚餐,少夫人也还没有吃。”

    “去请她下来。”莫征衍在大厅里坐下,他开了口,“让许阿姨也一起下来。”

    赵管家应声,他赶忙上楼去,那房间里只见宋七月抱着孩子坐着,下午准备好茶点送上去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姿势,一直都没有动过。而那茶点还放在那里,茶水在杯子里,她一口也没有喝,甜品也是一口也没有尝。

    “少夫人,少爷回来了,请您下去。”赵管家回道。

    宋七月没有回应,赵管家等了一会儿,他又是道,“少夫人,少爷请您下去。”

    宋七月这才有所动作,她动了一下,喊了一声,“许阿姨。”

    她示意许阿姨将孩子抱去,赵管家忙道,“少爷还说了,请许阿姨也一起下去。”

    于是,孩子交给了佣人看护,两人跟随着赵管家而下。

    大厅里边,莫征衍端坐在那里,瞧着他们下来了,他朝着宋七月道,“过来这里坐。”

    宋七月走过去坐下了,莫征衍的目光直视着,对上了许阿姨,他不疾不徐开口,“许阿姨,绍誉出生后,你一直是在他身边照顾的,没有离开过。后来我们回了港城,你也一起过来了。这个家里,除了七月,你是对绍誉最关心爱护的人了。”

    “你对绍誉的用心,我也有看见,对于你的照顾,很是感激。为了感谢你,我替你买下了一间公寓,以后每个月也都会有固定的收入存到你的账户里,这样一来,也能让你的晚年安稳快乐。”莫征衍微笑说着这番话语,但是这意思里却是明确

    他明里是在感谢相赠,另一个意思却是请辞许阿姨

    “先生,”许阿姨却还不明白他的用意,“我怎么能收,我不能收的”

    “你不用拒绝,这是你这段日子照顾绍誉所应该得到的报酬。不过,从今天以后,就不用劳烦你了,你就回江城去吧。”下一秒,莫征衍又是道。

    许阿姨这才听懂,她一下子慌了,“先生这”她六神无主,急忙看向了宋七月,“太太”

    许阿姨本就膝下没有子女,老伴也已经过世多年,因为一直都是一个人,机缘凑巧才会去在当时给他们帮佣照顾孩子,后来又跟着他们来到了港城。现在突然要被请回去,一来是没有了依靠,二来也是舍不得他们舍不得孩子。

    “先生,小少爷还小,就请让我留下来再照顾他几年吧,太太一个人,也照顾不过来”许阿姨说道,“等小少爷长大了,我会回去的,我会走的,那些房子和钱,我都可以不要的”

    许阿姨本也有房子,老伴过世的时候也留有积蓄,若不是孤独无依,又加上和宋七月当真是相处的关系很好,当时也不会背井离乡和他们前来。

    “你平日里也是尽心尽力,这些是你该得的,你就要着吧,不然的话,别人要是知道了,还以为是莫家苛待了你。”莫征衍道,“以为是我和太太苛待了你。”

    “先生”许阿姨说不出话来,她只得望向宋七月,“太太太太”

    “赵管家,派人为许阿姨去收拾东西。”莫征衍吩咐道,“许阿姨,用过晚餐,再走吧。”

    他微笑的俊彦里,那样的坚定,许阿姨没了声音。

    “七月,许阿姨要走了,我们陪许阿姨一起吃这一餐吧。”莫征衍又是呼喊。

    而在一旁,从下楼后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宋七月,终于出声,她轻声道,“不关许阿姨的事”

    她说的很轻,却还是让大厅里的几人都听见了,她又是道,“今天的事,和许阿姨一点关系都没有”

    “是我自己要这么做,许阿姨只是听了我的话,是我请她帮忙和许阿姨没有关系”宋七月咬牙道,“你不要把账算在许阿姨的头上”

    “是我自己想这么做,是我求了许阿姨,是我让她帮我许阿姨没有错”宋七月喝道。

    “没有错”莫征衍低声问道,“如果不是有人支援你,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能把孩子从这座宅子里带出去七月,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如果不是许阿姨答应了你,今天这个错怎么会犯下”

    “许阿姨,你别怪我狠心,其实在这件事情上,七月向你提起的时候,你就该告诉我。我们还可以好好沟通,好好谈一谈,但是你在我这里,没有说过一句话,就这么答应了。如果今天按照你们的计划一切顺利,那么许阿姨,你就是拆散我们父子的帮凶”莫征衍说着,他的视线望向了许阿姨,“现在虽然没有成功,但是等事情发生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好谈的”

    “许阿姨,你就回去好好休息吧。”莫征衍末了道。

    他凉薄的眸光射过来,许阿姨本就是淳朴的妇人,哪里能够受得住,想起太太的请求,在这件事情上,她的确是没有和先生聊过一句,她竟是无言以对

    宋七月听着这些话语,她的眼睛一凝,那份坚决和痛恨却在此时划开,仿佛再也没有了那些力量,她在此时开口请求,“是我做错了,不关许阿姨的事,请你让许阿姨留下来,不会再有下一次让许阿姨留下来吧求你了”

    “阳阳还小,他还需要许阿姨,请你让她留下来”宋七月说着,她站起身来,在他的面前立定,想到了儿子,他还那么小,身边没有人陪伴,她当真是不放心,又想到许阿姨,这段日子的相伴,她早已经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她请求着,“求你让她留下来”

    莫征衍看着她的脸庞,是她殷切请求的神情,那一双眸子带着深沉的渴望,眼看着她仿佛就要屈膝,他立刻冷声道,“你现在就算是在我面前跪下,我也不会让她留下来所以,你还是免了”

    这句话刺入心底,宋七月弯曲的膝盖一僵硬,他是这么的冷酷,这么的无情

    许阿姨见状,她上前拉住了她,“太太不用了我没事,回去也挺好的,你也不用为我向先生求情了”

    “先生,这件事情是我做的不好,但是我是真的没有想要拆散你们父子真的没有”许阿姨殷切说道。

    “你说的话,我相信了。”莫征衍应道,“所以,我才这么感谢你所做的一切,现在就到这里吧。”

    “七月,走吧,我们一起陪许阿姨吃完这一顿。”他微笑着又是呼喊。

    宋七月哪里有什么心思去吃东西,但是许阿姨在旁扶着她,“太太,我要走了,我们就一起吃完这一顿吧。”

    许阿姨也要走了,都要走了,吃完这一顿,这最后的一顿。宋七月想到了楚烟,想到了君姨,想到那些所有的时光里,都是太过匆匆,她的步伐迈开,来到了餐厅里。

    三人入座,许阿姨也坐在一张餐桌上,晚餐丰盛,他们进行着这最后的晚餐。没有声音,安静的用餐里却像是要赶赴一场没有生命的刑场,这样的寂静空洞。宋七月没有食欲,她几乎是吃不下。

    莫征衍道,“多吃一些吧,你吃这么少,许阿姨怎么好意思吃。”

    “太太,多吃一些吧。”许阿姨也是道。

    宋七月看向许阿姨,她的汤匙还握在手里,忽然一下紧握,她低头喝下汤。这么鲜美的汤,精心烹饪的,耗费了许多的时间,但是现在,却如穿肠毒药,难以下咽。

    晚餐过后,许阿姨的行李也已经收拾好了,赵管家派人提了下来,拿到了大厅里。他们离开餐厅转回到大厅,就看见了几个箱子放在那里,赵管家道,“少爷,已经都收拾好了。”

    “许阿姨,回房间去看看吧,还少什么。”莫征衍道。

    “不会少的,不麻烦了。”莫家是何等的富裕人家,又怎么会少她的东西,许阿姨回道。

    “要是少了,回头再联系赵管家,让他给你送过去。”莫征衍应声,许阿姨点了个头,他又是道,“那就这样吧,送许阿姨上车。”

    行李被一一提了出去搬上了车,眼看着许阿姨就要离开,宋七月却是一动不动。

    “先生,这段日子多谢你的关照。”许阿姨道谢着,她向他们告辞,“太太,这些日子多谢你的关照。”

    “我这就走了,以后小少爷就全都交给你了,你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辛苦。”许阿姨叮咛着,她朝他们点了个头,这就出了别墅大厅。

    她的身影淹没于大厅外,淹没于那夜色里,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一个转角过后就瞧不见了,宋七月坐在那大厅里,此刻坐拥整座大宅,那冷清的空气包围了她,让她不言不语。

    “去请兰姐过来。”莫征衍又是呼喊。

    从另一处回廊里,一位面貌和善的妇人而出,站定在他们面前,“少爷,少夫人。”

    “这位是兰姐,从公馆请过来的,以后绍誉的生活起居,就由她来照料。”莫征衍介绍道。

    宋七月看着这位兰姐,她微笑应道,“是,少爷,以后小少爷的生活起居请放心交给我。少夫人,有什么该注意的,请尽管告诉我。”估来丽亡。

    宋七月还有什么可说的,她只是微笑。

    “兰姐,小少爷在楼上,你上去吧。”莫征衍吩咐着,兰姐点头上楼而去。

    他们两人还继续坐着,那空荡的大厅里,终于没有了一丝的声音,好似一切都解决完了,都不再有任何的可能,会脱离的掌控,宋七月扬起唇角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

    和骆筝导演安排,在她身上加了一条拐走孩子的预谋罪名,一并请辞了许阿姨,换上了自己的亲信,这就是他所要的结果,他所处心积虑策划的一切,最终想要达到的结果

    “你赢了,你又赢了。”她笑着承认,他的深谋远虑,远远不是她所能媲及。

    她终是要承认,她是失败者,是他的手下败将

    他却只是沉静看着她,仿佛是接受了她的失败宣告,只是喊了一声,“赵管家,拿来了吗。”

    宋七月定坐在那里,却见赵管家将一本书取来,正是那本百年孤独,放在了一侧的茶几上。

    他伸手将书籍打开,翻开到那一页,书页里夹着的,正是那把图腾钥匙。

    那是阁楼的钥匙

    莫征衍道,“现在这个阁楼,归你处置了。”

    宋七月当真是不明白他,竟是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搞懂过,更是看不清,“莫征衍,你才是让我觉得陌生。”